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Hang Wen
Lives in Beijing
63 followers|17,560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脆弱的支撐!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谢谢马总统!
 ·  Translate
 
每年「六四」,我都有很深的感慨:中華民族的民主法治之路,為何總是漫長曲折?但隨著世局變遷,我開始審慎樂觀,如果民主法治真有機會在中國大陸生根,當前似乎是好的時刻。

從清末 國父孫中山先生奔走革命開始,「建立共和」就是當時全球華人的「中國夢」。而五四運動倡議「德先生」(民主),更是響徹雲霄。歷經幾十年遲疑、波折,民主憲政總算在臺灣生根發芽、成長茁壯,證明華夏土壤並不排斥進口的民主與法治。

然而,1989年的「六四事件」卻讓我們看到,在「五四運動」整整70年之後,中國人爭取自由民主還需要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面對這樣巨大的歷史傷痛,我衷心希望大陸當局能認真思考,儘速平反,確保永遠不再發生這樣的悲劇。

魯迅說過:「一個人的生命是可寶貴的,但一代的真理更可寶貴,生命犧牲了而真理昭然於天下,這死是值得的。」兩岸過去種種傷痛的經驗,讓身在臺灣的我們更堅定相信,良好的民主法治,是最能化解社會衝突的制度。

臺灣從解嚴至今27年,各種爭議或抗議不時發生,但我們社會愈來愈能夠容忍甚至接受各種不同意見帶來的對話及反思。健全的民主憲政體制總是能讓各種意見充分呈現,在互動、溝通甚至衝突的過程中,其實也化解、調和了各種更極端的衝突與分裂。臺灣經驗的啟示是:只有堅持真正民主與法治,才能夠及時抒解社會的焦慮,及時回應人民的訴求,獲得廣大人民長久、穩定的支持。

同時,「容忍歧見,服從多數,尊重少數」的民主理念,在臺灣已經融入人民生活。因為民主不只是一種政治制度,也是一種文明的生活方式。大陸年輕一代,對此也逐漸認同。25年過去了,我衷心相信今天的中國大陸,是歷史上最有機會實踐政治改革、深化民主法治的時刻。為什麼呢?

管仲在兩千多年前就說過:「衣食足而後知榮辱,倉廩實而後知禮義」。中國大陸近三十年來突飛猛進的經濟發展,繼臺灣之後以更大的規模,逐步創造了中華民族五千年以來最富足的階段,實質上也已經進入「列強」行列。大陸人民目前的人均國內生產毛額(6747美元),已超過臺灣1987年解嚴那時的水準(5291美元)。而大陸人民的教育水準與現代化程度,絕對有資格擁有一個言論自由的環境,獨立公正的司法、與依法行政、保障人權的政府。

回顧歷史,即使是在中華民國還相當貧窮落後的「訓政時期」(1928-1947),都可以看到那一代愛國憂時的知識份子,充分運用言論自由,批判時政,臧否人物。胡適先生當時甚至公然指摘最高當局「不是獨裁,只是打雜;不是總攬萬機,只是侵官」,並指稱各方的政治領導者「生平不曾夢見共和政體是什麼樣子」,故應「入塾讀書」以學習民主。不論他們的批判是否中肯,但當年非民選的國民政府並未因此鎮壓、逮捕這些真心為國的異議人士。如果在21世紀的今日,大陸人民在享有知識與富裕之後,還不能享有80年前人民就享有的言論自由,那不是用中國特色就能讓人民認同的。

我曾多次在「六四」週年的場合強調,拉近兩岸人民心理距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大陸善待異議人士。大陸當局如能容忍歧見,不但可提升當權者的高度與正當性,更是對臺灣釋出一項明確的訊息─大陸的政治改革是認真的!這個行動,必然使臺灣人眼睛一亮,比在經濟上對臺灣「讓利」,更能贏得兩岸人民與國際社會的肯定與尊敬,也必然大幅改變大陸當局在臺灣人心中長期的刻板印象。

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都是炎黃子孫。我相信中華民族具有創造歷史的智慧,也寄望今日的大陸當局,能夠拿出三十年來推動經濟改革同樣的魄力,致力於政治改革,為大陸的民主法治開創新局。大陸當局去年12月廢止了實施45年的勞動教養制度,贏得國內外一致好評。我們希望看到更多落實民主法治與人權保障的行動出現。如此一來,兩岸人民的心將更接近。我由衷期待民主法治成為兩岸共同的語言、自由均富成為兩岸共同的夢想。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河蟹档案】实至名归!

周知惟V:实至名归!@无为李爷

——————      
发邮件至 sub@chinadigitaltimes.net即可邮件订阅我们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8964二十五周年 #勿忘六四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本文转自吴仁华六四文集 文后附作者简介 

早上7时53分,胡耀邦因大面积急性心肌梗塞逝世于北京医院。终年73岁。发病及逝世详情见《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http://is.gd/n8TwXq

在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播出胡耀邦病逝消息前,此消息已在京城流传。中午政法大学同事陈小平告诉我此消息,悲愤中决定带领师生送花圈到天安门广场,造成事实上的游行。

胡耀邦家人刚把会客厅布置成灵堂,刘少奇遗孀王光美、老战友李昌等首批吊唁者就来了。当天仅签名者逾1300,包括李鹏、乔石、胡启立、李铁映、吴学谦、芮杏文、阎明复等中共负责人,夏衍、张友渔、朱厚泽、平杰三、李锐、于光远、红线女等各界人士。

胡耀邦逝世时,其女儿满妹正在西雅图市的如约到健康和医疗服务中心进修,住在修道院,为了回国奔丧求助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没有自报身份,遭拒绝。终夜哭泣,惊动修女,捐助买了回国机票。

13时30分,北大开始出现“耀邦同志永垂不朽”、“英灵永存”等横幅标语,不久出现发泄不满情绪及抨击当局的内容,如“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15时后,人民大学、清华等6所高校陆续出现悼念性的大字报挽联。
13时30分,北大开始出现“耀邦同志永垂不朽”、“英灵永存”等横幅标语,不久出现发泄不满情绪及抨击当局的内容,如“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15时后,人民大学、清华等6所高校陆续出现悼念性的大字报挽联。

“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却没有死”这句流传北京各高校的话,出自著名女作家冰心悼念胡耀邦的文章,不知为何,文章尚未发表,此话已广为流传。

中共中央要求公安部、安全部尤其是北京市要密切注意北京高校特别是天安门广场的情况。从各大学到天安门广场的行动,公安、安全部门进行了全方位跟踪。各高校官方根据中共北京市委要求,试图引导学生悼念活动,防止有人借机煽动闹事。

当年知识分子待遇很差,经过反自由化和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思想苦闷。加上胡耀邦87年初因反自由化和镇压86年底学生运动不力而下台,知识分子普遍觉得欠他人情。

当年知识分子普遍支持学生,大学青年教师带领学生上街。六四后中共当局总结教训,收买知识分子,曾一次性拨款18亿元给清华、北大,作为教师津贴,三年花完。可知如今知识分子为何德性如此之差。

(2011/04/15 发表)


作者简介:吴仁华(@wurenhua)温州人,北大毕业,曾执教中国政法大学。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和六四事件的见证人,是首次游行的组织者之一,曾任新华门绝食请愿区负责人,6月3日率领特别纠察队赶赴天安门广场,经历了整个清场过程。六四后流亡洛杉矶,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15年。著作有《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手录藏头诗一首,以念耀邦逝世廿五周年祭。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要出現佔領立法院這樣的行動,不是誰都可以做得來的,這要具備幾個條件:1. 確實不是為了私人利益,2. 確實表達了廣大人民的呼聲,3. 行動本身得到外界的高度認同,4. 組織者也願意承擔衝撞法律的刑事責任。請問,這樣的條件,有幾個人,幾項行動能夠具備?那種「以後大家動不動就會去佔領立法院」的假設根本就不可能成立, 這只是無限誇大,只是對他人的恐嚇,或者自我恐嚇而已。
 
其實,這樣的缺乏邏輯基礎的似是而非的論點所在多有。比如「如果允許遊行示威的 自由,那人民天天上街怎麼辦」(誰有那個時間天天上街啊?!)「要是允許新疆獨立,那山東是不是也可以獨立」(人家山東幹嘛要獨立啊?去趟山西就要辦護照 誰願意啊?!)等等。這樣的邏輯的根本問題就是:用很少可能會出現的極端的情況,去否定一個基本價值的普遍合理性。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荒謬的嗎?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蘋論
百萬點燭光守護良知與真相
盧峯

對於歷史事實有這樣一個饒有意思的說法:「這東西就像被沙掩埋的都市一般,有些情況是時間經過越久被沙子埋得越深,有些情況是隨着時間的過去沙子被吹掉,那模樣就明白地露出來了。」
八九民運、六四鎮壓的事實經過四分一世紀後是越來越清楚明白露出來了,特別是學生、民眾對民主、自由的熱情,特別是北京當權者的殘暴不仁與恬不知恥。只是,六四真相能清楚展現不是自然而來的,不是天掉下來的,而是香港市民25年來不斷的把「沙子」吹掉才得來,是25年來過百萬點燭光照亮出來。少了維園的燭光、少了香港市民這份堅持,八九民運、六四鎮壓的事實早被北京當權者用「沙子」淹沒、埋葬掉。
其實從25年前開始,北京當權者已不遺餘力向六四鎮壓的事實堆過各種各樣的「沙子」,希望盡量把真相掩藏。當年的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就滿口謊言,指民運是反革命暴亂,又說廣場沒有死人。往後的二十幾年,當權者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要掩埋真相。任何膽敢公開要求平反六四的知識分子、異見人士、六四死難者家屬、「天安門母親」都備受迫害,有的還因此長期坐牢。到互聯網普及後,當權者同樣不放過,動員大量網絡警察、思想警察消滅任何有關六四的材料或貼文,甚至連「六四」兩個字也成為禁忌,不能一併出現,否則不是變成亂碼就是乾脆被鏟掉。在這樣無孔不入的監察與情況下,六四的事實真相委實大有可能漸漸淹沒,就像被風沙淹沒的城市那樣,逐步被埋葬及遺忘。
還好,有無數拒絕遺忘的香港市民。我們年復一年的在維園聚集,高舉手上的燭光,照亮整個維園,照亮整個香港,也令北京當權者的惡行、暴行無所遁形,令她恨得牙癢癢,巴不得撲熄維園這萬點燭光。昨天晚上,我們又頂着酷暑,再次舉起手上的燭光,展示我們的決心,表明我們不管經過五年、十年還是四分一世紀也沒有遺忘,也沒有被當權者及她的爪牙所動搖蒙蔽。
也許有人會說,堅持25年了,六四還沒有平反,北京當權會依然不肯退讓,依然不願改變,好像沒有甚麼實質結果。是的,四分一世紀的堅持還未能改變冥頑不靈的當權者,還未能為爭取民主自由的勇者討回公道,還未能讓民主遍地開花。但是,我們的堅持已令北京當權者多年來緊張兮兮,寢食難安,每到六四前後的敏感時刻都不得不左閃右避,又或加大維穩的力度,避免出甚麼亂子。要是我們的悼念燭光黯淡了、熄滅了,當權者會更肆無忌憚,安寢無憂。
此外,我們的悼念燭光讓爭取民主自由勇者的名字不會被遺忘,讓他們的事迹不會淹沒,讓他們的奮鬥及犧牲不會被當權者及一筆勾消。要是維園的燭光熄滅,八九年為民主自由奮鬥犧牲的勇者將會二度「人間蒸發」,被當權者弄得像從來沒有在中國的大地上出現過一般。
更重要的是,我們的燭光展現了無比的道德勇氣,展現了對民主自由的堅持,展現了對歷史與良知的執着。四分一世紀以來,北京當權者及爪牙用盡威逼利誘的手段要我們遺忘六四,要我們不再高舉悼念的燭光。但不管中國已成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不管中國軍費、維穩費如何猛增,我們都不妥協,我們仍舊以手上的燭光直斥當權者的麻木不仁,直斥當權者對無辜學生平民的殺戮,直斥當權者迴避歷史的窩囊。這份道德勇氣與堅持誰能比得上、誰能不肅然起敬?
往下來當權者的壓力可能更大,干擾六四悼念活動的噪音可能更多。但香港市民的良知之火是不會熄滅的,對歷史的守護是不會懈怠的。不管過了25年,30年或50年,我們都不會讓當權者或其他人把六四真相淹沒,把民主自由訴求埋葬。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傾聽青年心聲 實現世代正義】

青年本是社會資產,學運反映世代焦慮

  在我就職六周年的今天,來到進步快速、校譽日隆的中國醫藥大學,和青年朋友分享我的看法,深感榮幸。

  這幾個月來,我不斷與青年朋友對話。不少年輕人告訴我,有些同學擔心畢業後找不到工作、剛進入職場的青年,也煩惱薪資成長跟不上物價、有年輕人因為買不起房子而不敢結婚、也有年輕夫妻擔心養不起孩子而不敢生育。

  我必須誠實的說,臺灣不少的年輕人是焦慮的。我一直在想,這樣的焦慮反映的是什麼樣的問題?青年焦慮所凸顯的是結構性問題,以及世代交替的陣痛,執政團隊並沒有忽視,但我們顯然做得不夠好,我們有責任,我們要改進。面對青年的焦慮,我要提出五項回應:
一、全力改善學用落差,讓青年學以致用;
二、積極促進青年創業,讓青年勇敢圓夢;
三、加速實現居住正義,讓青年住得起臺灣;
四、正面迎向自由貿易,讓臺灣邁向全世界;
五、全面鼓勵青年關心國是,讓青年參與決策過程。

第一、我們要全力改善學用落差,讓青年學以致用

  近20年來,在「廣設大學」的政策下,每年大專校院以上的畢業生人數從民國81年的17萬暴增到101年的33萬,翻了快一倍,以致供過於求,但企業需要的技職人才卻嚴重短缺,造成年輕人失業率無法有效降低、薪資也無法成長。

  面對這樣的現象,政府做了什麼?我們除了加速產業結構轉型,也要加強產學合作、提升學生對產業和市場的了解,增進學生專業知識與實作技能,才能使學生畢業後為企業所重用。

  政府各個部會,又各自做了什麼?教育部所做的,是積極推動大專校院學生校外實習課程,以增進實務學習經驗。102學年度已有約5萬名學生參與校外實習,預計至108學年度將有約9萬名學生畢業前具有校外實習經驗,提升就業競爭力。

  勞動部所推動的「雙軌訓練旗艦計畫」,給予15至29歲以下的國中、高中(職)、二專及五專畢業生2年到4年的訓練,培訓符合企業需求的優質專業技術人力,每年有5千到7千個學生接受培訓。

  去年底推動的「明師高徒計畫」,是勞動部新的構想,讓經驗豐富的師傅帶領青年學習技能、為求職做準備。

  各位可能會覺得,這不過是政府推出的一些計畫而已,真的有用嗎?我舉個我親眼所見的例子跟大家分享。有一位24歲原住民青年馬浩然,因為肢障的關係,高職畢業後,就業一直不順利。後來參加了「明師高徒計畫」,跟著屏東縣來義鄉有名的雕刻師塗南峰學習木雕技術有成,為創業鋪路。從去年10月到現在,政府已經幫助了250多位「馬浩然們」學水電、學木工、學鈑金等,增加就業競爭力。

  勞動部還有一項「青年就業讚」計畫,針對初次求職或半年內連續失業的青年,政府提供兩年12萬元的職業訓練補助。目前完成資格認定可以參加訓練的有28,802人,已就業19,210人,其中參訓後就業的有5,105人。西方人說「天助自助者」,講的就是這個道理。

第二、我們要積極促進青年創業,讓青年勇敢圓夢

  臺灣擁有大量優秀的科技創新人才與新創團隊。臺灣青年很爭氣,政府也必須努力,力挺我們的年輕人。經濟部這些年輔導了許多新穎的動漫和Apps。很多七年級生,憑著創意與創新精神,加上政府從旁協助,開創了一片天。

  各位也許要問,這樣的做法成效在哪?各位年輕朋友都常用LINE通訊,一定聽過一個勵志的創業故事。前年有三位清大畢業生,創辦了「走著瞧(Gogolook)」公司,發展出一款叫做「WhosCall 」的軟體,最近被LINE的韓國母公司NAVER收購,收購金額達到新臺幣5.29億元,是公司一年半前成立時資本額(500萬元)的100倍以上。這是政府輔導與投資有創意年輕人的最佳實例,也讓我們對這項政策更有信心。青年朋友的夢想遠大,政府要以有效的政策,建立一個青年可以發揮創意與理想的環境,讓青年放手去闖蕩。

  今年三月,行政院端出三年期、總共170億元經費的「青年圓夢計畫」。這個計畫,希望藉由不同的工具,幫助想要就業和想要創業兩種目標不同的青年,在職涯的道路上,都能開創自己的前程,預計三年內將催生2千400多家青創公司,協助15萬青年就業。這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政府在協助青年創業及就業上,力道最大的一項政策。

  幾天前,我在總統府和幾位青年「社會企業家」分享他們創業的經驗,這些年輕人讓我打從心底感到既佩服、又驕傲。

  我跟大家分享幾個例子。「四方報」這家媒體,各位有聽過嗎?許多新移民朋友一定看過。35歲的林周熙先生,民國95年開始協助創辦「四方報」,現在擔任主編。今天他也來到現場,我們請他和大家揮揮手好嗎?四方報以越南文、泰國文、印尼文、菲律賓文、柬埔寨文等五種語文發行,不僅為來臺的新移民提供母國消息與生活資訊、紓解鄉愁,更長期作為弱勢發聲的平臺,促進不同語言文化的族群相互了解、融合,可說是功不可沒。

  另外一個以商業模式貢獻於社會公益的例子,是「2021社會企業」的蔡松諭先生,他的個人故事,很讓人感動,也讓人心疼。五年前八八水災時,出身小林村的蔡松諭失去了所有的至親好友、面臨人生最殘酷的打擊。他回到故鄉,毅然地決定要為家鄉做點事。在他的奔走下,從暫時居住在組合屋、到「日光小林」永久社區的完工,從號召村民製作手工鳳梨酥、香皂,到創立老梅膏、老梅餅等特色品牌,他的努力不僅讓鄉親走出悲痛,更讓他們在經濟上能夠自立。他更秉持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的精神創業,希望讓其他懷抱理想的年輕人,也能獲得外界的協助。

  這些年輕人改變了世界嗎?我認為他們不只改變了自己的世界,也改變了我們。這些青年朋友從「善念」出發,展現創新思維,在實踐理想的同時也能填飽肚子,這個理念完全符合當前年輕世代重視自我實現的特質。因此,政府要做各位的資源,政府要做各位的後盾,行政院即將提出「社會企業行動計畫」,從法規鬆綁,加大輔導資源及人才培育,建立經驗分享平臺等方面著手,支持大家放手去做!

第三、我們要加速實現居住正義,讓青年住得起臺灣

  過去兩年,政府特別重視居住正義。不動產交易實價登錄制度實施以來,到現在已受理申報並公開85萬6千筆交易資料,有3,329萬人次上網查閱。這使消費者在購屋前,獲得正確的參考資訊,以抑制投機客炒房,這是邁向居住正義重要的一大步。

  在居住正義的議題上,哪些人是政府必須優先照顧的?三種人:第一、青年學生;第二、初入社會者;第三、弱勢民眾。我們的租金補貼政策,讓這三種對象每月每戶獲得最高4千元房租補助,目前已有3萬3千多個家庭受惠。

  無法獲得租金補貼的弱勢民眾怎麼辦?政府也在大臺北地區推動社會住宅,採用「只租不賣」的方式,用合理租金幫助青年租屋,目前已經完成7千多戶、兩年內會興建完工的社會住宅還有2千戶,2017年臺北世界大學運動會閉幕後,選手村將提供1,800戶作為社會住宅出租。這些加起來,總共將超過1萬戶。

  那麼就業一段時間後卻仍然買不起房子的小資族,又怎麼辦?政府正在興建將近1萬戶合宜住宅,包括機場捷運A7站、板橋浮洲的合宜住宅,都以市價7折出售。未來世大運選手村也將提供1,192戶以低於市價的水準,幫助青年買房子。

  此外,我的政見「青年安心成家方案」推動的4年(98年~101年)期間,有6萬6千多個青年家庭實質獲得買房的零利率貸款,政府也持續請公股銀行辦理青年安心成家購屋優惠貸款,目前已有近14萬戶受惠,真正減輕青年房貸負擔。

第四、我們要正面迎向自由貿易,讓臺灣邁向全世界

  美國華府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四月底發表世界各國的「痛苦指數」,中華民國在全球90個受評比的國家中排名第三低,反過來說,也就是最不痛苦國家的第三名,比英、美、星、韓、港等國家地區表現都要出色。然而,不少青年朋友擔憂工作不好找、薪水不夠高,青年朋友們的擔心也是事實,政府當然要全力來解決。

  我們為了解決就業問題做了什麼?從民國100年到今年7月,我們連續4年調漲基本工資,月薪比6年前增加1,993元,漲幅超過11%;時薪調漲兩次,從每小時95元調到115元,漲幅更超過兩成;6年來,我們也努力增加了62萬人就業。今年三月份的失業率已降到4.03%,距離我上任時的3.9 %,只差0.13個百分點。

  這些數字反映的是人民的基本生活,政府不能只做這些。我們必須診斷出臺灣之所以無法大幅調高薪資的真正關鍵所在。我認為,關鍵在現有產業結構下,能獲利的空間已經有限。面對全球區域經濟整合的浪潮,我們如果不迎頭面對挑戰,就只能等著被吞沒。

  我國在迎向自由貿易的過程中,始終優先考慮臺灣人民的就業機會與產業利益,但不能因此故步自封。因為從400年臺灣發展歷史來看,「開放必然興旺,閉鎖一定萎縮」。愈是面對經濟發展的衝擊,愈要解開保護主義的鎖鏈,因為「保護主義不能保護任何人」,唯有讓臺灣成為世界供應鏈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才能確保臺灣的經濟安全。

  然而,在經濟自由開放的過程中,臺灣社會總是針對同一個問題進行爭論:「我們要如何面對中國大陸?」這一次的學運,反映的正是部分年輕人對兩岸關係的疑慮。然而,我們必須了解,中國大陸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是韓國、日本、新加坡及臺灣最大的貿易夥伴,我們不可能視若無睹或置之不理。政府要做的,是追求機會極大化與風險極小化。我們六年來的兩岸政策,一直都在做這種權衡與拿捏的工作。

  其中,兩岸服貿協議是就是最近各界最關心的議題。針對這個爭議,其實多數臺灣人認為服貿對臺灣經濟有利。去年6月25日立法院朝野黨團即已達成服貿協議逐條審查、逐條表決的決議;根據民調顯示,多數國人都贊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儘速完成立法,同時進行服貿協議逐條審查。

  在此我要呼籲朝野立委能體察民意,請王院長出面協調朝野黨團,讓「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儘早完成立法,用周延的監督審查,讓未來所有對臺灣人民有利的兩岸協議更透明。在野黨也不應該違反「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精神,動不動就霸占主席臺、癱瘓議事,讓立法院空轉內耗,這樣下去只會拖垮臺灣。我們大家應該通力合作,讓「自由經濟示範區條例」儘速通過,才能讓臺灣參與區域經濟整合跨出一大步、讓臺灣真正成為自由貿易島,這才是真正愛臺灣。

第五、我們要全面鼓勵青年關心國是,讓青年參與決策過程

  以往有人認為,現在的年輕人對於社會冷漠。真的嗎?這樣的評價正確嗎?最近我們看到青年對服貿、對核四等議題的高度關注,可見年輕人一點都不冷漠。我要肯定青年關心公共事務的熱情,但也要再次提醒,任何訴求或意見的表達,都必須要有法治作基礎,否則就會傷害到民主。多數國人絕不會認同破壞憲政法治的違法行為。

  如果政府容許任何人以霸占政府機關為手段,要求國家社會一定要接受他們的訴求,那麼一定有人群起效尤,霸占國會、攻占官署,要脅政府,那臺灣的民主政治要如何運作呢?臺灣的前途,不能用這種不民主、不和平、不理性方式來決定!

  有些青年朋友確實有想法、有行動力、也有改變社會的巨大能量。我認為,唯有建立一套切實可行的機制,讓年輕人進入體制內,被看到、被重視,讓政府的政策有年輕人的參與,才能有效拉近政府與青年的距離。

  這一段時間,我不斷思考,要如何具體推動這樣的改變?改變要一步一步來,讓我們從第一步開始。我要在此宣布,我已經請行政院江院長研究,在行政院成立「青年顧問團」,邀請對青年議題有專業、有想法,並且具有改革熱忱的人擔任顧問。青年顧問團的成員,將以35歲以下的青年為主,其他則是長期關注青年議題的專家學者或民間團體代表。我希望這樣的組織,不只可以針對青年人最切身的問題提出政策建議,包括教育、居住、求職、創業、結婚生育、國際交流、志工服務等等,而且也能對其他重要公共政策的形成,提供年輕人的觀點。

  如果青年顧問團運作順利,下一步是什麼?將來這個制度可以進一步推廣到相關部會,讓更多青年代表得以實地觀察政府的施政,並且在部會政策的形成過程中,發揮諮商建言的功能。

  各位青年朋友,一起來改變臺灣吧!一起來創造未來吧!我們期望,青年顧問團的成立,能夠激發更多年輕人與政府的廣泛對話,提出各種政策構想。政府的施政要更有創意、政府的施政要更有活力,政府的施政要更符合公平正義。這些,都需要你的參與!

理性溝通才能面對問題,才能勇敢圓夢

  青年是臺灣的希望,青年是臺灣的未來,支持年輕人,就是支持臺灣的希望,就是支持臺灣的未來。我一定會持續傾聽青年的心聲與夢想,擴大青年的政治參與,凝聚進步與改革的共識。

  我們需要的參與,是腳踏實地的實踐。嚴長壽先生最近就說,臺灣不缺批評,也不缺看到問題的人,真正缺的是願意捲起袖子實做的人。各位青年朋友,今天我就職滿六周年。對於未來的兩年,我沒有私心,只有誠心。希望大家可以和我一起捲起袖子,打造更公平、更正義、更美好的臺灣。我再次強調,政府會竭盡所能做到前面所講的五項工作:
一、全力改善學用落差,讓青年學以致用;
二、積極促進青年創業,讓青年勇敢圓夢;
三、加速實現居住正義,讓青年住得起臺灣;
四、正面迎向自由貿易,讓臺灣邁向全世界;
五、全面鼓勵青年關心國是,讓青年參與決策過程。

  以上就是我在就職六周年要跟大家分享的心得。讓我們一起努力,共同打造一個更美好的臺灣。

  謝謝大家。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25年前的4月15日早上7時53分 #胡耀邦 逝世。胡耀邦在1982年至87年任 #中共 中央總書記,因中共權鬥被指「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利而下台。學生在廣場舉行悼念會,翌日在人民英雄紀念碑獻花,是為 #八九民運 的開端。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习近平做最坏打算 胡锦涛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李在关键时刻已成为习的“应急预案”。而在此敏感时期,习近平的政治盟友胡锦涛又突然出现在敏感地带——胡耀邦故居...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4/04/12/537105.html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公民运动
           我們從太陽花學運學到的四件事:
一、媒體与媒介的重要性;運动誕生的主力推手,高速傳遞,即時訊息交換;
二、政府之惡;讓大家看出政治的腐敗、空洞與簡單性。
三、自己人有多強:行政能力的表現都大為激賞,你們證明自己可以維持秩序、生產出文本、改善自我的體質。
四、做對的事情,就會有越來越多的朋友:你會發現做對的事情是不孤單的,朋友會越來越多,困難會一一解決。
http://www.citytalk.tw/bbs/thread-176066-title.html?ha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Hang Wen

Shared publicly  - 
1
1
chiko wan'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Beijing
Story
Tagline
寧做民主政體下之良民 不做專制集權上之高官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