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Xiaolin Wang
1,141 followers|716,015 views
AboutPostsCollectionsPhotosYouTube+1'sReviews

Stream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中苏边界战争的真相

标题上之所以称之为“中苏边界战争”,是包括了黑龙江边境的珍宝岛战役和新疆边境的铁列克提事件。因为双方介入的兵力达到军一级的规模。珍宝岛战役全国都知道,但铁列克提事件知道的人就很少了。铁列克提事件是苏军对珍宝岛战役的报复。

在中苏边境发动战争,是毛泽东的决策,这是建国以来毛泽东作出的最冒险的战争决定,不但把世界第二强大的霸权邻国变成了处于战争状态的敌对国,而且几乎使中国遭受苏联核打击。

1960年中苏两党关系破裂后,边境形势随之紧张,冲突时有发生,双方都指责对方挑衅,但基本都是属于打架范畴的非武装冲突。对于1969年3月2日的战斗,我国媒体的调子是一致的,是苏军先发起的进攻。而我得知的却是另一种情况。

1970年我大学毕业后入伍沈阳军区,当时沈阳军区某副司令是我父亲的老战友,我曾在他家住过几次。珍宝岛战役时,他是黑龙江驻军23军的军长,直接参与指挥珍宝岛战役。从他及他的秘书那里,我断断续续听到的情况如下:

珍宝岛和七里沁岛是当时边境冲突的焦点,为了避免擦枪走火,双方都不许带子弹。开始时我们吃亏,因为苏联人高马大,打不过他们。后来从沈阳军区各个野战军调侦察兵(现在的特种兵)与苏军对恃,侦察兵练就一身过硬的擒拿格斗本领,使苏军在徒手对打中不断吃亏。苏军发现后,也从其他部队调来会武功的,并用装甲车冲撞我战士,我们又开始吃亏。

在这种情况下,沈阳军区报中央批准,选地点找借口用武力给予反击。开始选择绥芬河中苏边境线上,但因是陆路接壤,边界划定难以说清,加上有利于苏军机械化部队,故放弃了。第二方案就是选择珍宝岛,该岛位于乌苏里江主航道中方一侧,在此开战容易表明苏军是侵略行为。我方一侧山多林密,有利于我军机动作战,不利于苏军机械化进攻。

方案报请中央和毛泽东批准后,沈阳军区做了周密的部署,按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说法,准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从三个军抽调了三个侦察连,由有作战经验的参谋人员带队进行了专门的训练。2月26日作战计划下达到部队并传达了毛、林、周的有关指示。

3月2日战斗打响。

战斗的第一目标是消灭一名叫伊万·斯特列尔尼科夫的“瘸子上尉”。伊万原来是中尉,在边境冲突中很是嚣张,后来被我调来的侦察兵打伤了腿,落下了残疾。苏方把他视为英雄,提拔为上尉,任命为边防哨长。他回来后更加变本加厉,边防战士都恨他,称他为“瘸子上尉”。

3月1日深夜,我军3个连悄悄来到珍宝岛潜伏下来。2日上午派出十多人大摇大摆出现在珍宝岛,引诱苏军出来。“瘸子上尉”带领二十多人乘装甲运输车赶到珍宝岛,看我人不多,只带领6名士兵迎着我军走过来,发出警告。当双方的距离达到五六米时,我方走在前排的战士突然闪开,后面的班长提起装满子弹的冲锋枪扫射,当场将苏军7人全部击毙。战士们恨透了“瘸子上尉”,据说对尸体补射了不少枪。同时,我事先埋伏好的士兵向装甲车上的其他苏军开火,苏军措手不及,二十多人全被消灭。听到枪响后,苏军另有二十多人乘装甲车赶来增援,双方激战一小时,我方又击毙、击伤多名苏军士兵。这就是我所听到的真相。

听到这些,我脑海里浮现出3月4日我和北京数十万人民一起到苏联大使馆示威游行的情景。当时我国宣称:“由于苏联边防部队侵犯我领土,并首先开枪打死打伤我边防战士多名。我边防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奋勇还击,胜利的击退了苏军的侵略。”

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中国老百姓是不可能知道真实的情况。

3月15日的战斗,我方最大的成果是击毁并缴获苏军一辆最新式的坦克。

战斗是在双方都有准备的情况下爆发的,但双方的力量悬殊,苏军只是边防部队的反击,而中国是主力部队参加战斗。时任23军军长的副司令告诉我,我一个加强团事先夜里埋伏在珍宝岛,为了减少在苏军炮火下的伤亡,战士们在冰冻土上挖掩体,他亲自检查,不允许有丝毫侥幸心。苏联指挥官列昂诺夫上校率领部队本想打中国边防部队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对手不但早已准备好,而且兵力强大,他急忙电告指挥部请求派坦克和炮兵增援,恰恰勃列日涅夫和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科正在国外访问,竟无人能作决定。一直拖到中午与勃列日涅夫取得联系后,苏军才向边防军派出增援部队。

苏军派三辆坦克从珍宝岛后面的江面上包抄,妄图两面夹攻我在珍宝岛的部队,没料到我军在结冰的江面上布下反坦克雷,坦克只管轰隆隆往前冲。我方事先埋伏好的部队上百门反坦克火炮、火箭筒一起开火,却发现对苏军坦克毫无作用。直到苏军第一辆坦克被反坦克地雷炸断履带停下来,这时一颗40火箭弹不偏不倚正好击中坦克履带和履带挡泥板之间最薄弱的地方,其概率如同流星砸中人头一般,将苏军坦克驾驶员的双腿烧断。列昂诺夫上校就在这辆坦克上,当时吓坏了,因为T62坦克是苏联最新式坦克,原认为中国没有武器能对付。列昂诺夫等钻出坦克逃跑,结果被击毙。苏军第二辆坦克发现大事不妙,掉头逃跑,与第三辆坦克相撞,虽然处在我军密集火力下,这两辆坦克仍然跑掉了。

我军反坦克武器对苏军坦克失去效力的消息传到中央军委,震动高层,毛、林、周都表态无论如何也要把这坦克弄回来。苏联高层也下令绝不能让中国得到坦克。3月17日的战斗,实际上是我军与苏军争夺这辆T-62坦克的战斗。苏军想炸毁坦克没有得逞,就用重炮轰击,轰不坏,把冰层轰塌,坦克沉入江中。后来在我北海舰队潜水员的帮助下,将坦克捞出送到北京,作为苏军侵犯我国的罪证在军事博物馆展出。1971年我回北京探亲,特意去看这坦克,注意到坦克履带和履带挡泥板之间极不显眼的地方,用白色油漆在火箭弹穿透的小孔周围画了个圈。

对坦克的研究让军方大吃一惊:一是坦克装备了大功率柴油机,战斗全重37吨,时速高达50公里;二是大口径115mm滑膛坦克炮,其穿甲弹可以轻易击毁我军的任何坦克;三是双稳射击控制仪,可以在行进中射击,而我国的坦克射击时必须停下来,极易成对方的靶子;四是红外夜视装备夜间可视距离1000米,没等我们的坦克发现对方就被击毁了;五是对方坚固装甲,使我军所有反坦克武器失灵。

我当时下到部队基层锻炼,和沈阳军区某副政委的儿子在一个连队。他从父亲那里听到,部队普遍反映战士中存在一种“恐苏坦克”症,认为和苏联的战争无法打。有的指战员甚至说,装备如此落后,如果苏军几万辆坦克打过来,就是几万个绞肉机。我们师是摩托化部队,是沈阳军区的战备值班部队,装备比较好,团里配备一个坦克营。当时我连配备的反坦克武器40火箭筒、无后坐力炮据说都不行,我们就天天训练用炸药包炸坦克,也就是相当于人肉炸弹。战士们私下发牢骚,真打起来根本就别想靠近苏军坦克。

这种“恐苏坦克”症已经影响到最高决策部门。苏军为了报复在珍宝岛遭到的伏击,1969年8月13日,出动300多人在坦克、装甲车掩护下越过边界在新疆裕民县铁列克提地区将我边防部队包围。新疆军区司令龙书金接到报告后曾急电总参、外交部。后来因没有派军队解围,造成我方数十人牺牲,多人被俘。龙书金不派军队增援,绝非个人决定,而是来自北京,因为派多少部队都有可能遭到苏军坦克部队的围歼。珍宝岛战争的后果开始体现。

毛泽东万万没有想到,珍宝岛战役捅了这么大的马蜂窝,刹时间中苏边境地区战云密布,大规模的战争一触即发,当初的胜利喜悦一扫而光。珍宝岛事件前,苏联在中苏边境地区只有15个非满员师,珍宝岛一声枪响,苏联增兵超过50个师,配备了最先进的武器,其中包括核导弹和战术核弹头。苏联还制定了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的计划,目标是中国的重要军事基地——酒泉、西昌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核试验基地,以及北京、长春、鞍山等重要工业城市。索尔兹伯里后来在《中苏战争》写道:“苏军的作战设想,是通过核攻击使敌人陷于瘫痪,然后通过装甲部队的闪电式攻击,使中国在几天之内完全丧失战斗力。”

毛泽东这才意识到,苏联和美国不一样,美国发动战争要经国会批准,而且要打着联合国旗号,你即使出兵朝鲜打死他那么多人,他也不能轻易发动对中国的战争。从这一点来看,你说美国是“纸老虎”也不为过。而苏联和中国一样,政治局几个人就可以决定发动战争。俄国人极为残暴,什么人道不人道,逼急了打核战争完全可能。

核战争的阴影笼罩在中国的上空。由于苏军各师都配备有战术核武器,且受过在核战场上作战的训练,确有能力先发制人,摧毁中国绝大部分核武器和导弹基地、海空军基地和地面部队,数以亿计的人将遭到灭顶之灾。

毛知道情况不妙,拥有了核武器并不能保证不遭受核打击,相反可能成为对方首先进行核打击的借口。于是让林彪发出一号命令,紧急疏散。10月15日,毛泽东离京抵达武汉;17日林彪以“紧急战备”名义疏散到苏州;随后周恩来带领中央政治局和军委办事组成员从北京市区撤往西山。部队疏散的规模达95个师、94万余人,还有4100多架飞机、600余艘舰艇和大量坦克、火炮及车辆等。大批工厂转向交通闭塞的山区、三线,实行“山、散、洞”配置,北京等大城市开挖防空洞,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无法统计。

没想到被中国骂成“亡我之心不死”、在越战中和我军对垒的美帝国主义,关键时刻不但没有对两个共产党国家的生死大战幸灾乐祸,反而冒着核大战的风险对中国伸出援助之手,使苏联的核打击计划破产。

8月20日苏联驻美大使多勃雷宁奉命在华盛顿紧急约见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博士,向他通报了苏联准备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意图,希望美国保持中立。但遭到美国反对。美国8月28日通过《华盛顿明星报》泄露了苏联计划,并亮出了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中尚保留未及动用的一张牌——用已被苏联破译的密码,发出一旦苏联对中国核打击,就向苏联本土134个城市、军事要点、交通枢纽、重工业基地进行核打击的总统指令。勃列日涅夫得知后气坏了,愤怒地喊道:“美国人出卖了我们!”

我对朋友们说,我不管美国出于什么动机,不管中国政府及中国老百姓感不感谢美国,反正我听说这事后很感谢美国。因为我当时在北京,你中央领导都跑到三线去了,我们还蒙在鼓里。老毛子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你能想象当年苏军能一次于卡廷森林活埋了六千名被俘的波兰中下级军官吗?没有美国,我们在座的北京人早化成灰了。也许是美国的这个举动,改变了毛泽东对美帝国主义本性的认识,向美国伸出了橄榄枝,促成了日后的中美建交,这是后话。

在当时处于美国军事包围并秘密派兵到北越支持越南抗美战争的情况下,再与北方超强邻国把关系恶化到兵戎相见的程度,实属战略上最大失策。我对朋友们说,两线作战,腹背受敌,是兵家大忌。当时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认为中国领导人疯了,怎么能同时与两个超级大国为敌打仗?

现在回过头来看,毛泽东决定在珍宝岛开第一枪,除了毛本人强烈的民族主义以及唯我独革、反修防修等激进的主张外,就是想利用边界冲突转移国内文化大革命内乱的矛盾,使全国人民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没想到几乎把中国推向核大战的边缘。

从那以后我真的有些恐惧,不知什么时候最高领导人头脑一热,就有可能把整个民族推向战争。

http://www.botanwang.com/node/50315
来源:博客
作者:司马当
#珍宝岛 #苏联 #史海漫步
 ·  Translate
View original post
1
格薩爾's profile photo
 
胡作非為 , 殃國殃民的毛賊 !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My New Keyboard in 2016
1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中苏团结旗号下的强迫失忆

图片:1946年5月,抚顺。俄国佬撤离之前毁坏了这家煤炭厂,没给中华民国留下任何有用的机器和设备。
(一)

1956年10月下旬,领导派我和另一名同志下基层检查工作。当时我从军队转业地方已经二年,工作单位在湖北省江陵县。

和我同行的名叫熊克武,比我大几岁,约二十七八。湖北当地人。

我们去的单位在长江南岸的弥市镇,小镇坐落在长江支流虎渡河畔。

一天晚饭后,我二人到河边散步,信步走在河滩的细沙上,头顶秋日晴空、望着渐下的艳红夕阳,两岸恬静的田园农舍,呼吸着暑气已退的清新空气,真是心旷神怡,边走边唠,天南地北。

“解放”初期的湖北农村,比较闭塞。当地人对我这个外来的东北汉一切都好奇,有些人时常问我:东北人是不是一生只洗三次澡?那里的人们传说东北人一生只有出生、结婚、死亡各洗一次澡。还问我:腊月小年是阴历二十三还是二十四?湖北当地小年是在阴历二十四,东北是二十三日。等等,问个没了。

唠着唠着,熊克武忽然问:“听说1945年苏联红军在东北有强奸妇女、抢劫财物的行为,是真的吗?”我脱口而出:“有啊!”

1945年我十四岁,当年秋天苏联红军进入沈阳。我家住在沈阳方城大南门外、大南街中段药王庙附近,距张作霖大帅府二里多地。沿大南街有许多商铺,日本投降后,这里一时涌出很多游商摊贩。大约8月末、9月初,我们这里就出现了满街的苏联红军。

9月,就在我家附近的大南街上我目睹一个苏联红军抢冥币。当时情景是:那年9月2日是农历七月十五,佛教的“盂兰盆节”,民间叫“鬼节”。这天佛庙要举行仪式,焚香礼拜,超度众生;民间百姓也家家烧冥币遥祭亡灵。接下来10月1日是农历中秋节,也有祭祀先人的。所以这期间满街到处有售卖冥品冥币的。

这天,从大南门方向走来一个苏联兵,走到咱家附近的一个售卖冥品的小摊前,看见花花绿绿的冥币,以为是能流通的货币,上前抢了一捆就走,来到另一个售卖食品的小摊前拿了食品扔下几张冥币就要走。小贩不干,比比划划拒收。这个苏联兵眼睛一瞪,抡起转盘枪逼着小贩,吓得小贩再不敢吱声。许多中国老百姓背后咒骂、当笑话。

有的还从仓库里偷盗出各种物资叫卖,或跟中国老百姓换物。

一个苏联兵弄来一瓶海洛因,站在大南门附近要跟中国人交换贵重物品。有一个吸毒老头,拿了一块银壳怀表去换。那个苏联兵接过怀表揣起来,却不肯给海洛因。这老头不干,他就端起转盘枪,吓得老头只得认倒霉。

最招老百姓痛恨的是强奸妇女。一天,咱院大人们传说大东门附近一女子被从电车上拽走,又某处妇女被强奸,等等。我虽然没亲见,但满城惊慌,我们大院的各家妇女都不敢出门,互相转告往脸上抹锅底灰。

除了一些士兵单独或结伙施暴,当时苏军还有组织地拆卸日本遗留下来的工厂的机器设备,我们沈阳东关的兵工厂、飞机制造厂、铁西区的重工业厂等等,日以继夜地把机器拆下来,装火车运往苏联国去。这些事,我们沈阳的老百姓都气愤,说:“老毛子简直就是红胡子。”

后来,苏联部队上级开始管束,单独士兵的暴行才逐渐稳定。不过拆运机器设备的活动还继续了一段时间。

这些事,经熊克武一问,我就回想起来,大概地对他讲了。讲过之后我也就把此事抛在脑后。

谁知第二年兴起反右派运动,毛泽东发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问题》,列出识别香花与毒草的六条标准,其中第六条写明:“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国际团结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国际团结,而不是有损于这些团结。”

那位熊克武为了表现积极,写大字报揭发我那次对他讲苏联红军恶行的事。这就成为我右派罪状之一。其他还有“攻击粮食统购统销政策”、“丑化老干部”两条。

说我“诬蔑苏联红军”,我总也想不通。一是二人闲聊,而且是他发问,而非我主动散布,二是我所说都是事实,而非捏造。坏事不许说,说了事实就算诬蔑,岂有此理?

(二)

二十二年后,我右派改正、走出监狱、回归社会、接触了一些朋友,才发现:为了苏联红军在东北暴行这件事,还有很多蒙冤者。

一位姓栾,原是沈阳市政府车队的小车司机,鸣放期间他说了苏联红军暴行,被打成坏分子,投入劳动教养数年。

一位陈树祥,沈阳市无线电机械厂技术员,当年21岁。鸣放初期他一直没发言,后来因为本单位一位同事讲了苏联红军抢劫和强奸妇女的事,批判者说他“破坏社会主义国际团结”,主持人诡辩说那些犯下暴行的分子是十月革命俘虏过来的白匪兵。而陈认为这是强词夺理,忍不住打抱不平,反驳主持人。

他对笔者说:1945年我家住在南塔村,此村距离大南门约5华里,当年是个城郊村。1945年10月间,南塔村闯进来一名骑着洋马的苏联红军,他挨户踅摸,最后闯进王升老两口的家,要强奸女主人。王升保护妻子,这个俄国毛子就操起一个大洋酒瓶子把老头打死,继而侮辱老太太。老太太叽哇喊叫,惊动了四邻。村里有一家姓蔡,有九弟兄。大家闻声扒窗户往里看,见鬼子正在干坏事,蔡家兄弟就破门冲入,一顿棍棒把作恶的鬼子打死,解救了老太太,可是老头已无法回天。

大家怕苏联军队来找人,经商量,把鬼子尸体掩埋,洋马杀了分肉给各户。

那年陈10岁,也跟着看热闹。忽然回头看见埋着鬼子尸体的土堆还在拱动,就喊鬼子没死。大家就重新把鬼子彻底打死。

大家分得马肉,各回各家,这事也就平息。

1948年沈阳解放,建立了新政权。1952年搞三反运动,有人检举老蔡家几弟兄打死苏联兵这档事,政府就把蔡家兄弟抓起来,枪毙一名,另判管制几名。罪名是“杀死红军,破坏中苏团结”。这件事在当地村民中引起极大不满,大家议论:鬼子杀了我们的人、还要强奸女主人,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村民自发地惩办匪徒,是完全正义的。你若不整死他,他必然还要杀更多的咱们人。凡是有良心、有民族正气的人,都不会答应。陈强调,那位同志说的是事实,不该说是右派。

他这一番发言,驳得主持人哑口无言。反右领导小组就说他帮助右派分子,帮助右派分子的人也就是右派,于是,一顶右派鉄帽也扣到他头上。

另一位,艾新山,沈阳西北郊区下坎子村人,今年77岁。1952年进入沈阳飞机制造厂当工人。鸣放期间他讲了所见苏联红军暴行,结果被定为“坏分子”,判刑17年,投入凌源监狱劳改,受尽折磨。

艾向笔者讲述了当年他在下坎子村所见。他说:

下坎子是一个小自然村,在沈阳市西北郊,有一百多户人家。苏军所到之处无恶不作,我们村也不能幸免。王××(因其后代仍在原地居住,顾及子女的颜面,隐其真名)的妻子被苏军军官抓住,拽到砖厂空房内强奸,苏联士兵在外面站岗。高家十二岁小女孩也被苏军强奸了。

距离下坎子村几里地外,在沈阳西北郊有一个日本军用仓库叫“581仓库”,日本投降,社会秩序大乱,有些人从581仓库抢军用品,如皮鞋、毛衣、被褥等物资扛回来卖,有时苏军也开汽车拉些军用物资来卖。我们村的徐树吉住在村东头,一天早晨,他怀揣着钱想买点便宜货,他来到村西头两棵柳树下守候。这时来了一个苏联兵,见着徐树吉就搜身,把他怀里揣的钱翻着了,徐树吉哪肯舍得,就往回夺,但钱还是被抢走了。他十分心疼,站在柳树下生闷气。不多时,那个苏联兵又找来一个苏联兵,先前那个兵用手指徐树吉,意思说就是他往回夺钱,不老实顺从。两个苏联兵走上前,抡起枪托搂头盖顶就砸徐树吉,把徐树吉打得惨叫声整个村子都听到。那年我十岁,那恐怖的哀嚎声吓得我心都要跳出来。全村子没有一人敢上前搭救的,连他家人也不敢。大约过了半小时渐渐没有声音了,村里人才敢出来,见两个大鼻子兵已扬长而去,围过去再看徐树吉,已被打得血肉模糊,早就死了。

沈阳北郊有一条从东向西横穿的运河,现在沈阳市的人管它叫北运河,那时都管它叫二道沟,我们下坎子村人管它叫沙河沿,冬天枯水期河面结冰,人车为了抄近都从冰上走。1945年冬,远屯有一辆胶皮轱轳大车路过我们村附近的二道沟,老汉赶车,车上坐着老汉的姑娘。这时来了一个苏联军官,把姑娘强奸了,完事还要扒大车的胶车轮胎。赶车的老汉连哭带诉:“给我们的姑娘给糟蹋了,还扒车轮胎,这车还能走吗?怎么回家啊?我们受了小日本十四年的气,这又受老毛子的,连强奸姑娘带扒车带,……”。正好有两个中国警察路过,本来也不敢管,但听老汉的一番哭诉,其中一个叫徐敬一的警察激起义愤,就豁出去了,照那苏联军官腿就打了一枪。这个苏联军官挨了枪,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嚣张气焰立刻没了,坐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不住的拍巴掌。另一个警察张玉清说:“你那能耐哪去了?真是太可恨了!”说着又给补了一枪,这也是他罪有应得,大快人心。可是,“解放”后1952年,把徐敬一、张玉清二人揪出来,五花大绑,拉到我们村外的大台上,跪着,脖颈上挂着写有“杀人犯”三字的大牌子,批判斗争,这两人以后再也没回来。

另一位历史见证人,×先生,今年80岁,上世纪50年代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做过共青团干部,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7年因讲了1945年苏军的暴行,受留党查看二年处分。这位先生的老伴至今心有余悸,一经提起这段遭冤屈的历史,就坚决不准老先生再公开说,怕因自己揭露了大王爷忌讳的事而给儿女带来麻烦。

最典型、知名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委员、西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副主席龙云先生。龙云先生因为质疑苏联红军1945年在东北拆运机器设备、在抗美援朝战争后向我国催逼军火款项等不义行为,就被加上‘反苏’罪名,扣上右派帽子。死不瞑目。

当年反右派运动中有许多因说了苏军的暴行而被陷入“阳谋”之网。只是因为后来销毁档案,我们已无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因此蒙冤。

(三)

面对整个民族一代人目睹、亲历的事实,却不准人说,说了就严厉镇压,封杀历史见证人的嘴巴,企图使曾给整个民族造成耻辱和伤痛的事实随着历史见证人的消亡而抹杀,似乎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些伤天害理的暴行。这是对整个民族实行的强迫失忆。

一个政治势力强迫自己的民族失忆,是为了愚弄民众,以便易于驱使。这就是孔子说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论语·泰伯第八》)

因为,民众知道了真相,就要追问缘由,就会辨别是非、分清正邪。不让民众知道真相,而是按照自己帮伙的利益需求有选择地让民众失忆,就便于引导民众为我所用。

施行强迫失忆政策,不会出于公心,也不会出于高尚目的。

强迫民族失忆的势力,是恶势力。

强迫人民失忆的行政,是暴政。

对人民实行暴政的政治势力,没有资格自称爱祖国、爱人民。

企图用暴虐手段强迫民众失忆也是徒劳的,其结果,随着压强增大而相应刺激记忆力增强。文化大革命动员了上千万的红卫兵红小兵来消灭民族的记忆,都以失败告终。因为,人类具有任何暴力不能压服、任何金钱和物欲也不能腐蚀移异的人性良知。

《炎黄春秋》2012年第8期

http://www.botanwang.com/node/49290
来源:炎黄春秋
作者:姜万里
#东北 #苏联 #史海漫步
 ·  Translate
7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河蟹档案】百度百科:“翻墙是一种国际偷渡的犯罪行为”

纪昀:什么叫‌‌‌‌“尊重互联网主权‌‌‌‌”呢?有网友给出了解释:就是要把互联网按国别分割开来,在接入本国时设置防火墙。实际上就是分割互联网,让互联网变成国别网、局域网,让网络审查合法化,让世界接受中国的网络审查,或说要把中国式网络审查强加给世界。//网友总结今年最冷的两个笑话:1,局域网国家还开世界互联网大会。2,雾霾产生了新的经济学科叫做雾霾经济。

张庭源律师2:【问】这以后上外国网站需要办理签证么?

吕良彪律师:【领网?!】领土、领海、领空,居然有人逢迎上意地提出“互联网主权”这样的概念,接下来是不是真要出现“领网”之说为权力全面管制互联网提供法理依据呢?

———————————————— 

发送任意邮件至sub@chinadigitaltimes.net便可成功订阅数字时代
 ·  Translate
37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3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据说互联网大会来了50多国部长级高官,一看名单,最重要20国(G20)来了2个,最穷屌丝50国(联合国LDCs),来了19个。这是世界互联网大会,还是丐帮年会?评:都是等着“包援外”大撒币的! 
 ·  Translate
33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4
1
浦娜'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Have him in circles
1,141 people
Ethan Wang's profile photo
Lila Karyn Buck's profile photo
Valeriano Sousa's profile photo
谢晚安's profile photo
Ashik Ahmed's profile photo
曹乐乐's profile photo
Flora Ribeiro's profile photo
Muratcan Can's profile photo
Daily Finance's profile photo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LOL. Via @marcograss ‪#‎Security‬ ‪#‎Samsung‬ ‪#‎Android‬ ‪#‎Humour‬
10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什么时候能把历史还原到真相
——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故事

1964 年2月9日,一场罕见的暴风雪袭击了内蒙古达尔罕茂明安草原。就在这场风雪中,产生了一个后来在中国大陆可谓家喻户晓的故事和两个光彩夺目的小英雄——“草原英雄小姐妹”。经过报纸、刊物、舞台、银幕和课本的传播,英雄小姐妹的故事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影响了几代人。但是,多年之后,人们才知道,这个故事背后还有鲜为人知的故事。我是在十多年前就听说这件事的,但一直没有见到可靠的文字材料。今年5月的一天晚上,偶然打开电视,看到内蒙古卫视“北国纪事”栏目正在说这这个故事。龙梅、玉荣出现了,救她们的人虽然已经去世,但也播出了照片,还有几年前有心人留下来的录像资料。它让人想起那个年代,想起那个年代的新闻报导和文学艺术。是的,这个故事很有典型性,也很有代表性,是研究中国当代文学史的人不应忽略的。

1

事情发生在达茂旗新宝力格公社日光大队。两个年幼的女孩龙梅和玉荣,一个11 岁,一个9岁,在替父亲放羊的时候(他们的父亲去喝酒,让小女孩去放羊),被卷进了突然到来的暴风雪。这是草原上常见的事,也是可怕的事。在风雪中,两个女孩紧紧跟着被暴风雪驱赶的羊群,在摄氏零下37度的风雪中走了一天一夜,奔波了70多里。2月10日早晨,妹妹玉荣已经走不动了,靴子也丢了,倒在了冰雪中。姐姐龙梅拖着疲惫的身体,继续追赶着顺风狂奔的羊群。

就在姐姐龙梅也几乎挺不住的时候,一条铁路挡住了狂奔的羊群。更为幸运的是,风雪中出现了两个人,一个蒙古族中年男子和他的儿子——一个9 岁的男孩。他们刚刚去白云鄂博车站送走了要回呼和浩特过年的朋友,正冒着暴风雪赶回家。他们在铁路边的低凹之处发现了挤在一起避风的羊,还有那个追赶羊群而来的小女孩。小女孩用蒙语断断续续地说,她的妹妹找不到了,就在不远处的山上!中年男子拉起女孩穿过了铁路,把她安顿在铁路的扳道房。他留下儿子照顾女孩,自己又急急忙忙到矿区打电话,找人前来寻找玉荣。几个小时之后,人们在山上找到了玉荣。

由于冻伤严重,龙梅失去了左脚拇指;玉荣的情况更为严重,因为丢了靴子,而且在被找到之前在雪中躺了太久,她的右腿膝关节以下和左腿踝关节以下全部冻坏,做了截肢手术,造成终身残疾。

小姐妹的事迹令人赞叹,因为他们用生命保护了公社的羊群——她们放的384 只羊,只有3只被冻死,其余安然无恙。当她们在医院里醒来的时候,赶来看望的公社书记就是这样表扬她们的。正因为这样,龙梅和玉荣的故事很快传遍大江南北。她们成为家喻户晓的“草原英雄小姐妹”,成为人们学习的榜样。她们的事迹不仅在报纸上被反复宣传,而且被搬上舞台,搬上银幕,画成连环画,编入课本。

按照常理,这个故事中有两类英雄,一是保护公社羊群的英雄,二是救小姐妹的英雄。如果没有后者,就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龙梅被发现时已经支撑不住,而她的妹妹玉荣已经倒在山上的冰雪中。如果不是遇到这个中年男人,她们的情况不难想象。英雄小姐妹是那样光彩,救了英雄小姐妹的人不同样光彩吗?

然而,是谁救了我们的小英雄?在当时的媒体宣传中,出现的是扳道工人王福臣。宣传中说,是他救了龙梅和玉荣。王福臣是铁路上的一个扳道工人。在中年男子带着已经冻坏的龙梅穿过铁道奔向扳道房的时候,他正在指挥着即将通过小站的火车。龙梅就被送进了他的扳道房,因而他是龙梅获救的第一目击者。在所有的报道和宣传中,救了龙梅和玉荣的人,都是这个工人王福臣。关于英雄小姐妹的获救,当时的报导是这样描述的:

龙梅的身子也冻僵了。她挣扎着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向前去拦羊。“呜-呜-”一阵火车的鸣叫声传来。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了白云鄂博火车站。这时,他们已经走了七十多里了。

这时候,铁路工人王福臣叔叔发现了她,连忙把她带进屋里去,用雪搓她的双手。过了一会儿,龙梅暖和了些,才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来:“公社的羊……还有妹妹……在山坡上……”

但是,这不是事实。那个救人的中年男人名叫哈斯朝鲁,男孩是他9岁的儿子那仁满都拉。这是所有当事人都清楚的,龙梅和玉荣清楚,王福臣清楚,参与寻找玉荣的工人们也清楚。然而,在所有的报导与宣传中,这事似乎与哈斯朝鲁无关。他的名字被王福臣替代了,他应得的荣誉也都落到了王福臣的头上。

原因究竟何在?原来,哈斯朝鲁是一个被下放到这里来劳动改造的知识分子。他本来是内蒙古人民出版社的编辑,在1957 年的那场运动中,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划成了右派,然后被开除公职,送到达茂旗草原劳动改造。那是1964年,正是那段“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岁月。按照当时的政治逻辑,一个阶级敌人不能成为英雄的救命恩人,他所做的一切好事都必须彻底抹掉。而王福臣这位救人现场的目击者,这位在扳道房里照顾过龙梅的铁路工人,却是共产党员,是有资格成为英雄的。于是他代替哈斯朝鲁而成了暴风雪中救了英雄小姐妹的共产党员,因此而多次受到表彰奖励。

2

如果只是适应政治的需要而遮蔽和改写事实,救人者虽然无功,但也无过,哈斯朝鲁还可以继续他过去的被改造的生活。但不幸的是,哈斯朝鲁救了人,不但没有获得荣誉,反而因此而陷入更深的苦难。就在小英雄成为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的时候,在宣传草原英雄小姐妹的文艺作品中,哈斯朝鲁被描写成了“偷羊贼”、“反动牧主”和“破坏分子”,成了凶恶的“阶级敌人”,甚至成了企图杀害英雄小姐妹的罪恶凶手。这是那个时期文艺作品的一个特点,文学艺术作品必需表现阶级斗争,否则就有违领袖的教导,就是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有英雄人物,就应该有斗争的对象,否则就无法表现其阶级斗争觉悟。于是,在龙梅和玉荣的故事中,阶级敌人出现了。这个阶级敌人就是哈斯朝鲁。

在内蒙古卫视的节目中,有2004 年拍摄的玉荣与哈斯朝鲁在一起的资料。说起当时的文艺作品,哈斯朝鲁说:“我是牧主白音老头,拿这么长的刀子,把龙梅玉荣家羊圈门的绳子砍开,把门打开,把羊赶走了。”玉荣说:“还有中国舞剧院的舞剧,那里边也有,我看过。因为当时我们毕竟小,那时候还分不清黑白,后来逐渐长大了,明白了,老人确实20多年受了很多委屈。”老人连忙说:“没关系,是当时政治形势需要,让她们俩说我是什么坏人,不客气说是上边领导政治需要,让她们俩说我偷过她们的羊。当时是极左路线,不怨他们。文艺作品里也需要阶级斗争。”

这涉及到文艺作品对人的侵犯和伤害。艺术形象可以虚构,人们一般不会对号入座。可是,在那个年代,艺术想象与现实生活的界限非常模糊,它使哈斯朝鲁老人无法逃脱,因而陷入深深的灾难。他曾经被反复批斗,1966 年,他又被关进了监狱,开始被关在当地监狱,后来又被送到内蒙古东部的库伦旗监狱,1972年才因病提前获释。释放回到了日光大队,一家8口却成了黑户,没有户口,没有口粮。从那年代过来的人们都知道,在那时没有户口,将意味着什么。他们一家异常艰难地活了下来。

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一个当事人都清楚当时的事实。42 年后,2006年3月10日,某电视台记者与当年那个9岁男孩那仁满都拉一起回到了达茂旗草原,对当事人进行了采访。年过70的王福臣老人回忆起了当时的情况,毫不否认是哈斯朝鲁第一个发现了龙梅,并把她救进了扳道房。也正是哈斯朝鲁,放下龙梅又去通知找人救玉荣。对于当时的替代,王福臣没有办法,人们不准他说出真情,他必须保护自己。他曾经多次找过哈斯朝鲁,希望得到哈斯朝鲁的所谓“认可”。作为一个普通工人,王福臣是有良知的。他受过多次表彰,也有许多关于他的报导,但他没有保留那些记录虚假荣誉的材料。

从1964 年起,哈斯朝鲁积累了大量关于英雄小姐妹的报刊材料。当知道自己救人不仅没得到认可,还被写成反动牧主和坏分子等反面形象时,哈斯朝鲁无法忍受了。他开始上访申诉,但在那个年代,这一切只能是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罪过。但他一直没有放弃,文革后期从监狱里出来之后,很快又去了北京,他要找回历史的公正。他并不要求表扬和奖励,当时救人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想,他只是要求实事求是。可是,一切都不会有结果。直到1979年之后,哈斯朝鲁恢复了工作,一家从草原回到了呼和浩特。经过反复上诉,这件事终于引起了当时主持工作的胡耀邦的重视,批示“彻底甄别处理”。内蒙古党委于1985年作出了“转发关于《谁是第一个抢救草原英雄小姐妹的人》一案的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的通知”,为哈斯朝鲁当年的义举做出了公正的结论。

3

这个故事似乎已经划上了句号。然而,一些事仍然值得我们深思:

首先是龙梅玉荣的父亲吴添喜的表现。据说,当年吴添喜听说龙梅玉荣找不到之后,就像疯了一样,留下一句“找不到俩孩子我也不回来了”的话,就骑上马不顾一切冲进了暴风雪中去了。这很好理解,每一个父亲都疼爱自己的孩子。尽管这个父亲受到了乡亲们的指责:他不该在风雪天让两个小孩子去放羊,细心的父亲是不该这么做的。但是,从一般道理讲,哈斯朝鲁救了他的孩子,是他们家的恩人,一个父亲不能不对孩子的救命恩人感恩戴德。可是,在漫长的岁月里,吴添喜一家一直不敢公开承认“管制分子”是他们的恩人。这或许是因为政治的压力,不愿找麻烦。因为陈长生就是例子,是他在山坡上找到了冻僵的玉荣,所以成了英雄,却因为替哈斯朝鲁说了句公道话,从此与荣誉再也无缘。但令人不解的是,在文革期间批斗哈斯朝鲁的时候,吴添喜竟然上台动手打了这个“破坏分子”。

如果是外人,因为不知情而对哈斯朝鲁充满仇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根据报刊宣传,是他打开羊栏放跑了公社的羊群,才导致小姐妹为保护公社的羊群受伤而成残疾,是他企图加害龙梅玉荣。如果是哈斯朝鲁的亲人,这样做也尚可理解。因为在文革中,软弱的人们有种种无奈,为了表现自己的进步,或者仅仅是划清界线,咬牙殴打老师、揭发父母者颇为不少。但是,吴添喜作为英雄小姐妹的父亲,不会受到逼迫,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真的忘记了事实是怎么回事吗?如果没有,这种表现就更值得深思了。是什么导致了这种精神现象的发生?

其次是虽然有了公正的结论,谎言却仍然得不到纠正。在胡耀邦的亲自过问之下,事实早已得到澄清。但是,20 年过去了,故事的真相却依然少有人知。一家权威媒体回顾“历史上的今天”,对此是这样说的:“1964年2月10日,龙梅和玉荣与暴风雪进行英勇的搏斗,保护了公社的羊群。……龙梅已冻僵了,她挣扎着向火车站走去。火车站扳道员王福臣看见了,赶忙把她带进扳道房,用雪替她搓揉冻僵的两只小手。龙梅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来:‘我的妹妹,在石坡下……’铁路职工们发现小玉荣时,她的下半身己被大雪盖住了。姐妹俩就这样同风雪搏斗了一天一夜,走出了70多里地。384只羊仅冻死3只……”

这或许不难理解,因为媒体的撰稿人并非对一切事件都能弄得清楚,沿袭旧说是常见的。包括一些教科书对历史的叙述也是这样,明明已经有了新的结论,旧的说法却常常挥之不去,原因就在于编写者仍然不知情。旧的说法是以强大的宣传手段达到家喻户晓的,而新的结论却往往只是一纸外人极难知道的公文。因为这种不对称,一个时代留下的谎言,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一一澄清。

更值得注意的是,“英雄小姐妹”的家乡有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展览。直到2006 年3月(我不知道现在是否有所改变),里面的陈设和说明都没有改变,仍然沿袭着1964年的说法。如果说一般人沿袭旧说是因为不知情,那么,在最清楚事实的小英雄的家乡,这些陈列版为什么仍然张冠李戴?他们不知道事实的本来面目吗?不知道中央有关部门为此做出的结论吗?不知道自治区党委为此而发出的通知吗?都不是。采访的记者感叹说:“由此看来,掩盖历史的真实不容易,而恢复历史的真实也不容易啊!”值得继续想的正是为什么不容易。事实早已清楚,宣传为什么依然如故?是不是我们生活在谎言中已经太久,已经习以为常,司空见惯,根本不把它当成什么问题?还是我们早就习惯了事实是一回事,而官样文章是另一回事,所以想不到陈列版需要改动?还是因为习惯了澄清历史、拨乱反正、平反冤案是一回事,而宣传和教育是另一回事,所以不知道那陈列版是否应该改动?无论哪一种情况,都是可怕的。

因为一个民族如果面对谎言而无动于衷,什么精神文明建设、爱国主义教育,还谈得上吗?

《文艺争鸣》2007年02期

附录:戈培尔论宣传

“我们的宣传对象是普通老百姓,故而宣传的论点须粗犷、清晰和有力。”

“真理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的心理。”

“我们信仰什么,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只要我们有信仰。”

“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群众对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们的反应较多地表现在情感领域。情感宣传需要摆脱科学和真相的束缚。”

“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

“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

“宣传是一个组织的先锋,宣传永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宣传如同谈恋爱,可以做出任何空头许诺。”

“即使一个简单的谎言,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说到底。”

“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报纸是教育人民的工具,必须使其为国家而服务。”

“报纸上的言论,应当趋于一致的目的,不能被出版自由的邪说所迷惑。”

“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

“人民大多数比我们想象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传的本质就是坚持简单和重复。”

“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

http://www.botanwang.com/node/49287
来源: 文艺争鸣
作者: 李新宇
#真相 #草原英雄小姐妹 #宣传 #史海漫步
 ·  Translate
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3
1
povilion Chow'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毛泽东为什么会变成魔鬼?

12月26日,是毛泽东的生日。这个诞生在湖南韶山冲的乡下孩子,怎么会变成一个大独裁者、一个使中国陷入劫难深渊的魔鬼?从各种资料和传记中,可看出至少有这样几个原因:

首先,是毛的个性。毛从小就有反叛而奸巧的性格。据旅英华裔作家张戎的《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简称毛传),毛“十岁就从学校逃走”,“至少有三间私塾因他的倔强不服管教而委婉地请他父亲‘另请高明’。”毛晚年自己总结说,他不仅有“虎气”,还有“猴气”。例如毛小时候被父亲责骂后,跑到池塘边威胁说,他要跳下去,父母只好屈服。毛后来回忆说,“他们怕失去儿子,这是他们的弱点,攻其弱点,就能取胜。”才十几岁的孩子,就知道玩这种手段,即使对父母。

其次,当然是后天教育和环境。毛的青年时代,正遇到中国社会巨大的变迁。毛两岁那年,清朝战败,割台湾给日本;清帝国被结束后,各种所谓新思想、新观念,层出不穷,包括马克思学说也涌进中国。性格反叛的毛,与打破旧制度的“革命”等想法一拍即合。这个时期毛的世界观开始成型,其特点是“一切以自我为中心”。当时毛在一本德国哲学家的书上眉批﹕“世界固有人有物,但皆因我而有”。这种“我是最重要的,世界要为我而存在”的想法主导了毛的一生。

即使对他自视最有感情的母亲,毛都表现出自私的一面。例如他晚年毫无悔意地回忆说,他母亲临死时,毛为了只记住母亲的美好印象,而不是临终的痛苦模样,因此告诉母亲他要离开。因此在母亲咽气之际,毛不在她身边。即使这种时刻,做儿子的看重的只是自己的感受和印象,而不顾母亲对儿子最后的眷恋,自私至此,毛后天的残忍已显露倪端。

毛的先天性格,以及青少年时代外部环境的影响,包括他读的杂书(他崇拜曾国藩,认为“收拾洪杨一役,完美无缺”),使他形成至少三个特性﹕

一是冷酷无情。毛不仅对母亲,对他的父亲更无情,父亲“死前想见儿子一面,但毛没有回去,也没有对他的死表示任何悲伤。”这点可能是革命者的通病,据说邓小平连他母亲的名字都不知道,参加革命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乡。

毛后来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中充分展示了他残忍的一面,无论是暗杀刘志丹,陷害张国焘,给王明下毒,制服周恩来,逼死高岗,凌迟刘少奇等等政治角斗,他都是最后的赢家,这都与他更残忍、更敢下手有直接关系。

二是崇尚暴力。毛在19岁时,就跟同学说,要“将唐宋以后的文集诗集,焚诸一炉”。对后来的文革烧书,其实毛早就有想象力。英国历史学家保罗·约翰逊(Paul Johnson)那本解读二十世纪历史的名著《现代时代》总结说,所有的革命领袖,从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等等,都是暴力的崇拜者。毛是他们之中掌握权力时间最长、杀人最多的。

很多研究毛泽东的人可能都认识到,“吸引毛的是野蛮暴力,是打碎既存秩序、社会结构的暴力。这正是苏俄社会革命的模式。”但《毛传》却对此有独特视角:“毛不是从理论上信仰这种模式,而是从性格上走了进去。”强调了毛的性格在他热衷暴力上的先天作用。

例如,今天人们反思为什么中国会发生一场暴力的文化大革命,其实它早就有“预演”﹕刚三十出头时的毛领导的那场湖南农民运动,就是场暴民运动。中国人熟悉的毛语录“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其实被删了结尾一句﹕“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湖南暴民们有两个武器,一个是“梭镖”,可以随便捅破他们认为是“土豪劣绅”的肚子,另一个带“高帽”游街示众,让人羞辱到“从此颜面扫地做不起人”。后来的文革,可以说是当年毛领导的湖南暴民运动的现代版。

毛上井冈山后,抓到第一个当地县长,下令用梭镖捅死了。毛第一次反围剿时俘虏到的国民党旅长,杀死后,尸体被倒吊树上,毛指着身旁的尸体对红军发表讲话。在江西镇压所谓反党“AB团”时,毛下令“各县各区须大捉富农流氓动摇份子,并大批把他们杀戮。”据当时中共文件,动用了一百多种刑法,进行内部清洗屠杀,导致红军一万多人死亡。

三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如果毛都是这么鲁莽地杀杀杀,他难以获得或掌握权力。但正像他自己所坦白的,他身上还有“猴气”,甚至比刘邦还要狡诈的流氓气。需要的时候,他可以向党内对手认错、赔笑脸,到敌营喊“蒋委员长万岁”,到莫斯科振臂高呼“斯大林万万岁”(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一旦得势就“绝不饶人”。

西方一些“中国专家”以浪漫情怀研究毛泽东,认为毛发动文化革命是出于理想主义。但实际上这场革命的主因是毛要清肃刘少奇等政敌。刘其实没有(也不敢)与毛为“敌”,只不过在六十年代初中共县委书记以上干部参加的“七千人大会”上,没有替毛的冒进大跃进政策(造成几千万人饿死)遮丑,说了当时大多数中共干部的心声,结果毛嫉恨在心,终于在恢复“虎气”后,“虎”口喷人,把刘诬陷迫害致死。

毛对自己的“虎猴”两种气质的概括相当准确。面对知识分子,毛身上有“虎气”,他敢霸道,敢凶残,有大杀大砍的雄枭之气,因此能镇服或吸引那些心灵软弱的知识人。而对那些早期烧杀抢夺的土匪式红军,毛则是“知识分子”,他会写诗撰文,还雄辩滔滔,有猴子般的灵气。

毛的一生表面上打败了所有对手,连两个指定接班人也最后被打倒(致死),副手周恩来晚年也被批判认错,连他的战友妻子江青都战战兢兢,说她是毛的一条狗,让她咬谁就咬谁。毛成了中国历史上最有权势的帝王,制造了空前的恐怖,折磨了整个时代。但自视胜利者的毛泽东幸福了吗?其实毛本人最后也成为毛泽东的“受害者”,他的那些异想天开、乌托邦式的“夸大妄想”,加上长期残害异己,恐惧被报复的“被害妄想”,也伴随而折磨了毛自己的一生,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据《毛传》,毛临死时已无法说话,但却关心当时要被赶下台的日本首相三木武夫的消息。所以,直到死,毛还对权争、下台(即使是他人他国的)仍非常敏感和关注。毛一生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可见在自己要离开这个世界之际,他的悲哀和绝望,他的怨恨和愤怒。其实毛不是自然死亡,而是被他的仇恨,他的野心,他的愤怒,他的焦虑等等,烧焦的。

http://www.botanwang.com/node/48814
来源:曹长青网站
作者:曹长青
#毛泽东 #魔鬼 #史海漫步
 ·  Translate
16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
格薩爾's profile photo
 
中華民族的大災星毛賊東 !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你翻墙你老公知道吗?”
“一枝红杏出墙来”
 ·  Translate
7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4
1
牛古戈's profile photowilly Chan's profile photo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習近平在世界互聯網封鎖大會上發言,說互聯網讓世界變成“雞犬之聲相聞”的地球村,可是,我怎麼感覺原文的下一句“老死不相往來”才是你國網絡現實呢
 ·  Translate
2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
Add a comment...

Xiaolin Wang

Shared publicly  - 
 
 
轉載自網路…【强烈要求公开审理,电视直播浦志强案!】
联署签名声援浦志强:
成都谭作人2015.12.12
重庆薛仁义2015.12.12
哈尔滨姜冬2015.12.12
西安无眠2015.12.12
北京包乙已 2015.12.12
贵州六盘水王强
海南吴孔大2015.12.12
重庆 罗亚铃 2015.12.12.
洛阳 张阳伟 2015.12.12.
四川 刘四仿 2015.12.12.
常熟 顾义民 2015.12.12.
湖北 蓝妮 2015.12.12
湖南 刘吉新 2015.12.12
美国马里兰州 黄观鸿 2015.12.12 北平金友园 2015-12-12
航州黄国安 2015.12.12
山东太原 李茂林
长沙公民 周再强2015.12.12
银川-张永宁 2015.12.12
湖北 蓝妮 2015.12.12
河南 江山 2015.12.12
云南 美女美食家 2015.12.12
汉口 张毅 2015.12.12
成都市民 白革命 2015.12.12
湖南周亚华 2015.12.12.
上海-老克 2015.12.12
盐城-杨萍 2015.12.12
湖南-陈永健 201512.12
南通-月月 2015.12012
云南 叶涛 2015.12.12
云南 朱承志 2015.12.12
云南 郭贤良 2015.12.12
云南 坤哥 2015.12.12
河南 张少春 2015.12.12
安徽 郑新建2015.12.12 河南
一泓清水2015.12.12
江苏 民工阿king2015.12.12
江苏泰州陈旭东 2015.12.12
杭州郭斌2015.12.12
山东-盛晓明 2015.12.12
湖北-伍丽娟 2015.12.12
辽宁-杨秀梅 2015.12.12
甘肃-候敏玲 2015.12.12
江苏-吴继新 2015.12.12
湖北-彭 峰 2015.12.12
湖北-黄行芝 2015.12.12
湖北-潘向荣 2015.12.12
辽宁-姜家文 2015.12.12
辽宁 刘华2015.1213
苏州,陶雨茗12015.12.12
湖南,郑晨辉2015.12.12
山东,赵艳玫 2015.12.12
福建,人来人往2015.12.12
济南,谷志强2015.12.12 江西.熊进华2015.12.12
内蒙古田玉海
江蘇 楚江秋2015.12.12
欢迎联署签名
签名办法:
复制本帖、上自己的网名、发送。一路向北
 ·  Translate
20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2
Add a comment...
Xiaolin's Collections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1,141 people
Ethan Wang's profile photo
Lila Karyn Buck's profile photo
Valeriano Sousa's profile photo
谢晚安's profile photo
Ashik Ahmed's profile photo
曹乐乐's profile photo
Flora Ribeiro's profile photo
Muratcan Can's profile photo
Daily Finance's profile photo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Story
Tagline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Introduction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Collections Xiaolin is following
View all
Links
Contributor to
Xiaolin Wang's +1's are the things they like, agree with, or want to recommend.
Google Spotlight Stories – Android Apps on Google Play
market.android.com

Immerse yourself in a world of storytelling made just for mobile. Engineers and critically-acclaimed filmmakers are bringing stories to life

YouTube Creator Studio – Android Apps on Google Play
market.android.com

The official YouTube Creator Studio app makes it faster and easier to manage your channel on the go. Check out your latest stats, respond to

Cardboard – Android Apps on Google Play
market.android.com

Cardboard puts virtual reality on your smartphone. The Cardboard app helps you launch your favorite VR experiences, discover new apps, and s

truth and beauty
8tracks.com

I am certain of nothing but the holiness of the Heart's affections and the truth of the Imagination - John Keats Cover by Vlaho Bukovac (188

TCP Attacks: TCP Sequence Number Prediction and TCP Reset Attacks
www.thegeekstuff.com

Though TCP protocol is a connection oriented and reliable protocol but still there a various loopholes that can be exploited. These loop hol

Timetable
market.android.com

Timetable is the most beautiful and intuitive app on Google Play for managing your school or university life. Save your timetable and all ta

Diigo Web Collector - Capture and Annotate
chrome.google.com

Bookmark, Archive, Screenshot & Markup - All-In-One Web Collector, must-have research tool

Twitter
market.android.com

Twitter is the best way to connect, express yourself and discover what’s happening. • Connect with people and your interests to get unfilter

http://www.aqicn.info/?lang=cn&map
www.aqicn.info

Real-time Air Quality Index for China, Japan, Taiwan, Singapore, Thailand and many other countries in Asia

亚洲空气质量 - Asia Air Quality
market.android.com

亚洲空气质量插件可以显示超过350城市及2000个监测站的实时空气质量指数,包括: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新加坡,越南,印度,马来西亚,泰国,韩国和日本。所有的空气质量数据来自:- 北京美国大使馆,上海,成都,沈阳,广州的美国领事馆。 - 中国环保部(PM2.5,PM10) - 香

Google+
market.android.com

ВОЗМОЖНОСТИ: – Узнавайте, чем делятся ваши друзья, родные и просто интересные люди из разных стран. – Находите тематические сообщества и общ

菜根谭
market.android.com

《菜根谭》是以处世思想为主的格言式小品文集,采用语录体,揉合了儒家的中庸思想,道家的无为思想和释家的出世思想的人生处世哲学的表白。《菜根谭》文辞优美,对仗工整,含义深邃,耐人寻味。是一部有益于人们陶冶情操、磨炼意志、奋发向上的通俗读物。作者以“菜根”为本书命名,意谓“人的才智和修

LaTeX Table spacing example - writeLaTeX
www.writelatex.com

%\title{LaTeX Table spacing example} % Example by John Hammersley \documentclass{article} \usepackage[usenames,dvipsnames]{xcolor} \begin{do

科学上网
chrome.google.com

最简单的免费科学上网工具,内置https 代理/spdy proxy,无障碍访问网站,请先禁用Proxy SwitchySharp等其它代理管理扩展。

AirDroid
market.android.com

Your Android, on the Web AirDroid is a free and fast app that helps you manage your Android from a desk web browser, all over the air. AirDr

OneTab
chrome.google.com

Save up to 95% memory and reduce tab clutter

Bran's Kernel Development Tutorial: Global Descriptor Table
www.osdever.net

The GDT. A vital part of the 386's various protection measures is the Global Descriptor Table, otherwise called a GDT. The GDT defines b

Wikipedia
plus.google.com

The free encyclopedia that anyone can edit.

The entry fee is too expensive
Appeal: ExcellentFacilities: GoodService: Poor - Fair
Public - 2 years ago
reviewed 2 years ago
翠湖风光不错,春樱、夏荷,秋桂、冬鸥,四季养眼的风景,而且不要门票,是本地人早晚遛弯的好去处。 昆明可去的地方不多。因为可去的地方不多,所以游人都集中在这么几个地方,翠湖算一个。 除了人多,还有一天到晚的高音大喇叭。老年人唱唱歌,自娱自乐,本是好事情。可把喇叭开那么响,生怕全世界都听不见似的,这就超出自娱自乐的范畴了。 除了噪音,还有那些颇气派的智能垃圾桶,得浪费多少钱啊。王八蛋们肯定没少在这上面吃回扣。 翠湖周边也有些值得一提的去处,比如讲武堂,云南大学,文一多、李公朴殉难处,北门书屋,石屏会馆,袁嘉谷旧居,大德寺双塔等,也都不要门票,可以顺带一游。
Appeal: GoodFacilities: GoodService: Good
Public - 3 years ago
reviewed 3 years ago
2 reviews
Map
Map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