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樹的可能treescanbe
15 followers
15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樹的可能工作室│場地租借說明
# 最近忽然陸續有人詢問場地租借事宜 # 歡迎先詳細閱讀我們的場地說明呦 📌 關於位置/地點/停車: ▲樹的可能工作室鄰近巨蛋捷運站,出站後步行約3-5分鐘。 ▲詳細地址請私訊詢問。 ▲工作室位在大樓內,需要透過管理室才能進出,不過管理室很友善:) ▲大樓前方有公共機車停車格,如果是開車,鄰近街道有公共停車場及私人收費停車場,步行約3分鐘。 📌 關於空間特質: ▲工作室的教室空間有一張大桌子(是由好幾張小桌子拼成的,如圖),共可容納12人,適合靜態課程。桌子無法移動,若是需要地板空間的課程較不合適。 ▲除...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心靈寫作工作坊│新班招生】2018 週末兩日班x冬季八週班 (高雄)
   只要你會寫字,你就有能力寫作。 當我們覺得自己不能寫,背後真正的想法也許是:「我覺得自己寫得不好、我覺得自己乏善可陳、我沒有動力提起筆、我不知道怎麼把我內在的感覺想法寫出來、我抵抗的力量比想寫的力量更強、我怕自己沒辦法寫出我想要的高度……」。 恐懼的力量,有時阻礙了我們的寫作之路,但如同吃飯、走路、說話一樣,我們的寫作能力不可能消失,它始終存在,它只是需要一個自然流動與展現的管道。 這個工作坊將協助學員建立自己的書寫節奏,接納寫作如同生命一般,會有高峰低谷、精彩平淡,它並非標誌個人特殊性的工具,而是一個...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2018心靈寫作工作坊│秋季八週班。(高雄) 9/18開始。
在工作坊寫了很久很久的老學員跟我說,「最近常常覺得『會寫作』好幸福噢,不然我好像沒有機會好好回顧和感受這些生活的變化……」。 雖然所謂的「會寫作」,不過就是「覺得隨時都可以自在地寫點東西」罷了。但這種像是握有某種珍貴寶藏的小小自信,卻是透過「重新看待這件事──寫作究竟是為了什麼?」與一點一滴的小練習,慢慢凝固而成的。 那麼,寫作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哭泣又是為了什麼?那微笑呢?擁抱呢?發脾氣呢? 天空為什麼下雨?四季為什麼變換?人們為什麼相愛? ........ 我們可以用兩三個精煉的句子或一整篇文章來回應這些...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2018【心靈寫作│夏季三日工作坊】
為什麼光是把心裡的話寫成文字並讀出來, 就令人眩人欲泣? 那些被壓抑、忽略、遺忘的人與物, 故事與感情, 一直存在我們裡面, 不曾消失。 外公的葬禮,離家的父親,斷裂的幸運手環,野雁划過的池塘,媽媽在電話裡交代的事,寫給遠方朋友的信件,冰涼的檸檬汁,傾盆大雨的暗夜,發炎的器官,寂寞的晚餐時光,溫熱柔軟的身體,噩耗,情書,診斷報告,迷路的旅程,愛過的人,一起爬過的那座山…… ── 在寫作中,我們重新撫觸生命的細節,包括每一個畫面、每一個聲響、每一段對話、每一次心的悸動、每一段關係中的矛盾與掙扎。無論它們讓我們感...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很熱的話,寫作吧。
# 心靈寫作工作坊 # 夏季八週班 # 最後一週報名週 第一次吃到溫泉蛋時,被好似流動卻微微凝固的蛋黃迷住了。為了不讓蛋黃流出來,不得不快速地把它放入口中吃掉,所以每次總是咕嚕咕嚕就消滅兩顆蛋,吃完總覺不夠。 後來開始想要自己試著做做看,起一個七分滿的冷水鍋把蛋放進去開中小火煮,連續七分鐘持續攪拌,有時成功有時失敗,常常覺得,肯定是我技術不夠好,不能保持必勝戰績。 前陣子密切注意美食部落客的影片時,發現了一種幾乎不敗又省力的溫泉蛋煮法,首先把蛋置於平底鍋中,倒入約 100cc 冷水 ( 水大概只碰到蛋下緣一點...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心靈寫作│2018夏季八週班】招生。
在公車上讀到這一段,忍不住小聲笑起來: * 兩人剛開始通信,接下來是打電話,最後傳起手機訊息。「浩平」請女兒教他用手機,之後一封一封地傳起簡訊來。 簡訊比想像的方便。心裡想什麼就能自然寫出來。 ──我好想妳,希望早一點見到好起來的妳。 「跟寫信或講電話不同,感覺想說的話語會赤裸裸地直抵對方那一頭去。害羞和怯縮似乎都因聯繫方式的新鮮而消失了。」 終於開始傳起「跟我一起墮入黑暗吧!」之類大膽的訊息。 原來簡訊有這樣的特色。對於不傳簡訊的人來說,這讀來很有趣。大瀧詠一先生就對我說過:「學學怎麼傳簡訊吧。」 **...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在寫作的路上,與自己重逢【週末兩日工作坊】2018.5/19、5/20 (高雄)
那可能是一種被自己打敗了的心情。或是說,不戰而敗。即使是每天動筆,生活或工作都大量與文字打交道,我仍然無法避免地感覺到,有時候,寫作,就是會一直回到原點。 我在課堂上老實地說,我正處在寫作低潮中,不是不能寫或不想寫,而是心心念念地想寫也確實動筆了,但到處碰壁的挫折感卻不斷湧現。不過,不同於最早期那些年,只要下筆僵滯了往往就要暫停許久,現在就算寫得再怎麼不順利、不滿意、不暢快,我也不會想要放棄或休息。想寫些什麼的慾望好像已經和想吃東西、想睡覺的慾望一樣,是日常的存在。 課堂暖身時我們很自然地討論起「寫下這些是要...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在寫作的路上,與自己重逢【週末兩日工作坊】2018.2/3、2/4 (高雄)
十一月初開始啟用的寫作本子,即將用罄,我才突然發現,啊,最近寫了好多。 在多年以前,寫東西是一個和自己的角力,和時間、和有沒有空、和能不能靜定下來和那些紛亂的思緒與混沌未明的意念待在一起的角力。有時候,光是要開始就充滿抗拒,或者,走了一小段路就覺得無以為繼。 所以應該可以這麼說,是這個工作坊把我的寫作之路救活的。聽起來有點詭譎,是我的工作坊,我自己帶的課程,我不是本來就應該是活的,否則如何帶領? 但我心中常有一種意象,寫作的人經常是邊溺著水邊游泳的。或說,許多時候,我們都是這樣活過來的。 在真實的生活中,少有...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心靈寫作工作坊│2018春季八週班】招生。
舊本子寫完了,最後一篇結束不了,硬是寫在筆記本最末頁,制式印刷的個人資料表上,字跡潦草。雖然去年已過,但至此才有一種比較接近結束的感覺。 有時候文字是不可靠的東西,因為選擇了一種詮釋、一個字彙,代表同時著捨棄了其他的可能,就像最近寫著關於記憶中關於父親的往事,我在課堂上一面讀一面微微顫抖,我感覺得到,來自多年前的那些積累在胸中的情緒仍在,我藉著書寫它們,正將它們一點一滴釋放出來。但面對那些使我倉皇的文字,我心中忍不住閃現疑問:「這是我的版本,但這是真實的版本嗎?」 我沒有答案,我只是知道,在我寫下這些令我暈眩...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心靈寫作工作坊│2017冬季八週班】招生!(高雄)
這是今年的最後一場心靈寫作工作坊八週班。 短短的一年,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情,有些故事已經結束,有些故事正在發生,另外,還有些處於朦朧地帶的灰色情節。我想我們全都一樣。 在工作坊寫了很久很久的老學員跟我說,「最近常常覺得『會寫作』好幸福噢,不然我好像沒有機會好好回顧和感受這些生活的變化……」。 雖然所謂的「會寫作」,不過就是「覺得隨時都可以自在地寫點東西」罷了。但這種像是握有某種珍貴寶藏的小小自信,卻是透過「重新看待這件事──寫作究竟是為了什麼?」與一點一滴的小練習,慢慢凝固而成的。 那麼,寫作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