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shared content
紐約當地時間9月23日下午,在法拉盛華埠喜來登酒店舉行了名為“中華民族---抗日戰史”的大型研討會。郝柏村將軍作為主講人。我和其他幾位大陸反共人士受邀赴會,但我事先並不了解詳情,純粹是抱著對郝柏村將軍的敬意去,為此我還連夜寫了一篇上千字的演講稿,想在會上聲討中共匪黨和國民黨內的親共份子。

結果到場之後才得知主辦方是所謂“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憑這個名字我就開始懷疑這是中共的外圍爪牙組織。直到聽完他們何總裁用香港國語介紹完這個公司……果然是這樣。我當場想走人,但是為了見郝將軍我決定留到會議結束。

郝將軍的開場白很精彩,他簡要地概括了抗戰的過程和意義,指出抗戰是蔣公領導的,台下的兩百多名各界人士也很給面子,掌聲不斷,畢竟其中很多是國軍退伍老兵和老一輩的台灣外省人。有意思的事發生了,大陸方面原定派來演講的所謂歷史學者左雙文臨時不來了,不知是沒臉來還是不敢來,於是由“紐約和平統一促進會”副會長焦聖安來宣讀左雙文的所謂“論文”。

這個姓焦的外形派頭神似毛澤東那個職業孫子毛新宇,操著電視劇裡明朝總管太監一樣的北京口音,他念的那篇“論文”果然是吹捧共產黨是抗戰中流砥柱的,有幾段好像還是從我當年的中學歷史課本上抄來的。台下的國軍老兵們怒了,有幾位當場罵道“胡說八道”、“我們不聽謊話”,然後跟著罵的人越來越多,我們這些在場的大陸人也很不爽,我帶頭喊“消滅共匪!”,“共產黨是漢奸!”“共匪滾出去!”場面很快失控,姓焦的被罵也很不爽,還嘴“你們國民黨31年到37年不抗日,都在打共產黨”台下的人更不爽了,大罵“打得好,打得就是你們共匪!”中共主辦方一看這局面,嚇得趕緊請郝將軍上台安撫大家。畢竟郝將軍資歷和威望擺在那裡,台下也只能給面子安靜下來。接下來的時間就是在大陸方面學者怪裡怪氣的演講和臺灣方面學者小心翼翼保持“中立”的演講中過去了。原本我想上台演講,但是所謂的觀眾發言時間都被事先安插的人佔據,沒得講了;原計劃上前和郝將軍合影,我一看這群所謂國民黨人的德行,內心那種迂腐的氣節又爆發了,我還是離他們遠一點比較好。

這次所謂研討會,在我看來就是中共策劃的海外欺騙宣傳和籠絡海外藍營人士的宣傳會,想利用郝將軍的名氣把人招來,然後宣揚“國民黨抗日,共產黨也抗日,大家都是中國人,要團結起來對付外國勢力和台獨”。這種統戰策劃並不新奇,只是中共低估了美東僑界很多人的反共情緒,以為砸了大錢收買了大多數華僑組織的頭目就沒有人出來抵抗了。

我不想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指責郝將軍故意配合中共演戲,或許他純粹只想講抗戰真相,不關心也不知道是誰籌備的會議;或許他受夠了中國人的分裂內鬥,想以講抗戰來團結大家,我不想過多猜測。

郝柏村先生作為抗戰老兵,遷台後又長期擔任軍方要職,晚年四處巡迴宣講抗戰歷史當然是好事,也是人之常情,但問題是,

首先,以郝先生個人的聲譽和在美國僑界影響力,如果蔡英文控制的中華名國美東外僑機構不肯配合,完全可以獨立籌備此次活動,為何非要由一個半公開的中共匪黨的外圍組織來籌備和主導?這種做法放在兩蔣時期,是否屬於嚴重的“通匪罪”呢?

另外,郝先生當年可是追隨經國先生,誓言反共復國的。如今中共匪黨之代表在國民黨員和台灣僑民為主體的聚會上,公然散佈美化中共匪黨、歪曲抗戰歷史、誹謗國民革命軍的言論,引起在座聽眾,包括大陸來美人士強烈不滿的時候,郝先生與在場的“忠黨愛國”國民黨大佬們,為何只敢出來當和事佬,而不立即反駁?請問您這麼委曲求全,維持表面上的“中國人要團結”有何意義?在場郝先生的學生和老部下們當年也是接受“反共復國”,“漢賊不兩立”的教育,幾十年過去了,為何他們如今還敢當面斥責共匪之挑釁,而郝先生卻變得如此“中立”、“一團和氣”,這樣豈不是很諷刺嗎?

最重要的,造成郝先生和我兩百萬軍民流落臺灣的、許多人終身未能回到家鄉的罪魁禍首不正是中共匪黨嗎?而在1949後將滯留在大陸的國軍將士幾乎殺害殆盡,迫害其家人長達幾十年的不也是中共匪黨嗎?郝先生不是應該和中共匪黨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嗎?況且中共至今尚未與中華民國政府簽訂停戰協議,上千枚彈道導彈還瞄準著臺灣。請問郝先生與中共這樣“一家親”,難道不怕有辱中華民國的國格,背叛了經國先生的遺志、敗壞了郝家的名聲嗎?

最後,我建議中共匪黨習近平先生提升一下自身的檔次,貴黨的宣傳戰水平實在太低,和北朝鮮檔次差不多,這種檔次的欺騙手段,對付大陸人民都不見得有效了,就不要拿到信息開放美國了來騙。如果非要騙的話,麻煩派一些智商稍微高一點的人來,好走不送。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