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aolifeng wang
Lives in 深圳
3,139 followers|56,804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为什么看YOUTUBE总是“出现错误,请重试”,各位G友,有木有解决办法?
 ·  Translate
1
1
aolifeng wang's profile photoNaeioi Zhu's profile photoJack Wang's profile photo
4 comments
 
是Google抽风,很GFW没关系。目前还未发现HOSTS解决办法
Add a comment...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郑晓东 originally shared:
 
2011.08.11黔西事件,目前最新进展未知。

事件提要:贵州省黔西县沙窝马路口,一对夫妻起摩托车去存钱,被城管说是非法营运,当场动手打了该夫妻,引起黔西人民围观,城关一个家伙就突然动手 男人一让居然打到了人家后面的女人,男人就怒了, 和那个城管打起来了,然后别的几个成管就跑过来说要打男人,打了还要拉去坐牢。

百度消息源:百度贴吧“ 黔西吧 ”,http://tieba.baidu.com/f?kw=%C7%AD%CE%F7 ,目前吧主奋力删贴,群众集体围观中。

以下是boxun整理的较完整的事件描述:
2
1
Add a comment...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203.208.46.29和203.208.46.30都失效了,google+又被扫荡了一次
1
Sandoo Liang's profile photoShrek Ding's profile photolee jason's profile photo
3 comments
 
有完整版不?203.208.46.180
Add a comment...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大跃进”鼓舞我们向前进!
from 一五一十部落头条
5 people liked this - you, Xu Jeff, and 3 more
Shared by Xu Jeff

作者:老虎庙 | 评论(3) | 标签:水利, 移民, 南水北调

在汉江上游的韩家洲,我在满山的草丛中摸爬滚打一天,最终也没能走完韩家洲的全部。

除了用摄像机记录洲上的所见,返回旅社后也写过几篇文字,可是总感觉有不吐不快之物如噎在喉。我因此又去了鄂北的随州,韩家洲的农民们被连哄带骗,几十条大船载着他们的悉数家产顺江而下,后被转换汽货车,直到被撂到了随州,一个叫做凤凰山的地方。韩家洲上的数百韩姓人家从此被整体漂泊异乡。

我正是沿着韩姓家族顺江而去那条路,跋涉三百公里抵达。

第二天,我去农民韩正昌家,见面第一句,韩正昌说:“没有我们老家好。”接着说到吃水,说到房屋质量,说到土地贫产一季麦子收成仅每亩30来斤,又说到院子里不能养猪养牛养羊……一边说着,一边猛吸俩指头夹着的烟卷,几口就尽。

我看韩正昌住的是和所有移民一个模子磕出来的那种房屋。坦率说,房子是一家一栋,二层,内设楼梯,上下两厕,上有露台,下有庭院。无论怎么听,都像是城里复式结构的档次。可是韩正昌还是连着说了几遍“没有我们老家好”。

我后来仔细上下地看了那房,的确不好!拿韩正昌话说“房子盖的城不像城,乡不像乡。你看老百姓过日子最起码不说养猪,也要能养鸡呀。现在搞的啥子都不能搞,只能玩儿,你说这搞的半吊子地方,农民不像农民,工人不像工人,完全无法生活。”韩正昌说在韩家洲的时候每天收了工,再到江里撒一网,加上山坡上扒拉点黄豆、花生,老婆在家养三两头猪,年终把猪牛羊卖了,咋也换个万儿八千的。现在可好,地不产粮,家不养猪,水不能喝,人没活干。我们是来养老来了吗?

说到养老,韩家洲移民里年龄最大的男性韩二爷,曾经当兵援朝,五十多年的老党员。我见韩老的时候,韩老看似很矛盾,问到移民习惯吗?答曰“习惯。”问到“对南水北调有什么看法?”亦是高调。可老人总是在唠叨一件事情:那边政府宣传说是过来享受养老金,有娱乐场。到了这边这边也说有,可是到现在也“没得!”

我去拜访了两位不愿透露名姓的壮年人,他们开口就说“我们是被欺哄骗来的!”

俩壮年人其一说:地不行,今年把我们害狠了,还有十几家子都没敢种。咋没种呢?真不敢,种子撒下就收不回啦。来的时候政府说是能排能灌 能上水的熟地,现在一看不能上水。这个地里的浮土用铲土机推走了,地里的板土犁不动,用旋耕机去打(耕),一打才打这么深一点(手势)。我们的麦子今年才长这么点高,我一亩地的麦子连三十斤都不能落到,割完后人家收割机问我要工钱,我说你把这个麦子都拿去,我不要了,看能不能顶掉工钱。一年白干!现在我们从老家带过来的麦子吃得就剩下这两口袋了……

我在随州的一天里,走访了分布在两处的韩姓人群落,听到的全是怨声。

在我此行走过京、冀、豫、鄂四省市的所见里,一个重要印象是,除了北京以外的几乎所有县府都有一条,以至数条几近无人行走的百米大道。那路面宽到令人吃惊,足以和长安街做比。与此同时,整个县城也似乎成了膨化薯片,无边无沿地向着四处扩张,穿过村庄,漫过田野。在县乡的路边土墙上时常看得到含有例如“跨越式发展”“一年一大步”“三年打造区域型卫星城镇”一类的标语。在十堰市通往郧县辽瓦镇的盘山县道上,原本就很狭窄的路子被十数辆钩机、装载车拥堵。那里正在削平一座山头,填掉附近一条“干沟”,据说是在打造一个社会主义新集镇。附近即将被强行迁入该新集镇集中居住的农民很不情愿地对我说:住楼上吃啥,叫我们咋活人?同样就说韩家洲吧,国家南水北调计划中的移民户仅限172水线以下的三四户人家。可是到了县里就成了全洲人全迁,一个也不留。就说那个新集镇吧,眼下看似“干沟”,也确有近十年没有过水,可要在千百年来形成的自然地理沟壑中打造人类永久性居住基地,谁听了敢说不悬呢?

一场类似“高铁速度”的大跃进式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运动正轰轰烈烈地在中国大地上展开。城乡统筹、小城镇化运动正以“消灭农村”为代价在所见之处恣肆汪洋。这不能不让人警惕,我们一代执政者正是从四十年前懵懂着观望(文革)运动开始步入中国社会,而今他们之所为恰恰无处不有“运动运动”的刻痕。一年一个中心思想,一会儿一个当前任务,时不时来个“严打”,动不动来次移山填海。而恰恰被忽视的是大过于天,于一切的“法”。在一切的“运动运动”中,法律早已成为玩耍于掌股间的侍应生。

我们希望的是在不知不觉间的山河变幻,我们放心的是没有邀功请奖的踏实工程,我们更希望不知道的是县长姓甚,省长姓某,我们更渴望放心的是吃饭、睡觉、走路不再用去疑神疑鬼!

对于南水北调的争议我始终没有自己的定见,但我最终看到的是对待因调水而移民的农民的不公平,以及其背后的利益战争是确确实实存在着的。我将在随后附上的视频短片里以更多生动事例对本文做以补充。

视频在这里 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55262578.html
 ·  Translate
2
Add a comment...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北戴河督抚朝圣驾,小茶馆草民议时局
by xilei

入了七月,天气就开始闷热起来,日头不见得怎么毒,却好似下了火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也不知怎地,这满城的知了开始骚动起来,又是喊又是叫,却不知朝廷的老爷们早就不耐烦听了,接连几道命令下来,这满城尽是六扇门的捕快粘知了,一夜之间,除了几个悍不畏死的还在呱噪,这偌大的城,竟听不见什么不和谐的声音,前阵子大雨下的厉害,连帝都都被淹了,这往年叫唤的最厉害的蛤蟆,也几近的销声匿迹了,小民们到处传谣言,说甚么今年蛤蟆都不叫唤了,莫不是太上皇龙驭殡天了,草民们传的言之凿凿,也未见朝廷有甚么话说,发了几次邸报,却都是些不相干的,这事慢慢的也就淡了下去。
城外的官道上,一队队的侍卫鲜衣怒马,明晃晃的大旗上印着各路诸侯番号,路边茶馆里的人们茶也顾不得喝,围着门槛看,有细心的人数着,今天已经过了十一路人马了,算上昨天来的,天朝三十二省督抚就要全员到齐了。

“自我朝太祖以降,咱这北戴河就是皇上和朝廷里的老爷们纳凉的地方,不是老汉说嘴,我这双老眼可瞧过了无数的贵人,远的不说,就说太宗皇帝他老人家,八王议政的年景里来过好多次……”说话的是茶馆门边站着的却是摊煎饼的王秃子,一口黄灿灿的脏牙啧啧有声。

有与他相熟的便问:“王秃子,你不去摊煎饼了吗?怎么又空来这里喝茶啊?”

王秃子赶紧止住对方的话:“这位小哥切莫乱讲,您这话要叫捕快听见,一个大不敬的罪可就落下了。现如今为当今圣上避讳,那个字可说不得,我的生意叫做“烙煎饼”。

那人却嘿嘿笑了起来:“怎么?今上面部有疾,竟连‘摊’字都讲不得了吗?”

那王秃子还没答话,身边却有一人拽住了他,“您老见过那么多贵人,那……当今皇上……你见过吗?”只见一胖大汉子发问,听口音是江南人士,喝茶的众人都识得他,也是个来告御状的。

王秃子回头一看说话的人,却是呲牙一乐:“魏胖子,我劝你也别在这等了,赶紧老老实实回去做你的茶马生意去吧!想告御状?你告谁去?皇上他老人家会管你那点破事?再者说了,这两天的阵势你也看见了,休说行宫里的皇上,便是这各省的巡抚,除了远远的看上一眼,你能近的哪个?”

魏胖子默然无语,只是低头喝茶,想到惨死的妻儿,泫然欲泣,茶馆一时静了,众人戚戚然,听说前阵子江浙驿道上的连环快车翻了,死了几十个人,照理说这在天朝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几千里之外的事,死的又不是自己,你管他娘?本以为和过去一样,吵闹一阵也就散了,可是各地的书院闹的厉害,番邦也探头探脑的打听,朝廷的报馆竟也跟着掺和了进来,讲的都是甚么毁尸灭迹推卸责任等等一些听不懂的话,书生们议论纷纷,天天吵闹着甚么彻查到底的疯话,真真是疯话,王秃子把他那颗秃头摇了摇,这上有天,下有地,中间有圣明天子,几个娃娃懂得什么?想起二十几年前的事,这头摇的更厉害了。

魏胖子的妻儿都在那车里面,死人名录上却没他妻儿的名字,两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他跑去官府鸣冤,却被皂吏打将出来,扔下一句话:此事切莫声张,过后朝廷赔你五十两银子便是,如若不依,休说五十两银子没有,立时便要抓进大牢!这魏胖子急怒攻心,变卖家产进帝都告御状,却不曾想那九门之外人山人海,等着告御状的人排到了城门外!四下打点,这才听说今上不在帝都,正在北戴河召集六部九卿并三十二省督抚议事,便马不停蹄赶了过来,谁曾想来了五天,竟果然如秃头说的那般,休说皇上,便是各省的总督巡抚也未曾见得一面。

“听说当今宰相是极好的,兄台不若去寻宰相的门路”。说话的人系着方巾,书生模样。

“啪”,魏胖子一拍桌子,却唬了众人一跳,“好甚么好!这厮专会骗人,几滴猫尿收买人心!我那娘子和孩儿出事之后,这厮答应的好好地要给一个交代,哪知前脚刚走,朝廷便蛮不讲理的把我赶走……这这,堂堂天朝宰相,便是这么一个言行不一的小人……”话未说完,身边有相熟的早灌了他满嘴凉茶。

“那相爷看起来像是好官,只是当今朝廷,也是个“八王议政”的局面,相爷势单力薄,如何管得了那些结党营私的国贼?”有人叹道。

“好官?呵呵,这朝廷有甚的好官?宰相老爷先把他娘们儿孩子的屁股擦干净吧……哈哈”又有人大笑。

“诸位,敢情当今这宰相和前些年的李相爷一般,都是管不了自己老婆的人啊”

“李相爷?那厮修了个劳什子大坝祸国殃民,听说二十多年前那桩公案,帝都里的太学生就是他下令给……”说话的人并指如刀,在咽喉处划了一下。

“非也非也”,一个酸儒站起来摇头晃脑:“当年事发之时,小生尚在帝都书院里求学,此事再了解不过,虽是李相爷下的令,但那也是“八王议政”通过,太宗又点了头的,细论起来,那是前些年致仕的大理寺罗正卿动的手,早就死了的姚大学士、杨阁老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当今太上,不也是因此事而起吗……”。

“当今太上皇?”众人哄然大笑,太上皇那些事妇孺皆知,那酸儒更是轻声唱了起来:“窈窕少将,君子好逑,自古帝王多风流,吹拉弹唱,当众梳头,高腰长裤妻如猴,黑框眼镜,挥斥方遒,蛮夷番邦把盏游……”。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议论起来,把太上皇殡天的事又说了几遍,茶馆老板赶忙出来:“诸位客官,莫谈国是,莫谈国是啊!这话要传出去,小人这生意是做不下去了……。

那戴方巾的书生却也站了起来,气的浑身发抖:“无耻莽夫!,你……你们切莫胡言乱语,温相是极好的,他……他那等年纪的老人,你我应当尊重才对,朝廷便有万般不对,也只是那些贪官该杀,我煌煌天朝,百姓亿万,都赖朝廷养活,这朝廷好似我们的再生父母,哪有儿女埋怨父母的不是?尔等这般数典忘祖,其心可诛!若觉我天朝不好,可速速去那番邦蛮夷之地,这等……这等骇人的话,切莫再讲,我亦不听,如若再讲,我便要去官府告你们一个妖言惑众、聚众谋反的罪名,到那时……”。

魏胖子咽下凉茶,揪住书生便打:“敢情死的不是你那妻儿,我打不了朝廷狗官,今日便拿你这小贼出出气……”。

群情激奋,众人纷纷上前,揪住书生便打,便连倒茶的小二和店外讨食的乞儿都上前踹了两脚。众人均觉如此迂腐之货,便打死也不多。

天气越发的沉闷了,外面一队队车马逶迤而过。远远一杆亮红大旗煞是刺眼,众人心下一震,放开鼻青脸肿的书生,齐齐挤过来看,只远远的看见红旗招展,诸将甲胄分明,持铁锤和镰刀的侍卫分立两旁,中间簇拥着一辆奢华大轿,前头一杆大旗迎风招展,上绣六个金黄大字:

西南大都督薄。


来源:colly

链接:http://www.lilibbs.com/textread.php?textid=288188&s=87e02777e7c051dbd4ecd94288f5a290
 ·  Translate
4
1
Add a comment...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郝妮妮 originally shared:
 
4
2
aolifeng wang's profile photo张宏's profile photoxinhui li's profile photo
3 comments
 
chian说:有吃就是最大的人权。当然了,猪也要吃的。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4,668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3,139 people
甄强's profile photo
刘峥嵘's profile photo
ZenG Jarvis's profile photo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开幕式亮点:
1,一个举着牌子的漂亮姑娘穿着性感的裙子,上面写着“start here 从这里开始”,让全场想入非非
2,前面几个国家运动员入场,主席台上有人站起来,包括台湾的连战夫妇,为自己国家运动员鼓气 欢呼,很自然。中国队进场,涛哥左右看了下,犹豫了五秒,站起来朝运动员挥手,一会面色尴尬,左顾右盼,画面切换涛哥夫人,没站起来,扫过一干人,什么刘云山,汪洋等官员,都没站起来配合涛哥演戏,笑死我了,然后,估计现场转播指挥觉得涛哥很没面子,很长时间都没播涛哥的画面。
3,不算亮点,不是说有刘惜君唱歌吗,到最后都没出来,气死我了。
 ·  Translate
1
1
ying yin's profile photo张迪'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2nd 这个太搞了 一出场给的第一个镜头我就说 也要站起来了 结果也确实 只是看上去经过了好复杂的内心活动...
Add a comment...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google music 被封了,有没有hosts?
1
Mars Qu's profile photowang jl's profile photo叼着星光飞's profile photoTodd Chen's profile photo
4 comments
 
显示不能上
Add a comment...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王鐘銘 originally shared:
 
陽光的「台灣紀實:核安危機解密」實在太強了,這應該是第一次有核四包商和工人受訪的核四報導:
 ·  Translate
1
aolifeng wang's profile photo叼着星光飞'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恩,大亚湾一漏,深港毁,那时就完了
Add a comment...

aolifeng wang

Shared publicly  - 
 
大孩子和他的芭比娃娃
1
1
joyanne shao's profile photoLong Shen's profile photoLee Jess's profile photoPeter Pan's profile photo
6 comments
 
这个差别太大了 我只能接受女的到男的肩膀的····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4,668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3,139 people
甄强's profile photo
刘峥嵘's profile photo
ZenG Jarvis's profile photo
Work
Occupation
矿业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Story
Tagline
莲塘一哥,深圳的圈我!!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