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曾于修(Tzeng Yuxio)
241 followers
241 followers
About
于修's posts

最近在整理各種 Inbox,之前提過的 Chrome Bookmark 是其一,另外就是各種「稍後閱讀」的應用了。我用過 Instapaper, Pocket 跟 Readability。其實主要是 Instapaper,後面兩個都是稍微試用下,東西不多,十幾或幾十來個這樣。

Instapaper 也好久沒用了,因為後來大約兩年前我就直接拿 Chrome Bookmarks 當「稍後閱讀」用了。Instapaper 裡除了最近的 20 個收藏是最近加的外(說近也不見得,20 個裡面有些是一年前的東西,總之就偶爾想到存點東西這樣),至於 20 個以前的收藏則都是兩年前的東西了。

不過 Instapaper 裡沒有顯示收藏數量,所以到底記了多少筆我還真的沒個底。我猜大概七八百多筆吧。昨天心血來潮算了一下,天啊,乖乖隆滴咚,裡面竟然有兩千五百多筆資料,足足預估的三倍之多。有些東西你不去計算,憑印象去猜一定會有很大的落差。這是感觸之一。

在計算的時候順便也簡單回顧了下以前儲存的文章,很多文章今日看來,其實不值一哂。像是 Freemium 與 Premium 遊戲之爭、臥軌工人爭議討論、各種 Evernote 的應用、蘋果三爽的專利之爭、阿拉伯之春(今日看來反成了阿拉伯之冬)。回顧過往,有些事件對未來完全沒影響,有些的影響沒有想像中大,甚至是有些造成了完全相反的影響。這是感觸之二。

這陣子小小回鍋 Google+,感覺也還好,與 Facebook 的差距沒有想像中大,使用上的問題也不多,真要挑毛病的話,大概也只剩下一個問題⋯⋯






剩下的就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之前只有在 Facebook 解釋過, G+ 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我之前有參與 +Johnson Lin 主持的 Indie Game: The Movie 翻譯工作,現在這部電影在官方網站跟 Steam 的繁體中文字幕都是我們當時繳交出去的版本。然後最近上架的 Netflix 版本,是用我們繳交出去的版本「改造」過的。

明顯的差異有兩點:
1. 所有保留英文的獨立遊戲與製作人名稱全部都用 Wiki 上面的譯名替代。但這些 Wiki 上的名稱也都不是微軟或索尼最後定版的翻譯,所以玩家拿這些關鍵字根本找也找不到遊戲。(然後名稱也很怪...
2. 移除影片最後中文字幕翻譯工作人員名單

我為了這件事情有寫信跟導演交涉過,所得到的答案就是愛莫能助,也只能這樣。如果你喜歡電影,或者是不想看到亂七八糟的遊戲名稱,請從 Netflix 以外的管道入手這部電影吧,也當作是支持導演。

另外精裝實體片跟 Steam DLC 有導演加長版,這部分的翻譯在今年年初也是由相同班底翻譯完並繳交。跟導演確認過會用 Indie Game: Life After 這個名稱上架 Netflix (http://netflixable.com/usa/en-US/movie/indie-game-life-after-2014),目前上架進度到歐美,中文區還要等(如果拿我們的版本直接套不做字串替代應該很快啦...

如果對日本的獨立遊戲有興趣,可以參考 Branching Path (http://branchingpaths.jp/) 這部電影,一樣是由 +Johnson Lin 主持翻譯,且在台灣由 +獨立遊戲開發者分享會 IGDSHARE 舉辦過放映會,中文字幕應該會在近期上架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We’re sharing our first Open Source Report Card, highlighting our most popular projects, sharing a few statistics and detailing some of the projects we’ve released in 2016.

Read more: https://goo.gl/HPRf5i

Post has attachment

玩了一整天 aws 噴了九百多台票,然後還沒啥進度(眼神死

Post has attachment
(前略)最近折騰 OpenCV 那個是在玩換臉
PhotoPhotoPhoto
2016/10/15
3 Photos - View album

[雜記] 各種複雜

不知道為啥,我在我前一篇文章的留言下,只要開始打字想要回覆,就會造成 chrome 整個當掉。這兩三天試了四五次都是這樣。Google+ 的體驗這樣真的很不爭氣啊~~

* * *

理論上/理想中,如果遇到 bug,最好先寫個 unit test,重現那個 bug 的情境,然後再改 code,直到 unit test 可以通過。

但是如果那個 bug 本身就是在 unit test 過程中才發生的呢?

而且不是單純代碼邏輯組合才會觸發的 bug,而是每個 test 個別跑沒有問題,但是同時執行某些 test 組合就會出錯。這樣要怎麼寫一個新的 unit test 來模擬出包時候的情境?unit test 裡面包含多個 unit test ?

又,出包的是在 Library A 的 unit test 中,Library A 依賴於 Library B,問題還不確定在哪邊,為了測試得兩個專案一直切換來切換去的,超煩。

* * *

在 macOS Sierra 上裝 OpenCV 跟 dlib 也是各種坑。目前最新的 brew formula 都沒辦法簡單的安裝完成,而且每次都 make 好久,然後 compile 了老半天才跟你說失敗。

中間的曲折我懶得記了,直接講結論:

用 brew 安裝 Open CV 要用 `devel` 的版本,也就是說 `brew install --HEAD opencv3`,然後安裝完 python package 裡還不會有 cv2,這部分也不能透過 pip 安裝,得手動將 opencv 的 site-packages (/usr/local/opt/opencv3/lib/python2.7/site-packages) 放到 python path

dlib 的話也是 brew 安裝會丟 error。直接下 source 自己編,編的過程一樣出錯,因為預設 dlib 會依賴 cudnn,要在 setup.py install 加上 `--no USE_SSE4_INSTRUCTIONS` 參數。然後用 pip --install-option="" 的方式無法將參數傳給 setup.py,因此得從 setup.py install 作。

* * *

建置環境太麻煩了,乾脆想說自幹一個 ubuntu docker 好了。登入很久沒用的 docker 開始研究,喔喔~可以綁定 aws / github / bitbucket 等帳號耶。試著綁定 aws,但是登入時說啥要從驗證裝置取得 mfa code 云云。看到 MFA 覺得陌生,但應該就是兩階段驗證之類的吧,amazon 幹嘛老是自己創一些新詞呢?

amazon 的兩階段認證設備是啥我早就沒印象了,上網找了一下,原來是 google authenticator,難怪我之前換手機時,google authenticator 裡有三個代碼產生器,有一個我看名字 (root-account-mfa-device@123456 之類的) 完全想不起來是啥,就不移到新手機了(不知道是什麼服務的話,其實想移也沒辦法移,轉移都是進後台直接重拍二維碼的)

好吧,登不進去,旁邊有個按鈕告訴你認證設備沒了點這裡會有客服聯絡你。點下去之後過了幾分鐘電話來了,我的英聽已經很糟糕了,加上傳輸延遲又大,常常搶在一起講話,根本沒聽到對話。不過最後總算是搞定了。

* * *

啊,我的頭好痛,腦袋在晃動

雜亂的筆記,不過不記的話我會忘記....

1. 折騰了半天,終於可以讓 torch-rnn 跑起來了,環境的安裝過程真是一波三折。
a. 一開始照 INSTALL 作,但是安裝 `torch` 時失敗,因為 `install-deps` 沒有 for debian 的版本。
b. 好吧,看到他有現成的 docker image,就直接下來用吧。裝了之後進去,發現這 docker image 的環境也沒裝完全,漏東漏西的,還是得自己來。
c. 反正都是得自己來,乾脆還是回到 native environment。先是搞定在 debian 上跑 `install-deps`
d. 接著 luarocks 安裝 package 時各種挫折,只好下 source 自己編,編的時候同樣又各種缺套件,moc, qt, qtlua, liblua5...blahblah 的,然後套件名字又各種難猜,版號後綴啥的讓人生氣
e. 各個套件的安裝故事還不太一樣。總之見招拆招,反正我搞定了我就懶得再回想了。都 2016 年了還是得踩這種坑,一時有種回到 10 年前裝軟體的「一點也不想要的熟悉感」。

2. 又得搞定 lua,又得搞定 python,這工具還真是各種拼裝。不過總歸是拼起來了。
a. 試著跑內建的莎士比亞範例,預處理的部分瞬間就好。不過訓練資料就久了
b. 目前大概過了 30 分鐘了,約 iterate 了 550/17800,看來機器可以放著人自己去睡了,早上再來 generate sample 吧
c. 也還好跑的是 linode 上的機器,不是我工作用的桌機。雖然桌機效能較高,但完全被 training 吃掉資源也不好。
d. linode 那台的規格大概是 4G Ram,2 CPU Cores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 在中等學校以下教育中,將許多歷史詮釋給「簡化」是有其必要的——即使那是「首辨忠奸賢愚」的糟糕作法。然而,若想要更深切地瞭解歷史,將柏楊式的道德拋棄,不斷地由各種務實的觀點來重新觀看,會發現歷史愈讀愈有趣、莫名的火氣也愈來愈少了。
【讀後小感】林滿紅的《銀線︰十九世紀的世界與中國》

這是最近讀過的幾本好書之一。雖然本書屬於「專業論文」作品,但臭老九總得假裝努力一番,盡可能地跟上正統學術的腳步。

總體上說來,本書作者是從更大的時間跨度與經濟規模,來討論十九世紀「全球銀荒」所造成的清代中國現象。更進一步地說,是由於拉丁美洲的獨立戰爭,造成原本供應以中國為主的全球貿易市場出現了危機。

過去的教科書與一般對清代經濟的觀點,總認為中國民間吸食「鴉片」,才造成中國白銀外流,連帶揚起了一連串國內的經濟危機。但作者由更長尺度的數據爬梳,認為鴉片貿易(以及其後的鴉片戰爭)不是清朝白銀外流的主因。更深一層的原因,還是由於當時的白銀不足所造成的全球經濟蕭條,而中國卻又將外來白銀作為最主要的國際通貨,使得白銀自然容易流出中國以進行國際上的「套匯」。另一方面,歐洲經濟蕭條也同時讓非必要性的生絲茶葉消費退縮,使得外國進口中國貨物也跟著萎縮。

本書用了 1850 年後的數據顯示,當拉美白銀恢復供應,國際貿易重新活絡之後,白銀再度流入中國——此時已打過了鴉片戰爭,所以若照傳統的解釋,鴉片貿易「半合法化」,理應將中國最後一丁點的白銀都「榨乾」才對。但實情絕非如此,因此若探討清朝政府的白銀庫存問題,鴉片並不是真正的主因。更何況,當年主其事的林則徐也絕非不懂「銀貴錢賤」的原因,所以他曾提出「國內自種鴉片」的方案。

除此之外,本書也同時探討了,面對十九世紀初的國內經濟危機,中國的知識菁英們是如何看待問題並提出解決的方案。作者所爬梳出來的材料顯示,所謂的「干預派」與「放任派」(作者為方便而命名),他們彼此之間的援引與詰難,雖然在乍看之下時時顯出空泛的詞彙,然而當中所探討的貨幣與經濟現象,與廿世紀以來的西方經濟學派,處處者找得到相同的類比。可見得在清代中葉之後,身處於國際經濟的大環境之下,政治菁英們絕對不是我們所幻想得那般「腐敗的滿清」形象。

在中等學校以下教育中,將許多歷史詮釋給「簡化」是有其必要的——即使那是「首辨忠奸賢愚」的糟糕作法。然而,若想要更深切地瞭解歷史,將柏楊式的道德拋棄,不斷地由各種務實的觀點來重新觀看,會發現歷史愈讀愈有趣、莫名的火氣也愈來愈少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21693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