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venev chao
316 followers -
對「人」充滿興趣的追跡者 (context tracer),以自由學者 (Privatgelehrte) 為平生目標。現在是 Bookshow 說書會的共同創辦人。
對「人」充滿興趣的追跡者 (context tracer),以自由學者 (Privatgelehrte) 為平生目標。現在是 Bookshow 說書會的共同創辦人。

316 followers
About
venev's interests
venev's posts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今日體會 social network 的又一奇妙現象和效力。

聽著老貓在台上精彩演講,一面回到三千年前,一面看到新時代一個演講的誕生。回想這些日子老貓在 G+ 上陸續分享老貓學甲骨的心得,一個個概念浮現成形,眾 G+ 人一起學認一個又一個字和其背後的文化,即時回應互動。講者的硏究、創發過程,如實況轉播在吾眾眼前發生、成熟。在現場之前即已現場,是口語和文字傳播的交錯進行。創作本身不必再等到上演才有才知回應,一如説書人的文本,線上現場聽者立即回應,作者亦然,說的過程就是作的過程。

Post has attachment
這篇論文,隱含更豐富了 +BOOKSHOW 說書會  為什麼是現在這樣的部分哲學基礎,兼以嵌合、拉開高中以來的知識脈絡,讀起來分外迷人。

例如為什麼「physical 空間」 和「virtual 直播」一樣重要;
為什麼「應用炫科技」和「親手磨桌子」得並行不悖;
為什麼我(身為策展者)在意「時間碼」一絲不苟之精確,但追求「生命史」言不盡意的騷亂;
為什麼「說」「書」「會」之三位一體非如此不可。

當時讀 Heidegger、McLuhan、Kevin Kelly、James Carse 的觸動,以及學金融交易以來,關於預期心與不確定性的思考,在這篇也串得起來。

果然內心疑惑的時候,全世界(的網路)都會餵文章、介紹新朋友給你。Hello, Vilirio and Stiegler!


〈邁向速度存有論
──即時性電子媒介時代的風險〉黃厚銘
http://mcr.nccu.edu.tw/word/4550512013.pdf

以下文摘:

Post has attachment
如同《對照記》《小團圓》的胚胎,是家暴被囚後對鏡的那句「我要報仇」;這本書依然可以溯流而上,直達那句:「難道,你的記憶都不算數⋯⋯」吧!

寫八卦也是一種記憶抗爭、家學淵源、文學道統(一笑且絕對認真)

但八卦曝光前總需以傷餵養(愈傷己的愈傷人,真的是戰邏輯),這大概我覺得認真挖八卦、寫故事的壹週刊,本質上比頭版刊屍體照的蘋果更血腥殘忍的原因。

然而盧巧音唱:「不需要完美得可怕╱太快樂如何招架╱殘忍不好嗎?」

(以下引自原文)

"往事並不如煙是煙硝四起的煙,她在回憶之中四處與人爭辯,導致她看上去不像是優雅女神朱天文的妹妹,更像是戰神朱宥勳的媽媽了。"

"同學少年都變了,帥氣的學生王子喬變成了與王炳忠同台的雷倩,唯獨她還是當年那個小蝦,總像是為難自己似的跟整個世界賭氣,三十三年能將文字保養得這樣好,一點都不老,這是多大的本事。"

(是說八卦雜誌刊登此書此評真是再合適不夠,但李桐豪連寫八卦番外篇都這麼 GJ 是要逼死誰 XDDD)

請忽略壹週刊吸流量標題,文章是李桐豪評朱天心新書《三十三年夢》 http://www.nextmag.com.tw/breaking-news/people/20151022/28558731

Post has attachment
執拗的低音——抗爭在總是偏心的記憶漩渦裡,看得見尷尬和犄角的,都是些溫柔的人(優しい,Ob-server 之 serve 低伏面,十足土星)。
    
我總覺得,這樣的溫柔,和能夠 「個案化」 地面對偶像權威,和能夠 「一即是全」 地整體「觀」(並副作用般對過度競爭始終不解),其實是一體三面。
     
http://www.yucc.org.tw/news/column/5b78554f4f5c70ba4e007a2e751f6d3b65b95f0f         
(以下引用原文)    
    
"他(王汎森)借用日本學者丸山真男的片語,教大家要注意聆聽歷史上那些 「執拗的低音」
    
王汎森解釋說,這個低音分好幾個層次,一是要討論,百年來 因為新思潮而順便被掃到 的那些傳統的學術論述,是不是有重訪的價值。二是,在看一個時代的思想的時候,是否能發掘那些在 下層或邊緣的思想層次 。第三種是更在地一點, 關於老百姓的,包括歷史上的被征服者 的歷史。"
     
"我研究明清反省過錯的傳統等等,其實都是 試著把思想的追求、道德的力量、生活的方式、現實的權力及它們之間的關係聯繫起來 ;希望不只是抽象地、經過幾層抽離地來看這些思想。" 
      
"但我一直認為, 史學的每個面都是整體的一部分展現而已 "
     
"the retreat of intellectual [......] 願意以整體而比較宏觀的視野來觀察、省思一個問題、做一個合情合理的評論的人,是越來越少了,大部分人都變得非常專門。著眼宏觀的人,大部分都是寫教科書的人,或不務正業的學者或專欄作家,有學問的人反而沒能作或不屑做。"
    
"我們大部分人學習西方時, 沒有能夠先把西方個案化,而總以為它一定是普遍的 。[......] 現在常見一種「你有的東西我也該有」或「你有的東西我也有過」的那種心理。"
    
"因為過度競爭,思想、精神層面都會世俗化,往下降低。我對這句話的解釋很簡單,因為你要競爭,你就要有看得見的標準,就要 把看得見的東西都統計化、數位化 。過去那些屬於人文的、精神特質的、地方特質的、傳統性的、沒法量化的東西,在競爭時就算不進去,就會居於劣勢。"

#Bildung   #全人素養   #知識分子   #歷史    #王汎森  

Post has attachment
"一旦與「正義」結合,為了更大的公共利益,法律也可以被當成一套不斷擴張的彈性原則。但是,「法律」一旦與「秩序」結合,成為「法律與秩序」這套說詞中的法律時,它通常就會成為保守現況的辯護者。在這個迅速變遷的年代裡,我們必須極力避免墨守成規;因為那正是我們要透過變遷去改變與改革的對象。

在極速變遷的時期,生存的唯一方法就是 彈性 地適應改變;然而不幸的是,這正好是 在暈眩的改變速度下焦慮的人們,覺得自己所沒有的能力 。"

——《權力與無知》Power and Innocence : a search for the source of violence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233400


#Power   #Violence    #LawAndOrder   #公民社會    #思創者    #Scarcity   #Book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這本書厲害的地方在於 "role model" 的重新定義。想想看,就問一個問題,要讓身材均勻、身體強健,腦袋裡第一個浮現的學習對象會是誰?健身房的教練?奧運田徑的短距離項目選手?體操選手?三鐵還是游泳選手?

有沒有想過:囚徒?

Role model 是很有力量的「工具」。這工具讓新手老手怎麼想運動這事,該怎麼做運動這事,以及要如何消費這種運動,都扮演了最關鍵的角色。例如跑步,就以我這個長年的「受害者」來說,從衣著部分:看鞋子、看襪子、看短褲、看上衣,都有很細膩的要求。一雙鞋多出幾十克的重量都是關鍵。

但我真的需要「看起來」像是我小時候所信仰的 role model 那樣嗎?還是那樣的運動表現和運動穿著,只是自然而然的物競天擇結果?

好險我沒那麼單純,但受到 role model 的影響也難以根除,這最大的影響通常表現在運動服飾和裝備的消費,而我越精通的運動,受到的影響反而越少,雖然那個敏感度還是存在的,例如會看人家的腳踝、小腿肚、膝蓋、大腿、臀部... 或是著地腳掌姿態、跨距、擺手、手掌開合、吐息節奏等。

但對於新進者而言呢?要看起來「跑的很厲害」還要身材勻秤,邁向 role model 之路如此漫長,倒不如直接從消費習慣來達成,才是最容易的捷徑。

回到身材勻稱和身體強健。大家腦袋裡可能很少會把「囚徒」視為 role model。囚徒身體強健的想像要作為鼓勵的目標,實在有極高的難度,但作者把這這兩個在社會不相容但卻自然相容的連結,搭理在一起,這作為實在是妙到不可言之。至少你不需要追逐各種現代運動消費的「陋習」,只靠自己的身體,就能達成你所追求的目標。

那好,我當然不是在推薦這一本書,想想哪些新興領域也有 role model,這些 role model 是怎麼建立起來的,你是怎麼看著這些 role model 去學習和消費的。更厲害的是,要怎麼翻轉整個 role model 的想像(求其在台灣產業發展轉型或是政務革新這一塊),這部分有多一點的 role models,應該是好事。

什麼工業 4.0、大數據、金融又是幾點零等,可能都比不上為了生存而真正做出來的 role model。
Photo
Photo
2015-07-18
2 Photos - View album

Post has attachment
【台股的臉】

有段時間 Bropheus 和我的大小黑(啊那是美好的 IBM ThinkPad 年代)桌面是這樣的:

12682 - 2485 - 10256 - 10393 - 3411 - (然後?圖說沒有然後了,到現在都還是如此,再多曲折也枉然)。

師曰:看圖要看高低高。
讓圖表和事件默識於心,也算一種以史為鏡。

(阿伯又說:啊你們認人臉很行,為什麼認圖就認不出來咧)
╯-____-)╯~═╩════╩═



而今在中國股災之際,網易做出了「台股看圖說故事」專題,做得倒比台灣任何媒體都認真——也許日暮髮斑斑,當年勇或許堪提(最近還在四小龍),傷心事還是何必問(我們向來不是懺情悔過、轉型正義的民族)。

這些老照片珍貴之處在於,在學著把大盤圖當人臉看(顯示為親切)多年之後,我終於可以看見藏在圖表背後,真實的人臉:

那些 micro-expression(微表情),足以串起生命歷程 x 社會學 x 金融史[1]——包括因為吾生也晚、兒時愚騃,從九點鐘電話和午間新聞收盤價裡,曾經牙牙學語但不解其意的漲停漲停漲停、套牢套牢套牢。

現在我懂得了,也許比當初趕在上班前最後一刻電話下單、從辦公室打回家問「今天收多少」的母親還要懂得。

07 年揣摩到了心境,到現在才「看見」當時明明每天看著,卻從未記得的人性的臉,這是對 25 年前 Just a Kid 的悲哀;

而我們總是(只能)透過遠之又遠的史料,才能迂迴理解自己親人的質性,這樣的疏漠又親密的研究,到底是種糟糕,還是該說 better late than never,幸好?



有意思的是,網易竟有一張老照片引自秦風(徐宗懋)。



今天萌典松聊天,雨蒼問到關於上一代長輩的 mindset。除了從恐懼(及其對偶的想像力)切入,還有一點其實我們以前常討論到,但一時忘了提:

想像一下你今年大概 25~35 歲(咦好像不用想像),出社會好一段時間了,事業穩定還年年加薪;結婚幾年下來,有房有車,小屁孩兒正可愛,可能還有爺爺奶奶幫著帶。

手上閒錢不斷積累,一出手「投資」就每買必賺(比猴子射飛鏢還準),感覺買股票就像對市場放高利貸,某天發現錢收不回來,直覺是上街頭叫政府出來坦(奇怪還不是怪公司或作手噢)⋯⋯

雖然化約群性不太健康,但方便起見,想像 25 年後,這群在翅膀硬了之際和時代一起順風高飛的「經濟人」,傾向用怎樣的眼光看世界?

傲慢(及其反挫)——凡人都有躲不開的 N 宗罪,但身土不二,養出來的罪也是處處相異、代代不同。



然後突然想到今天萌典松最後,恍惚聽到 mglee 問 au 以人類學角度看資料 / 數據 / 逼哥爹塔(我拒絕再用被用濫的髒詞兒)的困惑或疑懼。

以這篇貼文的例子來說,其實「數據」、「圖表」與「人臉」,三者可以是密不可分的,對我來說,只是聞道有先後而已——怕的永遠是未經竄改、均化、PS 之原始檔的消滅。

--
PTT 好讀版
https://www.ptt.cc/bbs/Stock/M.1437227737.A.BCF.html

來源一:網易圖文
http://news.163.com/photoview/3R710001/94004.html

來源二:張哲生
https://www.facebook.com/zhangzhesheng/posts/10153141258519531

==

[1] 把生命歷程跟社會結構交互對照,對常常入戲太深、所讀即所活的人種來說,好像很自然?
https://www.facebook.com/venev/posts/10152411406779071

#Zeitgeist   #投資者   #資本世界  
#ExtraordinaryPopularDelusionsAndTheMadnessOfCrowds

作者 mosBAGA (嗯)   看板Gossiping
標題 Re: [問卦] 口試時該如何招待口委才不失禮數?
時間 Sat Jun 27 20:05:31 2015

週四才聽曾O華教授靠北大學評鑑制度(應講者要求馬賽克),
今天又讀「必修餐飲管理」的研究所口試奇文。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35406734.A.CD7.html


#Bildung   #高教   #圈閥普共  

在我心裡有座九龍城寨,那是至聖樓 AB 棟。在我心裡有幢帝寶龍邦 whatever, 那是九二一前後的至愛樓。

所有入夜的故事,都從這裡開始。

#飛入尋常百姓家 #StellaMatutina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