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Daisy Lin
2,868 followers
2,868 followers
About
Daisy's interests
View all
Daisy'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美国之音直播中断 郭文贵推特报平安(图)

4月19日北京时间晚9时(美东时间上午9时),郭文贵在美国接受美国之音直播采访。1小时20分钟后直播突然停止,美国之音主持人说声“对不起”,由于某种原因必须终止采访直播。...
- See more at: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17/04/20/820497.html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国际刑警组织解释“红色通报”的功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周三在例行记者会上确认了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流亡在海外的中国巨富郭文贵发出了红色通报,中国媒体报道说,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并声称郭文贵在劫难逃。那么,国际刑警组织根据什么针对一国的公民“签发通缉令”?红色通报之后,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是否有义务同中国警方合作逮捕嫌犯?

本台书面询问了总部设在里昂的国际刑警组织。

以下是国际刑警组织的书面回答。

首先国际刑警组织强调刑警组织本身并不签发逮捕令。国际刑警组织190个成员国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向刑警组织提出要求,要求就该国追捕的嫌犯向其他国家发出通告,这就是所谓的“红色通报”。国际刑警组织必须核实该要求是否符合刑警组织的相关规定,才能签发红色通告。一旦发布红色通告,其他成员国都将收到有关嫌犯的具体资料,发出逮捕令的国家可以在国际刑警组织的网站上刊登简要的消息。

但是,案件的调查情报都掌握在签发逮捕令的政府手中,国际刑警组织一般拒绝对案件加以置评,除非在特殊的背景下,或者在涉及国家的要求之下才会打破惯例。

就红色通报的具体含义,国际刑警组织解释说,它是由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在成员国的要求下签发的。它的作用是一个国家要求另一个国家将其通缉的嫌犯逮捕并将其引渡回国,但红色通报不同于国际通缉令。国际刑警组织也不会专门派警察逮捕嫌犯。

红色通报并没有强制性质,国际刑警组织并不能强迫某一个国家采取措施,逮捕嫌犯,各成员国根据其自己国家的司法价值来决定是否执行红色通报。

自从中国前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就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之后,国际人权组织纷纷质疑国际刑警组织的公正性,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魏京生上周在国际刑警组织总部里昂举办记者会,呼吁该组织在对待政治异议人士问题上不要与中国政府合作。

以下是国际刑警组织媒体部信函原件:

INTERPOL n‘émis pas les mandats d'arrêt.

Dans le cas où la police de n’importe lequel des 190 pays membres d‘INTERPOL communique au Secrétariat général de l’Organisation,à Lyon,des informations relatives à une enquête ou à des personnes en fuite,ces informations demeurent la propriété du pays membre qui les communique. En conséquence,INTERPOL s‘interdit tout commentaire sur des affaires ou des personnes précises,sauf dans des circonstances particulières et avec l’accord du pays membre concerné.

S‘agissant de votre demande nous vous engageons à prendre contact avec les autorités du pays dans lequel vous pensez qu’une enquête est en cours.

S‘il est demandé à INTERPOL de publier une notice rouge à la suite de la délivrance d’un mandat d‘arrêt,les informations sont transmises à l’ensemble de ses 190 pays membres après un examen visant à s‘assurer que la demande est conforme à notre réglementation.

Les pays membres ont par ailleurs la possibilité de faire publier une version abrégée de leurs notices rouges sur le site d’INTERPOL.

Si aucune notice rouge n‘est publiée,c’est soit qu‘aucune notice n’a été demandée ou émise à l‘encontre de cette personne,soit que le pays demandeur a indiqué ne pas vouloir diffuser la notice au public.

Une notice rouge est une demande d’arrestation provisoire d‘une personne en vue de son extradition. Elle est publiée par le Secrétariat général à la demande d’un pays membre se fondant sur un mandat d‘arrêt national en cours de validité. Il ne s’agit pas d‘un mandat d’arrêt international.

Les personnes faisant l‘objet d’une notice rouge sont recherchées par des autorités judiciaires nationales (ou le cas échéant,par des Tribunaux pénaux internationaux). Le rôle d‘INTERPOL est d’aider les services de police nationaux à identifier ou à localiser ces personnes en vue de leur arrestation et de leur extradition.

Les notices rouges ne sont diffusées aux pays membres d‘INTERPOL que si le Bureau central national (B.C.N.)demandeur a fourni toutes les informations requises par le Secrétariat général.

Le Secrétariat général d’INTERPOL n‘envoie pas de policiers arrêter les personnes visées par une notice rouge.

De nombreux pays membres d’INTERPOL considèrent cependant la notice rouge comme une demande d‘arrestation provisoire,en particulier s’ils sont liés au pays requérant par un traité bilatéral d‘extradition. Lorsque des arrestations sont opérées sur la base d’une notice rouge,elles le sont par des fonctionnaires de police des pays membres d‘INTERPOL.

INTERPOL ne peut pas exiger d’un pays membre qu‘il arrête une personne faisant l’objet d‘une notice rouge,ni le contraindre à le faire. Il ne peut pas non plus contraindre un pays membre à prendre quelque mesure que ce soit pour répondre à la demande d’un autre pays membre. Chaque pays membre d’INTERPOL décide lui-même quelle valeur juridique accorder à la notice rouge sur son territoire national.

http://www.botanwang.com/node/83319
来源:法广
作者:杨眉
#国际刑警组织 #红色通报 #时事见解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石濤:中共正在被它的核心勢力五馬分屍 郭文貴美國之音爆料被中斷

中國富豪郭文貴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過程中被中斷節目,蘋果日報報導最新的報導中說:“《美國之音》在網上直播郭文貴專訪,約一小時後直播訊號突然中斷。由節目片段可見,當郭文貴提到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名字時,主持人突然打出代表停止節目的打圈手勢,郭文貴隨後一臉錯愕,畫面中斷。郭文貴在訪談中表示,傅政華以他的家人、員工和資產為要脅,要他調查王岐山外甥姚慶所持有的海南航空近年來的貸款、不動產、海外存款等資金往來情況。傅政華並提供詳細完整的個人資料、私人飛機編號等檔方便他調查。 郭文貴並透露,傅政華還說,這是習近平親自下的令,「因為他不相信王跟孟兩人」。 此外,郭文貴也提出錄音檔,指控傅政華透過他的大哥向郭文貴索賄5000萬美元,以交換他在中國的家人、員工自由。”

這件事情就很有趣了, 我們無法知道事情真相到底如何,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在習近平反腐之下,中共內部各班人馬都在拼命保命中。每一派勢力就好比一匹拼命掙脫韁繩束縛的野馬,在不願意、不情願被絞殺或拖累的背景下,各自使出渾身解數,以魚死網破之決心、行為,希望能夠保護自己的權益、性命,和所謂的公平。

郭文貴有錢,很多錢被封殺了,但在海外還是有飛機,有船,有高檔的俱樂部,自己在推特上說,他穿5個品牌的衣服,每年要定70套,也就是350套,一天一套就差15套了,這絕對叫做有錢人。他在推特上發了很多照片,有自己的風格,應該是請人拍攝的。他為甚麼在推特上這麼顯露呢,就是有他內心中的憤憤不平之處。他認為自己受了冤枉。他有上百億美元的資產,但同樣也會痛苦。最終要仰仗推特去烘托一種氛圍,所以我一直說,你的錢財和你肉身是同等層次的,當你超越不了的時候,永遠都會痛苦。

而在此之前,郭文貴被國際刑警組織發出通緝令。

德國之聲的報導《大佬海外"爆料"中共內幕 今遭全球緝拿》中說:“近日,生活在美國的中國商人郭文貴高調向媒體爆料,指控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家族秘密斂財。中國外交部在週三表示,國際刑警組織已經向郭文貴發出紅色通緝令。”

馬雲控制的《南華早報》是最早爆料說紅色通緝令是應中國要求發出的,報導中顯示的通緝令是中文的,但我去總部在法國的國際刑警組織網站沒有發現中文的通緝令,不過現在中國外交部確認了這件事情。

“在美流亡的中國商人郭文貴近日不斷爆出猛料:他在3月初接受"明鏡電視"的視頻專訪,指控賀國強家族掠奪北大方正的國有資產和自己的股權。他當時還表示,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他在兩次長達數小時的採訪中,描述了他與中共退休高官賀國強之間的爭鬥與恩怨。”

文章引用了《紐約時報》傅財德的文章,其實又把冷飯炒了一遍,傅財德2012年在彭博通訊社工作的時候是打擊習近平的,傅財德的文章發表兩天後國際刑警組織發佈了紅色通緝令,而德國之聲的報導中說是因為郭文貴揭露賀國強,我個人認為有這個成份但不一定是決定性因素。

郭文貴知道自己遭到國際刑警組織通緝後接受了美國之音的專訪,國際刑警組織是國際認可的一個組織,發出的通緝令並不是國際逮捕令,所以被通緝人的所在國並不一定執行通緝令,但如果該國是國際刑警組織的成員國,就有責任確認一些被通緝人的資料。

“據《南華早報》和《東網》援引消息人士稱,國際刑警組織在週二(4月18日)晚,已經應中國方面的要求,向郭文貴發佈紅色通緝令。報導稱,郭文貴涉嫌曾向去年落馬、正在接受調查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行賄6000萬元人民幣。”

當時郭文貴有1.6億的人民幣被銀行凍結了, 所以行賄馬建11次,來解決他當時的困境,
“中國外交部在週三(4月19日)證實了國際刑警組織對郭發出“紅色通報”(即“紅色通緝令”)的消息。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例行記者會上稱郭文貴為“犯罪嫌疑人”,但沒有指明郭涉嫌何罪名。
郭文貴在2013年和2014年登上胡潤百富榜(中國區),分別排在第323位和第74位。財新傳媒曾報導稱,他的迅速發跡是依賴政壇中的一些重要人物。在2015年3月一篇題為《權力獵手郭文貴》的報導中,郭文貴被認為與中國國安系統有密切的政商關係。”

這也是郭文貴和胡舒立衝突的原因。不知道郭文貴是否會把他知道的那些高官的機密揭露出來,之前他揭露的內幕並不多,所以紐約時報盯在了賀國強和他兒子身上,其他人根本就不大談,道理很簡單,現在死的副部級都不如腳底下踩的螞蟻,明白的人都知道,到昨天十八大的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都死了29個了,多死一個部級,少死一個部級無所謂,正好空出來給別人,現在關鍵是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員誰死,不拿出這個不叫爆料,所以現在太多的人如坐針氈了。

昨天和幾個朋友到川菜館吃飯,老闆和老闆娘都看我的節目,和老闆娘聊起來,她說自己也是修佛的,很多和尚到她的飯店吃飯,我一聽心裏就打鼓,和尚到川菜館吃飯?很多明白佛家道理的人知道,對專修的人來說是不太合適的。

老闆娘說自己也相信輪迴轉世,我問她是什麼在六道中輪迴,她有些答不上來。我說就是人的元神,就是主原神是不死的,人肉身就像元神乘坐的公共汽車一樣,上了車坐兩站就下來了,無論在車上坐幾站對這個生命來講都是有緣由的。

老闆娘說我比喻的很有趣,我說我們生活在今天的環境中,一些東西很難分辨。
老闆娘說就相信自己,因為來到海外這麼多年一手創業誰也沒幫過她,她擁有的一切當然就認為是自己努力和成功的結果。我說如果你也是以這樣的心態修佛的話,你認為自己一定能成功,那就很麻煩。因為你在人中成功了,用自己強烈的自以為是的觀點去對待更高級的生命,能夠懂得什麼叫空和無嗎?懂得如何去悟,和忍的含義嗎?她認為我說的有道理。

臨走了,她說石先生,我可得提醒你,佛就有一個。我說,是釋迦佛是要求弟子信他就不能信別的,釋迦佛還講過未來佛彌勒要傳法度人,那彌勒佛是不是佛?大日如來和藥師佛是不是佛?她看著我,就沒說話了。

我說是因為人貪婪,所以各門各派只能約束著人,專一去修,因為覺者們知道人就是這個樣子。很多人哪個佛都拜,心裡說,佛,我可交了香火錢了,你得保佑我生兒子、發財、沒有病。哪一門的好處都想佔著,什麼都拜,然後對人說,我是修佛的。人控制不了自己,用人心對待信仰,就是今天人墮落的根本原因,現在的人已經無法辨別其中根本的不同了,很多人有信仰只是為了找到心靈上的慰籍,因為紅塵中遇到太多事情傷了他的心,無論有錢和沒錢的人都是同樣的。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别把你的孩子养得令人讨厌
上周六的时候,带儿子去电影院看新版的《美女与野兽》。本来他就是冲着野兽去的,所以时间一长,碰到沉闷的人物对话时,没看到野兽,他就很不耐烦了。

起初就说不想戴3D眼镜,因为不舒服。在自己的座位上扭来扭去,我也没说什么。

但是过了一会,他就站了起来,小小的个子对后排也没影响,可他却还想着去扶着前面的椅背,这时前排的人当然就会被打搅到。

我赶紧把他拉了回来,小子一点也不高兴地嘟着嘴巴。我轻轻地把他按在自己的座位上。他就说自己饿了,想闹点动静出来。

小孩总是会想着各种法子来对付自己的无聊,有时是为了获得父母的注意。于是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带他去外边买东西吃。

出了影厅,我郑重地告诉他刚刚的行为不对:“因为这是大家看电影的地方,不是我们家。你这样做,会打搅到其他人,这样会成为一个令人讨厌的人。”

小子这时候好像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后来捧着爆米花进去后,规规矩矩地坐在那直至剧终。

为人父母应该都有这样的经历,自己的孩子在餐厅里,或者是高铁、汽车、飞机这些公共的地方,总是会不小心打搅他人,或者被其他的熊孩子打搅。

这样的行为如果父母不去及时帮孩子改正,久而久之成为了习惯,那是害,不是爱!

2

很多时候,父母打着孩子天性自由的旗号,让孩子肆意妄为,往往养出一个让人讨厌的孩子。

上次有一个妈妈在群内说:

“自己看带女儿去商场的儿童乐园玩沙子,一个小男孩不断从高处向自己扬起沙子,我制止了这个小男孩几次,但是他置若罔闻,依然没有停止这种行为。”

他妈妈也喊了几次:“别朝小朋友扬沙子啊。”

没有用,他依然继续。

同去的朋友感慨道:“肆意妄为,谁都喊不住,现在这样的小孩不少啊。”

其实,这样的情况我们都应该见过。而这样的孩子,估计除了他妈之外,没多少人会欢迎吧。

有的父母真的是喊一句就行,怕自己禁止孩子,让孩子变得胆小。而且想当然的觉得孩子长大了会懂事,小时候皮一点更好。而有的父母喊都不喊,装作没看见。

我有时候带着儿子出门,听到无数次的声音说,男孩子就是要皮一点。

的确,顽皮是男孩的天性。但孩子需要这天性的自由舒展之前。一定要有一个规矩:那就是不能妨碍其他人。

因为只有尊重他人,照顾他人的感受,拥有同理心的人才会得到他人的欢迎和尊重。

所以,当儿子一个人在广场上奔跑着,发泄自己的精力时。完全可以由着他尽情尽兴,而在影院或者其他的公共场所,或者与人一起游戏时,就得有规矩才行。

很多时候,当他生气或者不小心打了小朋友的时候,都会让他去想想假如你被打了。你的心情会怎么样?

或者本来是该你玩了,却被人抢了先。你的心情又如何呢?

帮助孩子慢慢发展出同理心,学会识别并照顾别人的感受。孩子才不会成为一个只顾自己不顾别人、令人生厌的人。

3

父母应该尽早地让孩子明白:世界是大家的,有些东西不属于你。

以前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值得父母深思。作者从自己的亲身经历给我们说了教养的重要性。

“那是在一辆公共汽车上。我在始发站上了车,坐到最后一排。在我的后面,紧跟着上来一对母女。

妈妈三十多岁,戴着无框眼镜。她的女儿五六岁,怀里紧抱着一只毛绒玩具。

那时车厢里尚有部分空座,可是小女孩瞅瞅那些空座,然后坚定地指指我,对她妈妈说:”我要坐那里。“

我愣住了。

女人抱歉地冲我笑笑。她低下头,对小女孩说:”咱们去那边靠窗的位置坐吧。“

”不,我要坐那里!“小女孩再一次指指我。

我不知道小女孩为什么非要坐到我的位置。但我知道,现在她与妈妈犟上了,任女人如何哄她,就是站在那里,不肯随女人去坐。

我想,现在小女孩想要的并非是一个座位,而是一种满足。或许大多数时候,她的这种满足可以在家里得到,在她妈妈那里得到。问题是,现在,她并不是在家里。

作者也没有让步,给这个孩子上了一课。

那天我必须拒绝她,不仅要用语言,还要用行动。

告诉这个小女孩:这世上,有些东西并不属于她。不属于她的东西,并非撒娇,或者威胁唯一可以对她没有立场和底线的妈妈就可以得到的。

我觉得这是为人父母者,都需要让孩子明白的道理。所以,当孩子在超市里躺在地上发脾气,让你满足他;当孩子在家里撒娇,让你听他的。你该怎么办?

当孩子第一次这样做的时候,就不能让孩子”得逞“。而聪明的孩子们,就会明白这样做毫无作用,下次往往不会这样做了。

如果没有尽早树立规矩让孩子明白这个道理,那孩子终究会被这个世界狠狠教育一番的。

4

在养孩子的过程中,说到底,父母的价值观如何,就会影响到孩子。在孩子三观形成的过程中,起着最重要作用的就是家庭教育,因为学校往往不会像父母一样了解到自己的孩子。

金星曾提到自己的育儿标准:孩子走向社会不招人讨厌就行。

”我对子女成长教育的标准是:有一天走向社会,这三个娃不叫人讨厌就行。孩子走入社会招人厌烦,是真正失败在起跑线上了。

你的言谈让人舒服,是创业及做任何事的第一步,第一步是谁教的,指望学校吗?我看够呛。

我和社会、学校抢孩子,抢的是一个价值观,一个道德标准,最后是一个态度。

归根到底,把什么价值观灌输给孩子,就结什么果。”

因为父母的见识和教养,是影响孩子最深的。

养一个有教养的孩子,做一个不被人厌的人。任重而道远,却不可不为之啊!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04/%E5%88%AB%E6%8A%8A%E4%BD%A0%E7%9A%84%E5%AD%A9%E5%AD%90%E5%85%BB%E5%BE%97%E4%BB%A4%E4%BA%BA%E8%AE%A8%E5%8E%8C.html
来源:
养育男孩
作者: 鱼爸

#父母 #亲子 
Photo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大佬海外“爆料”中共内幕今遭全球缉拿

近日,生活在美国的中国商人郭文贵高调向媒体爆料,指控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前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家族秘密敛财。中国外交部在周三表示,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向郭文贵发出红色通缉令。

在美流亡的中国商人郭文贵近日不断爆出猛料:他在3月初接受“明镜电视”的视频专访,指控贺国强家族掠夺北大方正的国有资产和自己的股权。他当时还表示,披露的只是冰山一角。他在两次长达数小时的采访中,描述了他与中共退休高官贺国强之间的争斗与恩怨。

《纽约时报》周一(4月17日)发文聚焦此事,报道标题即为“'大老虎'不止周永康?郭文贵爆料直指贺国强”。

与此同时,《纽时》报道也称,郭文贵在接受明镜采访时没有提供“任何有关贺家人不法行为的证据”,只讲了些吓人的话。但《纽时》早前的调查“摸清了贺国强家族的金融网络”,发现贺氏家族确实曾经间接控股中国大券商方正证券。可见郭文贵所言也并不完全是捕风捉影。

尊敬的网友们好:我一切都好勿担心.刚刚开完会.我要休息了.明天还有几个商务会议.万分感谢你们理解你们的担心.请大家深信邪不压正.不要让恐惧成为那些坏人们的工具

“郭文贵是草根出身,农民出身,不怕死”,郭文贵在此前接受视频采访时说。“如果你再来做,那我没有办法,我只能给你开炮。我不想和你战争,但是贺锦涛(贺国强之子)先生,你对你的言行、对你的所做所为,包括你的钱财,都要看好了,你要负责任。”

这位流亡中的中国“大佬”如此敢说,让人们不禁猜测其背后是否暗藏政治力量。对于中共而言,今年正值五年一次的权力更迭之际,风吹草动都引入联想,何况是如此高调的爆料。

在他的个人推特上,郭文贵宣布,将在纽约时间周三(4月19日)上午9时与美国之音进行三个小时的直播,主题是“以名贵的名义要求不要以黑反腐”。他还在推文中写道,希望这次直播“是揭开中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腐反腐、以贪反贪真相的开始”。

另一方面,据《南华早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国际刑警组织在周二(4月18日)晚,已经应中国方面的要求,向郭文贵发布红色通缉令。报道称,郭文贵涉嫌曾向去年落马、正在接受调查的国安部副部长马建行贿6000万元人民币。

中国外交部在周三(4月19日)证实了国际刑警组织对郭发出“红色通报”(即“红色通缉令”)的消息。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称郭文贵为“犯罪嫌疑人”,但没有指明郭涉嫌何罪名。

郭文贵在2013年和2014年登上胡润百富榜(中国区),分别排在第323位和第74位。财新传媒曾报道称,他的迅速发迹是依赖政坛中的一些重要人物。在2015年3月一篇题为《权力猎手郭文贵》的报道中,郭文贵被认为与中国国安系统有密切的政商关系。

http://www.botanwang.com/node/83293
来源:德国之声
#郭文贵 #贺国强 #权斗 #时事见解



Photo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