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is pinned.
欢迎来扯淡
主要就是谈各种幼稚无知无意义的想法

以孤儿化社会消灭继承权并保留市场经济

成年人可以与其配偶共同提供给生育设施受精卵,生育设施根据当前世代替换率来挑选指定数量的受精卵并检测其基因缺陷和优势反馈给提供者,提供者有权在第二 次分裂前决定是否允许其存在。第二次分裂后即进入未成年期,进入隔离区域进行培育,隔离区域内的信息不得被外界获取。未成年人成长过程中由专业培育员完成 父母的职责,每个未成年人都能获取相同的足够的教育和成长资源,隔离区可按未成年人数量进行扩张,至少要占人类栖息地的五分之一,不同隔离区之间可以通过 隔离交通工具往来交流,外界的信息也可以被未成年人随意获取(但无法反向输出)。
成年后即进入运行市场经济的外部社会,公共设施提供可基本的食宿安全保障,剩下的一切都要靠劳动打拼,死前把挣来的一切消费完就是圆满了,没有消费完的由 公共设施拍卖,拍卖所得由公共设施管理(变相的遗产税),用于基础设施和发展机构(法庭、公安、基础科学、航空航天等)的运行,流向完全公开透明。
私人生育也得限制,生是可以生,但生下来的孩子权利遭限制,没有账户不得参与经济活动,所拥有的实体资产不受法律保障,只能一辈子靠基础保障,也能靠父母养着,但父母的账户无法对其转移,实体资产也随时会被抢走。
这样的体系有哪些错漏,能否持续运行下去?

刚发现还是有漏洞,亲子鉴定很容易让继承继续存在,市场也很乐意提供相关设备,还有近亲配偶也是个问题,这样的话果然还是无法直接消灭继承权……
不过在这样的体制下会有人来主动认亲吗?后代肯定是不会耗费精力去找的,因为谁也不知道父母是穷是富;那么父母会不会去主动找呢,没有经过生育成长过程中 的交流接触会有亲情存在么,现代的捐精者们似乎也没有人会去在乎谁继承了自己的基因?不过还得考虑到后代是由配偶双方共同产生的,还有所谓爱情结晶的意义 在里面……

那么问题就明确了,人类会去牺牲自身的资产和欲望去满足一个仅有基因联系的后代吗?如果不会,那么近亲配偶也好说了,直接反馈你们是近亲,受精卵被销毁, 请随机选择捐献的精子或卵子完成受精;如果会,那么麻烦了,可能需要对精卵暗地里进行随机调换,或者限制基因鉴定设备的生产及大范围基因信息采集等等,或 者根本没法限制,那么消灭继承权就从根本上不可能了。
我的想法基础就是相信不会,信心来自发达国家的低生育率。

再加一些东西,外国人可以入境消费交易,保障外国人的私有财产但不保障劳动权益,外国人想入籍要成年并舍弃所有资产,有本土五代以内血缘的外国人不得入境(避免出国生的孩子回来扰乱公平竞争,至于给国外后代送钱就当是疯子烧钱玩儿)。

完善一下遗产回收机制,之前某帖受人指教的,简单来说就是一种临终保险,把死后所有实物资产的所有权转让给保险公司,在死前保险公司提供所有消费,合同期 内购入非消耗品的所有权同样归保险公司,但消费额度不能超过预估的剩余资产总值(包括原有遗产和合同期内购入非消耗品),相当于死前拿原有资产租了近两倍 资产的使用权。当然这种保险公司只能由公共设施负责,依然是变相的遗产税。

完善下人权,非孤儿的人身安全还是要获得法律保障的。可以抢他东西,但只要对本人造成了身体伤害就是犯罪,也就是说非孤儿能够以身体保护自己的资产,但身体能保护的毕竟有限,且基本无法完成资本交易,依然是被资本文明排除在外的。

“GFW的根源其实也是类似的,底层的低素质注定他们容易被煽动,被煽动后TG也不可能不去处理,相当于自毁根基,所以必须要设上栅栏拦住低素质人群,翻墙的人大都是有闲有钱的,闹不起事,顶多走掉,损失点发展力量也比毁掉自己强。所以抓得最严的就是能让低素质人群也能随意使用的翻墙工具,goa和ss都是这样的东西,所以TG才会坐不住。”

“什么最美被拐女教师、给儿子偷电脑的父亲、哄抢货车的村民,其实都是TG所植根的土壤里的混乱现状的体现,但TG只能慢慢改造他们,而不能去消灭,否则TG存在就悬空了。当消灭了本土底层,再把剥削对象转移到其他国家了,彻底美帝化,那么TG还有什么存在必要?共产主义的理想再交给非洲同胞们?直到生产力发展到资产阶级可以无痛剥削下层,再把被痛苦剥削过的底层碾碎了扔进历史的垃圾桶,成功完成历史的终结?那可真是可喜可贺。”
“因不平衡的发展失去学习、竞争、进步机会而堕入混乱邪恶丑陋无知的人。上层有足够的理由去消灭他们,但TG不允许,TG仍在给他们机会。”
“土是土共的原罪,也是唯一的救赎。”

比起称为 GFW ,Great Fire Net 似乎更恰当更符合建立者的心理?要做的不是滴水不漏,那样会把自己也给闷死,只要能阻止大规模的非受控信息的接触就算完成了任务,几条小鱼小虾则放之任之。goagent 是个窟窿,当初不算大,使用量越来越大后不补不行了,要补也只能把 google 完全封锁才行了。

网络封锁明细只会给舆论创造劣势,对经济交流也有一定影响,想要在网络上有话语权并让国外民众从对立倾向拉回中立,网络封锁就是最大的障碍。如果中央想处理这方面的问题,就要考虑解除封锁。

但这大概等国内网民完全适应了整套国内网络服务才可能吧,当国内民众不依赖国外服务时敌对势力的攻击效果就会减到最小。

现在 google 已经废了,剩下的应该就是怎么搞定微软了,暂时不可能全国禁用 Windows ,只能逼微软就范,前一阵的中间人攻击或许就是展示谈判的筹码?

Post has attachment
“办法倒是有,问题是这办法在某些人的屁股看来是使不得的

问:为什么中国的网络封闭?
一种解答:弱。一方面是意识形态脆弱,TG立党的意识形态基础在这么多年修修补补,根本就满是窟窿,经不起仔细推敲,可TG又不得不靠着这个意识形态提供道德依据。第二个方面是文化基础脆弱,思想深度、思辨、表现手法等等不在一个水平线上,TG努力推行的文化得不到社会认同。第三方面是执政能力脆弱,经不起大的挑战,对社会思想变革和发展带来的新要求无法满足。

问:怎么解决以上三个问题?
一种解答:对意识形态做大的修改,抛弃持续革命理论,对共产主义这种对应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矛盾的思想做大的修改,在保持TG民族政党特性情况下,形成更具普适性的、可以指导第三.世界乃至更大范围国际发展的、具有比模棱两可的共产主义更高价值追求的意识形态。随着经济发展逐步放松对社会的文化控制,使社会自发增强文化竞争力。对政府和TG的责权体系改革,基层政府进一步对基层群众负责,使群众进进一步对基层政府形成责任压力,同时释放上级政府责权,免得搞出老刁直接处理沙漠污染这种中央权力太大责任也太大的问题。

现在我们得到解决方案了:意识形态改革,文化管制放松,基层民主化,政府体制改革

你觉得某些屁股能接受吗?

所以说某些屁股简直愚不可及,他们只会用屁股想问题,不会动脑子,不明白社会矛盾的解决是需要方法的而不是一个保守的等字可以了事的。”

Post has attachment
"自己放弃了舆论阵地,还怪别人的网络产品太厉害?能说出这种话的今年多大啊?
话就放这,GFW就是典型的中国式官僚主义的产物,又懒得抢夺舆论阵地又想抓住民心,干脆一股脑全封了,老百姓看不到官员们也好交差,一举两得多好!总结一句话,懒政。"

Post has attachment

“那么改变中国大陆网络封锁现状有什么具体实行方法?
游行?人大?搞个大新闻? ”
--
“中国市场大,经济手段呗。”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