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Lily Huang
69 followers
69 followers
About
Lily'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太平洋的風 秘魯‧利馬
和世界遺產馬丘比丘、世界最高的湖泊蒂蒂喀喀湖、貌似外星人打造的納斯卡線相較,秘魯首都利馬看似只是進入這些明星景點前的平凡收票亭。當正要對這個城市打呵欠時,太平洋襲來的風,乘載著城市海岸線上空自由自在的飛行傘,呵欠瞬間變成驚奇。 我在偏僻的亞馬遜叢林碰到利馬人、在海拔四千三百公尺的高原碰到利馬人,他們提到利馬都是一陣嘆息,覺得那是醜陋、擁擠、讓人憤怒的城市。因此,我帶著「這應該是無聊城市」的心情,前去塞滿一千萬人口的利馬。去的原因單純而絕對,因為要從這裡搭聯合航空直奔回台,也算是某種強迫性的停留。 但故事總是這...

Post has attachment
當天空的鏡子沒有雲也沒有水 玻利維亞Uyuni
藍得純淨的天空、白到無邪的鹽地,單純的藍與白成了許多人造訪玻利維亞烏優尼的動力。有人說這裡是天空之鏡、有人稱此處是天堂秘境,但對執著於拍攝美圖的攝影者來說,沒拍到完美照片之前,天堂是不存在的。 我們坐在仙人掌島的石頭上喘氣,高原的風一陣又一陣,舉目所見都是亮白,再加上藍得純粹的天空,如果不是風像海嘯般襲來,會覺得世界在此靜止。高達十公尺的仙人掌吐著上千根的刺針,企圖在看似祥和的景致裡增添一點刺激。「怎麼會沒有雲呢!」來自大阪的攝影師大野感嘆著,他繼續說:「沒有雲、沒有水,要怎麼呈現天空鏡子,你看看眼前根本就只...

Post has attachment
開往馬丘比丘的列
一百年前美國探險家Hiram Bingham發現了印加古城馬丘比丘,稱此地為失落的印加城市。一百年後的此刻,無須探險,這裡是秘魯觀光客最多的地方,失落的城市成了擁擠的景區。行旅昨日的廢墟、今日的遺跡,時空瀰漫過於喧囂的孤寂。 還沒飛往秘魯,就在台灣收到秘魯旅店經理好心發來的簡訊:「記得要在網路上先買馬丘比丘的門票,現在每天限量兩千五百人,可別來了這裡卻進不了馬丘比丘!」馬丘比丘在當地方言意謂「古老的山」,它就像這趟旅行的通關密語,從台北一路飛至秘魯的聯合航空機上安全示範影片有它、利馬機場的廣告燈箱也有它。在旅...

Post has attachment
杜哈機場轉機小旅行
轉機時間三小時,可接受;五小時,覺得有點誇張;八小時,除非機票超便宜,否則免談;二十小時?這應該是相當於魯賓遜漂流記的考驗。有時候為了買便宜機票會把機場的流浪美化,於是開啟一場關於機場的生存遊戲。 抵達杜哈是夜裡十一點半,機場的運行總是跟生理時間相反,在那麼深的夜,卻有上萬人推著小推車在機場夜遊。走道上方是連接航廈的電車,在黑夜裡來來去去,拉出奇異的空中光廊。我的時間多到用不完,先到A航廈的Le Grand Comptoir酒吧點了杯啤酒,打開手機,確認網路是免費且沒有限時間,心情安穩些。酒保問我:「你是幾點...

Post has attachment
完治、莉香後來怎麼了---日本·東京
去年年初,到川崎看到一片讓人驚豔的工廠夜景。然後寫了下面這篇。一年過去了,這是大東京地區,我最想重返的地方。 二十五年後,《東京愛情故事》裡的完治和莉香重逢了。近五十歲的兩個人走在東京街頭,秋葉原的電視牆播送郭台銘要買夏普的新聞;超商報架的頭條是安倍經濟學失靈;地鐵站的男女依然穿著長風衣等車,只是腰桿沒有二十五年前挺得那麼直了。日本經濟連續二十年衰退,東京的光環褪了,最密集的光是電車車廂裡的手機螢光,大家直視光源、試圖取暖。莉香看到這般手捧神主牌的模樣或許會不爽的說:「請關機,好好經歷重逢的二十四小時!」 問...

Post has attachment
雲端情人 東京
對不諳日文的人來說,到了東京,有如患了失語症。電影《愛情,不用翻譯》的溝通窘境真實上演。愛情,或許不用翻譯;但點菜、買藥、問路都好希望有日文通隨行。這時候你需要的是一個叫TourTalk的app,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無須為他多訂一張床、多點一套餐,那是無毒無菌無害的雲端情人。 往東京的飛機上,乘客多半神情篤定,好像都知道一出機場要向左走還是向右走、要搭巴士還是坐Skyliner快線,淡定的神態如同返鄉。鄰座的男子應該是東京控,看我神情不安的看地鐵圖、整理訂房紀錄,他瞄了一眼說:「到東京就是要訂東橫INN啊,位...

Post has attachment
諾亞方舟後的奇蹟 亞美尼亞葉綠凡
4千5百年前,諾亞方舟帶著一對一對的動物逃到亞拉拉山,避開毀滅世界的洪水。數千年以來,諾亞的後代亞美尼亞人在亞拉拉山下堅持對神的信仰,儘管經歷了外族侵略、國土縮水、恐怖屠殺,仍屹立在豺狼虎豹的穆斯林國度間。步下方舟後的諾亞後裔們,沒料到天堂竟充滿災難與試煉。此刻,能在首都葉綠凡痛快的唱歌、跳舞、喝酒,就是神蹟。 深夜抵達亞美尼亞的首都葉綠凡(Yerevan),巨大的Karas紅酒雕像豎立在機場停車場出口。司機說:「我們六千年前就開始釀紅酒,當然,我們的白蘭地很有名,就是那個亞拉拉。」 亞拉拉白蘭地的廣告隨處可...

Post has attachment
我懷念的 謝謝里約房東Ron
還是不想相信這個事實。在昨天(11/29)巴西摔了一個足球隊後不久,我親愛的里約房東墜樓了。清晨,帶我逛貧民窟的強納森whatsapp我,說Ron走了。我醒來打開FB,發現他的網頁是一排R.I.P.,有點難以置信。如此開朗、熱情的人,就這樣走了。根據他朋友轉述,他晚上還吃著開心的生日餐、喝著酒,但或許夏夜的風太迷人,他半夜站在九樓的陽台,就飛下去了。 今天在找圖的時候,鼓起勇氣點開六月在里約的資料夾,Ron的笑容跳了出來,我還錄了一段他介紹里約吃喝玩樂的影音,他翹著二郎腿、癱坐在沙發上,輕鬆又自在的羅列里約的...

Post has attachment
來自伊帕內瑪的男孩 巴西里約
此刻,里約正值冬季,奧運要登場了,但伊帕內瑪女孩們卻在風光明媚的沙灘退場,茲卡病毒隱憂加上治安欠佳,讓奧運前的里約陷入集體焦慮。然而,沙灘上的男孩才不甩這些紛紛擾擾,球繼續踢、森巴繼續跳。奧運就像浪花,來了、退了,五色環變不出魔法,天使與魔鬼鍾愛的里約依然故我。 距離奧運三十八天,搭了標榜從台灣出發飛南美洲最快捷的阿聯酋航空,二十六小時抵達里約。從A380轉搭波音777-200LR,一路上酒來伸手飯來張口,空姐甚至還拿軟墊幫忙鋪床,眼睛直盯著二十吋的大螢幕,電影一部接一部,全程無憂無慮。空姐關心的問起:「是去...

Post has attachment
在亞美尼亞鄉間郊遊
希臘神話中,火神普羅米修斯偷火給人類,導致宙斯震怒,於是把他鎖在高加索的懸崖上,還派一隻鷹啃噬他的肝,讓他承受被啄食的痛苦。火神的苦難移轉到位在高加索的亞美尼亞,領土不斷被蠶食鯨吞,鄰居三不五時來搗亂,承受著動盪的苦。數千年來,罌粟花不理會戰火、如常開滿高加索,亞美尼亞依然屹立於此,就算心肝被扯裂也如同罌粟般火熱的笑著。 杜哈機場明亮的登機口指引著前往羅馬、倫敦、威尼斯、卡薩布蘭加的康莊大道,多達一百五十多個航點如同萬花筒般在眼前展示。走到寫著葉綠凡(Yerevan)的登機門C4,不同於其他登機口乘客多半是旅...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