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s

我在此,声明,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我忠于自己的信仰,拥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绝对不会为任何国家政府机构喉舌!那些和我神似的,并且研究我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冒牌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群无耻之徒,还妄图,找个样貌和我相似的人,来毁坏我的名声!!!
我现在最后的落脚点是汉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不管有没有背景,因为我迫于生计不得不落脚!!如果后续有长相和我神似,并且和我立场,观点完全相反之人,这个人一定不是我!,并且已知的,公司已经存在一个叫丁冬冬的,现在在做一些模仿我行为的事情!!!
我的立场是!
我一定会坚持到,不得不离开此国土!
所有相信和,支持我的人,请继续的相信和支持我!
我也会努力证明给你们看,如果我没有能力,改变什么,待到我将来出国,我也会为每一个想要在外谋职的人,提供出路!!!

我在此,声明,什么时候我都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和立场!
我忠于自己的信仰,拥有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绝对不会为任何国家政府机构喉舌!那些和我神似的,并且研究我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冒牌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群无耻之徒,还妄图,找个样貌和我相似的人,来毁坏我的名声!!!
我现在最后的落脚点是汉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不管有没有背景,因为我迫于生计不得不落脚!!如果后续有长相和我神似,并且和我立场,观点完全相反之人,这个人一定不是我!,并且已知的,公司已经存在一个叫丁冬冬的,现在在做一些模仿我行为的事情!!!

我的立场是!
我一定会坚持到,不得不离开此国土!
所有相信和,支持我的人,请继续的相信和支持我!
我也会努力证明给你们看,如果我没有能力,改变什么,待到我将来出国,我也会为每一个想要在外谋职的人,提供出路!!!

Post has attachment
动手了!传王岐山正式约谈江绵恒(图)

2016-06-02 09:35
作者: 李文隆【字號】 特大 大 中 小
【打印机版】





0

22

0
G +
0
Pocket
0



习近平宣明要动“三爷”,没有言明的首要目标被指就是江家儿孙。(看中国制图)
【看中国2016年06月02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不断传出负面消息的江泽民家族,日前再传重磅消息,港媒曝称王岐山把持的中纪委已正式约谈了江的长子江绵恒。迹象显示,习王步步为营,先谋定有江的儿子,对江泽民成围剿之势。


香港《争鸣》杂志6月号披露,今年5月14日,中纪委正式约谈了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约谈要求,江绵恒须交代个人及家属在境外的财产,以及有否开设公司等事项。
此前,香港《动向》杂志5月号刚爆出反腐重磅消息称,由王岐山主管的中纪委牵头,协同中组部、中央政法委一起,于4月25日下达“关于党政军、国家机关部门高级干部家属、亲属(包括离退休省部军级及以上本人、家属、亲属)出境出国若干规定”的通知,通知自即日起生效执行。
报导说,根据通知,责成所有被限制离境、出国的家属、亲属必须在60天内书面上报有关财产、护照、国籍等资料。而在有关的中共国级退休高层名单中,江泽民高居榜首。
在中国大陆,江泽民被民众封为“腐败总教练”,江的两个儿子江绵恒和江绵康在上海长期勾连政商界,闷声发财。其长子江绵恒更得到了“中国第一贪”的称号。
1992年江泽民手握党政军大权后,让江绵恒从美国回国,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江绵恒利用其父的权势建立起庞大的电信王国。上海商界人士称,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江绵恒早就被曝光卷入上海社保大案及周正毅案。
早在2015年5月,上海首次“试行规范官员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官方媒体称,上海的计划是国家规定进行试点,是习近平广泛反腐运动的一部分。当时外界分析认为,这是指向了以上海为老巢的江泽民家族。
2015年11月24日,上海市委巡视组进驻江泽民长子江绵恒的发家地盘上海联和。当时外界分析就认为,江绵恒可能将出事。
江泽民于去年底被港媒《前哨》曝出形同被软禁后,近几个月又连续缺席中共重量级人物悼念,江家不妙的消息不断传出。
今年3月23日,郑恩宠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表示,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江绵恒与江绵康已经被内部控制,消息来源非常可靠。
4月21日,熟知官场内情的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对海外媒体表示:“江泽民家族的势力已经完了,只不过(习近平当局)没拉破面子宣布而已。”
5月下旬,多家海外媒体传出,一直有传闻的有关上海市委书记、市长的变动将明确。上海消息人士透露,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将调国务院任副职,中纪委和审计署对韩正的离任审计已经结束。上海市长杨雄将退休。
现任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市长杨雄被认为是亲江泽民家族的上海官场代表。路透社曾报导,江泽民希望韩正留任上海,以照顾其家族和盟友在上海的利益。一般相信,上海高层异动时机,与习近平整理江泽民在老巢盘根错节关系的计划有关。
中共体制内学者辛子陵上月也曾对海外媒体表示,江泽民两个儿子和曾庆红儿子的调查正在深入,据说已经完成调查,按照以往打虎惯例,习王可能会“先动这两个小的”,下一步要动就是江泽民及曾庆红。
辛子陵指,江泽民的儿子所涉贪腐主要是在上海。江绵恒和台湾王永庆的儿子开公司,据说人家只是借他的名义,一分钱没出,多少个亿就是他拿的,在哪拿,结果国就是家,银行就是他们家的,那时,江泽民在位,这两个儿子就闷头发大财。”
而据此前中共官媒公布的习近平年初在中纪委全会上的讲话,习专门就高官子女家人经商问题称,高官“有的将自己从政多年积累的“人脉”和“面子”,用在为子女非法牟利上,其危害不可低估。”又引用“莫用三爷,废职亡家。”声言,“不要以为是干部子弟就谁都奈何不了了”。
外界观察认为,习近平宣明要动“三爷”,没有言明的首要目标就是江绵恒。

- See more at: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6/06/02/609391.html#sthash.bbOmIOH1.dpuf

Post has attachment
【庆祝513】终成幸福一家

文: 山东大法弟子 言明打印 | 转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山东人,九七年冬开始学习法轮功。我师父两次救了我的命,使我能在大法修炼中坚定的走到今天。我们全家也走出了风雨,成为一个幸福之家。
两次逃过生死劫

那是我刚刚修炼不久的事。女儿降生了,媳妇正在坐月子。一天晚上我在睡梦中,突然感觉全身动不了了,想喊却喊不出声音,我意识到自己可能煤烟中毒了。这时我拼命挣扎着往起坐,想把熟睡中的媳妇叫醒,但无济于事。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李洪志师父,于是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我!”这念头一闪,我“唿!”的一下就坐了起来,连忙打开灯,这才看清满屋子的煤烟,我迅速打开窗户,把媳妇叫醒了。是师父救了我们一家三口啊!

第二年春天,我扯着二百米长的电线到菜园里去浇菜,浇的差不多了,我喊媳妇回家断电,估摸着时间她应该把电给断了,我就开始往回缠电线,突然一股强大的电流把我电的全身剧烈抖动,我口里大喊着:“啊——啊——”,这时在我前面正好有一口井,直径六七十公分,这电流把我从井北边瞬间打到井南边,然后就跳闸了。

我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没受到任何伤害,连皮肤都没有被电击的迹象。

媳妇没给我拔电源,差点要了我的命,刚要发火,突然想到师父讲的法理,就转怒为喜,笑着走進了家门。试想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被打進井里是什么后果?即使没進井,也得被电死或重伤,师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大法让我重德行善

从我父亲那一辈开始,我们家族和村里四、五家村民矛盾很大,见面从来不说话。修炼一段时间后,思想境界提高了,就想炼功人不能有敌人啊,我应该放下这些仇恨,善待所有的人。于是,我找到合适的机会和那几家人说话,这样我们彼此的关系“解冻”了。直到现在我们相处得都很融洽。

我家附近有个针织厂,我以前就是靠贩卖针织下脚料赚钱,但是从厂子里购买的价格和市场价是一样的,为了赚钱,我就给过秤的人行贿,让他少计数,我好多装货,就这样,我从中挣了不少钱。修大法后,我用“真善忍”衡量,知道这样做不符合做好人的标准,损了大德了,于是我放弃了这个赚钱的买卖,改行上班,虽然挣得少,但心里踏实。

我有一块地离村有七八里远。那天,我赶着牛车拉着浇地的机器和好几袋水管子去浇地。那块地有二百五十米长,南北两头都有水井,因为北边那个井水旺,我就把机器卸到北边的井旁,然后铺浇地水管。

铺了大约一百七八十米了,远处来了一辆农用三轮车。那个司机为了抢井,直接把车开到北边的井旁,把底管插進井里去了。因为井的直径只有三十公分左右,只能插一根管子,他是外村人,这个井是我们村打的,按规定他是不能用的。刚开始我愣住了,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不和他一般见识,既然他把这口井占了,我就用南边的井吧。就这样,我把管子收起来,用车拉到南头,又一节一节的把管子铺上,内心很平静。

一天我们去一个村弘扬大法,碰见一个年轻人,他诧异地问我:“你也炼法轮功?”我说:“是啊!”他笑了,他说:“那天我去浇地,我知道自己理亏,料定你一定会和我干一仗,所以,我做好了打架的准备,没想到……”我笑了,原来是他!我告诉他因为我修了大法才这样做的。他开心的笑起来,连忙说:“法轮功是好!是好!是好!”

大法改变了媳妇

媳妇看我炼功后不只是身体好,道德素质也提高了很多,烟酒全戒了。她也跟着学大法了。可是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一时间谣言铺天盖地,比文革更甚。我媳妇怕的不行,开始阻止我炼功,还以离婚相威胁,又用绣花剪子割手腕,逼着我在她和法轮功之间做出选择。

在这种强大的压力下,我想只有自己做的更好,用行动来证实法轮大法是正确的。我更加关心她,家里的活能多做就多做,在日常生活中,我经常穿插着给她讲真相,渐渐的她由反对我炼功到最后主动帮着我讲真相。

后来,媳妇腰痛不能翻身,吃了一个月的偏方也没见效,到医院做了手术之后,在床上躺了半年,自此以后,就不能干重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不断的引导她炼功,费了很大的劲,真是费尽了口舌,她才开始学大法。自从炼功之后,她就再也没吃过药也没打过针,现在非常能干,干什么活都行。

媳妇会开车,她经常自己开车到外县一个很大的批发市场去進货,進货之后自己卖。有一次進货,人家多给了她一条裤子,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得给人家退回去。于是她跟发货的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占你的便宜。”那人既震惊又感动,听明白真相之后,跟她要了师父的教功录像,说也要学法轮功。后来那人每次给我媳妇進货时,不写名字,都写“法轮功大姐”。

还有一次,一位商家把棉袄皮给多了,媳妇又给人家送了回去,告诉人家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要这不义之财。那个商家说:“上次我也给某某多发了四百多元钱的货,那个人也给我退回来了,他也是炼法轮功的。”媳妇就给他讲真相,给他护身符和真相资料,他全都要,不断地说:“炼功人真好!”

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法轮功学员讲诚信,有很多次,是媳妇自己把货点错了,误以为人家给少了,打电话告诉客户,客户从来不怀疑,每次都说:“没事,等下次来,给你补上。”媳妇发现是自己点错了再向人家认错。

顽固的父亲也变了

我的老父亲今年八十五岁了。他以前当了很多年的村支书。我爷爷是所谓的“革命烈士”,我奶奶当过妇女主任。父亲从小受这种家庭的影响,被中共毒害的非常深,整天一开口就是毛某某怎么说的,但是父亲为人很正直,总是努力要当个合格的“共产党员”。

刚开始给他讲真相时,他不是瞪眼就是骂人,骂我不孝顺,每次我和他聊起法轮功时,家里就象打仗一样,他嗓门大的大街上都能听得见。

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也在发生着变化,后来,我给他大法书,他在家也看起来,看完后跟我说:“真得好好炼,老师说大浪淘沙。”

他年轻时病很多,气管炎严重。这是家里的遗传病。他的一个亲弟弟、两个亲妹妹都因这病早逝,有的只活了四、五十岁,命长的也没活过六十岁。自从我炼法轮功之后,他的身体变好了,如今八十五岁了还天天干活,挑水浇园子。前一阵,还在起诉江泽民的起诉书上签了字,真是可喜可贺!

现在,我的两个女儿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们一家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全家人活的轻松而快乐,我们成为非常幸福的一家人!在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我们全家恭祝师父生日快乐!节日快乐!
Photo

会见舒向新,从“生不如死”中走来!】
        今天会见舒向新律师非常顺利。在会见室外,老远看到穿上大棉袄的舒律师被提出监所大门,我和蔡瑛律师一同向他挥手,他也举手示意。律师会见室内,巨大的摄像头就安装在隔离栏上,40厘米许正对着舒律师所坐位置,一举一动(不知是否有录音功能)尽在掌握之中。辩护律师也面对摄像头背面而坐,距离也是约40厘米。济南第二看守所这种统一设置的摄像头对在押人员和辩护律师来说,或许带来不小的心理压力。当我们告诉舒律师,大家都在关注你昨天被拷打冻饿的遭遇时,这个46岁的山东壮汉,突然流露出好像小孩子受了极大委屈的神情。他耷拉着头,咬着嘴唇,热泪脱眶而出,喃喃道:“谢谢,谢谢大家。”
       舒律师脸部和手腕部还有明显的伤痕和铐痕,他用“生不如死”、“极尽羞辱”总结、回忆如坠深渊的苦难七小时。
       1月4日早八时许,管教干警张仲伟以舒不干活(粘蒙牛、伊利牛奶礼品盒,胶水气味冲鼻,舒律师受不了)为由,用“操你妈”等污言秽语辱骂舒,舒一顶嘴。张警官雷霆大怒,:“你他妈太嚣张了”。接下来舒被拖出监室,带上手铐挂在通风透凉的公共过道。张警官一阵暴打,舒除了明确感知脸肿头晕脑胀,地上出现一摊血外,后就迷迷糊糊了一段时间!7个小时的挂拷,最开始还在乎大庭广众,人来人往中的示众之辱,后来手铐巨痛、冻得发抖、饥肠辘辘、憋屎憋尿的痛楚接踵而至,一种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人来人往,没有一个干警停下来看一眼,问一下,这种绝望就如同坠入深渊,觉得自己连条狗都不如。舒律师述说这种绝望时,不时闭目锁眉、不时仰天长叹,我闻之观之也极其伤感、惆怅不已。
李方平律师2016年1月5日于济南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