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黃粱
24 followers -
為當代人文精神造象
為當代人文精神造象

24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17-18
<山黑路靜> 山黑,雲白得披麻帶孝 路靜,身體裡的夜市人聲鼎沸 還有幾里路要趕 母親的子宮博雅精深                 我喜愛夜間散步,走在田野小徑上,四望無人煙唯有雲天相伴。山黑路靜是尋常光景,不尋常的是人內心的活動。「披麻帶孝」的死亡意象對應於「夜市人聲」的生意沸騰,靜寂與喧囂成對比。「還有幾里路要趕」令我回想起 1993 年寫過的<一生>:「……在喧囂中聽見腳步聲的人 / 不由得加快了些 / 帽沿更抵向前 / 在一年的終結會有節慶的鞭炮聲」,究竟是誰的腳步聲在催趕著他?一生的終結是死亡,路的...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15-16
<荷葉露> 僧侶高潔,茶人淡雅 荷葉上的清露白到井底 古井裡烹茶,看天氣 從少年遊閱覽荒山野曝心 「僧侶」、「茶人」映其靜,「高潔」、「淡雅」言其清,荷葉上的白露差堪如是,清白淵深難以窮盡;井底,別有洞天之喻。從清露轉進井底是一個大尺度的跳躍,兩者以深邃神秘之感架構聯想的橋樑。上聯共有三組意象:「僧侶茶人」、「清露」、「井底」,前後意象間漸次轉喻。 下聯從井底情境出發,天外隱士烹茶閒聊於古井裡。「古井」是深厚文化場的象徵,古,溯源於文化傳統,井,開闢其現實深度;「看天氣」,察觀天地運通的格局,雲氣變化隱喻時代...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13-14
<檸檬禪> 夏至檸檬樹,滿樹綠光 老天捎來了一封信 清晨的檸檬禪坐空中 一個個嬰兒表情的臉龐             <檸檬禪>是我有意識經營「雙聯詩」的起點,寫於鳳林新居庭園。 2010 年離開台北職場搬來花蓮偏鄉實為現實所迫,台北生活費太高,養家之外還要繳高額房貸,如何是好?最後只好出脫新店公寓換鄉下的低價房,舒緩經濟壓力,且生活品質更好。清貧度日,專心寫作。            <檸檬禪>是那年「夏至」我面對庭園結果累累的檸檬樹,驚豔之餘即興而寫。詩的瞬間經驗帶給我一種啟發:心靈與天地之間簡捷明朗的有...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猛虎行》後設筆記11-12
<敲敲井壁> 星光與星光有肌膚之親 宇宙浩蕩維度無窮盡 敲敲井壁聽回音 每一日,井底的漫長旅行             上聯是天文圖像,廣大的開放性場域(宇宙),星光的肌膚之親似近實遠。人類肉眼觀測的夜空圖景是模糊的三度空間,將「想像」披覆其上,層級彷彿提高了一些。宇宙的結構具有無窮維度,可見之宇宙恰似海上冰山,不可見的宇宙龐大神秘充塞黑暗物質;本尊宇宙之外尚有無窮分身宇宙同步存在。                下聯是人文圖像,狹窄的封閉性場域(井底),人生的漫長旅行其實重複之極,走不出一口枯井。人類酷愛的...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黃粱《猛虎行》後設筆記9-10
<幻影迅速> 珊瑚、琥珀、真珠、瑪瑙研作一色 夕顏如何形容?美人皈依空門 天缽徐徐傾倒,歸雁過藍關 天地線上白刃一閃,大盜已遁逃    某日黃昏騎單車漫遊,於田野一橋頭小歇,回望西天雲霞絢爛,美得忘乎所以,遂自問:「夕顏如何形容?」;將各色寶石研磨混合,極盡繁華之美足以對應乎?終究難以企及。該如何收拾?念頭一轉,唯有放棄一切繁華,才能親近變幻莫測的天意!「美人皈依空門」應運而生。「幻影迅速」指稱晚霞疾速變幻,也呼應語言變動產生的高速精神位移。「天地線上」回光返照,銜接「白刃一閃」,再跳轉「大盜」搜刮眾寶而遁走...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猛虎行》後設筆記7-8
7 <自然一瞥> 處女瞳灼傷你的眼 巨嘴鴉食腐的大嘴叼住兩邊耳垂 每一寸肌膚都滴翠的空氣 鼻梁滿青苔,羞怯的呼吸         <自然一瞥>可與唐代詩人王維<鹿柴>對照著讀。「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返景入深林,復照青苔上。 」,「空山不見人」視覺之景,登山入口處遙望群峰眾壑,只見滿眼蒼翠(遠觀)。「但聞人語響」聽覺之景,走進山中小徑,傾聽山林之音,人境依然纏繞心靈揮之不去(近攝)。「返景入深林」觸覺之景,以身體親近森林(臨在),斜陽偏光灑落肅穆老林。「復照青苔上」靈覺之景,漫步蒼蒼密林間,身體被寂靜之翠...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最初的「詩」與「最初」的詩
         宛璇與她的女兒阿萌,共同譜寫了《我想欲踮海內面醒過來 / 子與母最初的詩》。最初的詩有兩種解釋:(一)「詩」的原始、(二)關於「最初」的詩;前者牽涉詩的根本,後者觸及生命根源。阿萌三歲四個月隨口說出幾句話,被母親記錄下來: 「 我想欲一个足烏足烏的抱,親像暗暝內底有日頭。一開始,是暗暝佇日頭的喙內面。毋過這馬換過來啊……是日頭踮佇暗暝的喙內面 」     阿萌的母語是澎湖腔臺語 ,來自外婆生活教導,母親也和她講臺語,這幾句話的臺語質感醇厚。比如:臺文「足烏足烏」,對應華文「很黑很黑」。足的象...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詩歌必殺技──閱讀黃粱歌詩《猛虎行》
文 / 沈眠     武術裡有一路拳名為虎鶴雙形,乃是:如猛虎之勁,用以虎爪之形,似鶴靈之意,採以鶴啄之象。讀《猛虎行》,就讓我浮想如此,主要是在這本之前的三十年精選詩集,名為《野鶴原》,頗有巧合,兩本接連而讀,也確實猶如讀絕世高人的詩歌雙拳法。尤其是黃粱詩風門戶自立,似不與當代干涉,任現代詩演變萬千,他仍舊守他的道,寫只有他想寫會寫的詩歌。行雲起來,流水遍地。     黃粱是島國現代詩壇的奇人(其實他壓根自外於詩壇),他窮一生之力奉獻給詩歌,殆無疑義詩歌是他的志業。當他講起詩歌就有一種舉世的熱烈,像是他從洪...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黃粱二二八史詩《小敘述》朗讀檔
華語台灣語朗讀:黃粱 客語朗讀:羅思容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