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attachment
http://brucelaiyung.blogspot.hk/2017/03/blog-post_12.html
《月》無法被「黑人電影」或「同性戀電影」等標籤限定,越出了既定類別,卻有反過來影響那些類別的潛能。這齣戲遠遠不是因為所謂「政治正確」而有價值;有異於《被奪走的12年》和《夏菲米克的時代》等作品,《月》的重點並不是那些講述黑人和同性戀者怎樣在歷史和現實中被白人異性戀者壓迫,而是帶著這些特質的個人怎樣在孤獨的月光之下尋索自我。其之於上述電影類別之邊緣與尖鋒,猶如主角Chiron所體現的邊緣與尖鋒。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brucelaiyung.blogspot.hk/2017/02/blog-post_28.html
(劇透)

看《情繫海邊之城/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宣傳,還以為是溫情脈脈的愛情及親情故事,怎料完全不是那回事。Michelle Williams只是出現寥寥數場,故事不浪漫也不溫情--但完全沒有「中伏」感覺。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p.me/p8iPwg-gFu 夜越暗,星越亮。悲觀盡頭,是希望還是絕望?
王家衛、葉問、尼采、貝拉.塔爾和塔可夫斯基可以怎樣拉起來一塊兒講?那根串起來的線是人世之苦難。這篇文章就是有關電影藝術中,人面對苦難的不同面貌。

這也一個悲觀但不想抑鬱的人的掙扎式思考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樂來樂愛你/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給我們上了一次愛情課:為甚麼有些愛侶只能渡患難而不能共富貴--即使雙方都不是負心人?關鍵是你我的目光能否保持一致。追夢、演藝和愛情都關於目光:夢想關乎自己怎樣看自己;演藝關乎眾人怎樣看自己;愛情則在於你怎樣看我、我怎樣看你... http://www.pentoy.hk/?p=63684

Post has attachment
『本文用《人在囧途》(2010)和《人再囧途之泰囧》(2012)兩齣「賀歲片」來剖析開放改革時期的中國喜劇怎樣折射出中國的新自由主義狀況。
兩齣戲皆呈現了當代中國「成功人士」的慾望、焦慮和內疚,其主角都是由徐崢飾演的中年老闆,即學者任海筆下的「企業家主體」,歇力追求名利多年,卻虧欠了家庭、友情和操守。

Post has attachment
劇透)
「有些人很介意別人作狀,自感橫眉冷看,其實本身就很作狀;一開始張揚到慌死人唔覺你作狀,反而是最真誠。」《何者》想表達的似乎就是這回事。故事以「劇場」與「求職場/社交網絡」對比,指後者是殘酷又虛偽的現實;前者是藝術的追求,虛構卻是真誠的。

Post has attachment
(劇透)
《濕濡的女人/野風溼身的女人》的主題很明顯:男女情慾角力多個回合之後,男性慾望的主導權轉到了女性手上。但最後如狗悲鳴的男主角高介是否一個完全的輸家呢?抑或我們也可以把他視為一個求仁得仁的尋道者?本來說是男主角情場失意,退隱山林清心寡慾,但女主角汐里最終使他防線全然崩潰,再將其遺棄。說他輸是因為禁慾之計失敗,但也可以說,因為這次失敗,他才真的有所領悟。

Post has attachment
《完美陌生人》 (Perfect Strangers)
//與其說《完美謊情》是藉著智能電話的普及而作出所謂「揭露人性陰暗面」的描寫,不如說在呼喚憐憫。說到底「人心黑暗」有甚麼好揭露的?那不是常識嗎?人心皆暗,只是非人人皆願承認。這齣電影真正要揭露的,其實是「揭露人心黑暗」這陳腐話語背後的「我不接納」、「我不寬恕」。//
劇透
http://wp.me/p2VwFC-l20

Post has attachment
《完美陌生人》 (Perfect Strangers)
//與其說《完美謊情》是藉著智能電話的普及而作出所謂「揭露人性陰暗面」的描寫,不如說在呼喚憐憫。說到底「人心黑暗」有甚麼好揭露的?那不是常識嗎?人心皆暗,只是非人人皆願承認。這齣電影真正要揭露的,其實是「揭露人心黑暗」這陳腐話語背後的「我不接納」、「我不寬恕」。//
劇透
http://wp.me/p2VwFC-l20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