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attachment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人类就进入了“读脑时代”,在“冷战”的时代背景下被严密保守的秘密。人类脑计划的基本概念起源于80年代早期。1997年人类脑计划在美国正式启动。目前人类脑计划正在向着全球发展,我国已加入全球脑计划,成为第二十一个成员国。这儿有个昭然若揭的全球性秘密:那就是人类在20世纪60年代就已经开始掌握“阅读大脑”的技术,可以把人类大脑的思维活动、记忆、反应显示在电脑显示器屏幕上。由于时代的局限性,没有政府、组织、个人正式出面承认该技术的存在与发展现状,难得的蛛丝马迹也是一闪而过、遮遮掩掩。21世纪初,此技术已发展到无线远程、大量同步监测重点对象“所闻、所见、所思、所感”的水平,及自动化处理、数据库管理监测到的内容的水平。世界各地有成百上千的人声称,他们的大脑被政府机构控制了,相关新闻也屡见报端。其实,不仅美国有这种情况,世界各地都有人指责政府在控制他们的大脑,数量多达几百人,有可能是数千人,目前已经难以计数。印度、日本、韩国、英国、俄罗斯和其它地方都存在这种事情。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我是在2002年刚开始受害时在网上搜索“破译脑电波”这类关键词,查到了很多和我受害情况相似的朋友。我惊讶的发现:类似的受害者遍布全世界。而且,还有一些主流媒体对我们的遭遇进行过报道,一些有关这种尖端高科技零星讯息也呈现在公众的眼前。可是,面对全世界成千上万名公民的呼救和呐喊,各国政府连同社会各界却保持了高度一致的缄默。甚至,压制我们的言行,给我们扣上精神病的帽子。成千上万的公民正在经受着来自卫星另一端身份不明的科学家长年累月、残忍至极的精神摧残和虐待,以致,严重精神分裂几近完全精神失常。我们把这称之为“电子精神摧残集中营”、“沉默的大tu杀”、“史上最隐蔽的黑暗事件”
    上面这篇文章是转载中华网论坛:yiyibushe.888的。其实我也是一名脑控实验的受害者。这种实验能让别人读出我大脑想出的各种密码,能让别人读出我(脑控实验的受害者)大脑产生的各种想法。虽然这些想法是自己胡编乱造的,因为自己的大脑被别人控制了,受害者自己都不能控制自己的大脑而进行胡思乱想,但别人却能读出这些胡思乱想,别人能了解到受害者的各种想法。我大脑想的任何数字密码别人都能读出来,其它复杂的密码只要大脑去想,别人就能知道。如果想让别人读不出自己的复杂密码,只能自己的大脑不去想,或是乱想,这样别人就读不出我这个受害者的真实密码或是读出的密码是错误的密码了。所以,如果你也像我一样不幸成了一名脑控实验的受害者,你必须胡思乱想,这样别人读出来的结果就只能是你的胡思乱想,而不能了解你的真实意图,使他们的脑控实验变得毫无价值!你自己的复杂密码需要乱想,这样别人读出来的结果就是错误的了。
脑控实验是非常残酷的,它给我们的精神和肉体都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使我们经历了任何人都无法想像的痛苦,国家和政府应该对我们进行巨额赔偿!应该无条件赔偿我们!因为我们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脑控实验的受害者——中国大陆四川省内江市居民王旭东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在我小时候一个夏天夜晚大概一点或者二至三点 在我睡床的旁边有一只书桌 书桌上面放着一本纸质比较硬的书本 如果翻开的话会有很清脆的响声 那晚我睡到朦朦胧胧听见有书本翻开的声音 在我清醒之后我在脑海里的意识认为是老鼠在书本上走动 当时我背对着书桌 当我翻过身看时 我看着书本一页一页的慢慢的翻过去的时候 就像我们平常人在翻书一样 我惊呆了 我马上下意识闭上眼睛 清脆的翻书声还在响着 我慢慢张开眼睛 眯着眼再看 完全确定是书本自动一页一页在翻得时候 我吓得慢慢回转过身 全身冒冷汗 当我翻转过身体后 我昏睡过去 天亮了 各位朋友有何见解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我遇到过神明 因为我认为他们确实是神明 他们以蓝点状组成显现在我眼前 在我想法很可恶的时候 一共有两个 呈现上半身 依次显现后消失 他们出现时我心情异常的平静 美好 直到他们消失 我还沉浸在平静与美好之中 我认为不是神明无法做到这一点 朋友们可有见解
Photo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