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King Jimmy
152 followers|43,270 views
AboutPosts

Stream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孙悟空从东海龙王那拿到的金箍棒很多人可能以为是最厉害的武器。 事实上 猪八戒的武器-九尺钉耙 远远强于金箍棒 是众天神和太上老君在炉子里花了很漫长的时间亲手锻造的。这就是为什么 有一次他们三个的武器都被妖怪偷了 而妖怪开了个钉耙宴。可见那妖怪是识货的 钉耙乃...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设计,生活,发现新鲜」 关注新鲜创意资讯的新锐网络媒体. Navigation. Categories. 12 (0); Blogroll (0); designer (0); 产品设计 (1237); 创意家居 (475); 创意广告 (84); 创意杂货 (54); 新鲜快享 (41); 有趣新鲜 (1422); 游戏时光 (12); 科技之光 (5). Pages. Tags. Selec...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吴英不该死_叶檀_新浪博客,叶檀,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春江(napoleon) originally shared:
 
为了爱爱,勇攀高峰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Evernote 精耕细作的记忆生意 - 爱范儿 · Beats of Bits - 发现创新价值的科技媒体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The sight of a lone excavator digger working precariously on the rooftop of a 12-story building in Taiyuan city of Shanxi province perplexes Chinese netizens.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韩寒之“变”
from 左岸读书_blog

岁月总能催熟每一个的青春年少,韩寒已非当年之韩少,已为人夫为人父的他最近在互联网上刮了一阵不小的风。看了此间的几十篇文章,做一些摘要性记录,看能不能理顺点东西。“变”或是一种状态,或是一个动词,又或许是个名词。回顾一下事件的起因韩寒在2011年末写了三篇文章(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史称韩三篇,一时激起千层浪。我发挥一下小学老师教过的阅读方法概括一下这三篇文章的中心思想(仅是个人看法,概括得不好,对不起小学老师了)。《谈革命》:在一个缺乏集体诉求的国家里,革命是不可能也不需要的,再加上国人对民主和自由理解的独特性,总是有点儿乱来的意思,遇事又常常明哲保身,倘若真发生革命,革命的成果也必定落入“坏人”手中,就算是选举,谁最有胜算,早已不言而喻,也只有当国民素质和教育水平达到真正文明的程度,一切便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所以,现今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时中国却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国家,改革是一定要的。《说民主》:天鹅绒革命的民众的素质,执政者的忍让,文人的领袖在中国的现实都还不存在,暴力革命我们都不愿发生,那么完美民主就不可能在中国近期出现,我们只能一点一点地追求,改良是现在最好的出路。当然,民主迟早会来,只是国民素质的高低,决定了它到来以后的质量。对于人性,全世界人类都差不多,但好的制度才能保障高的 素质。只有改变了人民,一切也就都改变了,所以,法治、教育、文化才是根基。《要自由》:这才是最终的目的,自由是要努力去争取的。文化的限制让中国始终难以出现影响世界的文字和电影,使文化人抬不起头来,中国也没有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媒体,这需要官方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进行松绑,让人们在谈论写作的时候不会常常感觉恐惧不安,让所有的年轻人都不再畏惧讨论革命,改革和民主,担忧国家的前途,视它为自己的手足。只有这样,这个时代才能赋予不同寻常的历史意义,并名垂千史。各界的反应质疑:周斌: 人不是天生低素质的,高素质都是教育和培养出来的,但是得先提供一个高素质的环境,总不能让狼窝里长大的孩子一天就明白人类社会的规则吧。而且,尽管他的粉丝有些有暴力言辞倾向,我仍然认为他们是配享有民主权利的,而不是韩寒那样,认为他们不配享有,因为那是他们应有的利益,他们珍惜不珍惜那是他们的自由。梦里醉逍遥: 虽然我对“革命”一词也并无好感,这一态度和韩寒比较相似,但我认为韩寒的论据和论证的方法却是完全错误,甚至荒谬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我语文没学好还是逻辑没学好,如果硬要我给这种论证方法给出一个名字,我只能想到一个词叫“意淫论证”。先意淫“中国人”,再意淫未来,既然什么样需要的事实都有了,那么证 明韩大导演说的是多么对简直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就像写一篇讲故事的文章那样轻松。@北京崔卫平:假如没有革命的危机,没有革命带来的压力和动力,怎么会有改良?革命是悬在改良头上的一把利剑。只要有社会不公,革命永远是潜在的和平行存在的。在改良倒退和失败之后,革命将会到来,不是任何人的意愿,虽然革命的果实是苦涩的。但这并不能阻止革命发生。
当时许多的捷克人有住房,有小汽车,但为什么还要起来革命?天鹅绒革命是一场人的尊严的革命,存在和价值的革命。这场革命远远没有结束。哈维尔也并非是一个成功人士,也许是一个失败的典型。他是一个永远异议者,令权贵们不舒服,也刺痛一向自满的人。@周濂的围脖:1,美国独立战争,殖民地人民1/3主战,1/3求和,1/3不置可否。富兰克林最后关头还在谋求避免革命的可能。结果呢,谁赢他们跟谁。所以革命无需所有人 民都准备好。2,大不列颠帝国的《糖税》《印花税法》只是温柔一刀,与苛政猛于虎毫无干系,诉求价值而非利益才是美国革命之道,改变观念就是改变世界。@一毛不拔大师:实际上我看到的数字更有趣,美国独立战争爆发时要武装革命的人占20%,要坚决保皇的人占10%,剩下70%是打酱油的。其实各国转型时情况大体如此,专制社会的变动大多数民众都是没发挥作用的。@破破的桥:1.民主制度是权力参与和运作的模式,与其无关的素质并不重要。民众代表的素质是其代表性,与对议程的尊重,代表爱打架,不遵守规则,固执己见等,会影响民主 质量,但不会导向专制。试图垄断权力才会专制。民众参与的最低素质,不是会选“好官”,而是能把“坏官”选下来,正常人即可做到。2.连正厅级别没爬到的 人,谈改良同样是空谈,仅有求知意义。在不公正制度下维持现状同样需要支付成本,有人幻想某日“民主化”以后,能把以前流失的财富“夺回来”,这是不可能的。改良是在承认既得利益的基础上对权力结构进行调整的过程,同样痛苦,考验利益损失者的承受力。3.改良者往往宣传说,政治体制改革是个“双赢”过程,民众获得了权力和自由,掌权者获得了安全。但后者是个很容易识破的谎言。中国所需的政治体制改革,是个掌权者丧失利益的过程,维稳制度才是保障后者利益最 大化。探索改良路径者,必须先承认这个事实,再想方案。……支持:@韩仁均叔叔:我电话问韩寒,你为什么这么取题目,谈革命和说民主,又大又危险。他说,两篇小文章哪里说的明白啊,只是这样取名字,让人可以开始敢于谈论这些以前不太敢 触碰的词语,能争鸣总是一件好事。我一想也是,无奈有些学者不解风情,大谈什么读书少,学术差,不专业最好闭嘴,肤浅不配这些标题啊,真滑稽。谢文的观察:“一批人认为韩寒的观点错了,至少是比过去退缩了,因而大失所望;一批人本来就认为韩寒肤浅和哗众取宠,这次则谈论起他没资格谈论的问题,因而大动肝火;一批人过去很反感韩寒,理解、支持甚至参与对韩寒的打压,这次认为与韩寒有共鸣,因而颇为赞赏。”张天潘: 关于民主、革命、自由的著作与论述,汗牛充栋,再牛逼的人物,你也不能说都读过。所以,对于韩寒不读书的指责,十分可笑。更何况,每个人对于这些名词与内 涵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因此这些没有明确定义的名词,如何解读都是可以理解的。更何况,这些名字之前早已被添加了各种修饰语,也便有了更多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意,或者意义有更多的外延、深入。中国现在最需要的不是革命,民主也不会从天而降,自由也是难以讨要到的。于是,我们必须仰赖公民实践的社会的建构,培 育公民自治社会,培养社会力。Oh-My-Media: 在资讯爆炸权威失范的时代里,当下的青年不再需要所谓“精神导师”(那些讲“成功学”的大师除外),但不妨碍他们多一个叫韩寒的朋友。这个朋友不断发言, 打破的是不健康的犬儒或者虚无态度,让青年们知道原来关心身边时事和自己的切身利益,是有意义的;这个朋友又不会培训“愤怒青年”、恐怖分子或者革命家, 而是示范了一条有原则、讲道理、较温和的道路,不必过分牺牲和奉献自己也可推动社会前进。与韩寒相似的,例如连岳或者梁文道,他们也广受网民欢迎,并不因 为其“深刻”、“学究”或“激进”,而恰是他们承认自己的局限和平凡,又不乏适度的勇气、幽默与常识,打造出了一个常人值得信任、也可以学习的真实的“公 民偶像”。“韩寒现象”,或者说这类人的走红,对于改变我们过去要么回避政治,要么就你死我活地“零和博弈”的社会政治风气,具有积极的意义。“日拱一 卒”、“我们就是体制”这些朴素的理念将渐渐深入人心。易中天:第一,革命在本质上,是制度的根本变革。所以,辛亥革命是革命,改革开放也是革命。这样的革命,我们都赞成,反对的只是暴力。第二,国民素质不能成为反对民 主的理由。恰恰相反,国民素质越是低,就越需要民主。因为只有民主,才能提高国民素质。专制的结果,只能是国民素质更低。只不过,在国民素质不高的情况 下,我们的期望值也不能太高。第三,革命也好,民主也罢,决不能依靠那些“走台的文人”。不信你看那个白衣秀士王伦,才当了个山大王,就容不得林冲了。因 此我赞成韩寒的话: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我还要补充一句:真民主一定容得下反革命。容不容得“反革命”,是真假民主的分水岭!指责韩寒“读书少,学术差,不专业”,是很无聊的。你读书多,你学术好,你非常专业,咋说不出韩寒这样有分量的话?相反,正因为韩寒“读书少,学术差,不专 业”,他才用不着硬要找件时装披在身上。他的新衣就是什么都不穿,坦然地裸露出自己的真实。当然,也就他能这样。我要跟着学,那会影响市容的。@熊培云:今之时代,一个人如果指出国王没穿衣服,他是勇敢的批评者;如果他指出民众可能也没有穿衣服,那么他就成了懦弱的背叛者。这样的思维是非常可怕的,这也恰恰是统治者思维。最理性的方法,我仍旧认为是对于政府与社会,都要坚持批评。舍此,我们不可能有可靠的进步。文化狂人:中国有着悠久“非吾同类,势必水火”的悠久传统,对于与自己不同意见的人往往是不留情面的刻薄打击讽刺嘲笑,甚至是人身攻击,并且不放弃奸尸等有着巨大伤 害的手段。在这样非黑即白的二元思维的驱动下,可以常常看到这样的一个情况:原本作者在平心静气的叙述一个观点,总会有人跳出来,直接绕过观点本身,要么 以一种磅礴的气势居高临下地批判你一番,要么就是直接站在一种永不动摇的道德制高点上鄙视你,或者直接风卷残云般的腥风血雨摧残你。几乎每一个稍有争论的 文章都会遭此命运,那些反对韩寒的和支持韩寒的,包括韩寒,都难逃这个命运。再者,我们总是很喜欢去揣测人的动机,比如,韩寒是不是怂了?是不是被招安 了?这些与观点本身无关的讨论,甚至是争执,完全与观点无关,甚至扭曲了作者的原意,将可能原本中立的观点带入了一种难以揣测,难以验证的阴谋论。
观 点的争执本身是普遍而且必要的,这几个话题,本身就很中性,而且在随着社会发展而发展着,无论是支持和反对都是正常而无害的。更不用说牵扯到波诡云谲的中 国社会,更是迷雾重重,难以言尽。可若是将本身健康的观点争执引入了没有论点与论据的站位或是阴谋论,那么接下来的一切都是浪费时间,谁也不能说服谁,只 能更加坚定你那不知对错的狭隘思想。王成律 师:韩寒的三篇文章是一整体,不看清《谈革命》的意思就急于开骂尚且罢了,看完了《说民主》还骂就有点2了,看完了《要自由》还坚持继续骂说明是货真价实 的2了:谈革命说民主只是一个引子一个由头说说症状病因罢了,真正的要害是开的方子“要自由”——您得“争自由”啊,年复一年只会空谈会有自由吗?你、 我、他,争自由了吗???这才是韩寒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很多人对于韩寒或有一种期待、拔高:青年领袖、异议知识分子领袖……但截止目前来看,实际 上他只是一个提倡自由生活、从自己做起积极争取自由的独立思考者、积极实践者,这三篇文章集中表现出这一点。认为韩寒谈“素质低不适合民主”是超级误读: 他真正批的是光说不练。练,很多自由民主民主爱好者做不到….宮鈴: 我始終覺得這個社會恐怖,許多人可以為了偶像撻伐、咒罵任何人,一但這個偶像令人失望了、不合己意了,單憑幾篇文章則會悲憤得搥胸頓足,反目成仇。我不覺得誰是神聖不可侵犯,但我也恐懼這種將翻臉當獨立思考ç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2011/11/11 11:11:11

follow me
1
Add a comment...

King Jimmy

Shared publicly  - 
 
2011.11.11.11.11 now
1
King Jimmy's profile photo
 
tomorrow
Add a comment...
Story
Tagline
随性
Links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