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王健文
15 followers
15 followers
About
健文'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昨日青春
昨日青春 2014年春日臉書八帖 青春如火 革命青春之一 2014/3/22 2011年,我主編成大八十年校史【成大八十‧再訪青春】,以五冊紙本、一部紀錄片的套書形式發行。其中第二冊《南方歌未央:戰後半世紀的青春記事》由我和張幸真合作撰寫。該書分三篇,第一篇「殘夏流明」由張幸真撰寫,主要紀錄1950年代白色恐怖中受難的成大師生;二、三篇由我執筆,第三篇「重訪/返西格瑪」,寫成大校史中的一個傳奇社團__西格瑪社,已發布於我的部落格「洗鉢記事」中。第二篇「青春如火」,紀錄1970年代初期,發生在成大校園中的兩個政...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回歸歷史知識與教育的本質:關於歷史課綱
回歸歷史知識與教育的本質:關於歷史課綱 王健文 成功大學歷史系 2015/7/31初稿2015/11/12二稿 《師友》582期 2015/12 一、緣起 這篇短文匯集我個人的兩篇臉書貼文。今年盛夏,反課綱微調風暴擴大,作為歷史學者、基層歷史教育長期的參與與關懷者,對這樣每隔數年、每當歷史課綱改訂之際,幾乎沒有例外引發社會爭議﹝不能不言﹞,而這樣的爭議,多半來自兩種不同意識形態的對立,常常以政治議題的面貌現身,更本質的教育議題卻隱身其後,難以辨識。 我ㄧ向習於作正向思考,每個危機都可以成為轉機。雖然過程中鬼魅...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在圖書館遇見夢想
在圖書館遇見夢想 王健文 2015/8/24完稿  《國立成功大學圖書館館刊》24期,2015/11 一、 七個月前,我之於圖書館,只是一個讀者。讀者之於圖書館,是最簡單也最本質的「人」與「書」之間的關係。 已故建築大師路易斯‧康曾經這麼形象地譬喻學校的起源,是我最喜愛的學校寓言。 路易斯‧康說:「在一棵美麗的樹下,有一個不知道自己是老師的人,和一群不知道自己是學生的人,開始了談話。」 老師和學生都忘了自己的身分,因此,他們彼此能對等地談話。然而,他們只是彼此在對話中忘了自己身分,作為知識與人生的先行者與後來...

Post has attachment
寫給高中生看的歷史教科書__翰林版高中歷史教科書第一冊序言_2006
寫給高中生看的歷史教科書 「歷史」是什麼?從本質來說,歷史就是故事。「故」是過去,「事」是事情,過去發生的事情就是故事,也就是歷史;書寫歷史,其實就是在「說故事」。 但是,歷史學家書寫歷史,又不是簡單地鋪陳故事情節而已,我們不只是要去認識故事中的人、事、時、地、物,更要在這些基本事實中做情節的串聯、因果關係的審定,也許還說出一些道理,詮釋出一些意義來。 歷史就是對過去的記憶,同時也是對過去的遺忘。記得什麼,忘記什麼,就決定了你知道的歷史是什麼。但是記得什麼,忘記什麼,常常都是與說故事的人所處的特殊時空情境有非...

Post has attachment
附記:
 
這篇文字收錄於我擔任執行主編的成大七十 年校史《世紀回眸:成功大學的歷史》,該書是為2001年成大七十年校慶所編纂。〈前世今生:關於成大的歷史記憶〉由我執筆。這本校史的編纂和其中幾篇文字的寫作,是我學術生涯的一次「出軌」,從一般認為的中國古代思想史,走向當代書寫,十多年後想來,這和我差不多同一時期的關懷與寫作風格轉向,存在著當時難以明白的一致性。
這篇文章後來在2006年七十五周年校慶時,成為成大博物館策劃的「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成大」專題特展主要內容。特展結束,博物館另外刊行紙本《成功的美麗與哀愁》一書,保留特展的文字與圖像。
我的部落格中,〈重新定義學校的歷史〉,是我執筆的《世紀回眸:成功大學的歷史》編後記;〈春日午後的那座大宅院〉則是《成功的美麗與哀愁》的序言,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看。
至於2011年的八十年校史「成大八十,再訪青春」,背後有著更多的故事,在部落格中也發表了我書寫的部分,這裡就不多說了。

Post has attachment
前世今生 關於成功大學的歷史記憶 _ 2001
前世今生   關於成功大學的歷史記憶 身世成謎?   成大今年七十歲了,2001年11月11日是他的生日。但是,不明究裡的朋友,如果有機會到圖書館檢索有關成大的歷史記載,不免要感到困惑了。成大到底多少歲數?是「從心所欲不逾矩」的成熟的七十歲?還是剛過「知命」,未達「耳順」的五十五歲呢?為什麼不同年代的校史卻有著不同的計算呢? 成大的生日究竟在哪一天?是現在的11月11日?還是10月15日?10月25日?12月27日? 1月15日?其實這些日子都曾經是這個學校的校慶,為什麼一個學校的生日會有這麼多不同的說法呢?...

Post has attachment

Post has attachment
2014/4/18    舊曆三月十九日

「四十歲的我,其實常常想起二十四年前,在花蓮海濱熱愛文學、哲學的純潔少年;和十年前,在一場無力的街頭遊行後,回家振筆寫下〈三月學運與五月逆流〉的憤怒青年。」

「十六歲,我決定成為個歷史學者;三十歲,我渴望建立自己在學術上的地位;四十歲,我想要確定的是:我要過的是怎樣的人生。」

而今,「知命」以上 ,「耳順」未滿。四十歲的焦慮,於今為烈;四十歲的殷盼,路漫漫其脩遠。

日本臨床心理學家河合隼雄(1928-2007)在一本與小說家小川洋子對話的集子中時說:

「如果硬要區分無法區分的事物,就會喪失重要的東西。這最重要的東西就是靈魂,這是我對靈魂的定義。」
「靈魂就是試圖明確區分無法區分的事物時所喪失的東西,善惡也一樣。」

總覺得河合異常精準地說出了我們時代、我們島嶼的本質問題。
是該寫篇文字來應答我們的時代了。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