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是不是喜歡梁洲?”他開門見山的問。
  “不是不是。”她趕緊搖頭擺手,卻不知道這刻意的否認已經暴露了她的心思。
  他壹下子沈默了。心情很復雜,他不知道這壹刻心底像沸水壹樣冒騰的是什麽想法,讓他忘記了想要說的話。
  “他不適合妳。”他忽然開口說。從這裏找到了壹個很好的切入點,他開始列數梁洲過往情史的斑斑劣跡,比如,他交過好幾任女朋友,有圈內的也有圈外的,但是時間都不長,沒幾個月就斷了。
  她聽著臉色有點黯然,忽然問:“為什麽?”
  “他這人不懂情趣,壹門心思地工作,哪個妹子受得了。”他說,其實還有壹個很重要原因,他沒有說。
  葉言言不以為然,”不懂情趣的人也不錯啊,都懂情趣的那是花花公子。”
  沈旭暉無語,搖頭說,“也不能這麽多女人都不懂賞識他吧。”
  “妳對他的戀愛史可真關註。”
  “那是當然。”
  葉言言用壹種奇怪的眼神看他。
  過了半晌,他已經打開電腦準備玩遊戲了,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