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幸福圆满)



下夜班 快十二点 胡同从中 路灯很暗 老王。 

突然冲出来四个人,手拉手把老王围起来,形成一个矩形。 

一个大棚郭冬林一个狗熊一个海豹一个一个狗(腿短)。 

“你们是谁?” 

无话。面无表情。铁青。眼散焦。远方。 

。。。 

老王不知道什么情况,决定自救。 

首先老王往左跨出一步,试图离开。这时大棚郭冬林,狗熊 ,海豹 ,一个狗迅速集体也向左跨出一步,和老王保持平行。连贯流畅,显然是练过。 

。。。 

老王又向右跨出一步,试图离开。这时那谁,那谁,那谁,那谁速集体也向右跨出一步,和老王保持平行。连贯流畅,显然是练过。 

。。。 

老王吓坏了,不知该怎么做,站在原地。 

情况很微妙。五个人都没说话。 

风很大。 

云往东。 

月有风圈。 

。。。 


郭东林看表。看狗熊,狗熊低头看表,说:“到点了!“ 

一个狗说:”终于要开始了。“点头。 

海豹说:”终于要开始了。”舔嘴。 

狗熊:“准备开始吧!”挠腿。 

钟楼敲响十二声,四人突然飞速旋转,顺时针绕着老王转起来。狗熊扯着嗓门呼喊:“哦啦啦~~~哦啦啦~~~哦啦啦啦啦~~~”面部扭曲,五官流淌在一起,像热稀了的奶油蛋糕。 

一个狗眼睛布满血丝,声音嘶哑:“来吧来吧!和我们一起唱!yaoyao checkitout~ ” 

狗熊:“yaoyao ~~” 

海豹:“yeah ~” 

郭东林:”shubidu~~~yaya~~“ 

老王:什么? 

合:”歌唱幸福生活!歌唱美好未来!歌唱天空湛蓝 !不唱不让走!” 

嚎 :郭东林:“不唱不让走!”狗熊:“不唱不让走!”海豹:“不唱不让走!”一个狗:“不唱不让走!” 

合嚎:“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迅速转圈。 

老王吓坏了,半蹲在地上说:“等一下,你们要我唱什么?” 

“唱什么, 不知道吗? 政策已经下来了。”狗熊说。 

“ 什么政策?” 

“歌唱幸福生活!”大棚郭冬林狗熊海豹一个狗齐声说。 

“什么?” 

“歌唱幸福生活!” 

“排练半年多了。” 

“歌唱幸福生活!” 

这时远处突然静了,紧接着传来一个声响:“咚。”闷响。仿佛冬瓜落在地上的声音。大棚郭冬林狗熊海豹一个狗肃然起敬,严肃的说:“准备好,要开始了。” 

“第一只歌,那谁的政策亚克息~~”四人猛烈的旋转,绕着老王开始歌唱。黑里传来伴奏,忽远忽近。 

海豹:“什么亚克息呀~” 
狗熊:“什么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唱!快唱!“四人集体用一侧上肢捅老王腋下 

海豹:“什么亚克息呀~” 
狗熊:“什么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手从四面八方涌来,巨疼,无法抵挡,老王只好跟着唱:“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海豹:“什么亚克息呀~” 
狗熊:“什么亚克息~” 
(捅老王)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捅老王) 
五人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五人合:“那谁的政策亚克息~” 


唱完了。四人猛然停止旋转。 

寂静。 

老王问:“。。。我,能走了吗?” 

寂静。 

。。。 

“能走了吗?” 

大棚郭冬林狗熊海豹一个狗突然逆时针旋转,齐声大喊:“唱吧唱吧唱吧!” 

“歌颂美好明天!歌唱树上的冬瓜 歌颂伟大领袖!不唱不让走!” 

“赞美鲮鱼罐头!赞美海里庄稼 !赞美幸福生活!不唱不让走!” 

老王急了:“不是唱完就能走了吗,怎么还唱?”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集体捅老张。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集体捅老张。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集体捅老张。 

老张痛不欲生,没有办法只好一起又开始唱第二只歌。 

五只歌以后,停顿,沉默,老王搞不清什么状况,蹲在地上喘气,只有风的声音。 

忽然间喇叭响了,远处传出奇异的低频,嗡嗡嗡嗡,像无数苍蝇在哼唱,不知目的与原因的歌唱。声音越来越响,响彻城市上空的夜。大棚郭冬林,狗熊 ,海豹 ,一个狗随着频率高速移动,围绕老张转圈手舞足蹈,向胡同外侧移动。 

老王被裹着前进,踉踉跄跄,眼前猛的开阔,仔细看,是到广场了。全是人!每人周围有四个动物,高速旋转,歇斯底里的高唱。 

“歌颂美好明天!歌唱树上的冬瓜 歌颂伟大领袖!不唱不让走!” 

“赞美鲮鱼罐头!赞美海里庄稼 !赞美幸福生活!不唱不让走!”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歌颂美好明天!歌唱树上的冬瓜 歌颂伟大领袖!不唱不让走!” 

“赞美鲮鱼罐头!赞美海里庄稼 !赞美幸福生活!不唱不让走!”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不唱不让走!” 

全是人。声音响彻云霄。 

探照灯从高处投射过来,广场乱成一锅粥。有一群不知什么人冲了出来,想跑出广场,被全副武装的一队老张投掷成年巴西龟砸倒在地,迅速隔离开,每四个动物围一个,开始歌唱。一些倒地不起的被抬起来投入河中巨大的咸带鱼背上,运往南方。几个极端不配合的被按在地上,用lego翻斗车反复碾轧头部,发出诡异的“喳喳”声。 

突然静了,远处城楼上灯光聚集的地方,站起一头驴。 

庞大,直立,肚皮露在外面。穿着假领子正对人群,雪白。表情严肃,头发往后梳,脑门夯亮。 

站得很稳。 

此刻全场肃静,立正。全体动物脸朝驴的方向,嘴圈成o形,发出“呜~”的声响,持续。 

驴抬起左前手,示意。 

广场鸦雀无声。 

驴环顾四周。从左至右,再从右至左。略停顿后抬左前手打起拍子,仿佛乐队指挥。全体动物开始顺时针旋转。驴又一挥右手,逆时针。 

驴左右前手频繁挥舞,闭眼,陶醉,指挥家,皱眉。广场上动物随着节奏围成各种圈子,排列出各种奇异,严密的组合,大圈套小圈,小圈套大圈,里外里,顺逆顺,蛇形,漩涡。 

极其熟练。 

驴长时间指挥着整个广场运动。表情严肃。 

老王体力不支,头晕,想吐。仰天躺在地上。天空阴云密布,出奇的亮。深夜的云层堆积,褶皱,像棉花团沾满桔红色金粉,反射出奇异的光,仿佛背后有熊熊烈火燃烧。这时四个动物围上来,把头凑在一起在老王耳边喘气吟唱:“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 

”让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 

”让我们一辈子在一起~在一起~“ 

用脚踢着老王在地上,翻滚以前进。 

跟上队伍。 

跟上驴的节奏。 

午夜大交响 

为生命转圈。 


天空中打出焰火: 

”驴给你们幸福。“ 

"呼尔嘿嘿呦。" 

老王半身遂,笑的很甜。

还有一次,也是出租车司机,北平差头司机老有腔调的,我打车从天坛去德胜门。其实北平的朋友都应该知道了,这事儿第二天上了报纸,闹的动静挺大。电视也播了。就是我坐出租,去德胜门附近吃饭,从天坛打车,司机开着开着,突然掏出一物件,铅笔盒大小,闪闪发亮,发暗暗的绿光,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想可能是北京出租的什么工具,gps啥的,首都出租先进,我没吭声。 

只见那司机双手翻飞,在绿色盒子上按了起来,按的飞快,呼呼呼的舞动。没错是双手翻飞,您没看错,双手翻飞。我突然发现司机两只手都在按盒子,没有扶方向盘,神奇的是车走得很稳,该变道该拐弯丝毫不差,丝般顺滑。我不知道什么情况,估计是北京出租车高级,有特殊装置,我没说话。 

司机按了大概一刻钟,把盒儿收了,问我:“您一定特奇怪吧?” 

我说:“没有。” 

“您一定特奇怪我按的是~什么吧。”腹部发音。首都音。 

“嗯。” 

“您知道是什么吗?” 

“不知道。” 

“想~知道吗?” 

“是什么?” 

“您一定猜不出,说出来吓您一跳。” 

“猜不出。” 

“其实我是外星人。” 

“。。。。。。” 

“确切的说是驴星人,你们地球人叫火星,我们离的很近,邻居。” 

“您不是北京人吗?” 

“是这样的,虽然在北京生活了很久,但祖籍是火星,火星生火星长,大了才来北京。” 

“奥。” 

“算新北京人吧。” 

“奥。” 

“刚才我给火星的亲人发了一条信息,表达内心感受。” 

“奥。” 

“您特惊讶吧,头回见外星人吧?” 

“头回。” 

“北京宇宙化大城市,充满惊奇。” 

“奥。” 

“您不相信我是火星人是吧?” 

“没有。” 

“我看您就是不信。” 

“信,我信。” 

“您绝对没信。这样,我今天给您露一手,给您看看我的飞碟。” 

我说算了下回吧,我赶着吃饭去了饿得不行,我真信了,您绝对火星人没错。 

“不行,那可不行,好容易来回北京,首都,怎能不多见识见识。” 

“对你有好处。”司机这样说,把车停到前门附近,让我盯着路边一个井盖子。 

“您注意了,看见那井盖儿没有?那就是我的飞碟,你看仔细了等会我一发指令就让它飞起来。” 

“这井盖怎么进人啊这么小这么扁?”我仔细看了下确实是普通井盖。 

“我们火星高科技,说了你也不懂。反正你注意看,我给您飞一个看看,来首都一趟不容易。多见识见识。” 

我想估计遇到神经病了 。 

“注意了!”哥哥“噌”一下,解下自己皮带系在脖子上,我警惕的说:“您干什么?!” 

司机说:“没事儿,冷静。”说完掏出那个绿盒子,biabiabia按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我盯着井盖,看他搞什么飞机。 

司机突然嘴里大喊一声:“走你~” 明显的地球话,有保定口音。 

只听窗外“轰~”的一声巨响,火光冲天,我朝外一看,我的姥姥!前门楼子飞起来了! 

前门楼子飞起来了! 

一飞冲天!屁股下面拖着老长的火苗子就飞起来了,浓烟弥漫,在黑夜中一闪一闪,不一会儿就飞不见了。飞跃苍穹。那井盖子纹丝未动。 

我惊呆了,没想到司机真是外星人! 

“好家伙!厉害。“ 我猛拍大腿。 

“北京真是了不起外星人都有。还真是真外星人!” 

这外星人有两下子!还挺有幽默感,故意让我盯着井盖儿结果让前门楼子飞起来了,效果明显!这是抖包袱啊!有两下子!绝对有两下子。 

北京熏陶人,北京文化博大精深!北京人仗义!牛逼北京!北京,牛逼!” 

“姥姥!” 我强压内心激动暗暗叫好,回过头准备盛赞火星人司机,结果发现内哥们小脸煞白,双眼无神的盯着夜空。嘴里喃喃说:“坏了按错密码把火星驻京办给发射走了,坏了坏了,这下坏了。。。” 


夜色无边,晚风吹得人儿醉。

大雪后的清晨

六点,老王被电话吵醒。是狗熊。 
"你快来操场!快点,十万火急!" 
"怎么了?" 
"不要问了。你快来!" 
狗熊这几天情绪不稳定。常常扒窗户上发呆,忽喜忽悲。吃的也很少。老王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赶紧穿衣服,赶往操场。 
远远的看见狗熊。背对他站在操场入口。有一种巨大的孤独感。 
"狗熊~" 老王喊。 
没有回头。 
"狗熊~" 老王又喊。 
没有回头。 
老王感到不妙。心慌,预感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赶紧小跑过去,来到狗熊身边。 
"怎么了?大清早叫我。昨天晚上去哪里了,怎么不回家?" 
狗熊缓缓的转过身来,对老王说:"你过来看看。" 
"什么?" 
"过来呀,过来就知道了。" 
老王走过去,越过狗熊的肩头一望, 
洁白 
一望无际 
满满一操场的雪。厚。丰满。没有任何痕迹。像银色的动物皮毛。晶莹。顺猾。纯洁孩子的皮肤。宝石表面。 
"送给你。" 狗熊说,"美好的东西需要人欣赏,为了你。" 
"我送你冬天。" 狗熊说,"最完美的一次白。" 
老王被彻底震撼了,从未见过这样的美。握住狗熊左前手,激动的声音颤抖:"这都是为了我?" 
"当然。" 狗熊说,"我守了整整一晚上,没让任何东西进入。麻雀也不行。" 
"后门我用水泥砌死了。弄开得好久。" 狗熊嘿嘿笑着说。 
"这都是为了我?" 老王哽咽了,身体抖动。 
"当然。我们是朋友。" 狗熊说,"去吧,老王。尽情的跑吧,跳吧,造吧,闹吧。都是你的。" 
"脱光了跑也可以,没人有权说什么。这儿,是你的。全是你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预感是错的,狗熊很好。心中石头落了地。 
"谢谢。。。" 老王颤抖。长时间用力抱住狗熊,拍背。 
"你对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还以为。。。要我吻你吗?" 
"快去吧,朋友。" 狗熊说,"不用多讲,友谊天长地久。" 
"谢谢!谢谢你!狗熊!" 老王弯腰致谢,转身跑向操场。 
礼物开封。 
尽情。纯粹。无所畏惧。 
老王使用了操场雪地的第一次。 
奔跑,跳跃,翻滚,撒欢,撂蹶子,狗刨,仙人指路,猴子偷桃,灵魂的舞蹈。老王被彻底释放了,是穿红裙子的姑娘在跳舞。 
"把上衣脱了吧!"老王想。脱了。皮肤长期不见阳光显得苍白。由于坚持举狗,肉体轮廓还没太走形。 
"下面也脱了吧!"老王想。脱了。只剩红内裤。本命年就要过去了,48岁的冬天。 
"我还行。"老王想。把最后一件也脱了。 
继续欢腾! 
灵魂盛宴 
"hakunamatata~~" 
老王奔跑着大喊,酣畅淋漓。白哗哗的赘肉抖动着。体毛随风摆动,时而向左,时而向右,与自然完美的和谐。天人合一。生命大交响。头顶呼呼冒热气,像年青的蒸汽火车头。 
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老王消失了,从操场上。好像从未出现。 
静的出奇。早晨六点四十五分。 


是狗熊挖的坑。 
深坑。 
总共挖了二十多个。 
在下雪之前。 


"举报!有人裸奔。" 狗熊压低声音对着话筒说。 
"想破坏社会主义精神文明。" 

一次突如其来的性生活

厦门鱼肝油厂后门的招待所,四楼靠南,可以看到海。三张单人床,两把椅子,一个脸盆架。洗手间在走廊尽头。墙面斑驳。阴天,云层很厚,低,灰黑,鼓。 

下午三点。 

莫文蔚。 

房间里有老王。还有老张。 

老王来到靠窗的桌子前,从红色保温瓶里倒出一杯水,喝了。盘算怎样熬过无聊的下午。 

一股强烈的感觉突然从腹部腾起,火烧般迅猛。他感到两腿之间有一座火山凸了起来,喷薄欲出,好像十八岁的那个夜晚。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感到不可思议,但来不及多想了,老王浑身颤抖,不由自主的哼哼起来,一个声音在脑壳里大喊:“我要。” 

“天,格哪能办啊?” 

这时他看到了老张,背对着他看报纸的老张。 

“哦。。。老张。” 老王想。 

老王的上司老张,正科级的干部老张,三个孩子的父亲老张,祖籍山东枣庄的老张,头发四六分的老张。 

“嗯,老张。” 老王想。 

迅速悄无声息的摸到老张背后,猛的一把推倒,左手死死卡住其后颈,同时右手去扒老张裤子。 

“哎哟老王!你干什么老王?” 
“你干什么老王?别闹了老王,快放手!” 

老张不知道发生什么状况,毫无防备,大声的嚷嚷着让老王停手。老王没有说话,扒了老张裤子,抽出皮带捆住老张双手,take him from behind. 

“哎呦我操老王,你疯了老王?” 
“啊~~疼死了老王!” 
“你疯了老王?” 
“你疯了老王?!” 
“哎哟我操!出血了老王!” 
“快停手老王我求你了!” 
“求你了老王!” 

老王一直没吭声,从背后猛烈的干老张。整个过程持续了半小时左右。 


老王临窗站着,裸体,被一种从来未有过的感觉充满,周身舒畅。就像冬眠了三个月醒来早晨的第一个懒腰,浑身骨节抻的咔吧咔吧响。极地三温暖,冰冷刺骨的湖水里游泳,上岸怒蒸桑拿,用柳条死命抽。再游,再蒸,再抽。再游再蒸再抽,直到每道血管波澜壮阔此起彼伏凝望远方。嗯,被狗熊举起来放下,放下,再举起来。让野生郭东林跪背上马杀鸡,全力,到位,密不透风,拍到骨头都酥了,透了,折叠起再铺展开,团成球擀成皮,一抖一放,舒泰!全身血液奔腾不息,似乎有使不完的劲。 

他望着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突然露一小缝,有一道金光跃出,迅速的掠过水面,在绸缎上描绘出一句咒语,转瞬不见。 

“哦,是你。” 老王看懂了。打开红色保温瓶,倒一杯水喝了。刹那,刚才那种强烈的感觉又从小腹腾起,展开。老王再次勃起了!无法阻挡。奇怪,老王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来不及多想,必须宣泄,那个声音又在脑子里喊:“我还要。” 

“怎么办?” 老王焦急的琢磨。他回头,看到了躺在地板上的老张。。。 

“嗯,老张。” 老王想。 


“哎哟我操!没完了你?” 
“是不是人啊你” 
"老王!别这样老王!我家里就全指望我了老王,你!" 
“哎哟轻点!” 
“我操你妈老王,你还是人吗你!” 
“老王,老王你轻点老王!” 
“老王。。。老王!” 


老王挥洒自如,尽情的驾驶着老张,手动挡,仿佛打小就练过。像马背上的牛仔,皮肤古铜,肌肉结实,在金色麦田里尽情驰骋。又好像被海豚养大的孩子,抱着海豚在海面破浪前行。一种生命的大喜悦充满了老王全身。 

"嘿~ 嘿 ~" 他这样喊着。陶醉。 

结束后已是傍晚。房间里暗了,雾气从地面透上来。老王疲惫不堪,感觉不到肉体,脑子却特别灵醒。举起手在眼前,透明。只有意识在,悬在半空。他感到渴。飘到窗边,从红色保温瓶里倒出一杯水,喝了。周围突然亮了,房间“腾”的一下子扩出去几百倍。纯白,空旷,无际,只剩下他,老张,与保温瓶。又忽的收缩,好像一切都压缩到自己身体里,喘不过气,膨胀。头一下子胀开了,充了气似的鼓,只有上下牙齿存在,巨大。一咬一合,咀嚼城市,仿佛驴。 

老王感觉自己浮起来,在星尘大海中翻滚,有无数光线从头部迸射,光芒万丈。斑斓,旋转,幻化,万花筒,旋转木马,双色麦芽糖,四色风车,极光,彩虹,焰火。巨大的桔红,嫩黄,深紫,黑到最深处的蓝。electric ladyland ,电子绵羊,foxy lady,喷火的井台,汇聚的绿色河流。收缩,喷薄,蔓延,缠绕,蛇行。它们手拉手围成一个圈跳舞,无限往复。直到所有景物全部流淌干净,漆黑一片,只剩下老张的背影在眼前,无限。山一样。微微起伏。 

老王的心砰砰直跳,他呼吸急促,找不到自己的存在。 

"咚,咚" 

有东西在敲窗户。 

"咚,咚" 

有节奏。 

他挣扎着站起,朝外望去, 

是风。 

夜晚来临前最后的风。 

打开窗,风进来了。穿过老王的体毛,充满房间, 

重塑了整个冬天,城市,与老王。 

窗口向南,新月升起。 


"yesmylord," 老王笑了,”原来是这样,mylord。“ 老王笑。终于明白自己是谁。 

带着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他转过身,喝了一杯水。再次走向老张。

武汉某幸福中产家庭里一个狗

中午。 

一个狗把男主人叫到客厅。 

"你来。" 它说。 

"请坐到沙发上。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我要走了。" 一个狗说。站在男主人左侧,双前手叉腰。 

"出远门,去寻找自己。" 

"我必须走了!" 它说, "我想了好久,必须走了。" 

"我腿短。" 

"必须出门,去寻找自我, 进行灵魂认知的旅程。" 


"不,不能再等了。" 一个狗说。走过来站在男主人右侧。前手们交叉抱胸前。 

"普通一个狗的寿命只有十来年。" 

"我已经五岁。不再年轻。" 

"我的身体在走下坡路。我能感觉的到。" 

"要对自己负责!这是我最宝贵的年华。" 

"青年一个狗的路在何方? " 

"上帝派我来这个世上,我的使命是什么?" 一个狗激动,前手们激烈比划。 

"我要出去,我必须出去! 去寻找灵魂!寻找自我!" 

"解构,打乱,重组," 

"寻找!寻找!寻找! " 

"找到真正的我!" 一个狗继续激动。 


接着,一个狗走到阳台,跳进单缸洗衣机里,双前手扒着内缸上沿,只把眼睛露出来,又开始说。有一种嗡嗡的回声。 

"很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躺在床上,触摸不到自己的灵魂。常常整晚流泪。" 眼眶湿润。 

"我究竟是谁?" 捧心。 

"一个一个狗的生活必须是文艺的!" 

"精致。诗意。" 

"象一个水晶罐子,充满万物的灵。" 

"爱自己。玩命爱自己。" 

"让世界陌生化!" 

"保持敬畏。" 

"我应该这样。而不是每天混吃等死,迷失在物质。" 

抹一下眼角。 


"幸福是一杆热枪 ,妈妈。 

是的,它是的。" 


"你看旁边屋子里那头狗熊!" 一个狗提高音量,从洗衣机里探头说。 

"假装冬眠,半夜爬出来翻腾冰箱,偷东西吃。" 

"耻辱!" 一个狗再次提高音量。 

"还有那只猫头鹰!" 一个狗指着冰箱上的猫头鹰说,使用右前手。"这么多年就一直在那里站着,和咕咕钟有什么区别?" 

"有什么区别?!" 

"我绝不会过这种低级的生活!" 

"如果那样我情愿死!" 

"不死也要抽自己至死。" 

bia唧了一下嘴。从洗衣机里跳出来,凑到男主人脸跟前,搂肩膀严肃的说: "你必须给我5000块钱。" 

停顿, 

"这是毫无疑问的。" 

再次停顿。 

"这5000块钱不是说我要享受,不是的。" 一个狗严肃的说。 

"我绝不是要享受!绝不会去买好吃的:鸭脖子,酱肘子,火腿肠,驴肉火烧。也不会去喝啤酒。更不会去洗桑拿,做足底按摩。不会的,绝不会!" 

"这5000块钱只是让自己安心一点。" 

"万一,我是说万一。如果我有什么不测,病倒在他乡,或者掉井盖里,有人可能会送我回家。这是一个保证。" 

"将会且必将是一次纯粹的心灵之旅,绝不会掺杂物质纷扰。" 

神色庄重。 

"我腿短。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多么的不易。这需要何等坚强的毅力,伟大精神,所以你必须给我5000块钱。" 

"而且我腿短。" 一个狗补充。再次强调。双前手在胸前外翻,做了个献宝的动作,手心向上。 

"你放心,这5000块钱我会放在紧贴肚皮的地方。" 一个狗小声说, "因为我腿短,而且肚皮有些下垂,与地面的距离极近,所以是绝不会被人发现的。除非他们把我翻过来。" 

"人们不会轻易把一个狗翻过来,这极不礼貌。所以钱放在这个位置是很安全的。" 一个狗娓娓道来。 


最后的关键时刻了。一个狗爬上沙发靠背,扶墙移动至左侧边缘,"噌"一下跳到冰箱顶上。转身。猛然发力,"嗷"的叫一声,靠后腿们直立起来,和猫头鹰并排,激动的开始说: 

"我是尤利西斯! 

"我是摩西!" 

"我是吉庆街边的俄狄浦斯!" 

"我是东湖岸边的达摩!" 

"我是二人转台上的jim morrison!"" 

高速率挥舞双前手。 


"我见到过地狱与天堂的婚礼,战舰在猎户座肩旁熊熊燃烧!" 

"我注视万丈光芒在天国之门的黑暗里闪耀!看时间枯萎。" 

"我驾着疯狂通往智慧的圣殿!" 

"在我面前的是一条荆棘路!" 

"我放弃舒适安逸的生活,去进行灵魂之旅," 

"去醉日逐舟!" 

"去叩开感知的大门!" 

"去参加电子葬礼!" 

"与众神裸体午餐!" 

"这是多么的伟大!" 

挥舞。眼神焦点放无限远。迷离。 


"一个狗! 伟大!伟大!" 

"生活! 伟大!伟大!" 

"文艺! 伟大!伟大!" 


"你必须给我5000块钱!" 

声嘶力竭。 

"你必须给我5000块钱!" 

舔一下嘴唇。 


"到南方去!到南方去!到云的南方~" 

"寻找!寻找!寻找!寻找自己!" 

停顿, 

"寻找自己!" 

停顿, 

"寻找自己!" 

身体剧烈起伏。盯着男主人。右后腿撑冰箱顶部。成四十五度角。 



男主人说好你去吧。不过我只能给你20块钱。 

没有抬头。 


第二天中午就回来了,还带了一头驴。进门喊:我要吃肉! 

我觉得我真活明白了(低俗无耻下流)


到这样一个年纪,我。你们懂的。18岁。我不说我还年轻。实际上是,我已经不年青。18岁。该得到的早已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我觉得我已经懂了。或者说:你觉得你已经懂了。就是觉得自己懂了。很多事体看一眼,就明白八九分,有时候,十二分。透彻。你敢说:“不。” 可以放弃一些东西,并不以为然。你有了一些经验,心得与体会。你发现事物都是按照你的预测走,精准,想出乎意料一次都不行。这让你自信。并得到回报。对于看不懂和搞不明白的人和事,全部概括为傻逼。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好处是生活简单多了,不费脑。并且有质量。得到认可。这足以应付生活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情况。已经足够了。你熟练的在刚招进来的女大学生面前讲荤段子,右手抻桌角。在单行道调头,随时左转。在饭局你果断的选择不喝,把酒杯倒扣。连续挑选三拨iso服务人员,不满意,要求见部长。有好几次你跳上ktv包厢桌子,声泪俱下,让一个小姐滚。往地上砸一个玻璃烟灰盆。游刃有余。现在,你习惯于回忆,回忆自己9岁的时候,精力充沛。能上山打虎敢下河捞鳖。怀念那一年。多数时候你沉默,看人来人往,称呼他们傻逼,获得一些感受。保持生理心理平衡的健康状态。 

在前几天我遇到这样一件事体:笔记本突然不能上网了。连不上网际网路。这让我抓狂。突然。不知道原因,突然就不能上网了。我不知道原因。突然不能上网了。肥肠突然。情况是这样的:我突然不能上网了。在一个时候,不知道原因。一种很奇怪的,情况。拨号能连接,显示已连接,但是上不了网,很奇怪的情况。显示无法获得ip地址黄色感叹号,但拨号连接一切正常。通过ping发现,一切正常,ip,掩码,dns一切正常,可就是上不了网。所有交换无法进行。很奇怪的情况。从未遇到过。我没有慌乱,凭借我惊人的生活经验与丰富的电脑知识,我推断出:是网卡坏了,绝对是网卡坏了。以前通过百度我了解到,网卡坏了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种情况,无法获得ip地址。这是合理的,这台笔记本使用了三年,破烂不堪,差不多该出问题了,我一直等待这一天。很平静。经判断是网卡坏了,凭借丰富生活经验,绝对是网卡坏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一种成年动物的自信。我决定去买一种USB网卡,通过usb口连接,简单有效。 

三号线宝山路下来,进赛博,对一个年青老板果断提出要求:“usb网卡有伐?2.0的。”简单直接,直视双眼。老板说:“有的,80。” 很沉着。我没有停顿,毫不犹豫还价:“太贵了,40。“ 拦腰一刀,这十分毒辣,显示出惊人的手段。我感觉他在心里应该已经哭出来了。但他冷静的说:"好。" 这让我手足无措。老手。我上当了。当然我不能继续还价,这就显得泼妇,毫无腔调。你知道,我19,这个年纪已经不能,要矜持。所以我冷静的掏钱,付账,要求开票。回来的路上有些空白。把网卡插上以后,安装驱动,顺利。连接网线以后我拨号,显示对方服务器无响应。”妈了个逼的!“我咒骂,切换到自带网线口,拨号顺利连接,就是不能上网,我立刻意识到,是当地的电信把网卡mac地址绑定了,这帮孙子!上次就是封我路由,狂骂一顿才解决,还不停打电话要我安装一种巴子电脑保姆服务,妈了个逼的。我怒不可遏,疯狂的拨打一万号准备骂娘。 

我在杨家村深处租了个房,二楼。这有个好处是离动物园近。合同工。每天早晨开一辆奥拓去动物园上班,不知道几手,房东卖给我的。河南老乡。1万。白色。挺好就是空间小,我把后座拆了,驾驶座后移,花了一笔钱。早上是常规表演,骑脚踏车,翻跟头,转呼啦圈。十一点下班,管中午饭,三荤三素。米饭不限量。下午自由活动,在地上躺着,晒太阳。和游客互动。五点半下班。在得胜门我还有个小户型,有时候中午去那儿睡觉。在莘庄买点固力果的散饼干。 

村里民房现在修的和堡垒一样,五六层,终日不见阳光。只有下午三点,阳光从顶部透下来,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各种鳖从房间里爬出来,围着天井,晒盖子,难得的聚会。43这时候晒丝袜,黑色或米黄色。有一次是粉色但我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有一次。朝我笑。头发拉直了,到脖子下沿,显得本世纪初期气息。有几次我勃起了。当然这可能和刚起来有关。很久没有的感觉,在我这个年纪,你懂的。 

隔壁27,和老婆住一起,一个干瘪的湖南女人,搞调料的,垄断了纬二街到电视塔一段火锅店的供应,在长延堡市场有一个大门面,全是老乡。她一般下午两点多过去,安排事宜,喝功夫茶,晚上和几个自己人回出租屋总结。说的话我全听不懂。当然27也是湖南人,来自湖南一个地方,多次提起但我没记住。他具有极其强大的湖南自尊感,主席。要搞一部大制作,超越古人灭了来者,这部作品出来,以后的人都可以歇了,他一直这样说。我没看过。作家,政法学院自考大专出来的,我知道他房间里有厚厚的一榻稿子,神神秘秘。不过写作时间很少,他每天主要的活动是干自己老婆,声音很大。起来先弄一次,声音很大,我知道他起来了,然后出来晒盖子,吸烟,老婆弄点吃的,一般是隔天的米饭,拌一种瓶子里的红碎辣椒。下午老婆去店里之前有时候也干一次。声音很大。在三楼有一间空房,没有租出去,门坏了,他说在里面也干过自己老婆。采用立姿。晒太阳的时候27多次提起,说老婆啥都好,个子高,条儿顺,腰好屁股圆,就是奶子太小了。有意的,说的时候盯着43,笑。43有时候看起来傻,脸方,但可能是装的。她在高新一家什么外资皮包干销售,卖一种二十多本一套的书,据说买了以后一辈子的问题就解决了,所有问题,生活疑难,信仰,困惑,怎样勾搭隔壁的嫂子,都可以找到答案,there will be an answer。有了这套书就不必听披头士的碟子了,mother mary在disk。她忽悠房东买了一套,可见是有实力,绝对不笨的。扬州人。25岁属牛。 

我回来的时候43穿白底黄蓝碎花睡衣,在过道炒鸡蛋。使用好又多搞活动送的不粘锅,交话费300送的一桶金龙鱼调和油。还有送一套床单。鸡蛋十斤。她这几天抓紧在吃,不能浪费。我本能的感到,搞定她对我下半辈子很有帮助,起码生活不用操心了,但我顾不上,我不能上网,连不上网际网路,必须马上解决。43炒鸡蛋的时候大幅度弯腰,奶子露出来。里面是白色弹力背心,没带奶罩,很白,看见我时朝我笑,没有遮掩。但我顾不上,因为我上不了网,连不上网际网路,必须马上解决。 

27对43很垂涎,想干她。这大家都知道的。经常在她面前提起,老婆哪里都好,就是奶子小。43就笑,笑的很违和。我怀疑她想让湖南人买一套人生大词典。43性格好,对谁都很亲切,让人充满希望。这是天使还是裤带松,我有时候很想不明白。这个女人让人搞不懂。 有一次湖南人可能把她干了,我回来的时候听见房间里有声音,动静很大,像他们俩的声音。 

在一个下午,一次,有时候在一个时间。43来我房间,要看碟,因为她从哪里得知了,我的ps3游戏机可以看蓝光,一种高清晰的碟子。卡拉扬通过这种设备准确的辨别出了赵本山穿的球鞋品牌有一次在一个时候哈尔滨大剧院,获得人民赞誉。她学习能力很强。从我柜子里翻出一张色戒的bd25,笑着说要看这个,挑逗,穿睡衣斜躺在我床上。裤腿宽松。我很想扑上去马上把她干了,但是我顾不上,你们知道,我上不了网,连不上网际网路,必须马上解决。我拨打10000,一直要求我等待,播放音乐。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本次通话可能录音。”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 

”帮助你妈了个逼!” 

“先生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 

“帮你妈逼!我为什么上不了网?连不上网际网路?你们他妈的不要太过分我跟里讲!” 

“先生您有什么问题。。。请慢一点说。。。” 

“慢一点?慢你妈逼!你妈逼!你妈逼的是不是把我网卡绑定了?你们想搞什么?” 

“啊是这样的先生,我们包月限时用户是有这样规定的,只能一台电脑上网,如果您要。。。” 

“规定你妈逼!!!你妈逼的规定!!谁他妈给你权利绑定我网卡的?我爱用哪台电脑上网关你们屁事?绑定你妈逼啊绑定?你妈逼!你妈逼!你妈逼!我为什么连不上网际网路?为什么?” 

“。。。先生。。您冷静一下。您不能上网提示的是什么代码?” 

“你妈逼!代码你妈逼!” 

“。。。先生。。。” 

“拨号能连接但是上不了网!我换一只usb网卡就拨不了号了!弄哪能意思啦弄?哪能死体?” 

“是这样的先生,您如果要使用另一个网卡需要提供机主身份证,到营业大厅办理激活。。。” 

“激活你妈逼!你妈逼!激你妈逼的活!你工号多少?你能不能负责?我跟里讲,我他妈交钱凭什么要去大厅激活激你妈逼的活激活! 找你们经理来!我跟里讲,今天这事不解决,我连不上网际网路,我就投诉到工信部,弄死你们你妈逼弄死你们!找你们经理!你能不能负责?!”我疯狂了,左手猛烈拍击桌角,口眼歪斜。43没什么反应,斜躺着继续看碟。梁朝伟从背后猛干汤唯。用右手从裆部掏下去。 

“。。。” 

“哪能意思拉弄?你妈逼讲话!” 

“先生请等一下。。。我找经理。请稍等不要挂电话。” 

“赶紧的!你妈逼!我他妈交钱凭什么要去大厅激活激你妈逼的活激活!激活。你妈逼!” 

后来一个女声说您好我经理有什么情况请讲,我打断,直接说你妈逼!你妈逼!你妈逼!你妈逼的凭什么我上不了网?连不上网际网路。我他妈交钱凭什么要去大厅激活激你妈逼的活激活!激活你妈逼激活!” 她让我冷静,说有问题一定解决,请冷静。我说冷静你妈逼!你妈逼!你妈逼!就是你们绑定我网卡mac,凭什么?绑定,绑定你妈逼!我去工信投诉你们!今天这事没完你妈逼的不解决我跟你没完!我跟里讲,没完! 

“你们他妈的不要搞我!我跟里讲。我跳起来两米九!我跳起来两米九!我跳起来两米九!” 

歇斯底里。 

“你妈逼你妈逼你妈逼!!!!投诉工信部!!!” 

“你妈逼!!!” 

女人沉默了一会,我继续疯狂骂你妈逼。后来她说是这样的先生,我给您解除网卡绑定,您再试一下,有什么问题请继续打电话电信一定解决,您稍后再试一下。 

停顿。 

我试了一下,usb网卡可以拨号连接了,但还是上不了网。所有交换无法进行。我无比愤怒,一拳砸在电话上,骂你妈逼!你妈逼!你妈逼!你妈逼!你妈的逼!拿起电话拨一万号准备骂娘,这时我突然想到,放下听筒。在任务托盘找到卡巴斯基防火墙,果然,显示当前安全级别全部拦截,您的计算机现在访问internet已完全禁用。我调整到中级,打开oprera,点击网页,上去了。 

问题解决了。 

到这样一个年纪,我。你们懂的。18岁。我不说我还年轻。实际上是,我已经不年青。18岁。该得到的早已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我觉得我已经懂了。或者说:你觉得你已经懂了。就是觉得自己懂了。很多事体看一眼,就明白八九分,有时候,十二分。透彻。你敢说:“不。” 可以放弃一些东西,并不以为然。你有了一些经验,心得与体会。你发现事物都是按照你的预测走,精准,想出乎意料一次都不行。这让你自信。并得到回报。对于看不懂和搞不明白的人和事全部概括为傻逼。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好处是生活简单多了,不费脑。并且有质量。得到认可。这足以应付生活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情况。已经足够了。 

一万号打过来的时候我说:“嗯,是这样的,可以连接了。能与网际网路交换信息。你刚才挂完电话后很快就能连上了,不知道你们怎么搞。现在能连接上了,网际网路。你是经理?嗯。这次就算了不投诉工信部,你们不要瞎搞我跟里讲,我交钱我就要得到服务,我跟里讲,别瞎折腾。下次注意。” 这时43已经走了。电影演到易先生烧文件那里。我坐在床沿,不住淌汗。阳光从后面窗子射进来,落在离屁股二十公分的地方。夜晚即将来临,湿气慢慢从地板渗出,发出声音。 

八里村西口新开了一家面皮档,正陕北人。整张的面皮蒸出来的,略黄。切块,叠,趁热吃。碗用滚水烫过,白瓷。显得很地道。为了促销他们进行买一赠一的活动,就是你掏一碗的钱。可以吃两碗。我每次都很痛苦,你知道,量很大,不把两碗都吃完我不甘心。不让打包。他妈的陕北人就是坏。鸡贼。有一次我指着老板鼻子骂:"他妈的你们都疯了,给这么多想撑死人?!妈了个逼的。你们是不是想搞我?" 

“你们是不是想搞我?!” 

有一次我想到我的一种下场,就是吃面皮吃撑了,在五一劳动节,或者六一儿童节。一个节日,人们欢快。我坚持往回走,终于体力不支倒在路上,嘴里呻吟。哼唱德国国歌。上帝保佑巴伐利亚啤酒工人。很多人围观,但他们不敢扶我,因为南京老太太,你们知道。不敢扶我。就这样错过了最佳抢救期。有人给动物园打电话说,有一头狗熊倒在路中央了,不知道什么情况。等依维柯克面包赶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不行了。瞳孔散了。李丽丽摇晃我的头,说什么我听不清。就这样我撑死了。在新开的面皮店我撑死了。其实当时要有人扣一下我嗓子眼,或者给肚子捣一拳,吐出来就好了,完全可以抢救过来。,可他们没有。就这样,我撑死了,死在大街上。面南背北。后腿交叉摆放。面有不干。 

一想到这里我就无比悲伤,绝望极了。吃的太撑大脑有点缺氧,恍惚,周围物体发白,边缘都亮起来了。我坐在面皮店深处打望门外。绝望极了。在一个春天尾声的下午有时候,沙尘漫天。

我突然发现我使用诺基亚的方向完全错了


十分震惊。今天早上办公室。老王拿出手机,说:"你过来看一下。" 我说:"看什么?" 他说:"你来看一下。" 把手机递过来。老王使用的是一款诺基亚全键盘手机e61,没什么特别,但今天看起来完全不同,浑身上下散发一种无形气场,美观大气波澜壮阔,辽阔宏大富饶甜美,在老王手掌上卧着,前手摆放合理,态度和蔼不卑不亢,一股浓烈的人文气息扑面而来。 

"德味!" 我开口惊呼。 

"你再体会一下。" 老王建议。 

"淡淡的人文气息,清洌,甘甜。北欧!绝对有北欧血统!" 我再次发出惊呼。 

老王笑了,踏前一步,将手机塞进我手里:"你操作一下看看。" 

我彻底震惊了,手感扎实,重量恰到好处,人机合一的感觉扑面而来。我按下键盘,清脆有力顺畅无比,好似16岁北欧姑娘的臀部,力反馈掐到好处。我注意到屏幕,背景图片色彩通透,层次清晰,暗部细节丰富,主体立体感极强,呼之欲出,焦外进口野生保护动物脂肪一般油润,浓的化不开。虽然屏幕分辨率不高,但颗粒感十足,和色彩搭配完美,纯粹的胶片体验。 

"德味!" 我不由自主的高呼。 

这时突然铃声响了,有电话进来,是诺基亚自带铃声,我当场石化,第三次震惊了:声音透明纯净,清澈又不乏稳重,低调内敛,庄严浑厚,腔调极足。低音下潜有力高音细腻嘹亮,如水晶般纯粹。声场宏伟壮观36d起伏不定,感染力动态无敌,一股强劲80's人文主义东部德意志味道扑面而来,令人窒息。这绝不可能是手机喇叭发出的声音!至少是十万以上器材正确搭配的结果。 

"哈库那妈塔塔~~" 

我泣不成声,抱住老王久久不能放手。仿佛经历了一场大师级带功人文报告会,浑身脱水。短短的几分钟内,我连续三次感受到扑面而来的人文气息,并多次直接体会出德味,北欧味,这实在是让我震惊。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器材? 

此时办公室内佛光普照,香气扑鼻,一种大人文的气场四溢,周围动物受到感召,纷纷聚集在门缝窗口,嘴里发出不由自主的哼哼。胆子大一些的比如土拨鼠,河马,海豹,苏门答腊红猩猩甚至用身体撞门,试图冲进来进距离吸收德味。 

"老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王?" 

"你的手机为什么有了如此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提出疑问。 

这是昨天会上发的纪念品,老王拿出两个包装盒:芬兰原装镀金端子诺基亚手机充电器与德累斯顿国营奶牛厂挤牛奶女工(正式工)手工打造限量版诺基亚电池。 

原来这就是答案。 

"器材的搭配居然如此重要。" 老王不由自主的说,"看来我们发烧的大方向错了。" 

"是啊!器材的搭配居然如此重要,国产手机配件真是误人啊。" 我喃喃自语,不禁此起彼伏,久久的陷入沉思。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