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石岅山翁
945 followers -
山翁是堅誠的保守分子。個人志願是期望襄助建立保守主義的中國學派。
山翁是堅誠的保守分子。個人志願是期望襄助建立保守主義的中國學派。

945 followers
About
山翁's posts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睽違經年,驚覺好多朋友也已好久不來 骨哥家Google+/G+姬家。好似韶華不返,盛容難再,不免心生感傷,發為喟嘆。
問此良夜何?
憑語祝安好!!

幸好世界上還有太多美好的事物。包括鍾情、愛慕、愛意、愛情,包括友好、善意、關心、體諒、愛護,包括慈藹、寬容;包括音樂、文學、詩詞、圖畫、攝影、書道、雕塑、文物、藝術····等等一切具備愛與美好的無數事物。
譬如今夜有幸聽到的音樂。
絕無疑問的喜歡。
樂隊尤其有水平。
非常具有現場感。
尤其喜歡樂隊表現出來的大氣場以及難得的蓬鬆感,通透感亦好。個人經驗,在現場聽的話,注意力容易集中到企到臺前的主奏小提琴身上;容易忽略樂隊的水平。如今在網絡上或者聽唱片,相對地好關注到樂隊一點。也算另外之有”利“之一補吧。

個人多謝 +Catherine Wang 發佈。

遠方客愁眉苦面,向隅不樂。
朋友好心問他:“你愁麽之呢?”

遠方客答:“愁過年愁死了。”

“你跟姓‘愁’的扯到一起搞麽之呢?”
“是你過年,不是姓‘愁’的過年;是姓‘愁’的死,不是你死。怕麽之來?”

【引自】網絡的笑話。

一個遠方客去考汽車駕駛證。
之後滿面血污皮傷齒豁而回。
鄰居好心,關切地問:
“考得如何?考證過了嗎?”

遠方客答:
“不曉得也。還冇出門我把車子開翻了,就未考而回了。”

“冇考了?教官如何講的?”

“教官無任何言語。我回來的時候教官還在醫院昏迷未醒。”

最近時局分析粹要


1. 早在鳥毛上臺之前,山翁就預斷鳥毛本性是毛左。如今日見昭彰。

2. 對待奧巴馬,個人一直予以差評。原因出在奧巴馬太過自由主義,太過西方式左派(俗譯輕佻左派)。太過軟弱,無原則地綏靖。須知必要的成本是無論如何免不了的。

3. 黴戾疳聯邦專員(俗譯總統)選舉我只旁觀,無內心傾向。壯普上臺確實是我不猜的事情。因自置旁觀,故無評論。一直到上箇月才有所評斷。
一路旁觀下來,看來壯普是認真的。壯普估計是想當李根。

4. 鳥毛一直想把GDP重登世界第一作為具體目標;把與黴戾疳大鬭一場當成牠自己和垬慘黨的終生軄志。
如今壯普上臺了。鳥毛得到了牠不想得到的“完美”機會。
未來的幾年世界將有大把戲看。

5. 還是上箇月,隨壯普上臺,我就判斷東朝鮮金三縱算不出屎也要出幾層油。
可笑東朝鮮金三平白理解錯誤,還派人去黴戾疳試圖摸底。誤認為壯普當時講願意與金氏談判是縱容/綏靖於牠。其實不然。我如今理解壯普的意思其實是先禮後兵,是勒令通牒。
壯普作為想當李根的人不會無原則退讓,不會盲目客氣;更不會自討苦吃。

6. 去年英國退出歐盟我完全預料到了。因為畢竟有足够多的反向媒體提供了足够硬的支持信息。
而壯普競選成功則其實出乎我的預料。因為當時黴戾疳的幾乎所有媒體幾乎全是反壯普的。自帶立場/情緒偏頗的媒體量太多,發出的信息覆蓋面太大,足以形成嚴重的信息污染,構成誤導,害人誤判。因為媒體信息污染,因此我一直未關注壯普其人;無關注,無分析,無判斷,一直靜待事實出水,以靜觀事實演變為主。主動預先研判不足。與既往相比,幾乎反常。
——由此看來,未來應更加謹慎,更加嚴格看待平衡信息,尤其要注意平衡反面信息。今次的誤判壯普幾乎是純粹的教訓。


睽違經年,久疏音問。
希望 骨哥家Google+/姬家G+ 的新朋舊雨一切安好!!

今日大寒。
明日小年。
在此謹送上春聯以為祝福。


先來大俗的,街面上所見。

春夏秋冬行好運;
東南西北發大財。
(按格律,本當為“發鴻財”。改為“發大財”,更通順)


再來似雅似俗 雅俗兼通的,同樣是街面所見。

春風生意如雲起;
福澤商機似雨興。

春來生意如雲聚;
福聚商機似雨來。

(傳統【生意】對【財源】。我改之為【商機】,更現代)


然後來我自撰的 大雅的。

把酒當歌 嘉陽迪吉;
聞雞起舞 慶序迎春。

生機勃勃 如春不老;
喜氣洋洋 與日俱興。

中國(大陸)的股市何時到頂不確定。

中國(大陸)的本輪股市真正啟動的時間點應該是上年的11月底。
(當時可能是一幫券商用兩融的錢自己炒自己炒起來的?)
中間有所反復。
近來應該有最高層定調,予以支持。

本質上,中國(大陸)的本輪股市純粹是資金市/炒作市。
基本面根本不支持。
一,實體經濟空前冷清;
二,太多企業實際業績不樂觀。

不過,炒作市也有炒作市的道理。一旦炒作起漲的勢能啟動,在增量資金的強勢驅動下,股市是可以盲目暴漲的。事實就是。
根據往年的趨勢經驗,山翁判斷可以炒到下個月底也就是5月底應該問題不大。之後情況如何,山翁不再判斷。

在當前形勢下,最要關注的關鍵是——增量資金,或者資金增率。
資金增率更為根本命脈。
資金增率,成交量,成交額是關鍵。

在經濟基本面不支持,全靠增量資金驅動泡沫股市,牛市一時間氣勢如虹,確難言頂——至少山翁不確定何時到頂/何點位到頂。就此而言,山翁承認“牛市不言頂”。
“牛市不言頂”,可以炒;不過不要落在最後一棒。

請記住,再大的泡沫也終究要破,客觀規律總不會落空。

(個人預估,中國(大陸)A股公允估值應在1900點~2400點區間)

【經濟觀察】

垬慘黨兲朝正在拼力救市。
地方財政壓力重得不到了。
除了地方因素,還有鳥毛面子因素。鳥毛希望在西元2019年左右GDP超越黴悷泔,成為全球第一一直是鳥毛渴切期望的又一項歷史性大躍進的標誌性“領袖”形象工程。

最遲大約是前年下半年,山翁判斷出鳥毛在最高權力上把總理李克強排除出來核心位置,總理李克強確實早就靠邊涼快了。
山翁一直觀察,李克強本人確實書讀得好,經濟學教科書讀得好。看李克強講話,確實符合經濟學教科書的學術規範。
(——當然了,李克強本人也有經濟學學理不通的地方,太左,福利)
李克強上臺之前的設想暫且不論,單看李克強上臺之後,大部制,安居工程,國務院信息公開,城鎮化,新農村,···· 幾乎莫不無聲無息,不了了之,如煙如夢,如湯沃雪,事去了無痕。
山翁判斷,應該是習辦通過幾個人指揮了書記處,書記處的“日常工作”架空了國務院,當然也就架空了李克強。

如今垬慘黨兲朝主推的“一路一帶”應該屬於鳥毛的主張。是鳥毛對於前幾年【下一盤大棋】的深化與具體化。
在氣息上,【一盤大棋】與“一路一帶”息息相通。
山翁因此認為【一盤大棋】也是鳥毛的;而且可能首發出於黨校系統。當時鳥毛是中央黨校校長。不清楚的是鳥毛借用了黨校的“棋局”?還是黨校迎合鳥毛的上意,理論化了鳥毛的“大棋”??

鳥毛本質是毛左的左性表現之一就是只想跟黴悷泔對抗鬭一場。

山翁冷眼旁觀/冷齒嗤笑的是,鳥毛毛左基因所帶的必然毛病之一就是主觀唯心主義,不顧客觀規律,不顧經濟成本,不顧事實損益,最終必然在客觀規律上碰壁,在【必然】的經濟成本上砸鍋,背時倒灶的把戲也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醜態鬧劇。

坐等看把戲好了。

關於全球經濟消費物價漲幅不高的一個經濟學學理解釋
(好像之前多有談到過?)

之前的經濟學認為,經濟加速發展,貨幣增發,通常會引發經濟生活中的通貨膨脹。然而事實是西元1990年代中期以來,全球GDP增長與貨幣增發似乎並未引起嚴重的全球性通貨膨脹——貨幣究竟流向哪裏去了呢?

山翁的解釋是——
貨幣一旦產生,其實也就如同泡沫一樣,可以轉移,並不輕易消失。
貨幣泡沫化身為資產泡沫/資產價格泡沫而已。
資產泡沫/資產價格泡沫進而又推高社會成員間的貧富差距。

如同孫猴子的尾巴(不可消除),貨幣泡沫若不表現為物價泡沫,必表現為資產泡沫。身居資產泡沫頂端的最富階級取得最大份額的資產收益,從而進一步惡化貧富差距。近20年來全球居民內部貧富差距更趨惡化應是事實。西元2008年間爆發的金融/經濟危機只不過初步地暴露其嚴重後果的一部分而已。

——對了,還有全球性的地方財政債務壓力。

垬慘黨兲朝同樣;而且同理。
先是樓市泡沫;次後股市泡沫;以及多年來一以貫之的地方財政虧空/官企債務黑洞;無所不在/無奇不有的嚴重腐敗。
總之資產泡沫。
背後尤其殘酷的真相是無比惡化的貧富差距。

Post has shared content
是的。
中國(大陸)的經濟,是有心人警惕的時候了。

早在好多年前,山翁就曾預測中國(大陸)的經濟將在西元2014~2015年左右出現大的危機。山翁更曾預測,垬慘黨的最終時間可能出現在西元2025~2035前後。
如今2015年過了近1/3,未來發展究竟如何,尚須等等看。
【为什么每个人都害怕中国的经济】
(博谈网记者郑皓然编译报道)据《商业内幕》4月8日报道,中国的经济状况很不好,Oxford Economics刚刚发布的一个图表,精准的反应了这一点。

中国的广义货币增长已经放缓到了比美国还要慢的程度。货币供应量的增长虽然并不能完美展现经济增长,但它可以粗略衡量中期经济活动情况,因此从这个角度上讲,美国的加速是一个很好的迹象,而中国的低迷则是非常糟糕的表现。

这是因为随着经济增长大幅放缓,中国将更难处理堆积如山的债务。正如著名的中国经济专家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指出的那样,大幅放缓的经济意味着“为那些坏习惯付出的代价现在变得残酷的高昂”。

下面是这个图表
这个图相当惊人。自从1986年以来,以前只发生过三次类似的情况,“那三次也是美国GDP增长加速,而中国的经济活动放缓。”

中国的GDP增长目标现在是7%,这是近四分之一世纪以来最慢的增幅,但是即便是这个数字现在看来也是过于乐观。Oxford Economics是这样阐述的:

“中国疲弱的数字与‘大约7%’的中期增长速度肯定是不一致的。相反的,较弱的M2(货币供应量)增长,如果持续下去,会支持我们预测的中国经济中期增长将放缓到大约5.5%或甚至可能更低。如果中国当局不能用宽松的货币政策扭转局势,那么很难看出(7%的增长目标)将如何能够实现。”

Oxford Economics补充说,自从2010年开始,中国的M2(广义货币衡量指标)比名义GDP(包括通胀)高出2.5个百分点,因此7%的增幅就意味着大约4.5%的名义增长,如果去除通胀因素,甚至更低。

即使是欧元区,在最近几年成为了经济停滞的象征,在未来数月都有可能超过中国。

雪上加霜的是,促进中国近年来经济增长的人口红利也濒临结束,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的工作人口将缩减,而需要赡养的退休人口在加速增长。
原文链接:This chart shows why everyone is scared about China's economy
文章链接: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504/%E4%B8%BA%E4%BB%80%E4%B9%88%E6%AF%8F%E4%B8%AA%E4%BA%BA%E9%83%BD%E5%AE%B3%E6%80%95%E4%B8%AD%E5%9B%BD%E7%9A%84%E7%BB%8F%E6%B5%8E.html
Photo

【釋疑】

鳥毛為何不認GDP世界第一?
道理簡單,如果現今即認,功勞將是河蟹的;
等上五年再認,功勞就是鳥毛自己的。

須知鳥毛是看不起河蟹團魚派軟弱無能的;當然也不滿蟾蜍憨蠢維穩,對外軟弱,全面被動。
鳥毛自己則“自信”強悍,要發起全面的“攻擊性”“反擊性”,也就是毛左左性,直至盲動 荒謬 病態畢現。
“大棋”“國運”之類,極可能出自鳥毛本身。而且可能是黨校系統?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