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is pinned.Post has shared content
热点话题,欢迎探讨!
  李一平/杨恒均的“宽容和解”会议场外二三事
   今年5月3号,一份海外华文小报《世界华人周刊》主办了一个会议,邀请一众自由派知识分子谈论中国政经形势。会议的海报是这样写的:“实业不济、股市虚高、环境恶化、官不聊生,听听自由派名家怎么说;包容与和解、宽容与对话,是中国社会成功转型的金钥匙。”这份小报虽然名不见经传,其主编却是大大的有名:“民主小贩”杨恒均。
    
   杨恒均先生过去几年来写了不少博客文章,在互联网上宣传民主就是好。这些年民主思潮势不可挡,涌现大量具有民主思想的网民,杨先生在这批人中赢得了不少粉丝。但是最近几个月时间,“民主小贩”有点不务正业,大声叫卖“宽容和解”,引起骂声一片。 
    


   宽容和解本来都是好东西,但不是绝对真理。比如说,一个强奸犯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你去对受害者说宽容和解,你怎么劝都没问题。若受害人不肯原谅,她是正常人,若肯原谅,她就是圣人。
    
   但是如果强奸犯正在强奸时候,你跑过去对受害人说:“包容与和解,宽容与对话是结束强奸行为的金钥匙”,不仅受害人会骂你缺德,所有正常人都会产生向你竖中指的冲动。
    
   目前中国的现状就是权贵正在强奸民众:强拆房子,殴打小贩,歧视民工、操纵股市、垄断市场、牟取暴利、毁坏环境、瓜分国资、滥发纸币、权贵家族集体向外转移资产、武警弹压维权者、酷刑侍候良心犯等等都是强奸的动作。这时候,杨恒均要老百姓宽容,自然会受到一些抵制。女权人士叶海燕的一篇文章代表了这种意见。
   http://twishort.com/YQbic     
   万能的网民甚至挖掘出杨恒均过去的国安干部背景,以此解释杨恒均的反常行为。大家可以参考张鹤慈先生有篇文章: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128722     
   这次会议温哥华会议的主题又是“宽容和解”。杨恒均拉来一众自由派公知谈论中国形势,但是协办单位却是温哥华华人社区中的亲共团体,受邀听众多是常去温哥华中国领事馆混吃混喝的侨社代表。这种组合非常稀奇,因此我在会议开始之前,写了一篇《大外宣海外设陷阱,众公知集体赴鸿门》,道破杨的目的是借众自由派公知的声势来推广伪类“宽容和解”论调,消解国内逐步上升的革命思潮。
    
   这篇文章在网上发表之后,杨恒均的搭档张辉很快联系上我,邀请我去参加会议。我问让我上台发言吗?他说不行,我说那我就不去了。后来一位本地社区活跃人士、作家黄先生告诉我正式会议之后,他要组织一些本地自由派人士与几位与会的公知私下座谈,邀请我参加,我欣然接受了。
    
   我大约在正式的研讨会结束之前1小时左右到达会场。黄先生把我介绍给杨恒均的搭档张辉。 张辉与我互相寒暄几句之后,马上就给我讲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他说,“我给何清涟老师讲了一件事,现在也讲给你听听。何老师和她儿子十五年前在北京大学西大门外出了一场车祸。何老师一直认为是特务干的,认为普通人没那么大本事,把两个人撞飞出去好几米远还不出人命。其实特务哪有那么黑啊!是我妹夫干的。何老师当初移民就是因为这件事,我这次跟何老师说清楚了,不是特务干的,肇事者是我妹夫。”
    
   用这个故事做开场白,稍有社会阅历的人都明白是在提醒我小心车祸啊!本想听他继续讲讲细节,但很明显他是个非常有经验的人,在这个问题上点到为止。然后马上把话题转到会议主题上来,说中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宽容和解”,不能再继续互相斗下去了,这次会议非常有意义之类的话。
    
   听他讲完我哈哈大笑,然后回应了一下,“我这个人讲规矩,要文斗就来文的,要武斗就来武的。至于宣讲“宽容和解”,我就要提醒你一下,也请你转告杨先生,风险也不小。给你举个例子,几年前韩寒讲民主的时候,可是几千万粉丝的大众偶像;后来出了三篇反对革命的文章,很快就被网民当成了假货加小丑。逆潮流而动,跌得会非常惨。杨先生这几个月到处宣讲宽容和解,小心跟韩寒一样。听说现在他的“羊群”(杨的粉丝群)的根基有些不稳,要小心哪!”
    
   说完之后还拉了一下家常,我问他什么时候来加拿大的,他说在加拿大住了好些年,但是美国政府就是不让他入境,认为他是中共的人。然后他说他其实不是中共的人。我听后会心而笑。既能把自己的身份亮明了,又不落下口实,看来是张先生非常喜欢运用的一种说话技巧,短短几分钟内就用了两次。
    
   张辉介绍了新华社驻温哥华的负责人给我认识,他的名字我忘了。他说:“你这篇文章可把我害苦了!”我笑问此话从何说起,我写篇文章而已,怎么会伤害新华社?他也不正面回答,我只能这么猜想他的意思:新华社也是主办者之一,我这篇文章对会议起到了负面作用,让他们没法拿到国内去宣传“宽容和解”。 当然这只是猜测而已。 张辉又对我说,“XX明年就要退休了,拜托你不要给他找麻烦了。”我说,“哪有这么严重!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就跟上级说李一平胡说八道不关你的事,你们上级也知道我一向喜欢‘胡说八道’的”。
    
   然后张辉又去把杨恒均找来。大家握手寒暄之后,杨恒均说:“你的《变局策》在国内影响很大啊!”我说:“哪里哪里,被封死了,只能在民运维权圈子里面传播。你的文章可以到处流传,影响才叫大啊!”
   杨恒均说:“会议最后是听众提问,每人只能一分钟,你可以上去提个问题。”我说:“算了吧!”
   杨说:“你可以上去提问的,但是一分钟时间我看你能提什么问题呢?”
   我哈哈大笑,告诉他放心,我这个年纪的人写写文章就算了,不会赤膊上阵踩场子。
    
   这时作家黄先生提议照个相,我就和两位照了一张。从照片上的表情看,两位都紧绷着脸,似乎还在因那篇文章在生我的气,只有我笑容满面,倒像是已经“宽容和解”了。
    
更多内容: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6/tongcheng/1_1.shtml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揭穿伪类】转发网文:民运恶人的套路
那些原夲贪婪之人,不参与政治,不伸手民运,对公众的危害还不大,但当这些害群之马,参与进来的时候,就搞乱了是非、颠倒了黑白,让普通人难辨真假,那些人就一时得逞,捞到了好处,又尝到了欺骗的甜头,就更加肆无忌惮,连最后的一点点尊严也不要了,谁批评他(她)、质疑他(她),就跳出来乱咬,给人造谣、扣帽子,胡说八道。

这种人做人都做不好,你还怎么能相信他们会真心搞民主运动?海内、外民运都一样,凡高调自吹自擂的人,虚假的东西都很多,先骗得公众的心理,接着就骗取你的钱财,国内民运圈和刚出来的朋友警惕性不高,所以最容易上当,让你上当受骗后,还带着感激和仰慕的心情,特别是有人曾接受过他们的小恩小惠,就很难再有是非、公正,这正是那伙心术不正之人惯用的手法。

但当你与这种人接触久了,你发现了,他们不断在骗你,假装帮你,从你身上捞取钱财,但从不尊重、信仼你。后来,看你无利用价值时,就不顾一切把你踢开。这时你才醒悟,站出来,揭露骗子,想让他们受惩罚,但谈何容易?受骗的人太多,智慧之人还太少。

海外民运这20多年来,我们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次次重复上演着骗子的无耻与受害人的无奈、与部分人的觉醒。在此,提醒群友,在国外的生活困难者,求助政府,别相信民运中向你许愿的那些人。在国内的人士也要小心不名身份人的帮助,以免误入圈套。

如有许愿给你办外国难民,向你收钱的人,大多是办假难民早已在当他执法部门挂了号的,当政府查到他的时候,你是一起被处理的人,被驱除永远不让你再入境。你如有真被政治迫害经历,就找正牌律师,别找根夲不了解你的民运捞钱蛀虫。如你没有遭遇到政治迫害,只是因强拆维权或其它,请用其它方式出国,别办假难民,因为办不成,还会让你的造假文件成为你自己永远的麻烦。

总之,与民运团体打交道你要格外留神,恶人、线人、不良动机者不少,一不小心就受骗。别轻易相信任何人。 一然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跳出陷阱,继续前进!

【《变局策》,民主革命大潮】长期以来,我们的一些朋友被匪帮以及吹鼓手忽悠,陷入匪帮的逻辑陷阱。我们都知道法治当然是好东西,因此他们鼓吹法治的同时压制民主。美其名曰渐进改良,法治先行。这完全是本末倒置的骗术,历朝历代,哪个王朝没有法典?我们应该怎样理解法治?王朝时代是皇帝独断乾坤,黄俄共朝呢?哪家法院不是匪帮开的治民狱政衙门?

所以,没有政治的民主化,就不可能产生社会公正的法治化。我们需要的法治金蛋必须是由政治民主化放能催生。

政治民主化的具体表现,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新闻自由是基石。

实现社会转型当然不是一口猛吞的。社会转型在形式上可以是一夜之间宣称废除专制体制,实施宪政民主,但是,所有的实际操作落实需要时间,因为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作。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努力推广〘公民同城运动〙和〘黑衫行运动〙的一个重要原因。民间的健康政治力量强大和成熟度与转型期的阵痛成反比。

详细内容请联系: xiaoquanzi2012@gmail.com

博讯专页请查找: 公民同城圈论坛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温暖同城】数据库建设急需数据资料,请各位将自己知道的入狱同仁汇总给我们。数据库以 姓名、现状(关押地点)、简介、家属或律师联系方式 为基础。请大家帮帮忙转发,尤其是送饭群和律师群组。收集整理的资料请发往邮箱:cbl2008hx@gmail. com 或通过电报和微信给我。谢谢各位共同关心所有默默无闻勇士们的朋友。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为革命正名】有些人害怕革命,认为革命必然给中国带来灾难,甚至要大家不要抗争,他们的理由是如果你去抗争去推翻暴君,那你就是暴君。在此我借用国际法的原则和基本的法理,说明一下抗争的合法性。
国际法里有一项重要的原则,那就是和平解决国际争端,但这个原则,并不是非暴力的意思。和平解决争端并不等于非暴力。
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美国等国家用军事力量打击卡扎菲等等,也属于和平手段。还有面对侵略而采取的自我防卫,也是和平手段。
如果一个政府不再是国民认可的政府,这个政府就失去了合法地位,国民就有权利推翻他。
即使一个普通人,受到流氓的侵害,也有正当防卫的权利,不能说你把流氓打伤了你就比流氓还坏。 推翻暴政也许需要暴力,但不能说推翻了暴君,你就是暴君。这就像你把流氓打伤你就是流氓一样荒谬。 这和只许官家防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荒谬有什么区别呢?
那些说如果你推翻了暴君那你就是暴君的人,其本质是维护暴政。
而对于暴政,人人都有反抗的权利。为权利而斗争,也是每个公民的天然义务。 义务即责任,也就是说,反抗暴政建立民主,不但是公民权利也是公民责任。——@狂野
Animated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戴套非强奸,柔乳是凶器】为题征文友启:斌麟夜话公征文友,以十字题为纲,各抒高见。文体不限,宜以八百至一千五百字表述赤祸蔓延,香港大陆化、台湾香港化的可悲赤化境界。评奖与首发网址为《两岸三地声援占中》,所有文稿将发表在公民同城圈网络板块。奖金薄酬一千元,由斌麟衣食节俭而出。发稿至:cbl2008hx@gmail. com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黑七月最新动态:【截至2015年7月24日18:00,至少253名律师/律所人员/人权捍卫者被刑拘/带走/失联/约谈/传唤/短期限制人身自由】

最后更新时间:7月24日 18:00
________________

被刑拘[1] /监视居住[2] (以下个案已为变相秘密拘押)【15人】

律师 12 人:

王宇 (北京,锋锐所,7月9日04:0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15天,被刑拘)
包龙军 (王宇丈夫,北京,9日03:0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15天,被刑拘)
王全璋 (北京,锋锐所,7月 10日13:0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14天,被刑拘)
刘四新 (北京,锋锐所行政助理,10日08:45开始未能联络,已逾14天,被刑拘)
谢远东 (北京,锋锐所实习律师,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李和平 (北京,7月10日14:00 被警方带走,失踪已逾14天,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谢燕益 (北京,10日下午约谈,12日早上被带走,中午被抄家,失踪已逾12天,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周世锋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07:3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14天,被刑拘)
黄力群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 08:30开始未能联络,已逾14天,被刑拘)
隋牧青 (广东广州,7月10日23:40 被带走,已逾14天,以煽颠罪被监视居住)
谢阳 (湖南,7月11日05:40被带走,未能联络,已逾13天,以涉嫌扰乱法庭秩序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监视居住 )
陈泰和教授 (广西,7月13日以寻衅滋事被刑拘,羁押于桂林二看,16日下午首次会见律师覃永沛)

其他 3 人

高月 (北京,李和平律师助理,20日被以寻衅滋事监视居住,已逾4天)
勾洪国 (又名戈平,天津人,10日上午在北京被天津国保带走,已逾14天,以寻衅滋事监视居住)
姜建军 (辽宁大连,12日以寻衅滋事被刑拘,已逾12天)

_______________

强迫失踪/去向未明 【6人】

律师 1 人:

李姝云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11:30被警方带走,失踪已逾14天)


其他 5 人

王芳 (北京,锋锐所会计,7月10日08:30开始失踪,已逾14天)
赵威 (又名考拉,北京,李和平律师助手,7月10日17:00被带走,失踪已逾14天 )
刘永平 (又名老木 ,北京,10日确认被捕,失踪已逾14天,传被关在天津)
胡石根 (北京,10日开始失踪,已逾14天)
林斌 (望云和尚,福建,10日中午在四川成都机场被带走,失踪已逾14天)

________________

软禁 【4人】

包蒙蒙 (王宇儿子,北京,17日09:00 第三次被派出所带走,18日再约谈,出来后严控)
戈觉平(奔博,江苏苏州,14日13:00起被特警包围在家,但未被带走)
陆国英 (江苏苏州,戈觉平太太,14日起被围堵在家)
权玉顺 (黑龙江,徐纯合之母,被看管在哈市的安老院)

被短暂拘留/强制约谈/传唤 【228人】(已获释/现平安)

律师 120人

张维玉 (山东,在北京锋锐被拘)
左培生 (北京,在锋锐被控制)
江天勇 (北京)
倪玉兰 (北京,12日13:47警察上门警告,23日再上门)
张凯 (北京)
刘晓原 (北京,锋锐所,7月10日晚被限制自由,13日上午离开公安局)
程海 (北京,13日12:30在法院外被公安找)
余文生 (北京,9日上午约谈,20日15:00再次约谈,同时约谈的还有其妻子)
胡贵云 (北京)
周泽 (北京,19日晚上公安找上办公室)
刘连贺 (天津)
马卫 (天津,7月10日被约谈)
李威达 (河北唐山,10日22:30被传唤,至11日19:00回到家)
梁澜馨 (河北唐山,10日22:30被传唤,至11日19:00回到家)
么民富 (河北唐山,15日14:30被传唤至17:00)
姬来松 (河南)
任全牛 (河南)
孟猛 (河南)
马连顺 (河南)
常伯阳 (河南,12日02:00回家)
张俊杰(河南)
苗杰(河南)
刘卫国 (山东)
舒向新 (山东,14日警察二次登门)
徐红卫 (山东)
付永刚 (山东)
王玉琴(山东)
熊冬梅(山东)
刘金湘(山东)
王学明(山东)
熊伟(山东)
李金星 (山东)
张海 (山东)
冯延强 (山东,因代理王宇案,被逼离开律所)
许桂娟 (山东,12日下午被约谈)
赵永林 (山东,13日约谈)
徐忠 (山东)
刘金滨 (山东)
刘书庆 (山东,14日下午约谈,16日正要坐车去代理李和平律师案,却被带去派出所,被禁止代理该案)
王秋实 (黑龙江)
张雪忠(上海)
李天天(上海)
薛荣民 (上海)
秦雷 (上海)
钟锦化 (上海,14日约谈,17日09:30-11:30再约谈 )
王卫华 (上海,15日约谈)
刘士辉 (广东律师,11日中午至12日18:00,被上海市国保以「故意扰乱公共秩序」行政传唤24小时,后再被限制人身自由6小时)
郑恩宠 (上海,11日下午被警方带走并抄家,12日凌晨获释)
张磊(11日在江苏苏州被约谈,12日22:20被带往长沙南站铁路派出所,00:40出来)
朱应明 (江苏,20日1400约谈)
程为善 (江苏,23日约谈)
王成(浙江杭州,11日第一次约谈,12日第二次约谈,寻衅滋事行政传唤21小时,第三次警察上门时拒绝谈话)
庄道鹤 (浙江杭州,约了14日在杭州谈话)
袁裕来(浙江)
吕洲宾(浙江)
汪廖 (浙江,13日中午国保约谈)
吴有水 (浙江)
王万琼 (四川)
于全 (四川)
付剑波 (重庆)
何伟 (重庆)
游忠洪(重庆,游飞翥哥哥,14日上午被传唤,下午获释)
张庭源(重庆)
雷登峰 (重庆)
游飞翥 (重庆,14日上午被带走,2055获释 )
唐天昊 (重庆,22日0900第二次约谈,1000被带往派出所,23:45获释)
黄思敏 (湖北,12日23:00被约谈,13日0140出来)
胡林政 (湖南,12日06:00出来,手机装软件)
文东海 (湖南,12日约1900被带走,有传唤证,涉嫌寻衅滋事,13日约02:00获释)
郭雄伟 (湖南)
陈南石 (湖南)
王海军 (湖南,13日被二次约谈)
石伏龙(湖南)
杨金柱(湖南,15日第4次被传唤,此前为11日凌晨和14:00,以及14日10:25)
杨璇(湖南)
张重实(湖南,21日因代理谢阳律师案再被要求约谈)
罗茜 (湖南)
吕芳芝 (湖南)
张玉娟 (湖南)
蔡瑛 (湖南,14日约谈,问及谢阳,后因代理李和平律师案再被警告)
龙浪奔 (湖南,14日约谈)
蒋永继 (甘肃)
曾维昶 (云南)
刘文华 (云南)
杨名跨(云南)
王宗跃 (贵州,16日下午再次约谈)
李贵生 (贵州)
周立新 (贵州,锋锐所律师,12日约16:00被警方带往贵阳派出所,已自由)
陈建国 (贵州,14日被约谈)
邹丽惠 (福建)
陈学梅(福建,14日13:20回)
刘正清 (广东)
吴魁明 (广东,15日警察上办公室找 )
葛永喜 (广东,11日21:20被警察里带走,12日01:56确认出来)
陈武权 (广东,14日01:40被敲门找)
葛文秀 (广东,11、13、15、17日四次被国保约谈)
陈科云 (广东,13日17:00约谈)
陈进学 (广东,13日被约谈,14日被要求下午第二次约谈,16日12:00三次约谈)
吴镇琦(广东)
王全平(广东,12日约谈,14日第二次约谈)
闻宇 (广东,13日约谈)
孙世华 (隋牧青律师太太,广东,15日被国保要求写信劝告隋牧青认罪)
蒋援民(广东,15日警察三次上门向邻居询问)
崔小平 (广东深圳)
徐德军 (广东深圳)
朱金辉 (广东深圳)
庞琨 (广东深圳,13日16:00在罗岗派出所,00:15出来)
肖芳华 (广东深圳,16日上午被约谈)
覃永沛 (广西)
杨在新 (广西,14日国保上门)
吴晖 (广西,14日派出所要求约谈)
吴良述 (广西,16日早上约谈)
黄朝晖 (广西,15日被约谈)
覃臣寿 (广西,18日约谈,10:00结束)
庞信祥 (广西,15日被要求约谈)
张鉴康 (陕西)
李方平(北京,12日07:30在江西萍乡被第二次带走,21:30回家)
李昱函 (辽宁)
李浚泉 (辽宁,警察上门通知约谈,后拒绝)
陈建刚 (北京,13日在安徽约谈,14日11:30国保再到宾馆找)

其他 108 人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斌麟夜话诚邀探讨】什么样的语言恶魔才能够听懂?如何使用这种语言?不方便群聊者请私我!邮箱:cbl2008hx@gmail. com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传播《变局策》组建公民圈】中共高层传已密议亡党6危机 习近平的话震惊四座

文章来源: 争鸣杂志 于 2015-07-02 中共政权艰难维持至今,已经走到了频临解体的边缘,连中共高层也在毫不避讳的谈论〝亡党〞话题。

中共政治局在6月中旬举行了政治局扩大生活会,会上讨论了中共在政治经济等多方面存在的重大危机,习近平更在讲话中罕见呼吁要〝勇于承认、接受党蜕化变质事实〞。6月中旬,中共政治局举行了扩大生活会,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人大和政协党组成员以及军委委员、中纪委副书记等均应邀参加。

生活会历时两天,共长达11小时。在会上发放了一份关于党组建设和对党员干部巡视、考察的调研报告。该报告由中共中央书记处汇编,由中央巡视组、中办、国办及中组部等综合情况写成。据称,报告中毫不隐讳罗列了中共〝亡党〞的六大危机,并指局部政治、社会危机已经处于爆发、蔓延、恶化状态。

六大危机涵盖了政治、经济、社会、信仰、前途等各个领域,显示体制腐败带来的吏治腐败已经无药可医。这六大危机和问题的概况如下:
1、中共的理念、党的使命、理想和奋斗目标丧失;
2、党组织建设长期处于徘徊、迷失方向,基本处于瘫痪状态;
3、党组织腐败、涣散、已渐失去社会上的凝聚力、号召力和向心力;
4、党的领导干部在和平、物质丰富环境下懒、散、堕、疲、庸状况毕露;
5、党政干部滥权、越权、以权谋私、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情况泛滥,激化社会民怨、民愤;
6、党政干部、公职人员道德败坏、生活腐化堕落,激化社会仇官气氛。

根据该调研报告,从中央、地方巡视、考核结果来看,中央和地方高级官员平均合格率仅达1/4左右,而地方基层单位、县级党委不合格及表现差、需改组的〝领导班子〞高达90%以上,这实际上反映了中共党组织的根已经彻底烂掉。习近平在该次会议讲话中罕见指出:〝要勇于面对严峻事实,承认、接受党蜕化变质走上亡党毁国危机的事实。〞
Photo
Photo
04.07.2015
2 Photos - View album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