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attachment
明慧专题:“1400例”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如同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一样,这场迫害也是以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开道,所谓的“1400例”就是谎言宣传的一部份。

中共罗织的“1400例”杀人、自杀、死亡的案例中,有的案例是把精神病患者病发时的意外事故栽赃为法轮功学员所为,有的案例是以减刑为条件唆使杀人者冒充法轮功学员,有的案例是以报销医药费为诱饵让危重病人冒充法轮功学员,还有的案例是把普通人的正常病逝说成是炼法轮功造成的。所有这些案例都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栽赃嫁祸。

这些谎言宣传,不仅成为中共煽动仇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借口,而且使很多大陆民众失去了受益于法轮功的机缘。

因害怕谎言被揭穿,中共江泽民集团烧毁法轮功的书籍,关押讲真相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封锁海外明慧网等报道真相的网站。但是中共的谎言无法阻挡真相的传播。

明慧丛书:《绝处逢生》

在本书里,我们可以看到各种人罹患顽疾和绝症的悲凉故事。可是他们因各种因缘际遇修炼法轮功之后,都得以绝处逢生,开始了身心健康的修炼生涯。

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


法轮功是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一种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因为其教人修心向善和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迅速传遍中国,并传播到海外,修炼人数迅速增长。一九九八年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专家,对近三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做了五次医学调查,证明了法轮功祛病健身有效率高于百分之九十八。



阅读全文

“1400例”栽赃术之一:利用精神病人栽赃
李洪志先生从一九九二年传法开始就明确指出,精神病人不能修炼法轮功。在一九九六年的《悉尼法会讲法》中又指出:“精神病人,他自己意识是不清的,我们是不能度的。”而且法轮功教人向善,明确禁止杀生和自杀。“1400例”中有许多是精神病患者而决非法轮功学员。中共江泽民集团搜罗了许多精神病患者病发时杀人或自杀的意外事故,栽赃嫁祸于法轮功。

阅读全文

“1400例”栽赃术之二:唆使杀人犯栽赃
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是作为政治任务下达到全国各级官员的。许多地方不法官员为了邀功请赏,编造假新闻栽赃法轮功,公安人员以减免刑罚为条件,唆使杀人犯谎称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栽赃法轮功。

阅读全文

“1400例”栽赃术之三:收买危重病人栽赃
中共为了诋毁法轮功,还利用医院收买危重、绝症病人,承诺减免医药费,让他们谎称自己是炼法轮功的,配合电视台、报社记者演戏。



阅读全文

“1400例”栽赃术之四:假借病逝案例栽赃
中共把一些人的正常死亡说是因炼法轮功致死。其中有的人根本没有接触过法轮功,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为治病接触过法轮功,有些人在亲属的劝说下炼过功,但是他们真正的死因却是疾病。

阅读全文

案例:“剖腹找法轮”骗局
河北省任丘市华北油田马建民,本人及家族都有精神病史。有一天,马建民一个人在家,他的家人回来时,看到地板上有很多血,马建民肚子剖开。当时公安局的人明明知道:马建民死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家,究竟为什么会剖腹,谁也不清楚。但央视不顾事实,仍然一手编导了“剖腹找法轮”的骗局。

阅读全文

案例:法院判决书认定杀父母者实为精神病人
山东新泰市泰山机械厂工人王安收因精神病复发,将其父母用铁锨打死。一九九九年七月,这一事件却被诬蔑成王安收因“练法轮功”杀害父母,并且收入江氏诬蔑法轮功的“1400”例中。但从下面提供的新泰市人民法院的官方文件中,我们可以事实确凿的清楚看到“王安收因练法轮功杀害父母”是严重违背事实的谎言。


阅读全文

案例:哈尔滨市第四医院诱骗李淑贤栽赃
一九九九年七月,黑龙江阿城市大岭乡农妇李淑贤因患胃溃疡住进了哈尔滨市第四医院。病重期间,正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全国迫害、诽谤法轮功之时。当时李淑贤家庭生活非常贫困,很难交上住院费。在这关键时刻,医院院长出现了,主动为李淑贤及其家属出主意,告诉家属:你们就说李淑贤是炼“法轮功”的,就能获得医院免费治疗。

阅读全文

案例:公安部门许诺栽赃法轮功可免死罪
二零零零年辽宁盘锦市电视台曾报导“魏家杀母案”。事后了解到这位被杀的老年人是以拣破烂为生,其女在海城游手好闲,打麻将,没钱了就到盘锦母亲处要钱,其母没钱给她,她在晚上将其母杀死。后来,公安部门的人给其女出主意:“你就说你炼法轮功,往法轮功上一推没死罪。”魏家老百姓都知道她不是炼法轮功的,但老百姓面对强权的压力,只能背地议论。

案例:和1400例一脉相承的傅怡彬杀亲案
1400例之后,中共喉舌媒体又有几次利用精神病人杀人的恶性事件栽赃陷害法轮功。发生在二零零一年底的傅怡彬杀亲案就是其中影响最坏的一例。

阅读全文

录像片:京城血案的真相


评论文章
“1400例”谎言与条件反射
“1400例”谎言使多少人失去受益的机缘
美国医院错误每年造成19万5千人死亡——反观1400例栽赃案
拉家常:“1400例”只能证明法轮功祛病健身功效之超常
“1400例”真相(1):从死亡率看1400例 凸显法轮功祛病健身之功效
“1400例”真相(2):官方媒体栽赃陷害肆意妄为
“1400例”真相(3):官方报导随意定罪 视如儿戏
“1400例”真相(4):官方媒体可信吗?一个1400例的家属如是说
“1400人”真相(5):法轮功不让人吃药吗?
“1400例”反证法轮功的功效


先不说这1400例如何经不起推敲,就假定这1400例是真的,就假定全国炼法轮功的人数是中共迫害开始时宣称的所谓的仅有二百万人(实际上,一九九八年官方公布全国约有七千万到一亿人炼法轮功),由此而算出的死亡率也远远低于正常人口的死亡率。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贵州桐梓黄明海悬挂“抗暴是我们唯一选择”等横幅 抗议拆迁
(维权网信息员陈华报道)家住桐梓县燎原镇油草村的黄明海,为了保住暂时栖身的废弃房子,于2014年12月15日,在房子四周悬挂写有“坚决处理煤化工当年暴力拆迁,惩治凶手,不再接受暴力,抗暴是我们唯一选择,还我安宁的家园。恶官们,还我弟弟黄老五”等字样的横幅,其老母亲和一双儿女,手捧兄弟黄老五的遗照,在寒风中坚守,坚决阻止政府拆毁一家老小暂时栖身的房子。
2007年,贵州省发改委批准立项在燎原镇上马煤化工厂,占地941亩。拆迁中,政府采用施放催泪瓦斯、被精神病、关押、毒打、追杀、甚至致人死亡等暴力恐怖手段,强征、强拆两千多亩,黄明海一家本来不在拆迁范围之内,同样遭遇了残酷的强征强拆,其兄弟黄老五被逼走投无路,分别两次喝敌敌畏和除草剂自杀抗议,造成心肝五脏损伤,于2014年10月1日含恨去世。
政府强拆强拆了黄明海的房子,却赔付一个危房,还逼迫其老婆签字。黄明海一家人不敢搬进危房,怕那个房子会成为埋葬一家人的坟墓。万般无奈之下,一家人只得暂时栖身在一废弃的房子里,靠捡废品勉强度日。最近,政府又以修公路为由,要拆除一家暂时栖身的房子并驱赶一家老小。为了一家人不再流浪,黄明海一家老少手捧兄弟黄老五的遗照,在寒风中坚守,抗议强拆。

http://www.weiquanwang.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374.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公祭日,上海公民问习近平:什么时候为“文革、“自然灾害”中被害死的同胞设立国家公祭日?
(维权网信息员潘黎明报道)2014年12月13日中国公祭日,国民党将军后代赵迪迪、王宗泽和上海维权人士周洪宝、孙洪琴、陆美英、张平、陈建芳等到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纪念1937年8月13日爆发的淞沪战役中牺牲的国民党将士。他们展示国民党旗子和高举“勿忘国耻向蒙难同胞致哀,今抗战将士依旧蒙冤地下”的标语表示对国军烈士的怀念和敬意。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者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30万同胞惨遭杀戮。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爆发。同年11月5日(农历十月初三)凌晨5时,侵华日军以11万人之众,乘大雾和大潮之机,分乘155艘运输船,编成3个登陆运输队,在金山卫东西长约15里的海岸登陆。我金山卫沿海守军第62师2个连,陆家埭1个营部,卫城内蛇王堂第63师1个炮兵辎重排共300余人奋起抵抗仅28人突围,其余全部壮烈殉国。
8年抗战取得胜利,是中国国民党军队的丰功伟绩,中国人民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任何人的谎言掩盖不了事实。
国家公祭日是国家为了纪念曾经发生过的重大民族灾难而设立的国家祭日。中共人为灾害嫁祸“自然灾害”饿死4300万~4600万、文化大革命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万7千余人、703万人伤残,7万多个家庭整个被毁。上海公民质问中共中央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什么时候为“文革、“自然灾害”中被害死的同胞设立国家公祭日?
上海公民:

赵迪迪:15201726813、

王宗泽:18600885482、

周洪宝:18930788059、

孙洪琴:18939958679、

陆美英:13166431633、

张 平:13621601528、

陈建芳:15026516445。

http://www.weiquanwang.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370.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许乃来8岁的女儿许严之被情感剥夺,要持续到何时?
(维权网义工王钢报道)2014年12月12日是支付宝等商家发起的打折购物节。线上的打折购物活动终于走到线下。对于便民实惠的活动笔者也不吝支持一把。笔者挑选了一本自己女儿很喜欢的《巴拉拉小魔仙》杂志,准备送给比自己女儿略小一些的许乃来的女儿——许严之。
下午5点多,笔者赶到位于朝阳区王四营南花园的未成年人救助中心。当时天气晴好,只是此时太阳西垂、北风呼啸,黑暗慢慢笼罩上来。
笔者跟门卫保安说我来探视8岁女孩许严之,他说探视不了,随手拿起身边的对讲机,喊:03几几,有人要看许严之。对讲机传出一个女士坚决的声音,告诉他不让看。
笔者赶紧说,给许严之送东西。保安接着说,说来送东西。里边问,是什么人?警察吗?保安:不是,一个市民。问,是来接人的吗?保安:不是,说来看的。里面沉默了会儿。
笔者感觉里面的人紧绷的情绪似乎放松了些。保安这时转述,你等会儿吧。
等了一两分钟,办公楼内走出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男的首先说,许严之探视不了。你得去找警察办理手续。你是什么人?
笔者:我是他父亲的朋友。孩子跟我认识,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男士:不行,看不了。
笔者:那给孩子送两件东西吧?我掏出许乃来给我的一条手链。这条手链,许乃来说是他送给孩子的礼物,是孩子在被抓之前最喜欢的一件爸爸给的东西。这是一条红色绳编手链,上面有中国结,还挂着几个卡通青蛙公仔。
笔者:这是孩子最喜欢的一条链子。
男士:我们不能收,不能送。我们这里什么都有。
笔者:这是她爸爸送她的礼物。
男士:不行。请你理解我们的工作。如果孩子看到这些东西产生情绪波动,对孩子不好,我们也不好开展工作。
笔者:许严之的父亲不是要求要接走孩子吗?
女士;他父亲需要通过警察办理手续。
男士:我们也是为孩子的安全考虑。对吧?这孩子是警察送来的,我们不能随便就让什么人接走。
笔者:你们既然承担不了孩子的安全责任,那你们把孩子还给许乃来,许乃来可以承担安全责任。这不就解决了吗?
两人摇头摆手,转身走了。
据了解,许严之当时随许乃来一同被捕拘押于丰台云岗派出所。后来警察趁孩子哭累的时候,强行将她从父亲许乃来的怀中抢走并送到朝阳未成年人救助中心。
笔者可以想像,孩子初到救助中心时,一定是哭天抢地、一定是要见她爸爸的。可以想像,救助中心一定是以千方百计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千方百计抹掉孩子父亲的印迹、并且通过时间慢慢冲刷这种方法来抚平孩子的情绪的。
笔者估计,警方给救助中心下了命令:没有警方的同意,任何人不得接走许严之。所以,“接走许严之”的事情,救助中心是奉令行事。至于“禁止会见许严之”,则是救助中心的自主决定。救助中心从自己工作便利的角度出发,宁可强行抹去任何会让孩子想起她父亲的线索,也要保证孩子情绪稳定。
美国心理学家哈洛曾通过恒河猴做过著名的“情感剥夺”实验。哈洛的实验证明“接触(拥抱、抚触等)所带来的安慰感是爱最重要的元素。”
笔者想问救助中心的是,你们不设法联络许严之父亲许乃来,不帮助许严之尽快回到许乃来身边,却屈从于警察非人道的强制命令、人为阻挠许严之正常的情绪反应,你们觉得这样合适吗?良心过得去吗?

http://www.bannedbook.org/images/og-img.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江西靖安县政府强抢民财,退伍老兵吴力新维权无门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2014年12月11日江西靖安县政府竟然组织十几个单位的一百多名大小干部强行闯入吴力新的苗木基地,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财。吴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苗木场被霸占,经过一天的强取豪夺,几千棵碗口粗的丹桂树被直接挖走,他的全部身家性命,就这样被强抢而空,毁于一旦。
据了解:吴力新,是一位退伍老兵,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年从部队退伍回家,十几年前用一生的积蓄在靖安县红岗林场购买了几十亩山地,并颁发了《林权证》,白纸黑字属合法经营,满山栽种的都是丹桂树。
2014年5月靖安县工业园(办公电话0795-4655687)打电话给吴力新说,县委书记引进了一个大型企业,要征收吴的十几亩苗木基地,吴说只要按照市场价格赔偿完全可以谈,他们很强硬,只愿意出市场价格的十分之一,结果就不欢而散、不了了之。
2014年9月底,靖安县政府有关人员又找吴力新谈了一次,还是那样绝不让步。吴当时就说,引进投资振兴当地经济,我拍双手欢迎,但是不能建立在牺牲我个人权益的基础之上,他表明自己的苗木基地已经经营了十几个春秋,而且合法买断了50年的土地经营权,苗木基地虽小,也是他个人的一个企业,哪有为了所谓空洞的振兴县经济,而荒唐地侵害私人企业经济之理?听完,他们表态说,这个项目是县委书记引进的,你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
据悉:靖安县政府最近为了引进一个虚无缥缈、还不知真假投资的所谓家具企业(号称投资100个亿,要占地5000亩),县衙门为顾大而全、整齐划一的面子,霸王硬上弓,将退伍老兵吴力新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苗木基地强行推平,造成吴力新估算三四百万元的直接财产损失。
附:
江西省靖安县委办公室电话:0795-4662212 0795-4662476

吴力新手机号码:13662299993

http://www.bannedbook.org/images/og-img.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遭遇暴力征地村民 杀死现场施工方经理
(维权网信息员陈华报道)四川省沐川县建和乡因修建河堤,在征收村民土地过程中,不按照国土局颁发的土地证面积进行赔付,而是私自将赔偿款赔付给关系好而土地证上没有土地的人,引起村民愤怒。
2014年12月8日,当沐川县建筑公司到现场进行施工时,被村民阻拦。政府随即出动警察暴力执法,打伤村民,并抓捕了几个村民。第二天的12月9日下午,受害村民跟踪在现场施工的沐川县建筑公司经理黄毓奎至法院附近时,将其杀死。

http://www.weiquanwang.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351.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紧急关注:民主人士林淞滨在上海遭长期秘密关押 狱中受到虐待而多次绝食
(维权网信息员孔涛报道)本网信息员今天(2014年12月3日)从上海一访民处获悉,长期居住于上海的广东籍民主维权人士林淞滨,因参与上海民运和公民维权运动,遭到上海警方抓捕关押于上海淞江看守所中已经8个多月,至今未给家人出具任何法律文书,也没有审判。在家属一再追问下,上海警方居然说林先生涉嫌“信用卡诈骗”。希望各界关注本案。
据上海一访民介绍:林淞滨,网民狼头老五,广东汕头人,长期在上海居住工作。
从2012年起,他开始参与上海民运和维权人士的公民同城活动,并多次参与同城聚餐和上街举牌等活动。
2013年张林之女张安妮逃亡期间,林淞滨参与营救活动。安妮两姊妹上机去美国之前的最后一晚,就是在他家度过。
2014年4月2日,上海3000多名维权人士在上海市政府门口聚集,除了提出各自的权利诉求外,还拉出横幅声援建三江的维权律师和茂名的反PX抗争,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在这个集会上林淞滨发表演讲,提出18条人民诉求,包括全民免费医疗、少年儿童免费教育、政府养老、官员公开财产、严刑打贪及建立民主宪政实现公平选举等,引起很大反响。
当局怀疑他是多起维权和民运活动的组织者,跨省抓捕秘密羁押他已有8个月,既不开庭审判也不让见律师和家人。经家人多次追问林所犯何罪,上海公安遂以“信用卡诈骗”来诬陷他。
林现在被关在上海淞江看守所。几天前,林淞滨的朋友向一位从看守所释放的访民处得知,林在看守所因为受到虐待而多次绝食,已经瘦得皮包骨头,恐有性命之忧。
这位访民呼吁:“望各位维权律师关注、各位网友向社会转发。林淞滨是一位理念坚定、低调踏实、默默奉献的民主人士,请大家不要让他被黑死在狱中!他们杀了曹顺利,难道我们要让他们再杀林淞滨?”

http://www.weiquanwang.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313.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上海、吉林访民在北京集体手持宪法、拉横幅要求真正依法治国
(维权网义工袁沪宁报道)2014年12月4日我国首个宪法日,上午,上海访民徐玮、刘海林、沈利达、顾国平、顾永洪、陈春芳、沈玉青、冯国伟、杨伟明、于国梁、解想荣、朱宝根、林桂玉、杨薪民、何秀洪、方涛、倪娜、丁建芳、陈红其、唐明兰、刘金娥、虞月明、姚黉馨、刘福泉、仇秀娣和吉林省访民等27人在北京市区一所大楼内集会,手持宪法,拉起横幅,要求真正贯彻“依法治国”的执政理念,希望政府不但要依法治国,依规治党,更要从严治官,以理服人。
访民们说:“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化大革命遭受迫害时才持《宪法》维权,但为时已晚,家破人亡。而今,访民也正在遭受文化大革命般的迫害,也持《宪法》维权,也遭受强大的腐败集团的迫害,有的人亡,有的家破,有的坐牢。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也曾受过迫害,当过访民,上台后说要实施依法治国,依法治国能够真正实现,不仅利己利民,更是顺应当今世界潮流。”

http://www.weiquanwang.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322.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杭州文辉街道国家公职人员利用职权实施故意毁坏和丁红芬解救黑监狱被判故意毁坏对比
(维权网信息员李艳报道)2014年5月9日,杭州市下城区文辉街道办事处,向辖区市民沈小云家送达了《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公告》该公告认定其一至三层建筑为合法建筑,第四层是违法建筑,限期三日自行拆除。
5月13日,一群穿着:“特勤”制服的带着空白“工作证”的人员,非法砸门,翻墙,强行绑架了沈小云及其丈夫随后闯入其家中将其安装在一二三层楼上的监控和电线剪断,并于当日将其围墙全部毁坏,同时也砸毁了一二三层楼里的很多家具和门,又于次日开始,雇人将沈小云家的四楼砸毁,而砸毁其四楼,必须经过其合法的一二三层楼房,相关人员并没有合法的闯入住宅手续,已经涉嫌“非法闯入民宅”,这期间,当事人及其邻居多次报警,但没有任何警察到达现场出警,现在当事人针对公安申请信息公开,提起行政复议,公安不答复,复议不受理,起诉不立案也不裁定。
而沈小云针对其5月9日做出的拆违通知的行政诉讼,9月5日,法院已经做出判决,撤销了该《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公告》并且已经生效,但杭州警方却一直拒绝受理他们报的文辉街道滥用职权“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绑架”、非法闯入民宅。沈小云针对下城区公安分局文辉派出所相关责任人向检察院提出的刑事控告要求追究“滥用职权”“包庇犯罪”“玩忽职守”等罪行,检察院也不理不睬。
从视频中可以看出,文辉街道所有工作人员,和涉案警察,纵容这群披着合法外衣的强盗,实施的一系列犯罪行为,至今没有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无独有偶,就在不久前,江苏因为解救黑监狱(法制学习班)被控“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的人权英雄丁红芬、沈爱斌却因为解救黑监狱时砸毁了(法制学习班)这个“黑监狱”的大门,被判刑1年9个月和1年6个月。
该两案对比:解救黑监狱是公民,而毁坏、绑架、非法闯入沈小云家的是国家公职人员,解救黑监狱毁坏金额公诉方提供的鉴定依据也仅仅5048元,而沈小云家直接损失已经超过十万元,为了正义解救黑监狱被关押人员,被判刑1年9个月,而国家公职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绑架”、“故意毁坏”、“非法闯入民宅”却连案都立不上,无人过问。十八大四中全会中共再次提出要依法治国,两案这样鲜明的对比,还遑论什么依法治国呢?

http://www.weiquanwang.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37.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丁红芬、沈爱斌等冲击无锡黑监狱案”全案始末
(维权网信息员张宁宁报道)本网获悉:2014年11月28日上午10点,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锡滨刑二初字第0118号刑事判决,以丁红芬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沈爱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其余三位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免于刑事处罚。五位被告人均表示不服,将提起上诉。
丁红芬、沈爱斌等冲击无锡黑监狱案始于2013年6月:
2013年6月22日,倪文华特地从济南赶到无锡,与丁红芬、沈爱斌、许海凤等一起商讨如何营救因上访被秘密关押在黑监狱的丁永金(74岁)、丁国英、丁鸿祥、杨建英、周静娟(81岁)等五名访民。但大家不知这五名黑监狱关在哪个黑监狱。
晚饭后,丁红芬、沈爱斌、倪文华等驾车在无锡市寻找,晚上8点多,终于发现无锡安镇东郊商务宾馆设有铁门,很神秘,有关押访民的嫌疑。经细密观察,大家确定该宾馆就是关押访民的黑监狱。
于是,丁红芬、沈爱斌、倪文华等打电话召集无锡维权人士前来救关在黑监狱的访民。无锡维权人士陆续来到安镇东郊商务宾馆集合。有的已经睡熟,从睡梦中被叫醒赶来营救。深夜11点50分许,开始行动。
丁红芬、沈爱斌、倪文华、王建芬、沈军、吴平等无锡30多名维权人士,带着撬棍、绳索等工具,撬开三道铁门,踢开9间房门,将关押在无锡安镇东郊商务宾馆的丁永金、丁国英、丁鸿祥、杨建英、周静娟等五名受害人成功解救。
随后,大家向110报警,并将被控制的实施非法拘禁的无锡市橄榄绿保安公司的7名保安,交安镇派出所出警的警察和协警处置。就在警察调查的过程中,突然50多名穿黑衣的社会闲杂人员跑步来到现场,气势汹汹地围攻丁红芬等维权人士,并企图将丁红芬塞进汽车,却被现场的维权人士抢回。如此情景,多次反复,黑衣人未能得逞。
警察不但不保护受害人和维权人士,反而纵容黑衣人肆意妄为。至次日凌晨2点许,突然开来两辆“特勤”车,计有100多名黑衣“特勤”从车上下来,终于强行将丁红芬夫妇、瞿峰盛夫妇、丁红祥丁永金和许海凤绑架走。
在此之前,年近古稀的倪文华不顾路途遥远,多次到无锡,与当地维权人士一起调查黑监狱,据采访统计无锡至少有117处黑监狱,或设在宾馆、或党校、或军事基地、或仓库、或废弃的房屋等等五花八门都可随意设置黑监狱,限制访民的人身自由,从儿童到八旬老人无不受其害,并美其明曰“法制教育学习班”。但从来没有上过一次法制课,却干着践踏法律的勾当,迫害访民无所不用其极。
2013年3月24日,倪文华与无锡维权人士一起把黑监狱受害人从无锡锡山党校营救出来。倪文华为黑监狱受害人书写关于黑监狱的信息公开申请书,无锡市人民政府以此涉密党委信息为由,拒绝公开。50多名黑监狱受害人委托倪文华向江苏省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申请,省政府维持无锡市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黑监狱受害人继续委托倪文华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院在法定期限内既不立案,又不裁定,逼黑监狱受害人联合起来进行自救运动。于是,就发生了冲击黑监狱一幕。
当时,丁红芬等营救了黑监狱受害人,却被无锡当局以扰乱单位秩序抓捕,一度以取保候审释放。2014年5月29日,再次将丁红芬、沈爱斌逮捕,其罪名却改为“故意毁坏财物罪”,并于当日起诉,直至11月25、26日才开庭,对丁红芬等五人进行审判。各地维权人士前往无锡围观,警察戒备森严。最后1天开庭到晚上11点许,在丁红芬还没有发言完了的情况下,法庭强行休庭。
今天,2014年11月28日上午10点,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作出上述判决,丁红芬、沈爱斌等冲击无锡黑监狱案暂时告一段落。但是五位被告人均不服,都将提起上诉。对此后续发展本网将持续关注。

http://www.weiquanwang.org/wp-content/uploads/2014/12/31.jpg
(谷歌搜禁书网,找大陆直连网址免费下载海量禁书《新公共情妇汤灿》、《江泽民和他的女人们》、《中共高干情妇档案》等等)
Photo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