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Henry Ngan
65 followers
65 followers
About
Posts

《南懷瑾是誰?一位真讀通古書的人》 梁公隼 2018
Sun Leung 18 May 2018

有人說,南懷瑾講禪,他肯定是佛家,但他無出家;有人說,南懷瑾講《老》《莊》,他肯定是道家,但他無穿道袍;有人說,南懷瑾講《論》《孟》,他肯定是儒家,但他言鬼神輪回;有人說,南懷瑾是學者,他肯定是國學大師,但他沒有學位。亦有人說,南懷瑾是政治人物,他肯定是貪權,但他沒有官位。論南老,可謂不能執一端,仿若「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實一句贊之,南懷瑾就是一位真正讀通古書的人!

他言佛可以貫道,論道可以通儒,為儒可至仙佛,於學術中能昇華,於宗教中能匯通,一切書本理論通明之而通棄之,令人信古、令人更上一層樓的,就是南懷瑾了。破去一切宗教之名相形式,留下的共通點只有一字:道。南懷瑾就是見道之人了。世間習哲學、國學、文史、佛學、醫學的人多嗎?多,仿若星塵。其中能背、能言、教授、博士者亦不知凡幾,但能文者未必能言、能言者未必能信、為學術者未必通竅開悟、居中國者未必為中國人,這就是所謂 讀書通不通到心,明不明到大義真理的問題。你讀中國之古書,通到古人的心,與傳統一致溝貫,才是中國人中國心;你聞習宗教之修煉,達到功夫成片,印證到聖賢的真實不虛、穿越三維空間之超科學範圍,就是真科學。所以,說到此,自謂有學位學術的鄙視他無、自謂有科學的鄙視他無、自謂佛教的詆貶他道、自謂純儒的斥諷他迷信……這就是「處眾人之所惡」,因為眾人能真讀通經書的絕對不多,世上不超過十人,但讀書人多不勝數。

南老與一般學者,最不同處,就是「信古」、「實踐」。如世人多聞 饒宗頤,少聞南懷瑾,尤其香港,實饒之於南,仿若夜燭之於明星。為何如此?!為中國文化,因一字而成天淵之別,就是──誠。誠必一,一必信,信必孚,孚必化,化必大。你不信古,去研究它、疑惑它、比較它、判斷它、創改它,你得到的就不是古聖賢的東西了,那是學術的東西,知識的的東西,不是智慧和開悟。莊子謂「有真人而後有真知」,南懷瑾就是近代的真人。我們要學他的,不是他的書,而是他的治學精神──信古親證。我大膽云饒公不及南老,則世之研習學術者,又豈及得上饒公?這就是中國文化、真中國古文化斷層無繼的悲哀。原因也只一項:讀書方法錯誤了,用了西式的論文研究法去讀書!我們要知道,普遍出現及認同的東西,未必就是合理及是真理。

中國人講誠,自古專治一經一典一事一業後,去匯通它,這叫「讀書萬遍,其義自見」;現代人武斷又博而不精,心不信古,反之是「讀書一遍,其義自建」,自設立場寫文,不是為見道明真理而為,這就是現代西式教育出不了饒公,況及南老的主因。

你好像很熟悉南懷瑾?錯。我從無看過他的書。我只在網上讀過他的幾篇文章。幾篇文章也可知其人嗎?可。因為心通必有慧見,行文即是印心,觀文即可觀心。他的道理通,肯定不是普通人物。尤其對中醫的古治法最清晰。我們中國,就是最欠缺真讀通書人和匯通的人。

南懷瑾有弟子傳人嗎?有,但隨他十多年的門人云,他親說:在香港只有兩個弟子,一位姓彭,一位姓馬,為夫妻,與南老為鄰。那其他自稱南老弟子的是甚麼呢?答:不好說,也不易說。世俗有一語叫自以為是,南老晚年在太湖旁講學,凡作聽眾的,萬人都可自稱南門弟子了,即南老可能連他們姓甚麼也不知道,但用A4紙寫字勉勵求教者,何況有一詞叫攀緣呢。當然彭馮以外之南門弟子,肯定不會年青了,及肯定不會為人看風水賺術數錢,這點要明。南懷瑾有一善處就是不居位、不以大師自居、不叫人稱他師父,凡有大學給他榮譽博士學位,他一概推辭,這就叫「名者實之賓」。為真道,不汲汲營營於名利。我看過彭氏為人寫一書序,內容謙謹豐沛,仍云不認識古學,可見南老師,為人肯定亦謙厚博學。孔子曾云:「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這是對真假文人與正邪國學之最大注腳。

我們知道,大陸在文革時乃至當世,仍不許書館有言鬼神、輪回、因果的書的,除了《西遊記》,因人們當它是小說故事,實吳承恩是一入道全真派的在家居士,他把因果報應、六道輪回的宇宙真相變成故事,流入民間,這叫「百姓日用而不知」。同樣地,你去大陸任何國營新華書店,都見有「南懷瑾專櫃」,南書,就偏偏異於一般哲學及宗教書,他對你說有輪回、有因果、有空間、有鬼神,要積德行善、要敬愛自然、要懺悔躬省……洽如沙漠中的珍泉。為何南懷瑾有此殊恩?答:於國有功。他曾與趙樸初等愛國文人,籌組兩岸交流,為中華民族的團結統一作過大貢獻。南老摒除政治之見,以中華民族之遠大復興作籌劃,殊為真中國人。古人云:「擒文必在緯軍國,負重必在任棟樑」(文心雕龍),以玆形容南懷瑾之文化事業,最為貼切!

讀書人,要有四種業:學業、家業、事業、道業。知識學問以辨是非、謀生計謂之學業;倫理道德以安人事、奠族群謂之家業;工作資養以通財利、益邦國謂之事業;明慧真修以證妙道、繼聖賢謂之道業。一般人有一至三業,已叫了不起了,而況道業之成呢?所謂取法乎上謹得乎中,取法乎中謹得乎下,取法乎下斯在更下,南老就是做給人看有中上之人,有上上之學,不求表學術而求明慧之真讀書人。信他即使在世及生時知他者,都不會說我語之妄誕呢。而南老之上,還有人嗎?有。但不是此文之內容了。誠必一,一必孚,孚必化,化必大,我們不求二,得一可知二,二以知三,三便通一切法了。總不離開一字──誠。

聽聞香港政府將在 南老生前對面的住宅供慈善機構伸請保育營運,而如不能給 南懷瑾記念中心 投得,真是傷盡香港人的心、淒盡中國人的涼了。

大陸近年亦流行看南老的書,連風水師也自稱南門弟子。我們要明一項:現實及南本人也不搞個人迷信,我們只取其風骨及精神,否則便又迷起來了。我們便是因對賢人的尊敬,而被自稱南的僞弟子所惑的,無奈現實就是取中道及明大義者少呢。撇盡世間榮毁以觀其人,留取真心明慧以通其志,才是真認識一人。《易‧文言》云:「修辭立其誠,所以居業也。」辭是由肺腑流露的,不是創作、嘩眾取寵的,要由明道立德後吐出的,你才是真學問家。若不回後古典教育方法,南懷瑾之後,可能再無第二人了。

(歡迎轉載,但請公開,不設私人才看之限)
Add a comment...

《出家求道傳法之人,要明深旨於經義戒律》梁公隼
Sun Leung 16-05-2018

出家守戒,才是真出家;否則出家人在寺出家了,仍出不到家。
出家有最高境界嗎?有!就是出六塵之家,六塵之家一出了,相應的六根無了路,收視反聽,連帶「十八界」之家也出了,你就出到輪回之「三界火宅」,這個不簡單,如心出三界之家,你不做出家人,也已出家了,如維摩居士、如莊子,即「心修梵行而身居俗世」;故一般人不易做到,便做形而下之形式──剃度出家。這個亦不簡單,為什麼?你要下定鐵心,為眾生、為自己,找一條離苦之路,如不深深認識「苦海無邊」,不會下定鐵心、不會真正捨棄、不會出到真家,如不少寺廟常傳爭產爭位之事就是了。所以俗云:「披起袈裟事更多,一入道門禍籮籮。」不是佛寺道觀不好,而是真道是要「先損後益」,損到盡,你才得益。損就是減損,減損貪、嗔、癡、慢、疑、見;地位、名聲、權利、資產、方便、人緣……通通捨去,高僧就在人前。有高僧高道,才有高道理傳人。

我一朋友曾問 淨老法師:「請問怎樣才能在佛法上『入到門』?」先思考,這不是普通問題,問如何「入到門」即此人深能反躬自省,自己未入到門,學佛已二十多年的人,仍能自量,故不少人自以為大師,開班授徒,買地建寺,殿金棟畫,仍可能連佛法也未入到門?何況其他宗教?這是宗教知識,不是佛法。而淨老法師答他:「佛法『入到門』,要真正看破,真正放下!」幾句話,非常概括。你要認識經教道理,真誠相信經義,真信才會真做。看破的過程,可以在家,可以出家,所以我們不要學《佛門儆信》那樣指責不守戒的出家人,那是他人之事,修行是自己之事,不是一出家一學佛就能看破,所以經教道理,要傳揚,才能看破俗世均假相,假的不迷,他便信佛而守佛戒去了,這就叫「放下」,放下成見、執著、迷戀、需求,你不要假的了,前面只有一條路,道,出家便真出了,直接通向佛菩薩處。再而以出家人之身,代佛說法,而放下到連說法、受供的榮譽快慰都不要了,境界便生:無人在說法,你只是傳述聖賢祖師之說話,如基督教云「榮耀歸主」,主便生光了,這個主,就是自性。我們現代宗教,就是太多口才好者而缺乏真修真出家真見自性光明的導師,原因為何?經教道理不彰顯。拜、求、活動的多,靜下來學經的少。

所以,道不是去要求人修的,你自己求、自己修,修得好,兼教於人,人家修不好,破戒破齋,我如真修行,不理不揚,甘心隱惡揚善,以保整個宗教仍有正面之形象,否則再無人信,一旦一遇真有道者,凡被你誤導影響過的人對他疑惑,你便斷人慧命、增人慢疑,近地獄畜生道不遠了。所以,我們絕不稱傳任何出家人的破戒事,因要知道,道不是去要求人修的、出家仍有次第、出家人中仍有高人。

另一方面,一些人本身未看破、放下,不深信自身宗教經典或曲解,便聚一群人,去傳道或授理,那亦要小心。此容易耽誤了人;耽誤了人,自己不會知道。這亦叫「迷復」。例如甚麼出六道灌頂、升仙內丹、大師心靈雞湯、科儀遊樂等,自身也在苦海,對宇宙真理一知半解,而何況教人?如只教人存好心、做好人,仍無大過,或這些叫人行《弟子規》、《朱子家訓》、《論語》等儒家內容已可以,不用罩上宗教,宗教就是要帶人上更大更捨更出世之途路。這些被所謂大師耽誤收引之群眾中,最慘一旦有「聖賢根苗」,被你心靈雞湯溺迷、低佛法沉醉,這個罪,可不輕。不是寺大觀大名氣大,就有道的。如果道不大,就應清修,不隨便聚眾攀緣,這些古德行,上一時代絕對知曉。所以,修道助人,也得先修自心,明經明理、斷惑斷緣,先有真本事,才可聚眾;真修如瓷泥先燒好,才貯水,否則泥未燒必反被水所溶化了。出家求道傳法之人,這個要明,而守戒、習經,就是第一步。

「有真人而後有真知」,一切都要由基礎而生,宗教之本源,不是拜和求,而是教育,最深的教育。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本煥老和尚:我本來是搞禪宗的,但是為什麼又改掉了呢?

我現在103歲,出家81年。我本來出家的時候呢,是為了了生脫死,所以出了家,受了戒,到高旻寺,駐在高旻寺住了7年。

離開高旻寺我就去朝文殊師利菩薩。因為文殊師利菩薩是大智文殊師利菩薩。文殊師利菩薩他的七個弟子已經成了佛,他還在這裡做菩薩。因為他要度我們, 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想要達到大智慧。我們現在想要達到大智慧,就先要親見文殊師利吧。

所以,我對文殊師利三步一拜,拜了三百多里路,拜了兩個多月。為什麼這樣呢,因為我們對文殊師利菩薩恭敬。

再一方面,我們禮拜佛呢,是懺悔我們自己的業障。因為我們每一個人的業障呢,若有相虛空都裝不了,我們每一個人的業障很多很大,所以我們不但今生要好好剷除,我們今後來生都要好好認真把這些業障剷除。我們業障剷除了以後呢,清凈法身才能實現。

我本來是搞禪宗的,搞了五六十年禪宗,用功也是禪宗,教化眾生也是教化禪宗,但是為什麼又改掉了呢?哎呀,這個禪宗,修了以後呢,還要來到婆娑世界。這個婆娑世界現在我很害怕,很害怕的原因是什麼呢?婆娑世界五濁惡世,鬥爭堅固。哎呀,這個婆娑世界鬥爭堅固,所以我本人講很害怕。

很害怕怎麼辦呢?所以我現在告訴你:我現在要去見阿彌陀佛,我現在一心一意地念阿彌陀佛,白天念晚上念都要念阿彌陀佛,非見阿彌陀佛不可。

過去常講:「家家阿彌陀,戶戶觀世音」,阿彌陀佛是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他跟娑婆世界眾生的緣是很深很厚的。

「家家阿彌陀,戶戶觀世音」,你們想一下,沒有緣怎麼會這個樣子呢。就是因為我們過去有緣,現在有緣,將來也還是有緣。

要緣做什麼,為了利益眾生,要眾生脫離這個苦惱的娑婆世界,早日達到法身大士。那我們都達到法身大士了,要去哪裡就去哪裡教化眾生啊,周遊自在啊。

我本人呢,搞了六十年的禪宗,我現在呢,對這個娑婆世界很害怕。我現在一心一意的念阿彌陀佛,白天念,夜晚念,一天到晚的念。心心的念,念念的念,一定要見阿彌陀佛,非見不可!這是我的願力。能夠到西方極樂世界那個是太好太好啦!

那我把我念阿彌陀佛的想法,我的念法,講給大家各位聽一下。我的想法,我的願力,不能代表大家的願力,你們各人有各人的願力哈。

他要我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本來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這個是六個字,但我們念阿彌陀佛念四個字也可以,我現在一天到晚都是念四個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心心念,念念念阿彌陀佛,但是你們怎麼念,由你們自己。

希望你們好好發心,多念南無阿彌陀佛,將來去見阿彌陀佛,最好最好最好!

【本煥老和尚簡介】

本煥老和尚,法名心虔。祖籍湖北新州,出生於1907年,1930年出家,是臨濟宗臨濟法派第44代傳人。老和尚入佛門七十餘年,有著不平凡的一生,也有過坎坷的修行生涯,數十年來,行化南北,弘法利生,法流天下,尊為佛門泰斗。2012年4月2日,本煥長老在深圳弘法寺示寂,享年106歲,僧臘、戒臘84年。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三種對付魔境的方法】淨空法師主講 2012/4/6 

「治魔之法有三」,這三種對付魔境的方法。第一個,「觀察訶棄,如守門人遮惡不進」。你把它看清楚,它不是善法,捨棄它。捨棄就是我們今天說的不要放在心上,這叫捨棄;放在心上你就接納了,接受了。這個地方千萬不要會錯意思,把他趕走,錯了,不是把他趕走,還是好朋友,不放在心上,我不受你干擾。為什麼?他引誘你破壞你的善法,你在這裡用功,我們今天去外頭逛逛玩玩!那就是來誘惑你。請你去看戲,請你到娛樂場所去玩,或者是請你觀光旅遊等等,就不讓你用功,還都是好朋友。所以這個地方的觀察看得很清楚,訶棄是不放在心上。謝謝他,感謝他,不能夠隨他,這是第一種方法。

第二,「當從頭至足,一一諦觀,身心了不可得,魔從何來?欲惱何等?」這個觀察對方,觀察自己,對方跟自己一樣,從頭到腳細細觀察,身、心都不可得。怎麼觀法?彌勒菩薩教給我們最好的方法,一彈指三十二億百千念,哪一念是真的?每一念裡面都現相,這個相是什麼?是宇宙,每一個念頭就是一個宇宙,就是一個法界。佛家講,不講宇宙講法界,一個念頭就現法界,現法界是全體的,不是局部的,念念現的都是全體。前念不是後念,念頭才起,立刻就滅掉了,所以它不是真的。第二個念頭那是第二樁事情,跟前面沒關係,每個念頭都是獨立的,每個念頭都不能存在。我們所看到的現象,是這麼許多的妄念糾纏在一起,產生一個錯誤的幻相,它不是真的。就像我們看電影、我們看電視,屏幕裡面的相,我們知道這是電波波動產生的幻相。把現場的幻相投射到銀幕、屏幕上,我們看到了。屏幕現相是假的,現場也不是真的,現場的頻率比這個更高,一秒鐘一千六百兆,我們屏幕還沒有到這麼高的頻率。

所以佛說一句話說得非常之好,叫它做無常,一切法都無常。既然一切法無常,此地講身心,身心就代表整個宇宙,十乘理觀第一句就告訴我們,我們得把這個話記住,「色從心造,全體是心」。色是什麼?物質環境,物質環境是心造的,從念頭生的。所以整個宇宙就是念頭,誰的念頭?是我自己的念頭。佛三千年前說的,最近三十年,量子力學家證明了,確實是這樣的。這樣子身心了不可得,魔從何來?所以,大乘教裡頭告訴我們,無佛亦無魔,魔從何來?佛從何來?都沒有。欲惱何等?他來破壞善法,擾亂修行,這也是假的,也不是真的。能作如是觀,他心是定的,定,不會受外干擾了。「如惡人入舍,處處照撿,不令得住」。這個比喻,惡人是小偷,小偷進來了,你認識他,他是個小偷,他敢不敢偷東西?不敢。不但不敢,他還要防範看有沒有別人偷,別人偷的時候賴到他,所以他來當警察。不但他不敢下手,他還要幫你看東西看好,不讓有損失,不讓給別人偷去。這第二種方法。

第三種方法,「觀之不去」,那是我們前面兩種觀法功夫不得力,最後用這個方法。這種方法,「強心抵捍,以死為期」,這就屬於戒律,持戒。我堅持佛的戒律,堅持佛的教誨,死我也不犯,用這個方法。這個方法行,魔也沒有辦法,他也得退走。釋迦牟尼佛示現八相成道裡面的降魔,戒定慧三種方法都用上了。「一心用觀,令道行成就。為是須觀魔事境也。」所以對魔障不能不知道,知道了,魔就像夏老的話,「魔多反使道心堅」。魔來考你、來給你為難,你關關通過,你沒有受到他干擾,你的道心馬上就提升。在考試的時候失敗了,你墮落,成功了你就提升。魔對我們有沒有好處?有好處,我們禁得起考驗,每通過一關,你就提升一級。沒有這些關,你怎麼提升?你提升很難。魔愈多愈好,你才自己真正看到自己的提升,確實智慧增長,煩惱輕,業障也輕,消業障,魔的考也消業障,全面都提升。所以對魔怎麼樣?感恩的心,我們修行念佛功德迴向給他。天魔就是第六他化自在天王波旬,我們的佛堂供他的牌位,我也邀請他來聽經,一起共修。我們看他也是一尊佛,希望他發菩提心求生淨土,同成佛道,第六天也不究竟。

節錄自淨土大經科註  (第二七五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2LgQJAXKc8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教育中有「道業」,與「學術、知識」不同,須提升之》
梁公隼 SUN LEUNG 20-3-2018

古聖人講教育之網領,必推《易經‧蒙卦》、《禮記‧學記》,以及《尚書》君臣、長輩後輩之間對答的內容,它們為後世揭示出師道、教學心態、受教原因、教育過程的心法。

先師伯 列航飛,辦學六十年,他曾引其師 錢穆論教學,列老先生大概說:「老師為之職業,自有妍媸,好壞就在於用兩個標準去評他:一為『術業』,二為『課業』。『術業』就是此老師之學問基礎、有沒有高深技術、獨門專長,可教授給人。即文史的,你要精於本行,通於識辨,而且能有作品,表達到自己的水平,堪如木匠能刻木藝以示於人,否則人人也只是鋸木,便不成器了;木匠之上,是藝術家,此種『術業』之師,更少,而達於精神層次。所以,教育之基要有『職業訓練』,再上便要求『精神道德』,這就叫『道業』,道業是建築在『術業』之上的。師只有術,則如世上只有木匠粗工,欠了精神;如師於術(學問知識) 也達不到,則木不成器,家不成室了。有了『術業』做陰,還要『課業』做陽。甚麼叫『課業』呢?就是表達技巧、教學方法、溝通能力、攝注能力、交流能力、課堂管理、課程編排、批改技術等了。一句話,即怎樣好好的傳授給人。有些老師和學者,他們『術業』很好,但『課業』不足或一塌糊塗,這就令學生永遠學習不到老師的東西,原因只一:不孚。只有他自己說話,導送不到東西到他人的心。即學生永遠傻傻的做追隨者和聽眾,現代許多老師是此。另一方面,一些老師的『課業』很好,但『術業』欠佳,也相當普遍。如一些老師很會包裝講課內容,衣服容飾精美,但沒有高深內容,空空洞洞,或如一些補習社要如青樓穿戴,登相片在牆,供人點用,投消費者所好,這樣就『自屈其道』,師道不會存在。只要放下身段,反躬自省力學,仍有救藥。教師是要『術業』和『課業』共存,如太極陰陽,他便是好老師。」

列老先生引錢穆講到「道業」,其實「術業」和「課業」就是太極雙魚,「道業」就是雙魚中的兩點──陽明、厥陰。所謂「火從水生,妙合而出」,「道業」是教育的最高目標,也是「術業」和「課業」的更上一層樓。「道業」因何產生?這不能不明「道」。先要明《易經》,孔子解釋云:「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我們作人,「仁與義」,就是守人道的綱領,即怎正確地做人。用現代語,「仁」所涉的範疇,大凡:孝順、關懷、博愛、同情、同理、施捨、幫助、謙虛、禮讓、成全人、欣賞人、尊重人、和合人,乃至合和天地宇宙萬物……通通柔性的美德都統作「仁」,你說以上可以不算作教育的內容嗎?無奈地,現代教育,偏偏側重「術業」及當中的「職業訓練」,沒有教下一代「人道」、怎做人。而剛性的美德,稱「義」,用現代語,所涉的範疇,大凡:忠心、正確、合宜、正義、守規、守法、守信、廉恥、毅力、耐性、貞誠、堅忍、明是非、斷誘惑、堅志向、持之以恆……通通統合作「義」。「仁義」就是陰陽,陰陽就是天理,這是中國古聖人用簡單詞彙概括一切道德名相之教育傳統,而以儒家承傳此教育為大宗,大宗即教育做人的主脈。中國本土,乃至世界上也有其他教育,為何獨謂儒家傳統教育為大宗?因為,儒家傳統不是宗教神權教育,而是一種理性的人文文化。人類透過幾千年的歷史證明,神權宗教教育固好,而它因神道設教,若「創造論」及「本體論」不同,終會在「應用」上產生歧見及武力紛爭。四大文明古國,三者均不傳於後,三者只遺留宗教、三者均亡於宗教紛爭。只有中國文明文字尚存,而文明不是宗教。一切宗教入中國,都被包容起來,融入中華文明之體,這個「漢化」過程,就是《論語》講的「入於中國則中國之」,即長城只是皮,皮破了,血流動運化之,就如中醫云「中氣旋轉」,這個「中氣」就是中華文明從 伏羲氏始,至 軒轅黃帝統天下九州,由《易》中得到的治國治人治心的智慧,由 孔子統整出來的傳統教育;其離不開五常仁義禮智信,由天地宇宙的陰陽四時、五斗三垣運作的「自然性」中,透過象數落到人倫關係的「社會性」中,此天人相應的過程,中華文明全不用神話表達,而用《易》的符號、數字表達:太極兩儀四象、河圖洛書,從無字之象數再成有字的經典 (如現代電腦、電訊、工業、數碼,也用數字打出形狀和顯示道理意念) ,所以,中國古人是最早用數字以代意的,意成數、數成象、象成辭、辭成理,得到理,你才叫完成教育。所以古代即使有盤古、女媧等神話,中國人不當是教育及文化的主流,而以道德、人文教育為主流。所以神道設教宗教,在中國文化中沒有大市場,但能包容信受之。

道家與大乘佛法,因契合《易》理,講到心性、天理,「清靜」、「寂一」、「空無」、「圓頓」,全契合「絜靜精微」、「五常倫理」,而且道家與大乘,沒有神話式創造論,不違反《易》宇宙本體論,所以與儒家思想能融和貫通,一拍即合。不明不信者,只是智力未通。故南懷瑾亦云:「儒道佛三家,唐宋以後成為中國文化的代表,佛家講明心見性,儒家叫存心養性,道家叫修心煉性,所以心性問題是中國文化的中心。」前云中國傳統教育中,老師應承有的「道業」,就是儒家的仁義等五常倫理教育,乃至釋道之心性內容。雖云中國上古不傳宗教於後,其實《易》理都是一種宗教,而古人就叫 王教,即 古聖人教育!

古聖人教育,有儒家的四書作入門,再可進窺經典之域。四書之前,就是蒙學。而儒家修得好,道與釋,你才會有碩基而上,否則空談。當世,就是要重弘儒家思想,重建倫理道德,中華文明才會全面復興,復興就要靠有「道」之師,而非學術、技術之師。所以,一旦仍沿用西式大學、小學教育、寫論文方式訓練中國人,絕對不會出現中華文明,這個要清清楚楚明白,中華古文明人不是由西方文明遺產訓練出來的。

十二省共推尊傳統教育法

我的家族,由宋代始,出了三位進士、一位狀元,子孫全部是文人兼農民身份。你未讀好書,藏在民間,如《蒙》卦二爻居田位,你智力德能有長,二、五相交,上升為輔臣,這就是修身而為國之教育。所以古代人普遍知道,書齋老師,會考科舉,一登即成大人,輔助君王治國,即老師、教育者在中華文化的傳統,位置很高,他的擢動性很高,他們是「輔助王教」,所以,《書經》云:「念終始典於學」、《禮記》云:「建國君民,教學為先。」、《易大象》云:「君子以經綸。」無奈,現代教師,地位卑微至極,甚至成為一種商業品,則王教何存?

我以前不明經典,初中時看見班主任之辛勞卑微,心想:若我他日做老師,真人生之至慘、一生之被愚弄。恰巧,我從小便喜文史宗哲,受長輩教育,剛與現代西式的教育內容不齊致相同,但並修之。而至2003年沙士期間,百業蕭條,只有教師尚有出路,我便由編輯改行為教師,踏上艱辛之途。因我初不明人事及「術業」與「課業」之平衡,屢屢招「術業」不足之同事所忌及以「課業」攻擊之,所以常有「屈賈誼於長沙」之感,作事未發全力,因做甚麼都會被讒被貶損。幾年後,寫成《述懷賦》,用隔句雙韻駢體為序,騷體為賦,以抒襟懷。約在2006或07年左右,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找了香港56間Band1中學中文老師共數百人,共同教一內容並錄像,那時同事很畏懼,因為要公開,教不好會失禮被笑,甚至掉了工作。而我最地位卑微,被推出來示範,結果,56間Band1中學的數百老師,選了我作最佳中文教育課堂。

之後,我轉了另一學校任教,是2009或10年,那年香港教育局,與中國內地教育部門合作做交流計劃。中國最多中小學的十二個省,每省選出一個頂尖中文科代表老師,來香港駐校半年,與香港老師共事共教,可謂猛龍過江;而香港則選十二間Band1中學,中選十二位老師,拍製普通話教中文教學課堂,供中國十二省代表老師評選及指導。這個計劃,真的嚇壞人,壓力極大。同樣,當年亦推給我做。我心想,中國大陸的教育,肯定嚴肅、規條性大於香港,香港靈活性大但中文科必遜於大陸,而兩者共通點,就是均為現代西式教學法,我若沿此,必不及而受諸多批評。於是,索性就用最老最土的書齋式教法,在半年內,教一班中一學生,立詩意,畫圖畫、做新詩,再化成文言句,再縮成古詩,中途要高聲誦唐詩、學選好的《文心雕龍》做評自己作品的尺。到最後一天,氣氛森嚴,課室中集合了十二省代表、校長、科主任及三位老師、三位政府教育官員,因為小班才夠坐位。我順暢地表面用西式技巧,實之前全是舊基礎,隨便設一題目,學生也能作到詩出來,且用《文心雕龍》之義瘠辭肥來評那裡好壞,令觀看者大吃一驚。後來,十二省代表選了此課堂是香港最好的教育法,全未見過,深表讚嘆。我心想,其實就是老祖宗的東西了,香港根本無此教育法及理念。他們走後,又變回玩和考試求分數了。後來,香港的幾位教育官員,反批評我評論新文學觀點不正確,不能進入教育局,所以便相睽而散,反正我不喜做官,香港的教育官員受西式教育,胸襟見識,比中國的還要窄、還要執,只有西洋學位。

之後,我亦因事離開教育界,投身宗教,原來人,敬畏信受「道長」的話,不信「老師」的話。可能神道設教,就是文人的退路,想起張良和陶弘景,本身都是儒生,終修道去了。所以現在人們有禮的,都稱我做「梁老師」,不是拜我為師,而是稱我的原來職業。

未來,可能由宗教,又投身回教育,去深山教授國學,真正的國學,全無一點西化。要用毛筆、要學詩詞歌賦、經史子集;從古文觀止到群書治要。學生聽聞至低要背誦到全本論語或孟子,才可入學,不可用手機及不看電視電影,基本上和我一樣,真是非常有清福者,他才可來到此境。希望未來,會有一些古人,重現中國。
Add a comment...

南懷瑾老師講述:【人生最怕着魔,修行更怕着魔】

南師說: 

人生最怕是着魔,實際上,你學了佛法,學了道,把道跟佛法捆起來,你正是着魔了;着了佛魔,着了道魔,着了功夫魔,着了清淨魔。

清淨也是魔啊!所以禪宗祖師有幾句話:「起心動念是天魔」,什麼是天魔?是你的起心動念而已,你自己生的法相。「不起心動念是陰魔」,大家注意啊!很多人都落在這個魔境,光想打起坐來什麼都不知道,以爲什麼都不知道是入定,那個是不起心動念,不起心動念落在五陰境界,是陰魔。「倒起不起是煩惱魔」,有時候好像很清淨,你覺得很清淨嗎?有時候又覺得心裏頭好像有一點遊絲雜念,可是也不要緊,可是也迷迷糊糊,這個就是倒起不起煩惱魔,無明之魔。說什麼走火入魔!魔從哪裏來?魔完全是自心所造,沒有其它的東西。「起心動念是天魔。不起心動念是陰魔。倒起不起是煩惱魔。」如此而已。

佛學把魔境分析得很清楚,禪宗的大師們是用歸納的方法,非常簡單扼要告訴你。實際上,這些心理的狀況,這些境界,都是自生法相。由此更進一步說,我們佛學越學多了,唯識研究到最後,佛經三藏十二部都學了,你越學的多,越被法相的繩子捆得緊,都是着了法相。所以在快要作結論的時候,佛告訴我們,不生法相才是最究竟。——《金剛經說什麼》

「雖行無起,而起一切善行,是菩薩行。」這個話更難翻譯了,怎麼無起呢?起心動念是凡夫法,甚至可以借用禪宗大珠和尚的話,前面已經說過,「起心動念是天魔」。不起心動念好不好呢?你們有人走這個路線,打坐坐到一個念頭不起,「不起心動念是陰魔」。第三句話,「或起不起是煩惱魔」,等於非想非非想境界。除了這三個路線,你看如何不是魔障。換句話來講,我們現在說起心動念是凡夫法;不起心動念是天人境界或聲聞法,偏空的;菩薩道呢?提起即用,放下便休,起與不起,了無掛礙。「雖行無起」,不起心動念而起用,「起一切善行」,諸惡莫作,衆善奉行。

前兩天我考過你們潙山禪師的四句警語,我要你們千萬注意,必須背得,「實際理地,不着一塵;萬行門中,不捨一法」,這就是菩薩道。放下的時候不着一塵,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譬如要上座了,我就要入休息定,放下萬緣,不着一塵。要起而行,要用了,是萬行門中,不捨一法,一點小善都要注意。這個道理懂了,就明白維摩居士說的「雖行無起,而起一切善行,是菩薩行。」
——《維摩詰的花雨滿天》

「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真正學佛不應該著相,也不應該不著相。這真是很難辦,這裏我講兩個故事,雖是笑話,但是其中有真理。

話說孔子絕糧於陳,學生就向老師建議,向對面那個有錢人借一點米來吃吧!孔子心裏很難受,好嘛!你們堅持要這樣,你們去借吧!誰去呀?子路向來是最衝動的人,子路就去了。敲開門,那個人問,你是對面那一批落難的人嗎?你既然是孔子的學生,一定認得中國字,我寫個字給你認,認對了,不要借,送米給你們吃,不認得,就不借,有錢也不賣。他寫了一個真假的「真」字,子路說,這個字你還拿來考我,這是「真」嘛!這個人把門一關說,你認不得,不借。子路吃了閉門羹,回去告訴老師,孔子說:我們到這一步,飯都吃不上的時候,你還認「真」個什麼!不應該認「真」了。這一句話講完,子貢說:老師呀!我去借。子貢當然比子路高明得多,又去敲門,老頭子出來又是寫這個「真」字。子貢想到剛才子路爲了認真吃癟了,他就說這個是「假」字,老頭子更生氣,「碰!」把門一關。子貢跑回來跟孔子一報告,孔子說:唉呀!有時候還是要認「真」的啊!所以這個人很難做,認真不認真之間,很難拿準火候;所以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就是這個道理,就是講做人行爲。

第二個是禪宗裏頭的故事,有兩個禪師是師兄弟,都是開悟了的人,一起行腳。從前的出家人肩上揹着一根木棍子,上面一個鐵打的方方的,叫做鏟子。和尚們背著這個方便鏟上路,第一準備隨時生產,帶一塊洋芋,有泥巴的地方,把洋芋切四塊埋下去,不久洋芋長出來,可以吃飯,不要化緣了。第二個用處是,路上看到死東西就把他埋掉。這兩師兄弟路上忽然看到一個死人,一個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挖土把他埋掉;一個卻揚長而去,看都不看。

有人去問他們的師父:你兩個徒弟都開悟了的,我在路上看到他們,兩個人表現是兩樣,究竟哪個對呢?師父說:埋他的是慈悲,不埋的是解脫。因爲人死了最後都是變泥巴的,擺在上面變泥巴,擺在下面變泥巴,都是一樣,所以說,埋的是慈悲,不埋的是解脫。

我們通過這兩個故事的道理,瞭解金剛經告訴我們的一句話,「應無所住」,「不應取法」。不應該抓住一個佛法去修,落在某一點上,就先著了相,就錯了。你說,我什麼都不抓,所以我是真正學佛法,你更錯了,有時候也要認真!所以,「不應取非法」。——《金剛經說什麼》
Add a comment...

南懷瑾:史上幾個皇帝的經典因果實例

  很多人以為因果報應是佛家的話,其實中國文化從我們老祖宗開始,第一就是講因果報應。早晨吃飯我們還談到,每一個朝代怎麼開始便怎麼結束!清朝孤兒寡婦帶四萬人入關,統治了四萬萬人的中國,最後結束的時候,也是孤兒寡婦挾一個小包袱回去了。

  朱元璋是當和尚的,結果當了皇帝,最後明朝結束了,連個女兒也出家當尼姑。當他去世以後,孫子也被逼著去當了和尚,可見他是欠了和尚的,子孫還要當和尚尼姑去還。天地間的事,怎麼來就怎麼去。這是歷史上的一個定律。

  趙匡胤這個皇帝嘛,不算壞,很純厚,冥冥中也給他留了一個後代。傳說元朝最後一個皇帝,不是蒙古人,而是趙匡胤的子孫,這也是因果報應。元朝的末代皇帝反而是中國人,它的出處在哪里?有一本書叫《庚申外史》,記載了元朝的本身就是漢人,而且是趙家的後代。

  所以明朝的大元帥徐達把蒙古人趕出北京 後,便不再向前打了。當時朱元璋很生氣,他那副元帥是搞情報的,秘密向朱元璋報告說徐達擁兵不進,朱元璋就調徐達回京,軍事會審。徐達心里有數,便帶著自 己的衛隊,從天津坐船到南京,船停在江心里,請皇帝上船上來談話。朱元璋沒有辦法,只好上船來。

  徐達擺的陣仗非常威嚴,皇帝上了船,徐 達行過軍禮,請皇帝上座。皇帝說:你為什麼不到南京來?徐達說:我如進了南京,腦袋就要搬家了,所以我請你到船上來,咱們談清楚。你現在對我還不放心,怕 我造反,其實我要想做皇帝早就可以做了。那個時候不做,現在也不會做,你安心當你的皇帝吧!

  當然他們是好朋友,也是換帖兄弟,這就 是徐達大將軍的高明處。如果徐達一進南京上朝求見,一個衛士也不能帶,武器也沒有,那一進朝不就完了嗎!請皇帝上船,皇帝想怎麼也奈何不了他,不然便“伏 尸二人,流血五步”,連皇帝也完蛋了。所以朱元璋說:你怎麼會這樣想,我決無此意。這樣一說,兩個人什麼事情都沒有了。

  于是朱元璋問徐達:你既然把蒙古人趕出北京,為什麼不向蒙古進兵呢?徐達說:他們好歹也統治中國七八十年,他們也是漢人,你知道的,何必要趕盡殺絕呢?讓他一個漢人在蒙古當當皇帝也不錯嘛!

  朱元璋說:對,就這麼辦,趕快回去。當初趙匡胤不太欺侮周家孤兒寡婦,所以也就保全了他的後代。這是歷史的因果,尤其是中國的歷史,幾乎都是因果,誰也無法改變。

  但是中國文化講因果是三世的,這一代,上一代,後一代,是直線的。印度文化講因果是橫線的,是講個人的,前一生,這一生,下一生。所以印度的文化進來之後,就和中國的文化結合,構成了中國文化的十字架,成了中國因果報應的學說基礎。

  孔子在這里提出來噬嗑卦這一爻來解說,這是孔子的名言,是中國文化的中心,非常重要,大家一定要記得。孔子說:

  “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為無益而弗為也,以小惡為無傷而弗去也。故惡積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滅耳,凶”。

  這幾句話大家千萬要背得來。我們看《三國演義》,後來劉備在白帝城托孤給諸葛亮的故事,那不是小說,是事實,正史、小說都有記載。劉備告訴自己的兒子阿斗劉禪說:“莫以善小而不為。”不要以為善小而不肯做,小的善事也要做。

  有的人以為這是小善,我何必幹呢?沒有什麼意思。不知道小善也是善。他又說:“莫以惡小而為之。”不要以為一件小事情,馬馬虎虎可以原諒。你要知道,積小惡就成大惡,到那個時候可怕了。劉備快死了,為什麼對兒子講這兩句話呢?

  要知道劉備書也讀得不錯啊!他也是盧植的學生。與他同時的荊州劉表,還是《易經》大家,有著作傳世。三國時代的這些人,都讀過書,都很了不起。曹操的詩文更好。不要認為他們都是只會打仗的老粗啊!劉備告訴他兒子這句話的精神,就是從《系傳》這里來的。

  我們中國人罵人時,說這個人很壞,快要完了,就說他“惡貫滿盈”。貫就是跟銅錢一樣地串起來,滿盈就是像電腦資料庫裝滿了,裝不下了。到了這時候就開始報應了。

  所以我們中國老百姓的俗話說:“善有善 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不過中國也有人懷疑這善惡報應的問題,司馬遷就說過,中國人講報應是真的嗎?他在《史記‧伯夷列傳》里就講到,我看 社會上成功的都是壞蛋,好人都沒有好報,天道說福善禍淫,是真的嗎?司馬遷講這話,當然是很憤慨的。

  其實這個中間也有個道理。中國又有句話說:“天將厚其福而報之。”

  譬如一個壞人,他壞事做得很多,不但沒有遭到報應,反而更春風得意。因為他更得意,他便更造孽,更作惡,做壞事的本錢更雄厚,力量也更大,使他快一點把壞事做滿,做絕,好接受報應。也就是西洋人說的“上帝要他滅亡,必先使他瘋狂”的道理是一樣的。

  有時候你感覺用心機很得意,那就太可怕了,上帝必厚其福而報之。你的福氣好,上帝還要再加一點給你,因為加一點以後,你就快一點把福報消耗完了,好快一點接受報應。

  孔子作《春秋》,《春秋》的大義在什麼地方?就是說明一部歷史的因果。春秋兩百七十年,殺了幾十個國君,亡國幾十個。孔子在坤卦《文言》中也講過“臣弒其君,子弒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來者漸矣,由辨之不早辨也”。

  部下殺長官,兒子殺父親,這都不是一朝一夕造成的。等于我們看到台灣社會上的問題,很感嘆,這個社會這麼糜爛,這麼奢侈,也是“非一朝一夕之故”所形成的。我看到大家這幾十年來過分的享受,心中也非常感慨。初到台灣來的時候,大家都穿木拖板。

  我們由基隆上岸一看,啊!台灣的女孩子 真漂亮,就是滿口金牙、兩條爛腿不敢領教。因為不用蚊帳,女孩子的腿被蚊子咬了!這麼漂亮的腿,變得一個疤一個疤的,真叫人可惜。可是這二十年來了一個突 變,大家都忘了過去二十年的痛苦,太過分了,真怕“天將厚其福而報之”。靜觀越想越覺得可怕,在座的諸位要注意呀!

  所以佛家常常教人要惜福,珍惜自己的福 氣,不要享受得太過分了。這也就是孔子說的:“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成名就是成功,一個人想成功要做好事,但不是說做了一件好事你就可以成功了。你今天跟 人家打架報紙登出來,你成名了,這個名靠不住啊!善要慢慢地累積起來,才有真正的幸福。做壞事也一樣,壞要累積起來,不累積還不至于滅身,上天還不會馬上 報應你。所以說,“惡不積不足以滅身”。

  這個原理一般人不清楚,有些人以小善沒有多大意義而不為。路上見到一塊石頭,應該馬上撿起來放在路邊,以免後來的人碰到了跌倒,這是我們小時候的教育。現在我們經常看到馬路上的香蕉皮,尤其基隆、高雄在過去幾年,那真是司空見慣。

  如果把石頭、香蕉皮撿起來,避免人家跌交,就是勿以小善而不為,積小善可以為大善。所以不要“以小惡為無傷而弗去”,小毛病就要改,不能不改,不改累積起來就成大惡大患,就要吃大虧。

  “故惡積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自己不要以為有點小毛病沒有關系,累積起來就是大毛病。“故惡積而不可掩”,掩飾不了,到了罪大惡極的時候,永遠也無法解決了。
Add a comment...

《皇極經世》値年卦──可用到未來,但須高賢解析之 梁公隼 2018
Sun Leung FEBRUARY 23, 2018

【不信勿看】請勿抄作商業用途

宋代邵康節(1011-1077)的《皇極經世》,乃易學象數的最高度,後人無法超越。在古代只一位布衣(未任官的人)能在孔廟配祀,就是邵子,連左右承相及遐邇文人也去草廬向他習《易》,為曠古未有。他無一位學生能全通其道,連二程也學不通(因未全信),到朱子才大力加崇。《皇極經世》只是邵康節的五份之三學問成果。他一生苦寒耕讀,全無幫人算命看風水賺錢,而是默默學及推演古聖人的智慧。

《皇極經世》能將天時、經學、史學、音韻、算術、萬物,都納入易之爻象變化中, 用易爻構築起一個囊括宇宙、終始古今、天時與人事互相對應貞驗的法則,俾人知安份守己,窮理盡性,而達於聖人。即是將《易》理推到更生活化、更天人相應,令人知曉怎看待人生、怎做人、怎處理未來。《皇極經世》就是《易》象、數、理、占的高度統合。近人能做的,就是開發《易》中人倫道德之理,然後透過組合爻象,推斷(占)未來的事故和處理態度(用)。

宋代《皇極經世》不同明代術士的《皇極鐵版神數》,後者如職業辭書,是後人依據《皇極經世》理論發展出之占命術;前者是賢人寶典,連編《四庫全書》的人也看不通《皇極經世》,將它歸入術數類。邵康節絕對不是術士,而是方士,或隱世名士。

邵康節把世界由生至滅稱一「元」。按一年十二月,一月三十日,一日十二時,一時辰三十分之天律不變之數來計算天運歷史時間。一元十二會,一會三十運,一運十二世,一世三十年;故一元之數為十二萬九千六百年。
一元只是宇宙中之一點塵埃。

世界的時間就是無始無終,如64卦周而復始,不斷循環,自然中一切事物都有定律,從無生有,由有歸無。

他將《易》中六十四卦,沿漢易,抽去乾、坤、坎、離四正卦剛好60卦,代表一個花甲,即60年。每60年由一個卦統率。一個卦有六爻。再看下表:

1元=12會=129,600年=60卦 (抽去 乾、坤、坎、離四卦立四方)
1會=10,800年= 60/12 =5卦
1卦=10,800/5=2160年
1卦=6爻
1爻=2160/6=360年 (大運)
1大運 =1爻變= 360年
1中運 =6爻變= 60年
1小運 =6爻變= 10年

宇宙、人事發展變化的週期,是360、2160、129600……如此類推。由軒轅黃帝一統天下至秦始皇廢王道,剛一爻變2160年;由秦一統天下2160年後,又另一爻變,為清末、民國,天下大亂,廢文言、革古文化。而中國幾千年有信史以來,只能紀錄到兩爻而已,則時間何其悠長!人生,堪如莊子云大海浮漚,非常短暫。

一元有十二會,以乾、坤、坎、離四正卦統攝之。

離卦統攝子、丑、寅三會;
乾卦統攝卯、辰、巳三會;
坎卦統攝午、未、申三會;
坤卦統攝酉、戌、亥三會。

十二會,配十二支:
子:復、頤、屯、益、震(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丑:噬嗑、隨、無妄、明夷、賁(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寅:既濟、家人、豐、革、同人(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卯:臨、損、節、中孚、歸妹(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辰:睽、兌、履、泰、大畜(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巳:需、小畜、大壯、大有、夬(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午:姤、大過、鼎、恆、巽(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未:井、蠱、升、訟、困(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申:未濟、解、渙、蒙、師(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酉:遯、咸、旅、小過、漸(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戌:蹇、艮、謙、否、萃(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亥:晉、豫、觀、比、剝(共10800年,每1卦2160年)

現在2018年,是午會。

午會:大過卦
大運:姤卦360年 (西元1744年-西元2103年)
中運:鼎卦 60年 (西元1984年-西元2043年)
小運:蠱卦 10年 (西元2014年-西元2023年)
年運:屯卦2014年、益卦2015年、震2016年、噬嗑2017年、隨2018年……

鼎運,主公元1984-2043年,共60年,鼎卦就是1984年的值年卦。在六十四卦方圓圖上,按順時針方向看,鼎卦後是恆、巽、井、蠱、升、訟……以至到大過卦。即1985年的值年卦就是恆,1986年是巽、1987年是井,1988年是蠱。如此類推,列如下:

1984鼎1985恆1986巽1987井1988蠱1989升1990訟1991困1992未濟1993解 1994渙1995蒙1996師1997遁1998咸1999旅2000小過2001漸2002蹇2003艮 2004謙2005否2006萃2007晉2008豫2009觀2010比2011剝2012复2013頤 2014屯2015益2016震2017噬嗑2018隨

前云邵康節的皇極數用以預期國運,俾人知有天命、有因果,不能不安份守己。如2014年值年卦為〈屯〉。

《易經‧屯》卦辭,由「磐桓」至「乘馬班如,泣血漣如」,表述甚麼呢? 要用高智慧思考:人在路行,「磐桓」;馬在路上大叫、舉首搖鬃,即馬路塞了,行車不通;馬路有血泣,即有人在道路搞事或哭訴。氣不在(北)京師即南(邵云:亂自南來)。那年,就是香港「佔領中環」!人群連夜睡在馬路,交通大塞。此乃天數。

又如1982年,值年卦為〈鼎〉辭有「鼎顛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鼎顛趾」就是搬巨鼎時鼎足壓到人腳板,把鼎內不好之物「否」倒出了。(鼎喻國政)「妾」是窮的,得「子」後富了起來。剛1982年,鐵娘子戴卓爾夫人訪華,在人民大會堂前失足跌倒,之後中英激烈談判,中國收回香港。母得子,剛香港回歸前後,各富商投資深圳特區,是為「中國富起來」之始。(切記:1982年仍要用糧票布票,現今人已不知道了。)

今年2018。值年卦是 〈隨〉。

梁釋:推邵之皇極數云今年為隨卦。上兑下震,孔子大象云「嚮晦入宴息」即,如黃昏太陽入山澤中,會很冷。人都歸家不工作了,因沒有光明。 〈隨〉之上卦「兑」,孔子十翼注乾為冰,而崩一爻為兑,兑即是雪和霰了。今年必多霰雪寒冷天氣。另下震為東方。華東、華西,與西方歐美,都會很寒冷。另隨卦有大賢退隱、小人得道之勢。小人「以喜隨人必蠱」,即仰人鼻息、貪圖逸樂。〈隨〉卦之德,是教人自然無為、清淨寡慾、返樸歸真,故君子勿貪圖逸樂、勿多為搞作、勿嗔怒動氣。《雜卦》說「隨無故也,蠱則飭也」,〈蠱〉卦怎來?任何書也無載,實由〈隨〉卦逆行,上爻動為無妄;五爻動為噬嗑;四爻動為頤;三爻動為賁;二爻動為大畜;初爻動為蠱。蠱卦由泰卦變成,隨是泰步向蠱的過程。理之序是:太平日子,因隨順任意,成天災人眚,至刑獄大興,成是非口實,到假裝虛偽,兼畜藏蘊釀,便大事成弊。《易經》之爻象,實蘊藏深刻教人諸惡莫作的智慧,與一切宗教通。今金氣兌封鎖木氣震,有西方國聯手欲更刻薄中原之勢,於經濟與言辭,故有智者明之,更要深明〈隨〉卦之德,要隨順自然,如日落休息而不貪勞作收成,反得入夜之養;於損我者如冰雪,切勿還擊而作預防;人要寡慾歸真,居安思危,勿於順境中貪圖逸樂,以招他日之傷。言止於此。

(近代學人云 伏羲氏是仰韶文化之人,約五至七千年前,但仙真 呂祖,云 伏羲氏至黃帝之孫 顓頊,共歷一萬年,黃帝距今約五千年,即 伏羲氏至少為一萬四千多年前的聖人。伏羲氏為處女感天之氣所生,中國之聖人,古人口耳相傳,因誠而信。而至 神農氏教人種五穀,則對應植物學與考古學云世界人類曉種麥稻穀物始自一萬年前。而伏羲為神農之先,理序吻合。中國文化,實不止五千年。) 附:音韻,也可化成卦象。例如:香港大學中文系主任,九字為平上去入平平去上去,化成數‧即:123411323,卦即上兌,下兌,合即《兌》卦。大象云:「朋友講習」,兌為口,為交流,甚合大學系主任之職。然《兌》卦為西方,氣屬金,金剋木;中文卻為火為木為文化文明,金焉能生火?故香港大學中文系主任,命數永遠是用西式思維,永不通真正中文,因不信中土之聖言,如許地山等,只會中文研究及讀書,腦髓與理論是西式,此曰天命。然加上年卦及年支,便有不同人與運而生少許變化,如大因中有小緣,此曰變。故人一出聲,已全露出心中及未來之底蘊,故已看得很通很穿人事,不如反躬修省,真心待人,而隨順自然。虛假之人,及只要仍在五行仍有心念之物,無法逃出天地之數!

邵子為一千年前之人,卻能以三千年前之文王易辭,演釋一萬四千年前之伏羲爻象,且序起軒轅,中達趙宋,下極未來,數易時遷,無有窮盡,非曠代奇才而何?其身雖滅,其神未央,堪如象繼,而易深難析,知音幾稀,千載無一二矣。

【版權所有,勿作術數娛樂用】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