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试过跟自己厌恶的女人做爱吗?最近我有过这种经历,感觉很不错啊。不知道着算不算强奸,我有过一次很意外的经历,是真实经历,望大家不要乱猜。
  她是我公司的同事,现在和我不同部门。她应该有二十二、三岁吧,长得还不错吧,曾经有我的两个同事先后追她,但没多久就放弃了,因为她太拽了,老让人伤害,听说她追求富豪男友。我对她也没什么好感,一个原因是我觉得她的素质差,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工作中,她老喜欢找茬,虽然我不想跟她一般见识,但就是让人不爽。

  说来也太不巧了,上周六晚上,我因有约到我同事家,没想到她也在,没多久同事说有事出去一下,叫我等一下,结果一出去就是半个多小时,我在她床上躺了一会,她在电脑旁边搞什么东西,同事打电话叫我先回去,她要打麻将,可能要通宵。

  真郁闷,我只好向她道别,突然我有一种冲动,是想干她一场的冲动,我毫不犹豫的行动了。

  我走向她身边,问她忙什么,然后向她说明了情况,她站起身,正要送我出去,我突然从后面抱住她,紧紧地抱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你要干什么?”她惊诧之际,大声的问我。

  “我喜欢你……,我爱你……”她很震惊,我趁机抱得更紧,我们沉默了一会,然后我开始吻她脖子。

  “不要这样……,不要……”她很努力得反抗,但我还是没有停止,更加疯狂地吻她。慢慢地,她不再反抗了,开始接受了我,完全进入我的节奏。

  我们疯狂的接吻,我的手在她身上恣意乱摸,而她竟然默许的接受了这一切,我脱下她上身的衣服,只剩下胸罩了,她的胸部和脖子都是我的地带,而她此时呼吸急促,完全无法自控,我褪下她的胸罩,然后在毫无抵抗之下,把她抱到同事的床上。

  床上,她再次被我任由宰割,我褪下她的裤子、内裤,最后我们全裸地、紧紧地、在一起,她的身体每一部分都没有逃过我的攻击,而她完全不能自拔,似乎很享受。

  我慢慢地把肉棒插进她的阴户,她体内已经很湿了。她似乎很痛苦,或许是害怕,但也感觉很期待,直到最后进入她还没有放松。我进入以后没有立即抽出,而是又开始吻她,慢慢地她有点放松。我开始在她体内运动,她完全没了紧张感,很享受这一切。

  我们侧躺着做,然后又从后面插入,这一切在她半推半就的情况下进行,而我完全不再是刚开始的仅仅是搞一下,我的身体在激烈的颤抖下进行,感觉全身都无法控制。

  她在我激烈攻击下,又叫又动,完全自拔,最后,她泄了,身体像一下子瘫痪了一样,而我,我一周以来累计的所有过剩的能量那一刻爆发了,在她体内,是那么的彻底,我想爬在她身上躺一会,但我还是用力抽离她的身体,侧躺在她身边,又紧紧地抱住她,她没有抵抗,我的肉棒也紧紧地拥抱着她,感觉很舒服。
  没多久,我又有了战意,我又从接吻开始,一步步征服她,而她像只小猫,完全顺从着我,我们再一次一起爆发了,倒下了,这一次我们花得时间太长了一点。

  快到了十二点,我们紧紧地抱着,懒洋洋的,一动不动,但我内心有点不安,怕同事回来,我建议我们出去散步。

  我们在小街上逛了一会,我就把她带到一家宾馆里,开了一间房。

  我们一起洗澡,又搞了一次,这次我们很轻松,慢慢玩,搞了很多花样,试着乳交、口交,感觉就像一次非常舒服的按摩,非常的惬意。
http://www.av5u.com/thread-62-1-1.html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av5u.com/thread-69-1-1.html
  「你以为跑到房间、躲进棉被,这样就没事了呀?」

  「不要再闹我啦!」夏姿笑着低呼,「我爸跟奶奶都在楼下耶!」她闪躲着并出声警告。

  「我知道。」宋昱一把抓起棉被抛下床。

  「那你还这么大胆跑到我房间来?」她羞赧的脸微红。

  宋昱缠住她,笑着说:「你奶奶是故意把你爸爸叫进她房间,好让我们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可是你……」

  没让夏姿把话说完,宋昱便低头吻住她。「我终于可以如愿将你这个小磨人精给娶回家当老婆了。」撤开唇,凝住她,宋昱深情说道。

  夏姿娇赧地将他一推,「讨厌!人家到底有多磨人哪?」

  「好好好,我的小宝贝一点都不磨人,而是诱人兼秀色可餐,让人好想一口吃了你!」

  「色狼!满脑邪恶思想。」夏姿赧笑娇嗔。

  「我是你的情郎,不是色狼,而且我满脑都是情浓意切的相思爱恋,绝非你说的邪恶思想。」

  「油嘴滑舌!」夏姿娇笑一睨。

  「不,我是甜言蜜语。」

  「少来,你这张嘴从没对我说过好话。」夏姿噘唇,半是撒娇半是埋怨。
  宋昱眸中露出一抹狡黠,暧昧笑道:「但我这张嘴却『从头到尾』对你做尽『好事』啊!」

  毫无预警地,宋县豁然攫住夏姿娇艳粉嫩的柔软嘴儿。

  「我真爱死了你这张小嘴……」紧贴着她的唇,宋昱发出模糊的低吟。
  宋昱吻上瘾了,只因夏姿口中的唾沫就像一杯鸡尾酒,初尝酸甜清淡,可饮多了之后,却晕陶陶得令人醉茫,感到酥麻又销魂。

  宋昱低沉的嗓音与激情的舌吻,撩拨了夏姿的动情激素,令她本能地回应着,双舌交缠。

  情不自禁的,夏姿挺起自己的身体难耐地迎向他。

  「唉,你这磨人的小妖精,我怎会爱你爱得如此深哪!」宋昱吸吮着夏姿的唇,终于吐出了真情。

  夏姿心中也正欣喜地呐喊高唱,十指激动地插入宋昱的发中,拨乱了他的发丝,也拨乱了自己的心弦。

  她的手,不自觉地在他耳窝、颈项上下游移,徐徐缓缓地爱抚着。

  当她指尖一触一碰,刮搔着他最敏感的部位,他终于按捺不住,狂野地褪去她身上的屏障,也迅速地褪掉自己的赘物,让她诱人的美丽毫不保留展现在他眼前。

  宋昱捧起一方凝乳,使力将它束拢托高。

  他伸出舌头在她粉色乳晕上头舔转画圈,又倏然朝她乳丘吸吮轻嚼,接着干脆将整张脸埋进她的乳沟处,贪婪着迷地吸唤她的体香。

  他开始往下移,用他灼热的唇舌扫弄舔洗穴口前端的蕊花。

  「啊——」一阵敏感的战栗疯狂席卷着夏姿,差点就令她无法呼吸。

  宋昱嘴一张,瞬间将黑丛中的花蒂一口含住,舌头更是猖狂恣意地在她的幽穴上挑勾撩逗。

  「哦……哦嗯……」夏姿两手抓紧枕头,细细地发出呻吟,瞬间,层层的粉色肌瓣不断抽搐,轻颤得开开合合。

  一会儿,从他舔弄的穴缝中缓缓流淌出一道热腾腾的蜜水,他立即张口含吮。
  「没想到你连这儿也像酸甜的鸡尾酒,可口得让我不禁想一尝再尝,微醺陶醉,亢奋又销魂。」

  「嗯……我好敏感哦……」夏姿血脉偾张,心跳狂速,似乎要从胸口进出般,难耐地蠕动娇躯。

  「别动,我还想再多尝尝你这美味特殊的销魂鸡尾酒。」他将舌头钻入早已湿透的穴口和瓣蕊。

  「啊……不行了……」夏姿情不自禁弓起身娇吟。

  见她陶醉撩人的俏容,宋昱再也按捺不住,将自己热情的硬铁完全塞进她不停颤抖的肉缝中。

  「唔……」两人同时闷哼了声,瞬间沉溺在彼此结合的热情中。

  饱受温热包裹的昂藏再也受不了地开始律动起来,他一深一浅地抽出插入,每送进一次,都摩擦到她敏感的核心,刺激得让她的身体频频颤抖呻吟。

     她的叫声让他克制不了地开始猛然进出、疯狂撞击……

  宋昱加重力道,举着硬杵猛烈插入,拼命向前摆动,强肆地奋力冲刺,缩短了抽离的距离,贪婪的激情让他进出的频率快得吓人。

  夏姿整个人弓起身偎着宋昱,下腹更是紧抵着彼此挨擦,让他更能与她完全密合。

  她的姿势让他只想尽情捣入,无法压抑的强烈欲望正热血沸腾、四处窜流,令他狂猛热情地不断抽送。

  一个抬臀,再一个挺刺,一次比一次还要缩短了时间与空间,阵阵快感迅速朝着两人席卷,蔓延……

  夏姿高耸的凝乳随着宋昱的动作上下不停跳动,整个人被晃得几乎无法喘息。
  她激狂地摇散了她的发,娇喊着销魂蚀骨的嘤嘤浪语,身下的震荡让他狂扬猛烈的情潮,朝着深穴埋入直捣。

  「啊呀……」

  一阵哆嗦不自觉地令她的甬道瑟缩,在一吸一放的吞吐间,让他的热杵被紧紧裹住,酥麻战栗的快感不断升扬。

  「我好舒服……你呢?舒服吗?」宋昱汗水淋漓地深喘。

  夏姿害羞地问哼一声,却不由自主地抬高自己的臀,好迎向他的戳入。
  一阵剧烈下来,宋昱乱了所有气息,粗喘地哑声赞叹,「你的这儿真的让我销魂得无可自拔,完全停不下来了……」

  夏 姿的抽搐欢快一直没有停下过,一头亮丽的秀发散乱在枕上,语带细微的泣声娇嘤着,「我……也是……」

  「那就让我们永远都不要停吧!」话落,越来越勃发的硬挺狂猛地直捣穴底。
  「啊……」紧攀住他的双臂,夏姿激动难耐又舒坦地往他肩头咬下。

  她的呻吟、她的热情,令他兴奋得更加坚挺,他突然加速冲刺,害她又是一阵娇喘嘤咛。

  「哦唔……哦唔……啊……」一个重力刺戳,让她受不了地大叫起来。
  宋昱卖命地抽撤,双手握拧着晃动的乳房,着迷沉浸在蚀人心魂的幽洞中。
  夏姿气若游丝,深喘矫吟,「我要你……别停……我好想要你……」

  随着她引人遐思的喘息娇嘤,再加上她那句「我要你」的狐媚邀请,听得宋昱怦然心动,令他更为发狂地掠取她娇软的神秘幽谷,好达对她爱恋多年的浓厚情感。

  「好……我不停……我给你……我一辈子都给你……」

  宋昱昂扬的骄傲直捣穴底,夏姿被弄得红霞染腮、娇吟连连、淫水直流。
  紧抱住她的腰臀,宋昱得寸进尺地奋勇奔驰,毫不间歇地送进他的热情与爱意。地奋勇奔驰,毫不间歇地送进他的热情与爱意。

  「啊……啊嗯……啊嗯……」

  夏姿悦耳又夹带娇羞的销魂呻吟,及细致如脂、光滑如缎的赤裸娇胴,更增添了宋昱视觉与听觉的双重感受与享受。

  旺盛的欲焰燃烧全身,令他更想要逗留在迷人的幽穴中,紧密得再也不让彼此分开。

  「哦……哦……哦……」夏姿激动疯狂地摇晃着头,断断续续发出柔媚的娇喊。

  被她妖娆的声音所蛊惑,狂妄的欲火直冲脑门,宋昱几要痉挛抽搐了。
  一阵阵的快感狂扫他的四肢百骸,他突然加快速度直戳狂刺,疯狂地朝她穴中猛插直捣。

  「啊……啊……啊……」穴中一阵痉挛,夏姿不由自主地抬起双腿夹紧宋昱的腰臀。

  激情盎然的空气中,飘荡着极不平稳的喘息声。

  「你已经给我了,对吗?」宋昱汗水淋漓地重喘着。

  「哦……我也要给你!给你、给你、给你……」

  他加速摆臀,狂猛地朝着嫩穴重插深戳。

  「哦……哦……哦……啊……」夏姿激动娇啼,高潮再度席卷。

  突地,宋昱一声低吼,「啊……我也给你了……」

  一个痉挛抽搐,高潮直飙,一道强而有力的热液在她穴底深处狠狠喷射。
  两人的浓情蜜语与暧昧呻吟,回荡在满是春情妖氛的温室中,双双激动难抑,声嘶力竭地呐喊呻吟,共享这份令人上瘾的激情销魂……

                第一章

  宋家三兄弟与夏姿同在一所学校读书。

  老大昂刚上国小一年级,老二宋昱念幼稚园熊熊大班,老三宋昊念幼稚园狗狗中班,夏姿念幼稚国兔兔小班。

  下课钟一响,立刻传来一阵乐不可支的哈哈大笑声,及响彻云霄、穿破耳膜、惊天动地的尖叫哭号声。

  「啊!老师,宋昱又抢人家的饼干吃啦!」

  这声音犹如从广播扩音器传出,音量大得几乎传遍整所学校,让隔壁中班的宋昊立刻闻声而来。

  夏姿眼泪掉满桌,坐在椅子上猛哭,嘴巴开得好大,大到可以看到她的咽喉被气得颤抖。

  宋昱快速窜到教室门边,高兴得一直跳一直笑,右手拿着被咬掉一口的巧克力饼干,不停张嘴大笑的嘴巴里面还有一小块。

  夏姿不停大哭,宋昱不停狂笑,笑到气一吸,嘴里的饼干一滑,噎在喉咙下不去,整个脸涨红,只能不断猛拍胸口拼命咳,差点就岔了气。

  「活该!谁要你抢走我的饼干吃,噎死你算了!」

  见到宋昱又因为大笑而呛到无法呼吸,夏姿就幸灾乐祸觉得好高兴,谁要他每天都欺负她!

  快不能呼吸了……咚咚咚,宋昱像只小猴子一样,咻地一闪,立刻奔到夏姿座位上,火速拿起她的牛奶,仰头一口干尽。

  呼!终于又活过来了!

  「你完了,竟敢骂我活该,看我……」

  不等宋昱把话讲完,夏姿一溜烟就冲到隔壁一年级的教室,站在门口,昂起下颚,放声尖叫——「宋昂哥哥,救命啊!宋昱又要打我啦!」

  才喊完,就见一道人影窜过她眼前,放射进入幼稚园小班教

欢迎大家加入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