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publicly  - 
 
 
5月2日与陈光诚的谈话记录
2012年5月2日19:55

陈光诚:hi,能听出我是谁吗?
滕:是光诚!你好!这么多年没有看到你,听到你的声音我太感动了!你能有现在的自由真的太好了。大家都很关心你,很担心你。你现在是在医院吗?

陈:是,在医院。
滕:现在大家最关心的是你下一步的打算。你下一步打算怎么样?
……作为你的朋友,我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你的决定。大多数关心你的网友都希望你能离开中国,带着家人到美国去生活。

陈:嗯。
滕:我在这儿也要转达很多人的问候,大家都很关心你,包括美国的科恩教授,香港的艾华教授,还有很多网友等等,多年来,他们为你的事情做了很多很多。

陈:谢谢,感谢大家的关心。科恩教授、艾华教授我都知道。
滕:你现在身体怎么样?除了腿上的伤,还有其他伤吗?

陈:很感谢大家。其他部位都是皮外伤,脚骨折了,现在打着石膏。
滕:你之前一直身体状况不好,拉肚子。有没有做全面的检查?

陈:明天做检查。
滕:伟静出来,听说是有山东的官员陪着,是吗?你的妈妈呢?还在监控中吗?

陈:是的。应该是山东接到了中央的命令,把袁伟静送到北京的。我妈妈还在老家,我打电话打不通。家周围还装了摄像头和新的障碍什么的。(注:这句听得不太清楚)
滕:陈克贵和你大哥陈光福的情况你清楚吗?陈克贵的处境非常危险。陈华、陈华的爸爸都被抓了。

陈:我听说了。
滕:他的情况非常危险。一旦被抓,后果不堪设想。
滕:你一定要跟美国使馆谈陈克贵、陈华和你家人的事。克贵的事,作为律师,我们都知道他是正当防卫。但是如果你不谈,报复到他们身上,将是很可怕的。

陈:已经谈了。
滕:还有一个问题,你知道今天外交部发言人的讲话吗?针对你这个事儿。

陈:我不知道。
滕:讲话的态度非常强硬,丝毫没有中美友好协商的口气。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说,“美国驻华使馆以非正常的方式将中国公民陈光诚带入使馆,中方对此强烈不满。美方做法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中方决不接受。美驻华使馆有义务遵守有关国际法和中国的法律,不应从事与其职能不相符的活动。中方要求美方就此道歉,彻底调查此事,处理相关责任人,并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很蛮横。……如果他们现在做出承诺,不秋后算账,这是绝对不能信的。这承诺最多有效一两周,如果你继续留在中国,是非常危险的。

陈:嗯。
滕:你见到其他人了吗?

陈:没有,我今天下午谁都没有见到。估计都被拦住了。
滕:很多网友去医院看望你,一定是都被拦住了。如果我在北京,我可能也会被拦住。我会想办法跟你见一面。……听说你要去哪个学校教书还上学,是哪里?

陈:是去上学,去哪里现在还没有定。
滕:光诚,你千万不要做出这种决定。你留在中国会非常非常危险。真的。

陈:(不语)
滕:听说有看守被抓了,协助你逃出来的看守。有这回事儿吗?

陈:没有看守协助我,我是逃出来的。
滕:你知道珍珠的消息吗?

陈:我不知道,只听说她失踪了。
滕:是的,珍珠失踪了。郭玉闪放出来了,但是也有危险。秋后算账是一定的。XX年他们也信誓旦旦地承诺不会秋后算账,后来抓了、毙了多少?!你也知道,江天勇、范亚峰、唐吉田、余杰、李方平等人和我,也都是在国际上有点影响的人,都受到了酷刑对待。你知道这次如果你不走,可能短时间之内他们不敢怎么样,但是报复起来会很可怕,不只是关押四年、监视两年半这么简单,他们的酷刑是很可怕,很难熬的。这么多年了,迫害你的不是山东这么简单,你们在北京几次被绑架,一次是你妈妈和克睿在我家楼下,是北京的警察把我扯开、推倒在地,把他们强行带走;还有你在江天勇家楼下被绑架,都是北京在配合。政府恨你。你在视频里对温家宝提出的要求很好,温家宝是个不错的人;但就算他一个人想尽全力保护你,恐怕他也做不到。

陈:是的,我知道了。
滕:你现在身边有使馆的人陪着吗?

陈:没有,他们已经走了。使馆的人答应一直陪着我,但是现在已经走了。只有我们在医院。
滕:那你现在太危险了!你是今天下午见到希拉里吗?

陈:我和她通了电话,没见到她。
滕:是骆家辉陪着你去的医院吗?

陈:是骆家辉和坎贝尔等人陪我来的。
滕:我建议你尽快回到使馆去。

陈:这个——不太可能了。
滕:是美国使馆不让你回去,还是中国政府不让你回去?

陈:我……
滕:光诚,就算你已经跟使馆馆的人说了你不回去,你现在反悔也是可以的,而且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你的重新考虑一下。你知道,克贵、陈华等家人很危险,珍珠等营救你的网友都被带走了。你现在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为了亲人和营救你的朋友,也该回到使馆去,设法到美国。如果这件事不了了之,所有的人都很危险。……我们很理解你不想离开的心情。你想留下来,做点事情。可是你要明白,你留下来是什么事儿都做不了的。即使不碰触敏感案件,做点自己的事儿也不行,一定会受到多方的阻挠。有些朋友出来之后自己做点生意都被搅黄。你已经为中国的人权、自由做了那么多事情,付出了那么多牺牲。我们都不愿意看见你做更多的牺牲和付出。请你一定要慎重考虑。

陈:我明白了。
滕:你多保重。有情况随时打电话给我。

2012年5月2日20:45

陈:我有个事情跟你讲。他们的报复可能已经开始了,到现在都不给晚饭。孩子饿得直哭。
滕:你跟使馆的人打电话了吗?你跟他们说一下。护士怎么说?

陈:他们说有事找主任。
滕:都快9点了怎么还不给晚饭?你跟***打个电话……

陈:你跟她联系吧。
滕:好,我马上打。

2012年5月2日20:47

袁伟静:你好,饭已经送过来了
滕:我跟光诚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吧?饭已经送过来了吧?使馆的人说他们来了吗?

陈:使馆的人跟医院打了招呼。
滕:你先吃饭吧,把电话给伟静,我跟她说。
(对伟静)我跟光诚说的主要意思是,让他改变主意,离开中国。留在中国太危险了。中美谈判正在进行中,他们近期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但是美国人一走,你们就危险了。秋后算账很可怕。这么多年他们对你们采取的手段我们都很清楚,根本不是临沂或山东层面的。光诚留在中国想做点事,这想法我们完全理解。但客观上几乎不可能。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不只维权、NGO做不了,自己做点小生意都很难。另外现在珍珠和克贵他们的事,都很危险。现在初极个别人之外,所有朋友都希望你们能够安全地去美国过上正常的生活。你们多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就算光诚已经做出了什么承诺,也完全可以改变态度,美国使馆不会拒绝他再次进入的。

袁伟静:我知道了。要跟光诚说话吗?
滕:不用了,让他先吃饭。……光诚妈妈的情况怎么样?

袁:身体很不好,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她一直很担心。
滕:家周围还有看守吗?

袁:现在看守都不是社会上的人了,看守都变成公安了。
滕:陈光福呢?在家还是带走了?

袁:我们都不知道。联系不上。
滕:你们先吃饭,有什么事儿及时联系。

2012年5月2日22:05

滕:你是不是受到了威胁?

陈:对,非常对。今天下午外交部的人跟我说,如果我不出来,伟静和孩子就得回去,送他来的人就在附近。
滕:现在供你选择的路径也不多了。你要给使馆打电话,明确你的意愿,就说你要回到使馆,否则安全无法保障。

陈:恩。
滕:金燕今天把你的情况在网上发了,现在她家里有很多看守,现在也联系不上她。趁着希拉里还在北京,全世界都在关注,你现在提出什么要求还来得及。再晚怕来不及。……今天在网上看见希拉里的声明,她说会按照你的意愿和美国的价值观来安排这些事。你的意愿是第一位的。

你现在给使馆打电话。好不好。
陈:明白。

5月2日22:12

光诚:给使馆的人打了电话,没人接。
滕:你再试试。

5月2日23点前后

几次又拨光诚电话,不通了。
(2012/05/02 发表)
Translate
1
2
Yi Rong's profile photoJane L's profile photo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