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Vanessa Poon
香港新聞及評論
香港新聞及評論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每個人內心都有一把尺,一口鐘。那把尺,是判斷是非的標準,有的人嫉惡如仇,有的人是非不分;而那口鐘也是一樣,大部份人都不會隨便敲響,大多時都是沉默過日。正如戲中的司機,本來就是「韓豬」,搵食啫,所以起初接載德國記者,不過是為了賺得十萬韓圜來交房租;去到光州,也如香港舉目可見的大人,只懂鬧大學生不務正業,辜負父母期望。甚至見到光州的同行義憤填膺,仍覺得不可思議,陪記者在天台拍攝軍方鎮壓時,也對他們之後走到人群中間冒死拍攝,認為愚不可及。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環保觸覺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有關人口政策與房屋問題的民意調查,結果反映大部份受訪者認為,來自內地的投資者和新移民是私樓樓價過高及公屋輪候時間過長的主因。環保觸覺總幹事譚凱邦和房屋發展及建築研究資訊中心創辦人姚松炎批評,政府現時的土地分配過份側重於無價格限制的私人樓宇上,促請政府控制外來人口增長,並著手處理外來炒賣問題。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一個本港旅行團昨晚在廣東南沙遇到車禍,涉及43名港人,其中2人身亡,9人在當地留醫。 部分傷者凌晨分批送往本港北區醫院治理,有傷者說,他們參加的是大航假期番禺一日遊,事發前在順德吃完晚飯,昨晚約7時45分,旅遊巴撞向一輛停在路邊的貨車,旅遊巴之後冒煙,並傳出燒焦的味道,她與部分傷者立即要求司機打開車門逃命,並看見其中一名死者躺在車廂地上。 該名傷者又說,事發約兩小時後救護車才到場。 根據傷者拍攝的照片可見,涉事旅遊巴在車禍後車頭嚴重損毀,玻璃碎裂,碎片散落地上。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十.一」反威權大遊行
日期:2017年10月1日(日)
時間:14:30集會,15:00起步
集合地點:維園草地
遊行終點:金鐘政府總部
終點集會時間:17:00
主辦: 社會民主連線、香港眾志 Demosistō、 大專政改關注組、
東北支援組、民間人權陣線 Civil Human Rights Front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不能走回頭路的房屋政策

首先,我想解答一些朋友對於「殖民地」的說法,有朋友提醒我,在197X年已經聯合國表明沒有殖民地這回事,他指我為什麼仍然堅持叫九七前是殖民地政府呢?這個又是學了老共的說法,當我講台灣是一個國家,國號是中華民國就會有朋友提我,全世界只有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因此,台灣只能說是中國一部份,更指聯合國都不承認台灣是國家。相信這是很多人的說法,但我又想告訴大家,這只是聯合國的說法,並不代表真實性和持份者的睇法。

「殖民地」不是今天的主題,而想講的是房屋問題,因為我看到有人將劏房和貨櫃屋做到好像德政和對於一些有需要住屋的人恩賜。再未對這兩件東西評論之前,又想重溫下小弟在香港六十二個春夏的居屋情況,相信會是一個較為典形的香港仔例子。1955年,我在大坑西平房屋,「光民村」出世,之前沒有記憶,只知道我未出世時,先父母和兄長等住在大角嘴的海邊木屋,後來據講是火燒之後,變了災民,入住當時由李國寶伯爺幫政府建了一批用沙磚建成的平房屋。後來,政府因為開始了的龐大的房屋計劃,將我們這些平房收回建多層公屋,這個做法,據講是全港性,很多平房屋都是這樣處理。

在70年代中期,平房屋清拆之後便搬到深水埗白田邨的公屋單位,由於我結了婚,未能有足夠地方住,在1981年便第一次做業主,開始置業之路,但我並未有將白田的戶籍取消。到1985年,白田的公屋出現鹹水樓而要清拆,因為我還有戶藉,因此得到較為寬鬆的計劃,就是容許我買一間居屋,當時,我們是優先買屋,所以,只要我們喜歡那個居屋屋苑可以入紙申請,然後會是第二優先揀樓,第一優先是城寨居民。如是者,住了十年,因為我得到政府的房屋津貼,所以,再補地價用津貼買另一個居屋單位就住到今天。我相信,除了鹹水樓那一段之外,這個正正就是九七前的房屋政策是基本步。

記得當年,因為大陸很多人走到香港,基於人道,是讓他們留在香港,這個包括先父,但因為英國本身的經濟也不能照顧這麼多的「難民」,因此,很人就會找地方搭建木屋,住板間房,本棚等,政府根本是束手無策。一場石硤尾大火,應運而生就是七層的徙置區,當時還未有什麼公屋輪候冊這回事,政府看到七層樓是解決問題,就全面建七層大廈,算是解決部份人的居住,但若果大家住過就知道,一間大約120到150呎的屋,隨時住上五到真個人。沒有廚房,也沒有廁所,女孩子沖涼也要到公共浴室。當時,六十年代到七真年代初期,總算將一批批的人安置。

1971年,總督麥理浩到任,他便提出十年建築計劃,並在多個地方建設一此公屋,除了徙置之外,也開始有申請公屋這回事,也有一些算是機構式的申請,這個是房協,種種形式,讓香港有需要住屋的人有所祈望,也知道,只要等到就如得到住屋解決。一直以來,房屋政策都是穩定,沒有受到地產商的所謂壓力,因為並不同一樣的市場,買樓本來就是一個夢,很多人都不願意去發這個夢,良好的房屋政策,一路維持到九七年,問題就一年比一年嚴重,再加上,今天如當年一樣,一年都起碼有幾萬個家庭來港,再加香港住公屋人士的需求,就出現了今天的「爆煲」。

我用可恥來形容現今的特區政府,相信很多人都會同意,因為董建華令到樓價下落,有意無意的下台,這個是一個對所有特首的警號,就是不能讓樓市下跌,因此,多年前就摧毀這個原先是良好的房屋政策,今天竟然賴無地,更找來一些非人道的住屋方式,不要騙人,參考外國例子,請先看人家的國家政策,你不去抄星加坡模式?這個話題我是講過好多次,就是要讓新的大陸地產商有地方插旗就搞改建郊野公園,甚至連填水塘都想到,另外,新界的地多到放貨櫃,從當初是臨時,變成了是業界利益。

我找不到良策來解決,因為我們這些人講的都算是廢話,從今天當官的人來看,他們都經歷過我所經歷的住屋問題,因為這些年輕時都好大機會是公屋住戶,難道他們不知道問題之所在,香港有的是人口問題,人口問題就影響住屋,這個是一個簡單的理論。要張就地產商就要犧牲有住屋需要的人,更有人想到叫香港人上大陸住。對於我這個從五十年代在香港出世的人,有時真的會流出眼淚,我不舍得放棄香港,但這樣要我想這麼多,我真的無辦法再留下來。

難道香港房屋問題真的要走回我出世時的路嗎?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葉蔭聰表示,「公共房屋」概念在1970、80年代才正式成立。「徙置區或徙置大廈落成後數年,政府才開始興建少量公共房屋,如現已拆卸的北角邨。當時這些公共房屋條件較好,名字亦叫作『Big Housing』。」1957年,由香港屋宇建設委員會(香港房屋委員會前身)興建的首個廉租屋北角邨落成。這種公屋概念背後的重要推手,正是鄔勵德。談到徙置大廈的居住環境,鄔勵德在片中直道:「人住在如此環境是十分可恥。」他推動的公共房屋符合基本居住條件,如具備獨立廁所,玻璃窗亦改成木製窗簾,著名的「勵德原則」(Wright Principal)亦由此訂立。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