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生存競爭的社會
生物界最殘忍者莫如虎豹,然虎不食虎,豹不食豹,這是因為它們是同類的原故。最殘忍者虎豹都不傷及同類,更何況是萬物靈長的人類。帝王專制異化人性,日日以殘害同類為事,真是虎豹不如。清末民初,家國風雨飄搖,軍閥混亂。當時的清政府對外國人屈膝卑躬,而對社會中的百姓則只會貪污腐敗,謀取個人私利。社會多是慘狀。那些革命黨人,感受到專制的痛苦,為著救亡圖存,他們秘密策劃,準備抗擊清政府奴顏腐敗的政治。他們分頭行動,聯絡各個地方的同志,便踏上從事狙擊暗殺清政府的大臣們。顯然,這是一條不歸之路。
乾隆六年(1741年)中國人口數為1.43億,至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人口已猛漲至4.26億。而在外患內殘的情況下,人口的繁盛,並無昌隆熙攘的景致,反而使社會顯示出糜爛衰敗的氣象,清政府既無以抗衡四海之列強,而內部貪污腐敗,官與民爭利,已變成生存競爭之野蠻實況。這種緊迫關頭,需要各個階層的先進人物,走向前頭,犧牲自己,以求公道,他們為了人權展開行動,使革命的種子在東方的土地上開始發芽。
然而,要想求生,必先死之。革命党中精英勇士,毅然踏上險峻的暗殺、起義之路,仁者是不畏死的,殺身成仁,以其愛生也。懷抱剛正的氣質,這些正是專制之勁敵。

1. 暗殺的展開
德國軍事學泰斗克勞塞維茨以為,戰爭、戰鬥時刻精神因素至為重要,相持的雙方,一邊以力量懸殊而顯弱勢,弱方越應當在危險的壓力下提高精神的緊張和防備程度,才能取得勝利。強方如果失去精神支柱,就會視死而恐懼,臨陣而折勇,那麼任何軍事藝術都會無濟於事,必然失敗。
1903年12月4日,清政府在北京設立練兵處,袁世凱為會辦大臣,鐵良為幫辦大臣。1904年9月12日,練兵處頒發的《新定陸軍學堂辦法》,簡稱新軍,計畫在全國成立三十六個軍區。1911年10月10日,湖北爆發武昌起義,推翻清政府時,還只成立了二十六個軍區。共有軍官11463人,士兵168544人,總計180007官兵。
1905年7月,孫中山抵達日本橫濱,在宮崎寅藏的介紹下,與黃興見面。1905年8月20日,孫中山的“興中會”、黃興的“華興會”、蔡元培的“光復會”等組織,在日本東京成立“中國同盟會”,孫中山被推為同盟會總理,這一年孫中山39歲,黃興31歲,胡漢民26歲,宋教仁23歲,汪精衛21歲,孫中山贈黃興:“安危他日終須仗;甘苦來時要共嘗”。在1905年至1906年加入同盟會的成員共有379人,其中學生為354人,達到93%,其次是官僚、有功名的知識份子10人,教師、醫生8人,這兩類各占2%多一點,至於資本家、商人、貧農等為數極少,直到1911年,加入同盟會的成員共有980人。黃興負責同盟會中留日陸軍學生秘密組織“同盟會鐵血丈夫團”,親自掌管他們的會籍,先後有28人加入“同盟會鐵血丈夫團”,如後來的滬軍都督府參謀長黃郛、江西都督李烈鈞、山西都督閻錫山、陝西都督張鳳翽、貴州都督唐繼堯等,浙江敢死隊長、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這些人都為後來全國各地的武裝起義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從此,孫中山在海外奔走,鼓吹革命,積極籌款;黃興在內地活動,艱辛冒險,積極起義,從此革命風潮一日千里。1911年4月27,廣州黃花崗起義。1911年4月27日下午5時30分,黃興率120餘名敢死隊員在廣州起義。其中72人的遺骸由潘達微葬于廣州東郊紅花崗,潘達微把紅花崗改名為黃花崗,這次起義因而被稱為“黃花崗起義”。起義前,黃興寫下絕命書:“本日馳赴陣地,誓身先士卒,努力殺賊,書此以當絕筆”。起義爆發後,他親率“敢死隊”攻打兩廣總督衙門,被打斷右手中食二指第一節,以斷指繼續射擊,戰至最終只剩他一人。孫中山說:“是役也,碧血橫飛,浩氣四塞,草木為之含悲,風雲因而變色。全國久蟄之人心乃大興奮,怨憤所積,如怒濤排壑,不可遏抑”。

1. 暗杀的展开
德国军事学泰斗克劳塞维茨以为,战争、战斗时刻精神因素至为重要,相持的双方,一边以力量悬殊而显弱势,弱方越应当在危险的压力下提高精神的紧张和防备程度,才能取得胜利。强方如果失去精神支柱,就会视死而恐惧,临阵而折勇,那么任何军事艺术都会无济于事,必然失败。
1903年12月4日,清政府在北京设立练兵处,袁世凯为会办大臣,铁良为帮办大臣。1904年9月12日,练兵处颁发的《新定陆军学堂办法》,简称新军,计划在全国成立三十六个军区。1911年10月10日,湖北爆发武昌起义,推翻清政府时,还只成立了二十六个军区。共有军官11463人,士兵168544人,总计180007官兵。
1905年7月,孙中山抵达日本横滨,在宫崎寅藏的介绍下,与黄兴见面。1905年8月20日,孙中山的“兴中会”、黄兴的“华兴会”、蔡元培的“光复会”等组织,在日本东京成立“中国同盟会”,孙中山被推为同盟会总理,这一年孙中山39岁,黄兴31岁,胡汉民26岁,宋教仁23岁,汪精卫21岁,孙中山赠黄兴:“安危他日终须仗;甘苦来时要共尝”。在1905年至1906年加入同盟会的成员共有379人,其中学生为354人,达到93%,其次是官僚、有功名的知识分子10人,教师、医生8人,这两类各占2%多一点,至于资本家、商人、贫农等为数极少,直到1911年,加入同盟会的成员共有980人。黄兴负责同盟会中留日陆军学生秘密组织“同盟会铁血丈夫团”,亲自掌管他们的会籍,先后有28人加入“同盟会铁血丈夫团”,如后来的沪军都督府参谋长黄郛、江西都督李烈钧、山西都督阎锡山、陕西都督张凤翙、贵州都督唐继尧等,浙江敢死队长、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这些人都为后来全国各地的武装起义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此,孙中山在海外奔走,鼓吹革命,积极筹款;黄兴在内地活动,艰辛冒险,积极起义,从此革命风潮一日千里。1911年4月27,广州黄花岗起义。1911年4月27日下午5时30分,黄兴率120余名敢死队员在广州起义。其中72人的遗骸由潘达微葬于广州东郊红花岗,潘达微把红花岗改名为黄花岗,这次起义因而被称为“黄花岗起义”。起义前,黄兴写下绝命书:“本日驰赴阵地,誓身先士卒,努力杀贼,书此以当绝笔”。起义爆发后,他亲率“敢死队”攻打两广总督衙门,被打断右手中食二指第一节,以断指继续射击,战至最终只剩他一人。孙中山说:“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

蔡元培-----光復會秘密暗殺團
蔡元培出生於1868年1月11日,逝世於1940年3月5日,享年72歲,浙江紹興縣人,11歲喪父,家境貧寒且好讀書,一心想的是天下寒士。1904年11月20日,光復會成立,蔡元培任會長,成立了光復會秘密暗殺團,宗旨是以身許國,功成身退,他親自研究毒藥和炸藥,因為毒藥難以實施,所以他帶領研製小組日夜攻關,終於自製出了一種體積小、威力大的炸藥。此後,由蔡元培研製的炸藥,不斷由暗殺團成員帶回國內,清廷上層官員頻頻遭到暗算。北方暗殺團部長吳樾就是由蔡元培介紹加入光復會,吳樾刺殺五大臣的炸藥即由蔡元培提供。1916年至1927年任北京大學校長,開創學術與自由之風,主張思想自由、相容並包,後來主張教育救國卻無果而終。

彭家珍-----個人肯為同胞死、一彈可當百萬師
彭家珍出生於1888年4月9日年,犧牲於1912年1月26日,年僅24歲,四川青白江區城廂鎮人。中華民國成立後,清廷貴族主戰派領袖、滿洲貴族宗社黨首領良弼,極力主張用武力平定南方革命政權。時任京津同盟會軍事部長的彭家珍決定以一死去刺殺良弼,以打擊清廷主戰派的囂張氣焰。1912年1月26日,彭家珍暗藏炸彈,炸死良弼,自己也當場犧牲。良弼臨死前哀歎:“殺我者,好英雄也,真知我也,我死,清廷也隨之亡也。”事後,清廷為之震恐,從此宗社黨主要骨幹盡皆膽寒,無人再敢出頭擔當,作鳥獸散,清宗室無人再敢堅持對抗革命政權。1912年2月12日,清帝溥儀下詔退位。彭家珍死前絕命書中說:“共和成,雖死亦榮,共和不成,雖生亦辱,與其生受辱,不如死得榮。”彭家珍犧牲後,其未婚妻王清貞過門守節終身。1912年2月,南京臨時政府褒揚彭家珍的革命業績,追贈彭家珍為大將軍。1912年8月29日,彭家珍的衣冠塚在北京西郊動物園修成,孫中山先生親臨致祭說:“我老彭收功彈丸。”後人寫詩贊道:“個人肯為同胞死,一彈可當百萬師。”

史堅如-----民主為天下公理
史堅如出生於1879年5月5日,於1900年11月9日犧牲,年僅21歲,基督徒,廣東番禺人。1900年10月28日夜,史堅如謀刺兩廣總督德壽,是清末第一次政治刺殺大案。史堅如賣出家產,得到3000元,購得炸藥200磅,挖地道,埋在兩廣總督德壽屋地下。1900年10月29日,由於叔父告密,被捕。1900年11月9日,史堅如犧牲,臨刑前給妹妹史景然的絕命書中寫道:“只要我們努力,革命就會成功”。史堅如認為“民主為天下公理”,“誓以身殉革命”,他常說:“要想實現所謂真正的改良,只有用鮮血來洗滌人心一個辦法”。革命同志稱他為:“中國革命之天使,搏浪一擊膽如天”。1912年,孫中山先生親自募捐為他修建紀念碑,表彰他是繼陸皓東之後,為共和殉難之第二健將、命世之英才、浩氣英風,實足為後死者模範,並追封史堅如為上將軍。

楊禹昌-----大丈夫當以死效疆場、馬革裹屍為幸
楊禹昌出生於1885年,犧牲於1912年,年僅27歲,四川資中人。楊禹昌家世代務農,家庭貧寒。1912年1月16日,楊禹昌、張先培、黃之萌三人共同暗殺袁世凱,炸死袁世凱的衛隊長等十人,事敗被捕。1912年1月17日淩晨,楊禹昌被袁世凱下令活活燒死。他於暗殺行動開始前說:“大丈夫當以死效疆場,馬革裹屍為幸。”1912年8月29日,張先培、黃之萌、楊禹昌烈士的遺骨遷葬北京西郊動物園,孫中山先生親臨致祭。

張先培-----不能成為共和國的公民,就成為共和國的鬼雄
張先培出生於1888年,犧牲於1912年,年僅24歲,貴州貴陽人。1912年1月16日,張先培、黃之萌、楊禹昌三人共同暗殺袁世凱,炸死袁世凱的衛隊長等十人,事敗被捕。1912年1月17日淩晨,張先培被袁世凱下令活活燒死。張先培於暗殺行動開始前說:“我不能成為共和國的公民,就成為共和國的鬼雄。”1912年8月29日,張先培、黃之萌、楊禹昌烈士的遺骨遷葬北京西郊動物園,孫中山先生親臨致祭。

黃之萌-----在昔頭皮拼著撞、而今血影散成斑
黃之萌出生於1887年,犧牲於1912年,年僅25歲,貴州貴定人。1912年1月16日,黃之萌、張先培、楊禹昌三人共同暗殺袁世凱,炸死袁世凱的衛隊長等十人,事敗被捕。1912年1月17日淩晨,黃之萌被袁世凱下令活活燒死。黃之萌留下絕命詩:“在昔頭皮拼著撞,而今血影散成斑。紅點濺飛花滿地,層層留與後人看。”1912年8月29日,張先培、黃之萌、楊禹昌烈士的遺骨遷葬北京西郊動物園,孫中山先生親臨致祭。

吳樾-----北方暗殺團部長
吳樾出生於1878,犧牲於1905年9月24日,年僅27歲,安徽桐城人。吳樾家境清貧,八歲喪母。1902年,吳樾入保定高等學堂就讀,喜讀《革命軍》、《警鐘報》、《自由血》等進步書刊。1905年,吳樾任北方暗殺團部長,並由蔡元培介紹加入光復會。1905年9月24日,吳樾刺殺五大臣犧牲,未婚妻嚴無畏自刎殉情,死時十八歲。吳樾臨行前與趙聲、陳獨秀一起密謀刺殺計畫時,趙與吳互爭刺殺任務。吳問:“舍一生拚與艱難締造,孰為易?”趙曰:“自然是前者易,而後者難”。吳曰:“然則,我為易,留其難以待君”。秋瑾寫詩贊道:“皖中志士名吳樾,百煉剛腸如火烈。”此次暗殺震驚了朝廷,清政府從此設立巡警部,從而統一了全國的員警機構,產生了中國最早的中央員警機關,更知道了只有實行憲政才能鞏固統治,否則革命也無法避免。慈禧太后將頤和園圍牆從3米加高到5米,從此圍牆的3米處有一道痕跡。1912年,吳樾被安葬於安慶市西門外鴨兒塘東山崗,孫中山親筆題寫:皖江烈士墓。1929年安慶市將最繁華的大街命名為吳樾街。在吳樾的故鄉桐城縣,還建立了吳樾祠,辦了吳樾中學、吳樾小學。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