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雷洋嫖娼死亡事件,一位美国朋友的看法】
@王朔虚论:从魏则西到雷洋,在屏幕背后读着新闻的你,是否在庆幸自己一次次的侥幸逃脱,你是否考虑过用尺子测量一下自己与不幸的距离,没有公平,公正的社会制度,你的人生就好比一次次抓阄,不知哪次就会轮到你的亲人朋友或是你!不禁感叹:生命无需有多精彩,活着便是奇迹!

Post has attachment
仔细看蹲地上的人手无寸铁也不反抗,就招一顿打,想来暴政只能靠暴民推翻,像羔羊一样的顺民连土匪都不耻,不遂心不顺意随手几棍子还嫌累,把公物警棍都磕崩了,这贱民骨头真硬,猪食吃得不错痲

①造谣事关国计民生,必须国家垄断,无证造谣者以非法经营罪论处;

②选购谣言,请认准CCTV商标,六拾年老字号,童叟无欺无假冒;

③严惩无照造谣,造谣者必须忠渲部颁证,有照才可造谣……最后请放心,这条消息未经官方认证,谁转谁造谣。

今年谣言传播渠道中,微信谣言占比60.6%,取代央视成谣言传播机。CCAV感到自己造谣老大的地位动摇,所以狠批微信。

人们总是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可是大家却没想到,千辛万苦的让孩子上了跑道,这跑道却是有毒的,它的尽头可能是生命的终点……

业界谈国企整合:“这下子业绩好看多了。原来是两家亏损,现在只有一家亏损。”




转自 tou8 一剑飘尘:不上央视认罪的暴雨,不是好暴雨

盐城暴雨,死亡78人,据说是龙卷风。为什么是据说呢?因为我根本就觉得这是谣言。啊,有读者就说了,这是气象台说的耶。好吧,我们不妨看看盐城市政府的官网,截屏如下(放在文章最后)。

盐城政府网站在6月20日,通过城市气象台辟谣:

预计未来10天我市进入多雨时段,但随着副高进退,以过程性降水为主,晴雨相间,不易出现连续强降水天气。

在这条新闻的最后,还有政府语重心长的警告:(对于气象谣言)造成人员伤亡或重大财产损失,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为什么盐城气象局要在三天前辟谣呢?因为在此之前,盐城市民之间,广泛传播一条“谣言”:市里开了全市防汛紧急电视电话会议,今天晚上开始至明天有特大暴雨(有可能有1998年那么大洪水)

政府因此辟谣!辟谣三天以后,盐城特大暴雨,死亡78人。

现在看,你应该知道哪条是谣言,哪条才是真实的预言么?是不是还想问:“市里开了全市防汛紧急电视电话会议”,这么重大的新闻,为什么不对市民公布呢?不仅如此,还要“辟谣”。这简直就是故意要让暴雨杀死78个人啊。

所以,现在说什么龙卷风杀人,我是不相信,在一个辟谣仅仅三天以后,谣言就兑现的年代,跟我说凶手是龙卷风!怎么可能呢!我怎么越看,越像是政府在杀人呢。再不济,也得给我们出个视频,龙卷风也好,暴雨也罢,必须在央视上认罪一番:嫖娼了,贪污了,学校跑道中毒了。是不是?不上央视认罪的暴雨,不是好暴雨。

再说,就是龙卷风、暴雨上央视认罪了,我也不能承认。这届暴雨不行,该来的时候不来,辟谣以后猛劲来。这说明,暴雨绝对不会是从我们人民群众中自发产生。一定是国外的敌对势力制造的,至少也是境外媒体引导的。我们不得不义正辞严地责问美国:是不是你们的航母进入南海,引发了龙卷风?我们也要怀疑:塞尔维亚钢厂的循环废水制造了暴雨。现在,我总算明白:总书记为什么要化那么大的代价,买下那个报废的钢厂了。

所以,暴雨杀人不是内政的问题。盐城气象台把暴雨归结为龙卷风,是完全没有从马克思主义的战略高度出发,也没有充分认清目前严重的敌我斗争的形势。我衷心希望,在央视坦白自首的暴雨,能够提醒盐城人民:在热泪盈眶地接受到总书记慰问电以后,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地进行灾后自我救赎的时候,要对全党全军继续保持爱国信心:这届暴雨不行,这届外交很行。



20160624

Post has attachment

和谐梦

本人是文盲,以下内容文字均不认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包括但不限于对所以下之内容的识别、阅读、理解、分析、记忆等等)。
作者:小海,来源:豆瓣网,原文已被和谐
几年以前,我曾经嘲笑过某科技界大佬。当时他说:也许90后、95后会慢慢不知道谷歌是什么网站。
  那一年,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谷歌,全世界最卓越的互联网公司,活在互联网的一代中国人,会不知道他们的网站?
  今天,我收回这句嘲笑。因为这件不可能的事,它慢慢变成了现实。
  没有人再关注什么谷歌不谷歌。对他们来说,百度也蛮好用的,反正他们几乎没用过谷歌。没有谷歌又怎样?大家还是开心的刷微博,看微信,听歌,看娱乐节目。对于从来就不知道谷歌的人来说,少了谷歌又有什么影响?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Facebook的。其实这个网站和校内一样,也挺蠢的。可在上面你能看到老外们的生活,可以轻易的跟一万公里以外的人互相拜访,可以看到很多根本不会开到校内上的主页。你用汉语回复,下面给你聊起来的可能是香港仔,可能是台湾人。你用英语回复,说不定有比你英语用的更蹩脚的寂寞的北欧人来跟你搭讪。你感觉地球真的变成了地球村,你还没拉门走出去,别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然后,它就没有了。起初,它的失踪激起了很大的声音,后来,声音就消失了。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Twitter的。其实这个网站和微博一样,也不过是些信息流,刷上一整天,也不见得有什么用处。但至少,你可以以最快速度获取你想知道的任何新事,你会真正了解什么事情在全世界是流行的,而不是经过各种截图、翻译、转发,甚至曲解、断章取义、黑白颠倒的东西。你知道的是真相,赤裸裸的,也许有点太短的真相。但至少中间不会有无数人的加工与再加工,偏激、片面,就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不管后来者有意还是无意。
  然后,它就没有了。首先是它的本体没有了,然后它的模仿者也没有了,模仿者的模仿者也没有了。只剩一个模仿者的模仿者的模仿者,现在你每天能在上面看到无数广告。
  多年前,我们也是可以登陆YouTube的。对于有的人来说,这个网站就是个大型优酷,当年有人信誓旦旦的说,没有YouTube,我们中国人会很快让优酷超过YouTube。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视频还是那么卡,内容还是那么垃圾,原创还是那么容易被盗窃,视频丰富度还是那么的可怜。在YouTube上,你能看到全世界最棒的手艺人,最逗乐的笑话,最天马行空的创意,最激荡人心的音乐,最美好的完美瞬间,可在优酷上,你想看一分钟视频,请先看半分钟广告。
  哦,对了。Instagram,有些人可能感觉它和QQ空间也差不多。可我在上面关注了六百多个摄影师,它们都是顶好顶好的影像记录者,每天看他们的作品,我感觉到很幸福,那种即使没有到那里去,也身临其境的幸福。我还在上面认识了一个日本的爱自拍的帅小伙,一个爱喝酒的韩国大叔,一个十年前到过中国今天会在每张我发的紫禁城照片下点赞的美国大爷,一个美丽无比的俄罗斯妹子,我和他们基本上都难以交流,语言是很大的障碍,但几个简单的单词,心意也就到了,这种感觉,有时候比多年老友相聚还兴奋。因为这是人类不同族群自由交流互相沟通的过程,这种过程很神奇,真的很神奇。
  可现在,它没有了,它之所以没有就因为在某个特定的时间你在搜索特定的词汇时,会搜出来特定的照片。虽然这么搜的人并不多,虽然看到的人也不会大惊小怪,也不会觉得天黑了,天亮了,天要塌了,天要变了。可它就是没了,Instagram,就这么没了。谷歌也是这么没的,Twitter也是这么没的,Facebook也是这么没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什么场合,说了什么话,下了什么决定。就要有超过十亿人像陷于哥谭市的孤岛里一样,看着一座又一座桥梁被炸掉,又被炸掉,又被炸掉,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我时常觉得悲哀,真的好悲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是谁的人,也许是一个群体,在不断抢走我身边的东西,而我却无能为力。我抱怨一声,他听不到,任何人都听不到。我怒吼一句,身边的大多数人却像看疯子一样的看着我。我哀嚎一声,这声音被阻碍在黑黑的幕墙以里。我发出尖锐的嘶吼,这声音传不了多远,就和我那被抢走的东西一样,消失了,不见了,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对于本来就没存在过的东西,有谁又会觉得在意呢?那些本来拥有又被掠夺的人的哀愁,后来的人又怎么懂呢?我曾经是拥有一切的,我曾经是拥有世界的,我站在这片土地上,呼吸的是自由的空气,饮下的是自由的琼浆玉液。就在长的无法计数的时间里,我自由生命的一部分又一部分就这么被杀死了,突然就杀死了。可我还始终觉得,它们还奄奄一息的活着,就像它们是慢慢的死去的一样。
  可它们终归是死了,而且随着它们的死,愈来愈多的事情慢慢的发生了,很慢很慢,几乎不被人察觉,可还是发生了。
  没有谷歌,我可以用百度呀。可某些结果被越挪越后,越挪越后,最后就不见了。就像本来就不该搜出这个结果一样。
  没有Facebook,我可以用校内呀。可你想发只有在Facebook上能发的文章,很快在校内上就失踪了。接着,校内变成了人人,话题变成了人人都关心的话题。大家都在抢着看星座、明星、八卦、娱乐。没有人会关心什么消失了,反正它们本来也没多少存在感。
  没有YouTube,我可以用优酷呀。可你却经常只能在优酷上看到抄袭别人的作品,而且还不署名,而且还洋洋得意,而且还自我陶醉,就好像那个idea本来属于他自己一样。你看了还要惊呼,他是如此的有创意!好一个抄袭的创意,可你却不知道,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个网站叫YouTube。
  没有Twitter,我还可以用微博呀。可你想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你搜的越勤快,越能看到越明显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不予显示”。时间长了,你想,反正知道了也没什么用,不如不看了。
  慢慢的,一扇又一扇的门关上了。今天你打开世界上最大的博客网站,发现它没了。明天你一看,世界上最好的设计师分享网站没了,一开始是刷新的很慢很慢,后来它就没了。过两天再一看,平常每天都会读两篇文章的媒体网站没了,那里的文章缤纷多彩,最后都变成了该页无法显示几个字。再过几个月,大学的网站不让上了,摄影师的网站不让上了,就连百度日本这种自家网站,也没了。
  接着,漫画看不了了,接着,动画看不成了。接着,美剧英剧失踪了。下载美剧英剧的网站又又又失踪了。尊重正版,保护权益,行吧,然后字幕网站也没了。
  游戏没了,你习惯性登陆的游戏网站,发现下载栏正在整治中。论坛关了,天天都在看的论坛,突然接到相关部门的电话,因为“报备问题”不让办了。个人网站,私人博客,对不起,说没就没有,你在上面存了多少多年辛勤耕耘的东西都没用。
  你关注的人,有一天你登陆微博,发现他怎么好久都没说话了,然后你搜索了一下,发现他的账号不存在了,而且你搜他的名字,他的名字未予显示。
  一盏一盏的灯,灭了。四面八方的光源,消失了。我们生活的五光十色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黑色。
  天黑了,那么睡觉吧,但愿长醉不复醒。
  最后,我们变成了一群做梦的人,这个梦的名字,叫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搜索结果不予显示梦。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