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Yang Yang Su
15 followers
15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不要不要
就是要。 在更衣室裡面 “跪下來,取悅我。”男人對著女孩命令著 “不要嘛~”女孩不想要在正常人的身份下服從 “我說跪下”男人的聲音冷了下來 “不要!”在男人的視線下女孩有點害怕還是嘴硬著 男人一把扯住女孩的頭髮往下按 女孩吃痛只能順著力道跪下 嘴巴也瞬間被填的滿滿的 像是對女孩不聽話的懲罰 每一下都深深地刺入喉嚨的深處 眼眶裡一下子就緒滿了生理性的淚水 想要伸手推拒 男人卻早一步將她的雙手控制在身後 肩膀被拉扯的疼痛和幾乎無法呼吸的恐懼 女孩嗚咽著想要求饒 “現在會乖乖聽話了?” 無法言語的女孩只能用力地點頭...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定位
深夜的書局只有零星的顧客 或坐或站的踞在自己的角落裡 此時的女孩蹲坐在過道旁的階梯上 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突然背後一個推力 完全不設防的女孩向前撲了過去 四肢著地的同時還有一點茫然 只見前方有一雙男士皮鞋 隨著仰頭的動作看見筆挺的鐵灰色西裝褲 微微隆起的褲襠 潔白的襯衫 袖口處隨意的挽起露出精實的手臂 形狀明顯的喉結 濃眉以及端正的五官 只是眼中明顯帶著戲謔的笑意 女孩突然意識到自己窘迫的姿勢 急忙想要站起來 男人突然把手放在她的頭上 溫暖的卻也帶著強制的威嚴 迫使女孩只能繼續保持跪伏的姿勢 接受頭頂一下下的...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斥責
女孩的貓咪總是很調皮 四處衝撞或是搔壞家裡的沙發 捏住貓咪軟嫩的後頸 無視牠楚楚可憐的無辜眼神 一條條細數牠犯下的錯誤 時不時對著屁股招呼著巴掌 最後 再把牠關進籠子裡反省 有一天女孩不小心犯了錯 男人抓著她的頭髮狠狠的斥責 屁股也被打的通紅 女孩覺得好委屈好委屈 委屈的想要撲到男人懷裡求安慰 可是這是懲罰 懲罰完是沒有抱抱的 當女孩跪在牆角反省自己的同時 不禁想到貓咪如果知道 牠的主人也被她的主人懲罰的話⋯⋯ 難道這就是一物降一物!?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分身之術
小主人最近練就的新技能之一。 女孩跪在床上 雙手縛在背後 毫無反抗能力的被主人使用著 正當想要開口求饒的時候 一根肉棒趁勢插入了女孩的嘴巴 女孩一驚立馬開始用舌頭抵抗 但是肉棒的粗度和硬度都感覺好熟悉 有點困惑但還是乖乖的舔舔 直到主人盡興 抽出女孩口中的肉棒換上小主人本人 女孩才發現原來有兩個小主人 來不及多想 主人就把沾滿口水濕漉漉的肉棒 用力的推進女孩體內 並且命令她好好的騎乘服侍 上下兩個洞開始認真的取悅兩個小主人 主人也樂此不疲的交換小主人們的位置 徹底的使用了女孩所有的孔洞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時光機
大雄進入抽屜 愛麗絲跌進樹洞 每個人都有一種途徑展開冒險之旅 女孩爬進後車廂 廂門闔上的一瞬間帶走了所有亮光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裡 無措的摸索著 但隨著空間開始移動 周邊的黑暗漸漸凝結成七彩線性的光條 分不清是光在後退 還是人在前進 只聽見耳邊咻咻的風聲 停下了 一切又回歸靜止 女孩爬出後車廂 景物依舊 剛剛的所有經歷都像是一場夢境 如此的虛幻又如此的美好 只有身上的疼痛是如此的真實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主人,是我~
夜裡 女孩站在門外小心翼翼的按下門鈴 一陣腳步聲後 螢幕上出現男人的身影 "誰呀?"與慵懶的聲音 "主人~是我,請幫我開門"女孩請求著 "噢?說清楚妳是什麼。" "我…我是主人的小母狗" "怎麼證明?我這裡可不是收容所" 女孩突然明白 出門前男人在她身上寫字的用意 在一陣掙扎猶豫之後 女孩緩緩的解開胸前的扣子 將乳頭對準面前的對講機 咚!咚!咚! 耳邊傳來自己的心跳聲 彷彿經歷了數小時 "喀啦"門開了 迎接她的是一個好溫暖的懷抱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你滿足嗎?
我不滿足,但我知足。 現在這樣很好 在一起的時間不多卻很開心 讓我體會和經歷了很多 就算未來分離也只會難過一下下 不會動搖根本不會傷筋動骨 結論是Z>B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抽離
這是一種檢視自我的方式。 以自己為圓心 把所有的東西都往外撥 跟它們保持一個手臂的距離 務必維持身旁的淨空 然後開始原點旋轉 一一的檢視和釐清 就像一個微型宇宙 當綜觀全局的時候 視野突然變得很開闊 從一個旁觀且客觀的角度 有了頭緒之後 再把它們重新放置到不同的軌道上面 就可以若無其事的繼續了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巴別塔
"叫主人!" "喵喵喵" "喵喵~喵喵喵喵喵" "原來想要摸摸呀。" 因為妄想建立巴別塔 主人和寵物只能說著各自的語言 於是用身體和眼神 不斷的來回拉鋸試探著 試圖尋找跨越屏障 更貼近彼此的方法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想像結束
"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說罷你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我站在原地 動彈不得 唯有兩瓣嘴唇劇烈的抖動 吐不出任何一個挽留的字句 睜開眼睛 摸到了滿臉的濕意 這是一種臆症 經過想像創造恐懼 因為恐懼產生更多想像 如此往復 恐懼越滾越大 最終一切變成了現實 想像和現實 是因還是果?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