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Joyce Reich
20 followers
20 followers
About
Posts

编译了个路由版,增加了auth_chain_a协议,LEDE 17.01.2 ar71xx,有用这个协议的可否帮我测试一下,https://www.dropbox.com/sh/bx0wcyd0sczc366/AADNACBixcpU9-SX4ef530hfa?dl=0,其中GFW版本有问题

在 Linux Mint 64bit 编译 SSR OpenWRT 新版出错了(2.4.8版无错),能指点一下不,感谢!

find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build_dir/target-mips_34kc_uClibc-0.9.33.2/shadowsocksR-libev/openssl/shadowsocksR-libev-2.5.6/ipkg-ar71xx/shadowsocksR-libev -name 'CVS' -o -name '.svn' -o -name '.#*' -o -name '*~'| xargs -r rm -rf
Package shadowsocksR-libev is missing dependencies for the following libraries:
libpcre.so.1
Makefile:113: recipe for target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bin/ar71xx/packages/base/shadowsocksR-libev_2.5.6-1_ar71xx.ipk' failed
make[3]: *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bin/ar71xx/packages/base/shadowsocksR-libev_2.5.6-1_ar71xx.ipk] Error 1
make[3]: Leaving directory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package/shadowsocks-libev'
package/Makefile:191: recipe for target 'package/shadowsocks-libev/compile' failed
make[2]: * [package/shadowsocks-libev/compile] Error 2
make[2]: Leaving directory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
package/Makefile:188: recipe for target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staging_dir/target-mips_34kc_uClibc-0.9.33.2/stamp/.package_compile' failed
make[1]: *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staging_dir/target-mips_34kc_uClibc-0.9.33.2/stamp/.package_compile] Error 2
make[1]: Leaving directory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
/home/xuefliang/Downloads/OpenWrt-SDK-15.05.1-ar71xx-generic_gcc-4.8-linaro_uClibc-0.9.33.2.Linux-x86_64/include/toplevel.mk:174: recipe for target 'world' failed
make: * [world] Error 2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历史是怎样发生失真的?
——兼考平型关林彪的战果报告

平型关大捷的研究中,有注重宣传材料,口述记录而忽视第一手文献档案的倾向。以致长期以来虚构的故事,有政治倾向的宣传,夸功自赏的回顾谈,时隔半世纪以上的调查采访等横行于世。其特征都是没有文献记录的根据。比起日军,中国方面的档案记录要少得多,这是一个事实,但也不是没有,可惜的是仅有的贵重的档案资料并没有被认真研究,利用过。

有关八路军平型关大捷的档案资料中最有价值的资料可以说是以下所示1938年9月30日,林彪,聂荣臻至“毛朱彭”的电报[1]。内容如下:

毛朱彭

此战斗缴获如下:

甲、廿五日汽车76 摩托车3 廿九日获汽车三辆共82辆
乙、七生(70MM)的山炮弹2788发七生五(75MM)的炮弹52発、引火492 小型野砲一門
丙、步枪弹3595发、机枪弹6700発、内有400発不通用
丁、步枪172支短枪13支轻机枪共4挺
戊、洋马15头骡驴3匹
已、防毒面具共百余付
庚、我三个团吃两天的给养及其他行李文件物品颇多
辛、工作器具十八个

即送胜利品炮及弹共百余牲口准备运衣服之牲口运送石咀请派人接受[2]。

一、此资料价值贵重之理由

1. 视为最早的最完全的战果统计。出于战斗后一周之内,又为原始记录,所以史料的真实度最高。

2. 不像同资料群中发送给报社,电台的宣传资料(如下[3]),而是内部汇报,也就是说林彪,聂荣臻对此要向上司的毛,朱,彭负责。

对比一下同时发至“各台”的电报,此应是对外宣传资料,称“与敌万人作战”,称敌“尸横山野”,又称“缴获甚多唐克,枪炮”等,与前者相比,温度决然不同。一为开场演戏,一为内部汇报。

3. 其中的列举战利品有运回并接受上级清点的义务。对此,林彪派出百余牲口,准备将其运到石咀。从汇报并需要接受清点的面来看,此报告的数字内容不应有误,否则不可能通过清点。

这样一个贵重的原始资料,白纸黑字,证据确凿,亦没有被隐藏,销毁,可是有谁利用它证实过平型关大捷的战果?

二、缴获内容分析

1. 车辆数为卡车76辆,摩托车3辆,另外包括9月29日的新战利品3辆。

此应都是被击毁,烧毁的车辆数字,所以不存在回送再使用的义务,也就是说是“废品”数申报,当然有点假的余地,但笔者认为此数字基本上是正确的。和日方档案记录资料(40—60辆)也比较接近[4]。至少不像前引宣传电信中“与敌万人作战”“缴获甚多唐克”那样夸张。并且还可以知道,115师在9月29日,也有过对敌袭击,伏击的战斗行为。

2. 七生(70mm)炮弹指的是92步兵炮(又称大队炮)的炮弹。2788发不会是正确数字,可能是记录错误。

因为92步兵炮榴弹自重一发4公斤,加信管,底药等5发装一箱重30公斤[5]。2788发等于近560箱,重量17吨,须要十几辆卡车(1.5吨)才能运输。战斗中若需要这样的大量军火,出动的应是专门运弹药的第五师团辎重联队。岂能用百余牲口运完?可是被截击的卡车部队并没有从后方(灵丘县)向前方(平型关口)运输的记录(日军战斗详报记录为从前方返回后方接兵员)[6]。而从灵丘方向奔往前方的只是一个100人,70匹马,42辆辎重车(载重量220公斤)的行李队[7]。此队即使都装炮弹也运不了这个数的一半。何况是一个混装的大行李队(弹药称为小行李)。

再有,平型关前线的三个步兵大队,总共只有六门此类型火炮(每大队两门,称炮小队),一小队两门炮的总弹药数,加上弹药分队担任的后续运输量也不过最大为144发(一小队两门炮的战斗装备最大容量)[8]。所以一次战斗的量6门炮为最大规定为432发,跟本不需要这么多步兵炮弹。所以此数字错在哪,还要进一步研究。而其他七生五(75mm)炮弹52发,倒是一个混装行李队可捎运的数字。此时前线的炮兵,应该有连队炮(41式山炮)4门,师团炮兵的38式野炮12门以上。最需要的应是“七生五(75MM)”的炮弹。

另外再出示一个参考数值,即第10师团濑谷支队的“台儿庄攻略部队”八千人马(以步兵第63连队为基干),在台儿庄激战半月,其92式步兵炮的耗弹总记录是2685发[9]。还包括最后自行销毁的一部分。

3. 步枪弹10295发的数字是可信的。21连队在9月19—30日的统计中,曾有“损失”重机枪弹7100发的记录(自称是在山地运输中,遇到困难埋没处分的)[10]。

4. 缴获枪支185 轻机枪4挺的记录也比较可信,和日军自己的记录十分接近(21连队在9月19——30日的统计中全部损失为119支(包括轻机枪6挺)[11]。日军对枪支,弹药的管理非常严格,死伤者的要带回,遇难时要销毁。所以在日军一般的战斗记录中很难见到“损失”枪支的记录。除非“全灭”。所以记载的119支抢的损失记录,至少大半应出在行李队全队覆灭的小寨村附近战场。小部分应是老爷庙附近战场(主战场)的汽车中队败退时的遗留品。汽车队虽死伤91人,但并没有被歼灭[12],所以死伤者的武器大部分应该被带走。只是此189条枪大部分已被破坏。不一定能派用场。

5. “我三个团吃两天的给养”也基本符合事实。因为和日军的记录类似。粮秣(干面包)为大行李的主要内容[13]。不知为何之后又误传为“我三个团每人一件的军大衣!?”

6. 准备100余匹牲口运输之语中,也可看出缴获物资的总量。100匹牲口的驼装重量最大不会超过10吨(100kg×100)。而三个团(5000人)两天给养约为5吨,再加上大衣,枪械,何从去运输20吨的枪支弹药?

从这张八路军发布的平型关大捷凯旋照片(处所同前一资料)中,我们也可看到有戴钢盔,持膏药旗的,有戴防毒面具的,最多的还是扛粮食袋的,但看不到炮弹枪支,也看不到大衣。若要显示的话,为何不照那20吨武器弹药?

不管怎样,笔者认为此文件是一个迄今国内档案中可见到的最重要资料。80辆车,100多条步枪的记载,不仅接近于日军的记录资料,而且更能证明八路军的副总司令,第115师师长林彪的上司彭德怀将军(1898—1974)的正直无辜。彭曾在1942年12月18日《关于华北根据地工作的报告》中称道:“…平型关是一次完全的伏击战,是敌人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但是但是结果我们没有能俘获一个活日本兵,只缴到不上一百条的完整步枪[14]”。这位性情耿直从不说谎的将军之言,可以说和以上资料的实证结果最为接近。

从此档案文件中我们可看到,历史在未经人手加工之际,同一事实即使是敌我关系,不同国度,也是比较接近的。因为都是以事实为记录证据。可是历史一旦为宣传口利用于政治文章,就会出现走形,变相。步枪从一百余条阔水为1000,机枪从4挺变为20的理由,想必是为了和之后吹出的“歼敌1000”的数字对称。此种操作事前容易,可是之后宣传任务不需要时,即使想纠正也不可能了。只得将错就错,一错到底。否则怎能对得起已经对此深信不疑的4万万父老兄弟!不但会贬低党的威信,更会伤大众国民之感情!可谓骑虎难下矣。

【注释】

[1]《浴血奋战——档案里的中国抗战》第三集:平型关战斗。2014年8月18日,国家档案馆发布。

[2]“毛朱彭・此次戦闘缴獲如下”前掲《浴血奋战——档案里的中国抗战》第三集:平型关战斗。

[3]同前。

[4]40辆说来自‘岡部直三郎大将の日記’芙蓉書房,1982年,90頁。另外《滨田连队史》和児島襄《平型关》中虽然也有记录,但不可轻信,因为它不是记录史料,而是事后的回忆,或报告文学。而児島襄《平型关》中的75辆说,依据很可能就是来自本文出示的八路军的记录(児島襄‘日中戦争’Ⅲ,文藝春秋社,1984年,125頁)。

[5]佐山二郎‘日本陸軍の火砲歩兵砲対戦車砲他’光人社NF文庫、2011年。

[6]沢田久一編‘宇都宮輜重史’1973年,164—5頁。

[7]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郷土部隊秘史’島根新聞社,1962年,129頁。

[8]前载佐山二郎‘日本陸軍の火砲歩兵砲対戦車砲他’。

[9]歩兵第63連隊台児庄攻略戦闘詳報Ref.C11111253800、1110.

[10]“歩兵第二十一聯隊損耗表”“淶源大梁平型関口附近の戦闘自9月22日至9月29日”Ref.C11111184000.№0076。

[11]同前资料。

[12]前出‘宇都宮輜重史’1973年,164—5頁。

[13]前载大賀春一“徒手敵と渡り合う”。大賀春一因为是拉马的辎重特务兵,所以并不参战,只是向崖头上的步兵,投掷干面包,为其加油。

[14]中共中央华中局宣传部《真理》第十四期,1943年8月20日,6页。

http://www.botanwang.com/node/39627
来源: 共识网
作者: 姜克实
#平型关 #宣传 #抗战 #史海漫步
PhotoPhotoPhoto
2015-07-13
3 Photos - View albu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你凭什么嘲笑美国大选*(转)

*1945年,在波茨坦会议期间,斯大林得意洋洋地嘲笑时年在国内大选中败选的丘吉尔:“你领导人民打赢了战争,人民却用手中的选票罢免了你!”丘吉尔回应道:“我领导人民打仗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民有权罢免我*!
*美国军方在伊拉克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某台记者盛气凌人地问军方发言人:“你说你们的到来是为了解放伊拉克人民,那么你怎么解释场外大批的示威者?”发言人用谦卑的态度微笑着回答道:“别忘了,那正是我们用浴血奋战为他们争取到的权利!
美国的社会学家帕特.莫尼汉:“如果你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看到那里的报纸上刊登的全是好消息,我敢打赌,这个国家的好人一定全都关在监狱里!”
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夸口说过民主制度是最完美的,相反,他们总是异口同声地承认民主制度还存在这样那样的不足。只有北朝鲜这样的国家才会声称自己掌握了宇宙真理,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国家,幸福指数排名世界第二。不过,在全世界95%的国家都实现了全民选举的今天,在专制国家,许多正常的字词却都变成了敏感词,这就是区别啊*!

*那么,希拉里与特朗普的“丑闻”真的昭示着美国社会已经腐朽没落了吗?希拉里与特朗普之间的辩论真的令美国社会走向撕裂了吗*?

*一、你要明白,如果将美国总统候选人的那点陈谷子烂芝麻的“丑闻”拿到神州来,与那些动辄贪污数百万数千万数亿、包养情妇、二奶、小蜜、女大学生的官员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然而美国人就是那么较真,他们就是愿意将美国未来领导人的一切瑕疵都展现在世人面前,供美国人辨别判断*。

*二、敢于将总统候选人的各种陈年糗事曝光出来接受全民检阅,不正是一个社会走向自由、文明、开放、包容、成熟的象征吗?你说是像北朝鲜那样对金三噤若寒蝉好呢,还是像美国那样有资格对自己的领导人评头论足更好?或许在美国人眼里,总统只是一份很普通的职业,绝不是揽权谋利、任性治国、说不得摸不得的“老虎屁股”*。

三、希拉里70岁了,特朗普68岁了,两人都差不多活完一辈子了,年轻时爆了几句粗口,或者工作和生活中出了一些差错,是不是很正常?你看谁不顺眼还可以用手中的选票将他直接选下去,又有什么不满足呢?难道都像专制国家的官员那样——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而且你根本就没得选——这样你就满意了吗?

四、中国人天天骂美国,美国人也天天骂美国政府,骂着骂着,美国居然被骂成了全世界最高效、清廉、节能、法治的政府之一,成了全世界都争相移民的对象。中国人从来不允许任何外国媒体批评中国,更不允许自己的媒体宣传一丁点负能量,净网的结果如何?

五、美国历史上的最佳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在竞选之初,不仅被美国的媒体骂得狗血喷头,还遭到美国的主流精英们的集体鄙视于唾弃,美国的报刊漫画甚至将罗斯福夫人画成粗鄙不堪的”大龅牙“形象,不断攻击罗斯福将情妇直接带进白宫的丑闻......结果怎样?美国因此而倒闭散架了吗?如果罗斯福上台之后将主要精力都用在打击对手、防范不和谐声音的出现上,那么他还有更多精力带领美国人民走出经济大萧条,引领世界人民取得反法西斯的辉煌胜利,让美国成为世界公认的领袖吗?

六、美国总统候选人用一场接一场的电视辩论,向美国人民展示着未来领导人各自的施政纲领,以及对待人权、枪支、种族歧视、贫富分化、暴恐袭击的态度——这是一种何等光明磊落的胸怀与开明开放的胸襟啊?难道真的是关起门投赞成票、不让民众有任何知情权、一切都在暗箱操作更好?美国社会有没有被撕裂,不看过程看疗效嘛!——几百万的中国精英移民美国,却没有一个移民北朝鲜,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谁优谁劣不是一目了然吗?有分歧、有争论很正常。隐瞒分歧与争论,难免就会混成大清的第二个裱糊匠—李鸿章!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我很小的時候就發現大人們很恨日本人. 我問為什麼? "因為日本人侵略我們中國. 要殺光, 搶光, 燒光中國." 那為什麼日本人要來侵略我們中國?"因為中國的國力弱." 那為什麼我們中國的國力弱? 中國不是很大嗎? 為什麼日本那麼小, 人那麼少, 居然有能力侵略中國? 大人們不答我了.

一開始我認為中國的問題是國家被列強欺負了幾百年, 長期積弱. 只要中國人上下一心, 努力建設, 終會發展起來, 重振我中華民族的復興.

但看到同時期的其他國家的發展, 我以為中國人無法建設的原因是人才太少. 特別是日本人在被核彈夷為平地的廣島建立的第一座建築物是一間小學, 我認為中國的問題是教育. 只要中國人能把孩子教好, 終會發展起來, 重振我中華民族的復興. 我能做的就是自己把書讀好, 將來也能為國家出一份力.

看過我過往的帖的人請不要疑惑, 那個時候的我的確是一個大中華膠. 即使生長在殖民地, 但我的長輩們, 老師們, 不斷告訴我: 我是一個中華人, 是炎黃子孫, 是龍的傳人, 我們的祖先在人類歷史上有多麼輝煌的成就.

這時候我上中學了. 開始在教科書學中國歷史, 早期, 中期, 晚期, 分三年學. 中一沒什麼好說的. 中二開始有外族入侵, 中三估計大家都猜得到, 是清朝, 日本侵華, 國共內戰,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 然後土改, 大踴進, 文化大革命, 到改革開放開始, 課程在1976年結束.

這時候真的要感謝中二時看的指定讀物<<Animal Farm>> (動物農莊), 令我發現書中的豬就是中國共產黨. 我開始發現中國的問題不是人才的問題, 而是政府的問題.  不是中國沒人才, 而是人才都被殺光了. 我開始質疑中華人民共和國, 開始找中華民國打敗仗的原因.

為什麼蔣介石有飛機大炮, 還會打敗給毛澤東? "因為國民黨政府貪污腐敗, 民不聊生, 失去了人民的支持."身邊的大人如此說. "因為共產黨得到農民的支持, 以農村包圍城市, 加上蔣介石.........."歷史老師說. 歷史老師的答案太複雜, 身邊大人的答案太簡單. 我滿是疑問.

中六時, 看了中共拍的<<大決戰>>, 開始明白為什麼中共會贏. <<大決戰>>有一幕是圍長春, 電影中輕輕帶過,但我找資料, 發現是餓死了600,000 老百姓. 在那一刻, 我突然沒那麼恨日本人了. 日本人侵略中國殺人, 中國人過去也侵略其他國家, 也殺人呀. 但自己人殺自己人? 我開始不認為中國人有什麼了不起了.

我中六時的選科其中一科是生物, 學到我人生其中一個重要概念. 原來全世界的人都是同一個"種"的. 人和人之間的血源是一樣的. 中國人流的血和日本人流的血是一樣的. 這時候又看了明治維新的成功, 對比中國百日維新的失敗. 聴了 John Lennon - Imagine HD
看了無國界醫生的宗旨, 我拋開了"中國人"這個包袱.

在大學, 學的是社會科學, 主修經濟, 副修社會學(Sociology). 讓我能更深層地思考中國的問題. 相信現在有很多人會明白, 中國的問題, 是政治體制問題. 這點相信連五毛都不能否認了. 他們現在已經只能說民主不一定好, 看看菲律賓, 利比亞. 獨裁不一定壞, 看看新加坡. 可以不愛共產黨 (留意: 這在以前是死罪), 但不可以不愛國.

到底是有什麼樣的體制, 才會有什麼樣的人民? 還是有什麼樣的人民, 才會有什麼樣的體制? 我以前一直認為是前者. 看看南北韓, 看看東西德. 體制好的國家, 人民就文明. 直至1989年, 栢林圍牆倒下, 1991年蘇聯瓦解. 我發現沒有爭取自由的人民, 才是中國的最大問題.

這不是人才問題, 不是政府問題, 不是體制問題, 而是文化問題. 一個人不管讀多少書, 有多能幹, 只要思想是個奴才, 就一定是個奴隸. 我突然體會了魯迅棄醫從文的原因. 我深刻理解到胡適說: 自由平等的國家, 不是一群奴才能夠建立起來的.

這裡說的文化, 不是有沒有讀過書, 識不識字, 有沒有禮貌這個層次. 而是意識形態. 中國以秦後, 奉行的儒表法裡, 大一統思想, 忠孝, 做人安份守己, 不要多管閒事, 才是中國問題的根源.

有什麼樣的人民, 就有什麼樣的政府.
人民以豬的思維存在, 統治者就會以屠夫的角度存在.
不改變這種奴才文化, 中國不會改變.
政治環境就是生活環境.
中國人學不懂爭取政治權利, 就不可能改變生活環境.
#無國界主義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被方志敏砍头的传教士夫妇】

方志敏这个响当当的名字,对于1949年之后的几代中国人都不陌生,他在国民党狱中所写的《清贫》《可爱的中国》曾被选入大陆的中小学课本,让无数懵懂少年为之热血沸腾。方志敏对“革命”的忠诚和对“敌人”的残酷是毫无疑问的。他曾在江西老家领导农民运动,带头抓捕和处死地主——亲叔叔方雨田。也曾绑架美 国传教士夫妇,索要巨额赎金,被拒绝后将两人砍头。

一、擅长绑票的财政部长

1931年11月,中共在苏联人的全力襄助下,在属于 穷乡僻壤的江西瑞金建立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个“共和国”实际控制区域是赣南、闽西两块叛乱根据地,全盛时期也不过有21座县城、5万平方公里面积、 250万人口。这些地方多为老少边穷,军阀们都懒得哄抢之地,这是中共根据地能够得以建立的前提。但是国家的顺利运转是需要税收来保障的,靠苏联人给的卢 布建国可以,要维持温饱外加持续作乱就有点困难。中共的解决方法之一是发行“革命战争公债”,甚至还发行过所谓“五次围攻决战公债”,但是面对一堆穷人发 债效果可想而知,,而当辖内仅有的乡绅也被榨干后,走投无路的红军领袖们和如今的索马里海盗殊途同归,想到了同一条道路——绑票。

方志敏在1931当选为苏维埃政府“赣东北省“主席兼财政部长,这个财政部长筹款的主要方式就是绑票。

方志敏初尝绑票生意的甜头是在1930年,当年7月, 面对实在揭不开锅的困局,中共赣东北特委书记唐在刚建议方志敏领导的红十军奇袭距离不远、守卫空虚的有“钱柜”之称的瓷都景德镇,方志敏所部伪装成国军, 两天之内轻取只有一个营守卫的景德镇,这次行动斩获颇丰,除了留下赣东北苏区自用的钱财珠宝外,仅解往中央苏区的就有赤金2箱,白银48箱,此外,方志敏 此行还绑架了多名在景德镇经商的外国商人,并将他们押往“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赣东北省省会”——葛源。在得到这些外国商人的家人的巨额“赠款”后(据方志敏 女儿后来回忆,这些钱财是被绑架的外国商人“自愿赠予”红军的),这些外国商人得以释放,但是对自己的同胞,方志敏就没有这么客气了,景德镇富甲一方、也 是当时中国最著名的瓷器美术大师邓碧珊家产被哄抢一空,本人也被方志敏无情的砍了脑袋,谋财害命、杀鸡取卵,这可能是当今的索马里职业绑匪们所蔑视的,但 对于革命者而言,这简直是伟大的事业,红军打出的口号是“上等人一扫光,中等人不要慌,下等人来相帮”。

这次行动并不是方志敏绑票生涯中最辉煌的,两劫“廿八 都”才是他的得意之作,位于浙江省衢州江山市的廿八都自唐朝开埠以来,不仅是兵家必争之地,而且是富甲一方的商旅重镇。1932年6月,方志敏故技重施, 属下的广丰独立团带着大批“挑夫”,奔袭二八都,红军除了掠走大量食盐、布匹、现洋等数万元的财物,还把未逃走的地主、商人及其家属共两百多人绑回根据 地,同时将抓获的保长谢世仔放归,让其通知这两百多人的家人速将足额的“革命经费”送往苏区,根据《衢州文史资料》中的《红军攻打廿八都见闻》记载,事后 谢盛仔带领本地一群青壮年,每人挑着八百块大洋去红军驻地赎人。但有些人赎回来了,有些人一如既往的被撕了票。最悲惨的是,两个月后,方志敏居然又再次洗 劫惊魂未定的廿八都,再绑架地主和富绅三十多人为“肉票”,经过这两次洗劫,廿八都这个明清以来繁荣了数百年的商贾小镇至此萧条,再无恢复。

二、师达能夫妇被撕票事件

1934年10月,中共第五次反围剿军事失利,无力在 根据地立足的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主力只能打着“北上抗日”的幌子仓促败退,为牵制国军,给主力部队的撤退留出时间和空间,中共将红七军和红十军合并,组成 新的红十军,由方志敏领导,改名“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但这只所谓的抗日先遣队并没有奔向有日本人的北方,而是径直朝东,往根本没有皇军影子的 安徽、福建、浙江方向如丧家之犬一般仓皇出逃。

1934年12月6日,抗日先遣队下属的红十九师在师 长寻淮洲的带领下,占领了安徽旌德县城。在此,红军领袖们故态重萌,抓获了在此传教的美国人师达能夫妇和他们年仅两个月大的女儿海伦后,在往昔经验的鼓舞 下,以为大好的生意又来了,立即要求师达能夫妇传信上海教会总部,两万大洋前来赎人,但是这群自以为有信仰的绑匪遇到了更有信仰的基督徒,师达能在写往教 会的信中,丝毫不提赎金,只是淡淡的写道:“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

在师达能夫妇被绑架过程中,并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当了帮凶和看客,3个伟大的中国普通人出人意料的成全了忠义,在两天的时间中演出了一本完整的赵氏孤儿。

被绑当日深夜,婴儿海伦受惊啼哭,看守的红军士兵极为 不满,建议杀之,一个同被关押但即将被释放的中国无名氏挺身而出,责问士兵为什么要杀害一个无辜的婴儿,士兵怒问到,你愿意替她去死吗?旋即,此人慷慨成 仁,但婴儿海伦由此幸运存活。(《慷慨成仁:殉道的师达能夫妇》,1935年中文版)

次日,“先遣队”押解着被捕获的人员及劫掠的大量物资 前往庙首镇,在得知师达能夫妇无意向教会申请赎金后,师长寻淮洲恼羞成怒,在庙首镇举行群众大会,欲将师达能夫妇斩首示众,即将行刑之时,一个当地的基督 教徒张师圣突然冲入刑场,再三恳求红军不要杀害师达能夫妇,红军随后从张师圣的家中搜出一本《圣经》和一本赞美诗,于是,寻淮洲便以“帝国主义的走狗”为 名,将张师圣和师达能夫妇一起斩首。(《旌德县志》兵事纪略,1992年版)

12月9日下午,躲藏在山上的另一名中国牧师卢克周潜 回庙首,在一间屋内找到了孤儿爱伦,随后又在大街尽头的山坡寻得师达能夫妇的尸体,买了两副棺木,将其安葬,卢克周带着爱伦和师达能在庙首写的遗书,步行 北上,沿途寻找乳母喂哺艾伦,最终将爱伦送到山东济南,交其外祖父母。

个人认为,这段貌似普通的历史,完全可以作为中国人美与丑的经典范例,残忍与仁爱,伟大与渺小,卑微与崇高,无一不在凌厉的对峙。

三、方志敏们的末日

师达能夫妇遇害一案在当时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影响绝不亚于号称民国第一大绑票案的临城大劫案,在美国政府和中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民国政府暂缓了对中央红军的围堵,抽调大批军力,全力围剿方志敏部。

从直接责任人的角度,红十九师师长寻淮洲无疑逃不脱干 系,但是方志敏作为这支部队的最高领导恐怕就更难逃刽子手的名声,方在被俘后所写的《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略述》中专门有“我不相信基督教”的一节,方学生时 代被南昌甲种工业学校开除后,著名的江西九江南伟烈学校(教会学校,方志敏曾于1921年求学一年)接受了他,在方志敏参加“非基督教学生同盟”,发动 “行政公开、推翻专制腐败校长”的罢课请愿等活动后,仍然没有开除他,但方志敏似乎对此毫无感激之意,他写道:“所谓上帝的传道者——神父教十们,实际上 完全是帝国主义派来深入中国各地的侦探和鹰犬……他们到处造大洋房,开办学校医院,实行许多假仁假义,小恩小惠的事情,都是各国资本家捐助来的巨款,这也 就可见他的用意和作用了……像我这样相信科学相信真理的青年,那会相信他们毫无根据的鬼话呢?”

所以从方志敏的表态来看,无论是他还是部下寻淮洲,谁下命令杀害了师达能夫妇简直都不奇怪,民国政府把这两人作为撕票事件的头两号疑犯,实属良有以也。

寻淮洲在杀害师达能夫妇后不到5天,就在太平县谭家桥 伏击战中被击毙,所部流离失所,损失惨重,方志敏率红十军剩余部队被迫向闽浙赣边界逃遁,进至江西怀玉山地区时被国军包围,经7昼战斗,这支从未与日军照 过面的“北上抗日先遣队”除少部突围外,主力基本覆没,红十军军团长刘畴西、红十九师继任师长王如痴被俘,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总指挥、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 主席的方志敏在玉山县陇首村金竹村的一个柴草堆中被抓获,当时一位住在江西省上高的传教士在寄给上海教会的信中这样描述道:“对屠杀师达能牧师夫妇事件须 负全责的共党领袖方志敏,已遭政府逮捕,与他同时被捕的有两位首领,一姓王,一姓刘,三人在上高街头游行示众,成千上万居民围观,使整个城市兴奋起来。”

三人后来均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1935年8月6日,方志敏在南昌被执行死刑。

四. 关于师达能夫妇

1934年,年轻的史能达(John and Betty Stam)夫妇在毛泽东长征初期,壮烈殉道,这是在无神论权势下第一对殉道的宣教士。

师达能(John Cornelius Stam,又译史坦,1907年1月18日-1934年12月8日)于1907 年1月18日出生在美国新泽西州帕德逊镇(Paterson, New Jersey),父母亲来自荷兰,父亲彼得(Peter Stam)起先从事建筑业,继而发展房地产、保险业和木材生意而致富。夫妻二人皆为敬虔的基督徒,共养育六男三女,师达能排行第七。他们同心建立起一个基督化家庭,以圣经教导孩子们。彼得还热心传福音,创立了“希望之星宣教会”(Star of Hope Mission),专门帮助醉汉、堕落者和未曾听过福音之人。

师达能自幼就读于教会学校,少年时即已清楚救赎真义。但他的性格非常内向,怯于向陌生人传福音。父亲曾为此特别训练他,鼓励他独自出去宣道。师达能15岁时便出外谋生,曾试图在商业上有所发展。但四年后,他对商业兴趣全无,反倒有志于成为一个宣教士,因此他进入芝加哥慕迪圣经学院深造。在校期间,他先后选修了宣教课程和圣经课程,各门功课,包括实习,他都十分优异。同时,他亦热心投身于学生志愿海外宣教运动,参加内地会退休的裴忠谦牧师(Rev. Isaac Page)每周在其家中举办的祈祷会。从中他越来越认识到世界上有千百万失丧的灵魂需要拯救,以致他对海外宣教,特别是对中国宣教的负担愈来愈重。他在自己的见证中说:“神把中国放在我的心里,并且愈来愈重。我实在找不出任何一个理由来对主说,我不能去中国,因为中国的需要是这么大!从神的话语和祷告中, 加上研究中国的情况,以及我自己的际遇,使我毫无疑问地知道,主是真真实实的引领着我。”(黄锡培著,《舍命的爱》,第416 页)在裴忠谦牧师的祈祷会上,师达能认识了女同学史文明(Miss BettyScott 又译蓓蒂)。

史文明于1906 年出生在中国山东省济南,父母史医生夫妇是来自美国麻省浩玉市的美北长老会宣教士。史文明在中国长大,以后回美国读大学和慕迪神学院。1925年,她到英国参加凯锡克奋兴会,受到激励,决心加入中国内地会到中国传道。他们常常在一起祷告,记念3中国人灵魂的需要,共同的志向使他们成为好朋友。 1931 年春,史文明毕业,遂加入内地会。同年秋,启程赴中国宣教。临行前,她与师达能一起来参加最后一次祷告会。会后,他们把两人相爱的消息告诉裴忠谦牧师,并决定把他们的婚事继续仰望在主的手中,深信衪必会成全。1932 年6 月,史文明在扬州语言训练所学毕中文,被派往安徽西北部的颍州(今阜阳)工作。11 月底,她和另外女传教士合作,在颍州和太和成功的带领数百人的聚会。1932 年7 月初,在内地会招募200 名勇士的呼召中,师达能也被内地会接纳为宣教士,乘船前往中国宣教,10月12日抵达上海,史文明早已等在码头接他。二人在上海订婚后,师达能被安排到安徽安庆语言学校学习中文,仅五个月,他就顺利通过第一级考试。之后,他被派往安徽舒城,与当地宣教站负责人白安基夫妇(Mr. & Mrs. George A. Birch)一起宣教。他们常随当地教会的宋长老(Elder Song)一起到附近村镇探望信徒和传福音。从这位热心爱主的宋长老身上,师达能学到不少宝贵的功课。

1933 年10 月25 日,师达能和史文明在山东济南结婚。新婚蜜月后,二人于11月下旬同返舒城。此后,这对年轻的夫妇便积极投入各项教会事工:主持主日崇拜和各种聚会;街头布道;售卖福音书或派发福音单张等,而史文明则更多地负责妇女和儿童工作。他们也时常跟随宋长老外出探访信徒或布道。工作虽然辛苦,但为主做工,服事纯朴、可爱的中国人,他们心中充满喜乐。

1934年2月,师、史二人从舒城南下,到刚刚开辟的旌德宣教站访问。该站负责人汪仁宣教士夫妇(Mr. & Mrs. Samuel Warren)正准备于是年夏天返国述职,故希望他们前来接替主持这里的工作。师达能夫妇用了24天的时间,行程二百多哩,巡回探访了附近各福音站。他们发现群山环绕的旌德是一个相当荒凉的小县城,仍未从太平天国之乱中恢复过来,城墙多已倒塌,杂草丛 生,只有过去富贵人家留下的宗庙祠堂现实这里昔日的荣耀。但正是这些祠堂所代表的宗族势力构成了宣教士在中国传福音的最大障碍。在一个星期六的早上,他们和卢牧师(Evangelist Lo)一起,到距旌德12哩远的庙首探访教会。庙首教会的信徒大多住在农村,需要牧养,因此他们邀请卢牧师来做他们的牧师。到庙首后,师氏夫妇住在王太太(Mrs. Wang)的家,她是庙首的第一位信徒,是数年前内地会唐进贤牧师(Rev. George W. Gibb)夫妇巡回布道经过这里时,所结的果子。翌日,他们和信徒一起进行主日崇拜。在庙首的时间虽短,但彼此相处得非常融洽,留下美好的印象。1934年9月,史文明的产期临近,他们就留在舒城待产。稍后,乘火车到芜湖。9月11日,他们的女儿爱伦(Helen Priscilla Stam)在芜湖美以美会所办的弋矶山医院诞生。当史文明尚在芜湖调养之时,师达能即随顾芳德教士(Erwin A. Kohfield)一起到旌德进行实地考察。

因为旌德一带常有红军出没,并曾一度占领旌德。当时,师达能一家将要被分派到旌德工作,为安全起见,他们先到旌德实地考察,以作定夺。当他们见到旌德县长并征询他意见时,他表示欢迎,并承诺若遇危险时,他可以派兵保护他们。师、顾二人也顺路到庙首,再次受到王太太的热情接待,使师达能十分感动。他在信中特别提到此行:“来到庙首,我又回到可爱的王太太家了。王先生是一位属神的子民,他每月一次或两次,要走20 哩路参加教会聚会。他要星期六出发,星期日全日聚会,然后星期一走回家。甚至下田插秧最忙的时候,他仍去聚会。……(王太太)真像慈祥的老祖母一样…… 他们的家庭聚会也带给我很甜蜜的回忆,我们读了诗篇廿二、廿三和廿四篇,并且查考有关主第二次再来的经文。……除了探访信徒外,我还在庙首的大街上派单 张、卖福音书和为主作见证,因为主给了我们奇妙的福音!”(同上,第420-421页)

1934年11月下旬,师达能夫妇抱着初生婴儿小爱伦迁到旌德县。史文明忙着布置新家,照顾爱伦。师达能开始计划宣教站事工,探访信徒,还特别约卢牧师于12 月7 日来庙首相会,商讨卢牧师搬家来庙首等事宜。稍事安顿后,师达能又特地去拜会了彭县长(Mr. Peng),县长再次向他保证他一家人的安全。未料,12月6日早晨,史文明起床后,正在给爱伦洗澡。忽然枪声四起,不久,红军已涌入城内。有信徒来报,红军已将城包围,如今正在逐户搜查,街上一片混乱。史文明迅速用厚衣服将婴儿包裹,并把两张五元钞票用别针别于衣内,还为婴儿备了些食品,以防不测;师牧师则带领家人与仆人一同跪下祷告仰望主。顷刻间红军士兵进门, 师达能夫妇以礼相待,并且把一切财物都给他们,但红军还是要把他俩和婴儿一起带走。当仆人欲跟随同去时,红军以枪阻止。

在红军的总部,师达能被命令写信到上海内地会总部,全文如下:“致上海内地会亲爱的弟兄们:今天在旌德县,我的妻子、婴儿和我已落在共产党的手上,他们要求二万元赎金来赎我们。他们已拿去 了我们一切所有的,但感谢神,我们心中有平安,并为今晚有一顿饭而感谢赞美主。求神给你们智慧,懂得如何处理,也赐给我们勇气和平安。衪无所不能,尤其在 这一刻,衪是奇妙的恩友。今早事情发生得太快,传了许久的谣言,终于演变成为令人担心的事实。不过两三个小时红军便占领全城。根本没有时间准备,一切已太迟了。求神赐福及指 引你们,至于我们,无论是生、是死,都愿神得荣耀。主内师达能手书1934年12月6日安徽旌德”(同上,第421-422 页)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认真扯淡 | 中国人为什么大部分不讲理?

近日有媒体采访一位曾在华留学的德国人雷克,其言论在网络上引发广泛争议。雷克说:他不理解中国的微博情绪,自己在微博上好像说什么都会被骂。他还称观察到一个现象:“微博的删帖,大部分是有人举报。我觉得大家是在相互审查,我很难理解这种现象。如果是有恐怖分子,我们可以举报。但是如果有不同观点,就相互举报,这样的做法非常糟糕,其后果是,每个人都会习惯性地自己审查自己。然后,该说的话也不敢说了,好像到处都是警察。”

雷克觉得,微博上相互扣帽子,相互谩骂。很多中国人似乎并不讲道理,也不听人讲道理。但是如果你要说中国人不讲道理,可古代既有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现代又有八荣八耻,怎么会不讲道理呢?

一,中国人的不讲逻辑

中国人不讲道理,大概是我们从小在学校就开始培养的。举个例子,上学时我们经常听:一个巴掌拍不响。凡是学生动手打架,老师一般会这样认定:一个好的也没有。道理是:好人怎会打架呢?这种逻辑无疑是荒唐的,但是中国人害怕麻烦,不愿意调查研究明辨是非,于是不分青红皂白各打五十大板,表面看起来似乎很公正,其实却是混淆是非,是在为不公平保驾护航。但这种逻辑在当下中国却大有市场,大行其道!

说到中国人的逻辑思维能力,黑格尔说,逻辑在中国就玩不转了。不要说学生和老师,就算是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有时也让人感觉既缺乏常识,譬如有人问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国家是根据哪条法律禁止外国记者到敏感地区采访。我们的新闻发言人却说出“别拿法律当挡箭牌”这样的昏话。如此解答记者提问,除了说明其法律意识“单薄”外,确实说明我们还不会讲道理。我们有时候把权力当成道理了。

除此之外,中国式还有一种“辩证”式的逻辑,网络上经常出现一些五毛们,一看到有人赞扬美国,或者有人赞成移民到国外,就喊出了他们自认为最有说服力的论证“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再比如说,专制社会固然是不好的,但是民主社会也不见得都好。既然都有优点都有缺点,那么就没有好坏之分了。这种思维在中国很普遍,但其实是不分轻重不分主次的搅混水。这种人的嘴上经常挂着: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因而什么都无所谓。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都有点数不过来。

不讲逻辑让公共领域的争论,多自立场开始,以人身攻击结束,最后演变成双方的“对骂”。所以去年初的方韩之争,人们大多因为支持而支持,因为反对而反对。当讲理讲不过,打又不敢打的时候,对不同观点的批驳最后往往会演变成政治上、道德上的攻击,以及人身的辱骂。一切似乎永远无真相无关。

二,有理讲不清

中国人不讲道理,有时还因为无法讲理。曾经还有一句经典的台词:某某就是好就是好。某某好在哪里不说,但是,反复地强调就是好,于是就好了,这是多么不讲道理的事情。在中国,知识却被当成了障眼法,当成胡说八道的迷彩服。所以,那些占据话语权制高点的专家,竞相发表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雷语。什么中国的贫富差距还不够大,贫富差距越大越能刺激经济发展。什么腐败对经济发展有好处。什么中国通货膨胀主要是输入式的,都是美元贬值的错。

很多人还动不动就骂人家是汉奸、卖国贼,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从深层次的心理来看,这种人是希望借助政治力量帮助自己获得论辩的胜利,足以称得上是卑鄙。而心理上来看,骂人无疑是一种精神胜利法。骂别人是傻B、白痴,似乎自己就成了先知与天才,精神上便感到了快乐。在语言上搞了别人的妈,那别人就成了他的儿子,他在精神上便胜利了。

更可悲的是,有些人本来讲不清道理,却反而因为这些糊涂话而在电视上大红大紫。例如,当年芮成钢竟然把骆家辉轻车简从坐经济舱到中国赴任,说成:提示美国人欠中国钱。凡是有点经济常识的人都知道,购买美债是一种投资行为,中国出口换取的大量外汇不能全部躺在银行里睡觉,总得有些投资渠道。如果你针对外汇购买美债不满,你应该向政府外汇管理局进行抗议,而不是向美国驻华大使进行嘲讽。毕竟,不能因为自己购买了国债,就摆出一副黄世仁的模样,对人连讽带刺,既显得没有修养,也显得没有常识。

三,中国人心中只有权威,没有真理

中国人搞学问,首先问的不是真理,而是问的谁是权威,首先是政治权力的权威,其次是家庭之中亲情的权威,再其次是“文化”的权威。在中国,连法律也未必比权力更大,道理更无法与权力相提并论了。中国有句俗话,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于是,权力部门便为各种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件,随便找些五花八门的让人看起来很好笑的借口。什么临时性强奸,什么躲猫猫等等,这些理由一看就破绽百出,但是我们权力部门竟然毫无顾忌,老实说,这绝不是误以为民智低下,而是知道,不管找到什么搪塞的理由,民众也只能无可奈何。

某些政府部门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权力部门可以随便为各种既不合法也不合理的事件,随便找些五花八门的让人看起来很好笑的借口。好在这些总算是有个理由的,还有干脆连理由也不给的。之面曾有媒体报道,有交警拦车罚款,司机若问为什么,交警二话不说:加倍!再问,再加倍!甚至有访民和当地政法书记评理,政法书记说:我上嘴唇是天,下嘴唇是地,我就代表法律。你能有什么办法?

四,中国人缺少反省的智慧

因为不会逻辑思维,我们便成了“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什么都敢信,什么都敢说”的民族。这种错误的逻辑曾把人类带入战争或苦难的深渊,特别是一个国家领袖不讲道的时候。比如,希特勒的讲话中,90% 都是论断,但讲理的过程不到10%!曾经的我们亦是如此: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社会主义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从来也没人告诉我,社会主义为什么好?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再比如,当谈起中国的近代史的时候,我们总是说我们的屈辱是帝国主义造成的,他们总是欺负我们,他们太凶残、太贪婪了。每次战争失败,我们总是说人家武器太先进了,我们武器太落后了,而很少去反思自己的错误与缺憾。一旦有批评中国的言论,哪怕是自我批评,都会被认为是“唱衰中国”,会引起部分国人的强烈不满,甚至是谩骂。这不仅仅是政治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中国人不善反省,更不喜欢反省,普通人也难以接受不好听的话。

讲理就必须站在客观的角度上,不能因为利益而改变道理。譬如说,我们不能因为爱国,就认为凡是替国家说话的,就是爱国。否则,即使你说的是事实,但是因为可能对国家声誉造成消极影响,就成了道德的败类。那样的话,雨果先生当年愤怒谴责英法联军对圆明园的洗劫行为,甚至痛骂自己的同胞是强盗,岂不成了民族的叛徒?道德就是要求人们说实话,如果因为实话损害了国家声誉,我们就说假话,我们还有资格和理由谴责日本人千方百计掩盖侵略的行为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

发送任意邮件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轉載自網路) 你知道朝鲜战争中国怎么「打败」美帝的吗?因为上甘岭战役,美军牺牲400多人,志愿军死亡7万多人,美军打扫战场的视频传回美国,美国民众大骂美军是屠夫!
说这不是战争而是屠杀,由此全美民众反战,促成了和谈。
战争结束后,美军总共牺牲两万多人,举国哀悼;志愿军伤亡百万,举国欢庆!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耋耋翁:【爱因斯坦】1933年纳粹上台,爱因斯坦发表了不回德国声明,次年入美籍,终生未再踏上德国。他庄严声明:“我只想生活在实行公民自由、宽容,以及在法律面前公民一律平等的国家,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2005年德国把这个声明刻在德国政府的大楼上,以纪念爱因斯坦逝世50周年。(1923年爱因斯坦的护照)
Photo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