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Jiexin Zhang (Jeff)
Attends Brandeis University
Lives in waltham
29 followers|14,064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时间荏苒 物是人非 原来我也是老党员了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Google imba!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哈哈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转载)诺瓦·斯皮瓦克:如何构建全球智能

前几天是人工智能之父阿兰·图灵的100周年诞辰。考虑到纪念图灵的文章已经很多了,所以本周俺转载几篇人工智能相关的文章。
下面这篇文章比刚才转载的前两篇文章要乐观一些,诺瓦·斯皮瓦克(Nova Spivack)认为人类可以在全球智能中占据一席之地。

================华丽的分割线================

凯文·凯利(Kevin Kelly)最近又写了一篇关于全球超个体存在证据的绝妙文章( http://www.kk.org/thetechnium/archives/2008/10/evidence_of_a_g.php )。对于正处于发展当中的这个文化基因理论来说,这又是一个有益的贡献。

我同意凯文(Kevin Kelly)所说的我们正处于第三阶段的观点。不过我与他的想法有一个重要不同,我认为超个体不仅仅是由机器组成,它同样也由人构成。
(请注意,我建议将“统一的机器体系”简称为“统一体”,这便于书写且听起来也很酷)

今天,人类仍就是组成这个统一体处理单元的主体。每个人类的神经系统都包含了数以十亿计的处理单元,而地球上又有数十亿的人类。这可是相当多的处理单元了。

然而,雷·库兹维尔(Ray Kurzweil)认为处理单元的平衡已经迅速的转向了更受欢迎的机器,也许在随后的半个世纪里,机器处理单元的数目就会超过或至少在计算速度上超过所有人脑处理单元总和,可能还会超过数倍。

在赞同Ray认为机器智能很快将超越人类智能观点的同时,我对库兹维尔(Ray Kurzweil)列出的时间表表示怀疑,特别是在得知最近有研究表明神经细胞内的微管系统中存在量子级别计算的迹象之后。如果人脑在微管级别的系统中存在计算行为的话,那么人脑中的处理单元数目可能将比现在预计的多出许多个数量级了。不过这个研究结果还有待确认。反对这项研究结果的人称人脑在经典物理层面上能够被模拟,而在这一层面上,量子级别的计算也不需要激发即可进行。我在此明确声明,我不是说人脑就是一台量子计算机,我说的只是有证据表明人脑中进行着量子级别或者接近量子级别的计算过程。量子效应对于人脑进行的工作是否有任何可衡量的影响并不是在本文讨论范围内,我们讨论的仅仅是微管系统是不是人脑中进行处理的最基本单位。如果是,那么人脑中就有比以前预想得多的处理单元。

另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人脑大部分计算过程不是发生在神经元细胞中,而是发生在突触的间隙之间。计算过程也更多的是通过化学反应而非电位变化。突触比神经元细胞多得多,突触之间进行的计算过程也比神经元传导进行得更快,其过程实现也更充分。化学层面的计算过程所引起的变化也确实比在神经元细胞中进行小上几个数量级。人脑进行计算过程的层次也比我们之前所想得要深。

话说回来,人脑进行计算的方式仍未知。我们对此有多种不相伯仲的假想,但是至今还没有最终的答案,不管前面提到的迹象表明了什么,我都认为人脑中的计算过程比我们现在想的更精细。

不管怎样,我和库兹维尔(Ray Kurzweil)都同意至少在这个星球上,人工制造的电脑数目将超过天然的人脑,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在我看来,实现这个过程要花的时间可能比库兹维尔(Ray Kurzweil)认为的要长一点:最晚可能会在100-200年以后实现吧。

在这个课题上,我想的另一些东西可能会在我的作品中引发争议。我不认为我们所说的“思感”可以被人工制造出来。人表现出来思感,但是我们现在都不清楚“思感”意味着什么。无可否认,我们都有过“思感”的经验,这种经验是神秘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没人能够让软件程序或者硬件装置看起来具备思感。事实上,我们甚至不知道如何验证“思感”的存在。比如那个备受追捧的图灵测验测试不了思感,它测试的只是类似于人的智慧。还没有哪个测试可以检验思感。对我们来说,开发出一种这样的测试可能是一项重要而又有趣的工作。

从我自身的观点来看,思感可能和空间、时间、能量一样对于宇宙本质认识的理解有着根本性帮助。我们不知道空间、时间和能量到底是什么,也不能实际地测量它们。我们所有测量空间、时间以及能量的方法都是间接的——通过测量其他事物来显示空间、时间和能量存在。空间、时间和能量的存在通过它们在我们可以测量的东西上产生影响来体现。同样的方法用于思感也同样有效。问题就是,怎么测量思感对事物所产生的影响?其中一个方法可能就是双缝实验了,这个试验会显示出观察的行为导致量子波函数崩溃的结果。还有其他什么我们能采用的影响结果来作为思感存在的证据吗?

我最近在想思感和我们所处宇宙的本质到底有多大的联系。如果思感是宇宙本质之一,那么我们就无法人为地制造它。就像我们从来都不能制造空间、时间和能量一样,因为它们都是宇宙的本质。

如果这是事实的话,那么我们就不可能制造思感。我们所能做的最多也就是引导已经是宇宙本质的思感。事实上,这可能就是人类神经系统所做的工作:它引导思感,这个过程大部分通过电子回路引导电流来实现。软件程序不大可能获得思感是因为他们离宇宙的本质太远。人工智能(AI)程序中认知的高水平显示和其对宇宙物理本质的量子级别演算过程(这个过程可能会具备思感)之间没有或仅有一点点联系。这不同于人的神经系统,在人的神经系统里,基本计算因素和所有认知行为都与宇宙本质直接联系在一起。这至少为思感(软件)、人脑(某种虚拟机器)和量子场(实际的硬件)之间产生双向反馈提供了必要的条件。

这也是我最近一直在问我自己的一个问题,思感与物理本质到底有什么联系?更进一步,思感对于我们认识的智能到底有多大的影响?如果思感对于智能很重要,那么人工智能也就不大可能只通过软件来实现,这可能得需要思感,而思感反过来又需要一个不同的计算系统来支持,这个系统与宇宙的量子物理基联系更紧密(通过双向反馈)。

这一切对我来说意味着人类可能在统一体——统一的机器体系这个新兴的全球超个体——中组成一个无可取代的重要部分。特别是现在,人类仍然是最智能的部分。但是未来当机械智能超过人类智能数亿、数十亿倍时,人类仍然可以是这个系统中唯一或者至少最有思感的部分。因为人类对于思感独一无二的能力(事实上,动物和昆虫同样有思感),我认为我们在这个新兴的超个体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我们就是它的感觉系统。因为最终我们才是观察、感觉以及了解它所想所做事情的人。

因为人类才是统一体所做所想的目击者和知情者,统一体的作用极可能是服务并充实人类,而不是取代人类。这将是一个人类和机器共同协作的系统,目的是为了人类的福祉而非机器的。这种未来愿想非常不同于有些人预想的“终结者式”未来,那些人认为未来机器会聪明到灭绝人类。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假如机器能变聪明的话,这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内,因为它们不会产生思感。我认为我们应该更应该担心人类毁灭人类自己而非机器。

现在转到凯文·凯利(Kevin Kelly)所说的第四层次——“一个具备思感的智能超个体”。我们必须把人类纳入该系统之内,单靠机器不会也不可能让我们达到那个层次。我不相信思感可以被制造,也不相信思感会突然出现在一个合适的复杂电脑系统中。我认为思感是宇宙的本质之一,而电脑程序却在这个本质数层之外。现在我们应该设计一种新的电脑架构,一个能更紧密联系量子场的架构。也许在这样一个系统中,像电流一样,思感才能够被包容。这只是一种可能性。这种系统极有可能更亲近自然,但是这只是个猜想。这是一个有趣的研究方向。

不管怎样,如果我们想要将人类纳入这个全球超个体——这个统一体、统一的机器体系之中,那么我们就已经处于Kevin Kelly所说的第四层次上了。如果我们不愿意这么做,那么我不认为你能马上进入第四层次,也许永远也不会了。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思感跟智能一样分许多层。有仅仅能感觉事物发生的基本的原始思感,也有更强大的思感,比如思感到自己存在的思感、拥有更高决策权的高度精确协调的思感、也有思感到物理本质存在的思感。思感具有和任何其他宇宙本质类似的空间性和虚无性。这些特点其实也是我们所生活在其中的量子本质所具有的。有趣的是这些特性也是现实的特性。佛教大家同样也称这些特性是现实和思维的最终本质。他们并不认为现实和思维是两种不同的事物。思感可能会也可能不会思感到思感和现实本身的这些特性。思感可以很简单、或者很低级、或者根本未觉醒。思感对宇宙本质的感知层次也是一种衡量其层次的方法。我们也称思感的这种能力为“解析度”。思感解析度越高,其对表象的真实本质、宇宙本质的感知也就越精确。当其解析度达到最高点时,思感可以直接认识其观察事物的类似空间、时间的量子本质。思感处于最高解析度时,观察者和被观察事物之间的二元性将消失:思感认知到一切事物都是思感在量子形式下存在的不同表现形式。

思感的另一个值得考虑的特点就是我们所说的“统一性”。在最低层次的统一性层面上,根本就没有统一性的概念,有的只是一些极其孤立或单一的个体。而在最高层面上,所有的事物都包含在了一个思感场中。这是一种完全的统一。这种最高阶级我们以“全知”称之。佛教关于精神启示的概念就是一种同时达到最高解析度和最高层次统一度的思感。

在我看来,全球超个体已经觉醒,但是它还没有达到高解析度或者高统一性。这是因为大部分人,以及大部分人类群体和组织本身仅仅只能达到最低层次上的思感觉醒。自从人类以及人类群体组成了全球超个体的思感,我们个人和集体的思感进化就和整个超个体的思感进化也就直接联系到了一起。这也是为什么个人以及群体提高自身思感重要的原因。思感在“这儿”作为宇宙本质的一个方面存在,但是和物质、能量一样,思感可以被引导、累积以及塑造。现在我们以及我们所在群体所展示出来的思感大多未开化或者有待发展。

在我们这个年轻现实、令人着迷的二元文明中,我们在思感上只取得了极小的进步。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将大部分精力投入了宇宙的其他本质如空间、时间和能量方面的研究。我认为当一个文明对宇宙本质的思感的研究投入和对其他本质的研究相当时,如果不是更多的话,这个文明也就完全成熟了。这也是我们正在开始做的,多亏量子理论打破了我们经典物理学的桎梏并迫使我们承认思感也许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起了一些作用

有许多方法可以加速个人和整体的思感进化,这样做可以整体提高我们的文明水平。我最近一直再就这方面的具体情况进行阐述和写作。

在个人层次上,提升我们自身思感的一个方法就是通过冥想和精神升华。这是最重要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可能有许多技术提升方法,如增强现实和增强感知。它们可以在如何认知以及了解我们所认知事物的深度上帮助我们提升。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许可以有机会利用电脑或者生物方法来大幅提高我们感觉器官的广度和解析度。我们甚至可以进化出我们现在无法想象的新感觉。另外,以互联网为例,我们可以在一瞬间知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的事。但是最终,我们个人的思域将进入内省阶段以便真正获得更高的解析度和统一性。但是这些并不是可以真正提高我们思感的好方法。比如,如果我们可以使用机器去获得更多的信息,但是如果我们的思感仍处于一个相对低水平,那么我们究仍然不能整合或者利用这些信息。

众所周知,人脑屏蔽了大部分我们获取的信息。当使用迷幻药品时,大脑的过滤栅会张得更开,这样人们就能感觉到一些以前一直被屏蔽掉的事物。扩大思感广度,增加思感解析度和统一度的结果和吸毒时的感觉类似。除了前者效果更持久,并且可以通过日复一日的强化来控制和增效。我认识的许多西藏喇嘛似乎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他们的思域相当宽广,而且其对宇宙的见解也相当准确。他们似乎真的能看到事物的每个细节,甚至是那些最微小的事物,同时他们很少或者根本没有个体观念。个体观念的丧失反过来似乎为他们移除了一些特定的障碍,从而让他们能够感知一些原本超过他们思域感知以外的事情。例如,他们可以感知其他人的想法,预见一些发生在其他地方或时间段的事情。这都可能实现,因为他们思感的解析度和统一性提升了。

在整体层面上,同样也有方法能提升群体、组织以及社会的思感,特别是当我们能建立像“自我构建”作用于人一样作用于群体的系统时。

自我是虚像。这是个好消息。如果它不是虚像,那么我们永远也不会看透它,也不会获得精神启示。更重要的是,如果它不是虚像,我们就会幻想通过机器或者机器大集合来制造它。佛家、神经学家和认知学家似乎都同意“自我”是虚像这个事实。自我是虚像,它仅仅是一种精神构造。正确地运用它会非常有用。但是没有自我的观念,人类会难以交流,甚至会浑浑噩噩。同样,没有自我归属观念,组织机构和社会同样也无法有效地运行。

自我构建与自我模板、自身环境一道构成一体。这个模板包括发生在“内部”和“外部”的事,以及自我和“我”的观念。通过制造这种人为的界限和模式化发生在界限两边的事情,自我构建能够测量和规划行为的尺度,并能使一个系统改善和适应“自己”以及外部环境。具备自我构建能力的个体表现得远比那些不具备这种能能力的个体智能,想想人和狗的智能吧。在这两个物种之间在智能上的差距其实就是自我构建能力之间的差距。人类比狗更自觉、更自省也更成熟。它们都有思感,但是人类自我构建能力更高。这个道理对于简单的人工智能程序和诸如工作组、企业以及网络社区的集体智能同样适用。自我构建功能越成熟,其系统就越聪明。

合理而有效地运用自我架构的关键在于发展出一个健康的自我,而不是完全湮灭自我的存在。湮灭自我会造成一种虚无主义,从而导致个体无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这可不是佛家或者神经学家提倡的了。那么怎样才算一个健康的自我呢?对于个人来说,一个健康的自我就是能表里如一地对过去、现在和预计好的未来有一个清晰的反映;高度自觉、理性但不自负,而应带着适应的尊敬的眼光看待外部世界和其他事物;思想开放、善于学习和为适应新环境而改变。这同样适用于一个健康的集体。但是,当今大部分人并没有一个健康的自我,他们有的是极度阴暗、不健康的自我。这反过来在更高层次上影响了我们建立的群体、组织和社会的自我构建。

现在我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创造能为诸如群体、组织和社会等集体提供虚拟自我的系统。这些虚拟自我为这些集体提供镜子,从而让这些系统中的成员可以看见整体,以及他们在其中的适应情况。一旦看到这些,他们就能开始调整自己的行为以适应整体的发展方向。这个简单的反射功能能够促使其在自我管理上上一个新的台阶,并使原来混乱不堪的单个个体“群落”动作协调起来。

事实上,我认为集体的发展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群落。在这种组织形式中,其组成个体并没有思感到整体的存在,对身份和目标也没有统一的概念。然而它也有思感的做某些事,例如,鱼群或者鸟群。它们没有首领,但是这些个体通过适应它们周围同类所做的事情,从而从整体上看起来像某种意义上的单体。群落形态就和一团以斑状外形存在的阿米巴实体一样。这和气体的物理模型没多大差别。

第二阶段:群体。群落的下一发展阶段就是群体了。群体的一些结构经常包含一个命令和控制系统。这中组织形态更严密。群体能够表现出更多的目的性和智能行为。家庭、城市、工作组、运动队、军队、大学、公司和国家等都是群体。大部分群体具备和低级动物相当的智能。他们可能具有身份和自我的概念,基于此,它们计划和行动显得更一致。

第三阶段:元个体。集体智能的最高阶段是元个体。这开始于曾经是群落中孤立的个体在根据自身特点进化为一个新个体时,一个成熟的元层面上的自我构建系统从整体考虑将其重新组合。这种进化成为元系统转化——不见通过变换组合后形成一个更高级的新整体。这个新整体重组了部件,但是改变了部件的功能。一个集体要进化成为真正的个体,它需要具备整体头脑和意志。最重要的是,它还必须形成高层次的集体思感。高层次集体思感的形成需要一个成熟的集体自我构建功能来作为催化剂。幸运的是,这是我们能够创建的,因为如之前所述,自我是虚像,是一种构造,因此自我能够被建造出来,即使对于包含数百万或者数十亿成员的大集体来说也是如此。

全球超个体已经被一群先见者称为“全球大脑”超过一个世纪。今天我们也许可以开始称它为“统一的机器体系”,或者统一体,或者其他名字。但是不管怎样,我认为我们能做的作重要的工作就是提供一个更高级更准确意义上的集体自我来让它变得更聪明了。为此我们也许应该让一些小得多集体如群落、团队、企业和在线社区发展起来更好的自我。我们能够指引并促进它们进入更高的集体思感和自我管理层面吗?我非常相信这是有可能的,我也肯定科技进步将支持这一目标的实现。

转载出处:
How to Build the Global Mind
http://www.novaspivack.com/uncategorized/how-to-build-the-global-mind

================华丽的分割线================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每周转载:关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影响(3篇)
http://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07/weekly-share-10.html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好玩
 
你符合幾項呢?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鱼虽无足,善游千里,我本执着,何惧万难!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61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29 people
LU WANG's profile photo
Roger Yin's profile photo
吴嘉成's profile photo
Jonathan Wexler's profile photo
Iris Qu's profile photo
Xiao Bai's profile photo
Yingwei Wang's profile photo
Guangsheng Yu's profile photo
Yang Wang's profile photo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各种关系的饭局 有点怵 什么都不想干 好像看说文解字呀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才发现有这东西 讨论的很专业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现在25岁的我到30的时候,希望不要如此痛苦。努力不光是为了理想,有时更是为了家人。
 ·  Translate
1
LU WANG's profile photoJiexin Zhang'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LU WANG 谢谢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始终觉得人类是在一个超四维的他世界的有一个本世界的生物....算命,穿越什么的应该是确实可行 理论上某些大能是可以看到并且经历超三维的空间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90后 35年之后的中国怎么办
1
Add a comment...

Jiexin Zhang

Shared publicly  - 
 
I support the January 18th Wikipedia blackout to protest SOPA and PIPA. Show your support here http://tinyurl.com/7vq4o8g
1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61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29 people
LU WANG's profile photo
Roger Yin's profile photo
吴嘉成's profile photo
Jonathan Wexler's profile photo
Iris Qu's profile photo
Xiao Bai's profile photo
Yingwei Wang's profile photo
Guangsheng Yu's profile photo
Yang Wang's profile photo
Work
Occupation
Student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waltham
Previously
wuxi - shanghai
Links
Other profiles
Story
Introduction
No violence,no discrimination and no excuse.
Education
  • Brandeis University
    Computer Science, 2012 - present
  • Tongji University
    Mathematics, 2007 - 2012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Relationship
Single
Other names
Jiexin Zhang
Apps with Google+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