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Bill “小標” BibleTranslationHK
58 followers -
《聖經.中文.翻譯》創辦人
《聖經.中文.翻譯》創辦人

58 followers
About
Bill “小標” BibleTranslationHK's posts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c54


當代譯本


​《當代譯本》(Chinese Contemporary Bible),是Biblica的出品,對象是語文程度屬第七班或以上的讀者,即12歲或以上的青少年。譯本由原文翻譯,新舊約全書在2010年完成。

此譯本的印刷本分正體中文版及簡體中文版,但免費網上版只有簡體PDF版。

Biblica的前身是1809年成立的紐約聖經公會(New York Bible Society),之後曾改名多次,包括New York City Bible Society (1828年), New York Bible Society International (1971年), New York International Bible Society (1974年), International Bible Society (IBS) (1988年)等,後來在2002年與Living Bibles International合併,2007年又與Send The Light (STL)合併而改名爲 IBS-STL,2009年又改為Biblica。Biblica支持和籌劃多個聖經翻譯項目,其中包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IV)。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c26

英諾肯提乙主教(Archimandrite Innokentij, 費古洛夫斯基,Ivan Appolonovich Figurovskij, 1863-1931)是東正教第18屆往北京的傳教士團的首腦,該團在1896年至1931年在北京傳教。他在1902年封為東正教在北京的主教,之後更封為「都主教」。

英諾肯提乙以文言文翻譯的《新約聖經》,在1910年出版,原刻本現存於中國科學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除了文言文的《新約聖經》外,英諾肯提乙也以白話文翻譯舊約聖經的第一卷《創世紀第一書》,於1911年出版,北京北館印製。該石印本在北京師範大學圖書館掃描。

該書除翻譯〈創世紀〉外,還附了幾頁引言,介紹聖經,題為〈聖經解義〉。此譯本將上帝的名字音譯為「伊耶郭瓦」,又把聖經音譯為「比布梨亞」。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c008

馬禮遜(Robert Morrison, 1782-1834)是英國倫敦傳道會(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宣教士。他在1807年抵達澳門,後往廣州,在英國及海外聖經公會(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 前稱大英聖書公會)的資助下,以文言文翻譯,於1813年譯成新約全書,次年以《神天新遺詔書》為名在廣州出版。

隨後馬禮遜又在另一位英國倫敦傳道會宣教士米憐(William Milne)的協助下,於1819年譯成舊約全書。新舊約聖經全書合稱《神天聖書》,於1823年在馬來西亞的荷蘭屬地馬六甲(Malacca)刻板印行(線裝本,21冊)。

1828年,他編寫字典《廣東省土話字彙》(掃描版: Google Book),初版在澳門出版,共六百多頁,分三部份:英漢、漢英、詞語及片語。

馬殊曼譯本採用「蘸」字譯 baptism,因此浸禮宗多年來印行和流傳此譯本;馬禮遜譯本用「洗」字,所以多由其他宗派使用。

馬禮遜譯本與馬殊曼譯本有合稱爲「二馬譯本」,兩個譯本都用「神」字譯 God。

馬禮遜一直盡心推動教育。早在1818年,他和米憐一起在馬來西亞馬六甲創辦英華書院(Ying Wa College),該校在1843年遷到香港。馬禮遜逝世後,後人在廣州成立「馬禮遜教育協會」 (Morrison Education Society),推動教育發展。該協會於1873年3月18日舉行會議,同意撥出港幣3000元為中央書院(The Central School,後稱皇仁書院、Queen’s College)設立馬理遜獎學金,條件由中央書院校長、在任的佑寧堂牧師及倫敦傳教會的高級傳教士擬定。該基金累積到1896年,已超過港幣五百萬元。1934年11月9日,香港法例賦予馬理遜獎學基金法團地位,繼續管理為皇仁書院而設的獎學金。這是香港唯一以法例成立、為單一中學而設的獎學金。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1692231

在香港粉嶺,剛落成了一間私人聖經博物館,佔地二萬六千呎,擺放逾400件聖經文物,名為「夏達華聖經文物博物館」,其中「夏達華」一詞,取其希伯來語譯音,意思是研讀上帝話語的學校。記者更訪問夏達華研道中心導師黃德光。

博物館分為多個部分,其中兩個展館分別展示新、舊約時期的聖經文物。據報章報導,部份​文物原屬以色列前總理貝京(Menachem Begin)的私人收藏,後來被機構買下來,形容是「可遇不可求」。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inspired-exhibit-visit-4

第二展區除了介紹「死海古卷」外,還展示一些舊約抄本的複製品,例如:納什蒲草紙抄本(Nash Papyrus),只有四塊蒲草紙(見右圖),書成年份大概是公元前二世紀。這四塊蒲草紙共24行,外圍和內邊都有些字母遺失了。圖中可見,蒲草紙上的字已經難以閱讀,左面的照片,是以紅外線攝影,較容易閱讀。原件現存於劍橋大學圖書館。

第三展區展出的是《新約》抄本。《新約》的希臘文原始手稿都寫於公元一世紀,但已全數失傳。現存早期抄本,有寫在蒲草紙(papyri),也有寫在羊皮紙(parchment) 或牛皮紙 (vellum)上。抄在蒲草紙上的,學者為方便研究,已逐一編號,以 𝔓 為記號,由 𝔓 1 至 𝔓 128。本展覽展示的,是𝔓 45《貝蒂蒲草紙抄本集》(Chester-Beatty Papyri)及 𝔓 52《約翰.雷蘭殘篇》(John Rylands Fragment) 。


​𝔓 45《貝蒂蒲草紙抄本集》(Chester-Beatty Papyri),大約在公元250年抄寫,現存的殘片存放在愛爾蘭都柏林貝蒂圖書館,包括了「四福音書」及〈使徒行傳〉的部份經文。

如圖所見,《貝蒂蒲草紙抄本集》所有的頁面也有破損。
約翰.雷蘭殘篇 (John Rylands Fragment)
《約翰.雷蘭殘篇》(John Rylands Fragment)

𝔓 52《約翰.雷蘭殘篇》(John Rylands Fragment),正面記載了〈約翰福音〉18:31-33,背面記載了〈約翰福音〉18:37-38,可能早在公元125年抄寫,與〈約翰福音〉的成書日期很接近。傳統認為〈約翰福音〉是約翰親自在公元90年左右撰寫的,但也有人認為可能由後人在公元100年至110年之間編輯或匯集而成的。真品存放在英國曼徹斯特的約翰.雷蘭圖書館。
現存的新約希臘文大階體抄本約三百份,都是以希臘文大階體抄寫在羊皮紙或牛皮紙上,編號#1的是《西奈抄本》 (Sinaiticus),屬四世紀中葉的抄本,在西奈山的聖凱薩琳修道院(St. Catherine’s Monastery)內發現,現存於大英圖書館,是惟一包括整部《新約》的大階體抄本。下圖展示的是其中一頁 fol.68a 的複製品,抄錄了〈以賽亞書〉66:12至〈耶利米書〉1:7。
圖片
編號#03是《梵蒂岡抄本》 (Vaticanus),屬四世紀,現存梵蒂岡,收錄了幾乎整部《新約》,只有少部份內容遺失。在發現​《西奈抄本》前,《梵蒂岡抄本》算是最完整和最古老的抄本。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inspired-exhibit-visit-3

第二個展區介紹「死海古卷」,並展示部份「死海古卷」的複製品。


來自「死海古卷」的《創世記藏經》(4Q7 Genesis g),現存的碎片可見〈創世記〉第1及2章的部份內容,包括了第1章第1節:「神創造天和地」,和其後有關晝、夜、水、植物等句子。以色列古蹟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已把《創世記藏經》掃描並在網上展示,另見英文翻譯。此展覽展示的是複製品。


《以諾一書》(First Enoch),一般視作「偽經」。此書講述墮落天使跟人間的女人交合,懷了後裔,因此人類敗壞,最終神用洪水處罰罪惡。以諾是挪亞(Noah)的曾祖父。

現存《以諾一書》最完整的抄本是用吉茲文(Ge'ez,或稱衣索比亞文)寫成,也有一些希臘文和拉丁文的抄本殘卷。

來自「死海古卷」的《以諾一書》,以亞蘭文(Aramaic)寫成,抄寫的日期比吉茲文、希臘文和拉丁文的抄本較早,證明其原文不是希臘文的作品。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inspired-exhibit-visit-2

「感動之旅」聖經展的所有展品,都在聖安德烈堂裡展出,這裡平日可以容納三百八十人,今天座椅搬空了,空間寬敞。

左圖是展覽場地的入口。展覽免費,而且有六十頁中英對照的場刊贈送,另附換領卷,可再免費領取漢語聖經協會出版的英文或中文版《感動之旅 預苦期四十日靈修默想》(Be Inspired—40 Days of Devotional for Lent)。,全書二百多頁,印刷精美。入口設自由奉獻箱——這是個很好的安排,口袋裡多的可以多付,少的也可以少付,大家都可安心領取這兩本精美的刊物,不怕不好意思。

場中放置一座古騰堡(Gutenberg)印刷機的仿製品,與原機的大小相同,現場示範用這部印刷機印刷書頁。印刷出來的紙,油墨很久仍未乾透,不知是香港天氣潮濕,還是採用了特別的油墨。

約翰尼斯·古騰堡(Johannes Gutenberg)發明活字印刷術,並在他的印刷廠印製了全世界第一本活字印刷的聖經,後世稱「古騰堡聖經」(Gutenberg Bible),又稱「四十二行聖經」(42-line Bible),因為每頁分兩排,每排有四十二行字,內文是拉丁文,共一千二百多頁,裝訂成兩卷。​

第一個展區,展示刻上楔形文字(cuneiform)的陶泥版塊。楔形文字源於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流域的古老文字,約公元前三千多年由蘇美人所用。這些陶泥版塊記載了古代近東的一些歷史事蹟。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inspired-exhibit-visit-1

幾天前參觀了the INSPIRED Exhibit 「感動之旅」聖經展。我在早上十一時到達香港聖公會聖安德烈堂,參觀的人不太多,可能大家都要上班上課。
圖片
聖安德烈堂的入口向著彌敦道,對面是九龍公園。

​進入大門後,踏上彎彎的樓梯,便看見這座全九龍區歷史最悠久的基督教英語教堂。

教堂建於1905年,呈拉丁十字型的紅磚哥德式建築,上有木、瓦結構屋頂及鐘樓,兩旁飾有彩色玻璃,現已列為二級歷史建築物。

2006年,聖安德烈堂獲得頒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物古蹟保護獎。

這是建築物基石,紀念由維多利亞主教在1904年主持的動工儀式,並獲得吉席·保羅·遮打爵士(Sir Catchick Paul Chater)捐助建築費35,000港元。吉席·保羅·遮打爵士就是香港置地公司的主要創辦人,今天香港中環遮打道、遮打花園、遮打大廈等等,就是以他命名的。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armenian_and_georgian_manuscripts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由2017年3月31日至6月11日舉辦《輝煌的啟示 (貳):十一世紀至十八世紀的亞美尼亞及格魯吉亞基督宗教手稿》(Illustrious Illuminations II: Armenian and Georgian Manuscripts from the Eleventh to the Eighteenth Century)展覽。該展將為香港首呈一批精選典藏。

中東基督教教會的亞美尼亞彩繪手抄本,最早的展品屬公元十二及十三世紀的作品為開端。來自格魯吉亞的展品,包括描繪有四福音書作者的彩繪手抄本葉冊。展品由羅伯特麥卡錫(Robert McCarthy)借出。

日期:2017年3月31日至6月11日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六,上午九時三十分至下午六時;星期日,下午一時至六時;公眾假期休息
地址:香港薄扶林般咸道九十號

為配合展覽,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將於以下時段舉行多場導賞,歡迎任何人士參加。請按以下連結登記:

粵語
2017年4月8日(星期六)下午3時至3時30分
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下午3時30分至4時
2017年5月6日(星期六)下午3時至3時30分
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下午3時30分至4時
2017年5月27日(星期六)下午3時至3時30分
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下午3時30分至4時

English
April 8, 2017 (Saturday) 15:30 – 16:00
May 6, 2017 (Saturday) 15:30 -16:00
May 27, 2017 (Saturday) 15:30 -16:00

普通話
2017年4月29日(星期六)下午3時至3時30分
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下午3時至3時30分
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下午3時至3時30分

Post has attachment
http://www.translatebible.com/blog/matthew_05_012

《和合本》、〈馬太福音〉5:12:

應當歡喜快樂.因為你們在天上的賞賜是大的.在你們以前的先知、人也是這樣逼迫他們。

賞賜的原文是μισθός(G3408),1890年Strong 給予的解釋是:apparently a primary word; pay for service (literally or figuratively), good or bad:—hire, reward, wages。Larry Pierce 對這個字的解釋較詳細:I. dues paid for work: A. wages, hire; II. reward: used of the fruit naturally resulting from toils and endeavours: A. in both senses, rewards and punishments; B. of the rewards which God bestows, or will bestow, upon good deeds and endeavours; C. of punishments。

即是說,這個字可以指酬金,也可以指因行為而賜給獎勵或施予懲罰。我們當律師的,可能有職業病,特別挑剔這類字詞。酬金是事前約定的、必定要付的、不可反口不付的;但獎勵卻不是約定的,賜予者沒有責任給任何獎勵,是事後才酌情賜予的(甚至可能施予懲罰,而不是單單可以獎勵)。雖然現代的平等合約概念與二千年前不同,但「約定」酬金和「酌情」獎勵這兩個意思的分別,相信仍然存在。無論如何,也應向現代讀者清楚解釋,而不應含糊其詞。

近代的聖經如何譯?

《和合本修訂版》:賞賜
《中文標準譯本》、《環球新譯本》:報償
《現代中文譯本》:獎賞
《新漢語譯本》:獎賞(註腳:或譯作「報酬」)
《呂振中譯本》、《思高譯本》:賞報

「賞」、「賜」、「獎」這些字,都是指獎勵,不是指報酬。以上的幾個詞語,只有「報」、「酬」兩個字才可以有事前約定報酬的意思。

另外出現的一個字,是「償」,用在「報償」這個詞語,典故包括:《漢書.卷九四.匈奴傳上》:「每漢兵入匈奴,匈奴輒報償。漢留匈奴使,匈奴亦留漢使,必得當乃止。」這大概是指事後酌情報答他人。不過,「償」字在現代漢語中,卻常常指「償還」(例:合約法中約定的償還欠款) 或「補償」(例:過失法中對傷者的補償)。這是上述「酬金 」和「獎勵」之外的第三個概念。

天上的μισθός,是不是天父與我們「事先約定」的,還是「酌情」的,是個神學問題,我不在此討論。但譯者應否自行判斷,還是留給讀者研究呢?《新漢語譯本》的譯者在註腳把另一個意思說出來,只說「或譯作」,沒加評語,判斷能力高的讀者應很喜歡。環球聖經公會在網頁解釋,這個詞的本意是酬金、工資,也可引申指各種基於某人行為而給他的獎勵或懲罰,但卻譯作「報償」,欠了約定的意思。

您會把μισθός譯作什麼?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