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George Hou
Attends University of Life
Lives in Taipei
82 followers|35,323 views
AboutPostsPhotosYouTube

Stream

George Hou

Shared publicly  - 
 
中興大學校園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George Hou

Shared publicly  - 
3
Add a comment...

George Hou

Shared publicly  - 
2
Cleo Kuo's profile photo
 
拍的好讚!!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743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82 people
Jemes Hsu's profile photo
Bruce Eller's profile photo
Vincent Wen's profile photo
Hou Hui Ching's profile photo
Bruce Livingston's profile photo
Todd Alperovitz's profile photo
Ngo Quang Thiep's profile photo
Kenneth Fung's profile photo
AL Taiwan's profile photo

George Hou

Shared publicly  - 
 
 
為何親中共者忌諱李怡?

短短一個4月份,春雨不斷,冷暖交替,某份左派報章連續兩星期撰文回應一位老先生的言論,於此季節,也許過於哀傷。不管歲月變遷,負於李怡身上的重擔絲毫不變,他們就是忌諱這樣的一個存在,總是借機將先生的好意描繪成惡意,總是質疑說出真相的人背後有甚麼樣的動機。
在蘆山大地震發生前,李怡先後發表兩篇社論,記錄抗共思潮的發生和轉變。雖然當中略帶個人觀點,但上下兩篇總結下來,仍然以描寫事實為主調,探討97前後抗共思潮的差異,質疑大中華派「中國無政改,香港無民主」的思想到底可否令香港進一步邁向民主。社論帶出的觀點,僅此而已,但左派報章的回應,竟然指「李怡對於英國人施捨的這些虛假民主,感恩戴德,足見他是英國人的奴隸」、「李怡對英人治港五體投地」,實在匪夷所思。然而這回應,亦帶出一個更為悲觀的事實,就是英國人治下的香港,最少都有假民主,這點相信普遍左派都會認同;但他們極力隱瞞,中國人治下的香港,就是連假民主都沒有。

在大地震發生後,李怡亦先後在《爽報》撰文,呼籲港人捐款前三思,勿讓大陸貪官利用自己的善心行惡。除李怡外,多次採訪大陸的呂秉權,亦在電台節目上表示大陸貪污問題嚴重,指「中國紅十字會是中國退休官員的俱樂部」,因此「跑過大陸的行家,一個仙都不會捐」,關鍵字「一個仙都不會捐」,更名列某一搜尋器的熱門名單。大多香港市民都質疑捐款最終受益人不是災民,而是貪官。可惜,左派報章連同特區政府多位高官、立法會議員打出「血濃於水」論調,指即使受騙都要將一億公帑捐予大陸政府,無視一億公帑最終會落入貪官手上。
任何理智的人,都會在這次天災拒絕捐款予大陸政府,因為善款最終不會讓災民生活過得更好,反而助長貪官污吏的發生。更何況,在沒有天災發生時,北京總是以「井水不應犯河水」來指摘港人關心大陸異見人士狀況;在天災發生時說出甚具民族主義色彩的「血濃於水」,忽然間又變成一家人,難道就沒有矛盾?李怡連日來帶出的,只是一些簡單的道理,與冷血扯不上任何關係,但左派報章就會說「李怡陰毒並沒收斂,依然那麼敵視同胞,依然那麼冷酷無情」。
李怡所帶出的觀點,某程度代表了部份港人的觀點。那份過於殘酷的現實,即中國大陸的貪腐問題,以及貪腐蔓延至香港的問題,撼動了港人的同情和善心,為港人過往北望神州的幻想帶來了一道裂痕。過度期望帶來過度失望,這種甚具悲劇色彩的現實,最終會導致甚麼結果,或者可以從左派忌諱李怡開始說起。

去年8月,李怡接受《蘋果》訪問,表露自己由左到右、錯綜複雜的心路歷程。他坦承自己曾經相信共產主義能夠救國,因為當時國民黨治國的背景,加上解放軍入城並無擾民的現實,讓大多數的中國人都相信共產黨能夠拯救國家。他在經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初期、至四人幫倒台」,質疑自己、否定自己,並由掙扎當中找出一條忠於自己的道路。要說左派最忌諱的,不是理論,也不是旗海,而是理論和旗海背後,選擇忠於自己道路的個人意志。
誕生於十九世紀的尼采,同樣地活在一個充滿悲劇色彩的社會。當時尼采身處的普魯士,不只經歷戰爭,還有天主教和新教兩者間的文化衝突,社會主義興起以及工業革命後所帶來的空虛。種種複雜因素加起來,生於基督教家庭、擁有牧師父親的尼采,放棄了對宗教的研究,轉身投入哲學的領域,出版一系列的著作,宣稱上帝已死:上帝是死於祂對人類的同情,是人類殺死了上帝。
上帝已死,人類賴以為生的精神支柱崩潰,要重新建立,談何容易?尼采就在當中找到了答案,在悲觀中樂觀,名為「權力意志」的存在,讓人類透過意志成為超人的存在。
在講述超人論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一書中,尼采一開始就藉查拉圖斯特拉的口,質問太陽的存在價值,問道如果沒有它所照耀的,它的幸福何在;及後開始探討事物的價值,認為萬事萬物的價值皆由人所賦予,甚至人類本身的價值,都應該由人類自身來賦予。積極質疑自己、否定自己並重新確立自己的價值,實現自我超越,就是超人論的核心所在。雖然達至三種變形而成為超人的,於歷史上幾乎不存在,然而尼采的學說依然影響着整個二十世紀,讓大多數迷失的人都重新一次確立自己的存在價值。
任何一個選擇忠於自己的人,都會如尼采筆下的查拉圖斯特拉,質問太陽幸福何在,質疑一些理所當然之事的存在價值。尼采的論述,就如預言一樣,那些積極悲觀的人,必然會有這樣的特質,例如艾未未、劉曉波、趙連海等被中共判罪的異見者,他們並沒有做出確實傷害中共的事,但中共就是畏懼他們的意志,終有一日會動搖中共的政治地位。
要問一群盜賊最害怕甚麼,他們最怕的不是出現另一群盜賊,而是盜賊中出現不願同流合污的人。不信奉盜賊所建立的道德標準,意味新的道德標準將會誕生,久而久之,更多被盜賊定義價值的事物,必然會隨時間轉變而重新定義。這將會是盜賊們所不能掌握的未來,他們忌諱的,就是這樣一個未來。

范克
自由撰稿人
 ·  Translate
3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George Hou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George Hou

Shared publicly  - 
 
 
30年前台灣人曾經正面遭遇龐大的黨國資本主義,那時候的國民黨是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30年後,我們再次遭遇了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和資本家來挑戰台灣民主,我們必須再一次保衛自己的民主。感謝蔡衍明先生讓我們領悟到這是一場長期抗戰,這是一場與金權政治持續對抗的精神戰爭,這是一場民主與極權的對抗。為了爭取百分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先生曾經說過:「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蔡先生過去的表現,絕對不是一個適格的媒體經營者,我們擔心他要運用暴富來關閉所有反對他的聲音,他要讓台灣社會好不容易建立的一點新聞自由和民主體質,全部葬送在他的鈔票裡。民主傾圮的代價是我們要共同承受的,台灣社會必須大聲地告訴蔡衍明先生:金錢不能葬送我們的民主。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George Hou

Shared publicly  - 
2
Cleo Kuo's profile photo
 
保存得很好嘛~~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743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82 people
Jemes Hsu's profile photo
Bruce Eller's profile photo
Vincent Wen's profile photo
Hou Hui Ching's profile photo
Bruce Livingston's profile photo
Todd Alperovitz's profile photo
Ngo Quang Thiep's profile photo
Kenneth Fung's profile photo
AL Taiwan's profile photo
Education
  • University of Life
    present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Work
Occupation
Project Manager
Employment
  • Project Manager, present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Taipei
Previously
Taipei, Taiwan - Taipei
Links
YouTube
Other profiles
Contributor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