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封面相片
個人資料相片
Cacary lin
13 位追蹤者 -
這裡是Cacary。
這裡是Cacary。

13 位追蹤者
關於
訊息

這則訊息包含附件
*寫在前置。

  現在正在進行一個創作療遇的任務。
  每天大概會花半小時寫一些我自己想寫的。
  不一定是出本向,有時後也會有像這樣的小段子。

  希望大家會喜歡。

  


【LilyScar翻唱】半斤八兩。(一)
 

原曲:【LilyScar】半斤八两【天依中翻】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557276/
 

  我真的很喜歡學姊。
  學姊頭髮長長的,隨意綁起,偶爾帶著帽子,有時候會偷偷在禁菸區抽根菸,穿著很率性走在校園裡就像藝術家一樣。雖然我說的好像很具體,但是、我想學姐不認識我的吧。
  我和學姐並不同系,會知道這個人是上次社團學長的慶生會上。
  同社團的友人不勝酒力跑去廁所吐了一陣,我在洗手台那等他。
  學姐從另一間廁所出來,周身酒氣很濃,我想應該喝了不少吧?
  「等朋友呀?」學姐洗玩手笑笑的站在我身旁,他掏出了襯衫口袋的菸揚手問我介不介意,我搖搖頭。
  「他應該喝多了。」
  然後我就和學姐站在廁所一會兒,真正的時間應該不長,但我卻覺得恍若流年。
  我偷偷端詳著對方抽菸的樣子,下巴的弧線很好看,吸菸的時候會微微的把眼睛瞇起來,手指略長,指甲感覺有定期修剪,很乾淨的樣子。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討厭菸味如我,回想起那天的味道竟一點也不覺得討厭,莫名有一種說不出的安心感。
  友人實在不行,我跟學長說先送她回宿舍了,旁邊的學姐看到了還說要開車送我們回去。
  「沒關係沒關係、我和小梅慢慢走回去就好,天氣冷應該會稍微醒酒點。」
  學姐二話不說,解下了長長的圍巾圍在我們脖子上。
  「天冷、別感冒了。」

  後來我把圍巾洗了請社團學長交給學姐,學長卻笑著說:「不用啦、她那個人給你們就是給了,還她她可是會生氣的。」
  自此之後,莫名的我就會偷偷關注學姐。
  學姐上課的教室和我在同棟大樓,偶爾我會裝作有事走過她的教室外,學姐並不會太早到,下課時也會趴在桌上休息,有時後不會在位置上。
  我知道學姐是學校熱音社的,自己好像也有組團的樣子。
  我也曾經偷偷的,在成發時過去聽了一整晚。學姐的團是第三團,而學姐是主唱。

  她的聲音、非常的、有魅力…
  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但就是和那些不會吼硬要吼的長歪少年、掐著嗓子溫溫唱歌的歌德少女不一樣,女聲高音很渾厚,身體好像都會被她的歌聲穿透一樣。
  她唱歌的表情很認真。
  我很喜歡。



--

  對不起我瑪莉蘇了。
  偷了松鼠姐姐的YY梗,但是又沒辦法寫那麼直接的百合,所以用了學妹視角。
  結果就…瑪莉蘇了(掩面)

  這邊還沒有進行到故事裡,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大概五回內可以完結吧。
  希望大家會喜歡。


http://cacary.blog126.fc2.com/blog-entry-52.html
FC2站連*
發表留言...

【壞掉的女人/短字】

其實你也不明白是從哪開始崩壞的,你們的關係什麼的。以前你只懂得追在他屁股後面跑,他去哪你就去哪,完全不怕別人說閒話。
但後來…就不是這樣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打你兩巴掌叫正常,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對你的反感完全寫在臉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說不想再聽你的心事一點都不想。
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走成了現在這樣……

「尸雷先生,該餵周先生吃藥囉。」
一旁的護士推著推車過來,而他靜靜躺在床上。

——到底是因為什麼,從活蹦亂跳的他,走到今天這一步。

誰也說不清楚,誰也不明白責任歸咎。
你笑著接過藥,倒入溫開水中,想想既然走到這裡了,也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

這是因果,這是業障,這是緣。
 
 
 
 
--

最近正在努力的長篇,
感謝眾多友人幫忙想梗。

這是其中的一小段,
甚至只能說是設定稿,
但是寫完真的很開心,
但也很痛苦就是。

壞掉的女人實在投射了我太多情感了,
像是我對嵐少的愛,
還有成為心理師的夢想,
要弄壞這種東西真的好痛苦啊Q_Q

實在不想說出期末考就放爛吧這種話,
只能說我的小心肝再見了(咬手帕)
發表留言...

【CWT33】京極堂x嵐少(CP獵奇(欸#)

雖然這次只有D2,但還是歡迎大家來攤子上玩耍。
攤子上預計有京極堂的新刊,微微推理向。
新刊分成普通輸出本和手工線裝本,如果有好友需要的請另行註明。(數量有限,預計的數量是10本)

明年除了京極堂之外,攤子上還有我和柚子君合作的無料小卡/小報,歡迎來攤子上一起廚嵐少(病#)

最後希望大家把2012的壞全部丟掉,一起迎接新的2013年*
大家明年CWT33見*
發表留言...

【嵐少】1.7142。

  「嵐少我喜歡你請跟我結婚!」
  「嵐少和尸雷永遠在一起!」
  「嵐少再放張照片上來嘛!」

  刷了微博、刷了帖吧,察看那些超過平時的艾特數的圖文。
  雖然稱不上不開心,但灰色鏡片冷冷的,瞳底的溫度也冷冷的,就像東京的冬天。
  課堂老師還是在沒完沒了的上課,有聽進去幾分自己也不清楚,直到佐野班長和那一群平時交情不錯的朋友替自己唱生日快樂之前,自己確切的在哪裡也不知道。
  「嵐老師生日快樂!」
  「嵐桑、生日快樂!」
  你想這些死宅宅們竟然不只是記得檜月彩花或是西園寺世界的生日,說到底還是有些感動的。(至於你為什麼會知道,當然也是他們在事後說的)
  道了聲謝,你覺得自己剝離成兩個自己,一個在外笑鬧,而另一個冷靜的看這一切的發生。

  周五的晚上很冷,還下起了雪,你在想自己今天晚上是要去撸實況還是去YY群同那些妹子們慶祝呢?上了一整天的課果然很累,一回家只能先倒在床上。不管是JJ怪還是懶懶熊,你捲起被子埋進去。
  於是那個冷靜而孤獨的你,從意識當中醒來。

  從意識中蜷曲身體,環抱手腳的狀態,漸漸舒張開來。好像在探視另一個自己是不是真的睡了。
  你開始大膽起來,將近日流轉的迂迴全數攤開。
  不管是不夠堅強不夠沉著不夠成熟……說真的,這種事情很令人疲憊啊。
  家裡的狀況讓自己更想成為男人,以男人的要求和標準對待自己,然後走到了現在的狀況,覺對跟好與不好無關,也跟煩與不煩無關,只是一種徹底的剝離感,在自己和自己中間隔了一堵牆,四季在牆外流轉,牆內是第五個季節無溫無感無變化無恆……

  鈴鈴鈴——

  是母親打來的電話,一時還不知道該怎麼切換,也沒有太大的反應,而母親一下子就察覺出來了。
  「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沒…什麼,我剛瞇了一下。」
  你和母親轉移到QQ上聊,上線被那個人敲了。

  「小嵐小嵐快到碗裡來!」

  一瞬間你想關掉視窗,但心情實在沒很好,於是你隨手打了一串亂碼過去,就和母親繼續聊近日的生活。當然還有生日。
  「小嵐今天還心情不好啊?都是生日的說?」
  他當然知道,你不是一個會高調過生日的人。可是光憑亂碼就可以推斷,自己微博上也沒有透露太多……
  「開心點嘛、我寄了超限時快遞唷!還請埃及的同學再三確認會不會今天到,收貨的大叔還跟我們拍胸脯保證一定會在今天讓你收到呢。」
  才看到他這樣說,樓下就傳來電鈴聲,你和母親說一下要去收包裹就離開位置上。

  下樓一看還真的是送貨的大叔,一個小箱子說大不大(比起電視和床)說小不小(畢竟也需要兩隻手一路抬上樓),你簽收然後確認了一下,果然是那傢伙寄過來的,希望不要是什麼奇怪的土產啊。
  費了一番努力,你把那箱搬上樓。拆開後是一個黃色的大雞抱著藍色的小雞……好吧,其實你也沒有任何根據這是一隻雞,那傢伙的手藝自己也不是不明白。但你想到還是笑了。
  溫溫的血液流過心臟,然後漸漸擴散到四肢末梢的感覺。
  你抱著那兩隻小雞回到螢幕前一看,你突然濕了眼眶。

  「其實我也不是不明白,一個人在外地生活,雖然有朋友祝福自己生日快樂,微博上各種圈各種回覆,感覺起來特不真實。
  「真希望現在可以在你身旁,抱抱你。
  「東京很冷吧?但你有我,就不冷了。」

  「小嵐,我愛你。」

  「淨說些蠢話。」你笑著抱緊了小雞。
  那層奇妙的剝離感,也不知不覺的融化在那傻蛋的話語中了。
 

  「生日快樂,小嵐。」
  螢幕的另一端也笑了。

 
--

1.7142剛好是12/7的數字XD
紀念嵐少的生日。
謝謝你,我愛你 ♥
該講的上次都跟你講過了,你真的是支持我走到現在的重要人物!
謝謝今天發生的美好事情,能夠認識你真的太好了!
發表留言...

【鏡】*以後就用鏡來取代字鬼囉(ˊ艸ˋ)

【我想跟你出去玩】

「我們來去喝一杯。」你勾住大爺的脖子,他平時一定會顯現他的厭惡可是今天難得、是破案(在別人眼裡)的日子。
大爺毫不猶豫的答應,果然夠豪爽。
你看著京極,他的眼中意味不明又清晰十足。
你看著小關,你甚至不敢開口問他要不要一起來。

『你這個懦夫。』你早已在心中罵過上千次自己。



【When it comes to Love】

你在銀飾的店裡晃了快三十分鐘,聽著大姐替你介紹各種有可能適合他的禮物。
你想到他的臉,興許是不耐煩、又或者是棄如敝屣;然後你突然想到,你們第一次去逛街時,在路邊攤買的耳環。
他一對,你一對。



播電話給媽媽的時候你已經想好了,不管是怎麼哭訴那個人對你多麼不好,還是哭訴自己這種犯傻的毛病什麼時候才改的了,這些,你都已經想好了。
「喂?…哦、他對我很好啦你不要擔心。……快去吃飯啦,我才剛吃飽。…好啦、我知道我知道,掰掰。」
無力的掛上電話。說到底自己還是騙了母親。然後你就稀哩嘩啦的哭了出來。



她睡的多麼安詳啊。
「為什麼妳不能一直睡著別醒?」
妳看著她,笑了。
「成為我的睡美人吧,公主。」 



禪師去山裡超渡怨靈。
怨靈是上吊而死的,是個女人,揚言要那個負心漢絕子絕孫。
弟子說:「女人的恨意真可怕!」 

「沒有愛,何來恨?
 女人啊,妳畢竟還是女人。」
禪師如是說。 

--

真心睡不著,四點了欸ry
發表留言...

【CWT33新刊】京極堂系列*

今年的新刊終於有了架構囉,原本說沒有要報CWT33的,但是在發現友人都去了我也就不得不跟進!

這次的新刊是一個關於分離、夢、歪曲的現實,的故事。
對我來說,這一段標記我痛苦的歷程的故事。
包含對現世的絕望,失去與友人的關係,以及我想死在夢中的痛苦。
這一切都因為我走過,所以得以標記。
(其實應該說正在走當中XD)

也很難得的,如果我提早完稿的話,會有少量的手工書出現,希望不要窗掉,也懇請各位支持。
(當然窗掉的話,大家就推理Only再見啦*)
發表留言...

【字鬼/CWT33新刊】

從暈眩坡跌下,用力想把彼此的身體往上拉,但這種用力只是把彼此推下坡底。
越來越悽慘、越來越荒涼,但也越來越不能沒有對方。

——摔的粉身碎骨,也是一種骨肉相融。

你只能想像,這是一種癡愚的浪漫。

 
事實證明你不能。
光是他磕碰撞傷你都心疼到不行。
但這樣連滾帶爬的滾下去你能做的選擇只有抱著他。
『至少他會沒事。』在失去意識之前你這麼想著。

你做了一個夢。
你確定他是夢,因為那個人從沒有對你這麼笑過。
他親暱的喚著你的名,與你勾肩搭背。
你確定你在夢裡哭了,但你想跌進去,然後沉沉睡去。

——不想醒。
你寧願剩下來的一輩子全都沉在夢裡。
——不想醒。
逼迫自己忘記現實取而代之,這裡、才是現實。

 


啪!

 
一個耳光倒是用力。

你睜眼。
這裡是醫院。
搧你巴掌的是榎兄。

「你醒了啊。」語氣揚起舊華族的氣勢高昂,「要就要活生生的,你要假的、夢裡的,要是我是京極那傢伙,絕對會被你氣死。」
榎兄沒少捕捉你的失落,他揚起手再一耳光。
什麼話都沒說。

他走。
病房除了你之外是一片白,一片遺忘一切、吞噬一切的白。

 


(與新刊無關之字鬼)

 
數不清楚已經賴在京極家多少日了,今天依舊懶洋洋躺在棉被裡。最近的天氣特別適合睡覺。
「…小關、你是男人吧?」拉門被唰的打開。
「榎兄……?」

「究竟是想留住還是離開你難道就不能決定嗎?離開他怕寂寞留下他你又困擾,不過就這兩天而已,你就無法決定嗎?!你的覺悟呢?你的覺悟死去哪了?!」

「你說的太多了,榎木津。」



(!榎關注意!)

我很討厭榎兄。
他看得太透澈的眼,他說的太明白的嘴。
可是我更討厭這般骯髒的自己。
幾乎要被他拆解,自己卻重組不起來。

 
--
要把討厭和喜歡接起來,竟然要花那麼久時間。
到底討厭是真話還是催眠自己不要那麼喜歡的手段?

果然還是最喜歡。
發表留言...

【字鬼】

沉到很深、很深的地方…
是個沒有光也沒有溫度的所在,或者稱為、歸所。
『關口。』
等一個亙古恆常,等一個霎時瞬間,說到底自己還是沒絕望徹底。



當雪繪接到中禪寺夫人的電話,你奪門而出。
「京極堂……秋彥…、你沒事吧?」
氣喘吁吁外加泫然欲泣。
「肺炎也不就只是嚴重一點的感冒,你難道連這點小事也不明白,非要闖到這來干擾安寧嗎?」他咳了兩聲,順手揉著你的髮根。你安心的笑了。



『他應該,知道我愛他吧。』你擱下鋼筆,突然想起那個金髮碧眼的孩子…不、他現在已經不是孩子了。
『但如果他也這麼想呢?』見鬼你真要被這荒唐的言論嚇傻。
繼續處理公事吧,這一切想起來太荒謬,身為前大英帝國的你怎麼都不願意承認的。



今日借住中禪寺家中,我們同住一房。
我躺在被褥裡,他還在看書。
點著黃光看書的他看起來再平常不過,但是安心,對我這個將近兩個多月沒睡好的人來說,非常的、異常的、安心。
「晚安。」



關口在京極堂接受稀譚社的採訪。
「老師長篇創作的根基是因為何種理由呢?」敦子問。
榎木津走過來,「小敦你問猴子的靈感來自哪裡當然是人類啊根本不用提…」
語句的下半是京極端來淡茶,用書本揮去敦子和榎木津。

--

 
要說的是,其實你是我的光。
發表留言...

【同人誌相關】

今年的CWT33我不會過去,因為辦在開學後,我在台北並無可以住到四天的親友,所以京極堂本延刊。
如果推理Only有要辦第三次的話,就會在那場販售。
若無,將延宕於暑假場的CWT34。

至於詢問度很高的《氣味。》一本。
目前已經決定不再刷,這是對繪師的尊重。
也感謝詢問的朋友。
(氣味一本不會再刷,可是如果有餘力我有出原創氣味偵探的預定)

關於11/22的福爾摩斯Only,原本預計加印及小報的部分可能會開天窗。
感謝詢問的同好,也請大家見諒我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忙的大學生活。

最後,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今年年底的通靈Only。
如果有餘力,我可能會在合本內貢獻一點小點心,歡迎大家與會品嘗。
謝謝大家對Cacary的支持,希望可以早日在場上相見。
發表留言...

【七夕短文一直線】

當你走過池袋街頭,雖然是深夜,但你還是沒露看地上那團毛球。
「起來。」你說。
「不要。」他並不領情。
然後天空開始下起細雨,你突然想到湯姆先生說今天是七夕,是牛郎織女相會,而哭泣的日子。



你當然不會貿然靠近。
根據你的情報羽島幽平——也就是他寶貝弟弟平和島幽正和他的女朋友吃飯。
七夕嘛,不意外。
此時你竟有就算被砍上幾萬刀也想要過去調戲那個弟控的衝動——以愛之名,絕對虛假。



「什麼?你在說一次?!」
「今天是Chinese情人節。」「然後?」「我愛你。」
「哈哈哈哈哈、這真是我今年聽過最好笑的笑話!阿爾弗雷德。」
無視M家食物,陽光燦爛,地上閃閃的心臟碎片,亞瑟忍不住多踩兩下。



自己明白。命雖繫於現世,但自己仍就無法擺脫被另一個世界的吸引。
如烏鴉般墨黑的衣服對自己來說就像光一樣。救贖?宿命?未解的是枷鎖還是羈絆?
握著竹子的你在暈眩坡的十分之七處嘆了一口氣。



他的眼神意有所指,John自己不是不明白。
可是老天!幫幫忙!偉大的諮詢偵探不說話,身為同事兼室友,怎麼可能讀的懂?
然後Sherlock似乎好心的讀懂你瞳底的意思,微笑的說出,語尾附上迅速的親吻。
「中國情人節快樂。」啾



去年賞櫻的照片。
翻到這張照片時已是七夕深夜,煙花也開完了,自己還在西一番街賣西瓜。
「今天沒看到你,原來在這裡賣西瓜?」
國王帥俊逼人與普通人無法比較,何況還拿著高級的酒。 「上樓喝一杯吧?」美酒當前就不跟他計較了。

--

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OwO//
發表留言...
正在載入更多訊息,請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