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何清涟:“李希光现象”折射的社会紧张

乔治·奥威尔的《1984》是以前苏联的现实为基础写作的政治讽刺小说,里面的现象已经非常荒诞,但中国的现实远比《1984》所展现的更为荒诞,从“李希光现象”中可以管窥中国的高度社会紧张。

社交媒体Twitter上的一个小测试

有人将一篇恶搞文章《清华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的访谈版放上微信,借“李希光”之口说出中国版“1984”。因其内容极其荒诞,我上网查了一下,发现这是去年的一篇旧文重提,环球视野于2016年1月发表一篇《媒体公知造谣李希光教授始末》,为李希光辟谣。

我忽发奇想,想在推特上做个小测试,先将“李希光”要求立法禁止自由思维的文章发上Twitter:“【李希光疯了】清华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我认为人的思维和社会中其他行为规则一样,都应受到严格的法律制约。……你不能因为是自己的自由思维,就可以任意思考任何问题,任意在大脑中攻击他人或者社会。”

开头用“李希光疯了”这几个字,目的是提醒一众推友,“李希光”所言非正常人所为,想看看大家的反应。结果只有几个推友提醒我,说这是恶搞文章,其余均是对“李希光”的言论表示厌恶、批评。

四个小时后,我再将环球视野的辟谣文链接发上去,用转推“李希光疯了”这条推文并加上评论的方式:“上网细查,发现一篇《媒体公知造谣李希光教授始末》只能说,网友们对中国当局严厉控制言论的行为越来越不满,用恶搞李希光的方式来表达这种情绪。我猜想,李希光被选中,可能是因为他讲过一些正能量的言论。欢迎知情者讨论。”

转推、收藏“李希光疯了”并发表评论的推友比第二条的要多得多。这论证了媒体传播理论中的一条:不利的传言(或谣言)的传播速度与范围,远比对这条传言的传播速度与广度快得多、宽广得多。起作用的当然是大众心理。不过,在中国,这种情况还得与中国政府控制舆论环境结合起来考察。

李希光屡成恶搞对象源于社会的结构性紧张

推友们的解释,从几个维度反映了社会心理。这里只列举了李希光现象、以及“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是条假消息的推友们的回答。

中国律师@Chinalawer的跟推写道:“何老师,李希光事件背后比较复杂,且也历时十余年了,……另,李当年在人肉搜索泛滥之际,确实在内部发表些极左言论,但被民间群起攻击,该文系此背景下,模仿攻击他的产物。该事件之后,开启了五毛与公知对抗新模式,中间充满了利用与反利用,非一言可尽。”

田北铭@chinayvan的几条跟推写道:“并非有人造谣”。田北铭列举了爱思想网上的几篇李希光文章,如《我国长期面临外部舆论环境的严峻考验》、《网络治理与国家认同》、《朝鲜是中国一级核心利益》,等等,文章当然全是为当局现行政策辩护之词。末了,田北铭说:“我评价他几句:有小聪明,没大智慧;有说教,没逻辑;能忽悠,没事实;能谄媚,没人格。为恶之帮凶,文痞之恶棍”。

午夜游民@bafield的跟帖写道:“何老师怎么转10多年的老谣言?不过这个李希光确实不是好鸟,网络实名制就是他在2002年首先提出来的,当即遭到网民普遍反对和斥骂,被称为‘李希光事件’”。上网搜查,此事在百度李希光条目中如此介绍:“实名制最早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02年。当时,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李希光建议‘中国人大应该禁止任何人网上匿名’,由此引发对‘网络实名制’的第一次激辩”。

石猴@ArhurWong 剖析李希光不冤的原因:“跟网络长城之父(方滨兴)一样,做了恶事,被钉在耻辱柱上,就不要抱屈了。知识分子没了气节,就别怕挨骂了”。

fanwu @fanwu4361 的推文算点睛之笔:“一本正经地说着,真的有很多人相信。因为凭经历、现实和感受,赵家人就是那么想的,下一步可能会那么做”。

李希光其实是人们发泄对政府不满的替代物。我早几年就说过,这种社会对立源于社会结构性紧张(简称为社会紧张)。社会紧张一词源于紧张理论(Strain Theory),又称文化失范理论(Anomie Theory),由美国社会学家、犯罪学家罗伯特·金·莫顿(Robert K. Merton)于1938年提出,与差别接触理论(中文又称异质接触理论,Differential Association Theory)、社会控制理论(Social Control Theory)并列为二十世纪美国犯罪学三大理论。这一理论的大意是指,一个人的成功可以用金钱数量和拥有的物质财富来衡量,当绝大多数社会成员以此为目标激励自己时,这种观念就成为一种强有力的价值观。但由于社会条件和经济现实,并非每个人、每个群体都可以拥有获得成功所需要的手段。特别是下层社会的成员,由于缺乏在广泛的社会中获得经济奖赏的能力,因而会把自己的努力方向转向犯罪活动,把犯罪活动作为获得这些回报的一种手段。因此,就会产生失范和犯罪。简言之,莫顿认为,美国价值观的主题就是强调金钱成功,但是这种主题却使处在不同位置的个人产生了紧张。

“1984”版中国现实

见微知著。“李希光现象”其实反映了当中国渐渐进入“1984”状态之下中国人的严重不满及恐惧。

恶搞文章《清华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中,描绘了“1984”中国版:“朝鲜就是一个取消自由思维后的社会,他的一些东西很值得我们学习。我现在每周都要坚持去金正日大学学习金正日主题思想,我觉得金正日主题思想是很好的东西,他会使你产生希望,产生一种幸福感。”“现在一个非常可怕的名词叫‘自由民主’。‘自由民主’本身就是叫大家多看到事件的真相,就是几个人在那查找资料,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一件事情的真相,然后反映在脑子里,把社会认可的某种模式的思维赶跑,这就成了自由思维,……”。

以上状态并非中国人的臆想,而是中国政府正在做的事情,只是没用这种方式说罢了。网友让“李希光”之口说出这番话,虽然有点夸张,但实际上就是当局者的真正想法。“李希光现象”其实折射了中国的社会紧张状态:

一、折射了民间与官方的对立极端化,敏锐一点的人已经从中国政府对社会加强严控中看到了中国的未来极有可能是“1984”。

当局所作所为正在证明这一点。最近,腾讯被中国国家广电部责令整改,暂停受理引进节目申请,国内网上舆论将此称之为“史上最严整顿来临”。整顿腾讯的核心理由是“非公有资本不得介入互联网新闻信息采编业务,而且采编和经营业务必须分开”,腾讯传播自采自制的时政社会类视听节目,属于双重违规。实际上,中共政府不允许任何非党控制的声音在娱乐节目中出现,说明中共不仅要控制公共领域的言说,还要控制私人领域的娱乐消费,要将所谓“正能量”传播到中国社会每一个角落。

二、反映了民间草根仇恨体制内知识精英的态度。如果说李希光确实说过不少为政府帮闲的话,是罪有应得,那么,民间草根对其他公知的恨意就属于另一种情况了,于建嵘最近的遭遇就是很好的说明。于建嵘是知识精英中少数一直倾力关注底层困境者,他的研究包括访民、底层知识青年的出路等,但他最近住房被拆迁,却引起革命党一片叫好,不能不说这种仇恨有点扭曲。关于这点的是非,萧山在《于翰林不革命的寓言——我们要不要交“革命税”?》一文中有比较犀利的剖析,有心者可去观看这篇文章。

现代美国价值观主要包含两条:一种是金钱成功,另一种是所有成员的社会地位提高的可能性。在这一点上,中国现行价值观其实与美国相类似。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就连美国现在的上升机会也变得日益稀缺,中国有着数量极其庞大的社会底层,整个社会更无手段满足所有社会成员的梦想,这种社会土壤只会孕育大量革命党。

http://www.botanwang.com/node/85897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何清涟
#言论自由 #洗脑 #新颖视角



照片

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Landed!
The summer is coming soon, I expect the explosion of colors, scents, sounds, the wind that caresses the fields before the harvest, the feeling of warm sunshine on the skin, I look the extended time sensation of vacation days without duties.

My macro page https://www.paolodalprato.com/macro

#macrophotography #bee #flowers #flowerphotography #colors #lavender #hqspflowers #fotomaniaitalia #macroaddict #ilovephotography 
照片

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Forged in Fire"
By +J.Snow Photography www.jsnowphotography.com My love affair with the southwest is becoming all consuming, the shapes, the textures, the light. - Joshua Snow

#photography #landscape #arizona #canyon
照片

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Cerberus Cascade Molonglo Gorge, Queanbeyan

Crystal clear water plunges through this lengthy gorge. This weekend, cataloging the still pools and falls of the gorge.

Image: A single shot under cloud @ 3 seconds to give definition to the water flow without it becoming a blur of water. CPL (max) and ND (40%) filters. Image rendered with Define 2.
照片

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blossom © Holger Nimtz
seen in the garden of the Old National Gallery, Berlin
https://www.holge.de
照片

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Gun Shop Owner"
By Julien Buchowski instagr.am/buchowski Go and meet people, even if you don't share their opinions, you will always learn something. - Julien Buchowski

#photography #man #texas #guns
Enjoy and share.
照片

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Windows 10政府版”更易受监控

问:微软、联想以及神州网信公司,联合公布了Windows 10政府版,如果未来我所任职的机构的电脑,用了这个版本的Windows 10,是否代表我不应该在自己任职的机构电脑上翻墙,或进行一些敏感的讯息传递。

李建军:其实如果你的机构有可能使用Windows 10政府版,亦即意味著,你任职的机构很大机会是政府部门,在政府部门的电脑翻墙,其实是十分不智的行为,因为当局可以更容易在网络层面掌握你的行踪,所以如果你要翻墙,本身不应在你部门所在的Wi-Fi网络,或部门拥有的电脑上进行。

如果你的电脑使用Windows 10政府版,由于这些特别为中国政府度身订造的版本,很可能设计上会特别阻碍你翻墙,或者有些你不知道的代码,可能监控你在网络上的一举一动,因此,在政府办公室的电脑,你最好乖乖用作公务用途,不要用作翻墙或处理私人事务之用,因为这些电脑由作业系统到所连接的网络,都谈不上安全。

问:不少人都希望在微软的云端服务,开设自己的翻墙主机,但用自己在中国的信用卡开立户口都失败,何解?要怎样做,才可以在微软云端服务开设自己的主机?

李建军:现时微软在海外的云端主机,都不接受人民币信用卡的付款,不论VISA、Mastercard还是银联,因此,如果你打算用微软的云端服务,建立自己的翻墙主机,你必须在海外有一张可以网上付款的信用卡或扣帐卡。如果你在香港有银行户口,可以在香港开立一张用港币的信用卡或扣帐卡,只要可以用网上付款就可以解决。如果你曾经在海外留学,你留学期间开立的海外银行户口,其实是相当有用,至少可以解决建立翻墙主机相关的付款问题。

当然,现时在中国对走资的管制愈来愈严的情况下,要在海外开立银行户口都不容许,更何况信用卡户口。香港可以在便利店买到的预付式扣帐卡,都可以解决问题,但有可能要劳烦香港的亲友协助定期增值,否则你就要定期更换扣帐卡号码,这也是一件相对麻烦的事。除了香港,日本都有类似的扣帐卡都可以考虑,用作支付主机费用之用,但日本的扣帐卡,就不能够增值,必须用光面值之后,就要买一张新卡代替。

问:现时Shadowsock已经成为了一个相当流行的翻墙技术,而在iOS上,Shadowsock的客户端数目多到眼花缭乱,那到底要选择哪一款Shadowsock的客户端软件,可以满足得到自己的翻墙需要呢?

李建军:iOS有很多Shadowsock的用户端,当中有收费、有不收费,但其实用不用收费都足够,如果你自建Shadowsock主机,或已经有租用Shadowsock服务的话,因为不少收费的用户端,其实有附带自己销售的Shadowsock服务,收费软件实际收是Shadowsock主机的费用。

而有部分Shadowsock的客户端,同时支援多个Shadowsock协议技术,例如V2Ray,这些支援多种技术的客户端可能要收费,只不过,如果你经常遇到翻墙失败的情况,那不妨可以考虑这类客户端,因为V2Ray协定同技术比较新,翻墙成功率会比较高一些。

这次翻墙问答,我们准备了视频,示范如何挑选一个适合自己的Shadowsock用户端,并加以安装,欢迎听众浏览本台网站,收看有关视频。但要注意的是,最好在香港的iTunes户口下安装这些软件,免受中国当局向Apple施压,你找不到这些翻墙软件,以为这些软件并不存在,事实上只是受中国当局的影响。

YOUTUBE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7IowTZwFUQ
http://www.botanwang.com/node/85871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政府版 #监控 #翻墙 #时事见解



照片

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一个小学生眼里的大跃进岁月

我开始接触“共产主义”一词,大概是在1957年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一天,学校组织我们去听一位刚从苏联访问回来的劳动模范作报告,这位女工讲到苏联时很兴奋,她说的大概意思,我至今还有印象:“苏联已快进入共产主义了,苏联汽车多、高楼大厦多、有电话的家庭多、穿毛料服装的多、穿皮鞋的多、戴手表的多。”苏联小学生都戴手表,这一点倒是令同学们羡慕和议论了好长时间。记得一位领导在那次报告最后收尾时说:“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我和很多人一样,几十年来都牢记于心,一个劲儿地巴望着“我们的明天”。

没想到只过了一年,我们盼望已久的共产主义竟然说来就来了。一开始说“十年超英,十五年赶美”,后来毛主席他老人家又说:“我看再有三两年差不多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马上就要实现了,全中国人民如何能不热血沸腾呢?

1958年,呼市街道两旁的墙壁上,红绿标语随处可见:“总路线万岁!”“大跃进万岁!”“人民公社万岁!”“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电线杆上的喇叭里播放着嘹亮的歌声:“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墙上面到处都是夸张的壁画:小孩骑在麦穗上、猪养的比大象都大、一辆汽车拉一颗南瓜、摘棉花要登梯子、一列火车拉一个玉米……

那是个疯狂的年代,虽然那时我才9岁,但许多事情都已历历在目了:

1、那年放暑假的时候,不知为啥突然街上敲锣打鼓,我马上跑出去想看个究竟,只见人们排着大队,手中举着各种彩旗,锣鼓喧天热闹非凡;还有耍狮子和耍龙的,大家载歌载舞地高喊革命口号。那时我不解其意,后来才从老师那里才得知要超英赶美。老师教导我们说:美国、英国、日本就是最大的魔鬼,苏联是我们的老大哥。至于我们为什么要学那些恶魔,还要超赶他们,我就更不理解了。

2、不久,我们学校也开始大炼钢铁了。学校操场上,竖起了好几个用红砖砌成的小高炉!并且搬来了风箱,运来了煤和木柴,用风箱鼓风炼钢。班上年纪大一些,个头高一些的同学被挑了出来,不去上课去拉风箱,我们班就抽了五六个。其余年龄小的全部去拣废铁,交学校化铁水,每人定了几斤的任务。那时也没地方能到捡废铁,同学们只好把家里的铁器,如锅铲、斧头之类的拿来交差。炼了一段时间,搞出了一些炉渣一样的废物,红色喜报贴满校园。再后来就无声无息,同学们又都回教室上课去了。

3、捉麻雀是市里的统一行动。白天,家家户户点燃鞭炮,敲响锣鼓、锅盖、脸盆等一切能发响声的东西。巨大嘈杂的响声把麻雀惊得乱飞乱撞,有的竟然掉下来被人们抓住。到了晚上,人们搬梯子掏麻雀窝,摸麻雀蛋。天亮了人们就把捉到的麻雀用绳子串起来,拿着死麻雀到市里去“报喜”。

那时抓老鼠也是硬任务,连我们小学生也要交老鼠尾巴抵数。我家就用木板钉了一个抓老鼠的匣子,一开始还逮住过几个老鼠,后来不灵了。因为老鼠非常聪明,无论再放什么好吃的诱饵,都不肯上当了。记得我们还扛上锄头满山遍野找鼠洞,一旦发现鼠洞,就挖地三尺,非把老鼠找到不可,然而结果常常令人失望。我因交不够老鼠尾巴,受到老师严厉批评,心里非常郁闷。我那时心想,要是能养几只老鼠,或者有猫的本领那该多好!

消灭麻雀、老鼠搞得轰轰烈烈,好像消灭苍蝇、蚊子就没那么起劲。除了打苍蝇,挖蛆蛹也是学校指派的任务。挖蛆蛹是个不容易的事情,只能在春天、蛆蛹没有变成成虫之前、在厕所附近才能挖到。慢慢地,我们知道了蝇蛹喜欢呆在温暖朝阳松软的粪堆里。运气好时,在粪土块里,就会挖到一个个褐色的小小的蝇蛹,小心翼翼地用手捏到火柴盒里。然后把这些“战胜品”如数地交给老师。

4、1958年,“反右派”“反右倾”运动还没有结束。许多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政治上遭遇不幸。在我们班上,父亲或母亲被打成右派、定为反革命的同学不下10位。这些同学受到父母亲的连累,心情都很低落,沉默寡言。但班主任老师对这些孩子一直都是一视同仁,个个关爱,体现了孔子“有教无类”的教育思想,使我对她难以忘怀。

5、我是位酷爱读书的孩子,在二年级下学期就看过《红旗飘飘》《卓娅和舒拉的故事》《红旗谱》《敌后武工队》《青春之歌》等长篇小说,三年级我又读完《水浒传》《西游记》等文学名著。在全校记叙文竞赛中我写了一篇2000字的记叙文,是当时全校同学中写得最长的一个,获得第一名。语文老师叮嘱我“千万不要骄傲”。

6、1958年是个丰收年,那时全国的粮食富裕的不行,据说每亩地能打十几万斤,为此伟大领袖非常发愁:这么多的粮食吃不了咋办呀?后来他老人家还专门召开会议研究过这个问题,最后的结论是:造酒、喂猪!如果仍然用不了的话,就一天吃五顿饭。

7、听说,旧城的一个街道食堂,一个居民因吃大米饭太多被撑死了。此事我没亲眼看到,但防疫站的食堂,严重浪费却是亲眼所见。已是下午两点钟,还有几个干部在食堂乱哄哄地等饭吃。厨师淌着黄豆大的汗珠,正在从大锅里把米饭扒拉到一只木桶里去,头上的汗珠雨点似的滴进了饭桶。他抱怨说:“这些人真不识相,今天吃大米饭,第一批人吃饱了,后来的人还未饱;再煮;等后来的人吃饱了,先吃的人又喊饿了,于是又煮,一直煮到现在。”

8、那时我很瘦弱,饭量也很小。可是街道食堂给的饭量很大,我根本就吃不了。记得第一天去食堂时,我吃了一点就饱了,看见剩下的饭和菜还很多,心里发愁,又不敢走。于是吃几口歇一歇,不知用了多长时间才吃了进去,把个肚子撑得溜圆,气都喘不上来。

不理解食堂为什么要给那么多的饭菜,估计他们也是心系国家,考虑到粮食太多了,不这样无法消化吧。

9、1958年的夏天,我被班里插了白旗①,因为学校布置的任务我一项也没有完成:

每人交五根老鼠尾巴我没有完成;

每人交200个死苍蝇我没有完成;

每人交一块耐火砖,我也没有完成。

我所居住的内蒙卫生防疫站宿舍比较干净,这些东西很少。同学们大多生活在旧城,那里的老鼠非常多,公共厕所里的死苍蝇也非常多。至于耐火砖同学们都用破水缸片来顶替,捣碎作为砌筑小高炉的耐火土。我家没有水缸,即便有,母亲也不会让我打碎的。

仔细分析,插白旗和我的淘气不无关系。一天上课时,我把前排两个女同学的小辫子拴在了一起,一个站起来回答问题时,连那个也拽了起来,老师非常生气。

我所在的学校是回族小学,汉族孩子在那里很受气,因为你是异族。我被插了白旗后,站在讲台上受到了老师及全班同学的责难与羞辱,留在一个9岁孩子心中的阴影至今仍挥之不去。

注①:“白”这个词,不仅是雪白、纯洁、明亮的意思,它还有另一种解释,即象征着反动,如白区、白军、白色恐怖等,与“红”相对。1958年的大跃进中的所谓“插红旗”,“拔白旗”,即组织上认为积极、听话的人给他们“插红旗”,以示表彰;落后、保守、完不成任务的人,要给他们插“白旗”,改正后再将“白旗”拔掉。

2010-03-11

http://www.botanwang.com/node/85893
来源:博客
作者:老绥远韩氏
#大跃进 #史海漫步



照片

此信息包含附件
Google+ 上的最新热点信息
安静的味道:味噌汤
第一次在日语课本上看到味噌汤这个词,注释是“大酱汤”。南方孩子问:什么是大酱?记不得哪位不负责任的老师解释说,就是浓稠的酱油。现在想起来,该老师真是毁人不倦。

做味噌汤,要先制汤底。大豆、香菇、牛蒡、白贝等许多食材都可以制汤底,其中以昆布最为常见。上好昆布用湿布抹净,清水中浸泡一夜,次日取出,将水煮沸即成。或沸后加入许多轻薄木鱼花,迅速过滤取清汤,鲜香满溢,再加什么其他食材都是多余了。也有当日制昆布汤法:水沸后放凉至70度左右,加入昆布浸泡,大约半小时后即成。

取适量汤底,加少许蔬菜贝类,滚沸,改小火。舀适量红白味噌放在漏勺,浸入水中。用筷子搅拌味噌,使之充分溶解,即告完成。盛入碗中,洒上些甜大葱作点缀,就是一碗好味噌汤。

汤里什么都可以放,却不要什么都放,更不能多放。那一点点蔬菜,用意不在熬汤,只是于一丝清香中表达些许季节更替的讯息。

须用盖碗装,最好是或黑或红的漆碗。经过短时间沉淀后,开盖瞬间焕发的美味,不可替代。

不配勺。用筷子轻轻搅匀清汤与沉底的味噌,抬碗直饮。

最宜配米饭。须是珍珠米一系,滚圆有弹性,看得见的米油,与味噌的沉静正是绝配。

味噌汤的味道沁入心脾,不是用舌尖尝出来的。只吃得到简单菜式的岁月里,寂寥的餐盘(餐桌)上,只那个漆碗是盖着的。揭开碗盖,袅袅升起的青烟中飘荡着温暖的咸味豆香,眼神不自觉瞥向米饭,真切看见米粒之晶莹,嗅见白色淀粉香。

在京都,一位老先生认真地问:“你觉得味噌汤应该放在饭的左边还是右边?”年轻人面面相觑。老先生痛心道:“当然应该在右边!!!身为日本人连这都弄不清吗?放左边要怎么吃啊?!”

也许对他们而言,味噌汤是家的味道,记忆的味道,也是规矩的味道。于我,却是岁月静好,安静的味道。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05/%E5%AE%89%E9%9D%99%E7%9A%84%E5%91%B3%E9%81%93%E5%91%B3%E5%99%8C%E6%B1%A4.html

来源:
深夜谈吃
作者: 紫蓝

#美食 #味增

照片
正在加载更多信息,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