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其实潜水很久了)报道
初三狗
群里有膜法师吗?

Post has attachment

春意闹,春意闹,又是一周周五到~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中产《绝望信》刷屏朋友圈
近日,一位典型北京白领精英,刚卖掉北京一居室,凑够500万,将要上车学区房时,受到接二连三打击:首付提高,没法只能假离婚,但刚离婚第二天又遭遇“离婚一年内不准买房”政策……最后面临,手握500万,在北京却面临无房可买的尴尬局面,遂愤而决定移民美国。

其实,说实话,500万在北京买房简直是杯水车薪,我们也经常看到身价千万依然买不起房的大有人在。现实的痛楚总是让我们面对困难做各种纠结的选择。

下面不妨看看这封《绝望信》细诉其心路历程。

三周前,我400万快速出手了五年前在朝阳区购得的一居室。打算置换海淀一套75平的学区房,大约900多万。

当时跟嘟嘟妈想法是,卖掉原来的房子400万,扣除未还贷款,还剩350万,加上手里近几年的积蓄150万,手握500万,作为首付款在北京入手一套学区房,可选的余地应该很多!卖掉的那套房子网签时,特意跟买家沟通,预留半年给我们作为过渡期,所以看上的这套海淀学区房,不是很着急的在跟业主来回砍价。

在北京,类似这种“卖一买一”的改善需求太常见,以至于当我全家都沉浸在即使掏光全部家底但终于女儿嘟嘟有学可上,大人居住条件得到改善的憧憬上时。“北京3.17”政策突然出台,我们傻眼了!

由于之前卖掉的那一居室是贷款购买,“认贷”的政策即刻让我们在购买新房时变成二套资格,这就意味着900万的房子,我们要缴纳80%即720万的首付,嘟嘟妈在政策出台那天哭了整整一晚,我劝她先别急,总归有办法的。

紧急联系带我们看房的中介,他给的答复是按照政策我们确实是属于二套房资格,政策出台确实没办法,但他给我们支了一个招——假离婚,由于之前那套房子是我婚前购买,写的是我自己名字,假离婚后嘟嘟妈自动获得首套房资格,只需35%首付即可。真是莫大的讽刺,离婚对平时来讲是指感情已万劫不复才出的下策,这一刻听到中介这消息却有种莫名的喜悦,天无绝人之路。我跟嘟嘟妈对假离婚这事都没仔细推敲3月20日周一一早就赶到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当天就让中介紧急带着去联系海淀的房主,但只有女房主在家,男房主却出差到深圳,一星期后才回京,万幸的是女房主看出我们的诚意,愿意卖给我们,没有给提价,并维持原来的价格,双方经过大约2小时细节的交涉,中途他们夫妻双方也电话沟通了几轮,最终到了签合同,交订金环节,女房主突然提起来,房产证是他老公的名字。但中介说,必须等房产证本人签署同意售卖书,买家才能收订金。此时我看嘟嘟妈情绪瞬间凝固,她害怕即将到手的房子又出意外,而女房主也豁达的说,可以等到4天后他老公回来签合同并维持原来的价格。

这期间,每晚嘟嘟妈总是后半夜才能睡熟,每天会问我不下10次,如果这房子因故买不了怎么办?我都会假装镇静的安慰她,有时甚至开玩笑说实在不行,移民美国,我们的费用也足够了,况且去美国对英语专业的她也算是儿时梦想。

在焦急中度过了几天,3月24日一早,嘟嘟妈打开新闻,瞬间坐在地板上大哭起来,我接过手机看北京连夜出台政策“离婚1年内无首套房贷优惠”,那天正好是北京阴雨天,我跟媳妇儿都请了假,在我们家绝望日这天……我不想骂谁,但我会保留骂他的权利,作为一个小刚需,买个房子为何就这么天理不容了!

我第一次感觉到,手握500万,却在北京面临无家可归的局面!!!

我强制理性给依然在悲哀中的嘟嘟妈分析我们这微不足道一家三口处境及未来该怎么办:

1、租房,等到政策松动后或离婚满1年后再购入(可能价格已飙上天到那时)

2、买房,买一套没有学区的房子,比原来卖掉的房子大一点(这就失去这次换房的意义,为了4岁孩子的教育)

3、撤离北京,回我老家或回她老家(让孩子重新走一遍我们走过的路)

4、移民美国,既能满足孩子教育又能享受蓝天(走美国EB-5,费用需要50万美金,费用倒能接受,去年嘟嘟妈一度产生过这想法)

等我分析完这些,嘟嘟妈瞪了我足足有5分钟,竟然冒出来,她这辈子可能最大的一个决定——移民去美国,可见她对这个城市的绝望。我以为这是她在气头上的选择,没想到她马上给她已经移民美国的同事,打了个电话,详细询问了整个移民的流程,半小时后,她又一次跟我说,我们离开吧!然后她电话给了她爸妈,告诉对不起他们,我们一家三口要移民去美国!

随后,嘟嘟妈联系移民机构,按照流程,开始准备相关移民材料报名。我知道这事已木已成舟。

策划一场影响甚至会决定我们一家人命运的“永别”,需要莫大的勇气与清醒。山东老家的父母的第一直觉就是反对,他们的理由很直接,认为我在北京打拼多年,好不容易工作、生活稳定了,如今却要把一切都抛弃,太可惜,就像半途而废。但我认为人生从来不存在半途而废,只存在不预则废。

当移民美国的决定跟嘟嘟妈定下后,过程中我有过犹豫,但她始终决绝的坚持。嘟嘟妈的言外之意,没了房,移民美国的路只能前不能退了。

永别了,北京!所有的情绪都只能凝在这一句。

我在这座城市努力奋斗了将近10年,赢得了我自认为该得的东西,也赢得了别人看来精英白领的光环(莫大讽刺)。我们能带着嘟嘟去听一场票价1000元的交响乐,也能带她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些于我都不是问题。

最终说服我自己移民美国,还有个不得不提的原因,真正的白领精英化教育是讲鸿鹄,可现在的很多教育是讲门户。春节假期同事聚会,大家饭桌上都是探讨自己的孩子如何聪明,今天又学了什么,明天又要去报什么,连最近我刷朋友圈时,看到刚刚放寒假的孩子,却被父母即刻拉去各种补习班。

白领精英的孩子可能是中国学业压力最大最苦的一群孩子。对于上层精英而言,虽然他们也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但不用担心孩子无法继承自身的地位,所以不用像白领精英那样疯狂地介入孩子的学习过程;对于底层群体而言,他们往往有心无力,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财力用于孩子的人力资本投资。

我对这样的景象感到恐惧,我不希望孩子成为我的附庸和附加价值,我也更不希望我的孩子在无力抗争污染的同时,也无力抗争老师的作业,在不断的咳嗽声中,永远写不到句号。我担心在这样的怪圈里,自己会先将自己杀得片甲不留。

环境是促使我下定离开的最后一颗稻草,去年冬天,记得北京新一轮污染浓度最强的一天,我却不得已带着4岁女儿嘟嘟开往她最不愿意去的儿研所。

去年冬天北京重度污染时,我们一家三口去了趟丽江,当飞机越飞越高,冲破厚厚污染物,将蓝天曝露出来时,一旁的嘟嘟忍不住的兴奋起来,可惜手机关机,否则我一定要在这一刻给她和蓝天拍张合影。我透过玻璃窗,眼睁睁的看见澄澈的阳光被北京上空来路不明的东西拦住去路,密不透光,我想,连阳光都有屈服的时候,更何况人。

《当幸福来敲门》电影里讲述:在最落魄的时候,即使在地铁、公厕过夜,父亲也永远在为儿子编制一个个美丽故事,直到真的幸福来敲门。而此刻的我,同样作为父亲,作为4岁女儿最依仗最信赖的男人,我希望也给他生活在一个美丽的故事里。

去年其实就有了“逃”这个想法,逃去哪里便成为我跟嘟嘟妈在春节前经常讨论的话题。只不过年后换房的计划将“逃”付之脑后了。

在北京打拼10年的我,坚守北京OR南下逃离?或许如果没有嘟嘟,对我们来讲,两条路线都可以,但有了嘟嘟,这两条线竟然无从选择。

移民?朋友圈几个移民美国的朋友总爱晒出在美国的蓝天,我去年一度开始收集一切关于移民美国的信息,或许这条路:舒适的空气+一流的教育,对嘟嘟来讲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移民机构跟买房选中介一样道理,毕竟几百万的费用。嘟嘟妈选的这家,之前在凤凰卫视看到过,是第一个将美国EB-5投资移民引入中国的,有着18年经验的老牌移民机构,还做了川普女婿Kushner的地产项目,一直保持着很高通过率。50万美金,走成熟的EB-5投资移民模式,但命运又一次跟我开起玩笑,由于川普一直保守的移民态度,美国移民局发布EB-5移民意见稿,EB-5移民费用很可能由50万美金上升到135万美金,意味着由原来的三百多万人民币上升到945万人民币,时间截止到2017年4月28号,如果意见稿最后属实,那对移民的人来讲,这是移民美国最后的机会。

在我周末跟嘟嘟妈去移民机构咨询相关事宜时,看到接待室络绎不绝的前来办理移民手续的人。有简单跟聊了聊,很多人都是怕川普上台移民费用大升,毕竟将近1000万移民费用不是精英白领所能承受的起。

我跟一些同样办理移民的聊了一下,他们明显慌,集中在空气、教育、资产等三个维度上,但一张绿卡可以消除多种投资限制与税收问题,当然,也涉及生活的边边角角。

白领精英的慌在泛滥,最后一班通往美国的列车可以预想格外拥堵。

但很多人对移民充满“歧视”,我想起高晓松曾采访张志忠的女儿,其中谈到移民到美国的中国人的至少一半人生,都是充当着建立中美互通的桥梁,而并不是由外界所谩骂的只是图挣钱而已。因为在美国的精英白领观里,赚钱是最低级的需求,而时代的使命感并不会因为坐标的变化而位移,这与中国儒家士大夫的精英观何其相似。

或许每个要移民的家庭都有本难念的经,所以大家才要着急告别“曾经”。

至于工作,因为我从毕业就一直在这家外企打拼,10年挤进了中国区的管理层,而恰好这家企业总部就在美国,等到时申请Base在美国。

我相信嘟嘟在长大成人后,也会以更温柔的方式来对待这座城市,不是满口抱怨,不是巨婴心态,不是缺乏关怀,而是以一位真正比我更正宗的精英白领精神,来肩负责任而不是用键盘卫道。

对我而言,我家里还存着当时学生时代的郑智化磁带,现在听来,别有滋味:

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

我扛着面子流浪在人群之中。

我的眼光很高,我的力量很小,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

收获与失去,在焦虑中前行。

再见了,这座让我无家可归的城市!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03/%E4%B8%AD%E4%BA%A7%E3%80%8A%E7%BB%9D%E6%9C%9B%E4%BF%A1%E3%80%8B%E5%88%B7%E5%B1%8F%E6%9C%8B%E5%8F%8B%E5%9C%88.html

来源:
胡马
作者: 胡马

#中产 #买房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ss翻墙服务,20元3个月,有意联系qq1377261853。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伍雷:下岗律师谋生记
去年临近年关的时候,我被停止执业一年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下来了。在此期间,我得到了很多老师朋友的鼓励与支持,我觉着自己应当向大家汇报一下自己这几个月的感受。

主要是汇报两个方面:一是后悔不后悔,二是过得怎么样。

自从我的停止执业行政处罚听证申请提出之后,我就如释重负,迄今为止,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认为,如果选择沉默反而会后悔,必不能原谅自己。在郭飞雄辩护问题上,我没有任何错误,有错误的,是那个法庭与法官。

过得怎么样?一个字:忙,忙得不得了。一方面,是因为不接新案子好歹有些空闲时间,我必须首先利用这个时间处理我以前承诺过的案件,大多数是冤案申诉:看案卷,拿方案,帮人撰写申诉状。必须承认,这是一项非常痛苦的工作,我再次全身心投入那些案件场景,活着看自己以前辩护的案卷,这对自己心理承受能力真是一种考验。

众所周知,我还那么高调地开了微店。对于自己停牌之类的遭遇,我还是有所准备,早就注册了公司,申领了有关手续。首先是兜售辣椒酱,这个辣椒酱是我的一名蒙冤当事人的女婿送给我的,他是一位国保大队长。我吃着好,就绕过他直接联系厂家联系来卖,迄今卖了差不多三四五千瓶,竟然还发展了代理。然后,又卖水果,都是去年联系的朋友。直接从果农家发货,没有中间环节,美其名曰“远程采摘”,水果品质当然不错,卖的很好,利润我说必须压到最低。但是上周出了大问题:枇杷短斤少两。我气的够呛,一气之下决心不再与果农合作。但是,后来找出问题,云南蒙自果农当地惯例,家家如此:卖水果连包装都算重量,所以枇杷一定缺斤少两,出了大问题。我最终原谅了果农,毕竟果农不容易,都知道做枇杷最辛苦,要上山摘,下雨不能摘,露水太大不能摘,况且我们要求摘了之后要跑到很远的地方立即当天发货,很辛苦。而且,我们选择的品种叫做“长红枇杷”,算是枇杷珍品,味道甜美产量极低个头小,并不是所有的枇杷都是这个品种。所以,我们只能联系以前所有买过枇杷的顾客,少一赔二,一家一家退钱处理,果农也一再保证不再缺斤少两,每单过秤都把视频发过来。这算是一个小危机。

还有,卖国学经典和和商务印书馆的西方经典汉译名著。主要是面对律师以及律师的子女,从现在做起,必须让自己以及自己的孩子多读书,读好书。

最辛苦的是我的助理李宁,号称市场总监李总,实际是一人忙得团团转。网上订货,问题随时有,朋友们喜欢微信直接问,忙的不得了。忙的李宁晚上十二点还在对账、接单、回答买家各种问题。好端端一个姑娘,累的长病。以后,朋友们可以直接微店客服反馈问题。

最感动的是听周泽律师为我的事情掉泪。据说北京市司法局把周泽叫去,上纲上线,批评周泽带头为我的事写公开信,全国律师联署几百名。周泽在北京市司法局说着说着激动了,说伍雷这样一名优秀的刑事辩护律师,被逼的去卖水果,开客栈,是好事吗?周泽律师说着说着落了泪。

我非常感动,我并不优秀。我曾经说过,一个有点擅长为冤民伸冤的律师最后把自己变为冤民,最符合中国逻辑。

是的,我还在大理开了客栈。下一步还可能会推出大理到拉萨的旅游产品。我已经和著名前警官郑成月、著名冤二代李宁、史上最穷黑社会家属朱玉珍大姐这些最善良最勇敢的人成立了专业化团队,准备在全国范围承揽资产执行业务,我们的口号是“我们不会骗人,也不会被骗(陈满对这个广告词会有意见吧),我们诚实信用,我们依靠法律,我们自己养活自己,我们是不良资产执行专家,我们死磕不良资产”。这个平台——北京名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很快就会推出试运营,我们的广告片马上会推出,值得您期待,很有可能,我们会发展壮大成中国最优秀的不良资产执行团队——因为我们这个团队实在很特别。

一手抓伸冤,一手抓生产,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体面的生活,带动大家乐观的生活,帮助更需要帮助的人,这是我下岗后的理念。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我们应当证明,律师业务之外,我们能养活自己以及老婆孩子以及孝顺爹娘。

做了十多年律师,我不能冒充穷人,这是我告诉自己的。

朋友们笑称我完全违背创业规律,一上来就搞集团战略。我说,我们不能走寻常路,我们就是别具一格,我们没有大的投资,我们只是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去赚钱。我们一开始是随心所欲,差不多的时候,就会确定方向。

只是有时候会提醒自己,不能滥用大家对自己的同情心。每赚一分钱,我都在思量,这里面同情换取的利润有多少?我为此很是不安。我要好好做,争取把我们利润中“同情”的份额下降,“市场”的份额上升。

终于有些时间看书,这是最让人快乐的。重读了三国、红楼梦,西厢记等“闲书”,准备继续阅读外国名著小说,继续读经典,继续读史记,吕氏春秋,读点苏格拉底柏拉图装装门面。

最痛苦的是,是突然想到狱中那些对我充满期待的蒙冤者:陈国清,金哲宏,孟荣展等等。一想到这些,我就痛苦不堪。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轰轰烈烈的伸冤已经走入死胡同,即使我律师证有效,我也实在没有把握能够推动多少。

好了,就说这些。知道和不知道的朋友,我正在云南大理,过几天就开始挺进拉萨。路上没有时间吆喝微店卖辣椒酱,卖书,卖丑柑,卖枇杷,卖茶叶,你们,就帮着我吆喝几声啊。

伍雷

二0一七年三曰十二日写于北京东长安街西长安街前门西南2921公里的云南大理古城客栈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03/%E4%BC%8D%E9%9B%B7%EF%BC%9A%E4%B8%8B%E5%B2%97%E5%BE%8B%E5%B8%88%E8%B0%8B%E7%94%9F%E8%AE%B0.html
来源:
李仲伟律师微博
作者: 李金星

#律师 #司法
Photo

有新郑~皇帝故里的么?我创建了新郑群,欢迎加入,

周五,令人期待的一天,却没有任何期待

有南阳的G友吗??
我是西峡的。。有附近的朋友可以联络联络微信88618863

今日见到她,依旧那么可人。不知自己怎么,见到喜欢的她竟有些羞愧,不敢说话,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些什么,我霎那间体会到了“感觉突然有了软肋,也同时有了铠甲”的感觉。我是个双重性格的射手座。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