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我们这的万达今天正式开张营业了~
全城的人都去了,人山人海的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2016/11/18
8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attachment
今天去看60帧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了,感觉很棒,很真实。
小米Mix很好看啊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2016/11/12
24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attachment
一篇旧文。好久不来,都快忘了这个群了。
(一)
我记忆里上一个秋天,有种奇妙的亲切感。
那段时间刚搬家不久。他们动身时,我没出一点力气。家人们把一切安排得妥妥帖帖,冰箱,电视机,电脑,都落了挺深的灰,却真切是搬过去了。随之而去的,写字台、桌椅,和我刚上高中所带为数不多的课本。课外书倒少之又少。在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里,再加上当时各种各样的不顺心,静下心去阅读文字,对我而言俨然是种奢侈的消遣。
唯一给我的心理准备,就是军训期间最后回家的那个晚上,房间已经空了。奶奶说,收拾差不多了,明天中午就可以搬过去住了,开始你新一段生活吧。“做点改变,看看会是什么样。”她慈祥地笑着,讲着。
脑海里回荡着初中时,周五夜晚我们在操场打闹的情景。从前周五回到家,已是七点半,旧钟依旧滴滴嗒嗒,不想停转;客厅灯光曾和多少飞蛾谈情,依旧白中透着昏黄。奶奶做的饭菜,爱了年年月月,依旧只是那么几种。
都远了,我说。都默许多久了,别想了。
第二天,我就随着人群,往学校北门挤过去,等家人们接应。新屋的楼道里是油田家属院固有的装修款式,还算整齐的石阶,不很干净的地面,落满了灰的橙色扶手,都显得略微复古,让我想起我爸妈十几年前在采油厂家属区分的房子,那儿也算我的一个家。这让我蓦然生了几分亲切感。我说,挺好的,上学来的,哪有那么挑啊。奶奶说,习惯就好,你要在这呆上好久呢。
再久,抑或再短暂,也只能是以年为计吧。

(二)
打开屋门,看到我爸妈、爷爷、三叔一家都在,正准备开饭。我正局促,像正推辞着的客人一样,表情木然,堆笑,手脚不知哪里放起。我扭捏地换了拖鞋,进屋看我的卧室。这间出租屋有七十平米左右,客厅不很敞亮,窗帘始终拉不全开,显得不够开阔;卧室除了床和写字台,没有多大立足之地。即便如此,我觉得挺满足。
我把摆到桌底的水壶费劲似的提上桌,配了杯凉开水,再笨拙地放水壶下桌。一紧张,我竟差点把圆桌旁的菜碟碰掉。
微醉里,他们讲着,你搬到新屋了,你上了高中了,你可别再辜负了我们的期望了,好不好?小时候你妈妈惯你,什么都不需要你操心,现在你长大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学习,生活,都要顺利,能做到吗?行不行?
那天是我吃过最心寒的一顿饭。从我们讲着理想,结伴而行,或是只身上路,已经过了许多个年头。他们却依旧用一种特殊的眼光和口气,告诉我们,我们从未懂过生活。
也好,一无是处也好。那顿饭后我面红耳赤地躺在床上,满心一片空白。

(三)
时间过得很快,那年秋天过得如带走落叶的风一样匆忙。转眼就是冬天。
我搬到出租屋后,奶奶也有了新房。种着和我同岁的香椿的旧房,统一改造,从采油区搬迁到城郊。奶奶也搬走了。偶尔,她中午来出租屋看我,给我送顿饭。每到此时我们总会聊天,有时会聊到下午上学。
奶奶搬走之前,我甚至怀疑其中有我父母的因素。出租屋里从一开始,就没有给奶奶安排卧室。我爸妈曾给奶奶讲,叫她搬过来,还像以前和我一起住,他们俩睡沙发就行。这话我想了很久,觉得越想越不对劲,有一点成心的意思在里面。
在他们俩那里,奶奶搬走的理由总是一成不变的,说她年纪大了,该休息了,不能天天照顾你。退休生活是她自己的安排。
我哪里会容忍他们说奶奶年纪大了,何况是怀疑他们的托辞的时候。我开始和我爸妈吵架。吵着吵着,吵过了一个冬天。
那年夏天很燥,秋雨很冷,冬雪很早,落在11月初,把心凉得很透彻。三伏刚过不久,我们就穿上了挺厚的外衣。

(四)
奶奶和我之间,亲如至交,也生分如至交。我和她有时候隔阂很深。至于为什么要搬走,她的理由更多。论事不论事,她总爱提起,都照顾你们十几年了,不能再住了。
那时起很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地步的血缘关系,在奶奶看来只是帮着带一下孩子这么简单。她常抱怨家务活太多,却总在我爸妈主动帮她干活时一再推辞。她和我爸妈的关系也很生分,似乎经常要去互相猜忌和戒备。我对此早前就乱了头绪。人情这种东西,很深,很晦涩。他们更不会和他们眼中的小孩谈论这些话题。时至如今,这依然是我的一块心结。
时间回到十年前,我刚要上小学的时候。我爸妈本想随便送我去个采油区的小学,被奶奶拦下。奶奶在后来的岁月中,讲起往事,永远都逃不过一个话题,就是她当时扔下的狠话。
“如果你们肯进城里买套房子,送孩子去那儿读小学,那你们就什么也不用管,孩子我来带。”
后来的故事就如奶奶所愿。房子买了,我像无数个油田孩子一样,去了城里读小学;她兑现了她的诺言,一兑现就是十个年头。
梦中又回到搬家前的那个晚上。
“现在你和你爸妈住。家人到哪儿,哪儿就是你的家。”
那年晚秋的一个夜晚终是落了雨。晚自习下课,我还未走出校园,雨点就来了,风也起了,落叶来不及挽留。只是太大,太急,落得满脸都是,如同大哭一场。
“在这场淅沥沥 哗啦啦 纷纷扬的雨中
我们还能不能 像从前那样 紧紧相拥
在一切甜蜜的 疯狂的 都远去的今天
我们还能不能 像昨天那样 拥抱在雨中”

(五)
搬家回去的那天,我在沙发上睡得很沉。起来后,我和爸妈,还有搬家工人们,一起把家具和一袋袋零散的用品搬上楼。奶奶讲,人成熟的路上,必然要经历几次搬迁,就像必然要喝过喜酒,参加葬礼。我深以为然。
没有如想像中一样,在回到自己住了十年的家时,泪如雨下。我擦着落满了灰尘的桌子,不说什么,心里五味杂陈。
我回来了,家还在呢。你们又在哪呢,是不是要一点一点才能找回来?
后来的故事,就平淡得多了。这年的夏天,雨很少,天热很久,只记得过去某个同样的时候,这里曾有个很暖心的故事。我们坐在小区西门的冷饮店,述说着过去很多来不及放下的人和事。
行道树枝繁叶茂,已经遮住了小区主干道的上空。
搬家后,每天坐校车上学,早出晚归。有天中午要回家,整理下午的一个演讲稿,只能坐公交车回去。离学校最近的车站,却在我曾经租住的小区门口。
看着我曾租过的屋子,心里既熟悉又觉得冷漠。从此,没有交集了吧?
我莫名地开始怀念那个时候。一个我还懦弱得,连自己都不敢面对的时候。公交车开来,我愣在哪里,竟忘了拿出备在兜里的零钱,也忘了追忆一下曾经住这里时,同路那个一直以同一个姿势骑车回家的姑娘。
风吹得不够凉爽,天气始终闷热。

20161001
忽然觉得生活,比理想和成长还美。
让我想起了一段过去挺久的事。
Photo

这剧情反转有点出乎意料啊🤔,今天凌晨看发布会之前还在想新一代亲儿子就要出来了,今天群里的讨论会怎么样怎么样。结果今天全是喷的,GNC社群在为了Pixel的7.1独占吵的不可开交,国外的社群一堆说Pixel这配置这价格才1080P屏幕不如去买一加三,有的小米都叫嚣上了。我Telegram上的几个安卓大群里的人都纷纷表示下星期抢一加三。
突然全都跑去买加三了?😶......

Post has attachment
今天骑车骑的好爽
Photo
Photo
Photo
2016/10/2
3 Photos - View album

allo出来了,却没好友😣求加😁
13288440453
号码直接用不接电话的流量卡号注册了,应该没啥大问题

Post has attachment
好多孔明灯~~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今天在香港,新版的哥斯拉好棒
PhotoPhotoPhotoPhotoPhoto
2016/8/27
5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