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李小悅
4,755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是最體現海綿寶寶價值的 #刷刷海綿# <( ̄︶ ̄)>
 
你喜歡那一件呀?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黃底黑字,三月九日。
你知道諾亞方舟明日版的VCR想表達的意涵是什麼嗎?
你知道三月九日你如果不在杭州參加演唱會就應該去參加什麼嗎?
別讓未來的自己後悔。
別對著你孫子孫女那充滿光的瞳孔懺悔。
有些事情,現在不做,你的理由會是什麼?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另一片海 其實隔開了很多 
 
2012,發生了很多很多事,
今晚,有一小群人們在寒冷雨夜為我們守夜。
我在海的這一邊,為他們加油。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某些方面 你們的未來 跟我們的未來 不是同一個未來 也許我們的未來 你們10年前甚至20年前就已經經歷過 但是我依然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我們的未來
已經開始了。










...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M~
 
這篇超長的,要看很久喔。 我最喜歡這張專輯的其實。

文/Quiff(原刊於相信音樂官網‧五月天官網)(imayday時期的官網)

五月天※後青春期

「所謂的青春期是沒有終點的。」~阿信

「在《為愛而生》製作後期,我腦海中便逐漸浮現出些略新專輯的雛型概念。」阿信回憶起新專輯的起源。「經歷了《為愛而生》,我不由得去想,在那之後人們的生活又該何去何從,這漫漫人生又該怎麼去揮霍?《後青春期的詩》不僅是《為愛而生》的延續,也是它的對立面。」

從《為愛而生》到現在的兩年間,催生出的不僅僅是一張全新概念專輯,在五月天的五位團員生活間也起了極大波動,石頭與冠佑更是先後成家立業,小玫瑰跟小石頭也相繼呱呱墜地,讓兩人身上多了個父親的頭銜,以及隨之而來的責任。

於此同時,團員們也先後突破了人生一大關卡,全都邁入後青春期的年紀。

「若是回溯到我們父母親那一代,到了我們現在這個年紀早就已經娶妻生子,但現在社會上有很多人都跟我們一樣,還是保有跟十幾二十歲時同樣的活力與熱情,胸中懷有滿滿的夢想與好奇心,當然其中也有不負責任、玩世不恭的部分。」阿信解釋道。

眼見許多身邊好友都逐漸步入禮堂,常常收到一堆喜帖,眼見他們邁向了人生的全新關卡,祝福好友的同時,有時也不由得覺得孤單起來。「看到周遭朋友一個個走入家庭、脫離單身,自己免不了有些感傷。究竟是要向現實環境低頭?還是繼續埋首持續夢想?相信這都會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共通的心聲。畢竟所謂的青春期,是沒有終點的。」

怪獸也異口同聲地附和了阿信的說法:「《為愛而生》講得是人為什麼要在這個世上誕生,進而追尋他一輩子的愛,談論著格局較大、較廣泛的議題。《後青春期的詩》則是《為愛而生》的對立面、鏡面,從『自己』作為出發點,一開始發想時是先以長大/沒長大、結婚/未婚為區隔來定義。」

「然後在摸索過程中我們赫然發現,原來每個人都還是長不大的孩子。並不是五月天比較特別,還能保有赤子之心,而是一整個世代的年輕人全都擁有同樣的心態。以前一到了二、三十歲就得揹負起養家活口的重擔,只好收拾起未竟的夢想,專心負擔起一家生計。然而現在社會上提供許許多多的機會,讓人們可以毫不間斷地來為自己打拼。」

「我們這才了解, 『後青春期』這檔子事跟結不結婚、有沒有小孩,或是年紀都沒有關係,而是一種保有青春的年輕心態。

提起後青春期,石頭回憶起了自己彷彿已遙遠的年少歲月。「現在去看我的青春期,曾經也把自己從家庭中隔離出來,實在有過太多後悔。後青春期便是到了這個年紀,再回頭去審視那個時期的悔恨,面對同樣的難題時,我相信現在的自己有能力作得更好,同時也不會為現實所打敗。」

酷愛電影的瑪莎則提到他曾為雜誌撰寫的一篇影評,當時他以「Kidult」為主題串連起《印第安納瓊斯:水晶骷髏王國》、《黑暗騎士》、《瓦力》三部電影,事後回想起來竟與「後青春期」的概念不謀而合。

※註:Kidult是將Kid與Adult組合在一塊所誕生的新名詞,意指步入成年、中年期後仍積極參與年輕文化的人們,亦有一詞「彼得潘症候群」與其極為相近。無論Kidult或彼得潘症候群,某種程度上都與「後青春期」相互呼應。

「拍攝出《瓦力》的Pixar工作室,整間公司從上到下都可說是長不大的孩子,也是正活在『後青春期』的最佳例子!如果不是還充滿無窮的童心玩性,怎麼能夠拍攝出這一連串讓小孩看了開心、大人看了又有另一番深入見解的雅俗共賞好片呢?更別提史蒂芬史匹柏、喬治盧卡斯這對阿公組合,即使到了六十歲的年紀還是十足沉迷於如何在銀幕上打造出一場又一場的冒險傳奇!」

「現在外頭絕對還是可以找得到四十來歲的公司主管,作到了那麼高的職位,辦公桌上放的卻不是只有文件報表,還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新奇玩具。也是有外表一派西裝筆挺的上班族,卻堅持要騎腳踏車上下班通勤。」

「後青春期無關乎年紀,而是打從心底相信自己還活著的無止境動力。」瑪莎斷然地下了定義。「後青春期是一種信仰。」

「我有一些朋友是所謂的頂客族。即使已經四十來歲了,外表看起來還跟二十歲年輕人一樣,分不出年紀,依然很用力地在過他自己的生活。他們還有很多的挑戰想達到,也不願輕易跟現實妥協。」冠佑打趣道。「但也有些人,年紀不過只是四、五十歲,就已經開始每天都在想退休後的生活了。」

「我覺得那不是年紀問題,而是心態問題。我的後青春期直到五十歲都不會停止!」

※註:頂客族DINK,Dual Income No Kids之縮寫,意指雙薪家庭而膝下無子,夫妻雖然結婚了但寧願不要生小孩,依然過著跟婚前一般自由自在的生活。

五月天※時代變遷

「現在進入了小火慢燉的時代。」~冠佑

「我有一些年紀相彷的朋友們在科技公司上班,每天都工作到三更半夜才能打卡下班,反複在日復一日的例行公事間奔波,只為賺取微薄的加班費,好能養家活口。」石頭語重心長地說。「若去看西方人的生活,他們早早下了班以後就是泡酒吧、喝咖啡,或是與家人共度天倫之樂,把工作以外的時間都拿去享受生活。不像我們東方人一樣,拼了命去賺很多很多錢,卻只是為了要填飽肚子。」

「生活,不應該只是一再重複餵飽自己的過程。」

「然而跟其他還沒有結婚的三名團員相比,我雖然也有了妻小,卻沒有因此失去了生活的動力,還能夠去享受生活,還有很多未完成的夢想與目標想要達到。我覺得自己始終都沒有離開後青春期。我很難想像那些為了養家活口而必須放棄夢想的人;當然我也必須不斷工作、我也需要負擔家中生計,但因為我做的工作是我喜歡的事,所以從不覺得是件苦差事。」

團員中年紀最長的冠佑也不禁回憶起自己的青春期。「學生時代興沖沖地去看了一些音樂比賽,當時很單純地只覺得站在台上接受眾人掌聲歡呼是件很風光的事。受到刺激後,我便也想有樣學樣地來組個樂團。那時的自己很單純、也很純粹,不會去思考社會上的各種面向與現實問題,心中懷有著滿腔著衝動、抱負與熱情,只專心一致地想朝那一條路邁進。」

進入了經濟不景氣的年代,曾經繁華過的華爾街上如今人人勒緊褲帶,全球股災更是造成一片哀鴻遍野。但根據歷年數據統計,越是經濟不景氣、越是錙銖必較的年代,那時候的電影票房反而越加蓬勃發展,觀眾爭先恐後地一窩蜂湧進戲院裡找尋慰藉。人們絞盡腦汁省下了買麵包充飢的幾枚銅板,只為能買下一張電影票,進入戲院換取兩個小時的夢想,得以把一切現實困境與生活包袱都拋諸腦後,而選擇往銀幕上的奇幻虛擬天地尋求寄託。

同樣的,音樂也是人們陷入現實難題、被生活逼得喘不過氣來時,尋求解脫的絕佳心靈出口。

「我們到了現在這個年紀,窺盡了世間百態,尤其是結婚之後要同時面對兩個家庭,腦中想的、眼中看的角度自然也多了廣了起來,覺得社會上各種面向、每個階層都跟自己緊緊連繫。」冠佑說道。「現在的人心中多半懷有一股濃濃的無力感,也不再相信只要努力打拼就會有回報。《後青春期的詩》不是只從自己、個人的角度出發,更希望能幫所有的人加油打氣,同時也說出他們深藏的心聲。」

「如果樂迷們能在聽我們的音樂中,而從生活的苦悶與無助中找到宣洩管道,作為一名藝術工作者──不論是寫劇本的、提筆作畫,還是像我們一樣玩音樂──就能說是幫到了他們一點點忙,同時也盡到了自己的一份社會責任。」

「雖然也希望能像以前一樣,不顧一切地往前衝,但現在這個時代可能就需要慢慢來,先把腳步站穩了再說。換言之,就是要小火慢燉!」

五月天※專輯籌備

「即使是苦是痛,也可以很勇敢的活下去。」~怪獸

「新專輯從今年春節時正式開工,一直到十月初完成,錄音期拉得比較長了,也較以往專輯有更完全的準備。歌詞上面則是下了更多工夫,一直到錄音的最後一天才把這十二首的全部歌詞都交出去。」阿信如是說。

「以前的我們可能只要一首歌好聽悅耳,就覺得它有被作出來的價值。」怪獸解釋道。「但現在我們則是要先看歌曲的精神符不符合專輯概念,甚至看以前有沒有作過類似的曲風,經過嚴格選歌會議的層層把關,最後脫穎而出的曲目才能放入專輯中。」

「平均每次選歌會議上都有十五到二十首曲目來讓團員們挑選,挑出來的歌則是留待下一次會議上繼續跟新寫出來的曲目PK。所以這次其實每一位團員都作了很多歌,但最後都慘遭無情的打槍。即使是暫時保留的曲目,我們也會心想:『搞不好還能創造出更多的可能性?』而繼續尋找更適合主題的作品,不輕易滿足或妥協。」

相較於過往專輯中的樂觀勵志,這次五月天便大膽在《後青春期的詩》中添入更多陰鬱寫實色彩,不再是一慣的陽光青春,改以綿密筆觸捕捉了悲歡離合人生百態。〈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中貼切描述了現代人心中的無助與疏離,〈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則將槍口朝向自己、以嘲諷口吻深自省思,即使是曲調輕快流暢的〈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爆肝〉、〈夜訪吸血鬼〉,深入咀嚼每一個字裡行間,乍看快樂的青春表象之下,更蘊有對生活的淡淡無奈與惆悵。專輯中,在歌詞雕琢上最耗盡筆力的〈如煙〉更是從生至死、從青春到白頭,看盡了歲月滄桑來去,完完整整地走了一趟人生。

「新專輯中有〈突然好想你〉這般,談述甜甜又酸澀的回憶;也有〈爆肝〉這般活在當下的痛快,〈笑忘歌〉則是讓我們攜手一同笑著面對未來。過去、現在、未來,三種迥異時空都在《後青春期的詩》中述盡了。」怪獸說明道。「然而這張專輯著重的還是未來。不管經歷過多少苦痛,但的確也曾有過甜甜的回憶,那麼就把這一切都當作活過的證明。」

「即使是苦是痛,也可以很勇敢的活下去。」

「五月天的個性比較隱惡揚善一些。過去即使是講陰暗面的歌曲,我們也會選擇比較迂迴婉轉的途徑,用正面態度去包裹這些悲痛。這次我們則想有血有肉一點,好比〈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便是一首較為內省的歌曲。」

瑪莎則認為從《為愛而生》到《後青春期的詩》之間兩年的空檔,讓團員們有更多充電的機會。「隔了兩年才又進錄音室,讓我們終於有時間可以停下來喘口氣,有足夠空間呼吸。這段期間從樂迷身上收到的迴響,甚至去過的地方、碰到的人,所有的生活經驗都會在我們心中緩緩發酵。」

「忙的時候,都沒有空檔可以回過頭來審視自己走過的足跡,只能一味往前看,眼中所見只有遙遠的未來,而沒有過去的痕跡。《後青春期的詩》則能夠回歸比較貼近我們生活的原點。」

「五月天的樂迷從最早還是青澀學生,一路聽我們的歌曲長大,到現在都可能已經踏入社會,在職場上闖盪、甚至成家立業了。不能再老是像以前一樣去寫些老師、校園的題材,總得讓五月天的音樂跟著時間一起成長。所以《後青春期的詩》中,想要為我們自己這個世代來寫出心聲。」

五月天※音樂突破

「要如何彈好根音,才是最困難的。」~瑪莎

「近幾年我們在音樂製作上,因為唱片經驗增長,音樂的精緻度也隨之提高,看得出更多細節。但同時也可以說我們越來越不會作音樂了。每個環節上都精雕細琢,華麗了,但這真的是件好事嗎?」怪獸深切地說。「但至少我可以抬頭挺胸,大聲說我都嘗試過了。」

「《後青春期的詩》跟《為愛而生》不僅是在主題概念上相互對立,在製作編曲上也是如此。若是在《為愛而生》中嘗試過某一種編曲方式,那現在我們就會刻意反其道而行。這對五月天來說是件痛苦的過程,因為畢竟每個人都會有慣用的詮釋手法,但在《後青春期的詩》製作中我們就不管每個人有多麼掙扎,也咬著牙重新顛覆了五月天的音樂。」

「舉例來說,若〈雌雄同體〉是放在《為愛而生》裡,就會特別強調出重搖滾味道,讓很多把吉他同時火力全開,極力鋪陳出吉他音牆;但若放在《後青春期的詩》裡,就可能只會有一管砲,和弦刷一刷就過去了。而其他樂器編制上像管樂或貝斯,都是無法呈現和弦的單音樂器,我有時就把吉他當成單音樂器,子彈一顆一顆地發。」

「堆過了積木,現在就不會再想去堆了。」怪獸意有所指地說。

「每次覺得自己似乎突破了什麼,過陣子回頭再去看,好像又不是這麼一回事。」石頭不禁從旁附和。

仔細去聆聽《後青春期的詩》,專輯中少見長篇大論的吉他飆速,或花俏的鼓點過門。但乍聽之下彷彿單純的樂器編排,往往只是一個吉他簡單的撥弄,揚棄了炫技華麗的演奏技巧,卻得以營造出更近在眼前的影像感,彷彿一伸出手就能觸碰得著──〈如煙〉便是絕佳例子。

「不諱言地說,要能夠彈出動聽的旋律,其實不難。但要彈出感動人的旋律,則很難。」怪獸自我期許道。「若說以前是見山是山,之後是見山不是山,現在則期望能又重回到見山是山的境界。」

「現在樂團要表達的已經不是Band Sound,而是對時代的共鳴與想法。」阿信說。「很多流行歌手現在也都把龐克或搖滾元素信手捻來,放進流行樂的脈絡中。不像我們在早期時,光是想要能忠實捕捉住Band Sound就已經費盡力氣了。」

瑪莎則舉愛爾蘭天團U2為例:「U2在《Pop》裡將電子聲響玩到了極致,而在下一張專輯《All You Can Leave Behind》裡,則選擇又重回到了四件組樂器的懷抱。我們在作《後青春期的詩》的時候,就很能夠體會其間變化的樂趣。毫無顧忌地盡情去實驗當然可以很好玩,但四件組樂器究竟能夠作到什麼程度,這才是搖滾樂最基本的編制,其他的一切都不過只是輔助而已。」

※註:四件組樂器,即為主唱、吉他、貝斯、鼓的編制。

「大家也知道我一向崇尚簡單,」瑪莎打趣道,「像〈啾啾啾〉裡面貝斯狂飆雖然也很好玩,但要如何彈好根音,才是最困難的。」

_五月天※各自創作-

「樂團本身就是一種生活方式。」~石頭

從《時光機》開始,五月天一反過去專輯中以阿信創作為主題的作法,團員們開始逐一貢獻出自己的作品;《後青春期的詩》自然也不例外,五位團員都獻出了自己的創作,而每一首性格鮮明的作品也都寫出了創作者各自迥異的獨特色彩。

「對樂團長久經營來看,每一個團員都能創作才是比較健康的作法。如此一來才能讓樂團的面貌更加豐富,讓五月天更加精彩。」冠佑說道。

而每個團員創作的方式都大不相同,以瑪莎為例:「我通常都是以曲風來作發想,好比說有哪些風格是五月天還沒有玩過的呢?就會試著寫看看。」

「因為我彈貝斯,所以多會從節奏線出發,讓它更斷一點,把旋律跟節奏黏得很緊。就像我作歌曲Demo時,第一步都會先從鼓開始下手。」這次的創作曲〈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便帶出了瑪莎的直爽個性。「它很直接,也帶有一點點俏皮味道。我相信一首歌光靠旋律就能夠講出它背後的故事。」

「在寫歌時,我腦海裡首先會浮現的是主題。我通常都是針對生活中對某個人事物而有所抒發,而那又會是什麼樣的情緒?慢慢地去捕捉描繪後,歌曲的面貌才會逐一浮現。」石頭自述道。

「我第一次被五月天採用的個人創作是〈寂寞星球〉,當時是因為爺爺過世有感而發,在《時光機》製作會議上便曾拿出來給團員們試聽。五月天每張專輯都擁有各自的概念主題,如果不符合的話便會先擱置在一旁,〈寂寞星球〉便是如此,直到製作《五月之戀》正好味道對了,才收進原聲帶之中。」

「就如同我寫每首歌都會先有主題跟情緒一樣,我總是會把那首歌獨自的背景故事描述給阿信聽,而他可以抓住我內心的想法,甚至挖掘得更深,把那些我沒有說出口的話語幻化成歌詞。」

「我們五個人在一起共同生活了十幾年,在巡迴過程中、在趕路的夜車上、在練完團之後,我們花費了無數個夜晚在談論音樂,或是藉由天南地北的閒聊之間,一路相處下來也更加瞭解彼此的個性與脾氣。一個樂團絕對不只是一個創作詞曲的主唱加上演奏樂手而已,團員之間更享有共同的生活記憶,彼此相互了解,而樂團本身就是一種生活方式。」

「好比英倫樂團Coldplay,他們不會分開注明每首歌是哪名團員的作品,而將一整張專輯都視為樂團的整體創作,所有的歌曲都是全員共同耗費精力創作出來的心血。」

「曲是一個載體,好能把詞的意境徹底發揮。而寫詞的人則去安排調度每個團員的創作、每首歌曲所要說的故事,把它們都融合成一幅完整的圖畫。這必須花很多時間去了解彼此的個性,摸索歌曲的脈絡,回想起創作當時的初衷。」

「在《為愛而生》及《後青春期的詩》裡頭,我最喜歡的歌都不是我自己寫的,而是由冠佑的〈香水〉與〈夜訪吸血鬼〉連莊,他的作品往往節奏感比較強烈。」負擔全團歌詞創作的阿信露出狡黠的微笑。

「通常替團員們的創作寫詞會比寫自己的歌來得有趣,因為自己寫的曲早就已經有了個底,而團員們的歌則比較有想像空間,彷彿在濃霧中伸手摸索森林,再藉由文字去描繪這一整座森林的茂密。」

「寫詞時都有徵求團員們的同意後再下筆。得先突破自己的心防,逼到最最角落,才能從自己的心中挖出更深的東西。」

「以前阿信曾寫出過〈孫悟空〉、〈晚安地球人〉這類格局比較大的歌曲,讓他可以有更多空間來天馬行空地發揮,好讓他把自己設定為另一個時空角色、以他人的架空立場來書寫。」瑪莎自述更偏愛《後青春期的詩》中阿信的縝密筆觸。「現在他則寫出了自己更私密的一面,題材比較貼近生活,讓聽眾能夠更加引起共鳴,更容易被詞間涵義打中。」

五月天※團員相處

「我的肝現在不是我自己的,也是我老婆跟小孩的。」~石頭

現在大雞腿錄音室若說跟以往有了什麼不同,那麼或許便是多出了些牙牙學語的娃兒稚嫩嗓音,狗狗有時抱著小石頭出現在門口,讓大雞腿頓時便熱鬧了起來。阿信忙不迭地擁著小石頭,一邊頑皮地拿起筆在白板上作畫,一邊教小石頭唸著:「這是奶瓶…這是喵咪…你看這是誰?這是石頭把拔。」

從《為愛而生》到《後青春期的詩》兩年間,五月天中多出了兩個父親、兩個丈夫,也讓五人之間的相處產生了微妙轉變。

「現在一工作完,我便要立刻趕回家照顧家人。而有很多個夜晚,我知道阿信跟怪獸都會留在錄音室裡一直聊到清晨八點,反而我有一些音樂上的想法要透過怪獸才能轉達給阿信知道,溝通相處上更加複雜,沒辦法再像以前一樣的密切,也不能再毫不在乎地一股腦熬夜、燃燒生命。」石頭苦笑。

「我的肝現在不是我自己的,也是我老婆跟小孩的。」

「作《後青春期的詩》時我對雙方都感到很內疚。之前我沒有家人,可以毫無牽掛,現在有了家人,必須為他們切割下一部份;而這被切掉的一塊肉就是五月天,讓我覺得很痛。」

「不過我們五個人的相處就像婚姻一樣,不用什麼雞毛蒜皮小事都要講出口。好比說你如果偷偷打電話給哪個女生,其實你老婆早就抓住了你的小辮子,什麼鬼主意都早被她看透了,只是遲遲不肯點明說破,因為她還想維持這段婚姻。以我們來說,五月天就是這婚姻。」

同樣身為一家之主的冠佑也深有同感:「因為自己也有了家庭,所以我的想法跟一般人比較接近,盡量想讓工作跟家庭可以互相平衡,工作一旦結束馬上衝回家。有小孩以後更明顯,生活中只切分為工作時間與家庭時間兩種;工作時間給了五月天,家庭時間則屬於老婆小孩,得乖乖當小孩的玩伴。」

「這兩者都是我的夢想,只是他們分別屬於兩種不同的夢想,而我都不想放棄。」冠佑打趣地說:「這就是所謂的齊家、治國、平天下!」

「現在我們之間的工作方式真的與以前大不相同。尤其因為冠佑還要回苗栗,遇上什麼行程都會盡量讓他排第一個,好讓冠佑自己能先提早離開。」提到這點,怪獸深有感觸。「以前我們彼此的生活與工作完全密不可分,現在雖然生活上稍微分離,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從半夜喝酒直到天明。但相對的我們會更珍惜一起相聚的時光,工作時合作得更加緊密,更會嘗試去了解對方心底想法。甚至有時候,工作起來反而更像在玩耍!」

「好比像冠佑從以前就很少跟我們一起喝酒打屁,這次去日本錄音完後,在居酒屋辦慶功宴時他就放開心胸跟我們一起喝了很多,也聊了很多。以前的冠佑對凡事都很隨和,現在他則更有主見,也更願意掏心掏肺地把想法全都說出來。」

瑪莎則自有一番灑脫見解:「這世界上有無話不說的好友,也有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好友,更有話才說一半就知道彼此的好友。這些階段我們都一起經歷過了,現在則成了話都還沒說出口,光看你最近的狀態,就可推敲出在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雖然關心彼此的私人生活,但很重要的是,永遠不要去管對方的私事。」

五月天※曲序編排

「再好的打擊手,每上場三次也只能敲出一支安打。」~石頭

以「後青春期」為出發點,專輯中時有〈爆肝〉般盡情揮霍青春的燦爛,時有如〈噢買尬〉般對友情的歌讚,時而則如《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般對生活一再反複輪迴吞沒的詠嘆;時而則如〈你不是真正的快樂〉般道盡了外表偽裝堅強、內心實則寂寥無助的喟然,時而如〈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般說中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孤獨與勇敢。

亦喜亦悲,時哭時笑,十二首歌曲捕捉了處於後青春期現代人的百般心境,也切中了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各種不同面向,共同譜出了〈後青春期的詩〉這巨大詩篇。

尤其專輯末端〈夜訪吸血鬼〉、〈如煙〉、〈後青春期的詩〉、〈笑忘歌〉四首歌更是緊緊相依密不可分,從一開始離群索居的憤慨孤寂,到看盡人世無常離合,最終撥雲見日、冬陽乍現,而可以攜手笑忘昨日憂傷、痛痛快快地活下去,四首歌組合成一段彷彿漫長而又極其短暫的生命旅程,喜怒哀樂的這一趟轉折輪迴下來,帶領聽者走出低潮、終於得以豁然開朗。

「《後青春期的詩》整張專輯的概念性比以往來得強,所以在編曲的時候,我們就已大概推定出各自前後連結的曲目,並讓每一首歌之間能夠連接得更加緊密。」怪獸眼眸中閃爍著光芒。「關於曲序的安排我們開過會,不管怎麼挪怎麼移,最後四首就是動不了,彼此黏得緊緊的。」

「錄完音後把歌彼此串連起來的那瞬間,就好像是拆禮物一般的心情。因為先前全憑腦中猜想去安排,對於最後成型時的面貌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夜訪吸血鬼〉、〈如煙〉是這張專輯中阿信最早提筆寫好詞的幾首歌,某種程度上已為《後青春期的詩》定好了基調。」瑪莎回憶著。「後期出來的歌,像〈爆肝〉、〈噢買尬〉等都比較輕快歡樂,是阿信試圖要拉回有些沉重的調性。」

「這會不會太悲啦!給我拗回來!」怪獸扯開嗓門,一邊比手劃腳一邊大喊。

「整張專輯可能聽來太陰鬱,太沉重,也太灰色。」石頭解釋道。「但一定要聽到最後一首歌,才能真正把手放開,也把心胸完全敞開。」

「就像是再好的打擊手,每上場三次也只能敲出一支安打。非得經歷這麼多的三振、好球,人生也就會遇上這許多的挫折困難。但屈指可數的渺小幸福,就足以讓人撐過一切打擊失敗。」

五月天※曲目介紹

》01。突然好想你
詞曲/阿信

最遺憾的是,沒有辦法陪伴你變老;最燦爛的是,一同燃燒後再也不復現的花火。

「這次專輯的前三首主打歌分別是〈出頭天〉、〈你不是真正的快樂〉、〈突然好想你〉。前三首中都沒有快歌,其實是有別於以往的宣傳手法,讓我還有點擔心。」怪獸憂心道。「但因為專輯整體概念性很強,如果第一首主打歌就選〈爆肝〉,那就不是後青春期,而是在歌頌青春期,變成在緬懷過去。一個引導不好,專輯的概念便會偏掉。」

》02。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
詞/阿信 曲/瑪莎

怠惰豢養慣了的靈魂終於解開項圈鎖鍊,隨著跳躍的旋律一同破繭而出!

「這首歌裡大量地運用了環境音,可以叫它是生活交響曲!」怪獸點出曲中奧妙,若側耳聆聽還可發現倒水聲、鬧鐘聲、風聲、電話聲、街上車輛聲、引擎發動聲等,每個環境音竟還能對應上歌曲本身的節奏,以身邊周遭隨處可聽見的平凡聲響,堆疊拼組成日復一日規律反覆的枯燥生活例行公事。

「仔細去對照歌詞,只要其中提到刷牙,其前後必定會穿插進刷牙聲;若提到腳步,其前後必可聽見腳步聲。歌曲一邊在錄,阿信一邊在寫歌詞,彼此互相影響進化,才演變成最終的面貌。」

「結果我的吉他Solo反而被環境音給擠到旁邊去,氣死我了!」怪獸大吼。

「一切源自於阿信的靈機一動。我本來就很喜歡玩蒙太奇式拼貼,嘗試各種電音實驗,因此一拍即合。」石頭說。

「刷牙的那個人還差點沒連牙齦都刷出血來呢!」阿信開玩笑道。

「洗臉、刷牙、趕公車、打卡上班,每天都是重複進行這些例行公事。然而剝除了這些之後,你的生活究竟還剩下些什麼?」寫下這首歌的瑪莎丟出了大哉問。

「我們本來想以這首歌為基準,在整張專輯中大量添入環境音,或是更加強歌曲之間的連結,甚至為每首歌設定好各自角色。轉念一想,這已經超過了概念專輯的界限,過份扼殺了聽眾的想像空間,於是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03。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詞曲/阿信

最痛的哭泣總掉不下半滴眼淚,最深的孤獨是站在人群中而啞口無言。

《後青春期的詩》中有多首歌詞相互呼應,有時前頭拋出悲傷的怨嘆,後頭則給予解開心結的坦然釋懷,像是歌曲之間在彼此唱和、彼此對話。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
〈笑忘歌〉:「唱一首屬於我們的歌 讓我們的傷都慢慢慢的癒合」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難道就真的 抱著遺憾 一直到老了 然後才後悔著」
〈笑忘歌〉:「總有一天 我們都老了 不會遺憾就OK了」

》04。爆肝
詞曲/阿信

不顧一切直到遍體鱗傷,用力歌唱直到失聲嘶啞,才是青春最大的特權!

「《後青春期的詩》中,包括〈爆肝〉、〈夜訪吸血鬼〉、〈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都是旋律乍聽之下輕鬆愉快,仔細去咀嚼歌詞則會別有一番滋味,就跟〈瘋狂世界〉一樣。」怪獸說。「就我個人來說,特別喜歡這種有血有肉的歌。」

》05。噢買尬
詞曲/阿信

再多的眼淚和歡笑,再大的牢騷跟夢想,都是只在朋友面前才能分享的秘密!

「以友情為主題的歌,過去我們也寫過〈垃圾車〉。有時這類歌曲寫得太白了還真會覺得有點肉麻。」怪獸逗趣地說,「但〈噢買尬〉就真的像在講五月天的關係,我自己很喜歡『回憶回不去了 但你一起來了』這句歌詞。」

》06。出頭天
詞曲/阿信

打落牙齒和血吞!《憨人》總會等到《出頭天》的來臨!

「寫出《憨人》這首歌已經是很多年的事了。」阿信回憶著。「本來自己覺得一生就只會寫出一首這麼樣的歌,但看到近來社會上這麼多的紛紛擾擾、這許多的垂頭喪氣,又開始覺得現在正是需要這樣子能夠激勵人心的歌曲,於是便提筆寫下了〈出頭天〉。」

》07。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詞/阿信 曲/怪獸

即使放逐流浪過一片荒涼,心中仍始終堅定守護著絕不肯退讓的聖堂。

〈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一曲,主歌採五拍、副歌則轉為六拍,在節奏變化上下了一番心血,五拍行進的歌曲也是五月天創作中第一次挑戰的嘗試。除曲式節拍外,這首歌詞更直指當代流行歌壇的百般寫實殘酷面向,對自己身處競爭日益激烈的音樂圈做出了最尖銳深刻的批判與自省。

「當今的音樂環境,往往會讓創作者感到無所適從。」阿信語帶沉重。「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孵育出一張新專輯,但發片後要宣傳專輯時,往往人們第一眼會注意到的、媒體鎂光燈對準的,都是與音樂本身無關的部份。」

「但不管環境如何變遷、市場怎麼變化,作音樂的人心中還是該有所堅持。」

》08。春天的吶喊
詞/阿信 曲/怪獸

《軋車》、《叫我第一名》後,五月天再次騎上小綿羊,以復古旋律向全世界宣戰!

「我希望五月天在音樂上可以把搖滾性格玩得更過癮一點,讓內斂的更內斂、衝的則更衝。在音樂製作上,從來沒有人在束縛五月天,若說有束縛的話只有我們自己,現在則是想把那枷鎖給一口氣衝破。」怪獸自述。

「《後青春期的詩》跟《愛情萬歲》一樣,採用同步錄音的形式。在錄這首歌的鼓時,日本錄音師採用了與眾不同的錄音手法,將鼓的音色調得很爆,這麼一來金屬敲擊聲若用力過度,聽起來便會太過刺耳。所以在敲銅鈸(Cymbal)的時候我必須小心翼翼、放輕力道,相對的在打鼓組時就要用上比平常還重的力氣。」冠佑回憶起來仍然心有餘悸。

「銅鈸跟鼓組要分開用兩種不同的力道,加上銅鈸每片大小形狀都不一樣,還得一一從中去微調,讓我整個身體用起力來非常彆扭,那是一種非常不協調的打法。錄音師還跟我說,全日本只有一個鼓手曾作到這種錄音方式,我一聽馬上心就涼了半截。」

「不過最後出來的成果讓我十分滿意。」

》09。夜訪吸血鬼
詞/阿信 曲/冠佑

吸血鬼在月光下優雅踩著形單影隻的爵士舞步,耗盡千年孤寂只為尋找同類的影子。

「寫下〈夜訪吸血鬼〉時並不覺得它很愉快或陽光,反而是帶出了心中比較黯淡的一面,聽來有點心酸、有點悲,不管是對現在社會上的氣氛,還是以前跟現在自己在想法上的差異,不由得去想,長大到底是好是壞?」歌曲原作者冠佑語重心長地說道。

「十七歲的時候,長輩老師們都不斷對我們說,現在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時期。當時的我們根本把這些話當耳邊風,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那些都是忠告。而現在年輕人會面臨的問題,又遠比當時的我們更加複雜;但我相信他們都很機靈,自會找出一番對應之道。現在的年輕人有機會看到更多社會上形形色色的寫實面貌,而早熟未必是件壞事,反而能讓他們在一番歷練後更能產生免疫力。」

「〈夜訪吸血鬼〉的歌詞涵義是看身旁朋友都逐一走入家庭,環視四周只剩自己一人,同類都先一步離去了,讓吸血鬼感嘆自己活得太久。」阿信細心解釋歌中意涵。「〈如煙〉則恰好相反,是在說自己的生命活得太短,還有太多事情沒有完成。」

「〈夜訪吸血鬼〉裡唱著:『青春遺忘我們 卻又要給 回憶的美 就像玫瑰 要餘生流血又流淚的受虐』,而〈如煙〉中則說:『有沒有那麼一朵玫瑰 永遠不凋謝 永遠驕傲和完美 永遠不妥協』。這兩首歌從很多層面來說都在彼此呼應。」

「當初提筆寫這首歌時,就希望它不是只有制式的搖滾曲目編法。」冠佑解釋道。「不論就編曲或歌詞上,〈夜訪吸血鬼〉都跟以往的作品大不相同,而且感覺上它根本不像是五月天的歌。」

「〈夜訪吸血鬼〉是五月天很不一樣的嘗試,玩弄不一樣的律動。」怪獸補充道。從輕爵士風味的開場,轉瞬間又再破題變格,重裝搖滾隨之傾瀉而出,僅僅一曲中便已風格變化多端。

「尤其開頭可說是難得的貝斯Solo,因為一張專輯只能有一首貝斯Solo,」怪獸開玩笑地說,不遠處的瑪莎立刻連聲抗議。「既是怕瑪莎彈起來太累,而一般電腦喇叭上又聽不太出來低音的表現差異。」

》10。如煙
詞/阿信 曲/石頭

一首歌的時間,走過千轉百回生死枯榮,聽遍繁華綻放與凋零枯萎,陰晴而又再圓缺,轉瞬間也從頭到尾又再活過一遭生命的無常歲月。

「這首歌從頭到尾歌詞都沒有半句互相重複。」怪獸佩服道。「阿信作了很大膽的嘗試,因為流行樂多半都希望能盡量讓歌迷容易記住,他卻刻意反其道而行。的確也唯有這種書寫方式,才能真正如實描繪出這麼大的命題。」

》11。後青春期的詩
詞曲/阿信

撥開了烏雲,生命所有的疑問,也幻化成了吉他與弦樂所譜就最純淨的詩。

除歌詞意涵間的呼應對照,五月天在聽覺上的彼此連結也花費一番苦思,好比說〈夜訪吸血鬼〉接到〈如煙〉中的弦樂急速爬升;在〈如煙〉與〈後青春期的詩〉之間,團員們也安插了一段空氣聲,以呼應曲名;〈後青春期的詩〉的結尾與〈笑忘歌〉的前奏則都是以瑪莎的口琴連結。唯有仔細側耳傾聽,才能察覺箇中巧妙安排。

》12。笑忘歌
詞/阿信 曲/怪獸

看盡悲歡離合,再大苦痛也只化成嘴邊一抹微笑,以及手牽手一起唱過這首琅琅上口的歌。

「在這個數位化的時代,人們一買到唱片可能立刻就用電腦轉成MP3,專輯的概念變弱了,反而被切割成一首首獨立的歌曲,一切都變成單曲導向。但那是使用者端的個人選擇,作為一名創作者,我相信還有許多概念可以挖掘。」怪獸解釋著。

「好比漫畫《將太的壽司》裡便有提到,師傅在捏壽司時,每一道的滋味濃淡都會影響到下一道壽司在嘴裡嚐起來的味道;聽歌時的順序就跟上菜的先後次序一樣重要。」

「如果沒有仔細咀嚼歌詞涵義的話,單獨去聽〈笑忘歌〉可能就會覺得它太過正面、太過光明了。然而光明接在黑暗之後出現,才顯得出它的可貴,聽眾也才會從中被治療。」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曾經認真的付出, 卻輕易的被人用橡皮擦就抹滅, 感覺真的很糟, 但.....還是要面對, 因為逃避就等於是承認了被否定的價值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五月天阿信 熟悉不?Happy.Birth.Day~ 
咦? 企鵝搬家去了北極?
photo from MAYDAY 官網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Ok, now we're here.
Stay tune.
(❛ᴗ❛人)✧
1
Add a comment...

李小悅

Shared publicly  - 
 
沒有雪花的冬天怎麼能叫做冬天呢  我想堆雪人~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People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Female
Other names
長髮飄飄
Story
Tagline
BE HAPPY
Introduction
我是李小悅 
Links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