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has attachment
加议员:希望政府打击强摘器官(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近日,渥太华保守党议员Garnett Genuis在议会中提出在中国发生的强摘器官问题,希望政府支持打击器官贩运的私人法案。


图:国会议员Garnett Genuis先生在渥太华庆祝法轮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集会上发言

Genuis议员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在国会发言时说:“加拿大需要声援国际人权,特别是受迫害的少数族裔的权利。除此之外,加拿大需要立法,明确反对涉及本国国境的非自愿的摘取器官案例,这个问题与党派无关。”

Genuis说,在法轮功学员还活着的情况下,(中共)摘取他们的器官的行为实为暴行,这在加拿大律师David Matas和David Gilgour在二零零六年的报告中首次披露出来。

“有时,在人还活着,没有用麻药的情况下,器官就被取走了。人体被切开时极度的痛苦尖叫。在很多时候,摘取器官是针对受迫害的信仰团体更进一步的虐待。”

去年6月由Kilgour,Matas和调查记者Ethan Gutmann发表的《血腥的器官摘取/屠杀:最新报告》一书估计“中国的医院每年做大约六万到十万例移植手术,绝大多数的器官来源于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

Genuis说,基于世界各地日益升级的人权问题,基于本届政府对中国关系的重视程度,目前迫切要做的是推行基本的人权立法。

司法部长Jody Wilson-Raybould的国会秘书 Marco Mendicino在回答Genuis议员时表示,该法案“引起一系列复杂的法律和社会政策问题。”

他说:“此外,还有其它的国际影响,包括现有的联合国公约以及欧盟,欧盟已经通过了自己的反对贩卖人体器官的公约。当我们进行第二轮投票时,这些都是备受关注的国际条约和公约。”

Genuis说法案中“有很多细节”,并解释了细节的重要性。“细节非常重要,它确保对有关规定进行有效管理。对反对器官移植,我们不是仅仅说说而已,我们有具体的机制来解决这个问题。”

Mendicino表示,“政府正在审查这项法案,目前不会对第二轮的立场作出任何评论。”

Genuis称,目前没有任何法律阻止加拿大公民出国,在他们知道或应该知道这些器官是未经同意而摘取的情况下,接受器官移植,然后返回加拿大继续医疗。

他说,器官移植在中国是一个蓬勃发展的行业,政府投入大量资金用于建新楼、招员工、移植研究和培训。

他说,“鉴于庞大的资本建立加上大量的移植,中国的移植行业不仅建立在现有器官供应上,更是建立在未来源源不断的供应上。“

“因此,我们对中国政府声称的已停止器官移植的说法应深表怀疑。”

《血腥的器官摘取/屠杀:最新报告》一书指出,由国家扶植的器官移植行业中,移植的数量比官方认可的器官来源要多一个数量级。北京说器官来源只限于执行死囚犯和自愿捐助者。

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台湾已通过法律,限制本国公民到中国接受非法来源的器官移植。

背景:

据Genuis议员介绍,旨在打击强摘器官的C-350法案,与前自由党司法部长Irwin Cotler提交的C-561法案相同。该法案在上届议会被提出。

自由党议员Borys Wrzesnewskyj之前提交过类似的法案,但未能通过立法。当Genuis议员四月五日提出C-350法案时,Wrzesnewskyj议员立刻表示赞成。

C-350法案将修改刑法,加拿大公民或外国公民,在已知器官未经捐助者同意的情况下摘取,仍然接受器官移植或参与器官交易以获益,将受到刑事制裁。法案同时还将修改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禁止参与贩卖人体器官的非加拿大公民入境。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纪念四二五 比利时学员中领馆前要求法办元凶(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比利时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活动,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十八周年,并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要求法办迫害元凶江泽民。
'纪念四二五,比利时法轮功学员中领馆前抗议中共迫害'

纪念四二五,比利时法轮功学员中领馆前抗议中共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为求得一个合法宽松的修炼环境,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法轮功学员表现出的和平理性震惊了世界,他们开创了在共产党强权统治下大规模民众争取信仰自由的先例。然而这一合理合法之壮举,却被当时的中共独裁者歪曲成“围攻”中南海事件,迫不及待地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面对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用鲜血和生命坚守真、善、忍的正信,向世人讲真相,唤醒良知。四二五上访成为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历史丰碑。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每年都会举办活动纪念四二五上访,并揭露中共的残酷迫害。

清晨,比利时学员来到中领馆前,随着悠扬的炼功音乐,集体炼功。一路排开的 “纪念四二五法轮功和平理性反迫害十八周年”、“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等十几个横幅,清晰地表达了他们的呼声。学员们还向路人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希望世人了解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十几年坚持反迫害的真相。

活动组织者,法轮功学员Nico介绍说,由于中共的恶意构陷,迫害开始的时候很多海外媒体在不了解情况下,转载了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恶意歪曲事实真相的宣传,误导一些海外读者对法轮功的认识。十几年来我们一直坚持在各种不同的场合,走入社会,让人们了解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使得很多人们了解了法轮功,积极认真思考,一些有缘人走入法轮功修炼。象这样的活动,我们会一直坚持到迫害停止的那一天。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709 律师王全璋获荷兰“郁金香人权奖”提名
709律师王全璋,自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带走,至今已有1年零9个月,从未获准与律师和家人会见。(网络图片)

709律师王全璋,自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带走,至今已有1年零9个月,从未获准与律师和家人会见。(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7年04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709”律师王全璋 ,因为维护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被羁押近两年。为表彰他对中国人权的捍卫和贡献,近日多位人权人士和机构提名他竞逐荷兰“郁金香人权奖 ”。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原中国紧急行动工作组(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副主任卡斯特(Michael Caster)周三在推特上,公布提名仍被拘留的“709”维权律师王全璋 角逐2017年荷兰“郁金香人权奖 ”。
荷兰郁金香人权奖奖杯。“郁金香人权奖”为欧洲重要的人权奖项之一,创立于2008年。(网络图片)
荷兰郁金香人权奖奖杯。“郁金香人权奖”为欧洲重要的人权奖项之一,创立于2008年。(网络图片)

荷兰郁金香奖上月中开始启动提名工作,包括外国驻华人权官员、欧盟议员、国际传媒记者、律师机构代表等人士,对提名王全璋都表示支持。获奖者将在国际人权日(12月10日)前夕由荷兰外长宣布。
国际社会呼吁关注王全璋
王全璋被捕后,其妻子李文足(右)为他奔走呼吁,数次起诉司法机关违法滥权,李文足和他们的孩子(中)亦遭株连。(网络图片)
王全璋被捕后,其妻子李文足(右)为他奔走呼吁,数次起诉司法机关违法滥权,李文足和他们的孩子(中)亦遭株连。(网络图片)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表示,“如果丈夫获得国际人权奖提名或未来获奖,能够使国际更多关注中国维权律师的处境,这是最大的价值和意义。”她也再次强调,王全璋是无罪的。

李文足同时表示,在这1年9个月中,完全没有王全璋的任何消息,这让我们有理由相信他还在被羁押,遭受了更为严重的酷刑,所以到现在当局一直不让律师会见他。

国际特赦中国研究员潘嘉伟表示,大陆当局炮制“709事件”以来,国际社会以各种方式声援“709”律师,很多国际人权奖提名“709”律师群体或个人,也是一种有力的关注方式。

潘嘉伟认为,王全璋现在的身体状况等等,大家都非常担忧,希望能够继续有像这样的国际的关注。除了王全璋还有李和平、谢阳等几位律师,情况也是非常不清楚。

中国人权观察员伍立娟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王全璋获得这个人权奖提名是应该的,中国的人权律师 为中国的法律进步,做了很大的贡献,真的很感谢这些维权律师的勇敢。他若获得这个奖项或许有利于当局对他的释放,这也是给当局一个很严格、很艰钜的考验。”

她还表示,“王全璋得这个奖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都支持。中国几个诺贝尔奖不是流亡海外,就是在监牢里。它如果不释放王全璋,长期关押,要怎么向国际社会交代。”

在大陆,法轮功 群体所遭受的人权灾难是最为深重的,王全璋律师接的大部分都是法轮功学员的案件,王全璋律师曾说:“如果今天别人不代理,我也不代理,那谁帮助他们呢?” 对他自己面临的危险,他说,“我不怕被他们关(押),如果我的被关(押)有助于案件的往前推动,是值得的,就得更多的人站出来和他们碰撞!”

现年41岁的王全璋,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2013年在江苏出庭为法轮功 学员辩护时,遭法院当庭拘留,该事件引发国际抗议。2015年7月王全璋与外界失联,在被秘密羁押半年后,去年1月被冠以以所谓的涉嫌“颠覆国家政权”被批捕。目前被羁押在天津第二看守所,期间传出遭受严重的电击酷刑导致当场昏厥消息。

责任编辑:李穹


Photo
Photo
2017/4/15
2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attachment
神韵演出前所未有 精英名流共赞(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明慧记者兰玲、雪莉、周文英、章韵综合报道)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以来神韵五个艺术团继续同时在北美、南美、欧洲和大洋洲巡回演出。各地演出频频爆满,名流精英荟萃,从皇室家族、到各国政要、再到商界和艺术界等各界精英纷纷欣赏这被誉为“世界第一秀”的艺术宝典。
'图1: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美国神韵巡回艺术团在哥伦比亚波哥大新落成的圣多明哥大剧院的演出大爆满的盛况。'

图1:二零一七年四月八日,美国神韵巡回艺术团在哥伦比亚波哥大新落成的圣多明哥大剧院的演出大爆满的盛况。
'图2: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至九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在美国南加州柯斯塔梅莎橙县艺术中心的演出场场大爆满。图为四月九日下午演出的盛况。'

图2:二零一七年四月五日至九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在美国南加州柯斯塔梅莎橙县艺术中心的演出场场大爆满。图为四月九日下午演出的盛况。

跟随着神韵,观众亲身体验着这追溯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与人类的智慧源泉,有观众觉得:“能看到神韵是无上的荣耀”;也有观众在看了神韵以后说:“神韵让我找到生命答案”;还有的观众体会到神韵给人带来视觉上的美妙壮观的同时,“所展现的神性是超越所有语言的心灵之语,让人们打开心扉,启迪神性,了悟人生。”许多观众在看了演出后将神韵推荐给家人和好友,希望自己关爱的人能共享神韵的美好。

埃及王子:希望下一代智慧地对待中国文化
'图3: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埃及王子亚历山大·阿里·奥洛夫(Alexander-Ali Orloff右三)和王妃米诺奥洛夫(Mino Orloff右二)带着两个孩子(左一、二)与朋友欧吉尼奥·利达先生(Eugenio Litta右一)一起观看了神韵世界艺术团在日内瓦BFM剧院的首场演出。'

图3: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埃及王子亚历山大·阿里·奥洛夫(Alexander-Ali Orloff右三)和王妃米诺奥洛夫(Mino Orloff右二)带着两个孩子(左一、二)与朋友欧吉尼奥·利达先生(Eugenio Litta右一)一起观看了神韵世界艺术团在日内瓦BFM剧院的首场演出。

埃及皇室成员亚历山大·阿里·奥洛夫(Alexandre-Ali Orloff)观看神韵世界艺术团在日内瓦BFM剧院的演出后表示:“是灵魂、视觉、听觉和所有感官的巨大快乐,今晚跟我的家人来这里对我非常重要,向我的孩子介绍古老文化,中华文化。”

他特别解释说:“因为我们在欧洲对中国的传统历史知之甚少,我们由衷感谢神韵所做出的努力,为我们奉上了一场非常精彩的演出。我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未来的一代,我的孩子们,能够智慧地,有文化观地,开放地对待今天在世界上越来越占据位置的中华(古老)文化。”

古典音乐家:神韵艺术家境界高尚 触动全人类
'图4:四月八日,瑞士古典音乐家朱莉娅·海瑞克(Julia Heirich)观看了神韵世界艺术团在瑞士的日内瓦BFM剧院的第二场演出。'

图4:四月八日,瑞士古典音乐家朱莉娅·海瑞克(Julia Heirich)观看了神韵世界艺术团在瑞士的日内瓦BFM剧院的第二场演出。

日内瓦瑞士罗曼管弦乐团首席圆号朱莉娅·海瑞克(Julia Heirich)女士震惊于神韵的美,她对记者说神韵“绝对的完美,我太惊讶了,我完全被迷住了。我对高水准的舞蹈印象尤其深刻。我也很喜欢中国乐器和西洋乐器的结合,而且我甚至更喜欢听到中国乐器的演奏声,但不是随处都可做到,它要求音乐更坚实。”

作为西方古典音乐家,海瑞克对中国的乐器产生了兴趣:“我非常喜爱作曲家用中国方式运用乐器,使乐器奏出不同的音色。我个人比较喜欢轻快的部份,因为那个时候比较平静,能听到低婉的琵琶的突出表现。”

这位曾获国际大奖,并曾在荷兰、瑞士、德国等国的乐团中担任首席圆号手被神韵演出征服:“同时我还必须承认,我真的被舞蹈征服了,中国古典舞对我来说很新鲜,我之前从来没有看过中国古典舞,但我觉得真的是棒极了,我甚至觉得我喜爱中国古典舞胜过欧洲传统芭蕾舞。”“那些动作是那么的细腻,精准,优美、流畅、轻松,看着就是感动,那些演员在臺上永远是面带微笑,那么自然流露的微笑,令人心悦诚服。”

她觉得:“这些艺术家似乎完全将自己奉献给了他们的艺术,这是另一种境界,能触动全人类的境界,十分感人。”“我认为应该为人类保存这份珍贵的宝藏。”

好莱坞资深音乐家:失传的美好艺术重现了
'图5:好莱坞资深音乐家詹姆斯·内维德(James Intveld)携八十岁的母亲观看神韵在洛杉矶地区千橡市弗雷德·卡维礼剧院(Fred Kavli Theatre)的演出'

图5:好莱坞资深音乐家詹姆斯·内维德(James Intveld)携八十岁的母亲观看神韵在洛杉矶地区千橡市弗雷德·卡维礼剧院(Fred Kavli Theatre)的演出

三月二十八日晚,好莱坞资深音乐家詹姆斯·内维德(James Intveld)携八十岁的母亲艾伦(Ellen)观看神韵在洛杉矶地区千橡市弗雷德·卡维礼剧院(Fred Kavli Theatre)的演出,母子二人为演出陶醉。

这位集歌曲创作、吉他手、歌唱、导演和演员于一身的多栖艺术家告诉记者:“我是一个喜欢传统的人,即使是我自己所从事的音乐领域也是这样。这样的演出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已经失去的艺术。现在成长的孩子们的音乐都数字化了,而这里的一切都是鲜活的,这是真正的舞蹈,没有任何投机取巧,都是真实的。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几乎失传的美好艺术,现在又重现了,并传播给大众。”

他赞美神韵的音乐“非常优美、充满灵感与舞蹈配合得相得益彰。”内维德先生对讲述法轮功孤儿的舞蹈《善与恶》的感触尤为深刻:“这从多方面触动了我,因为能看到节目中善恶的较量。对我们人类来说,努力做到善,理解到善良终将战胜邪恶,这真的很重要。我非常欣赏今晚演出的表现方式。”

“我对母亲说,神韵演出每年都不一样,令人赞叹,编舞总是带来新的事物,他们把舞蹈演员组合在一起的方式美妙非凡、非常卓越,对我们来说,看的时候有一种敬畏神圣的感觉。”

内维德希望将神韵推荐给所有的人:“因为对每个人的生命而言,能够看到这样的演出是非常有益的。我认为演出能打开人们的眼界。现在每个人都习惯了不停地看电视,他们已经腻烦了,他们以为那就是娱乐,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艺术。我认为我们人类能够聚在一起,看看今晚这样的演出,并互相分享,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艾美奖影星带中国养女四度观赏神韵
'图6:三度艾美獎得主吉恩·斯马特(Jean Smart)带着八岁半的中国女儿波妮(Bonnie)四度观赏神韵'

图6:三度艾美獎得主吉恩·斯马特(Jean Smart)带着八岁半的中国女儿波妮(Bonnie)四度观赏神韵

好莱坞明星吉恩·斯马特(Jean Smart)是三次艾美奖得主,也是神韵忠实观众,三月二十六日下午,她带着八岁半的中国养女波妮(Bonnie)在南加州圣巴巴拉格拉纳达剧院观看神韵。过去四年,斯马特带着女儿在千橡市、洛杉矶、北岭市观看神韵,如今已经八岁半的女儿波妮从四岁半就开始接受神韵艺术的熏陶。斯马特说:“目前为止,这是我最喜欢的节目。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就是觉得这是我所看到的最好的演出。”

“我非常喜欢这个演出,我也希望和女儿分享,因为她生在中国。对她来说,了解中国的历史很重要。更不用说这个演出是如此的美,美得令人难以置信,这是一个非常令人享受的演出。”

斯马特曾经在《萨曼莎是谁?》等著名影视作品中担纲主演。她因出演《欢乐一家亲》(Frasier)和《淑女也疯狂》(Samantha Who)等经典喜剧而获得三次艾美奖,四次获得艾美奖提名。

外交官跨洋推荐神韵

神韵在四大洲的演出不断升温,连续爆满。观众中有多年观看神韵的老粉丝,也有经亲友介绍慕名而来的新观众。
'图7:法国驻洛杉矶领事馆领事克劳德·吉尔(Claude Girault)先生和太太克里斯塔·吉尔(Christa Girault)在美国南加州的橙县表演艺术中心(柯斯塔梅莎市)观赏了神韵国际艺术团的演出'
图7:法国驻洛杉矶领事馆领事克劳德·吉尔(Claude Girault)先生和太太克里斯塔·吉尔(Christa Girault)在美国南加州的橙县表演艺术中心(柯斯塔梅莎市)观赏了神韵国际艺术团的演出

法国驻洛杉矶领事克劳德·吉尔(Claude Girault)和太太克里斯塔·吉尔(Christa Girault)在美国南加州的橙县表演艺术中心(柯斯塔梅莎市)欣赏了神韵国际艺术团的演出。他对神韵的赞美溢于言表:“惊人、卓越、迷人、可爱,神韵制作精致、完美、令人赏心悦目。”他要把神韵介绍给大洋另一端的亲友:“这是我们第一次来欣赏神韵。我会向朋友们推荐神韵,告诉他们神韵也会在法国巴黎上演,非常精彩!”
'图8:哥伦比亚驻新西兰总领事巴勃罗·安东尼奥·雷博耶鲁斯洛斯(Pablo Antonio Rebolledo Schloss 左)和儿子观看了神韵在奥克兰的演出'

图8:哥伦比亚驻新西兰总领事巴勃罗·安东尼奥·雷博耶鲁斯洛斯(Pablo Antonio Rebolledo Schloss 左)和儿子观看了神韵在奥克兰的演出

无独有偶,哥伦比亚驻新西兰总领事巴勃罗·安东尼奥·雷博耶鲁斯洛斯(Pablo Antonio Rebolledo Schloss)先生在新西兰奥克兰ASB剧院观看神韵中场休息时高兴地说:“我听说神韵也有团在南美洲巡演,在我的国家首都麦德林演出,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那里。我在这里听说神韵后,我就告诉他们赶快去看。今晚看完演出我要马上发短信给他们,我要告诉他们,你们一定要去看,观赏这场演出你们会近距离地看到中国的历史、表演艺术、文化和舞蹈。” “我太感动了,太杰出美妙了。演出服装无以言表的美丽多彩,还有五千年的文化。”

中共干扰反助神韵哥伦比亚演出场场大爆满

神韵演出从美国南加州洛杉矶地区的克莱蒙特市和柯斯塔梅莎,到西北地区的波特兰和西雅图;从欧洲瑞士的温特图尔(Winterthur)和日内瓦,各地演出纷纷爆满,现场观众在体验到神韵带来的奇观,内心受到震撼之后,纷纷发出内心的赞叹。

然而,犹如和弦中出现的不和谐音,就在各国各族裔的观众陶醉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中共的驻外使馆却干着反中国传统文化的勾当。他们用不同的手段试图干扰神韵演出。

中共驻哥伦比亚的大使馆官员给哥伦比亚的每一家媒体发信,要求媒体不要报道和宣传神韵。随后,这封中使馆的干扰信件被哥伦比亚全国性广播电台──LA W广播电台的记者胡利奥·桑切·斯克里斯托(Julio Sánchez Cristo)先生在其节目中宣读了出来。这个节目是哥伦比亚家喻户晓的晨间新闻和综艺节目,而这位记者则被认为是哥伦比亚最重要的记者之一。

不仅如此,中共使馆还要求承办神韵演出的波哥大圣多明哥大剧院和麦德林大都会剧院取消演出。不过麦德林大都会剧院的主管曾在二零一五年看过神韵舞剧团的《西游记》,对神韵有相当的了解。结果这两家剧院顶住了压力,拒绝了中共使馆的要求,继续为神韵演出提供场地。

此外,有趣的是,这些中共使馆对神韵演出进行干扰的事件不但没有成功,反而引起了当地民众对神韵的好奇,随后神韵演出的票房火爆,神韵在哥伦比亚的麦德林和首都波哥大(Bogotá)几乎场场大爆满。圣多明哥大剧院的一位主管在首场演出后告诉记者:“所有门票全部售罄,每位观众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容,我们欢迎神韵的到来,神韵不论何时再来,我们都热情欢迎!”

国会参议员:希望百万哥伦比亚人观看神韵
'图9:哥伦比亚国会参议员阿尔弗雷多·拉海尔·苏阿雷荷(Alfredo Rangel Suárez)观看了四月九日晚在首都波哥大的神韵演出'

图9:哥伦比亚国会参议员阿尔弗雷多·拉海尔·苏阿雷荷(Alfredo Rangel Suárez)观看了四月九日晚在首都波哥大的神韵演出

哥伦比亚国会参议员阿尔弗雷多·拉海尔·苏阿雷荷(Alfredo Rangel Suárez),在观看四月九日神韵在波哥大圣多明哥大剧院的演出后称赞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演出。

苏阿雷荷说:“这是中国古老艺术的一种卓绝的典范,我觉得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演出。人们很少有机会可以欣赏到这么美的舞蹈,这么好的音乐。我觉得通过这场演出,哥伦比亚人可以领略到中国人的古老艺术,以及多种信息和教诲。”

苏阿雷荷先生尤其对舞蹈“善与恶”的评价极高:“那个关于中共压制中国人民文化表达的舞蹈,我觉得十分成功,令人惊叹,美丽、出色,富有说服力又非常清晰的表达了追求自由的讯息,以及对中国人不同文化模式表达的尊重,而这些现在是被中共独裁政权所压制的。”

他希望神韵能够多来哥伦比亚,这样可以让百万哥伦比亚人有机会观看:“我觉得神韵应该更频繁地来,这次有很多哥伦比亚人看了演出,但我觉得应该有更多,几万、上百万的哥伦比亚人来观看,支持对自由、民主的追求,抵制迫害以及中共对中国人民自由表达的压制。”


Photo

谢师父赐予我家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爸爸妈妈都八十多岁了,身体非常健康,有时我们下班回来晚了,妈妈把饭做好了,等我们回来一起吃。全家人整天笑口常开,无愁事。看我们这一家人,从痛苦深渊中走進这样幸福之中来,这都是大法给我们的,是李洪志师父所赐。
父母二老行动象年轻人一样
我的父母都是农民出身,他们由于青少年时家贫,没念多少书,过早的下地劳动,劳累过度,都多病缠身,父亲长期患有冠心病,有时心脏偷停,还有风湿病、肾炎、神经官能症、失眠,五十多岁时,有时行走就困难,常年挣扎在痛苦之中。母亲在生哥哥时,得了风湿症,冬夏见不得风和凉水,手抽筋麻木,夏天也得用热水洗脸和洗衣服,后来还得了黄胆性肝炎,虽然学了多种气功无效果,为了这个家挣扎,苦不堪言。
一九九六年,父母有幸开始修炼大法,很快身体无病一身轻,二老行动象年轻人一样。“七二零”以后,父母都为了证实大法,多次被绑架迫害,都在师父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回家。
我和妻子精神头也足了
由于找工作奔波,我得了一些慢性病和腰间盘突出。后来,我在饭店做厨师工作,整天站着炒菜,每年都得间断休息一些时间,上医院要做牵引,住院又贵,治不起。这样,因为腰疼,我不能坚持正常上班工作。
爸爸、妈妈和我们讲真相,给我们办三退,让我学一学《转法轮》,我在实在没办法在家休息时,我看了《转法轮》宝书,看完了,觉得太好了。我虽然没参加学法炼功,我是真心相信大法好,也和同事们说大法好,并用我爸爸、妈妈的实际例子证实大法好。
因为在饭店打工,当厨师忙,回家很晚,但我有时挤时间看一看宝书,天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知不觉也没上医院做牵引,也没吃药、打针,身上的病全好了,八年来,坚持上满班。身体也胖了,精神头也足了,天天还辅导孩子学习,也不感到累。
我妻子零九年夏季身上出了疱疹,中西医院都看了,医生都说这个病发现晚了,很不好治,往好处说也得休息半年,吃药、打针、擦药。当时都给开了二、三百元钱的药,都没取。回家和妈妈说,妈妈说:“你们自己决定。要相信大法呢,就不用去医院,只要是真心,师父就能给你净化身体,很快就能好。”
我妻子就洗干净了手,给师父法像上香合十,真诚求师父救护,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带上护身符。她再没上医院,只在家休息了三天就好了,只是还有点痒,就上班了。一分钱没花,也没休息半年。
我们的孩子——十五岁的小弟子
孩子今年十五岁了,两岁时,就开始跟爷爷、奶奶一起学法,六岁上学前,就能通读《转法轮》,是个小弟子,从来没上过医院,没打过针,没吃过药。参加爷爷、奶奶每周的学法小组学法,每天睡觉前和爷爷奶奶一起背大法师父的《论语》。
我和妻子拾金不昧 打车还失主
我们虽然没正式修炼大法,但我们相信大法,我们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遇事能为他人着想。妻子在一个中型酒店当服务员。她负责的那个包间,二零一零年夏季的一个晚间,一伙人吃完饭走了,快九点了,她去收拾屋子,发现桌子底下有一个钱包。打 开一看,里边有一千多元现金,还有修车收据和一些其它单据,还有驾驶证,但没有电话,她没告诉别人,就给我打电话(我在另一个饭店上班),问我怎么办?当 时我想到我看的宝书中师父说:“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我先问她:“你想怎么办?”她说:“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让你帮想办法,找到这个人,因为没有电话号码。他该多着急呀!”我心里很高兴。因为过去她捡过钱,一百、二百的就收起来,从没找过失主,她今天也能按大法的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了。
我说:“别着急,一会回到家一起想办法。”十点多钟到家,一起翻那个饯包,找到一个电话号码,一打不是驾驶证上那个人的,但他说是他朋友,是小车司机。我就求他转告,给我手机打电话,我捡到一样东西有他名字。一会儿,这个司机就来电话,核定后,因离我家很远,就定地点、时间,我俩打车给送去,他们夫妻俩已在那等着了,核实后,交给他,我们打车就回家了。他要给钱,我们没要,也没告诉他我们是谁。到家十一点多了。
我和妻子看新唐人 心情真好
爸爸、妈妈在外屋安装韩星五号卫星接收器,收看新唐人电视。爸爸问我安不安?我说安装,不再看邪党电视,尽说假话骗人。我和妻子商量不再看国内电视,就在里外屋两个电视,都接上了新唐人电视。当我们很晚下班回来,看一会新唐人电视,心情真好。
在此基础上,我们又配合父母,把一切党文化和邪党的一些有关物品,又来了一次大清洗。现在我们家除了人民币上的毛魔头的头像外,全部驱除干净了。我们这个住宅是一个纯净的空间,人人感到心情舒畅。我大姑母从农村来我家串门,就说,我一進屋就有清凉感,这个场真好,大姑母也是大法弟子。
我和妻子虽然还没正式修炼大法,但特别支持相信大法。我 们有时也看一看《转法轮》、新经文和资料,看一看新唐人,我们都受益匪浅。我们暂时没成为大法弟子,我们也要按照大法真善忍标准做一个好人。师父说:“同 时在传法过程中,我们也讲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们从学习班下去之后,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这样对我们社会是有益的。其实你已经会做一个好人了,下去以后,你也能做一个好人。”[1]
父母危难中 师父呵护
父母学法二十年,各方面都有很大提高,受益匪浅。妈妈三岁时因病停止呼吸,被外祖父用草包上,丢了,被外祖母捡回来,放屋里三天,活过来,落下一个歪嘴病,七十多年,无法治好,现在已经好了,和正常人一样,也显得年轻了,邻居都说她不象八十一岁的老年人。
二零一二年春,妈妈和爸爸一起去菜市场买菜,过马路时,看两面都是红灯没有车,就走过去。刚走到马路中间时,斜右方急冲过来一辆小轿车,一下把她撞倒在地。车停下来,司机也下车来查看情况,爸爸将她拉起来,他们向司机摆一摆手,就走了。卖菜的人都说:老人家,跟他要票子!妈问:要什么票子?卖菜的说,就是跟他要钱,他撞你了,不能便宜他。妈妈说,我也没怎么的,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更不能跟人家要钱!
二零一四年秋季一天早晨,妈妈去学法小组学法,因有事晚了一点,过马路时,她看没有车,就急急赶路。快到对面马路边时,从左侧急冲过一辆出租车,眼看就要撞上她了,她一急,转身双手立掌一推,来个“金刚排山”[2](第一套功法的一个炼功动作),车贴她前身就定住了,她转身急急去学法小组学法去了,也没在意。回来时,路口一个卖烤地瓜的和别人说:“就是这个老太太,汽车眼看撞上她了,把我都吓坏了,她不慌不忙转身两手一推,汽车就被定在那儿了!她离开很长时间了,那车还在那停着,司机也没下车,这老太太真神了!别人告诉我,她是炼法轮功的,这法轮功这么厉害,能把汽车定住!”
爸爸在二零零零年八月在戒毒所被迫害时,得严重脑血栓,嘴歪、眼邪不能吃饭,有时,昏迷不醒,生活不能自理。厂里的人和邻居都让妈妈带爸爸上医院,吃药和针灸,爸爸和妈妈都坚定的信师信法,都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没事!不用去医院,结果十七天就好了恢复正常,一点后遗症没留。厂内人都感到惊讶,连邻居都说法轮功真了不得!七十岁的人得脑血栓没医治,好的这么快,一点后遗症没留,真神啦!
爸爸去年十月初去农村找昔日同修,被车撞了,昏死过去。送市中心医院抢救、照像后,两个多小时,送到病房抢救室已快十一点了,还没醒过来,妈妈和表姐(大法弟子)赶到,齐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他,喊了两次父亲醒过来了!
他第一句话是要求回家,不住院。护 士说:“这么长时间救不醒你,赶快办住院手续,全面检查,就现在照像来看,很多骨头已碎,有不少已折断,得用仪器一个星期给你骨头对接上,再一个星期用药 等等给你治,能不能全接上恢复原样还难说,何况你脑袋和别处是否有问题,为什么那么长时间救你醒不过来?医院不同意你回家。”爸爸说:“我得回家,因你们救不了我。”护士回医疗室,又回来问他多大岁数了?他说:八十四岁。她一声儿没吱,又回去问医生。回来就说:你可以回家了。她把要给他用的东西全拿走了。其实他们是因他年龄大,又伤的重,没把握救他了。他回家了。左侧躺了十五天,不能动。
在家休息这段时间,爸爸就是听讲法,看书,累了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二十天的时候,在别人搀扶下,坐起来双盘腿,炼了一个小时静功,五十天,扶靠背椅在室内走。六十天,在室内慢慢走动。没住院、没打针、吃药,也没让司机花一分钱,现在,父亲一切恢复正常,完完全全一个正常人。
全家五口人,齐到佛堂师父法像前,叩头拜谢师父的恩赐!衷心感谢,谢谢师父!法轮大法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Post has attachment
大连公检法执法犯法 枉判袁晓曼(图)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法轮功学员袁晓曼因依法控告江泽民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被昆明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公检法相关办案人员在不能提供证据,即不能证明袁晓曼存在某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的前提下,强行非法立案,并错用刑法三百条对袁晓曼非法刑事拘留、提起公诉并组织庭审。

袁晓曼的儿子在美国呼吁释放自己的母亲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袁晓曼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五千元。袁晓曼对判决结果不服,已上诉。
违法立案
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对于报案、控告、举报和自首的材料,应当按照管辖范围,迅速进行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应当立案;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显著轻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时候,不予立案,并且将不立案的原因通知控告人。
由此可见,立案的首要条件是有犯罪事实,即客观上存在着某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在本案中,公检法部门相关办案人员没有证据证明袁晓曼存在着某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
公安部门立案侦查、传唤和拘捕袁晓曼,检察部门立案核查,法院部门立案组织庭审,依据的证据是:从袁晓曼家中搜查出的四十二本法轮大法书籍、三十九张翻墙软件和两部语音电话。这些证据只能证明袁晓曼信仰法轮大法,持有法轮大法书籍,持有可以看到国外公开网站的翻墙软件,通过语音电话告诉他人前国家主席江泽民被近二十一万中国大陆民众控告的事实;但不能证明当事人存在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
错误适用法律条款
公检法部门相关办案人员非法拘捕、起诉、庭 审袁晓曼的罪名为刑法三百条。如果袁晓曼确实存在刑法三百条规定的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在公开庭审时,应当指证袁晓曼的行为是如何触犯了这些规定的,是如 何利用×教组织的,是如何破坏法律实施的,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的实施,造成了怎样的社会危害,具体讲清构成犯罪的四要素,才能认定袁晓曼的行为是触犯了破坏 国家法律实施罪。
但是在对袁晓曼的开庭审理中,公诉人没有一句说明其是如何触犯刑法三百条的,只是证明其持有法轮大法书籍、翻墙软件和语音电话。可见,袁晓曼的行为并没有触犯刑法三百条,公诉人对她的指控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是不能成立的,是强加给袁晓曼的罪名。
错误使用两高司法解释
事实上,公诉人指控袁晓曼的行为是两高司法解释中规定的行为。但是,两高作为审判机关和法律监督机关,只有执法权,而没有立法权和法律解释权,无权规定什么行为是属于违法犯罪,也无权规定哪些行为是属于破坏国家法律法规的实施。所以,两高司法解释不是法律,它不具有法律效力,不能作为刑事诉讼的法律依据。
《立法法》第四十五条规定:“法律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或法律制定后出现新的情况需要明确适用法律依据的则由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解释”。
《立法法》第八条第四项、第五项规定:对“犯罪和刑罚”,“对公民政治权利的剥夺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即只能通过全国人大或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法律来设定,任何国家机关和组织都没有这个权力。
同时,两高司法解释还违反了宪法关于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规定。
先非法立案后找所谓证据
通过对本案卷宗的分析,可以判断本案是“先非法立案后找所谓证据”。袁晓曼依法控告江泽民,触痛了江氏利益集团残余势力;他们通过强行非法抄家,以从其家中搜出的法轮大法书籍、刻有翻墙软件的小光盘和语音电话为所谓证据,利用目前中国大陆还存在的迫害体系使其受追诉,从而达到打击报复、恐吓他人的目的。
《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六十八条规定:“检查公民住所的,必须有证据表明或者有群众报警公民住所内正在发生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公民人身安全的案(事)件,或者违法存放危险物质,不立即检查可能会对公共安全或者公民人身、财产安全造成重大危害。”
在本案中,没有证据表明,也没有群众报警袁晓曼住所内正在发生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公民人身安全的案(事)件,或者违法存放危险物质,警察是以什么理由强行搜查袁晓曼住所呢?
本案卷宗《案件来源》与《抓捕经过》中写到:“2016年5月12日15时许,通过线索民警在工作中发现袁晓曼在家中向外拨打大量语音电话,传播大量法轮功言论,从其家中搜出……”
如果是线索民警发现袁晓曼在家中拨打语音电话,传播内容为法轮功真相,那么可以推断她拨打语音电话的手机是被监控的。监控手机会有监控记录,记录打电话的时间和内容,但相关办案人员没有提供这样的记录。没有监控记录,警察是不会知道袁晓曼在家中拨打语音电话的。
询问笔录不符合客观事实
警察强行非法抄家前,袁晓曼并没有在家里拨打语音电话,她不知道警察为什么要传唤她,也不可能告诉警察自己是因为拨打语音电话而被传唤,但笔录里的回答是:“是因为用手机拨打语音电话宣传法轮大法就是好,在住的家中被传唤至派出所的。”
袁晓曼持有的两部语音电话的串码,她不可能知道,但笔录里的回答是一个数字不差。
不知道袁晓曼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字的。
发还物品清单证明不符合客观事实
警察非法抄家时抄走一部黑色直板手机,卷宗中的发还物品清单证明已返还给袁晓曼的丈夫杜桦,并署有杜桦的签名。但杜桦并没有收到这部手机,且没有在这样的文件上签字。
十多年来,上百位律师,上千场无罪辩护已从法律上讲清了一个法律真相——刑法第三百条及其解释完全不适用于法轮功信仰者。所谓依法打压实际上完全是蓄意错用法律的枉法强加罪名,是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实。
对信仰真、善、忍普世价值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不仅是对这个善良群体的迫害,更是将参与迫害者拖入犯罪的深渊,是对所有中国人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依法控告发起这场迫害的首恶江泽民,不仅是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更是在阻止参与迫害者继续参与共同犯罪,从而能够避免在社会走向法制健全,回归正义的下一步,站在审判台的被告席上。
真心希望还在继续参与迫害者能够了解法轮功真相,明白参与迫害会给自己带来的恶果,从而悬崖勒马,将功补过,在心理上站在良知和正义一方,为自己留下一个未来。
相关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大连市中山区法院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天津街43号 邮编:116001
刑事一厅审判长:陈向真电话:0411-82793019
刑事一厅审判员:梁永国 电话:0411-82793084
手机:13050507733 家庭住址:甘井子区惠润园38号2-7-3
陪审员:辛淑芹
书记员:姜银铃
大连市中山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大众街11号 邮编:116001
代理检察员:李柏莹电话:0411-39866353
代理检察员:葛岩
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分局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世纪街18号 邮编:116001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曹讯兵手机:15566404000
家庭住址:大连市西岗区云峰巷34号1-2
大连市中山区昆明街派出所
地址:大连市中山区友好路265号 邮编:116001
刑警队长:张超 手机:18141189918
警员:马竣 手机:13591114115
警员:张勇
警员:张宝祥
警员:张尉:15566933008
警员:张居革:13842666778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李母去世逢七祭,经文欲盖弥彰破绽出
Photo
Photo
2016-10-10
2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