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attachment
今初言十號者。如來。為倣同先跡號。應供。為堪為福田號。正徧知。為徧知法界號。明行足。為果顯因德號。善逝。為妙往菩提號。世間解。為達偽通真號。無上士。為攝化從道號。調御丈夫天人師。為應機授法號。佛為覺悟歸真號。世尊。為三界獨尊號。明十號竟。

△二明華梵者。梵語多陀阿伽陀。亦云怛闥阿竭。此翻如來。金剛經云。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此約法身釋。轉法輪論云。第一義諦名如。正覺名來。此以報身釋。成實論云。乘如實道。來成正覺。故名如來。此約應身釋。

○梵語阿羅訶。此云應供。應受十界供養故。亦翻殺賊。亦翻無生。觀經疏云。天竺三名相近。阿羅訶。翻應供。阿羅漢。翻無生。阿盧漢。翻殺賊。
○梵云三藐三佛陀。此云正徧知覺。言法無差故言正。智無不周故言遍。出生死夢故言覺。

○梵云鞞侈遮羅那三般那。此云明行足。大論云。宿命。天眼。漏盡。名為三明。三乘雖得三明。而不滿足。佛悉滿足。是為異也。具足三明六通。故曰明行足。

○梵云修伽陀。此云好去。或名修伽度。此云善逝。地持經云。第一上升。永不復還。故云善逝。

○梵云路伽憊。此云世間知。謂知二種世間。一眾生世間。二非眾生世間。及如實相。地持經云世間解。

○梵云阿耨多羅。此云無上。大論云。如諸法中涅槃無上。眾生法中佛無上。地持經云。無上士。涅槃云。有所斷者。名有上士。無所斷者。名無上士。

○梵云富樓沙曇藐婆羅提。此云可化丈夫。調御師。大論云。佛以大慈大智。以善柔輭語。苦切之語。雜語。令不失道。故云調御師。

○梵云舍多提婆魔㝹舍喃。此云天人教師。大論云。佛示導是應作。是不應作。是善是不善。是人隨教行。又云。度餘道眾生少。度人天眾生多。故云天人師。
○梵云佛陀。此云覺者。謂自覺。覺他。覺滿。悟性真常。了惑虗妄。名自覺。運無緣慈。度有情界。名覺他。窮源極底。行滿果圓。名覺滿。

○梵云路迦那他。此云世間尊。具上九號。為物欽重。故曰世尊。天上人間。所共尊故。明華梵竟。

△三總略釋者。翻譯名義集云。無虗妄。名如來。良福田。名應供。知法界。名正徧知。具三明。名明行足。不還來。名善逝。知眾生國土。名世間解。無與等。名無上士。調他心。名調御丈夫。為眾生眼。名天人師。知三聚。名佛。具茲十德。名世間尊。明通號竟。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一位禪師臨終前的懺悔與教誡

那個禪者,是我多年的好友,得了不治之症,在禪坐中面對死亡,參悟死亡。作為好友,臨終前我經常去看他,聆聽他的教誨。
我每去,他總在端坐,消瘦的臉上帶著微笑。

我們坐下聊天,他說:“我一生被虛名所誤。雖然外面看著風光,出了書,有人跟著我學佛,可我知道,自己並沒有真正開悟,
也沒有明心見性,現在想來,聰明反被聰明誤。”他說得很誠懇。
我說:“古來宗師,不是也有臨終開悟得道的麼?
”他說:“那是大修行,放下萬緣,一靈炯炯,不是我這種聰慧的小根器,我一生太聰明,太有才,太有情,因此有太多的放不下。
”我又問:“那你最近如何用功?我每次來,你都在禪坐,我不忍心打擾你,在外面念佛,為你祈禱。
”禪者淡然一笑,說:“謝謝。生死大事,何時死,乃至來生何處投胎,我還是知道的。
”我說:“這就是大修行啊,你都知道你何時死,投胎何處,你還沒開悟?
禪者有點赧然,說:“這只是功夫,與開悟沒關係,更與明心見性沒關係。我出生到三歲,就能記憶投胎的因緣,長大後學佛來求證這因緣。我此生很早就知道自己‘生從何來’,一生的修行只為完成‘死向何去’,現在能知道死期,不過是預知時至而已,‘死向何去’,我也知道了,不過還是那句老話:‘再入輪迴做眾生’,我的內心已經沒有對死亡的恐怖,這點粗淺修行離得道或開悟或見性還遠著呢。”“

那你最近如何用功?”
禪者說:“一 心懺悔那些業障,從內心淨化。我是一個將死之人,要在臨死前,把內心清理乾淨,
這幾月我一直在懺悔。懺悔我造的業,懺悔我做過的錯事,懺悔自己沒能真正盡 孝,懺悔自己曾經傷害過朋友、親人,
懺悔曾經說了很多妄語,在修行上,未得言得,未證言證,自負輕狂;
懺悔自己曾經口是心非,說了不少是非,惹了不少麻 煩,給他人帶來了不少傷害;
懺悔我對愛過我的女人帶來的心靈上的傷害;懺悔自己的無知對同修帶來的誤導……”禪者說了那麼多可懺悔的事情,說時還會流淚。

他對我說,“一個人,在臨終前的大懺悔,就是‘放下包袱,輕裝上路。’”說到這句,他笑了。誰都知道“上路”意味著什麼。

他要我找來一個農村人洗衣服用的大鐵盆,要我幫他把平生的文稿搬來,足足有 一米 高,要我當著他的面燒了。
幫他燒?我不忍心,說:“這可是你一生的心血啊!多少出版社找你要書稿,為何要燒?不是很好嗎?”我不幹。
他說:“你不燒,那我自己燒。這些沒有價值的東西,不燒何用?我沒有得道,那些知解宗徒的文字,到頭來都是魔障,
我自己是清楚的。燒了書稿,以免貽誤後學,以免增我罪過。沒有真正明心見性,所談所說盡是野狐禪啊,你想讓我墮落地獄嗎?”
他沉靜地說:“我一生說法講經,辯論是非,因為沒有得道,沒有見性,說了妄語和見地不正的話,報應在身
,得病在口腔、食道、胃。”他的臉越來越消瘦,因為坐禪,精神尚好。

我和他一本一本地燒他的作品,包括他的日記,不少還是用毛筆寫的,字跡工整。
大冬天,我們以書稿取暖。看著他的淡定與超然,我很感動,也想,我死前,要像他一樣,燒盡自己所有的日記、文稿,
不留那些雜碎,乾乾淨淨,毫無牽掛地離開。我的念頭一動,他笑了,說:“別學我,學我沒出息。”
我來過多次,禪師都說在懺悔業障,懺悔過惡,
他對我說:“口業最難懺悔,這一生中,我講經說法,口出妄語,說人是非,口業大如山嶽。”
他歎口氣說,“儘管口業深重,我還是要懺悔清淨了再死。看來,我比預期的日子要晚死一月,這一個月專門懺悔口業。
修道學佛的人,口頭禪也造業啊,何況我口業不淨,說是非,爭曲直,談邪見,不知這一個月能否懺悔清淨。等我懺悔清淨了,就是我要走的日子。”
作為多年亦師亦友的人,我還是難過,問他:“你要走了,有什麼話作為對我最後的忠告?”

禪者說:“我知道你的未來之路,但不能說破,說破就是害你。未來的路在你心中,你如果能在夜裡靜坐內觀,也會知道的。
我這一生的經驗,能告訴你的,就是:沒有得道、沒有開悟見性前決不為師,為師就害人,誤人子弟即誤人性命,果報嚴重,
我的報應就在你眼前,所以,決不好為人師。
其二,你開悟見性,還要保任修行,修出更大的本領後再出來弘揚佛法,即便你有了弟子,記住,不要接受他人供養,決不剝削弟子,江湖上的事情我見多了,很多老師把弟子當僕人馬仔使喚,那個罪過很重。
其三,不要輕視任何不懂佛道的人,哪怕他們見解幼稚、錯謬,都不能笑人,我這一生笑了很多見解錯謬的人,
結果自己遭到報應,每一個沒有開悟的人都是未來佛,一旦開悟就是大師,你怎能嘲笑大師
?這道理我懂,
但習 氣、傲氣使然,給自己招了不少禍端,最近一月所懺悔的,就是我曾經輕視過他人。
其四,你以後去參訪他人,哪怕外道宗師,也不要帶著成見去參訪,不要比較誰高誰低,
人間有無數菩薩化身教誨,外道中何嘗沒有菩薩教化?不要帶分別心和成見,你一心聆聽,內觀,內智自生,生而不住。

我過去好辯論,好爭鬥,口誅筆伐,結果自己得了咽喉癌、食道癌,罪孽深重啊。”
他說著眼淚流下來了,是懺悔的淚,是悟達的淚,也是教誨的淚。
他用淚眼看我,“記住了?”我說,“記住了。”我這十餘年來也有一點點虛名,來拜師的人偶爾有,
我深記禪者之戒,從來沒有收過“徒弟”。有人給我磕頭,我就趕快跪下給他磕頭。這都是禪者的教誨。
一個月後,他說:“我要走了,還是投生西北吧,西北窮一點,但人厚道,佛道的根源甚深,
不像江南人,拿佛道賺錢,也不像東北人,骨子裡並不敬佛。我就投生西北,
咱哥倆有緣,三十年後,還能再見,那時你是大哥,我是小弟,你可要幫我。”我們都笑了。
我說:“我向你學禪時不上進,你踢過我,那時該我踢你囉。”他說:“踢狠點,爭取在你一踢之下,我當場開悟。”
他真的在認定的那天坐化,肉體火化。我分取了他一點骨灰,來京時還帶著,
有一年,我發現窗外長的竟然是海棠,秋海棠,這才想起他的那首臨終詩:
海棠風過蟬魂香,寥廓青天是故鄉。
再來求道道安在?康寧福壽非吾望。
我恍然大悟,就把他的那點骨灰撒在窗外的海棠樹下。前原先有棵松樹,看了兩年,社區的物業把松樹移走,種了海棠,
大概有五年了,夏天,海棠葉茂,無數鳴蟬在海棠葉下歌唱。海棠花紅的深秋,蟬聲已息,
夜是那麼安寧,安寧得讓人猛然間不太習慣沒有“蟬嘈”的夜晚,“禪嘈林愈靜,鳥鳴山更幽”。
蟬鳴聲不斷,顯出深林般的寂靜。我家住在一個叫“康寧居”的社區。《尚書》把“福、壽、康、寧、善終”
當成人生的五福,那個禪者不求人間的五福,只求大道。
他 最後一次顯露神異,預言了我未來的居處,他的骨灰會滲進海棠樹枝。
他說這些都是無常的,離大道、離見性還很遠。就他這樣的修行還是沒有了脫生死,沒有開 悟,沒有見性。
寫這篇文章時,禪者已經坐化十多年了,想想自己的修為,慚愧啊。那個禪者是誰?
我不願意說出他的名字,他把一生的文稿焚毀,不希望有人記住 他。
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在茫茫人海遇見他的,不論是否認出他,我們總會有緣遇見,盡未來際,會遇見他,
在那個了無分別的本地風光裡會回遇見他。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般若心經者。大般若之中心。六百卷之綱要。五千大藏之骨髓。成佛作祖之根源也。
然則欲了生死。脫輪迴者。舍是無徑矣。此所以誦持之盛。盈於環海歟。頁]誦者雖多。明者實少。非是經之難曉。亦非眾生之多愚。患在註無善本。耳目淆亂故也。盖此經自入中夏以來。註釋者不下數十餘家。然或借徑遺經。自抒胸臆。其與

法話清凉     上淨下界法師講述

一犯到這兩個重要的標准,這個人就不是善知識了!
我們在研究菩薩戒法的時候,你一定要掌握兩個重點:第一個是它表層的規範,第二個是它深層的精神。
預記末法:【我滅度後,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熾盛世間,潛匿奸欺,稱善知識,各自謂已得上人法,詃惑無識,恐令失心,所過之處,其家耗散。】
這以下是佛陀的預言,說:在我(佛陀)滅度之後,到了末法時代,五濁惡世、魔強法弱的時候,這些妖邪的精靈、妖魅、邪人,就開始出來活動了。這些惡人出來活動,是以什麽方式呢? 
是“潛匿奸欺,稱善知識”,他把心中欺詐、欺诳之心,把它隱藏起來,表面上裝出一副大善知識的樣子,每一個人都自己認爲自己得上人法。說:我是某某的古佛轉世、某某菩薩轉世…。他爲什麽把自己的生命擡高了呢?他的目的就是要“詃惑無識,恐令失心”。無識就是說,他對佛法的知見、他對佛法諸法因緣生的道理,沒有很深刻的體驗。詃惑,“詃”就是這個人,他會經常談論吉凶禍福,說你這個人,什麽時候會發生什麽災難、什麽時候會有什麽樣的病痛…以這樣一種吉凶禍福的口氣,來迷惑這些沒有知識的人。
那當然這個人也搞不清楚生命的緣起,也不知道世間上果報是有因果的,他也搞不清楚,就“恐令失心”。他就被這恐怖的言詞,失掉了一種正確的判斷力,六神無主啦;尤其一個人遇到病痛、遇到災難現前的時候,他更是六神無主。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人以善知識的姿態出現,妄談吉凶,結果呢,“所過之處,其家耗散”,這個人所到之處,衆生爲了要消災免難,就把金錢供養出去,結果整個財富就要耗盡了。
這裏的盜戒,它的一個深層意思,我們看後面的經文,他不單是偷盜財物,他是“偷取佛法,販賣如來”,這個過失是比較重的,後文會講到。
我們先做一個簡單說明──只要是在世間上出現一個佛教的善知識,不管他是哪一個宗派,有兩個共同的原則是不可以犯的,兩大禁忌(一犯到這兩個重要的標准,這個人就不是善知識了):
第一、一個善知識不能夠自我膨脹─妄談自己個人的修證。比方說,他在大衆場合宣揚他自己持戒修苦行的善法,更嚴重的是宣談自己個人的果證,這是佛教的大忌,因爲你個人的修證,你談出來有什麽用呢?佛教的理論是諸法因緣生,我們把法門提出來,每一個人依照法門去修持,他就能夠離苦得樂。如果我們妄談個人的修證,産生個人的盲目崇拜,使令整個學佛的焦點,就失去它的焦點,大家不是在學佛法,是在學你個人的行爲,這對整個佛教來說,不是好事情。所以一旦是在自我膨脹,這個就是有問題。
第二、顛倒說法─法說非法、非法說法。一個善知識絕對不能夠在公開場合,妄論感應神通、吉凶禍福,不可以的!因爲你這樣子,會讓大家産生一種向外攀緣的心。
佛教的根本思想就是─回光返照,向內安住的。法師的責任就是─弘護正法,開人智慧,開啓他人心中的光明。
自我膨脹跟顛倒說法,都有誤導衆生的過失,把衆生誤導到另外一個方向去,所以在後文說:偷取佛法,販賣如來,這一部分佛陀發揮的比較多,有很深重的教誡。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擁護破和合僧(五逆罪)的出家師父或在家居士,是否也同樣犯五逆罪(破和合僧),這也請說清楚!!佛來佛斬,魔來魔斬!
慈濟人用證嚴公仔(宇宙大覺者)來充當浴佛的悉達多太子,有犯過錯或沒犯過錯請說清楚,哪位長老能背書呢?慈濟人有沒有犯五逆罪(破和合僧),也請說清楚。
慈濟邁向五十周年,諸山長老法師除了多年來以行動參與中正紀念堂的浴佛,表達對慈濟的護持外,經過參訪實際了解,也表達對慈濟的認同與肯定。 

諸山長老法師蒞臨慈濟,實際了解將近半世紀來,慈濟如何從慈善起家,深耕醫療,致力教育,並開拓人文等四大志業,將慈悲與智慧並行,展現佛教的無私。 

中華原始佛教會 隨佛法師:「我們從來不把慈濟當作是慈濟人的,或者是大乘佛教的,慈濟是我們佛教的,是我們台灣的,甚至我們世界有良知的人共有的。」 

漢譯西藏大藏經協會理事長 智懿法師:「慈濟是全體的佛教,大家共同都能參與的,這個力量就像宇宙大覺者膚慰地球一樣,能夠真正落實,苦難能夠解除,得到安樂,還有出世間的佛法的修行,還有教理,解脫。」 

將佛法生活化、菩薩人間化,諸山長老法師也肯定慈濟落實「人間佛教」的精神。 

慧日講堂 厚賢法師:「慈濟所做的事情,已經全世界在肯定了,慈濟它這樣多年來的辛苦,多年來的辛勞,多年來的付出,這是不能抹滅的,所以實際上來講,今天有很多有善根的人,是跟慈濟站在一起的,共同來讓我們這個世界更和平更幸福。」 

慈濟邁入第50年之際,佛教界的長老除了給予肯定,更期待慈濟發揮「跨越宗教」的力量,結合各宗教團體,一同為世界和平努力。 

中華佛教普賢護法會 淨耀法師:「讓人家對慈濟有更寬廣的了解、更深入的了解,慈濟在世界上面做那麼多的事情,讓人家了解了之後,這一些人無形中都會變成是我們的朋友,有不同的聲音的時候,如果有不同的人能夠幫我們說明一下的時候,我相信這對我們應該會是正面的。」 

佛教有兩千五百多年的歷史,慈濟人以「靜思法脈」傳承佛陀教育,並以「慈濟宗門」實踐利他精神。 

Post has attachment

用普賢十大願來念佛                         夢參老和尚主講

不是馬馬虎虎隨順衆生的。

在《大方廣佛華嚴經》,文殊菩薩教授我們初發心的時候,要行一切清淨行,那叫淨行品。淨行品的當中,文殊師利菩薩就教授我們善用其心、恒順衆生。我把這兩句話,文殊師利菩薩話跟普賢菩薩的話結合起來了,你隨順衆生時候要善用其心。你得會用心,不是馬馬虎虎隨順衆生的。衆生造殺業,你隨順他 、轉變他的殺業,讓他能夠得度,這樣恒順衆生。恒順,不違背衆生,不是勉強讓衆生做,隨順他,而是加持他,給他一種力量。完了把這個十大願,念阿彌陀佛的功德力,全部回向給衆生。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弘一大師晚晴集

當恪守淨宗列祖成規,持齋念佛,改惡修善,知因識果,植福培德,以企現生消除業障,臨終正念往生,庶不虛此一生,及親為如來弟子耳。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眾生的心靈力量    淨界法師主講

只有佛弟子才知道自我反省、自我觀照

中國歷史上,有一位「商紂王」,他是一個亡國之君,他有一位忠臣叫「箕子」。有一天,這位箕子大臣,在侍奉商紂王吃飯時,發現商紂王特別喜歡一雙象牙筷子,箕子在旁邊看得一清二楚。一個有智慧的人,從每一個動作事相當中,懂得會事入理,看得到別人的內心狀態。他就告訴商紂王說:「大王!您這雙筷子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他說:「這雙筷子是諸侯國供養我的。」箕子說:「這雙筷子是不吉祥的東西,你要趕快把它捨掉,否則會有亡國之禍。」
商紂王回答說:「這不就是一雙筷子!」不願聽從箕子的勸諫。後來,不出所料果然走上亡國。
當然有人就問箕子,當初怎麼知道這雙筷子會亡國呢?箕子說:我看到的是他用筷子的心情。當一個人的心,開始住在外境,就會產生一種強大的等流性,不會停止的。只有佛弟子才知道自我反省、自我觀照,踩煞車;你看一般世間人,他造惡業的時候,像滾雪球,越造越重;佛弟子聽聞道理之後,他會迴光返照,自我反省。所以箕子知道,這個人不會自我反省,他今天用這個筷子,過了幾年他會覺得:哎呀,我這個碗不對勁了,這個碗跟筷子不配,要找一個象牙做的碗。再過一段時間,他又覺得:哎呀,這個桌子跟碗也不配了,
要做一個高級的桌子。再過幾年,他覺得:房子跟桌子也不配,又要建造一個華麗的屋子…到最後就亡國了。所以,從一個小因緣,就可以看到整個生命的緣起,這跟神通沒有關係,諸法因緣生,看他的因地發心就很清楚。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眾生的心靈力量    淨界法師主講

二、那我的來生是怎麼樣呢?你也可以自己觀察。一個人到了四十歲,除非有很大的突破,否則來生的相貌,大概已經差不多了。在你這一生經歷的過程當中,你經常生起什麼樣的想法?你有一些財物,你很喜歡跟人家分享,來生富貴的相貌已經畫出來了;別人刺激你,你不選擇對立,你選擇忍辱,來生的莊嚴相貌大概也畫出來了。因此,現在是過去的果,同時又是未來的因,你今生的思想它已經影響你來生的果報,由此構成一種輪迴性----過去創造現在,現在也創造未來。 
Photo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