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Herman Yap (葉福炎)
87 followers
87 followers
About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錯過與掠過,詩的發生與發聲——賴殖康的《過客書》及其詩作
  我曾在一篇研討會論文中,將黃遠雄、呂育陶以及賴殖康三人出生於不同世代,放置在一個歷史時間上探討「國家的隱喻書寫」作為馬華詩人的精神系譜。他們在國家議題的書寫上都有相當出色的表現,也可以作為我們從文學角度回看馬來西亞歷史發展的批判閱讀。   《過客書》是年輕詩人賴殖康的第一本詩作。這本詩集收錄的是不免是他的少作,其重包含他與詩的接觸與發生,以及那些「近一個世紀的╱時光,我手握過╱也乘過╱踏雨而來的失落」(<過客書>)。詩人對於自己的詩集下了一個注釋:「你也不過是個過客,偶爾出現並說著下一秒可能就會被遺忘的故...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整個世界都陷落在雨聲裏了,成夢、成雲
  小説家黃錦樹在榮獲第十三屆馬華文學大獎以後,隔年由臺灣寶瓶文化出版社出版了《雨》這本收集了以一首名爲「雨天」的新詩為首章的十五篇短篇小説集。出版隔年,這部短篇小説集接連榮獲2017台北國際書展大獎,以及第41屆金鼎獎文學圖書獎。榮獲多項殊榮之餘,此書於2018年03月由中國後浪文學引介出了簡體版,可謂近幾年來的馬華文學力作之一。   
     「久旱之後是雨天,接連的╱仿佛不復有晴」,首章<雨天>是一個小説的宣告,「那時候,膠林裏╱大雷小雷在雲裏奔逐╱母親幽幽的說,『火笑了,那麽晚╱還會有人來嗎?』」。...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你準備從黑暗的中心降落了嗎?
      曾想過什麼是令人懼怕嗎?「每一天都是/每一天。每一天寫下/有病的/詩句。一行比一行/擁擠 類同/生活/挫敗的密度。」(<每一天都是每一天>),其實每一天害怕每一天,而詩卻害怕詩。那是日常生活與經驗的趨同與僵化,一如詩句與詩句間無法獨立成行,弔詭形成一種「無法並列」的狀態。這就是詩人陳頭頭所扣問的命題:「還要等多久呢/作為一個找不到行踪的幽靈/我們的細胞剔透如露 我們/持續透明下去/恒常 恒常不能出走/恆常也/恆常也不能死去//無法並列」(<無法並列的幽靈局部>)。
    
     陳頭頭,本名...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
  「詩」的表現方式有許多種。常見的是藉由轉喻和隱喻的方式,表達自己內心的情感。甚至,我們還會期待會有詩中帶有意象。或許,這已經成為是否構成「一首詩」的基本條件。不過,有些詩人也會選擇放棄這種表達方式(畢竟不是唯一的路徑)。但,這是有風險的。放棄「詩」的應有要素,那還會有所謂的「詩意」嗎?如果有的話,那麼支離、破碎的「詩」軀殼裡頭的「詩意」又是什麼?
  
     馬尼尼為《我們明天再說話》這一詩集,它多少就會面對這樣困境。嚴格意義上,每首詩都有破綻,也可能會被指稱並非每一首都是詩。如果純粹僅以形式、內容單...
旅臺小子
旅臺小子
herman1993.co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一首在逃詩人的神秘之歌(增「寫在評論以後的後話」)
【文章刊登於《星洲日報》“馬華讀立國”,2017年11月20日】 倘若要點評七字輩的新詩創作,他們或許是一個「在逃詩人」的集體。逃去哪裡了?他們都在文學外圍從事文學、文化事業。2003年的《有本詩集》是一個可以參考的名單,當中有是現任的大學教授、刊物總編輯、獨立書店的老闆、花踪文學獎的評審,仍有持續在延續或發揚「動地吟」的中堅分子。這些潛逃的詩人到哪裡去了?我想,他們去完成生命中更重要的事情了吧。   周若濤是其中一位。2011年,他的第一本詩集《神秘之歌》收集了最早完稿的作品1998年到2010年,橫跨了一...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老人的房間漏風了
【文章刊登於《星洲日報》“馬華讀立國”,2017年10月16日】 《老人之書》是一個用夏宇式的文字於各種悖論中,砌成專屬老人(詩人)的房間。年輕詩人蔡穎英生於1988年,知天命而蒼老?「“越讀 / 閱讀,我就越加 / 孤獨,我知道但不能自己的更加 / 孤獨,是芳齡十六決定沒死去的換算”(<遇過最最寂寞的人>),如此老(態)。另外,詩作中反复出現的「睿智」這一詞,亦是老(態)。或許,老來有之:孤獨與睿智。   詩集收集了49首詩作,分為輯一「心事過期無效」和輯二「夜間有人靠近」。數量不多,但讀者卻容易走失在夏宇...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時代的聲音,眾聲(生)的世代
  文學是社會發展中的一個容器。沉浸當中,我們可以找 到許多不同發話者(創作者)用不同的管道、方法(體裁) 傳達各種不同的訊息(作品)。在馬華文學的新詩發展過程 中,90年代的「動地吟」是一場重要的文學運動,最一開 始源自兩位詩人游川、傅承得於1988年所發起名為「聲 音的演出」,隔年易名為「動地吟」。這項文學運動發展至 今已有30年的歷史之久。尚且不論運動本身的局限性為何 ,倘若要對馬華新詩近期的發展,它是一個不可忽略的重要 階段。      《時代的聲音——動地吟詩人自選集》是有人出版社於 2012年出版...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極短篇:L
我在那個夜裡畫了個L。點擊了『重設』,一切再怎麼堅固的都煙消雲散了。 每天畫個L字形是一個慣性動作,哪怕在睡醒朦朧中都能在熒幕上輕易解開。L並沒有特別意義,只圖個方便,一如出門總要帶上鎖。即便如此,你卻是那第一個在熒幕上畫上L的人。你說,自己的英文名字開頭是個L字母。並不是。小時候,老師說每天在心裡默念一次自己的夢想,它就會成真。但,誰也沒有告訴你夢想只能一個。老師沒說,或許他自己也不曉得。我總能輕易就相信老師說的話,對你也是。默念的時候,我總會偷偷加上L。 手機進行確認。重設會清除的資料,包括:L、一張臉龐...
極短篇:L
極短篇:L
herman1993.com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時光密室》:(她)不小心走遠之後
攝 / 盧姵伊 期末爆炸之際,稍微花了些時間躲在《時光密室》,溫習時光流過西子灣的點點滴滴。《時光密室》有我熟悉的人、事、物,讀起來又遙遠。好比,我後來輾轉認識了S,卻從未見過面。(是的,我總是被提醒著該見面這回事)亦或者,注視西子灣的陽光、雨,還有颱風掠過,彼此在不同的空間(她在女宿舍與吉隆坡、我在男宿舍與檳城)裡頭,寫下了不同的故事與心情——其實我尚未重整、組合且完整這段際遇。   在生活只能筆直地往前走時候,作者藉由文字不斷來回往返——像是留台生的台、馬兩地奔走——十七歲或以前的時光,以及在僑大林口、高...
Add a com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55 我讀新詩:嘛嘛克 ◎鄭羽倫  *
台南的街燈群起卻各自不說話。   夜色已非。夜本該是習慣性的、周而復始的 一通電話就立即動身的,同時也正消失的 ——必須學會的一種疏離。我自海洋一跨 便失去了拉茶,拉走的正是時光而 時光予我,是何等形式的錯落: 我不會同時失去整碟椰漿飯。我可以擁有蛋 我不會擁有叁巴。   十一月,沒有什麼比暖冬更冷。嘛嘛克成為一種 即將失而復得的渴望。Maggi goreng、Telur mata、 煎餅、炸雞、足球與蟑螂。漸漸在生命中組成的架構 竟已於高空崩解。落下的碎片拼湊 難道破餅重圓的幻想?這是何曾有過的虛無感 我彷...
Add a comment...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