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甜嚴蜜魚
2 followers
2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43)
43-   他沒說一句話,就收拾行李離開了。   久違的死寂在杜宇離去後,再度包圍了她。   這不是意外,而是她精心的安排。   若是不用這種方式,她不知道該如何將杜宇那過於沉重的關懷逃開。   每每當他用憐憫的眼神看向自己、當他望著她時那幾乎要從眼角流出的愧疚,都叫她頭皮發麻。   別以那種神情看她!   好幾次,她都差點對杜宇失控尖叫。   那目光、那欲言又止的嘴、那深怕會觸碰她傷口的小心翼翼……杜宇所表現出的溫柔只會顯得她自己更可憐。   她該哭的。   杜宇不在,她不用再為那該死的自尊忍著淚水。   ...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42)
42-   晚上十一點。   這時間多數人已準備熄燈就寢,但對某些人而言,夜晚才正要開始。   這家夜店位於信義區松仁路上某棟建築的地下一樓。   還沒正式進入裡頭,震耳欲聾的音樂就撲天蓋地襲來。   夏穿著黑色包臀洋裝、腳踩高跟鞋,領著身後兩人來到了指定的包廂前。   「潘哥,這是我的表弟和他朋友,謝謝你允許我帶他們來。」一見到熟悉的面孔,她便趕忙堆起笑臉、嗲著聲音問好。   「三八,有甚麼好謝的?派對就是要熱鬧,小夏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說話的男人穿著 polo 衫,打扮隨性,他大手一揮,揮向包廂內空著...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41)
 41-   杜宇看著網站上最新發布的成績結果。   學測剛結束不久,想早早上大學的學生們就得依照學校門檻選填六個志願序。   他露出了抹淺笑,六個志願就有五所上榜,他對這結果非常滿意……雖然,父母對他的決定不怎麼開心。   他特地放棄高分的中南部大學,讓自己的選擇侷限在北部。   他不能離開台北,因為夏在這。   夏是他的責任。   接下來,只要備審資料和面試過關,他就能花更多時間陪在夏的身邊了。   「杜宇,教室那好像有人在等你。」一名剛走進圖書館的男學生一撞見杜宇,便出聲提醒道,「快上樓吧,別讓人家等太...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40)
40-   那是一段病態且扭曲的關係。   他頸上銬著的枷鎖通過一條粗重、生鏽的金屬鏈連接至她踝上鎖著的腳鐐。   只要輕輕拉扯,對方的皮膚就會留下可佈的血痕。   他們離不開,也動不了,以及其詭異的方式制約著彼此。   「要出門了?不吃點東西嗎?」杜宇一聽見夏下樓的聲音,便從房內走出來。   「不了,我不想遲到。」   站在玄關的夏在套上高跟鞋後,舉起手,開始整理身上的洋裝。   「……別去了。」   男性的嗓音自身後響起,夏這才發現杜宇不知何時已來到她的身後。   略為粗糙的手輕輕拂過夏的後頸,他替她將稍...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39)
39-    漸漸地,她成為了男人們眼中的「小夏」。   黑長髮、旗袍,再搭上她古典的長相,不說話的她儼然是從水墨畫出走的女子。   她稱不上美,頂多算是清秀。   在眾多小姐中她絕對不會是最亮眼的那一位,但,她夠柔。   柔的好比上等的綢緞,細膩滑潤地在牽唇皺眉間撩撥男人的心緒。   天生的鼻音讓她的聲線顯得性感,但尾音卻又尚未完全擺脫稚氣的童聲。   她只要嬌喊一聲,酒永遠不會落在自己的杯裡。   若真不小心有了醉意,佯裝一個踉蹌跌在男人身上,又有誰捨得她繼續喝?   但如果只有柔弱這一點,那便不是完整的...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38)
 38-   男人要她柔,她的雙眸就得一望便漫出水。   男人要她媚,她吐出的話就得辣得像團火。   她閉上眼,縱身一躍,跳進了這深不見底的大染缸。   在這裡,金錢的流速遠比外頭更急更快,她永遠記得當她領到第一週薪水,那疊紙鈔厚實的觸感。   名牌包、鑽錶、破萬的高跟鞋。   在裡頭,休息室的濃厚菸味總與奢侈品攪和在一塊。   「甜兒,九之三下,么拐訪上。」   「 Bobo ,空檯。彬彬姊, Bobo 帶到哪?」   「琪琪外全,外包等客人。」   「徐恩,十之三框。」   ……   包廂與包廂間的走廊盡...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37)
37-   那是一家位於松江路上的酒店。   夏越過正門後,在巷內順利找到了側門,她撩起長裙,小心翼翼地順著樓梯而下。   入眼,是撲鼻的菸味以及十坪大的空間,裡頭擺著四五張沙發,幾位小姐零散地分坐在各個角落,有的正在吃晚餐,有的正在抽菸,有的則是正和姊妹們閒聊著。   她有些緊張。   精緻的妝容、領口間引人遐思的乳溝、旗袍開岔下的修長美腿……身姿不一定稱得上美麗,但肯定足以勾起男人的慾火。   在學校,也許她有魅惑男孩們的氣質,但在這,她沒自信能與這些姊姊們媲美。   「妳是小夏嗎?」一位頂著短髮、個頭嬌...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36)
36-   那晚,夏沒再多說什麼,就直接回房就寢了。   當晨曦撥開她的眼簾,出現的並非休息過後的清爽,而是比以往更甚的疲憊。   早上七點。   就算沒設定鬧鐘,她也能準確地在每一天的這個時候自動醒來,就算前一晚喝得再醉、玩得太累,她都還是會撐開沉沉的眼皮,從床上爬起。   「……喜歡嗎?」她喃喃自語著。   她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不得不承認, Ryan 無預警的話語確實讓她心漏跳了下。   他一臉誠懇,幽深的雙眸如同靜謐的夜。   沒有徬徨、沒有猶豫、沒有紛擾,有著的,只有對未來的理想與堅定。  ...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35)
35-   總是無法控制那見到那張容顏,自心底湧上的衝突與矛盾。   越是像她走近,就越是看不清她。   在柔媚外表下藏著的傲氣、圓潤天真的眸中隱含的深沉、微彎柳眉下暗懷的憂鬱。   他見過她的喜怒哀樂,但見過,卻不等於了解。   不論是輕蹙的眉、困惑的眸,抑或是上揚的嘴角,都僅是夏刻意呈現的表象。   每個表情、每個反應都經過了種種算計,細細地思量過如何符合社會期待或是惹人憐愛。   在幾次微茫的瞬間,他似乎窺見了那藏在層層疊疊厚網下的真實。   但那絲絲情緒卻總在頻笑間稍縱即逝,飛快地在人的心頭上輕輕掠過...

Post has attachment
|小說|《惡飾友》(34)
 34-   原以為分手就是一切的結束,但夏現在才發現,這不過是所有惡夢的開端。   她下意識地看向手機屏幕,心再度因上頭的數字狠震了下。   未接來電 188 通。   心尚未平靜,手機再度震動了起來。   是阿遠。   「……喂?」她接起電話,以顫抖的聲線。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啊?!」劈頭就是一聲怒斥,高亢的聲調裡飽含無以遏止的憤怒,「怎麼?剛從別人床上醒來嗎?昨晚如何?妳這婊子的浪叫都要傳到我家這來了!」   「阿遠,我沒有……」   「那妳為什麼不接電話?!妳他媽的不是跟其他人搞在一起是什麼?!...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