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is pinned.Post has attachment
希望各位社員可以多多發文,拜託~日常什麼都可以~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小說—幻想鄉之旅(前傳)【青年特工的日常(1)—新成員加入】
注意: 1.本文章(小說)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類同,純屬巧合
2.本小說的作者第一次寫小說,文采一般,請見諒
3.除了紫靈遊俠和遊俠之外,任何人未經兩位作者授權許可下,均不得轉載所有小說,違者必究治,敬請留意!

前言:小說—幻想鄉之旅(前傳)【青年特工的日常(1)】會以小故事的方式來描述不同角色在青年特工處的日常,不但如此,今次可能會有讀者寫的故事,請大家多多支持及參與~By紫靈遊俠

少男少女準備中.....

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旺角總部)5/F—青年特工宿舍,5:30p.m.
「這裡就是妳們的宿舍~」小楓推門道。
「嘩!」千宮姊妹異口同聲道。
「小梨~我從沒看過那麼大的床!」夜亞說罷便跳上床並趴着過了一會兒便傳出『呼....嚕.....』的聲音....
「姐姐很失禮呀~」小梨雙手掩面道。
「不要緊,嘛~她可能真的很累」小楓幫夜亞蓋被子後,續道:「小梨,妳累不累,需要睡嗎?」
「我有點累不過....仍可以活動~」
「不如妳也睡吧,因為小楓姐姐剛剛收到隊長的訊息,要離開一會兒.....」
「小楓姐姐會回來找我們嗎?」
「當然會!」
「那....我睡一會兒.....」
「電話旁邊放了一張紙條,上面寫了小楓姐姐的電話;妳們睡醒便打這個電話給我,我帶妳們去吃飯~」小楓邊幫小梨蓋被子邊道。
「小梨晚安~」
「小楓姐姐晚安~」
說罷,小楓便拿着千宮姊妹的報告關門離開。

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旺角總部)6/F—青年特工宿舍661室,5:40p.m.
『咯咯.....』
「進來吧~」凜道。
「凜,我帶了我們隊伍的兩位新成員的報告來~」小楓放下報告道。
「又是報告.....煩死了!」凜拿著報告坐在沙發上道。
「凜醬,雖然看報告真是很煩,這份報告是關於兩位新成員的個人資料、射擊和身體檢查的報告,我、妳和直人醬作為隊長不可以不看報告,再者....」菜乃還沒說完,凜立刻道:「算吧~我看報告....真的煩死了!」說罷,便打開桌上的新成員報告。
「小楓~為何還站在這裡?一起來看耶~」菜乃道。
「知道~」小楓回應道。

少女看報告中....

「吁....終於看完整份報告耶~」菜乃打了一個呵欠之後便道:「現在幾點鐘?」
「現在是晚上六點四十五分....」小楓看著腕錶道。
「不如我們去上次直人醬提及在尖沙咀的貓之咖啡室吃晚飯,好嗎?」小楓道。
「好耶~」菜乃道。
『喵喵喵喵....』小楓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來...
小楓接聽道:「我是佐藤楓,請問找我有何貴幹?已經起床了...好的....我下來找妳們吧~待會兒見~」小楓掛了電話後道:「我要下去找那兩位新成員帶她們一起來吃晚飯,我們在哪裡會合?」
「我和凜醬在B2等妳們來耶~」
「好的!我們走吧~」凜道。
於是,菜乃和凜到B2等小楓和千宮姊妹來,不久小楓和千宮姊妹也到B2...
「小楓,這兩位是...」凜道。
「喔,這兩位就是特工(C隊)的新成員—千宮夜亞、千宮梨櫻。夜亞、小梨,在妳們面前的是特工(C隊)隊長—凜。」小楓道。
「隊長您好!」千宮姊妹大聲道。
「為何那麼大聲說話?真的煩死了!」凜雙手掩耳道。
「對不起~」千宮姊妹道。
「算吧~下次說話時留意聲量耶~」菜乃道。
「小楓姐姐,她是誰?」小梨問。
「她是特工(B隊)隊長—菜乃。」小楓道。
「菜乃姐姐您好!」千宮姊妹道。
「夜亞、小梨妳好~好啦~我們現在出發吃晚飯;來!上我的車耶~」菜乃道。她們便登上菜乃所駕的五人車去尖沙咀~

香港尖沙咀—貓之咖啡室,7:15p.m.
這間貓之咖啡室位於香港尖沙咀北京道近重慶大廈,餐廳地方不大,據實用面積來估計最多只能容納大約三十人,雖然地方不大及只有三個店員負責整個餐廳的營運,但是仍然吸引很多人來光顧。菜乃、凜、小楓和千宮姊妹到這間餐廳吃晚飯,她們點了菜式之後便開始聊天...不久她們點的菜式來到了;於是,她們邊吃邊聊天。晚飯後她們與貓玩了一會兒,便離開餐廳到尖沙咀星光大道散步。
「這間餐廳直人醬果然推介沒錯,真的很飽耶~」菜乃道。
「直人醬?」小梨問。
「喔,直人醬是菜乃故意稱呼,他全名是高喬直人;直人是特工(A隊)的隊長....」小楓還沒說完,小梨立刻道:「那....直人在哪兒?」
「他....嘻嘻.....應該還在寫小說耶~」菜乃道。
「我肯定姐姐應該想認識他!」小梨道。
「何出此言?」凜道。
「因為姐姐一直有寫小說的興趣....」小梨道。
「哦~妳放心吧,妳姐姐一定會認識他」小楓道。
「真的嗎?」小梨道。
「嗯~」小楓點頭後續道:「不如我們去佐敦的甜點店—佳*甜品然後回總部吧,我請客如何?」
「謝謝小楓!」眾人齊聲道。

【待續To continued.....】

千宮姊妹溫馨小提示:
看完作者大人的小說,記得留言、讚好(only Facebook)/+1(only Google+),但請記得不可利用毒舌、惡意中傷/批評和人身攻擊傷害作者和讀者!!

安安,我是新人,我有在本上寫但這是第一次在電腦打小說,現在這是本子尚未完成的作品!

機甲事件
洛奇亞對昴告白完後他們每天都牽手走在大街上,雷姆忌妒的對昴說:「哥,你這幾天太寵洛奇亞姊姊了!不公平,我也要。」說完雷姆整個人臉紅的站著等昴的回答,昴驚訝的說:「甚麼!那我明天一整都
陪著妳,有想去哪嗎?」,雷姆高興的說:「太好了,好好期待明天的約會吧!」,到了約會當天的前一晚天空突然出現一顆巨型的隕石,約會當天雷姆穿著泳衣走到昴面前說:「好看嗎?哥哥!」昴無言地看著雷姆
說:「好看,太好看了。」雷姆就牽著昴的手來到了一座大海灘,在此同時那顆隕石陣好降落在昴的附近,突然那顆隕石掉在昴旁,昴嚇的躲開說:「這是想殺死我嗎!」雷姆跑到昴旁說:「沒事吧哥哥,這是!」突
然火龍劍發出鮮豔的火紅,昴拔出時隕石像是飛行船一樣的打開了!裡面走出一位少女,但少女一出來天空上的一艘太空船裡的一位男子說:「好了!把那女孩帶過來我這。」,太空船派出了兩輛戰鬥飛船,少女把昴
推開後說:「小心!」,昴清醒後又拔出冰霜劍並對雷姆說:「抓緊我雷姆!」雷姆抓著昴後說:「哥哥,你有甚麼計畫?」,昴跑向戰鬥飛行器說:「我要去幫助那名少女!」,少女被飛行機打到了樹下,這時昴擋
在少女面前說:「冰火雙擊」昴產生了煙霧後和雷姆把少女搬到安全處,少女醒來說:「為什麼,要救我?」昴笑著回答:「因為看著那麼可愛的蘿莉被欺負我也不能見死不救吧!」,少女突然把一塊金屬給了昴說:
「那個……這個因該可以打敗那些人。」雷姆握著昴的手說:「我也要戰鬥,哥哥。」雷姆拿出雙短刀守在少女身旁說:「我一定會保護好她的。」昴點點頭說:「保護她的事就交給妳了,雷姆!」,昴一人在森林裡
找到了飛行機後昴身上的金屬和劍都散發著相同的氣息,突然昴腦中浮現了一句話,昴大聲的喊出:「千年之境,將這份力量化為進化,機甲進化」,昴的劍瞬間變成了機甲的狀態,昴自己驚訝的說:「這…原來,好
要上了。」昴的心裡突然感覺炎龍就在自己的身旁和他憶起戰鬥著,昴拿著進化後的雙劍對飛行器砍下說:「絕對雙刃」一架飛行機瞬間在天空中爆炸,另一架在爆炸中逃跑了,這時雷姆帶著少女出現說:「哥,打好
了嗎?」少女走向昴說:「那個…謝謝你的幫忙,我叫神崎狂三。」狂三突然把一張晶片交給昴說:「看了後你就會瞭解了!」說完狂三就消失在樹林裡了,回到家時昴和雷姆坐在電腦桌前把晶片放進去時一名男子站
在一名少女旁說:「我室研究員五河士道這個世界的裝甲精靈是可以拯救全球的人,所以看到這影片的人就是被精靈神崎狂三選上的人,這表示你必須和她締結契約!」看完影片後狂三突然出現在昴的後方說:「那快
和我締結契約吧,達令!」雷姆聽到後驚訝的說:「什麼!為甚麼叫我哥哥達令因該只有我可以叫吧。」昴驚訝又臉紅的說:「等等!妳說的締結契約到底是甚麼?」,狂三這時把昴拉進一個房間裡說:「當然是用成
人的方式締結契約。」說完狂三突然脫掉身上的衣服把昴推到床上說:「好了,要出發瞜!」昴在床上大喊著不要,聽到大喊的雷姆拿著短刀衝進房間裡,這時狂三起身說:「開玩笑的啦,不要太認真啦!」雷姆激動
的說:「締個契約而已,何必搞到要脫衣服啦!」狂三又站起來說:「我都說是開玩笑了!現在來談正事吧。」狂三把昴的額頭抬起來後往昴嘴上親了一下,雷姆更生氣的說:「這是怎樣!哥的初吻因該是給我和洛奇
亞姊姊才對。」昴這時想到說:「要怎麼和洛奇亞交代呀?」這時洛奇亞那她一人站在昴家大門,當他按下門鈴時昴突然驚慌的把狂三藏在房間裡,打開門時洛奇亞疑問的說:「昴,怎麼了臉色看起來很不好?」昴馬
上對洛奇亞說:「好了,快進來吧,一直站在外面也不太好。」,這時洛奇亞拿出一份文件說:「雷姆妹妹,也過來聽一下!」一種緊張氣氛充滿了房間,洛奇亞先開口說:「關於昨天的隕石和不明飛行機,更扯的是
為甚麼現場有你雙刀的攻擊痕跡?」昴和雷姆不知道該說什麼的看著洛奇亞,洛奇亞又拍了桌子說:「全盤招出來,昴,全說的話處罰可以減半。」昴尖叫的大喊:「大人饒命呀!」在一旁的雷姆傻眼的說:「好‥好
可怕!」洛奇亞又指著昴說:「人在哪?」昴慢慢的指向前面的門說:「她在那!」,狂三提前打開門,兩人驚訝同時說:「妳到底是誰?」經過了昴的解釋後兩人才和解,這時狂三對昴和洛奇亞說:「剛才的戰鬥中
其實妳可以打敗敵人是因為……」洛奇亞歪頭的說:「因為甚麼?」昴搶先的說:「合體」狂三點頭說:「沒錯,合體這是一項讓精靈本身靈魂進入契約者並獲得力量的能力!」昴這時想到並對狂三說:「所以那時的
感覺不是火龍而是妳的。」狂三又說:「對,但那只是感覺,合體可能會……」三人都疑問的說:「怎樣?」狂三臉紅的說:「變成女生!」洛奇亞和雷姆驚訝的說:「什麼!」

第一章 公主诞生
今天,在天官—道悦宫里面,将会有一位婴儿诞生,很多宫女都在这里,帮贵妃接生。过了很久,里面还是没有声音,天帝很担心。但是,再过了一会,里面就发出了一阵婴儿哭的声音,“公主诞生了!公主诞生了!”里面有很多声音叫着,天帝立刻兴奋起来:“好!好!果然是我的女儿。”
  由于小公主的诞生非常危险,差一点就没有了生命,因此贵妃就把他的姓名名为了天翼,她说是因为天意,才把她留下来,所以就名为天意的同音。
  第二天,很多嘉宾(其他天族)来祝福天翼。在祝福公主的时候,言族的其中一位預言家说:“啊!好一个公主,竟然受到那么多痛苦。”他说完就走了,贵妃很擔心天翼,因此贵妃就把天翼关起来,直到天翼16岁。
  至从那天开始,天翼每天都是在房里呆着,在16年中,天翼每天都是發同一个梦,她梦见有一个太子,他英俊潇洒,天翼很喜欢他,不过,当天翼想起这个只是一个梦,她就会从快樂的心情變到很愁的样子,所以她很想一直沉睡在梦里,她不想离开梦境。现实永远残酷的,她只好一直待到16岁。她每天睁开眼睛,都是看见像密室一样的房间,看见一个能看透凡间的窗户,她真的很想离开这个炎熱的房间。
  在天翼16岁那天,同天翼刚出生的时候一样,在不同地方的人也过来,来祝福公主16岁。就在天翼樂悠悠地跳舞、唱歌的时候,其实危险就在她的身边。天翼想:為什么母亲要把我关起来,我的名字代表天意,难道这是天意?天翼心里面又开心又兴奋,同时也混乱起来,“究竟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父亲,他们是什么样子的,他们的样子善良嗎,他们是什么性格的人,究竟是谁说要把我关在密室的房间里面......?”天翼有很多的问题,但她不能立刻去问,因为她要先去天宫的主宫—瑞天宫那里領取新的公主礼服和參见晞華(天翼的哥哥),而母亲要迟点再会面。
  在瑞天宫那里,天翼有了新的衣服以外,她還有一个小丫环,她是王后赐她(天翼)的,名叫“小见”,小见非常可爱,她的笑容是可以传染的,在一个單纯的公主身边就最合適了。
  当小见第一眼看见天翼的时候,小见双眼发光,她心想:好美啊!她真的是很美啊!“小见!小见!你沒事吧!”天翼叫着。小见笑着说:“对不起!你的外貌真美!”天翼也笑了起来,因为他已经被小见传染了。小见见了,连忙倒一杯洛神花茶:“小主,请喝茶。”天翼有礼貌地点点头,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请天翼公主去道悦宫那里,找贵妃娘娘。”李太监说。当天翼站起来的时候,她觉得头晕,突然,倒在地上。“小主!小主!”小见叫着,“救命呀!救命呀!”李太监立即走了出去找人来。

《妃常霸道》

第一章 莫名來到陌生大陸

嗶嗶嗶嗶――

「!」
莫文雪從床上彈跳起來,被手機鬧鐘驚醒,然而她額上全是冷汗,她輕喘著氣,剛剛的場景歷歷在目,無法忘懷。
「呼...原來是夢......」她喃喃自語道,她起身拿起手機,準備上班。
莫文雪是國際非常有名望的動漫設計師,性格捉摸不定,雖然不用像一般上班族都要早早起床,但她卻規定自己一定要準時七點起床,才不會打亂自己的生活規律。
她草草地穿著一身輕便造型的外搭衫,就出門了。今天要去古董店尋找題材,因為這次她想畫部古裝動漫。


在路上,莫文雪搜尋了家最近的古董店,雖然現世上很少有人再開古董店,但鍾愛古董的人,出來創業也還是不少的。
莫文雪走進一間裝飾非常古味的古董店,剛推開門,那清新的花香味悠悠飄來,莫文雪對這家店的印象在心裡打了個讚。
古董店,顧名思義就是存放古董的地方,不過也有不少人會拿著古董來換錢。

莫文雪觀察整座店的內部構造,十分驚嘆。他們不是一般的柱子,而是類似古代,上有刻著絢麗符文及圖騰。這間古董店也是很大間,還有第二層樓,莫文雪走向二樓樓梯,眼睛卻目不轉睛地邊走邊盯著手把看。
就在她專注時,突然二樓發出了聲音。

「小姐是來看古董的嗎?還是來......換錢的?我能為您服務的。」
莫文雪抬頭一看,發聲的竟是老態龍鍾的一位老人。
但他看起來非常硬朗,雖然外觀如此老態,但聽聲音就知道是非常健康的人。
莫文雪心驚,當一開始她走進店家都沒半個人,怎麼現在就出現了?!不過卻莫文雪搔搔頭,將心裡疑惑拋在腦後,面容有些不好意思地對老人笑。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有人,不過我不是來換錢的,我只是來看看。冒昧請教一下,您這些裝潢到底是怎麼做的,真是太精美了!」

莫文雪越說越興奮,但老人卻沒有回答莫文雪,反而是走到二樓有一桌櫃邊,從玻璃架下取出一枚晶瑩剔透的塊玉。老人走回莫文雪面前,將玉遞給她。
莫文雪看到玉時,心突地跳了一下。
"這是那塊暖玉......!對.....不會錯,上面有彼岸花盛開的圖騰!但是為什麼?會出現?!是巧合嗎?但那是夢啊!"

心裡種種不安,使得莫文雪盯著老人直吞口水。

「那個......為什麼要送我......」
「小姐,這是送給有緣人的,這塊玉存放我這已有好幾十年了,我看您似乎喜歡古物,所以想把這個送給您。」老人帶著誠心與莫文雪訴道,她現在正在煩惱,到底要不要收啊?

這時,老人又開口了。

「小姐收下吧,這說不定可以給您帶來好緣份的。」老人不容她拒絕,直接塞進莫文雪手裡,莫文雪眼見沒有辦法,只好乖乖收起來。
「那就謝謝您了。」

莫文雪心想這樣就夠了,回家吧。當她轉身要下樓時,突然頭一陣暈眩,她驚訝的轉頭,發現老人的臉越發模糊、只見他在對著她笑.......
「去吧,孩子。完成妳該有的使命,那裡本該就是妳的家......。」

______________我是分隔線

蟲鳴鳥叫,好不熱鬧。
耳邊人叫,真的好吵!

當莫文雪睜開的第一眼,發現許多婦女圍著她看,重點是每個人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導致莫文雪很想發脾氣。

但現在冷靜地看看他們的服飾,完全不是現代穿著,根本是古裝!!!
天哪,這是鬧哪一齣?!那個老人、暖玉......這是什麼歪理啊?

在莫文雪持續睜著眼卻在放空想事情時,突然有個肥胖的婦女對莫文雪狠狠瞪了一眼。

「果然老爺的種也不是好貨。不過現在受了傷,應該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小翠,將這賤貨拉起來。」

胖婦女命令著,但一旁長相秀麗的女子卻出言制止。

「連婆,這孩子已經受了重傷,您怎麼還可以再動手?!」女子有些憤憤不平,但胖婦女卻是一臉作嘔的表情。

「哼,妳也別假惺惺了,不是妳打得最多嗎?蘇・夫・人。」胖婦女譏笑著。

莫文雪吸收著她們的對話,有些無言
"這是什麼情況?我被打?"莫文雪趁兩人起爭執時,默默起身。但身旁一堆奴婢,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前行。

「各位姐姐們,可以讓我問個問題嗎?」莫文雪覺得先問問題來搞清楚她現在位於那個地方。

紮著包包頭的一個婢女,長相清純可愛,很討人喜歡。她怯怯地看了莫文雪一眼,然後看見莫文雪並沒有什麼任何舉動時,她才正臉看向莫文雪。

「那個,小姐妳想問什麼?」

莫文雪想問,但嘴角只要牽動就隱隱作痛,看來這副身子真的不是她自己的。她強忍著身上的不適,開始發問。

「第一,這是什麼年代?然後這是哪裡?第二,我叫什麼?我是誰?第三,告訴我有關這裡所有的事情。」

「小姐......您失憶了嗎?為什麼......」
那個婢女還沒問完,就被莫文雪狠狠地瞪了一眼,她不敢再問下去,只好老實回答。
「現今嘉臨王朝玄年,這裡是將軍府。小姐您是將軍府的大小姐,然後您叫莫靈雪。奴婢是蘇夫人的人,那位連婆是二小姐的奶娘,她仗著劉夫人得寵當靠山,在府裡壓榨我們。」

莫文雪在聽到不是熟悉的地方,瞬間轟隆隆地像是被雷到,震驚在原地。至於剛剛那個婢女說的,莫文雪也無心關注了,現在她只有一個念頭―—

"我穿越到陌生的大陸了啊啊啊!!!!!!!"

莫文雪心裡各種傷心流淚,但她聽著婢女說到有名的一家店,她皺了皺眉,伸手叫她停止。

「等等,妳剛剛說的那家店叫什麼?」

「喔......玉仙閣啊!」

玉仙閣......就是那個害她穿越的那就古董店!!

恩...新人,筆名清風,請各位多多指教了
之前有寫過很多小說,現在礙於某些因素沒有動筆寫,就當作現今開始的初篇。

《妃常霸道》

夢裡,層層霧中似乎有個身影,一直望向某處,面上帶著微笑,卻看不清整個面容,我試圖瞇著眼想看清,但還是一片模糊。然而我伸出手想抓住那人的衣袖,卻抓了空,我愣愣地低下頭盯著手掌,手掌上本該沒有任何東西,但現在卻多了一塊暖玉。

暖玉晶瑩剔透,身色通體雪白,上面還刻畫著一朵綻放的彼岸花,這似乎是非常昂貴的玉,但為何會出現?自己也不曾有過,那麼會不會是那人的?我疑惑許久,最終把暖玉塞進自己的口袋,「管他呢,不要給我拿去典當!」

就這樣我坐在地上在霧中呆了許久,我左看右看,想找看看那人在哪裡,但那人的卻身影消失了,當我不解眼前狀況時,眼前的畫面改變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嬝嬝香煙的湖邊,而我看到的瞬間震驚了!那是我從不曾見識過的山麗水景,而湖邊瀰漫著稀薄的霧,景色若隱若現,真是堪稱能媲美山水畫的風景!

不過震驚歸震驚,下一秒我就變成了驚恐。霧開始被紅色渲染,就像是血、慢慢擴張,我忍不住腿軟,我看見一人身穿黃金鎧甲,手持沾染嗜血的劍,往我這方向前來。霧漸漸變大,我幾乎快看不見那人的身影。而空氣開始轉冷,我還只穿著短衫和長褲,這使我忍不住蹉了磋手臂,忍不住哆嗦。

「這到底是那裡啊?真是冷的夠嗆的......希望不要往我這來,趕快去別的地方啊......」
當我邊祈禱邊低下頭正想要捲縮身軀保暖時,我看見了那個人,他是用跑的,而且更令人心寒的是、他手上的劍分明是拿直的想殺了我!當他步步逼近,直到劍要砍下去的那刻,我聽到他說話了。

「此生,不該再犯了同樣的錯,為了她,妳不得好死!」

噗嗤――
鮮血從我眼前湧奪而出,我驚恐地放聲尖叫,失去了意識――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小說—幻想鄉之旅(前傳)【第3話—複製人之亂(中)】
注意:1.本文章(小說)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類同,純屬巧合
2.本小說的作者第一次寫小說,文采一般,請見諒
3.除了紫靈遊俠和遊俠之外,任何人未經兩位作者授權許可下,均不得轉載所有小說,違者必究治,敬請留意!

少男少女準備中.....

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銅鑼灣分部) 2/F—分析及化學室
「為何還未開始?」小季道。
「因為阿美和直人還未到...」小玥道。
「既然姐姐和直人哥哥他們還未到,菜乃姐姐可以不用等他們吧!」曉美道。
正當菜乃想開始的時候...
「終於....到了!」直人喘氣道。
「姐姐呢?」曉美問。
此刻,阿美步入分析及化學室,曉美看見便上前抱緊着阿美道:「姐姐~妳沒事嗎?」
「已經沒事~」阿美答。
「姐姐沒事就太好啦~」曉美道。
「話說你們為何喘氣?」涼介問。
「因為升降機壞了,我們跑樓梯上來~」直人道。
「那不用跑上來...」小善拿出手帕續道:「你已經滿頭大汗,來!我幫你抺吧~」
「小善,不用....」直人還沒說完,小善立刻道:「不可以!!一定要抺,不抺的話會病的!」
「好吧~」直人無奈道。
「請問可以開始沒有?」小櫻道。
菜乃拿起報告板,並道:「我們開始耶~早前我們特工(B隊)在已炸毀的長沙灣政府合署拾到一個錄音機,經分析後證實這個錄音機是複製人軍團留下的;內裡還有一段錄音,請大家細心聽....『今天我蔣就霞與王角慶所帶領的複製人軍團在深水埗進行一場大屠殺....』
播放錄音期間,小楓突然在直人耳邊道:「直人,可以陪我出去嗎?」
直人向菜乃打眼色想陪小楓出去,菜乃點頭允許,於是直人陪小楓離開分析及化學室....

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銅鑼灣分部) B1—停車場
「小楓想幹嘛?如果肚子餓的話,自己下去買東西上去便可....」直人道。
「直人,我想知今天的日期和現在時間~」小楓道。
「今天是2023年1月14日,現在是下午二點半....幹嘛?」直人道。
「行,我坐你的車....」小楓道。
「要去哪?」直人問。
「先去買鮮花,之後再去將軍澳」小楓道。
「妳想去惠美姐姐那裡掃墓?」直人問。
「沒錯~快點開車吧,不然來不及....」小楓催直人道。
「我知~那坐好扶穩!」直人踏油門道。

香港將軍澳特工永遠墳場
直人把七人車停在路邊,停好後便和小楓下車,去上野惠美的墓碑(有關上野惠美的詳情,請見【秘密檔案#05—上野惠美】)...他倆到了上野惠美的墓碑前單膝跪下先清潔墓碑上的塵埃,他倆放下鮮花後,坐在墓碑的旁邊...
「小楓~妳還記得惠美姐姐以前在特工C隊的時候一些有趣時刻嗎?」直人問。
「當然記得....惠美姐姐有時跟我們說道理的時候,鬧出不少笑話...有一次惠美姐姐跟我和涼介一起吃飯的時候,跟我倆說與其我們在她背後打小報告,倒不如明張目膽跟她說~」小楓道。
「明張目膽?不是明目張膽麼?」直人問。
「當時我和涼介都這樣問,惠美姐姐那刻才記起是明目張膽不是明張目膽」小楓道。
「呼呼~惠美姐姐她真是....」直人微笑道。
「不但如此,我還記得有一次惠美姐姐穿了一條很漂亮的紫色連衣裙,這條紫色連衣裙是惠美姐姐的哥哥—上野直人送的。然後當天惠美姐姐便和小善、我一起吃午飯,當我們正等待餐廳的服務生把食物送到桌上時,服務生放下惠美姐姐點的波子汽水;惠美姐姐立即用帥氣的方式來開汽水,結果惠美姐姐的紫色連衣裙和我們的臉均被噴出來的波子汽水濺濕....惠美姐姐笑稱自己會給上野直人責罵,因為惠美姐姐把連衣裙濺濕了~」小楓道。
此時,複製人軍團手持槍械站在墳場門口附近....直人看到並覺得有人欲開槍,便拉著小楓的右手逃跑:「小心~」
『砰!』有人向他倆開槍....
直人和小楓邊開槍邊逃跑至將軍澳特工永遠墳場的第五期骨灰龕,躲在其後面;直人邊開槍邊道:「小楓幫忙通知特工處要求支援,我掩護妳!」
小楓道:「特工8號呼叫特工處,特工1號和我在將軍澳特工永遠墳場受到複製人軍團的攻擊,要求立即支援!」
不久,耳機傳來聲音:「小楓,是妳嗎?」
「小善?」
「嗯~剛剛菜乃說會帶我、涼介和小櫻去你和直人的位置....」
「那太好啦~感謝妳們!」小楓道。
「不用謝...啊!是了~直人他有沒有事?」小善問。
「如果你們還不快來支援,我便會有事!!」直人道。
「直人!!」
「幹嘛?」
「處理完這事後回到基地,我要好好的教訓你!」
過了一會兒,她們到了小楓和直人的所在位置;並協助他倆擊退敵人,複製人軍團看見形勢不妙,開始撤離。成功撃退後,他們便回去旺角總部的休息室,到了小善用右手大力地擰直人的左耳,並非常生氣道:「剛才你說甚麼?」
「好痛呀~小善放手啊!剛才情況危急才不小心說錯....」直人痛苦地說。
「哼!我告訴你,不要因為自己很能幹和出色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可以故說八道,你說少句話沒有人把你當作啞子!怎樣?剛才不是很那麼高傲嗎?現在不敢作聲?」
「好痛~放手~」
小善不停罵直人用了接近一小時,小善罵完之後便離開休息室;在場觀看直人被罵的小楓和菜乃終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
「請問兩位覺得有甚麼好笑?」直人問。
「沒....沒有笑....小楓,是耶?」菜乃道。
「是的!」小楓微笑道。
「真是~」直人嘆氣道。
『喵喵喵喵....』小楓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來...
小楓接聽道:「我是佐藤楓,請問涼介找我有何貴幹?是...真的嗎?....太好啦....真的想不到那麼快便找到.....現在去?好的....待會兒見~」
「甚麼事?」菜乃問。
「涼介說小恩成功用駭客程式入侵香港政府秘密檔案室的終端機,並成功下載有關複製人軍團的資料及檔案,涼介想我們現在去青年特工宿舍526室也是小恩的宿舍~」小楓道。
「好的~我們現在去!」直人道。
「特工5號呼叫特工6號,求現時銅鑼灣的情況耶~」菜乃邊走邊道。
「這裡是特工6號,銅鑼灣的情況已經受到控制,我們已經回到銅鑼灣分部的青年特工醫療室休息中....」
「太好耶~」
「小善,妳在哪兒?」直人問。
「我去了小恩的宿舍,我們等待你們來,快點吧!」
「我們來了~」直人道。

少男少女研究中....

香港政府總部會議室
「你們怎樣辦事的?竟然被人成功入侵秘密檔案室的終端機!?還有我叫你們殺掉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所有特工,為何沒有人被殺掉?」梁鄭應道。
「抱歉,請給我多一次機會....」蔣就霞哀求道。
「已經給妳多一次機會,是妳不珍惜!來人~處決這個沒用的複製人」梁鄭應道。
於是蔣就霞被兩個武裝複製人強行帶離並處決,會議室只剩下梁鄭應和王角慶,此時,有人敲門....
『咯咯咯....』
「進來!」梁鄭應道。
「梁先生,請問是不是找我有事?」盧惠中進門道。
「沒錯,不過等一等....」梁鄭應拿起手槍向著王角慶的頭開槍,『砰』一聲;王角慶應聲倒地,「看來我們要全面攻擊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盧惠中!」
「是!」
「你現在去停車場帶領三百名複製人到銅鑼灣攻擊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還有留下一百名複製人負責守護政府總部,不要問,只管做!明白嗎?」
「明白!」
盧惠中離開會議室之後,梁鄭應心想:「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我必定會殺光你們!!!」

與此同時....

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5/F—青年特工宿舍526室
「即是,一直以來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是香港政府的眼中釘,但是這些檔案均沒有解釋為何要殺掉我們和香港市民?」涼介鄒著眉頭道。
「如果沒猜錯的話,政府一定用盡所有方法殺掉我們和市民....」直人道。
「我們不能坐以待斃耶,要策劃下一步的行動!」菜乃道。
「同意~我現在打電話給凜,叫她要守護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銅鑼灣分部),免得資料和香港市民落在敵人的手上。同時我們要去政府總部,找出為何要殺掉我們的原因~」小楓道。
「另外,情報組會配合各位的工作,有事就找我們!」程宇恩道。
「全面守護香港行動正式啟動!!」直人道。

【待續To continued.....】
下回預告
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和複製人軍團正式全面開戰,究竟香港國際青年特工處等人能守護及拯救香港呢?
下回:第3.5話—複製人之亂(下),敬請期待!

小楓溫馨小提示:
看完作者大人的小說,記得留言、+1,但請記得不可利用毒舌、惡意中傷/批評和人身攻擊傷害作者和讀者!!

Post has attachment
玄武院篇•外院 · 第十四章:首份任务

http://www.emanyan.com/read/bs/13024

大家好,可以的话去看看,留个言好吗?
-
votes visible to Public
Poll option image
86%
好,我去看看,会留言的!
86%
14%
不好,我不去看了,抱歉。
14%

《再會》

第九章

『為什麼我要答應??』正排隊等待玩過山車的亞瑟正在內心埋怨自己,而王嘉龍在旁邊看著這位英/國人,雖然面無表情,心裡卻在嘲笑。

事發源於正坐列車上山到另一個區域時,王嘉龍指指地圖的一個黃色的過山車,說什麼這個好玩,而且不恐怖,問亞瑟玩不玩,而亞瑟則在想應該很「小兒科」,這是給小孩玩的吧?想也沒想就答應了。

但是,當二人來到實物跟前,亞瑟意識到他的想法大錯特錯。『不恐怖個鬼喔?!』亞瑟在內心咆哮。

這個過山車的門口是一個小丑的嘴巴,完全配合此園區馬戲團的主題。而過山車除了有經典的由高處墜下外,還多次的360°上下倒轉,看著也是醉了。

"Mr. Arthur?Are you ok?"王嘉龍見亞瑟臉色蒼白,而且發青,嘴唇也顯得純白。「你害怕嗎?」

"I am fine,thank you."亞瑟轉頭看著比他較矮小的香/港人,又掘強地說:「我、我才不害怕!我可是紳士喔?紳士才不會害怕這種孩子才會害怕的過山車喔!」說完便大步踏入門口。

「鬼才信喔......」王嘉龍小聲嘟囔「聽阿爾弗雷德說,亞瑟是很害怕這種過山車呢......」然後又跟進去了。

排隊途中,尖叫聲一直由玩家的喉嚨傳入耳蝸,就算周邊播著流行音樂,還是無法掩蓋那些驚惶人心的尖叫。隨著時間過去,快到亞瑟二人了,亞瑟的臉更顯得蒼白,本人的招牌白眼也在本人沒意識到的情況下被擺出來。到閘口前,亞瑟看來快崩潰了。

為什麼?因為這個過山車是吊!腳!的!倒轉什麼的先丟在一旁,但吊腳這一點已證明這過山車不一般!而且他們還非常「幸運」地被安排到第一排!王嘉龍站在亞瑟的後面,亞瑟揉搓手指的小動作完全被他看到。

此時,一輛過山車回到等待區,待上一批乘客一臉「我在哪裏我是誰」地下車後,閘門終於打開,亞瑟一邊碎碎念一邊就坐,王嘉龍的耳朵一直聽到「我才不怕我才不怕......」的聲音。

做好安全準備後,車卡被拉向前,慢慢登上最高點,因移動而有節奏地發出「卡卡」的機械聲加強了緊張的氣氛,王嘉龍甚至聽到有人大喊「我死得啦媽咪我知錯啦」,而旁邊的英/國人好像已經沒了半條命似的。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登上最高處後,過山車轉了個小圈後急劇下墜,貌似要衝入地下到十八層地獄,亞瑟忍不住大喊,而王嘉龍也不禁閉上了眼睛,因為視角上實在太可怕了。

不過這才剛剛開始,下墜後過山車又用不可理喻的速度360°倒轉了一圈!"Holy sh*ttttttt"亞瑟感覺自己的眉毛要掉下來了。

接下來的是280°轉一圈,然後向前平衝,之後又360°倒轉一圈,當二人以為要結束了,卻看見迎來的是急墜。「Diu2!!!!!!」髒話脫口而出,王嘉龍冷漠地比了個中指,迎接這個急墜。

「別這個時候舉中指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亞瑟嘴上吐槽,但右手卻也在舉中指。

幸好急墜後,過山車終於駛回上落車處。

「活過來了......」慢悠悠地把安全帶脫掉,王嘉龍輕力拍拍旁邊那位魂飛魄散的英/國人,那完全蒼白的臉頰。

「噢噢完結了......」亞瑟快速脫下安全帶,想站起來卻腳軟。「坐得有點夠腳軟了......」

「仲以為你係因為驚添。(還以為你是因為害怕呢。)」王嘉龍右手扶著亞瑟,左手拿著兩人背包離開。

「嘖,我才不是!我堂堂前海上霸主怎會......」似乎被說中了呢。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