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cover photo
Profile photo
Ken Wong
17,202 followers
17,202 followers
About
Ken's posts

Post is pinned.Post has attachment
Public
辛亥革命武昌起義,東征、北伐、黃金十年、全面抗日、立法行憲、戡亂剿匪、國府播遷臺灣,中華民國命途多舛,歷盡滄桑,但正如蔣公所示「只要有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插在我們中國領土之上,那就是我黃帝子孫獨立自由的標識」!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總會再次在大陸淪陷區自由飄揚!中華民國國號定必重獲她應有的榮光!中華民國萬歲!!!三民主義萬歲!!!
Photo

R.I.P.
#512遇難學生生忌

三月二十九日。今天是5個遇難學生生忌,他們是:文韜,楊雪婷,張飛,鍾雨佳,張琦。#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九日。文韜,男,2001年3月29日,南壩小學一年級一班,7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九日。楊雪婷,女,1996年3月29日,新建小學六年級一班,12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九日。張飛,男,1993年3月29日,木魚中學初二五班,15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九日。鍾雨佳,女,2000年3月29日,曲山小學一年級一班,8歲。#512Birthday
三月二十九日。張琦,女,1992年3月29日,北川中學高一七班,16歲。#512Birthday

Post has attachment

106-03-28
#黃金冒險號
夢中那個人
陶傑

特首中國小圈選結束,喝咖啡、看法國電影、玩西洋劍擊、留奇勒基寶式(國語和普通話均譯為克拉克.蓋博)小鬍子、美國MIT教育背景的那個「顏色革命代理人」果然落敗,凡愛國愛港的炎黃子孫,都會為又一次擊退美國勢力的進攻而載歌載舞,敲鑼打鼓,慶祝自鴉片戰爭至收回香港主權之後,中國人民的又一次勝利。
不過超然而理性的旁觀者,會有稍不同的看法。
因為美國勢力攪局的目的,誰都知道,是想「搞亂香港」。但是在西方的邏輯上,小鬍子如果成為美國勢力的代理人,做了特首,那麼由美帝遙控的香港,已經是美帝的地盤了,又怎會「亂」?
譬如夏威夷,已經是美國的第五十州,美國不論希拉莉還是狂人做了總統,都不會將夏威夷搞亂,對嗎?都只會想通過委任的夏威夷州長這個代理人,將夏威夷治理得像個天堂。
因此,在邏輯上,小鬍子如果是美國的代理人,而又如中國人認定一樣要搞亂香港,只有一個可能:就是讓這個「鬼仔」參選,讓他散發西方文明的天然魅力,以他體現的西方文化軟實力,將香港的民意撥弄得比中國支持的那個女人超高,然後不是要他贏,而是刻意讓他輸。
英國百年來有所謂The best Prime Minister we never had之說,指一九六三年猝死、差一點就可以參與下屆大選而且必勝的工黨領袖葛思克(Hugh Gaitskell)。葛思克雖工黨出身,在冷戰時代,卻有防左反共之志,有國際戰略視野,主張防範蘇聯,美國和歐洲期之甚殷。但他卻在內閣會議時暴斃,才造就威爾遜上台。
英國公眾惋惜,總認定如果他上台,必是史上最好的首相。此一浪漫的假設,令他擁有歷史英名,只因他從來沒有機緣上台。
結了婚的女人也一樣:怨恨身邊的老公包了二奶,總憶念當初在窗下對她彈結他唱情歌而沒有嫁他那個,覺得當初如果選擇了他,他一定是個忠誠的好丈夫。但是那個你不再相見的Best husband you never had,其實後來嗜賭、愛嫖,還得過兩次花柳病,哈哈,只是天另一方,你沒再跟他遇上。
香港是一個絕症,因此小鬍曾不可以贏,只須給香港人一個夢幻,夢醒時讓你發現身在一張多跳虱的破床,身邊的那人,篷頭垢面張大嘴巴在熟睡,嘴角拖一綹唾沫,你看了噁心,才永遠想念那個夢中人。
小鬍曾當香港特首?No way,因為我相信帝國主義者高一線的智商。



106-03-28
#常言道
選舉輸了,香港沒有輸?
林夕

曾俊華敗選,安慰大家:「今次選舉輸了,但香港沒有輸。」
當然,個人的選舉輸了,香港不一定輸,反之,在壞的制度沒有變好之前,任何人贏了,香港也不能算贏,這點,請白票派放心,爭取真普選的初衷,相信策略派同樣念念不忘。只不過,這次選舉小贏家是眾望不歸的林鄭,大贏家是西環,往後更肆無忌憚赤裸裸成為第一治港重心,香港竟然沒有輸?
我向來也信奉寧可敗得心安理得,也不屑贏得齷齪醜陋,這是個人對輸贏的原則。於大局而言,輸得漂亮也是輸,這場仗是寸土必爭的,美好而落敗的仗打完了,結局依然是輸。香港唯一贏到的,正正是讓夢中人清清楚楚,親眼目擊選戰中暴露出來的醜惡,數算起來,真是罄竹難書:支持一個中央任命的資深大掌櫃,忽然會變成反中央,只為威嚇選委,按中央指令票投林鄭。而選委,例如工聯會的黃國健,被問到如何看建制走票到曾俊華,真乃真人不說假話,直言暗票之下,有選委按自己心意選擇也不奇怪。
換句話說,選委本來就不該有個人主見,是應該聽指令投票的;奴才練到成精,理曲氣壯起來,倒也有幾分總管太監的權威。如此組成的選委,如此聽話的選委,光是他的工聯會就佔了六十席、漁農界又六十、民建聯更有一百席,試問,之前的假普選還有幾真,還有何說服力?
難為還像個人樣的田北俊,天真地寄望於前隊友的良心之餘,還跟豬隊友一個腔調:2014年若沒有否決普選方案,市民有得投,曾俊華就贏了。贏了?若接受人大831方案,要過半選委通過提名,曾俊華根本不能入閘,連葉劉都要為林鄭讓路,袋住先等於死住先,死了就更難以翻生。
有人分析,薯粉成分包羅萬有,淺藍淺黃不拘一格,以平日無可無不可,最緊要安居樂業的中產為主,只望喘息一下,回到曾蔭權時代就好,願望卑微如此,大概也有不少真心覺得當時雨傘,確實妨礙了民生經濟,經此挫敗,還會奢望假假地的普選嗎?也有以智者自居的,以及原則派政治潔癖幫的,稱薯粉為「港豬」。陪薯片發了個美好的夢,這下可好了,連「港豬」都夢醒了,已無處可逃了,不換制度,想換像樣的人都是夢。曾俊華說,「今次選舉能令我們更了解團結的價值」,應作如是觀。香港沒有輸的話,就是贏在輸得太醜陋,路雖然更難行,但很清楚了。 

106-03-28
#隨遇而安
搭車要識Do

港鐵推出宣傳海報,呼籲公眾讓出關愛座給有需要人士。海報上一個年輕男子輕扶一個老婦,示意後者坐關愛座。海報左下角有一行字寫着:「搭車要識Do」。
看了覺得不舒服,確切地說,是對港鐵的做法相當反感。
關愛座為甚麼會成為批鬥座?因為它定位模糊不清,容易引起混淆。首先,公眾不肯定它究竟是「有需要人士專座」,抑或「有需要人士優先座」?若是後者,則任何人都可以坐下,只要「有需要人士」出現時讓座即可。
還有,如何判斷誰是「有需要人士」?由誰來判斷?
正因為太多人單一地用年齡去判斷誰是「有需要人士」,致使年輕乘客與老年乘客之間的矛盾惡化。港鐵不設法化解矛盾,新海報反而進一步深化矛盾。為甚麼年輕人一定不是「有需要人士」?
還有,甚麼叫「識Do」?作為一個消費者,買了票上車,座位先到先得,坐下了,願意讓座予有需要人士,是美德。但是如果不讓,也只是消費者正常權益,港鐵憑甚麼把乘客分成兩類,一類是照顧者,一類是被照顧者,若前者不肯照顧後者,便是唔「識Do」?
廣東話的「識Do」不完全是褒義詞,有時也指人「精叻」,「識見風駛帆」、「識睇風頭火勢」、「識走精面」……如果一個人本來真心誠意讓座予另一個人,卻被港鐵歸類為「識Do之人」,會不會深感侮辱呢?

高慧然
電郵 :kowaiyin2004@yahoo.com.hk
網頁:https://www.facebook.com/yoyo.kowaiyin

106-03-28
#東拼西湊
請勿自欺
古德明

一月十一日,臺灣民進黨政府依照金門協議,把十名偷渡抵臺的中國人押回大陸。那十人都說唾棄中共,奉中華民國正朔。他們可謂不知時變。
月前,美國總統特朗普就職,臺灣遣行政院前院長游錫堃出席,被中共斥為「自我宣傳,破壞中美關係」等等,游錫堃反唇相稽說:「中國缺乏泱泱大國風範,辜負了五千年燦爛文明。」這等於奉中共為「中國」,而不復以中國自居。然則游錫堃不該談什麼「五千年燦爛文明」。他連其中「認賊作父」、「數典忘祖」之戒,都不懂得。
又臺灣最近買得美國巡防艦兩艘,軍方本擬命名為「銘傳號」及「逢甲號」,以紀念清朝臺灣巡撫劉銘傳、臺灣抗日英雄丘逢甲。但是,民進黨立法委員反對「中國名字」,兩艦惟有改取「本土」名稱。臺灣的「中華民國」招牌,只是不得已才掛着。
去年雙十節,《蘋果日報》報道:香港少年范文浩,自修歷史,發覺「中華民國才是真正中國」,遂於「民國一零四年(二零一五年),加入國民黨」。這位少年太天真了,不知道今天的國民黨是假的,中華民國也是假的。中華民國和國民黨,都在一九八八年蔣經國去世之日,同告滅亡。金門協議,就是一九九零年臺灣國民黨政府和中共訂立的。而近年臺灣國民黨主席之諂事中共,更是不堪入目。總之,海峽兩岸,都不是中國。我們的國家,已經亡在共產黨、臺灣國民黨以及民進黨手上。不承認亡國者,只是自欺欺人。 

Post has attachment
Photo

106-03-28
鄭月娥的民望
(專欄作家 古德明)

鄭月娥憑中共奧援,以七百七十七票「當選」行政長官。未來五年甚或十年,香港政壇無疑仍將上行詐偽,下行便佞,共為獨裁。這可見於鄭月娥「競選」期間那句名言:「將來,要是主流民意令我再也不能擔任行政長官,我會辭職。」鄭月娥及其下權貴,對這辭職論的解釋,就極盡詐偽便佞之能事。
《夢溪筆談‧補筆談》卷二載:學士李世衡藏晉人書畫一帖,借與長安從事石某。石某竊摹一本,當作真迹,獻與宰相文彥博。有一天,文彥博大會賓客,出示書畫,李世衡在座,一見愕然,說道:「此帖乃吾家物,何忽至此?」他取真迹到來,說明原委,不料眾多賓客都說:「潞公(文彥博)所收乃真迹,李所收為摹本。」李世衡嘆道:「彼眾我寡,豈復可伸(事實怎得申明)?今日方知身孤寒(位卑勢微)。」李世衡是嘆書畫之偽,港人今天則應嘆言語之偽。
請看鄭月娥怎樣解釋其辭職論:「主流意見,不等於民望。民望可升可跌,與辭職更是兩回事,我絕對不會輕言辭職。」主流民意者,無非英文mainstream opinion的漢字說法,是典型下流現代漢語,即中文所謂輿論。輿論可顯民望,二而為一,不能強分。鄭月娥要作「重視輿論」狀,乃發辭職論;但心怯民意,乃言「民望不等於主流意見」,實行以鹿為非鹿,指鹿為馬。這和她秘密籌建故宮文化博物館,待一切已定,然後「諮詢公眾」,是同一詐偽手段,也將是今後多年香港為政之道。
同時,在朝名卿鉅公,也紛紛為鄭月娥之低民望解說。最見心思者,男有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女有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劉兆佳說:「民望不等於威望。主政具威望,才會令人民接受本來不大喜歡的政策。」威望者,聲威與名望也。民望不有,何言名望,何言聲威。而以「威望」代「民望」,是要恃「威」凌「民」,「令人民接受本來不大喜歡的政策」,劉兆佳對港澳政情之研究,果然獨具隻眼。
李慧琼則說:「我們認為,鄭月娥最宜出任下一屆行政長官。民望不足,大可化為鞭策的力量。」然則政客民望,越低越好。這是「有新香港特色」的按民意選舉法。
二月十四日,有記者問鄭月娥:「假如你獲得六百個選舉委員提名參選,那表示甚麼?」鄭月娥雙目閃爍不定,乾笑道:「這表示我獲得廣泛支持,嘻嘻。」現在,她的當選宣言,蓋了將近八百個選舉委員的橡皮圖章,其辦公室賓客可以嘖嘖讚美說:「鄭長官高民望是真,曾俊華高民望是假。」曾俊華本來以為,憑民望,憑團結香港,可改變中共初心,殊不知習近平視民望如糞土,而以鬥爭為治國大謨。
曾俊華現在只能嘆一句:「今日方知身孤寒!」



106-03-28
#世道人生
撕裂
李怡

林鄭月娥前天才在她的當選感言中說,「我的首要工作就是修補撕裂」。言猶在耳,昨天政府就出手拘捕9名兩年前參與佔領運動人士。昨晚大批市民前往警察總部前聲援被起訴者,政府又一次製造新撕裂。
當然沒有證據說拘捕行動與林鄭有關,但她顯然胸有成竹地作出回應:「修補社會撕裂不等於在法治方面作出妥協」、「檢控工作是由律政司獨立進行,候任特首及日後上任特首都不應該干預。」但眾所周知,律政司是政府的一部份,並非獨立司法的一部分,在三權分立中律政司屬政府之權而非司法之權。檢控工作是在政府行政領導下進行。就法治來說,司法當然要獨立,但律政司的檢控就很難說是獨立。許多國家對街頭抗爭暴力的容忍度很高,不輕易檢控,因為政府檢控部門理解他們的抗爭不是為個人私利,而是出自公義,儘管行為違法。容忍抗爭者的有限暴力,並不是在法治上妥協,而是出自同理心。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區美寶認為,當局在林鄭勝出小圈子選舉翌日檢控,令人質疑是出於政治動機,形容政府「報復性的行動」是對香港建立已久的自由和權利的蔑視,只會令政治局勢更為緊張。
這是國際組織的看法,「更為緊張」即是使香港更為撕裂。
當林鄭說她的首要工作是「修補撕裂」的時候,她是否明白過去幾年的社會撕裂是怎樣造成的?稍稍回顧一下過去,就看到首先是中共對香港內部事務從暗到明的干預,政府的「顧全大陸」政策、事事向北望,和實實在在的大陸從政經社三方面對香港的侵凌,使香港市民的經濟、政治、生活受盡擠壓。這是撕裂之因,而果就是有市民起而抗爭。政府不但對抗爭不予以同情,而且對所有反對意見和抗爭採取敵視態度及壓制措施,加上政府高官的無能加醜聞,市民對政府失去信任,抗爭不絕,是撕裂的升級。政府沒有自我檢討,反而鼓勵和支持一些反抗爭活動,從而造成社會進一步撕裂。
在修補社會撕裂方面,鬍鬚曾提出首先要從政府做起,恢復市民對政府的信任。他提出的「信任、團結、希望」修補社會撕裂,符合大多數市民尤其是中產階級的期望。投票前兩天,逼爆中環的曾俊華人氣集會中,受訪者表示「大家都睇到香港撕裂,個人對曾俊華有信心,係可以拉近港人同北京關係。佢有親和力得到民心」,但中共以黨意壓民意,經這次明顯操控選舉而製造社會更大的撕裂,撕裂的棋子就是林鄭。
梁振英解決撕裂的路數是用強權去壓制抗爭,使用合法暴力和利用法律檢控去製造政治犯。我仍然相信香港的司法公正,但絕不能說附屬於政府的檢控是公正的。法庭在不公正的檢控下作出的裁決,並不能彰顯正義。
我想起俄國作家托爾斯泰在小說《復活》中,關於「政治犯」的定義,他說他們之所以被判有罪,只不過因為他們的道德高過社會的平均水平。
這句話我在年輕時讀到,一直思考沉吟了幾十年。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Wait while more posts are being loaded