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想为学民思潮做点事,捐点心意表示支持。
哪里有渠道?

韩国美女商人拟抛弃中环
最近,因香港泛民主派鼓动以堵路等方式发起占领中环行动,戴耀廷等更放豪言要“核爆中环”,令中环地区一些商户感到恐惧。日前记者无意发现竟有韩国商户在推特发言,称香港政治事件频发准备离开香港。记者试图联系该商户,截至目前未获答复,该商户叫金英玉。欢迎网友能够提供有关金英玉的更多资料。 译文:最近香港因为政治事件频发,经营环境环境每况愈下,来人日渐稀少,生意也愈发难做.. 译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眼看就要浪费,现在客户基本没多少更别提赚钱了..想起韩国孩子期待的目光,我就热泪盈眶... 译文:不放弃!如果有可能,我继续去上海闯一闯。听朋友们说上海的经济环境浓郁,政治气氛也比较平稳。至少比香港现在的状况强不少!或 许,彻底告别的时间已经来临~ 译文:最后的告别帖。

国际炒家勾联“占中” 97危机或重演
据《香港成报》消息,前港澳办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指出,近期有20多家从事对冲基金的国际金融机构来港落户,并于金融界内部鼓吹占中威胁。业内人士普遍担忧,国际炒家恐与戴耀庭等“联手占中”,沽空本港股市,谋取暴利,97金融危机或重新上演。昨日,香港恒生指数下跌1.68%,失守23000点,创3个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伤不起”的中环 日损超百亿 香港是国际金融中心,中环是香港的心脏地带,云集了香港政府总部、礼宾府及众多银行、跨国金融组织和外国领事馆等,被视为香港的政治经济枢纽,也是外界探知香港金融环境重要窗口。 显而易见,“占领中环”行动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运作势必产生影响。据香港《明报》财经专家此前分析,国际大炒家善于利用政治事件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掠夺财富。尤其是97金融危机,当时一些亚洲货币,如泰铢、印尼盾和马币受到冲击。港元亦不能幸免,受到狙击,股市大泻。而炒家们则早在股市沽空股票及其他衍生工具,股市大泻后平仓,赚到盆满钵溢。 有金融专家曾分析,“占中”一旦成功实施,将每天给香港造成16亿港币的财富损失,而香港股市交易所如交易延迟一小时,就会令香港损失100亿港币的成交额。也有香港网友表示赞同:“炒家不在乎真與假,只有興趣有無藉口,彩池派彩豐不豐厚。例如,佔中一致看淡,散戶沽貨,沽期指,大戶就可以對賭,倒挾大市,直至對手投降。”而最令人担忧的是,这场运动无截止时间。 勾结大鳄“唱空”香港 对冲基金埋伏卧底 如今,“占中”行动很可能给予炒家再次在香港敛财的机会,或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有分析家认为,以戴耀庭等为代表的泛民主派,为实现颠覆政权、重回英主的目的,疑勾结国际金融大鳄联手炮制政治事件,影响香港政治、经济秩序,逼迫当前政府下台,以实现“夺权夺利”的“双赢”目的。 消息人士指出,5月底壹传媒老板黎智英秘密会见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保罗.沃夫维兹,正是为“占领中环”一事而商定下步计划方案。美国操纵香港舆论,干扰中国内政除其一贯政治意图,破坏安定团结,压制中国崛起外,还有更“阴险实惠”的经济诉求。可以预见的是,香港一旦发生金融危机,在港外资企业为确保资金安全,将大量抽逃资金流向美国避难,美国将成为最大赢家。而提前密谋、沽空者也会趁机“中饱私囊”,这也是为何美前防长沃夫维兹在退休后,还如此热衷香港局势的根本原因。 另据6月23日《香港成报》消息,前港澳办副主任、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透露,近期有20多家从事对冲基金的国际金融机构来港落户,并于金融界内部鼓吹占中威胁。无独有偶的是,号称“占中十大死士”之一的钱志健,系本港有名的对冲基金经理,这也再次印证了所谓“以爱和和平占领中环”的行动,实则为“以恶和阴谋抢劫港民”的 “偷金”行为。 股灾之下安有完卵 占中誓言堪比义和团 分析人士指出,“占中”行动对股市的影响程度,将视乎事态发展的程度。如与以往七一大游行无异,仅是按既定路线和平进行,不干扰证券场所、临街商铺,以及政府正常办公,则影响甚微,炒家亦无机可乘。但在权力欲,以及巨大经济利益的怂恿下,戴耀庭、黎智英等利益攸关群体,恐铤而走险、孤独一掷。 因此,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泛民”势力已明确表示了,将在七一大游行之际,伺机占领中环交通要道、街道,以及关键建筑物,令政府、银行、金融机构和沿街商店等不能正常运行,以此迫使当局出动警察管制秩序,而后制造“流血冲突”,激化矛盾升级,引起社会高度关切,造成不稳局面。金融大鳄则借机沽空股市,大肆敛财。 事实上,擅于鼓吹煽动的“泛民”势力在台独分子的定向培育下,已逐渐走向了以暴利抵抗社会的道路。香港“泛民”学者赵善轩曾撰写“万人誓词 占领中环”一文,并提出:“天父地母,日月为证,如有违此誓,必遭万人唾弃。”等“义和团”式约誓。“占中死士”的极端提法,则更彰显其“血腥暴力”的一面。

港人看占中:97之前无民主
香港特首梁振英日前接受采访表示,港人不喜欢内地人对香港指指点点,内地人也不喜欢港人对内地指手画脚。于是基于一种相互理解和尊重,环中网特别搜集整理,深入了解港人自己对占中的看法。 香港市民张先生接受采访表示: 香港在英国政府统治,还是殖民地的时候,我们没有这个机会。九七回归之后,才有这种自由,有这机会让市民去亲近政府官员。我们才可聆听政府的施政,解释政策、收集意见。 当然有很多不同的意见,但我希望用和平一点的手段去表达。因为中国人一直都是礼仪之邦,我们为何不能用平常心去面对问题,一定要用暴力的方法去做吗?大家都是可以坐下来讨论。 我觉得不但影响了会场的气氛,也令我们年青一代,以为次次都要大声、要暴力才能突出自己的意见。其实大声不一定有理,出到街如果每人都是这么吵闹地发表意见,不是不可以,但可否容许其他人都可以发表意见? 对现在的传媒,我觉得正面的声音比较少,每次当镜头在会场,有事情发生的时候,镜头一定只顾拍着那些好出位的人。好像最近有人说要放气油弹,接着传媒又访问他,没有批评,没有指出不对之处。好似当他是英雄一样。这是因为有部分的传媒(偏颇)。可否叫媒体也应拍访其他人,对这个议员的意见如何?那对大家才公平一点,不要只关注他,只拍他的样子,正面的意见都采访。我觉得传媒,不知何故,到现在我还没有明白,本因为应该是持平的;应该有记者的良心,我觉得有部分传媒是偏颇了。 搞了差不多一年的"占中",说要停滞香港的经济,这是很坏的。因为当我们还没有了解事情的结果如何,他们就鼓吹要多些人去"非法占中"。他们明知道是犯法的,还去鼓励别人。很多场合,他们都会说成得"占中"是对的,如果你不站出来"占中"就是错的。 为何会这样? 为何要引导别人犯法?是不是有理想就可以犯法呢? 不可以,我们一定要在法律的框架内。自由民主都有个限制,不能超越法律。我觉得不好,我希望大家和谐一些,社会才会繁荣安定。

叫兽乱港 辽宁女孩弃港大
去年辽宁高考文科状元刘丁宁入读香港大学一个月后放弃72万元全额奖学金,选择复读,希望追求更纯粹的国学,梦想进入北大中文系。今年,她以666分再次拿到辽宁省高考文科最高分,她这次报考了北京大学中文系,第二次获辽宁省高考状元! 有网友直言:“港大世界排名26位,北大52位,哪个好?我看也是读坏了脑子了。”看似有理,实则非也。 近年来,香港社会近年日趋政治化,内耗严重,经济空转,终成大患;民粹主义抬头,政府财政负担上升;狭隘本土主义兴起,更有黎智英、戴耀廷之流,极端言论冲撞,占中乱港,兴风作浪,使得香港从“金融之都”、“商业之都”沦为“示威之都”、“政治之都”。阻碍两地融合推进,影响经济增长。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一年一度的世界竞争力排名,按经济表现、政府效能、企业效能、基础设施等四大范畴进行评分比较。香港竞争力排名连续两年下跌,由2012年的第1名降至去年的第3名,今年更跌落至第4名。 从刘丁宁班主任的介绍中可见端倪:她毕竟是个孩子,可能听说港大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地方,也产生了迷茫,等去了才发现和她理想中不太一样,如果环境与她的目标迎合上了,她可能也会接受那里……

香港业者担忧“占中”影响经济:不知道周边都在抢内地游客?
随着7月1日的到来,一些香港激进“民主派”政治人物“占中”的发声越发叫得响亮。尽管这些激进派声称有几十万支持者,但这些人与718万香港市民相比,仍然是很小的一部分。面对反对派猖獗的“暴力发声”以及媒体中铺天盖地的有关反对派游行的新闻,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却很少有声音。《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在香港采访不同阶层普通民众,他们中不少人表示担心,激进派的游行,特别“占中”行为很可能引发政治动荡,一旦冲击香港的旅游和金融等支柱行业,每个香港人的前景都会受到影响。一些知识阶层人士更担忧,如果政治持续动荡,就有可能蚕食人们对香港的信心,从而让香港失去继续发展的机会。 “内地客会因为担心香港示威不断而不来吗?”在铜锣湾一家旅游公司当了10年导游的林少飞颇为担忧地询问记者:“从上个月来,我已经接了好几个内地同行的电话,他们反复询问我,香港是不是会乱?持续不断的示威对香港交通影响多大?香港政治会不会从街头的‘嫌弃内地’发展到政治对抗?虽然我一再解释,眼下这些事情不会对香港造成影响,可还是丢了好几单生意。”林少飞无奈地说:“旅游是香港经济的重要支柱。这些人不知道周边的日本和韩国在争抢内地游客吗?不知道连英国都在简化24小时签证争取内地游客吗?真是没脑的家伙!” 林少飞这样的担忧7月1日似乎变成“现实”。记者1日外出采访,发现在游行所经过的一些购物中心区,一些名店一早就在门口贴出布告宣布歇业一天,大量商厦垂下橱窗帘,加派保安员在大厦周围巡逻。中环汇丰银行总行的地面公共通道落闸封闭,行人需绕道来往皇后大道。1日下午,记者在游行现场看到,由于反对派撞开警方铁马,占据全部行车路线,轩尼诗道、坚拿道、宝灵顿道等交通中断。在湾仔,许多市民抱怨等候公共汽车长达一个小时。 九龙出租车公司的老司机安先生两天前接受采访时就对反对派搞这类大游行怨声不断:“每次只要中环搞这样的活动,我们的工作就会受到很大影响,不敢拉客人到中环金融区这一带。”跟安先生一样头痛的还有铜锣湾新开张的大型海鲜礼品连锁店店长林如善:“公司刚投入几百万资金升级这家店,可因为受到今年年初以来的嫌弃内地客现象影响,特别是对香港政治不稳的担心,来的内地游客真的减少很多,业绩受到不小的影响。如果这家店不能吸引足够的游客,我和店里的12个同事就会丢掉工作。” 香港普通业者的担心和抱怨不是没有道理。从北京到香港旅游的王乐施一家1日对记者说,他们并不知道香港会有游行这回事。由于许多地方交通封闭或受阻,他们不得不取消购物安排。他无奈地说:“看来再到香港来得多关心时事。如果香港一直这样,我们肯定会改去韩国或者日本旅游购物。”此前,记者在铜锣湾时代广场遇到来自太原的游客李姗。她说:“现在香港的东西并不便宜,一个女包要比巴黎的贵3000多元人民币。早知这样,还不如加点钱去巴黎,既可以观光,又能买到称心的东西。”与李姗同行的刘玲玲表示,她们来香港不是为了看“政治抗争”。 金融精英担忧香港优势尽失 与导游、电源、出租车司机等基层民众相比,香港的金融业人士收入要高许多,他们被认为是支撑香港经济的精英。谈起进来反对派搞的一次次游行,在香港一家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麦先生明确告诉记者,“我们不会参加公民投票运动,也不会跑去参加游行示威。”他说,“现在公司的业务已经遍及北京、广东、山东,我上学是在澳大利亚,也去过许多美欧国家,我不会受那些搞政治的人所左右。”麦先生很诚恳地说:“以前内地还需要香港的管理经验与资金,现在反过来了。香港人该明白,情况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麦先生所持观点在香港的精英阶层颇有代表性。6月27日,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德勤和毕马威等国际会计事务所以及本土的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等在香港报纸登出联合声明,反对“占中”行动。声明称将关注“占中”对香港法治、社会秩序及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四大事务所表示,最近接到不少客户反映这方面的忧虑。 在香港,中环是商务活动的心脏地带,一直以来,跨国及香港本地企业都在此设置总部及主要办公室,还有交易所、金融及专业服务机构总行等,每天进行各种重大的交易和商业活动。一旦发生“占中”,各大银行和商业机构不可避免将受到影响。香港前金管局总裁任志刚在新推出的《居安思危》一书中称,上海自贸区及世界各离岸人民币中心的成立,已削弱香港的优势,而香港的政局发展或正在蚕食国家对香港金融中心的信心。他坦言,如何维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香港面对的最严峻问题。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主任雷鼎鸣对记者说,金融业是香港优势产业,但近年因政治纷争发展停滞不前,令优势难以发挥。他认为,这类“占中”行动将会直接摧毁香港金融业,使香港可能沦为“负资产”。雷鼎鸣指出,香港在内耗上浪费了太多时间,“1990年,香港的GDP是内地GDP的25%,而10年之后,甚至将不足1%。” 沉默多数何时不再沉默 香港激进反对派的闹剧层出不穷。但在香港舆论中,很少能听到普通民众的声音。近两年来,一些激进反对派“逢中必反”,凡是涉及利港爱国的政策或措施,都成为他们举行示威游行反对的目标,香港媒体舆论也对这些人铺天盖地报道,逼特区政府退让。与此相反,一些民众反对激进派的声音却很少有人报道。近来,反对派号召“占中”的一大理由是反对港府“新界东北开发计划”,他们称该计划破坏环境,损害原住民利益,并散布传言称“这里要建成内地土豪的豪宅区”,一些民众就是受此影响参加游行。但实际上,该计划却能为最底层民众提供6万个住宅(包括一半以上的公屋和居屋)。对此,曾访问过一家六口挤在8平方米左右“中转屋”的香港区议员陆颂雄气愤地在网上表示:“(香港)所有发展都被‘公义’之名拖住,居住环境恶劣的人何时可以上楼?我们的下一代怎么办?无论你们‘理想’所么崇高,放人一条路好吗?” 这些反对派的所作所为,逐渐引起普通民众的愤怒。有香港民调显示,54%的香港人批评“占中”违法。日前,一个名为“香港人优先”的组织非法闯军营案宣判前,首犯招显聪在法庭外大叫“香港独立”口号,有香港大叔向其连掴两巴掌,并质问:“建咩国(建什么国)呀?”香港理工大学学者刘乃强称,香港民众的这些表现是对香港激进反对派的反弹。但应看到,这样的反弹暂时还很难扭转整个香港的舆论氛围。刘乃强说,香港“大多数”如此沉默,是香港政治长期积弊导致的。 香港民建联主席谭耀宗在接受专访时表示:“每年‘七一’游行,同性恋权益组织、劳工组织等各种组织以及对政府不满的人都借此出来表达一下,‘泛民’正是利用了这样的机会。”谭耀宗说,“我反对‘街头政治’”,因为它影响香港的积极和社会稳定。香港是法治社会,一切要按法律办事。一旦动乱,老百姓就会受苦。埃及、乌克兰就是例子。这些国家的动乱中都有外国势力活动的身影,香港虽不那么明显,但个别国家也在背后蠢蠢欲动。 (编辑 敦煌)

真普聯方案宣佈獲勝 18學者莫名退出
為期10日的全民投票昨晚結束,港大民研今日公佈投票結果,在78.8萬人次有效投票中,真普聯三軌方案勝出,得逾33萬票,佔投票率42.1%,其次為學界方案,得逾30万票,佔投票率38.4%,人民力量方案得逾8萬票,佔投票率10.4%。據可靠消息,投票前曾有人進行小範圍民意調查,近8成被調查者選擇支持學界方案,最終投票結果與此相差甚遠。 據知情人士透露,港大民研在清點票數期間,屢次發現異常投票行為,投票多產生於0時至4時之間,投票選擇也多為“真普选聯盟方案”和“立法會應予否決”,主辦方懷疑有人聘請刷票公司刷票,干預最終投票結果,但苦於無政府資料庫核對選民資料,無法阻滯有人利用系統漏洞投票。 另據主場新聞消息,此前力推“學界方案”的18學者於今晨發表聲明,表示樂意與不同組織及黨派保持溝通,但18學者並非政治組織,無意參與政治行動或加入政治平臺。 此次聲明發佈目的極為詭異,是否有人威脅18學者,逼迫其退出真普選,威脅者與雇傭刷票公司者是否為同一組織,這一切不得而知。

真普聯方案宣佈獲勝 18學者莫名退出
為期10日的全民投票昨晚結束,港大民研今日公佈投票結果,在78.8萬人次有效投票中,真普聯三軌方案勝出,得逾33萬票,佔投票率42.1%,其次為學界方案,得逾30万票,佔投票率38.4%,人民力量方案得逾8萬票,佔投票率10.4%。據可靠消息,投票前曾有人進行小範圍民意調查,近8成被調查者選擇支持學界方案,最終投票結果與此相差甚遠。 據知情人士透露,港大民研在清點票數期間,屢次發現異常投票行為,投票多產生於0時至4時之間,投票選擇也多為“真普选聯盟方案”和“立法會應予否決”,主辦方懷疑有人聘請刷票公司刷票,干預最終投票結果,但苦於無政府資料庫核對選民資料,無法阻滯有人利用系統漏洞投票。 另據主場新聞消息,此前力推“學界方案”的18學者於今晨發表聲明,表示樂意與不同組織及黨派保持溝通,但18學者並非政治組織,無意參與政治行動或加入政治平臺。 此次聲明發佈目的極為詭異,是否有人威脅18學者,逼迫其退出真普選,威脅者與雇傭刷票公司者是否為同一組織,這一切不得而知。

「慶回歸」同時反「佔中」
香港回歸紀念日,除金紫荊廣場的升旗儀式和會展的慶祝酒會外,市面還有花車巡遊和嘉年華會等慶回歸活動。而各大商會聯同全港逾千間商戶推出慶回歸消費優惠。有酒樓以1元點心系列作招徠,負責人指反應熱烈,早上的生意較平日高多一成。 「愛港之聲」舉辦花車巡遊,40多人乘開篷巴士由尖沙嘴廣東道出發,成員都高舉國旗及特區區旗,巡遊全港,慶祝回歸17周年,同時宣揚反「佔中」和反暴力。 「愛港之聲」主席高達斌表示,活動旨在宣揚反「佔中」和反暴力價值。他譴責示威者早前衝擊立法會,強調社會不能容忍暴力。對於學聯及學民思潮表明會佔領遮打道及包圍特首辦,高達斌指,為免加重警方壓力,屆時不會到場抗議。 高達斌又認為「佔中」投票只是民意調查,公布的投票數字只是投票人次而非人數,實質投票人數應遠低於78萬,而且投票的多為入世未深的青少年。他形容活動是黑廂作業,自說自話。

各界示威向「佔中」說不﹗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鄭治祖)違法「佔領中環」行動鼓吹透過「公民抗命」爭取所謂「真普選」,企圖在政改問題上要脅中央和特區政府,其涉及的非法抗爭手段及對香港帶來的潛在破壞引起公眾關注。昨日本港多個團體相繼發起遊行及請願活動,向反對派發起的違法「佔中」及所謂「全民公投」堅決說不。其中,發起數百人遊行的「愛護香港力量」批評指,「佔中」把違法及破壞香港經濟的行為合理化、神聖化,不斷鼓勵年輕人參與,但卻避談對香港國際商譽的破壞,無疑是顛倒是非黑白,恐會為香港金融中心造成永不磨滅的傷口。 「愛護香港力量」發起的「反佔中」遊行隊伍,昨日下午由銅鑼灣行人專用區出發,沿途又不斷播放歌曲、高舉多個橙色汽球,並拉起「守護孩子拒絕佔中」、「支持香港警察嚴正執法」及「向佔領、搗亂、暴力說不」的大字標語。遊行隊伍到達警察總部後,向警方代表遞交過去一年在全港十多個街站收集到的3萬個市民簽名,及一份公開信,以示反對「佔中」及支持警方執法。組織發言人李家家估計,約有400人參與「巡遊」。 3萬反「佔中」簽名交警察總部 李家家強調,他們過往在街頭收集簽名,均得到香港市民踴躍支持,全部都是實在的「反佔中」民意,是「實實在在、有血有肉的市民簽名」,並非在虛擬世界收集到的「電子吹牛,可以投完再投」。她續說,希望將三萬名市民「反佔中」及支持警隊執法的聲音,直接交到警察手上,促請警方拘捕「佔中破壞分子」。 「愛港力」在交予警方的請願信中指出,香港社會正面對一個被少數傳媒、學者及政客「精心計劃」的「 佔中」行動,更將「佔中」美化成所謂「為公義發聲」。他們批評,「佔中」把違法及破壞香港經濟的行為「浪漫化 、合理化、神聖化及常規化」。對於「佔中」行動不斷鼓勵年輕人參與,避談「佔中」 對香港的國際商譽的破壞,「愛港力」斥責指,「佔中」行動無疑是在「顛倒是非黑白」,恐怕會在香港金融中心造成一個永不磨滅的傷口。 譴責「公民抗命」摧毀青年前程 另一方面,「香港婦女聯盟」逾廿名成員昨日到政府總部門外請願,她們批評「佔中」試圖以「公民抗命」在思想上「騎劫」年輕人,利用「無辜孩子的善良」去達到政治目的,又批評部分媒體及學校宣揚「佔中是安全」的訊息誤導年輕人,促請政府關注事件。 聯盟成員以紙飛機寓意策動「佔中」試圖以「公民抗命」在思想上「騎劫」年輕人,憂慮最終只會「機毀人亡」。聯盟主席陳春艷批評,近期所謂「全民公投」及新界東北發展議題上,不少年輕人參與其中,更甚者有人做出過激行為。她續說,在全港18區,婦盟發現有教師及社會人士向學生宣傳「佔中」,將「佔中」描繪成嘉年華一樣,誤導年輕人「佔中」是安全的。故此要求政府關注事件,以免孩子再遭錯誤訊息誤導。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