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以大赤廿一年,流落行亩,孤身奋起,结义兄山、同聊书等大才。
及至三十四年,转战河北,以一县之根据地,兼军民,创业之一步。
及至四十年,由闽省厦府分兵,据地宁德,帝业始创。
及至五十四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匡闽浙,虎据东南,营建之江。
至于六十四年,继承大统,世人方知帝有荡清天下之志。
果在六十八年,率之江诸将,携山党系、陪读系、三秦系,一统天下,继而封圣,何其壮哉。
若从分兵时计,苦心二十四载方成帝业,比迹太祖秋收之路。
帝之胆略、作为,比之历代诸帝犹有胜之,仅逊于当年太祖也。
—— 《赤朝春秋》

昔年,帝在闽浙,结交豪杰者众,从龙之臣者广。
可列之江侯府十三太保:夏、敏、希、强、蔡、坤、巴、胡、应、奇、楼、荣、舒。
及帝登位,四年之间,夏守浙江、敏据贵州、希据辽东、强据江苏、蔡据京兆、坤据宣传、巴据吉林、胡据三秦、应据沪地、奇据江西、楼据山西、荣据宝钢、舒据财办。
十三太保之中,贵州侯敏、辽东侯希、江苏侯强,一时号为三杰。朝野上下,呼入局者众。
夏巡抚守浙,之江营中,后起之秀亦不穷也。
铁军即建,帝剑所及,尽为疆土。数十年养精蓄锐,一出击则动若雷霆。
—— 《赤朝春秋》

数年,沪督宇下狱,次相菊疾不能朝,此危急存亡之时。
虎帝议:朕欲以江苏巡抚美入沪,辽东侯强代次相。
高宗曰:沪乃国之要地,之江侯近沪久矣,且发迹于民间,层层锻造,可堪大任,苏巡抚可入京代吏部,辽东侯接次相位亦无妨。
虎帝答:尊太上旨意。
虎帝私语强、美:太上老矣,为一沪地根基,失次相、吏部二要职,虽庆王执东宫,朕亦无忧。
于是,帝任沪督。
——《赤朝春秋》

而后,渝督来搅动巴蜀,粤督海改面岭南,吏部美执天官大任,
总管令狐广结羽翼,大都督厚势漫军营,康亲王驱虎豹天下,然东宫无所事。
及至论剑十八,渝督下诏狱,吏部置于空阁,粤督入京失鹿,
都督受缚宫廷,总管闲差拍手院,康亲王黯然。
虎帝内禅帝位,以天下兵马大元帅让之,帝承大统。
擢义兄山进位岐王、执尚方剑,携同聊书入京城、掌大内。
此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赤朝春秋》

未久,庆王竟议以东宫让之。
虎帝面高宗:今之江侯入沪不过数月,该久任之,何急入京,况庆王春秋正盛。
高宗愤:如此人才,当为国效大事,庆王因社稷而为伯乐,真高风亮节也。
遂入京、充东宫,比肩诸亲王。
山亦以京兆丞之身,擢为副相。
及入宫受封,庆王对语:东宫宜静不宜动。
帝曰:学生谨记。
——《赤朝春秋》

及高宗论剑十五,一匡天下,海内臣服。
庆王觐见曰:陛下今富有四海,可谋将来之事也。
高宗问:将来事如何?
庆王对答举荐之事,详及帝之辅臂山、书,如何运筹云云。
高宗曰:朕有今日,爱卿谋划之功大矣,古语 ‘善始者实繁,克终者盖寡’,为身后计,当从卿之言。
庆王再拜:臣得陛下厚恩,必为陛下谋始终,鞠躬尽瘁。
稍后,擢帝为闽布政使,未久即入江东,封之江侯。
——《赤朝春秋》

高宗初年,帝入闽省首府。
是时,山为户部银行知事,在京见庆王,曰:吾尝阅古书推背,其有谶言可料未来。
庆王问:未来如何?
山曰:其四十四谶有言,日月丽天,群阴慑服,百灵来朝,双羽四足。
庆王叹:真盛世也!可知应于何人?
山曰:吾弟,西秦郡王世子。
于是详情禀告,庆王以为然。
—— 《赤朝春秋》

帝本西秦郡王世子,少时家道衰,流落行亩。
同耕者山,与帝交厚为兄弟。
后逢维新,西秦郡王复起于朝堂,历任粤督、同中书,数年涉宫廷事,归老田园。
帝初令正定,恰相近者同窗书,常聚曰:苟富贵,勿相忘。
父告老时,帝迁闽地特区,壮志难酬。
早年仕途艰,发妻奔英夷,后娶圆后,家业方安。
— — 《赤朝春秋》

大赤一百四十二年,国际风云,乱象迭起,赤之两党分立,互争短长。
 -
大赤一百七十七年,白翁秉国,武定乱世,自是炎运消尽,为大白元年。
大白三年,帝迁都于西京,欲一匡天下,自谓世界帝国,苛政再起。
 -
大白二十五年,白帝遇刺于后院,国势得以舒缓,军、政、民三合于帝都议事,暂谓共和。
共和七年,紫微星明,圣朝立,为大紫元年。
          ——《赤朝春秋》

大赤八十六年,赤之新党已稳国家,成王即位,列强烦扰;
大赤八十七年,王师东征,复失地,夷狄戎蛮竞相入寇,多地又陷;
自大赤八十八年起,王师南下,扫千里长沙、万里石塘,王师西征,破夷狄于西域、吐蕃,王师北击,收大漠南北,至大赤九十一年乃止。
大赤九十二年,大一统告成,诏令四海,炎运宏开,国威远扬,拟设东、西、南、北、中五京;
大赤九十六年,成王允诺,回归故里,社稷与康王,史称:赤之成康大治,福延四十余年。
——《赤朝春秋》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