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zhang roley
1,858 followers
1,858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未能免于恐惧,何来自由?

今日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一周年。他的妻子刘霞三日前刚获准离开中国,前往德国就医,结束近八年的被软禁。海外媒体、中国异见人士都在为刘霞获得自由而欢呼。但是,无论弟弟被留在中国作人质的刘霞,还是生活在一党专政魔爪下的中港两地人民,都未能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要建立民主机制以抵抗强权,首先要像昂山素姬所期盼的那样,“学会将自己的思想从冷漠和恐惧中解放出来”。

政府官员警察成人民恐惧源头

离开牢狱般的中国,刘霞终于获得了人身安全、人身自由,但是,她真的完全自由了吗?刘霞的弟弟刘晖曾受姊夫、姊姊株连,被控诈骗罪判囚,今次也未能如愿陪刘霞赴德国,舆论多认为他成了当局约束刘霞言行的人质。外界期待刘霞投奔自由后能说出刘晓波被肝癌死及她被软禁致严重抑郁的真相,但她要顾忌弟弟的安全,未能免于恐惧,言论自由就难免受掣肘。

免于恐惧的自由,与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并列为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1941年1月提出的“四大自由”。联合国人权干事卡莱姆利安(Mary Kalemkerian)曾在2016年国际人权日(12月12日)这样表述,免于恐惧的自由是指任何人都不应害怕他们的政府、政府的武装,不应害怕警察有不民主行为,甚至不应害怕邻居,“这意味着晚上睡觉时,你可以期待你的房子第二天仍然存在”。

卡莱姆利安的表述,简直道出了中港两地人民的心声。在中国,民众回家时发现房子已被拆掉,甚至在睡梦中房子被强拆的事时有所闻。血泪斑斑的拆迁事件和过往的计划生育大作战,是让人民陷入生命财产恐惧的典型恶例,而历经三年仍有维权律师下落不明的709大抓捕、广东公民因海祭刘晓波被捕而发现火车站人像识别监控系统的“先进”、在网络上批评官员或富商而被跨省拘捕等,显示政府、官员、警察都成了人民恐惧的源头。

在香港,市民原本以为享有四大自由,但2014年《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遇袭受伤,让为声援他而上街的同行们明白,新闻自由的前提之一是免于恐惧的自由。至2015年,铜锣湾书店5名股东、员工陆续被失踪,李波更是在香港被失踪,其后中国富商肖建华也在香港五星级酒店被失踪,香港已彻底失去免于恐惧的自由,同时期失陷的是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学术自由,同时期被剥夺的还有港人的选举权被选举权。

对人权恶化的冷漠尤令人恐惧

尤令人恐惧的是,被剥夺了免于恐惧自由的港人,有不少对中港人权恶化的反应越来越冷漠,越来越不关心刘霞、王全璋、林荣基、梁天琦那些受害者、反抗者的命运,一如另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缅甸民主斗士昂山素姬所担心的那样:“在一个否认基本人权存在的制度里,恐惧往往无所不在。怕囚禁,怕酷刑,怕丧命,怕失去友人、家庭、财产或生计,怕穷困,怕孤立,怕失败。最阴险的一种恐惧是那种伪装成常识甚至聪明,把那些有助于维护人的自尊和固有人格尊严的日常的细小的勇敢行为,诬蔑成愚蠢、草率、微不足道或无济于事之举。”

昂山素姬还说:“一个民族,要建立一个具有坚强民主机制以保障抵抗政府强权的国家,必须首先学会将自己的思想从冷漠和恐惧中解放出来。”这是港人支持支联会继续声援中国被囚人士、继续高喊结束一党专政口号的理由,这也是对今日港人的告诫,特别是对受刘晓波株连人士冷漠的港人的告诫。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12072
来源:苹果日报
作者:李平
#恐惧 #自由 #新颖视角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只要压力够大 中共还是会怕的

刘霞终于被放出来了,最有趣的是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回应。由于香港人普遍更关注刘霞处境,林郑没法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要记者“不要再问(刘霞问题)了”;于是宣称:“这是一个人道主义的表现”。

这实在是肉麻当有趣。去年七月初,当德国美国医学专家到沈阳会诊刘霞夫婿刘晓波,建议赶紧将刘晓波送出国医治时,怎么不“人道”?去年九月初,刘霞对着电话不断哭泣,急着说她没拿到刘晓波海葬后的骨灰盒时,怎么不“人道”?今年四月底,刘霞对着电话崩溃哭喊“我死比活更容易”、“我他妈惹急了就死在这儿”时,你又怎么不人道了?之前不“人道”,现在突然“人道”了,原因是什么?

这当然不是有人突然人道(良心)发现,而是国际局势的逆转导致中国内部政治转变,导引出不同的结果。去年刘晓波过世后,美英法等大国政府与领袖齐声关切刘霞的处境,今年五月,梅克尔访华前还在呼吁该让刘霞自由,她访华当下,还会见了被捉了三年、死生未卜的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但中国当局全部置若罔闻。如今,美中贸易战开打,刘霞被释放的当下,中国总理李克强才刚离开德国,下礼拜还在要北京召开中欧峰会,中共想透过释放刘霞拉拢欧盟各国,缓解中美贸易大战的压力,才是关键。

说穿了,这其实是中共自导自演的人质外交,如同当年江泽民为了改善中美关系、讨好美国总统柯林顿,而在他二度访美前释放著名的中国民运人士魏京生一样;中共在此刻松开刘霞,其实是把她当成“礼物”送给西方世界。刘晓波在世时就曾撰文痛批这种放一个、抓更多的人质外交,“既残忍又下流”,“大陆的监狱中永远不缺与美国作交易的政治人质”。

不过“人质外交”的另一面代表中共内部不是铁板一块,国际的压力会让中国民间社会的维权运动有若干回旋空间,就如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表示:“刘霞获释,表示如果有关政府若施加足够的压力,北京是会退让的。”说得更白一点,中共政权还是会怕的。

中共怕吗?如果看到美国前天加码针对2000亿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后,中国商务部除了发表“震惊”、“抗议”的声明,再无提及任何反击美方的具体措施,明眼人大概已经有所盘算。中共怕吗?如果看到最近一个月中国股市崩跌,在美中贸易战第一枪打响的7月6日开始,连续四天头版都没有出现美中贸易战的消息,大概也已经略知一二。中共怕吗?从官方要媒体别再提“中国制造2025”,要媒体收敛浮夸文风,以及中国内部疯传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李晓近期那篇“家国情怀浓浓的演讲”,反思“中国目前存在的巨大问题”,更让人了然于胸。

前德国驻华大使史丹泽(Volker Stanzel)说,一年前,刘晓波去世后,中国认为不必担心友邦,甚至连欧洲的重要力量德国也无需担心,“当时中国正在春风得意,但现在中国感觉处于逆境。”中国面对的其实是国际秩序典范上的转移,现任美国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说:“如果我们无法降低对专制且逐渐武装化的中国的经济依赖,在烽火连天,或中国为所欲为时,我们就只能责怪自己。”证诸现实,这段话已经是现阶段美国对中国政治经济战略的行动准则。

只要压力够大,中国还是会怕的,怕中国经济金融崩盘,怕自己建构于“喂饱13亿中国人”的政权合法性就此流失。尽管“怕”不代表从刘霞,到709大抓捕维权律师王全璋,以及台湾的李明哲,甚而前天被判刑的中国人权斗士秦永敏的人身安全与自由,但一个会“怕”的政权至少撑出了这些维权人士的机会。面对一个吃硬不吃软的政权,卑躬屈膝最终总让对方需索无度、得寸进尺,只有持续地对外结盟并与之斗争,才能换得起码的尊严与安全。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12079
来源:上报
#压力 #中共 #新颖视角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实施暴力抗争 真的很难吗

一个人虽无法对抗中共强权,但我们可以做自己力所能及的,对中共实施一些破坏活动.勇敢者可实施暴力革命行动.虽然没有一个强大的武装力量,我们也没有重机枪,大炮,导弹,坦克,核武器,生化武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至少最基本的暴力抗争手段完全可行,足以给中共造成足够冲击。经多次踩点后,趁夜深人静,蒙面行动,对某公安局大楼,公安检查站,某要害党政机关大楼,向墙壁多处泼洒汽油(或其他可燃液体),随后点燃,造成火灾。或将煤气罐搬到公安局大楼,公安检查站,要害党政机关大楼的一个角落,然后用点火器点燃(或用定时点火器),造成大楼局部爆炸。在傍晚或夜间,蒙面后,背后袭击共匪。遇到强拆或其他恶霸,自制燃烧瓶,或用硝,硫磺,木炭制作最简单的黑火药(加一点钢珠或碎玻璃碴更好),点燃后向强拆者或恶霸投掷,也可以用于抵抗共匪的镇压。要暗杀某个恶警恶官,多次踩点,留意其每天上下班时间,车牌号,行踪等,实际成熟时行动。暗杀政治局以上的官员难度大,因为安保过于严密,要暗杀正部级或副国级还是可行的,当其车队到来时,开着一辆重型卡车,朝车队猛烈冲撞,不惜与他们同归于尽。所以,对于勇者,实施暴力抗争破坏行动,有这么难吗?综上所述,那些一直不知谁是真正的敌人,有施暴念头者,你们还会找不准敌人吗?你们还会再伤及无辜民众吗?

与其向习包子画像泼墨,不如号召勇敢的民众,趁夜深人静,向公安局大楼泼汽油或其他可燃液体,然后点燃,烧毁公安局大楼。或向警车,治安岗亭泼汽油并点燃.号召全国人民,发起一场,趁夜深人静,向中共要害党政机关泼汽油行动(当然实施行动前,要多次踩点,蒙面行动,不慌不忙)

相关阅读:
发起向中共要害党政机关泼汽油行动 https://xqttx.blogspot.com/2018/07/blog-post_6.html
只可针对中共和恶霸 不可针对无辜民众 https://xqttx.blogspot.com/2018/06/blog-post_30.html

#反共 #倒共 #反中共 #反共运动 #反共革命 #反党 #反习 #打倒共产党 #推翻中共 #中共垮台 #中共倒台 #天灭中共 #亡共 #中共灭亡 #起义 #反抗 #抗争 #拒绝沉沦 #武装起义 #暴动 #暴力革命 #暴力反共 #暴力抗争 #暴力抗法 #暴力反抗 #以暴制暴 #以毒攻毒 #暴力袭警 #武力攻击 #暴力 #恐怖 #凶杀 #泼墨 #泼汽油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潑墨女孩”董瑤瓊在推特上直播在習近平畫像上潑墨,這個勇敢的舉動在社交媒體上贏得一片讚譽,很多網民對失去音訊的女孩表示擔憂,我覺得在中國的高壓政治環境下,塗污和破壞領袖像或者黨媒宣傳媒體是破除恐懼的第一步,它的意義就在於向個人崇拜說不,用嘲笑對抗強權。

希望大家發揮創意,避開監控,用自己的想象力向沉渣汎起的個人崇拜投出自己的反對意見!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票证时代



现在的年轻朋友们都不知道,我们曾经生活在一个凭票购物的时代。那时的购货票通常分为吃、穿、用三大类。食品类除了米面要粮票外,还有肉票、油票、蛋票、糖票、烟票、酒票、茶叶票、豆腐票及蔬菜票等。

有一个时期,呼市还发放过少量的葱票,持票可购买到少许葱、姜、蒜。

服装和日用品类的购物票更为繁多:布票、棉花票、汗衫票、背心票、布鞋票、胶鞋票、手绢票、洗衣粉票、肥皂票、火柴票、针票、线票、顶针票、锥子票、电池票、灯泡票、手纸票等等,应有尽有。

为了分配有限的商品,呼市还发放过:铁炉子票、炉筒子票、铁锅票、铝壶票、闹钟票、煤炭票和劈柴票;此外还有大衣柜票、木箱子票、木床票、圆桌票等等。

贵重商品,缝纫机票、自行车票、收音机票、手表票,都是一次性的,按票面规定的数量购买。据不完全统计,呼和浩特1961年度凭票供应物品多达60余种,还不包括凭证、凭券购买的东西。

据有关资料显示,那时布票的最小面额是1厘米,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行的。开始人们把“1厘米布票”作为“找零”使用,后来人们将它派上特殊用途——给小女孩扯一根扎头发的红头绳。与这段“故事”相仿的是,上海市为照顾华侨而发行的“上海市华侨特种供应票”中竟有3钱的肉票,就是说,凭此票可以买到相当于炒菜中的一片肉。更值得感叹的是,南京市还发行过面值一钱(5克)的粮票。

据报载,河南省镇平县还发行过“临时食用油票”,分别是“5分5厘”和“1钱6分5厘”。他介绍说,这些票证票面小得让人难以想象,消费起来也非常麻烦,经过了解才知道是特定条件下使用的,一般是在公共食堂里使用,当人们买了菜,可以凭票让食堂师傅加上一匙油。

那时,我们家的户主是我母亲,户口本上是父母、姥姥加我们兄妹三个六口人。上面只要一收户口本就知道要发购货票了,票是按人头发放的,领回来后母亲总是小心翼翼地锁在抽屉里,怕我们乱动。家里还有一个专门的铁夹子,用来夹政府发放的各种购货票。购货票一大张一大张,花花绿绿的。除了户口本和粮本,就属这些票值钱了,那可是一家人的命根子。

有些购货票的纸张极差、大小不一、印刷粗糙、极易仿造。可在那个年代是没人敢仿造的,因为那可是要命的事情。后来有一个阶段,只发几大张票号,临时公布几号票买什么。由于副食种类太多,复杂得很,老百姓要花很多精力打听并牢记,非常劳心费神。反正打死我也记不住。

每次该用什么票时,母亲就用剪刀从(16开)大小的票证纸中间剪下所需要的一张。有时,它们并不是连着的、而是跳跃的,一月下来,那张大纸竟被剪成了窗花。

那些票平时母亲都是算计着用的,有些票必须在规定的时间里使用,逾期就会作废。家里的购货票似乎每年都有作废的,但吃的票是绝不能让它作废的。

1976年10月,母亲因病住院病了,家里的副食票由我来掌控。我拿着一叠花花绿绿的票兴奋异常。因为粉碎了“四人帮”,那个月的食用品供应明细,商店早早就公布了:“5号糖半斤,6号花椒二两,7号豆瓣酱半斤,8号糕点半斤,9号乙级香烟两盒,10号火柴五盒。”最让人难忘的还有蔬菜票,蔬菜卖完了,便用豆子顶替,凭票可以买蚕豆和黄豆,或者不买黄豆,买几块豆腐也行。

由于当时物资短缺,有了票也不一定保证能买到东西。为了避免作废,常常会出现排长队、走后门的现象,孩子多了就显出这方面的优势。一到星期天,排队的人群里很多都是拿小凳、穿补丁裤,手里攥着钱票的小孩子的身影。有时人多,即便排队也买不上。虽然天不亮就来了,苦苦等到开门,大人们一拥而上。孩子们被挤散,只有坐在地上嚎哭。



在那个票证时代里,最石破天惊的是,由于农民和集体争抢人粪,有的地方居然还发行了粪票。

自从成立了人民公社,土地归了公,牲口归了公,连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也归了公。主政者是这样认为的,既然你是集体的人,靠吃集体的粮食活着,那你拉下的屎还不是集体的?这逻辑推理表面上似乎无懈可击,可是农民不干了,因为农民都有点少得可怜的自留地,自己拉下的屎总要想方设法给它留着。自留地肯定比集体大田的庄稼要好,这是傻瓜都能想明白的事情。

生产队为了控制粪便,一担粪可记一个工。到谁家挑一担粪,发一张粪票,这就是粪票的来历。

然而很快就出现了弊端。因为论担收粪,农民就要和集体捣鬼,不停地往粪缸里掺水。稠的都送到自留地里去了,生产队大粪车上门,收下的尽是清水。

于是生产队雷霆大怒,下了禁令:大粪统统收归集体,无论何时也不准往自留地里送粪。然而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他们在院子里堆一堆黄土,掏出大粪,灌进土堆做成粪干,抽空就送到自留地里去。生产队拉走的,照样是粪水。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大队看这个样子还不行,只好派出民兵严加看管,白天黑夜把住巷口,不让送粪的出村。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自从生产队限死了大粪,好些人家从此不在家里拉屎尿尿了,有了粪便,他们干脆到自留地去排泄。即便路远些,人们仍要远远地赶过去。于是,壮观的景象产生了,夏天的一片玉米地里,由于社员一家大小都在玉米地里排便,那一排一排干粪横竖成行,如棋盘落子般整齐排列。

此刻,我突然想起两句名言:“不要管我,抢救公社的大粪要紧!”“队长,有人偷粪!”

不才在网上还见过月经带票,可谓是华夏奇迹,看得令人目瞪口呆。在人民生活水平极度困乏的时代,由于“布”是计划物资,因此月经带也需要凭票供应。在那时的中国,即便你有钱,也未必买得着这种月经带。因为凡是票证都有特定的使用对象,作为一般人你到哪去搞这种票呢?

这意味着:这票也只有当官的女人,或者当官的男人的女人才可能获得。伟大的月经带,现在的小妹妹们恐怕都没有见过,就更别提系过了。

也许你见过屎票、尿票、月经带票,甚至还有语录票、文盲票,但你绝对没有见过河南林县发行的觉悟票。

甚是觉悟票?觉悟票是一种带有奖惩性质的粮票。这个觉悟票不是虚幻的,而是具有实质意义——相信这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票证!它发明于饿死3700万人的大饥荒年月。所谓觉悟就是听从大队书记的统一指挥,服从小队长的劳务分配。饿了不喊饿,累了不喊累。如是,收工考评后可领到这么一张票,年底据此便可多分一点儿粮食。

我相信,只要饿的眼睛发蓝,人人都会争当革命先锋,思想觉悟就会空前地提高。控制饮食确实是管理民众的绝佳办法,不是天才,谁能想的出来?

在那个年代里,要说不用凭票购买的东西,恐怕只有“红宝书”——《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了;还值得庆幸的是,那时“人票”——准生证,尚未实行。



有人说传统史学就是一部帝王的家谱,虽然是激愤之言,但也说明了传统史学的一个重要特点。在史学中占统治地位的如果不是帝王将相,起码也是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而升斗小民的喜怒哀乐、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则鲜有问津。偶有记述,亦系“王者欲知闾巷风俗”,并不享配“正史”的殊荣,只能被称为“稗史”。稗者,卑微者也。

例如,1953年末实行的“统购统销”政策,在史书中只是短短一句话,而这一政策对人们日常生活的巨大影响则从不提及。这无关痛痒的四个字,事关千万人的悲欢离合。其实,这才是历史研究最重要的内容。

那时,农民进城只能准备充足的干粮。因为没粮票,他们除了喝凉水,其它的只能看。亲人病重时农民最需要粮票,因为大中城市医院,没有粮票的患者根本住不进去,陪护者也无法在城里生活。

记得六十年代末,表哥有一次被评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要去大同县出席经验交流会议。按照规定,农家孩子是要用自产粮食兑换粮票的。

表哥把作为口粮的30斤玉米,在热炕上烘干,换回了20斤粮票。拿到粮票,他内心非常喜悦,因为,这是他这个农家子弟,第一次手持这么多粮票。

那次,表哥还没去报到开会,就先用其中的一斤粮票给父母买回了两个焙子和三个包子,让父母和家人,也品尝了城里人的食物。

1960年,父亲有天下班后到馆子吃饭,他用二两粮票要了碗素面,谁知香喷喷的面条刚端上桌,一个年轻人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棉花票对他说:“叔叔,我没有粮票,我拿这张棉花票换你这碗面行吗?”父亲看他面黄肌瘦,于是收下他的棉花票起身走了。

清晰记得,1963年春,姥姥重病在床,想喝点白糖水,但家里的糖票用光了。于是母亲到处找亲戚找朋友,结果也只找来1两糖票,维持了不到一周。现在回想起来,心中仍隐隐作痛。

那时在呼和浩特,凭“结婚购物证”才能买到暖瓶、被面、脸盆之类的东西。防疫站有位大夫,结婚才十几天,家中唯一的暖瓶就打破了、生活极不方便。而买一把暖瓶需要一年所发全部工业卷,他根本凑不够,只好硬着头皮向邻居暂借,以渡难关。此后,暖瓶成了他的心病。据他说,“夜里睡觉常做大喜、大悲和大惊的梦”,不是梦见买到新暖瓶,就是梦见暖瓶被打破了。

那时,烟票只发给烟民,但烟民的资格要由个人申请、领导认可。父亲为了给亲友搞烟票也开始吸烟,没想到弄假成真,自己也因此上了瘾。

由于食油定量极紧,父亲同事张大夫发明的“眼药瓶滴油法”,在防疫站迅速推广。此法即把胡油倒进眼药瓶里,炒菜时,定量滴进锅里。

三年困难时期,人们饿得眼珠发绿、浑身浮肿,为了几斤粮票打死人的案子,时有耳闻;我还听说过因为饥饿画粮票而获罪的事情。

伟大的、无所不在的购货票,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2013-12-16

http://www.botanwang.com/node/111298
来源:博客
作者:老绥远韩氏
#票证 #史海漫步


Photo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天通苑小超市的老板娘日常是这样的
①曾经她也免费帮人收快递。一传十十传百,店里成了免费仓库,大家都疯狂的买东西堆到她店里,旅游出差一星期都堆着,各种大小箱子堆满了小小一间店,一米多的箱子都好几个。她自己的货都没地方放,她还得不停的一个个去登记,抄写门牌号电话姓名,因为有人丢过快递赖到她头上,不仅破口大骂还要她赔钱。因为取快递而买东西促进消费?不存在的。大多数人一句谢谢都没有。还嫌登记耽误时间。于是改成收费的,每个件1元。于是很多人开始抱怨,并且赖账,想尽办法不给钱,赊账,丢下三毛钱就跑,等等各种下三滥招数。我亲眼见过很多次寄存快递还骂她贪婪黑心的人。哦,男老板在的时候就不敢逼逼,就欺负那个矮小的女人罢了。

②她曾经也好心送给别人一次性筷子和碗,很快外面下棋打牌乘凉扯皮的大叔们把这些当成理所应当。从一开始的“借”变成“拿来!”变成最后“还便民超市哪?真黑!”老板娘委屈的掉眼泪:那都是我花钱进货的,他们天天门口乘凉一天拿几套吃小菜,我还被骂黑心?!他们就住在这里,拿自己家碗不行吗?

③她曾经也想和邻居都建立互相信任的关系。可是一次次盗窃,小偷小摸,使她不得不装上监控,很多人,女人,男人,孩子,顺手摸走一块德芙,转身就把健达揣兜里,看监控里的画面时,她惊呆了。以至于我在的时候她还松一口气,至少我在这边坐着,她去找货的时候那些人不敢偷。

④她曾经不介意大家品尝水果,尝后再买,到后来却演变成免费吃,谁路过都拿一把小番茄揪几个葡萄抓几个小橘子,一边打哈哈一边往外走。尤其是很多人交了快递寄存那一块钱,就难受的要死,非要偷点什么平衡一下。她不得不打印了几个牌子:谢绝品尝。没用,好几次我亲眼看见有人一副和老板很熟的样子,从牌子下面娴熟的抓几个橘子走。老板娘气的牙痒痒。还有一次她给我洗了小西红柿,不到一小时,三个居民从我眼前的小碗的抓着吃,一边吃一边说:我也尝一个呗。我真的懵逼到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好。。。老板娘常说:我是农村人,山里出来的,我没文化,可我有家教啊!

⑤她曾经家里有三双筷子。现在只有两双,因为有些居民竟然不要脸到,看老板一家吃饭,跑来要筷子蹭着吃。。。我下巴都惊掉了。有一次他们非留我吃饭,我其实不太爱吃他家清淡的口味,象征性的吃了几口,就有个男的自来熟的打哈哈,用手揪走一根豆角吃。

我以前无法透彻的理解什么叫:出门不捡钱就算丢。我在她那全见识到了。

⑥你见过为了买一根“万里挑一水儿最多”的黄瓜,把人家一筐黄瓜全都掐烂了的吗?我见着了。很想问问那位大嫂你拿回去到底是吃还是用。。。还有我吐槽过的那个养古牧的外国美女,我以前老纳闷,她每天凌晨12点-1点,在小卖部里呆一个小时都在做啥?老板告诉我,她用一个小时的时间,从一筐小番茄里选出几个。不是摄影,就是吃,她强迫症。狗从来不栓的,就在门口翻垃圾吃。她还让老板给她的狗喂葡萄,我告诉老板,狗吃葡萄可能致死后,老板吓得够呛。

⑦砍价。一个大叔买2.5元的面包非要抹那5毛,老板娘不同意,大叔就骂她傻,不会办事儿不知道揽回头客。而这样的大叔比比皆是,扫码付款故意少给几毛钱,私自抹零,然后打哈哈说老板别太黑心,赚点儿得了。。。老板娘这边很忙也不能为了几毛钱追出去不顾其他顾客。往往都这么不了了之。我还亲自看见一个男青年跟老板娘大发脾气,说“我买的东西又不贵,你收这一块钱等于我东西贵了一块!凭什么啊!我不要了!不要了还不行么!”摔了快递就走了。。。我目瞪狗呆。。。

⑧她在后门贴上:顾客通道,禁止穿行。是因为很多居民图方便,干脆从她家进进出出进进出出进进出出进进出出,像走城门一样,遛狗的溜孩子的推车的扛货的运输的全都从她店里穿,碰掉一地商品道个歉就跑,丢东西是日常,乱成一锅粥,天天都这样。终于有一次,一个女的,旅游回来拎着几个大箱子从她家抄近路,大吼让顾客“闪开!闪开!让路!”老板娘急眼了,把门锁上了。买东西您敲门,路过的不开门。还便民呢?方便别人,虐杀自己。

还有很多很多很多槽点,多到我想不起来,比如换零钱啊,假钱啊,骗钱啊,敲诈啊,各种各种事儿。。。其实两年前单开个微博记录小卖部每天的奇葩,估计都够一本书了。(我去了以后,他们店里的倒霉事儿更多了)

老板夫妇是很憨厚善良的人,他们很穷很节约,每天都谨小慎微的活着,老老实实开店,却被伤害得满身防备。你们还记得有个黄鱼面店里贴满老板的各种吐槽吗?我特别能理解。亲自在小店里泡两年,看尽底层人间百态。

当然也有很多好人好事的哈~~~但是呢,店真的快开不下去了。。。老板夫妇想回农村了,不想在这和人勾心斗角的活着了,心太累了。(不过我觉得她们村里更可怕。。。只是因为有老家儿撑腰,也比在北京单打独斗,天天遭人算计强多了吧)

@牛奶Monica:

楼下的超市是一对年轻夫妇在经营。

没什么特别,和其他居民区的小超市一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但除此之外,小超市还提供快递寄存服务。

不方便取快递时,只需要告诉快递小哥:

“放超市就行。”

快递小哥着急吃饭或拿货时,也会说:

“给您放超市吧。”

小夫妻俩热情又细心,不仅将快递分门别类放置妥当,看到冷链运送的包裹还会帮你塞进超市冷柜等你来拿。而且门口放着水壶,快递小哥落脚吃饭时,加个水泡个茶都很方便。

起初我觉得夫妻俩这是年轻没经验,揽下如此费力不讨好的活,没准儿还得承担快递丢失的风险。可后来却发现,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因为自打快递可以存放在超市后,去拿快递的人就很少有空手出来的,包括我在内,不是拎把菜就是叼根雪糕。

这不难解释,一来取快递的时间大多饭点儿,随手买些食材正好回家,二来老板认真的帮你找快递,核对电话,偶尔还会给你把多个包裹缠在一起方便手提时,你很难不用行动来向老板致谢,而最好的行动,莫过于在店里消费。

今儿去拿快递,我买的蛋糕又被老板贴心的放在冷柜里,所以搬出来时,我便随手加了两包酸奶。

结完账后,我和老板随口交流了这个想法,本意是想赞美老板心思精巧。可老板却没领情,只笑了笑:

“我没想的那么复杂,只是觉得我对别人好,别人自然而然也对我好。”

话说完,某通的快递小哥在门外卸着一个巨大的纸箱,老板二话没说,冲出门帮着他抬上台阶。

我突然想起曾经课堂上老师说过的一句话:

“善良是成本最低的投资。”

彼时我觉得这话幼稚而虚伪。

但现在

我为自己某些时刻的自以为是,某些时刻的斤斤计较,某些时刻的清醒又刻薄

感到抱歉。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806/%E5%A4%A9%E9%80%9A%E8%8B%91%E5%B0%8F%E8%B6%85%E5%B8%82%E7%9A%84%E8%80%81%E6%9D%BF%E5%A8%98%E6%97%A5%E5%B8%B8%E6%98%AF%E8%BF%99%E6%A0%B7%E7%9A%84.html
来源:
小竹子殿下
作者: 小竹子殿下

#天通苑 #百态
PhotoPhotoPhoto
2018/6/25
3 Photos - View albu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神難
【我早年揭孔二奴的文章,对孔二奴抱幻想的同学可参考】
談神傳給支那人那一身的奴肉

看世界歷史不難發現,支那這塊地皮實在是神寵。幾千年落入這個地皮的人都墮成了奴,包括曾經征服世界的蒙古人,也包括滿人,其實也是應了一句話,奴隸的兒子可能成爲將軍,奴隸的學生卻衹能成爲奴隸,落入支那這塊地皮,衹能成爲支那人,哪怕你身上流著天狼星座的血,落入支那,就衹有支那再無其他,可怕的是到今天支那人仍不反省。仍到處以孔二奴這樣的狗子爲至聖先師,當然這也確實應了孔二很早以前就說的那句話,高者自高,低者自地。他這話什麽意思?高貴的人總是高貴的,低賤的總是低賤的,不可改變,改變則社會就會大亂。我想他這話也說出了他心中想法,今天我們分享個春秋時代的故事,讓我看看這樣奇特的一個民族爲什麽5000年來衹有支那再無其他。 holy fuck ,真是慘

春秋時期呢,衛国的孙桓子率军与齐国在新筑开战,卫军大败。有一新筑的村夫,叫仲叔于奚他組織了民兵打敗了齊軍。救了孙桓子于危難,立了大功,衛国王就要分封赏地给仲叔于奚,(大概一個村大小)被仲叔先生謝絕了,仲叔先生提出要衛國王允許他的坐騎可以佩戴一種好看的紅纓,因爲那個時代衹有貴族才能佩戴。本來呢,這是個很典型的支那思維的故事,但是秒在資治通鑒里司馬光的引述和解釋,容我先闡述一下這奇葩的仲叔先生的思維。要知道,無論是維京人,早期羅馬人,或者日耳曼野人,哥特人,匈奴,蒙古人,或者再説近一點,納粹德國人,軍國主義的日本人,打贏勝仗,燒殺擄掠之後,都是衹要實惠的東西,爲什麽?拿回去給妻兒老小享用,給本國國民享用,這是簡單的實用主義。唯獨支那的故事中,總是各種各樣的奇葩人口,不要黃金,不要地皮,就是要吾皇萬嵗的各種象徵性的東西,如這個仲叔先生,就是要個騎馬佩戴的紅纓。於是支那人管這個叫聖人的氣節。其實這正是支那人的虛僞所在,why?你想啊,地皮黃金拿回去,村裏的野蠻支那人一哄而上,毛都剩不下,那仲叔哥作
爲大英雄怎麽能體現呢?媽蛋,老子馬上有個紅纓,欸?哈哈哈哈,你們撒筆了吧,你們一群就得乖乖在我馬前行禮,這就代表了我的地位,如果我拿回去一車珠寶,一塊地皮,草他妹,你們衹會認爲我是山寨頭子,媽蛋的搶我的東西,我還不能説啥,因爲我們地位一樣,可是媽蛋的,我騎著有紅纓的馬馬每天這麽一走,欸?這就不一樣,哪怕我到家還得日吃牛屎夜擼管,那也是幸福!!0.0..... ,看官裏面不是支那人的覺得奇葩麽?如果你們覺得仲叔哥奇葩,更奇葩的在後面。 司馬光大人的注解引用了孔二的話,孔二認爲,寧可給再多的地皮黃金也絕不能給紅纓纓,爲什麽?我操,紅纓纓是我們貴族吃飯的傢夥啊,代表禮教的一切核心價值,怎麽能給普通那至低著自低的賤民呢??司馬光這頭於是覺得深深的贊賞,并且侃侃而談,禮樂是社會的一切基礎,禮數上亂了,那一切都完蛋操,説白了統治正當性就都不在了,寧可給你土地百畝,黃金萬兩,絕不能給半個紅纓纓。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事不成,则礼乐不兴..巴拉巴拉...在媽了蛋的説白了,就算給你們的再多實惠,你們也是賤民,看見紅纓纓立刻呼啦啦跪倒一片,家裏親媽親妹褲子不穿送上來,欸?yes? 其實孔二是真真正正的統治階級思想,他深深明白把人變成狗的道理,給你什麽玩應都沒用,衹要把人變成狗,教導禮樂,看見紅纓纓就跪就行,給你再加2萬畝地能如何?衹要你是支那人,你就得跪紅纓纓,就是這麽簡單,給你鐵做的狗鏈子那都是下等招數,你想開了,咬斷鏈子你就咬人,但是給你腦子里加個鐵鏈子呢?欸?
你怎麽咬?你都不知道那鏈子在哪。這就是孔二狗的高明之處,把人腦都支化,於是司馬光這樣的貨就深深被孔二打動了,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甚至給蒙古人上了套,給滿人下了藥。於是今天的支那人腦子里那個鐵鏈仍然在那,你喊一句,祖國統一萬歲,支那人馬上就欽佩的仰望著你,如同望著星空。這就叫口令,口令大於一切,哪怕祖國操著你媽,殺了你爸,who cares? 口令一喊,大腦立刻就shut down了。口令一到,那就衹有支那再無其他。可是問題在於,口令是喊給狗聽的。今天就說到這,我去看司馬光這頭的文章去了,裏面有精彩的支那故事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独立右道
【关于本社的一些哲学概念】
本社的哲学概念,不同于先进欧美政治光谱的哲学概念,我把他表述出来,各位老友可以参考,补充完整。

右翼
什么是右翼?希特勒是右翼么?当然不是,希特勒的党叫纳粹什么叫纳粹?
Nationalsozialistische ,德 National Socialist英 国家社会主义,或者民族社会主义。国家民族本身就是大一统左的概念,社会主义更是左,我说他左到家了不过分吧?

那么他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是不是右?
保守主义是不是右?美国的共和党是右翼么?
今天我们稍微谈一些简单的概念。以后有空慢慢深入探讨哲学【我以前有谈神学,哲学文章也略有阐述】

我们【指右道社】一般把左右的概念先做非常简单的划分,然后随着进入的环境文化层次做深入划分。
大致说来,集体主义是左,个人主义是右。这里不讲善恶的,有美国耶教徒上门传教愤怒的告诉我个人主义是邪恶的化身。我微笑的请他离开了。

对我来说右翼则代表自由,思维的自由,身体的自由,那要不要遵守法律与道德?我们的概念是在不干涉与侵害他人权益的前提下,尽可能达到我们思维与身体的最大自由。【其实主要是思维上,务实的来讲,身体本身就是不自由的,也不追求绝对的自由,在这个层次做不到】
所以说我们也不是绝对自由意志者,【Libertarianism】我们遵守法律与道德。那何谈自由?好吧所以我们要加一条,我们是相对务实的右翼自由主义者。

独立右翼

美国的自由主义者为啥管他们自己叫左翼?其实他们心里知道,他们不自由。自由的选择权是建立于你独立的人格于独立的生存条件下的。如果说日本人没有对你构成威胁,但是你听见日本这两个字就嗷,说明你没有独立的人格,你的喜怒基于集体主义记忆和宣传下。那么你无法谈论自由。好像美国左翼恨川普,可是川普从未对他们有过威胁。甚至在竞选前,他们都未曾听说过川普。那么这种基于CNN宣传品产生的人格也是不自由的。他们是集体主义思维。还有一部分人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也不管,他们只是每月领政府钱抽大麻的,他们不恨川普,他们思维是自由的。但是他们必须投民主党。因为,只有民主党愿意给他们的大麻买单,甚至开吸毒站给他们打针。这些人也不自由。他们无法自由做出选择。所以美国自由主义者叫左翼。

【那么独立右翼这个概念清楚了。你必须有独立不受集体思维,集体记忆左右的意识形态,并且追求自由,以及个人幸福。】

独立右道?
道可道 非常道,何为道?道就是生存方式,Way of life。那么独立右道就是【有独立的思维,意识,追求自由的生活和生存方式。】

这不是支那的东西么....我们不是抛弃支那文化么.....。

这里就可以深入的解释本社右翼思维形态了。
首先老子的道的概念就是 生存方法 ,在世间生存下去是第一选择。身体上和灵魂上。survival 求生。如果我们要求生,那就要保证自己学习到最好最优秀的文化和哲学。首先因为生存下去你必须要对周遭世界有所选择。古中国传统文化有没有优秀而伟大的?当然有。但是一锅酱汤你整个喝下去就成了支那人。浑噩愚蠢的矛盾综合体,为啥?因此汤并没有根据你的体质熬成
他甜的咸的臭的苦的集成几千年那片土地之愚昧大成。你说你糖尿病1型,喝这混着甜汤的东西,那不是找事么?【道】最重要的概念就是在追寻生存中得到智慧,并修炼智慧好追求更好的生存。

你必须要有分辨一锅蠢汤不能统统喝下去的智慧。那怎么分辨呢?大道至简,第一条倒掉,抛弃所有。那么你就可以不受这锅汤的毒害,这是生存第一条,先不受其毒。然后第二条,仔细思考研究此汤有无你可受益之处。有则谦卑跪地添之。

这完全是和支那文化相反的东西。首先他们就不能接受一锅倒了.....。然后倒了呢,他们会决绝的转身离去,风萧萧易水寒,必须体会一把情怀再说。他们也不具备分辨出汤里成分的能力。我这话是绝对了么?我告诉你,如果他们思维从那汤里出来了,他们一定明白必须先倒了。如果他们明白不了,这汤是毒汤,那他们还在汤里。你说你们家有血压高的,有糖尿病的,有对花生过敏的。你整这一锅5000年的花生猪肉炖白糖,并且里面有很多可疑成分的东西,你叫谁喝?谁喝谁死。


从一切束缚你思维的陈旧文化走出来,追寻自由,追寻智慧,追寻幸福。找出并学习那些对于你本身有益处的文化与思维方式。严辞拒绝任何附加条件
只接受对你有益处的。圣经有没有优秀的地方?当然有,爱邻如己对不对?
吸收这个概念就好了,不要去复制行为。你说你边上住着行为可疑的恋童癖
你一定要让女儿去把你烧的烤翅带给他吃,只能说明你的蠢支。

大乘和小乘的区别是什么?

你说你牛夯如上帝,什么东西倒进嘴里,产出的都是牛奶。这大脑本身就是哲学制造机。那你是大乘。你可以去普度众生,我们边上跪地遥望就行了。

如果看清自己抗毒性不咋地,大脑思维也有限。那心还在朝圣的路上呢,您还是小乘自保把,怎么自保?一切可疑带粘力稠了吧唧的混合物,统统先倒之,然后仔细拿个小勺筛检。如果还是可疑,宁缺勿滥。不吃也比吃毒药强
,吃了不吸收拉肚子,你不是赔了?


大乘和小乘的区别就是本质上左翼和右翼的却别。
看懂了说明你是右翼思维了,欢迎加入独立右道华文社。

注:
奥巴马们的理论就是签个不咋地的协议,也比没协议强..
于是几十亿美金白白给了伊朗,啥也没捞着。

川普们的理论是,没有实际好处宁可不签
于是金三胖释放了美国人质。在我们【美国】啥也没付出前




Add a com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早上起来,看见兄长在G+ 发了长文谈论支那的崩溃,请原谅我已经不习惯使用中国称呼那个已经破碎的地狱,我下意识里一直以为,只有适合人类生活的地方才配使用一个正常的名字来称呼,当那个东方的古老土地被一群马列黄俄践踏的时候,他们自称是中国,你真的认为那是中国吗?是哪个你曾经认为适合自己的地方?不,你真的错了,做奴隶的可千万别觉得自己是吃肉的主人,你永远只是奴隶主桌上的肉。

离开那块地方已经有些时日,一切静好,每天都有阳光明媚,比我在支那一整年见到的明媚都多,住在真正属于自己的家里,内心从未有过这么踏实,居委会这种东西,在这边只有吃子弹的下场。离开了支那警察,匪共和居委会的视线,真正的内心放松油然而生,自由的空气,闻起来有些甜。

早上带儿子出门散步,打开信箱,发现了VPC (the voter participation center) 发来的信件,内容是说我家的地址已经有段日子没有登记选民信息了,要我主动去注册一下。内心稍微有些小感动,虽然我现在还是奴隶身份。但是做自由人的希望已然就在不远处了。想起了在支那大学时代唯一经历过的一次所谓投票选举人大代表。简直可以用滑稽来形容,在一个没有课的下午,被辅导员召集,然后人人发一张红纸片,那纸就是小时候乡下美术杂货铺里卖的用来写村头宣传栏布告的,裁成手掌大小。发给每个人,然后辅导员在黑板上写了两个人的名字。要求我们随意挑选一个写在纸上就好,就算投票了。我当时就问辅导员,我都不认识这两个家伙,我选他们干嘛?辅导员居然很诧异我的问法,直接说,你可以不写的。去你妈的,最后我写了自己的名字,交了上去。这就是哪个荒诞国度的故事,已经20多年过去了,荒诞的依旧荒诞,而我却不再愿意吃屎,路只有两条,把粪桶打破或者离开。

在被粪蛆各种折磨之后,我觉得还是离开的好。打破了粪桶,屎没得吃了,沒屎吃的奴隶可能不会去吃奴隶主,反而会把打破粪桶的给吃了。这不是妄语,这是现实啊!

支那的国人都有一种圣贤梦,圣人心,所谓拯救苍生于水火,治天下,平国家。这是典型的屎中毒。陈胜吴广几千年了出过几个?那还是被逼无奈。奴隶主是最希望奴隶里面多几个这种圣人,这就是所谓的头羊,头羊有两个作用,杀了吓唬群羊,或者收买了安抚群羊,支那奴隶的一大特色就是不懂逻辑,不读真历史,不爱动脑子。这不是是否识字所导致,这是文化所致。几千年的逆淘汰,留在这片土地上的几乎都是糟粕,隔海的日本真是幸运的。

要拯救这个国家,先自己拯救自己吧!如果奴隶主知道每个奴隶只是表面上服从,迟早会吃了自己,那么奴隶主也会睡不着觉的。如果无法无力离开,那么每天都做一件让奴隶主头疼的事情,或者每个月,每年做一件这样的事情,那就一定会起变化的。拯救自己,不要相信哪些头羊,自由就会到来,前提是你一定要有做人的决心。奴隶主不想你是人,而你成功的做了人,这才是真正对奴隶主的打击。

很久没有扯这些咸蛋了,既然自由了,那么以后会经常和大伙聊聊。
Photo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