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d publicly  - 
 
 
士兵偽裝成歹徒製造事端

  為使海外讀者更全面了解那時北京發生的事情,懂得此一事件的政治含意,本文還將敘述“六四”前後北京人生活在怎樣一種大環境和氣份之中。如果我說,這個八百萬人的大城曾經不在中共掌握之中,絕非誇大。說屠殺的次日和其後四天只有北京城的中心,即天安門廣場及中南海、正陽門及其附近街道掌握在中共手中也絕非誇大。在北京老百姓心目中,這個城市是幾天之後才“陷落”的。 (六四檔案-2004)

  五月底,中共所謂戒嚴部隊開抵北京四郊為當地居民所阻截,並紛紛向士兵講述城裏的實情,告訴他們並沒有所謂壞人鬧事。幾天下來,軍隊已欲進不得,這就需要製造一個藉口使軍隊得以強行進入市區。讀者當會記得發生在德國的國會縱火案,在北京,也曾策劃了一幕與之相似而規模遠過之的醜劇,只因一次意外交通事故而過早敗露。中共被迫放棄所謂“歹徒”在市內暴亂,軍隊進城“平亂”的陰謀計劃,從四方殺出一條路直奔天安門廣場。 (64memo.com/89)

  誰是歹徒?歹徒就是偽裝成平民的士兵。事後市長陳希同在總結“平亂”工作的講話裏承認“六月三日已有一萬餘名解放軍官兵以各種方式入城”。前述交通事故就是一輛指揮車因行駛過速沖上行人道,撞死四人然後翻倒。這起事故正好發生在筆者所住的二十二號樓之下。經過是這樣的:

  六月二日午夜,入睡後為街頭喧鬧聲驚醒。從陽臺上望下去,見一輛車翻倒在人行道上。因為此時人人都十分警覺,雖是午夜,在出事地點很快聚集了四五百人。警察以繩索將人群和肇事車輛隔開以確保控制局勢,多輛警車迅速開到,效率之高罕見。鄰居先已在陽臺上觀看,他說死者和傷者都已送醫院。(二十二號樓的側後方恰是復興醫院)肇事者已為警車所接走。稍後,同樓住的一位從街上回來,說“這件事裏有文章。”這輛車沒有牌照卻可以自由行駛,最可注意的是,不待勘明肇事經過,警察就將肇事者用警車帶離現場。當時有人提出抗議,但無效。他們走後才有人不顧警察阻攔從車廂中翻出軍裝、地圖、報話機,證明他們是軍人偽裝成平民。這一異常現象使在場的人立刻意識到,軍隊正化裝混進城內,一次武裝鎮壓正在準備之中。刀就要出鞘了。 (六四檔案 - 89)

  這一消息迅速傳開,逐有筆者次晨所見的情景。


士兵扮演歹徒過早曝光

  六月三日晨七時,從樓上看到約二百輛自行車向西駛近,所舉的旗幟上寫著抗議軍隊便衣入城。隨後筆者騎車去上班,走到距西單十字路口幾十米處,交通完全阻塞。一輛大客車被團團圍住,車窗關得嚴嚴的,車裏坐著士兵數十人,很容易辦認,青一色光頭,白襯衫、綠褲子。表情木然而沮喪。聽人們互相傳說,是零點左右駛過這裏被發覺和圍困起來的。推算起來時間晚於在二十二號樓前肇事的指揮車。這件鬼崇行徑使原已很厲害的對立情緒接近沸點。困在車裏的士兵成了泄憤對象,敲車窗嘲罵他們,車窗上滿是唾液。另一些人給他們照像。一個徒工模樣的人緊挨著我看了一陣,憤然離去時留下一句難聽但是頗有道理的叫罵:“我操他姥姥,這是人民政府嗎?” (64memo.com-89)

  再往前行至首都電影院附近,又有三輛大客車被圍困並將輪胎放了氣。其中一輛裝載輜重,大學生登車搜出槍支架在車頂上示眾。(“平亂”以後中央電視臺一再播出這個場面以證明“歹徒”劫奪武器,卻不能解釋武器何以如此輕易被劫奪。)再前行,又見到四輛大客車,裏面同樣坐著便衣軍人,輪胎被放氣,其位置恰在中南海正門西側,在這個地點被抓住示眾是太具有諷刺性了。 (六四檔案 / 2004)

  士兵扮演歹徒的計劃意外提前曝光,“歹徒暴亂”的戲已無法演出,迫使中共領導人除了用子彈挽回失敗再沒有別的辦法了。他們本來是想做得“巧”一點的。讀者可能會問:你憑什麼判斷他們要製造暴亂?是的,筆者有一個北京電視臺在手忙腳亂中提供的證據。這家電視臺在四日晚間報導說,一群歹徒闖入西單一家商店準備搶劫,因商店職工英勇抵抗而未能得逞。北京電視臺為什麼不向本市觀眾映出具體位置和商店字號?(打字員:在子彈橫飛,血屍滿街的這一日,為什麼要報導一椿“失敗的劫案”?也只能將之歸於“帶有中國特色”的奇跡”了。)中共宣傳機構先將“新聞”寫好是常事,這一椿事先炮製用來栽贓的“新聞”,在他們那些偽裝的歹徒已經重新穿上軍裝之後播出,自是工作上的紕漏,但卻暴露了真相。 (64memo祖國萬歲 - 89)

  軍隊偽裝進城自然是火上澆油,人人都坐不住了。筆者於下午二時半提前下班去天安門。行至天安門廣場,但見有組織的隊伍和零零散散前來表示抗議的人把整個廣場站滿並向西擴展到新華門、六部口。我的感覺是人們並不十分清楚該做什麼,但是前些天軍車在郊區被圍堵寸步難行是人人都聽說了的,今晚決不放他們進廣場的想法在人們心中萌發,巷戰氣氛正在形成。晚飯後從樓上望下去,復興門外大街和兩側人行道,合起來雖有數十米寬,卻因萬頭鑽動,看不出是一條街了。
Translate
解放軍殺人目擊記. 黃穗生. 《百姓》編者按:這是“六四”後已寫好卻無法寄給本刊的稿件,於今二年後終於傳來,這是非常翔實的八九六月二、三、四日解放軍入城殺人的目擊紀錄,並駁斥了中共報刊的造謠,以及軍隊栽贓的實情。北京人心情的描述尤其深切感人,乃“六四”二周年祭的重要文章,值得細讀。
1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