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Ghita Liao
4,269 followers|2,166,729 views
AboutPosts

Stream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4
matt lee's profile photoGhita Liao'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就是想懒吧LOL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Today I made with my daughter a break at this lake! In this case, my daughter wanted to hear music by Sia  (-:
Have a really good night!!!!
Colorful, powerful, imaginative and expressive digital art!
18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5
Kok Hwa Tan's profile photoGhita Liao's profile photo
4 comments
 
不像PS过吧。即使P过也无损原图的美感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
 

wildflowers on the forest floor
1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11
Kok Hwa Tan's profile photoGhita Liao's profile photomin xu's profile photo
3 comments
min xu
+
2
3
2
 
轻轻在谷歌里敲入唐朝-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点开播放器,很美
PS就是颜色有点不对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原装销魂版~
INA虽然身材好很多,但是要体现轻佻蚀骨,比起她的师傅还是经验尚浅啊。
#猪塔乱舞  
 ·  Translate
5
陳燁's profile photoGhita Liao's profile photo
4 comments
 
lol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XDDD
 
对于众目睽睽之下的官员来说,中国的反腐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但对其他很多人来说就不同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大举反腐催生了一波政治笑话,总的来说,大部分是支持这场运动的,嘲弄的也是被调查机构锁定的不良官员。一些笑话暗指体制的缺点,正是它们让腐败得以盛行。还有一些则把这场反腐运动描绘成一场闹剧。

但与日俱增的笑话表明,中国人已经意识到,这场打击腐败的运动并非昙花一现,他们不如从中找些乐子。

就连中共控制下的主要反腐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也以迂回的方式,承认了这种由腐败激起的幽默的重要意义,称这类笑话表明,官员和民众之间存在一道危险的鸿沟。

以下是一些通过新浪微博和微信在网上流传的反腐笑话。笑话来源会尽可能标出,不过大部分笑话出处不明。

例如:
某项目完工后尚有余款,地方常委会开会讨论是用来改善小学的条件,还是监狱的条件。大家各持己见。

最后,一名老常委一语定乾坤:“这辈子我们谁还有机会进小学?”

顿时沉默。有的擦汗,有的喝茶。

过了一会儿,意见统一:改善监狱环境。一些笑话指向了这场反腐运动最阴森的一面,比如接受调查的嫌疑人死亡。下面这则笑话采用了紧急通知的形式:

鉴于最近跳楼官员逐渐增多,造成了大量的人畜伤亡,特此通知大家:

一、走路时要远离各级党委、各级政府及行政职能部门办公大楼;
二、远离所有高级宾馆、饭店大厦;
三、走路时严禁低头玩手机看微信,时刻注意头顶上方。如果稍有疏忽,说不定就会有书记、省长、厅长、局长什么的向你砸来。还有一些笑话则表达了对整体制度的担忧:
几天前,一群老同学聚会。有个同学在某互联网监测机构当小领导。我问他们单位是做什么的。他说,就是负责把在网上生事、对政府不满的人给找出来。

另一个同学对他说,“你是说还有对政府满意的?”他说,“对,有,不过那部分不归我们管,归纪委。”今年3月,前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徐才厚在接受调查期间因癌症去世。承认受贿的他,也是多个笑话的主题:
有人问,“徐才厚的后台是谁?”

徐答:“是人民,因为我所有的权力都是人民赋予的。所以,人民需要反思,人民应该道歉。”华人喜剧演员黄西(Joe Wong)在新浪微博上发了一张徐才厚2008年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的截图。当时,新华社援引徐才厚的话说:“只有廉洁的部队才能是打胜仗的部队。”

黄西写下了自己的评论:“有些段子八、九年后才能让人笑出来。”

有的笑话有些恶俗:
会议最后,王岐山突然发言:“今天会结束后,有两个人需要留下!”

说完,他端起水杯喝水,然后低头看手里的名单。全场鸦雀无声,半分钟过去了,空气中渐渐飘起一股尿骚味。

王继续说:“这两个人,一个是国企干部,一个是政府里的。”

说完他再次停下来。慢慢地,会场里恶臭味渐起。

最后,王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这两个人就是一汽的徐建一,和云南的仇和。你俩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大家散去后,会场已经污秽不堪。王对工作人员说:“同志们,难为你们了!去看看地上的屎尿,和座位名单核对一下。

一工作人员汇报说:“王书记,有一个尿了好多,而且还拉了,他尿里好像还带着油渍,经过核对,是中石油的廖永远。”

王一挥手:“查。”

去年,中纪委下属报纸上的一篇文章,对苏联的政治笑话传统进行了分析,称它们反映了该国的共产党未能保护人民的利益。文章呼吁同志们不要步其后尘,并引用了一则笑话,来显示中国共产党不会像他们的苏联兄弟那样倒台:
一个乌克兰人被叫到克格勃。问:“你怎么经常收到以色列的邮件?”

答:“二战中我藏匿过一个犹太人,现在他给我寄吃的。”

问:“苏联人不该这样做,你不为自己的将来想想?”

答:“我想好了,以后我还要藏中国人。”


 ·  Translate
1 comment on original post
2
1
朱俊霖'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purple hands..
 
The Road to Ichen Abbas
This is the road to Itchen Abbas from Northington, near Winchester, Hampshire the other evening.


+Olympus #olympus +Landscape Photography Community +HQSP Landscape +Landscape Photography +Landscape Photography Show +UK Photography Community #landscapephotography
#BTPLandscapePro+BTP Landscape Pro . founded by +Rinus Bakker , owned by +Nancy Dempsey ,curated by +Nancy Dempsey
23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7
2
guojun tian's profile photobhagawati sharan'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
In her circles
1,242 people
Have her in circles
4,269 people
霍东升's profile photo
Salvatore la porta's profile photo
劉光發's profile photo
jingwei chen's profile photo
冰山小企鵝's profile photo
宙斯(zeus)'s profile photo
滕静's profile photo
邓波's profile photo
john cheng's profile photo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再转一次,大爱 ^ ^
 ·  Translate
 
Because who wouldn't want to see 21 seconds of this dog dancing....
199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3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XDDD
 
You're doing it wrong.

Follow +ROFL GIFs for more.

#lol   #lmao   #rofl   #gifs  
4 comments on original post
6
1
Jacky Tsao's profile photoGhita Liao's profile photoHing shih chun'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就是说,如果我做这个训练是有可能做错的。
她是极端对的lol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给满屏的赞~lol
 ·  Translate
13
1
TOM LEE's profile photo严二's profile photoAdware Li'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严二
+
1
2
1
 
这老师哪个单位的?拖出去枪毙俩小时!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I have four words for ya: ~~~~~~
百无聊赖地,又看了一遍,每次都忍不住爆粗:我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身子都笑热。

其实当年Bill看上他哪儿呢?
 ·  Translate
3
Ghita Liao's profile photo
 
哎呀?原来视频没有载上。。哈哈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晓晴 来轻轻跟着唱一段,很舒心怡人。
笑个 :)
 ·  Translate
4
晓晴's profile photoGhita Liao'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晓晴 有没有感受到镇静作用啊?
K这种歌是不是要群睡之~?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Ghita Liao

Shared publicly  - 
 
不需要吃饭时控屏,不需要屏幕发来的关怀和厌恶。即使睡前扫一遍手机,里面的东西总没有显现出它在信息社交上取悦人的一面。
如果人们都不再需要真实的触感,那么我就是我自己最好的朋友。
 ·  Translate
 
一个屏幕伪社交症患者的自白
自从社交关系被纷纷搬上网,我每天最重要的一些话已不再是从嘴里‌‌“说‌‌”出来,乃经由键盘或手写转换成方块字,‌‌“发送‌‌”出去了。

我活在这样一个‌‌“屏社交‌‌”时代,周身充满了奇怪的呓语、图片、符号和图标。

为了更好的诠释社交媒体的情感本质,我发明了‌‌“屏社交‌‌”这个词:经由那几款便捷的社交软件和各种屏(电脑、手机、iPad以及即将纷纷冒泡的各种可穿戴设备能连网的屏),我们的‌‌“关系‌‌”通过网络得到‌‌“确认‌‌”的同时,也被网络成功地规驯和转码了。

或许你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当凌晨二三点,我仍在‌‌“辛勤‌‌”刷新微信、微博。我有微信‌‌“好友‌‌”600人,其中包括各阶段的同学、同事、同业、同趣,尽管有些人早已不记得是从哪里加的,但这足以保证24小时里几乎每时每刻都能刷出‌‌“好友‌‌”新动态。通常,我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点个‌‌“赞‌‌”就闪人,像射门成功旋即呼啸而去的球员,成为自视光荣的点赞党。这还不够,我继而成为抢沙发党。这还不够,为了说一句有质量有趣味的跟帖,我时常颇费时日忙于点评各种‌‌“家事国事天下事‌‌”,争当‌‌“首席评论员‌‌”。

除了挤出一切工作间隙翻阅‌‌“好友‌‌”们都在干些什么,我也常发主帖,患上了‌‌“分享强迫症‌‌”,正如那些喜欢在社交媒体‌‌“打卡‌‌”和发早晚安帖的‌‌“好友‌‌”,每天不在这个广场说点什么似乎就缺了点什么。看到的帖子随手转发,喜怒哀乐随时晒出。网络社交的时间和频率都有赶超本职工作之势,算上非工作时间的‌‌“兢兢业业‌‌”,我成了一个‌‌“社交狂人‌‌”,一个话痨,一个心灵外挂的人,一个表演型人格爆表、渴望赢得众人掌声过活的可笑的人。

当我忙于屏社交,与‌‌“好友‌‌”们你来我往、妙语接龙,我感到了一种似真实幻的在场感和存在感,而这,像任何其他让人上瘾的东西一样吸引着我继续忘我地投入其中。然而,当我疲倦,从中抽身,脑中一片空白,并没有留下任何一件印象深刻的东西。

屏社交的体验,化成了一种疲倦的全悉感觉,雨露均沾地遍及每一个人,却跟谁都没有达成深入交往。屏社交成功地将真实社交涵义丰富独此一份的‌‌“读解‌‌”模式,切换为开放性的‌‌“可计算‌‌”‌‌“可再次转码‌‌”的‌‌“浏览‌‌”模式,亦由涉及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的多维度多感官聚合的结构,降格为纯平二维页面上简单的二元视听结构。

实际上,多媒体本身就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科技概念,还有比人体更多媒体的东西吗?眼睛的像素远远高于任何屏幕,人们日用而不知,却回过头来追逐多媒体。科技的有限性奇观,常常诱使人们暂忘了自身尚未穷尽的可能性。

回到屏社交,这技术上的一场完美革命,久而久之,在人性上不蒂为深刻的由‌‌“深社交‌‌”向‌‌“浅社交‌‌”的全面退化。从此,社交礼仪等一切经验俱已成灰,直抒胸臆、无所顾忌的屏社交接管了我们的社交。其现实后果是,像我和另外一部分人,在屏社交里是活跃分子,一旦面临真实的生活现场,时常手足无措,不安,紧张,抑郁,成为‌‌“新常态‌‌”。

屏社交以其技术便利,最大程度地释放了人们难以餍足的贪欲,却无法帮助我们消化不断囤积的社交欲念和严重过剩的社交存量。正如在真实的有轻松氛围的社交中,没有人会去录音,可在屏社交中,几乎人人都很在乎聊天记录的备份和再转移——尽管你未必有闲情逸致再次查阅它。

屏社交给一个人带来的改变应该是因人而异的,对有些人来说,屏社交与现实世界好比异面直线,交叉程度非常低,对有些人来说,两个世界早已打成一片难分彼此。屏社交还给公共社交带来了其他一些东西。几乎任何一个公共社交活动,都会被拍照分享——因为几乎任何一个人都有强烈的‌‌“自我中心主义‌‌”,人最关注的永远是自己,他需要时时确认在场以及当下的感受,然后通过分享它进一步强化这种确认。我们内心不安,分享的动作使我们成功地假装自己很忙,假装我们在人群中如鱼得水并不孤单。屏社交的网络环境提供了这样的便利,同时又强化了这种分享(假装)冲动。这是我们在餐厅、商场的电梯过道、影院的买票队伍、地铁、公车、高铁等任何地方掏出手机和iPad的根本原因,我们不安的心灵需要一个外在、可控的从容支点。

跨界艺术家岳路平曾组织过一次‌‌“艺起睡‌‌”,他用微信约七八个朋友一起戴上可穿戴设备,在不同的地方同时上床睡觉。那一天,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人在飞机上睡,有人在家里睡,有人在宾馆睡,次日定同一个时间醒来,比赛谁是睡神、深睡眠时间最长。相比于睡觉,跑步更为普遍,今天,如果你跑了一次步不曾晒App上的路程截图,就等于没跑过。听说已经有科技公司在研制能上网的性用品,很快我们就会看到,分享性爱的波形图谱也将成为新时尚。

人类的社交从来没有过这么的透明和做作——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人人都并不真的在乎别人怎么样,却都乐于分享自己的状态,等待别人对此作出反应,而内心又那么渴望超过别人。如果没有人点赞跟帖,这条动态似乎就是不存在的。屏社交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们的存在感。

在日本,16-22 岁(纯90后)的人群中,有53%的人宁愿失去嗅觉也不愿失去手机。为什么?因为需要通过屏社交确认存在感,而不是通过真实的社交关系确认存在感。可是,什么才是真实的?在屏社交如此发达或将取代现实社交的时候,屏社交才是真正的社交。这种时候,屏里屏外已不可由分,甚至可以说,屏外的世界也全都被装进屏里去了,尚未装进去的那部分,很不幸地被无视了。在时兴的弹幕电影和弹幕视频里,影视本身退居幕后,充当了临时的屏社交布景和屏社交由头。

如果你隐居了,不发表几张照片,说说‌‌“在XX隐居的XX天‌‌”,你和你的朋友们可能都会觉得隐居并没有真的发生。然而,一旦你晒了逼格,分享了隐居的状态,接受屏社交的再洗礼,似乎隐居也就破功了:在你的屏世界里,那些分分钟在你身旁飘来飘去的身影不是照样飘来飘去么?你没有切断任何‌‌“关系‌‌”,何隐居之有?换言之,隐逸,这么一种古典的反社交行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被屏社交颠覆和收编了。

我从屏社交里反省到的最有痛感的一条经验是,屏社交让陌生人社交侵蚀甚至取代了熟人社交。我们最熟悉的亲友常常不是屏社交中最积极的点赞党。比如我的母亲,她并没有一个智能手机,也不识字,她无法在我最精彩最有趣的那条动态下点赞,亦无法在我那条‌‌“感冒一个月还没好‌‌”的动态下给我赠送‌‌“药‌‌”和‌‌“拥抱‌‌”的屏图标。由于屏幕壁垒,她甚至无法获悉我的任何信息。这对她是不公平的。她是世上极少数几个可以不计成本、千里迢迢来看我的人,却很难拥有我的信息。屏社交使我们轻易获得了来自浅社交的点赞和关怀,这固然弥足珍贵,毕竟无法与最亲密的亲友相提并论。可是,沉浸在屏社交里我们,不是天天都很享受这种屏上的点赞和关怀并且无法自拔吗?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孤独,我们是如此的渴望被关注被关怀。即便是屏社交里成本很低的关注,我们也备感温暖和珍惜,因为它在电光火石间唾手可得。在屏社交里,我们并不是真的需要‌‌“真实的帮助‌‌”,而是需要被人‌‌“立刻注意到‌‌”,点赞和跟帖就起到了这样的效果。

有人说,是微信微博这些屏社交工具让人变得越来越孤独。我的看法恰好相反,适当使用屏社交工具,有助于缓解人类的孤独境况,爱微信的人都不喜欢孤独,但过度使用又让我们重新坠入孤独之境。正因为人类的内心是如此孤独,如此没有着落,如此渴望关心,我们才如此热爱屏社交,试图从中得到慰籍,在这过程中,孤独得到了一些缓解。而正是在这样一个过程促使我们反省自身的孤独状况,我们不愿意承认自身的孤独,所以引咎于外,让微信微博背了黑锅。

屏社交工具并非没有副作用,我观察过自己,在那些成瘾性依赖的时段,夜里我几乎离不开手机,并且在微博、微信、QQ等各种应用之间爬来爬去,捕捉任何的风吹草动,以至于常常到了凌晨还无法安睡,梦中都在构思引人点赞的段子和俏皮话,一旦醒来又立即查看新消息——尽管内心十分明白其中绝大部分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许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验:肚子饿了随便吃一点,手机没电,却总是飞快地设法充电,对手机的关心已经远远超过对自身身体的关心。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试图分享,看电影要边看边拍照发朋友圈,吃饭要拍照晒图,食不知味,饮食过程中还要不断刷新动态,甚至上洗手间都屏不离手,以至于经常忘记去洗手间的真正目的。我已经无法专注地做一件事情,更无法与自己好好地相处了——总是不断地管窥他人的生活,还有无数个假想他人在‌‌“观看‌‌”我的生活,真人秀取代了我们的生活。

至此,生活的要义已不再是生活本身,而是观看与被观看,屏世界越来越像人类动物园集散地。

我知道我的孤独症到了一定阶段了。我开始反省自己的生活,以及自己真正的社交需求。

首先我渴望爱,被爱以及爱人,以手传情,以唇传情,而不是屏社交里虚幻虚假的‌‌“亲‌‌”。我渴望一个热情的拥抱,我想感受那种拥抱的力度和来自对方身上无可取代的气息,而非全网一统由腾讯公司制造发行的‌‌“拥抱‌‌”图标。如果我有对象,我渴望听到对方的没有质感缺损的声音,或顽皮或撒娇或无奈或慵懒的语调,而非屏幕里简单的一行字,我想收到一封情绪若隐若现于字迹的亲笔信,而非棱角分明的打印汉字。

可是,屏社交耗损了人际交流当中绝大部分原本应该十分丰富多样的质感。微信能够在短时间后来居上逾越手机QQ和微博的原因在于它能传递语音留言。就是这么一点符合人性的改造,造就出了第一大屏社交工具。技术的进步和软件的升级或许很快,但再快也快不过人类重新回到自己这个最丰富最有质感的‌‌“多媒体‌‌”。

其次,我渴望朋友间的促膝之谈,三五好友,二三挚友,或秉烛夜谈,或觥筹交错,‌‌“相视而笑,莫逆于心‌‌”。

遗憾的是,我还没有相爱的伴侣,屏社交与现实社交一起,仍将成为我寻找伴侣的重要途径,而我的挚友们,‌‌“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在没有能够见面叙谈的经年岁月里,仍将时不时通过屏社交的模式简要畅谈。

只是,我已经明白,屏社交只是战胜孤独的一种工具,而非逃避孤独的密室。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504/%E4%B8%80%E4%B8%AA%E5%B1%8F%E5%B9%95%E4%BC%AA%E7%A4%BE%E4%BA%A4%E7%97%87%E6%82%A3%E8%80%85%E7%9A%84%E8%87%AA%E7%99%BD.html
来源: 
FT 中文网
作者: 
陶舜


#朋友圈  
#手机
 ·  Translate
1 comment on original post
5
1
严二's profile photoGhita Liao's profile photomu ruo's profile photo
4 comments
 
蔗多了会坏牙齿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er circles
1,242 people
Have her in circles
4,269 people
霍东升's profile photo
Salvatore la porta's profile photo
劉光發's profile photo
jingwei chen's profile photo
冰山小企鵝's profile photo
宙斯(zeus)'s profile photo
滕静's profile photo
邓波's profile photo
john cheng's profile photo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Female
Other names
一捆矛盾
Story
Tagline
不了解我的人当我神经病一样的存在。了解我的人当我猪一样的存在。
Bragging rights
呆娃
Links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