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袁新新
Worked at University of Science&Technology Beijing
Attended University of Science&Technology Beijing
Lives in Beijing
81 followers|23,237 views
AboutPostsPhotosVideos

Stream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好久没冒泡了,正巧在上传照片,露个脸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好诗
 ·  Translate
 
六世达赖(1683--1706)仓央嘉措,大家都记得他流传很广的《见与不见》,这位西藏历史上生平迷离、极具才华、又最受争议的喇嘛写出了他的心声:

  一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
  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
  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
  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
  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
  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

  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
  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
  予,挽子青丝,挽子一世情思;
  予,执子之手,共赴一世情长;
  曾,以父之名,免你一生哀愁;
  曾,怜子之情,祝你一生平安!


  二《那一世》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三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四《见与不见》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五、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与玛吉阿米的更传神,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六 我问佛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可有人让它蒙上了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声闻,缘觉,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为六道众生。
  六道众生要经历因果轮回,从中体验痛苦。
  在体验痛苦的过程中,只有参透生命的真谛,才能得到永生。
  凤凰,涅槃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佛曰: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
  佛曰: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偶然的相遇,暮然的回首,注定彼此的一生,只为眼光交汇的刹那。
  缘起即灭,缘生已空。
  我也曾如你般天真。
  佛门中说一个人悟道有三阶段:“勘破、放下、自在。”
  的确,一个人必须要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七 无题

  我终于明白
  世间有一种思绪
  无法用言语形容
  粗犷而忧伤

  回声的千结百绕
  而守候的是
  执着

  一如月光下的高原
  一抹淡淡痴痴的笑

  笑那浮华落尽 月色如洗
  笑那悄然而逝 飞花万盏

  谁是那轻轻颤动的百合
  在你的清辉下亘古不变

  谁有那灼灼热烈的双眸
  在你的颔首中攀援而上

  遥远的忧伤
  穿过千山万水

  纵使高原上的风
  吹不散
  执着的背影

  纵使清晨前的霜
  融不化
  心头的温热

  你静守在月下
  悄悄地来
  悄悄地走
     我也开始修心了
 ·  Translate
1
huajie tuo's profile photo
 
不知道是谁翻译成汉语的。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大三上都累成狗了,汪汪
 ·  Translate
1
袁新新's profile photolaohu Ai's profile photo
2 comments
 
+laohu Ai ==不是人过的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In his circles
306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81 people
Canble Leen's profile photo
于汉's profile photo
Andy Kai's profile photo
半支烟's profile photo
黃詩華's profile photo
颠覆者's profile photo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2013,迷失的一年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手机又能上
g+了,好高兴
 ·  Translate
2
Zq Sun's profile photo袁新新's profile photo
3 comments
Zq Sun
 
为啥不用nexus呢
 ·  Translate
Add a comment...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感觉我有一种特异功能:每次表白的女生马上就会有男朋友,而且还不是我。这都第几个了!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 柴静

我五岁那年,我妈妈的好朋友因为跟丈夫吵架跑到我家里来。她仍是穿戴整齐,看不出“离家出走”的狼狈相。端然坐在我家的客厅里,也只是跟我妈抱怨丈夫的不负责任,婆婆的刁难,言语之间都是副要随时准备回家去大干一场的架势,似乎来我家就是为了“卷土重来”“东山再起”等着婆家人赔礼道歉的。

年幼的我对这种女人间的诉苦不感兴趣,那时我也真是霸道,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性古怪乖戾的孩子。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发现她要用我的一条小被子,就立即发起火来,大声斥责她。

她自然是一脸尴尬,而妈妈也只好连哄带骗的把我哄睡着。我睡中间,像是示威似的隔开了她和妈妈的关联。

半夜的时候我忽然醒来,迷迷糊糊之间,竟听到低低的啜泣声。

我吓了一跳,不敢做声,转过脸来,我意识到这哭泣是身边这位白天还一副厉害相的阿姨发出的。

她哭的很小心,几乎是叹息,但我知道她在哭。眼泪是多么丰盛的东西,当它在一个人脸上集聚,周围的人是会闻到的。亦或许这种对悲哀的敏感是人类的天性吧。

我忽然不知所措,第一个念头还是:不会是因为我在睡前欺负了她吧?

但是随即丢掉了这个念头。倒不是为自己开脱,我只是忽然对大人的世界有了一点新的理解。原来他们并非无所不能,原来他们其实根本不能掌控自己的人生。

原来他们就连哭泣,都要在黑夜里偷偷进行。好像这哭泣是种丑恶的行径。

她哭了很久,久到我都几乎忍不住要发出声音来制止她。但是终于不敢作声。身体僵直着,时间仿佛就静止在我发现她的痛哭的这一瞬间。

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很多的事情。很多我需要在其后的漫漫岁月里一点一点去搞清,或者生活迟早会逼迫我搞清的事情。

那是无法言说的屈辱,对未来的恐惧,对自己的无能为力,对生活的不得已的妥协。我看见了这一切,甚至感到自己都好像不小心触摸了什么令人不安的事情。

多年之后我想明白了一点,每一个在黑夜痛哭的人,都有自己不愿让人知晓的挣扎,都有想起来就疼痛不能自制的慢慢曾经。那是个秘密,是一朵不该盛开的花。 甚至不需要安慰,因为安慰所带来的温暖只会是对那花朵的摧折。

哭泣总归会让人觉得没有尊严,因为明明白白的展示了自己的软弱。而借以黑夜的外衣,人们总是能在这种错觉中觉得自己找到了一点虚幻中的安全。

而这种保全自尊的努力让人心酸。

在那个黑暗的漫长夜晚,我无知无觉的窥知了一个人的无助和悲伤,无意之中,就撞见了人生的另一面。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柴静采访台湾老兵高秉涵时问他:“您刚到台湾生活那么孤独的时候,逢年过节怎么过?”

“大年初一早晨,天不亮我就到山上去了,一个人。大声哭,对着淡水河口对着大陆痛哭一场。我平常不掉泪,掉泪是弱者,所以我不掉泪,我就大声叫。”

“叫什么?”

“叫娘,大声喊娘,娘,我想你”

柴静细心的提到说这句时,老人还是浓重的山东口音。

小时候背古诗,因为完全不知道意思,所以竟忽略了许多美丽诗句背后的意思。看到年迈的高秉涵说到这句时,想起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忽然就有点理解了老人的悲伤。

高秉涵说:“在我们来说,没有深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因为我们流浪过,曾长夜痛哭过。所以我们人生跟一般人感觉不太一样,也是心灵的一个归依吧。”

是深厚而绵长的悲伤。不只是思乡情,不只是羁旅哀。也不只是物是人非时光腾挪辗转。

是比那些更令人无力承受的艰难,是令人不敢回首的往事。是如此苍凉,一位老人的眼泪比他所经历的时间更重。

黑夜里的痛哭,比悲伤更哀痛。

苦难加身。

生命是项冠冕加之于你头上,其上镶嵌的宝石即以光芒来庄严你,又长出荆棘来将你刺痛。


“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我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

人们常说生日那天是不能哭的,会影响一年的运气。

而我,也许是从12岁那年养成的习惯,每一年生日的时候都非常难过。

然后在黑夜里偷偷的哭。

我练就了非常好的哭泣方式,真的可以做到悄然无声:先屏住呼吸,如果要抽泣的话就快速将它转化为叹气。时间久了,这声叹息也会渐渐变得微不可闻,于是就真的无声无息了。

这个换气的过程其实并不轻松,常常会在胸口憋一口气,脘内疼痛。但我常常像是欣赏自己的窘态那样,冷静的感到眼泪正在快速溢满双眼,然后扑簌簌的掉下来。我用“扑簌簌”,是因为眼泪已经在眼睛里结成了很大的一滴,甚至可以在它掉落的瞬间寻找到它的轨迹。

当然我看不见那轨迹,因为我哭泣的时候,总是在黑暗中。

是非常,非常深重的悲哀。当一个人在黑夜里哭泣的时候,他会觉得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自己。

有一次和朋友聊起自己初中和高中那会儿总是一个人在被窝里悄声的哭的事情,朋友立即兴高采烈的说“我也是我也是”,接着我们还欢乐的交换了“如何无声哭泣”的经验。两个人像是在谈起一件一起做过的喜滋滋的往事。

但我并不是否定自己的过去。我不否定那个在黑夜里哭泣着的,因此显出了孱弱而愚蠢的自己。

因为我知道,那时让我哭泣的事情,在当时必然要引我哭泣。

其实也并不一定像人们想的那样:所谓悲伤,所谓哭泣,不过是因年少无知而矫情。

我想痛苦是难以度量的,也不应该被比较。正在心怀痛苦的人,都有他们自己的隐秘的故事。这个故事比别人看到的更深邃,更永久,甚至,比他们自己感受到的悲伤更丰盈,也更浓厚。

某些伤感的情绪可能只是我们自己的错觉。但是不管怎样,人生总是件艰难的事情。如若在太阳下只能保持淡定与从容,那么,在漆黑的无人处,总可以让自己休息一下吧。

越往后活,就会越明白人生就是一个不停面对不堪的过程。别人的不堪。世事的不堪。自己的不堪。会知道人生根本没有愿意和不愿意之分,只有接受和忍受的区别。

只有在阳光下的微笑和在黑夜里哭泣的区分。

我们都无能为力。

而有时候,我们能做的只是沉默,沉默的等这一阵过去。相信这一夜的痛哭过后,还有新的早晨。


“谁都心酸过,哪个没有”

——以此安慰每一个,在深夜痛哭过的人。

我们都曾是在漫长黑夜里悲哀,无助,然而依旧咬牙坚持的,脆弱灵魂。


#好文共享



1
Add a comment...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人生本来就是无聊,再怎么挣扎也无法避免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袁新新

Shared publicly  - 
 
才体会到大三原来也这么多课T^T
 ·  Translate
1
Add a comment...
People
In his circles
306 people
Have him in circles
81 people
Canble Leen's profile photo
于汉's profile photo
Andy Kai's profile photo
半支烟's profile photo
黃詩華's profile photo
颠覆者's profile photo
Work
Employment
  • University of Science&Technology Beijing
    Freshman, 2011 - 2012
Places
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Map of the places this user has lived
Currently
Beijing
Links
YouTube
Story
Tagline
Paging through layer upon layer walls to come here
Education
  • University of Science&Technology Beijing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2011 - 2012
Basic Information
Gender
Male
Apps with Google+ Sign-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