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火腿 蛋 起司 漢堡?!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不是你的媽,不喝你的奶。
不然...叫聲奶媽吧也行....
既然叫了聲奶媽,人怎能喝完牛奶就殺掉奶媽?
這豈不是忘恩負義?
Photo

有一次鄉下廟會,廟方要拜豬公,因為怕豬被掉包斤兩不夠,於是大家去看過私人屠宰場殺豬公。豬公手腳被綁起來,倒吊在桿子上,一直哀號著。後來要殺了,屠夫就拿一把亮刀 摸摸豬公心臟的地方在哪,然後一刀捅進去,此時豬公不斷地大吼大叫,哀號聲震耳欲聾,屠夫發現豬公太肥了,好像沒有刺到,又補捅了兩三次,豬公一樣悽慘的哀號聲不斷,另外再割喉嚨,那隻豬公慘叫聲之大, 大概三公里外都聽得到。然後那隻豬公一直噴血, 掉落在地上不斷地抽蓄再抽蓄,到最後顫抖...暗紅色的鮮血流了滿地,夾雜著豬公的脫糞、屎尿等,非常腥臭,流入了小水溝,血流成河。南無阿彌陀佛...

Post has attachment
紀曉嵐曾經被流放至新疆,所以他著的《閱微草堂筆記》中記下了許多關於新疆的事情,其中​​有一則關於吃素的事例。

  當時新疆有一些流匪,由於居無定所,經常食物不足,所以遇禽食禽、遇獸食獸、遇人則食人。有一位婦人入山砍柴,不幸被他們抓住,被剝下衣服綁在樹上。流匪架上柴火,準備將她的肉一塊塊割下來燒烤。他們剛從她左腿上割下一塊肉,就听到有人放鳥槍,隨之人聲喧嘩而來,馬蹄聲震動林谷。流匪們以為是被官兵發現行踪,掩殺過來了,急忙扔下她逃跑了。


  原來是附近牧馬的營卒用鳥槍打野雞,誤中馬尾。一馬受傷,整個馬群受驚,隨之奔逃。官兵們急忙大聲喧嘩著追馬群,誤打誤撞地將這位婦人救下來了。如果再晚一刻,其後果就可以想見了。

  這位婦人從此以後持長素。她對人說:“我吃素不是為了求什麼福。天下的恐怖,莫過於被捆綁著等待被屠殺; 天下的痛苦,莫過於被人宰割。我每每見到屠宰,就想起自己被綁著等待宰割時的情形。將心比心,想想這些動物面臨死亡時,其極端的恐怖與痛苦肯定也與我那時一樣。所以對於肉食,再也不忍下筷子。”

  今天中午吃午飯時,同事好奇地問我:“是什麼力量強大到讓你放棄吃葷?” 我猶豫了一下,講了上面這個故事。同事聽完,嘆了口氣,默然了。

  前幾天,“星星198” 在討論帖中談到類似的一件事,原文摘錄如下:

  有一次和我爸去買菜,出門的時候我爸念叨著想買點牛肉吃吃。走到半路,老爸突然說:“算了吧,還是吃點別的好了。”然後接著說:“我還是小孩子的時候,農村還是集體制,家裡給生產隊餵了頭牛。那一年過年的時候,隊裡決定把那頭牛殺了分點肉給大家過年。不知道那頭牛是否當時已明白自己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只是當牽著它走向屠宰場的時候,我分明看到那頭牛流了一路的淚水……”

  現在,每次自己遇到不順心或者看到有人怨天尤人的時候,我都會想:我們再苦再累,也比不過那頭牛——辛勞一生,到頭來被刀殺,連骨頭都被熬湯。所以,我們是不是該多一份感恩,多一份淡然? 現在,當我走進菜場,看著池子裡籠子裡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我的心裡只有不忍:當我們的菜刀揮向它們的那一刻,你又怎能知道它們沒有流淚?

Post has attachment

納粹集中營有兩種,一種是集中營 concentration camp, 另一種是滅絕營Extermination camp。前者集中營,將人集中於此,剝奪一切自由及財產,囚禁並榨取辛苦勞力,亦多有處死不服從或年老力衰或不夠榨取需要的人,甚至包括婦孺。
後者滅絕營,同樣將人集中於此,剝奪一切自由及財產,囚禁並榨取辛苦勞力,亦多有處死不服從或年老力衰或不夠榨取需要的人,甚至包括婦孺。與前者的差別,後者的最終會處死每個人,目的為種族清洗,快則兩三日,慢則兩三年。
蜂蜜的生產者: 蜜蜂,比較像前者,剝奪蜜蜂的自由及財產,並榨取其辛苦勞動成果,期間亦有傷害殺害,故稱為蜜蜂集中營。
牛乳的生產者: 乳牛,以及雞蛋的生產者: 蛋雞: 比較像後者,剝奪乳牛及蛋雞的自由及財產,並榨取其辛苦勞動成果,並且最終會殺害以食其肉。乳牛死前還會被活剝皮,殘忍無比。
蜂蜜是素食嗎? 蛋奶是素食嗎?
那要問集中營人道嗎? 毀滅營人道嗎?

Post has attachment
老母雞的最後一夜。
在家禽屠宰場的夜晚,不會再下蛋的老母雞,被一車車地運送到這裡堆放,堆疊地比人還要高。
在這裡的最後一晚,沒有水,沒有飼料,沒有燈光,連聲音一點也沒有,一片死寂。
在這裡,只有成千上萬的生命,等待黎明時分的極刑處決,恍若置身於死刑犯的死牢,只剩最後一夜的絕望。
他們無奈地在等待,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等到聽到人來的聲音,就如同法場的劊子手,要把他們處以極刑了:
被丟入脫毛筒,裡面滿是雞毛及鮮血,在裡面被轉來轉去,撞來撞去,裡面有幾十隻拔毛爪,大約一分鐘的時間,活拔毛到死。
也許是該絕望了,所以在這最後一夜,她們無奈地沉默了。
她們從出生就被關起來,擠在擁擠的雞籠裡,下的蛋就被人偷抱走,如同自己的小孩被人擄走。
這死前的最後一夜,她們還是被關起來,又飢又渴,沒有媽媽陪(早就被人殺了),也沒有爸爸陪(早就被人殺了)。
沒有公雞老公陪(早就被殺了),也沒有成群的小雞陪(早就被人吃了)。
老母雞的最後一夜,只有無盡的黑夜相陪。
黑夜的盡頭,就要離開這個黑暗的世間,去面見閻王了。
Photo
Photo
2016/5/22
2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attach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